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一澜温初柠小说陈一澜温初柠免费在线阅读作者温初柠

    陈一澜温初柠为主线轴的小说陈一澜温初柠(作者:温初柠)由大侠提供。在本站您可以免费阅读陈一澜温初柠全部章节:临怀市迎来了初雪。温初柠站在落地窗前静静看着,唇边不禁染上些笑意。

    陈一澜温初柠小说陈一澜温初柠免费在线阅读作者温初柠

    临怀市迎来了初雪。

    温初柠站在落地窗前静静看着,唇边不禁染上些笑意。

    突然,她眉心一蹙,紧接着就剧烈地咳了起来。

    她捂着胸口踉踉跄跄走到办公桌旁,颤着手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个药瓶,然而药瓶里却空空如也。

    温初柠心中一紧,咳得更剧烈了些。

    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

    一身笔挺黑色西装的陈一澜走进,见她狼狈的模样,眉毛微皱:“药没了不知道去拿?”

    说着,他将手里的药瓶递到温初柠眼前。

    温初柠匆忙吞了两粒,喉间和心脏的不适很快消失。

    片刻,她整理好自己的狼狈,站在陈一澜面前微微颔首:“抱歉,少爷。”

    “每次拿来的药只够你吃半个月,自己记好时间。”

    “是,少爷。”温初柠恭恭敬敬回道。

    她患有一种特殊的遗传病,只能靠陈一澜给她找来的药压制病情。

    但其实靠陈家的势力,怎么会一次只弄来半个月的药量,不过是居高者谨慎多疑,怕她这个知道最多的人背叛,所以用药牵制。

    但自己根本就不会背叛他!

    窗外大雪纷扬,寒气偷溜进来,将室内的空气都冻结。

    寂静无声中,温初柠先开了口:“少爷来是有什么事要交给我做吗?”

    陈一澜背靠沙发,漆黑眼眸似是看不到底,不答反问:“温初柠,你跟了我多少年?”

    “回少爷,十五年。”温初柠垂眼回道,心里却打着鼓。

    “十五年,这么久了。”陈一澜说着,食指在扶手垫上敲了敲。

    他语气间听不出真实情绪,温初柠悄悄抬头看向他。

    眼前男人面容俊逸清隽,修身的黑衬衣显得他皮肤冷白,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漠气质。

    陈一澜是陈家最小的儿子,在陈父去世之后,以一己之力打压了两个哥哥,成为了陈家企业的掌权人。

    人人都道陈一澜心狠手辣,为家产与兄弟反目,为金钱不择手段。

    但没人知道,温初柠对这样的他一见倾心,晃眼竟已十五年!

    而陈一澜不知道她心里所想,淡淡抬眸。

    刚才吃药,温初柠嘴上的口红无意间被擦去不少,整个人也褪去了往日的魅惑,多了几分清纯。

    陈一澜瞧着,倏地低声说:“确实是像。”

    温初柠不明所以,眸底一片茫然,但没有追问。

    十五年前,是陈一澜将她从冰天雪地救起,捡回了家。

    那时的他不过比她年长几岁,却让她跟着他一同学习,从文理九科到潜水柔道,步步跟随,从未落后。

    这些年,她一直在为他做事,以前是照顾日常起居,后来便是助他掌权,为他在腥风血雨的商场上打拼,替他参加他不喜的各种场合,完成他不好出面的事。

    也慢慢学会假面对人,将一颗真心藏的分毫不露。

    正当温初柠出神之际,一直静坐的陈一澜蓦地起身。

    他走到温初柠身前,抬手钳住她下颚,拇指擦去了她唇边残留的口红痕迹。

    温初柠浑身僵硬的不敢动作。

    而陈一澜却只是慢悠悠的开口:“半月后,我们结婚。”

    第二章 素颜很美

    陈一澜的如雷轰顶一般。

    温初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却难掩心中迸发出来的欣喜!

    少爷要娶她?!

    早已习惯挂上一副虚假笑容的脸上此刻有些僵硬。

    她呆呆的望着陈一澜,有些回不过神来。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温初柠看着陈一澜眼里从未融化过的冰冷,欣喜渐渐退去。

    她意识到了什么,嘴角的笑慢慢褪去:“少爷,我能问一句为什么吗?”

    温初柠能看出,陈一澜并不爱自己。

    然而陈一澜只是说:“婚礼那天,你就会知道了。”

    话落,他松开手,捻去指腹的口红,神色淡漠。

    这一瞬间,温初柠嘴里有些发苦。

    也是,少爷是什么身份,她又是什么身份,天上地下,云泥之别。

    他高高在上,而她连这条命都是少爷捡回来的,他又怎么会真心想要娶她?!

    可那又如何呢?

    眼前的人是陈一澜,是她的少爷,是她放在心里敬重,爱慕了十余年的人!

    管他真心与否,只要能留在少爷身边继续照顾他,为他排忧解难,不管做什么她都心甘情愿。

    想到这儿,温初柠低声道:“是,少爷。”

    办公室内又恢复了寂静。

    温初柠不知道陈一澜在想什么,她抬起眼眸,忽然从玻璃窗上看见自己唇上无色,便拿出口红准备补一下。

    她面容清淡,这些年全凭正红色的口红增加气场,才能服众。

    曾经,陈一澜从未说过什么,可这次,他却握住了她的手腕,阻止了她的动作。

    温初柠有些不解。

    陈一澜冷淡的声音响起:“以后不用涂了,你素颜也很好看。”

    温初柠怔了下,一时间竟琢磨不透陈一澜此时的语气。

    但还是缓缓应了声:“是。”

    话至此,陈一澜起身离去。

    温初柠跟在他身后,送人进了总裁办,才重新回到办公室处理公事。

    然而这天之后,好像有什么东西改变了一样。

    过往十五年,陈一澜向来是走到哪儿,就把温初柠带到哪儿。

    然而这次他出差一周,却给她放了假。

    这几天的空闲生活让温初柠十分不适应,整整七天,她没见到陈一澜,也没听到他的声音。

    有好几次,她差一点就要拨通他的电话,可就在按下的那一瞬间收回了手指。

    她怕打扰到陈一澜。

    终于,这天她从别人口中得知陈一澜回来的消息,再也按捺不住想见他的心情,自顾去了陈家老宅。

    积雪没化,月光下显得清冷蚀骨。

    温初柠看着停在院子里陈一澜的私人车,不禁加快了脚步。

    不想刚走到院内,就瞧见别墅门打开,一个捂得严严实实的瘦弱女生被管家送出来,坐上了陈一澜的车。

    仓促之间,温初柠只来得及看到女生的半张侧脸,在雪色中竟更白。

    温初柠确定自己没见过这人,却莫名地觉得眼熟。

    这时,关上车门的管家瞧见温初柠,忙开口:“温小姐,怎么这么晚过来了?”

    温初柠笑了笑:“王叔,刚才那位是?”

    王叔却只说:“这小少爷的客人我哪认识啊,快进来吧,外面冷。”

    闻言,温初柠心里闪过些异样,但没再多问。

    可不想,刚要迈步,手机却忽地一震。

    她打开一看是陈氏集团公关部负责人发来的链接。

    温初柠点进去,上面硕大的黑字令她心一窒:“陈氏集团总裁陈一澜先生将在11月9日与林氏集团千金林温溪小姐举行婚礼!”

    林温溪?

    看到这个名字,温初柠愣了下,少爷要娶的人不是她吗?关林氏千金什么事?

    心中疑惑不减,但温初柠还是很快做出了判断。

    “把热度降下来,立刻澄清,联系一下爆料出来的人,查清背后有没有人指使。”

    将处理方法发给公关部负责人。

    温初柠快步走进客厅,迎面正好看到陈一澜:“少爷。”

    陈一澜微怔,眉心皱起:“你怎么来了?”

    温初柠顿了顿,将刚才的事给他重复了一遍:“我已经让他们去把消息压下来了。”

    然而陈一澜却说:“不用压,放出去。”

    温初柠愣住,下意识脱口而出:“可……”

    她话音刚冒头,陈一澜看来的目光里满是冰冷。

    温初柠知道自己僭越了,不该质疑他的决定,立马低头:“抱歉,少爷。”

    可心里疑惑还是不得解,最后只能问:“少爷,那之后的婚礼……”

    “照常举行。”陈一澜冷冷说完,抬步往外走去。

    温初柠回过神,立刻跟上并出声喊住了他。

    陈一澜回眸淡淡看她:“还有事?”

    温初柠目光落到院中那辆车上,犹豫再三,还是没能问出那女生是谁。

    沉了沉心,她缓了口气:“您要去哪儿?有什么事我可以为您安排。”

    “不用。”

    陈一澜直接拒绝,而后收回视线,直接上车离去。

    寒风刺骨。

    温初柠眼看着黑色的劳斯莱塞缓缓驶远,越来越喘不过气。

    她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破土而出,可她想不出,也无从思量。

    这之后,温初柠销了假回到陈氏工作,可却还是见不到陈一澜。

    转眼便到了婚礼。

    休息室里,几个化妆师围着温初柠转,但温初柠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却觉得好陌生。

    镜中人没了平日的利落素练,多了几分憔悴感。

    化妆师给她涂了淡粉色的唇彩,温初柠迟疑道:“换红色吧,毕竟是喜庆的日子。”

    却被化妆师拒绝:“温小姐,这是陈总的意思。”

    听到陈一澜的名字,温初柠不再说话,任由她们。

    婚礼现场来了很多媒体和商界的人,多是虚伪谄媚的笑容。

    但温初柠走在红毯上,却虔诚真心。

    只因尽头那人是陈一澜。

    她这些年跟在他身后,一点点让自己变得更强,渴望与他并肩。

    而此刻,走到他身边时,温初柠莫名有些鼻酸。

    望着陈一澜伸出的手。温初柠只觉得心脏仿佛快要爆炸,在胸腔里炙热滚烫,狂跳不止。

    这些年,她想象过很多次和陈一澜牵手拥抱,却从未想过会实现。

    缓缓将手放在他掌心,

    温初柠极力地克制着,不让自己哭出来,握着陈一澜的手却不自觉收紧。

    两人一同转身面向神父,刚要起誓。

    然而就在这时,会场的大门突然被推开。

    一个身穿白色毛呢连衣裙的女生从红毯上跑过,最后气喘吁吁地停在了温初柠和陈一澜面前。

    她面色苍白,一双眼通红,带着哭腔说:“一澜哥哥,你要娶的人不是我吗?为什么你会和别人站在这里?!”

    话音落下,现场静默片刻,随即一片躁动。

    议论声,拍摄声和惊呼声此起彼伏。

    而温初柠大脑瞬间空白,只是怔怔地看着她。

    眼前人一身白裙,带着股病弱的美。

    可最重要的是,她竟然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关键字: 陈一澜温初柠 温初柠 陈一澜温初柠

    陈一澜温初柠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