• 主角唐稚初任书言的小说名字 《唐稚初任书言》检索

    独家新书《唐稚初任书言》是来自唐稚初最新写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唐稚初任书言,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唐稚初 任书言)抖音小说假死梗虐恋小说唐稚初 任书言

    主角唐稚初任书言的小说名字 《唐稚初任书言》检索

    深夜,录音室。

    唐稚初已经在这里呆了四个小时。

    可一段曲子都没有作出来。

    她满脑子,都是今天医生跟她说的一句话:“唐小姐,我建议你尽快住院治疗,你的母亲也是因为血癌去世,你应该明白这病拖不得。”

    她不明白,她明明每一年都做过筛查。

    明明都没有事。

    为什么忽然就得了血癌呢?

    她才刚嫁人,她还没来得及拥抱爱情的喜悦。

    可她就要死了?

    唐稚初低下头,眼泪落在琴键上,溅开水花。

    就在这时,“叩叩”两下,敲门声响起。

    她忙擦干眼泪,下一秒,任书言推门走了进来:“休息时间到了,唐音乐家是不是该把老婆还给我了?”

    唐稚初回头一看。

    任书言含笑走进,他虽然只穿着睡衣,可整个人像是从名士图走出来的贵公子,温文尔雅,俊朗端方。

    一如初见,让唐稚初挪不开眼。

    可此刻,她越看,心头却越是苦涩。

    她一直觉得,嫁给他是她这辈子最大的福分。

    不曾想,这福气竟然短短半年就要到了尽头。

    唐稚初几次开口,想跟他说自己生病的事,可努力了半天,却怎么也无法说出口。

    转眼,任书言已经走到跟前,视线触及她红肿的眼,笑容顿时一收。

    搂着她轻哄:“公司是不是又要你赶进度了,我明天给音乐总监打电话,骂他一顿给你出气好不好?”

    唐稚初却摇头,随后埋进他的胸膛。

    她是唐氏集团的小姐,谁会给她气受。

    她只是舍不得他而已。

    一想到这样好的他,未来可能会对另外一个人这样好,她就忍不住鼻尖发酸。

    唐稚初不禁又抱紧一分,却引得任书言一声低笑:“那我们到卧室细说?”

    话落,他一把抱起了人。

    到了卧室,任书言拉开被子后,人也跟着挤了进来。

    唐稚初主动抱紧了任书言。

    唐稚初咬了咬唇,迎着他的黑眸,忽然问:“书言,我们要个孩子好不好?”

    一想到能和他有个孩子,她就高兴。

    有了孩子之后,她或许能多撑一段时间?

    然而话落,原本冒着热气的任书言竟然停了下来。

    他的眼眸似乎闪过一丝冷光,可等唐稚初细看,却好像是她的错觉,他神情依旧温柔。

    只说:“我有你就够了,孩子吵得很。”

    说完,他竟就抽身离去。

    唐稚初一空,愣楞望着他去浴室的背影,心头莫名升腾一股不安。

    他怎么忽然冷淡了?

    是她做错了什么了吗?

    还是说,他真的就那么不喜欢孩子?

    沐浴过后,任书言接了个电话,接着就去了书房。

    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而那股不安充斥心头,唐稚初翻来覆去,接近凌晨三点才勉强有了睡意。

    等她一觉醒来,已经上午十点。

    不知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她总觉得心慌,很想见任书言。

    一个小时后。

    唐稚初坐车抵达唐氏大厦,望着“唐氏娱乐”四个大字,心中有些自豪。

    这才半年,唐氏娱乐俨然已经成为业界的老大。

    她嫁给任书言,选择他接手唐氏娱乐果然是正确的。

    刚想下车,正前方忽然传来一道甜腻的嗓音——

    “书言,今天有时间聊聊吗?”

    唐稚初心头一跳,当即扭头望去。

    她一眼就见到了身形挺拔的任书言。

    他的身边,一个靓丽的人正踮起脚同他说话……

    第二章 不想要

    唐稚初握紧车把手,视线死死盯着任书言。

    短短两秒,她已经在心底喊了无数次,躲开!

    然而任书言没有动。

    不但没动,他还由着那个人坐进了副驾驶,还亲自开车载人远去。

    唐稚初骤然红了眼眶。

    任书言明明答应过自己,副驾驶是她的专属,只属于她。

    可现在算什么?

    唐稚初捂住心口,这里好像火燎般的疼。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中,闭上眼,脑海里全是任书言温润的笑脸。

    什么时候开始的?

    越想,呼吸越困难。

    自虐般打开新闻搜索,输入任书言的名字,跳出来的第一条新闻竟然就是他的恋情曝光。

    原来,那人是任书言新捧出来的明星,孙琳微。

    她抱紧自己,蜷缩着沙发的一角。

    明明已经把窗都关上了,为什么还是这么冷?

    那冷好像升入了皮肤,钻进了心底,心口冰火两重天,疼得她无法动弹……

    不知不觉,天空暗了下来。

    晚上十点,玄关终于传来了开门声。

    唐稚初望去,任书言带着一如既往的笑意走来,抱住她说:“这么晚还没有睡,特地等我?”

    她没有回答,只凝着他的西装,默默握紧了手。

    这件衣服……

    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念头一起,鼻尖酸意怎么都压不住。

    担心他看出什么,她装作扭头看桌上的药,轻说:“药很苦,我可以不吃吗?”

    任书言眸光暗了暗,随即恢复柔和。

    他笑着倒出热水,把药递到她的面前,劝着:“不吃药,你的头疼就治不好,你乖一点。”

    唐稚初凝着他,眼中带上湿意。

    头疼不过是血癌的并发症,这个药吃了治不好的。

    见她依旧不张嘴,任书言收回手,促狭一笑:“明白了,你想要我喂你?”

    唐稚初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他含着药,不由分说吻了过来。

    药滚下喉咙。

    她捧着他的脸,见他的眼中只她一人。

    这样好的他,真的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吗?

    心头一动,不由问:“书言,你今天这么晚才回来,是一天都待在公司忙吗?”

    他抬起她的下巴又要吻下,没有半点犹豫:“当然。”

    骤然间,唐云心的心凉了一半。

    等他再次俯身之际,她偏开了头,半真半假颤声道:“我疼,不想……”

    任书言身形一顿。

    半响才沙哑应身:“好。”

    结婚以来,这是她第一次拒绝任书言,也是他第一次去客房睡。

    熟悉了任书言温暖的怀抱,这一晚,唐稚初孤枕入眠,也没有睡好。

    早上醒来,唐稚初发现空气中好像都蔓着湿气,又下雨了。

    这一场秋雨,彻底带来了冬日的冰寒。

    她站在落地窗前,怔怔望着雨幕。

    从前,她很不喜欢下雨天,可任书言说,他会在每个下雨天陪她听雨。

    她信了。

    所以,她变得期待下雨。

    如今……

    正想着,门铃声响起。

    唐稚初心中一动,该不会是任书言回来了?

    她冲去门口,步子带着自己都不知道的急切。

    下一秒,唐稚初看着门外的孙琳微,彻底僵住。

    孙琳微站在那里,没有丝毫不请自来的尴尬:“唐小姐,能谈一谈吗?”

    唐稚初神色一沉,“我不认识你,没什么好谈的。”

    话落,孙琳微竟忽然一笑,还挺了挺平坦的小腹,得意炫耀:“我怀孕了,现在想谈了吗?”

    第三章 那是她的命

    唐稚初的脑海空白了一瞬。

    但很快回过神,反驳:“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任书言亲口说的,他觉得孩子吵。

    孙琳微没动,用一种施舍的语调嘲讽:“唐稚初,我是为了给肚子里的孩子积德,才好心过来告诉你真相。”

    “实话告诉你,书言跟你结婚不过是为了得到唐氏集团。”

    “你要是不想死的太惨,就赶紧跟书言离婚,跟你哥哥一样躲去国外,永远也别回海城。”

    字字句句,皆刺中唐稚初的痛点。

    她捏紧门把手,用了十二分耐力才克制住推走孙琳微的冲动。

    只冷道:“说完了?那就赶紧滚!”

    孙琳微眼中却闪过一丝算计,勾起唇角:“那我们可以做个试验吧?”

    “你什么意思?”唐稚初警惕后退。

    可孙琳微却忽然拉过她的手,随后猛地用力超后栽倒,口中还痛呼:“唐小姐,求求你不要伤害我!”

    与此同时,不远处传来一道急呵:“住手!”

    唐稚初抬头,就见任书言一脸怒色奔来。

    她下意识解释:“书言,不是我——”

    “唐稚初,这可是人命!”

    他的眼中,是她从未见过的冷漠。

    “你不信我?”

    这一瞬,唐稚初的心仿佛在滴血。

    可任书言却满眼失望,语调谴责:“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

    话落,他小心翼翼扶起地上的孙琳微,转身就走。

    竟没有再看她一眼。

    唐稚初望着两人背影,连呼吸都是疼的,一摸鼻子,才发现鼻血涌了出来。

    下一瞬,眼前一阵发黑,她下意识朝那个熟悉的身影奔去。

    没走几步,却轰然倒地。

    “书言,救我……”

    视线模糊中,她好像见到了车辆远去的声音……

    昏昏沉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唐稚初终于醒来,这才发现自己在医院的输液室。

    她撑着身体坐起来,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书言的身影。

    想到失去意识前的那一幕,她的心又是一疼。

    这时,不远处小护士的讨论传入耳中。

    “你们刚才去VIP病房605看了吗?唐氏集团总裁任书言亲自带着孙大明星进病房,他那一脸紧张的样子!”

    “啧?输液室那个姓唐的病人好像和孙大明星是同一个小区,不过她是物业送来的,真是同区不同命……”

    唐稚初听着,手不自觉握拳,连血液都回流进输液管。

    历来怕疼的她,这一次却面不改色拔下输液针,任由血液混着药水慢慢滴落脚面。

    唐稚初喉中像是被卡着一根刺一样上下不得。

    良久,她拖着沉重的双腿抵达6楼。

    VIP病房外,连走廊上都静悄悄。

    唐稚初朝着605走去,越是靠近,她的心跳越快。

    哪怕极力做着深呼吸,也无法压下心口无端蔓延的不安。

    刚到605门口,她就听见里面传来孙琳微的一句:“书言,你明知道这头痛药副作用大,却要唐稚初吃,不怕毒死她吗?”

    唐稚初僵住,屏住呼吸听着。

    半响,门内传来任书言凉薄的一句——

    “那是她的命。”

    关键字: 唐稚初任书言 唐稚初 唐稚初任书言

    唐稚初任书言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