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先生,我放你自由(苏沐瞳季清川)-季先生,我放你自由在线阅读

    男主是苏沐瞳季清川小说名字叫做《季先生,我放你自由》又名《季先生,我放你自由全文]》是作者季清川创作的言情小说,主角苏沐瞳季清川,全文讲述了苏沐瞳 季清川《季先生,我放你自由》假死获新生

    季先生,我放你自由(苏沐瞳季清川)-季先生,我放你自由在线阅读

    季清川声音冷沉:“苏沐瞳,闹一闹就够了,别太过分。”

    苏沐瞳听到这话,只觉得心口密密麻麻的痛。

    她垂眸看着手背上的针眼,缓缓说:“季清川,我没有在闹,我是真的想结束了。”

    季清川语气惊怒:“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

    说完这句话,苏沐瞳停顿了瞬,再次开口:“差点忘了,提前祝你和江颜结婚快乐。”

    然后挂断了电话、将季清川所有的联系方式尽数拉黑刪除。

    电话被挂断那一瞬,季清川耐心告罄,他不由想是不是自己最近态度太软,才会惯的苏沐瞳无法无天!

    想到这儿,他干脆收了手机,决定晾她几天。

    可是一个星期过去了,半个月过去了………

    沐川科技公司。

    季清川站在落地窗前,心思注意力却全在放置办公桌的手机上。

    自从上次通话后,她再没有给他打过一个电话,发过一条短信。

    季清川内心难掩烦躁,他甚至在想要不就这样吧,她不回来就算了!

    可转念,那股莫名的躁动又让他不安于此。

    他又退让了步想:就再给苏沐瞳一次机会,如果再有下次,他不会再找,直接放她自由!

    这么想着季清川按了按眉心。

    突然,一直静默的手机响起。他接起,就听见助理说:“老板,找到苏小姐的下落了,我把地址短信发给您。”

    “嗯。”

    季清川应声挂断,然后抓起车钥匙走出了办公室。

    半个小时后。

    按着助理的给的地址寻来的季清川,看着眼前市人民医院的匾额,心里莫名的不安。

    他强压着上楼,找到病房推开门。

    苏母红肿着双眼瘫坐在陪护椅上,季清川视线滑过,就看到病床前站着的医生。

    他握着门把的手蓦然收紧。

    这时,医生的声音响起:“病患苏沐瞳于2021年3月10日14点

    15分确认死亡亡,请家属节哀。”

    除夕这天,南城的雪格外的大。

    市人民医院一片冷寂。

    苏沐瞳站在缴费处,手里是刚从医生手里拿到的确诊报告:“脑瘤晚期。”

    还真是别具一格的新年礼物!

    这时,窗口里传来护士公式化的问询:“刷卡还是现金?”

    “现金。”

    苏沐瞳将钱递过去,围在大红围巾后的脸苍白无色。

    接过收据,苏沐瞳转身走出了医院。

    鹅毛大雪像给天蒙了层雾。

    苏沐瞳站在雪中,被太阳晃的有些发昏。

    依稀只瞧见迎面走来两道身影,其中的男人看上去熟悉至极,像极了季清川。

    清云科技的总裁,也是她喜欢了七年的人。

    可他不是说不在南城吗?

    苏沐瞳想着,身体不受控制的躲到一旁树后。

    而不远处,季清川携着身旁的女人一步步朝医院走去。

    看着两人相称的背影,苏沐瞳鬼使神差的给他打去了电话。

    只见前方男人掏出手机,放到耳边。

    紧接着,苏沐瞳的耳边也响起了一道男声:“桃子,怎么了?”

    曾几何时,苏沐瞳最喜欢季清川这么叫她,简简单单两个字充满了柔情。

    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听起来却好像冷水泼在心间。

    没得到回答,季清川又喊了声:“桃子?”

    苏沐瞳回过神,连忙开口,却被冷风呛了下,咳嗽了好久,才喘匀了气。

    “清川,南城今天下雪了。”

    电话里静默了一瞬,男人语气冷了下来:“你打电话来就为了说这个?我人在南城,看得见。”

    苏沐瞳握紧了手机,目光凝在几步外男人的侧颜上,隐约间还能看到他的不耐。

    她心里苦涩,声音依旧轻柔:“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回家?”

    季清川沉默了瞬:“忙,今晚我会回去。”

    听出他的逃避,苏沐瞳赶在电话被挂断前一秒问了句:“清川,我们现在算是什么?”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然后就传来挂断声响。

    风裹着雪吹在身上。

    远处,季清川和那个陌生女人的身影也慢慢淹没在人潮之中。

    苏沐瞳慢慢垂下了眸,其实她知道的,连他和别的女人混在一起,她都心知肚明。

    可惜她没资格问,因为除了七年前季清川那句空口无凭的承诺,她什么都没有。

    她,连女朋友都不是!

    从超市买了一堆季清川爱吃的菜,苏沐瞳才回了合江别墅。

    她家境殷实,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却在跟着季清川的这七年学会了洗衣做饭。

    一道又一道冒着热气的菜摆上桌,季清川也如约回来,还帮她包了饺子。

    餐桌上,菜泛着热气。

    苏沐瞳看着摆弄手机,脸上挂着舒缓笑意的季清川,只觉得嘴里的饺子生硬难咽。

    莫名的,白天在医院看到的场景涌上脑海,她装作不在意的问:“你在看什么?”

    季清川闻声皱眉:“你是在查岗?”

    苏沐瞳张了张嘴,想否认。

    就听季清川又说:“你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像个泼妇!”

    话落,他起身朝楼上走去!

    望着他挺直的背影,苏沐瞳再忍不住高声发问:“七年前你说公司上市会娶我,现在还算数吗?”

    第二章 别心虚

    别墅内一片寂静。

    季清川回过头,眉心紧皱:“我很累,不想说这些没用的事。”

    她苦苦等待了七年的心愿,在他嘴里却成了没用的事。

    苏沐瞳克制不住的委屈:“过了今晚我就三十岁了,我不想再等了。”

    “清川,我们结婚好不好?”

    见她泛红的眼眶,季清川有些烦躁:“我说了我很累,别闹了。”

    扔下这句话,他就转身上了楼,没再看苏沐瞳一眼。

    客厅吊灯光影绰绰。

    苏沐瞳站在桌前,嘴里发苦,胃里也一阵阵泛着疼。

    她也不由想起从前两人一起打拼时,季清川不能喝酒,她酒量尚可,所以自己一直为他挡酒。

    以至于后来胃溃疡出血,切了一半的胃。

    那时季清川守在病床边,握着她的手说:“桃子,以后我每天都给你做饭,我们把胃养回来,我不会再让你受苦!”

    可惜那光景至今也不过三年。

    她身患绝症,季清川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少年。

    看着男人即将走进卧室的身影,苏沐瞳声音嘶哑:“我生病了。”

    季清川脚步一顿,转身看来。

    他面容掩在明暗交错中,瞧不真切。

    苏沐瞳像被蛊惑上前两步,你娶我好不好这句话在唇边打了个转。

    最后变成了一句:“你能不能休息一阵儿,多陪陪我?”

    她语气中带着希冀。

    而季清川只说:“病了就吃药,我没空。”

    紧接着,门板砰然关和。

    明明相距很远,那声响却像砸在耳边。

    苏沐瞳身子一颤,只觉得头又开始疼了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搅动一样。

    她跌撞的来到衣架旁,从包里翻出抑制药干咽下。

    苦涩的味道弥漫了口腔,哽的胸腔窒息般的疼。

    许久,疼痛减缓。

    苏沐瞳脱力的滑坐在地上,一旁原本放在包里的确诊报告掉落出来。

    她还在发颤的手捡起,想要塞回包里。

    突然,男人的声音响起:“你坐在那儿干什么?”

    苏沐瞳一惊,回头就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季清川站在扶手边,眸色冷沉的看着自己。

    下意识的将报告攥紧,装作无事藏在背后:“没什么,地滑摔了下。有什么事儿吗?”

    季清川瞧出她在说谎,眼神冷了几分:“下次说谎别心虚。”

    然后转身又进了房间。

    闻言,苏沐瞳眼里的光黯了黯。

    她不知道季清川有没有看到刚才自己发病的那幕,只知道他连一句关心都欠奉!

    垂眸看着被攥出褶皱的确诊单,苏沐瞳将它慢慢抚平折好,藏在确定不会被季清川发现的地方。

    又将平常吃的抑制药放进维生素的瓶子里,才上楼回了卧室。

    卧室内。

    季清川靠着床头回复手机消息。

    苏沐瞳走上前,余光瞟过上面“妍妍”二字,不由想,是今天跟他在一起的那个女人吗?

    疑惑得不到解除,苏沐瞳却还是压着情绪,将自己塞进他怀抱里。

    “清川,对不起餅餅付費獨家。”

    在季清川面前,她会永远退让,哪怕违心。

    男人没说话,面无表情。

    借着朦胧的暖灯,苏沐瞳细细打量着眼前眉目如画的男人。

    七年了,他们也许只有这个七年了!

    想到这儿,她闭眼将泪尽数掩下,主动吻上了他的唇……

    第三章 嫌弃

    加入书架 A- A+

    翌日,朝阳透过窗幔洒下一道道明暗。

    先醒来的苏沐瞳坐在床边,凝视着男人熟睡的面庞。

    七年,他一如当初帅气俊朗,可脸上还是留下了几道岁月的痕迹。

    像是被蛊惑般,苏沐瞳伸手想抚平季清川紧蹙的眉心。

    这时,手突然被攥住。

    垂眸就对上季清川烦躁的眼:“大清早的,你干什么?!”

    苏沐瞳解释的话在嘴边还没出口。

    季清川一把甩开她的手,冷声警告:“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碰我。”

    扔下这句话,他起身走向了浴室。

    苏沐瞳坐在床边,刚才被季清川钳住的手腕上一片通红!

    浴室里水声淅沥。

    她深吸了口气,敛起四散的情绪,起身下楼做早饭。

    二十分钟后,苏沐瞳刚将一份早饭放到桌上,季清川从楼上走下来。

    四目相对,苏沐瞳弯起抹温柔笑意:“吃饭吧。”

    季清川扫了眼她寡淡的脸和身上的围裙,皱了皱眉:“不用,你有时间不如收拾一下自己。”

    他话中的嫌弃丝毫不加掩饰。

    苏沐瞳面色一白,揪着围裙的手微微收紧:“我知道了,你还是吃点儿吧,我都做好了。”

    季清川只是扣着腕表:“我约了人,你自己吃吧。”

    然后朝别墅外走去。

    窗外,宝马车在雪地上留下一道道车辙消失不见。

    苏沐瞳无视了桌上冷却的早餐,走到了卫生间。

    镜子里映出来的女人肤色白皙,只是眼神流露出疲惫与老态。

    苏沐瞳缓缓抬手摸着眼角的鱼尾纹,与此同时,季清川嫌弃的话语不住回响耳畔。

    苏沐瞳再看不下去,匆忙逃离。

    背靠着卧室门板缓缓滑坐在地,苏沐瞳茫然的望着床头柜上的相框。

    上面是七年前她和季清川刚认识时拍的照片,男俊女靓,般配无双。

    可现在,季清川还帅气不已,自己却变成这个样子,也难怪他不愿意回来!

    忽然,尖锐的铃声打断了她思绪。

    苏沐瞳摸过手机,就看到上面那串没有备注却熟悉至极的号码。

    苏沐瞳迟疑了一阵儿,还是接起:“喂。”

    电话那头,男人声音清润:“我在合江别墅区外,出来见一面吧。”

    苏沐瞳呼吸一窒,说不出话。

    男人察觉到她的退缩,再度开口:“只有我自己,爸妈没来。”

    听到这儿,苏沐瞳松了口气:“好,我……现在出去。”

    挂断电话,苏沐瞳起身套上外套走出别墅,就看到停在那儿车牌号为“0220”的黑色保时捷。

    0220,是她的生日。

    车上暖气十足。

    驾驶位上的男人看着自从上车一语不发的苏沐瞳,眸色深沉:“五年了,还在生气?”

    苏沐瞳眼睫一颤:“没有……”

    “没有连家都不回,见到我连一声哥都不叫?”

    苏寒洛声音中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怒气:“季清川到底有什么好,能让你狠心到连家人都不要?!”

    苏沐瞳脸色煞白,五年前那一幕再度浮现脑海里。

    耳边只有爸妈那句:“你要是执意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就永远别回来!”

    苏沐瞳咬破了唇,逼迫自己回神:“哥,不要我的是你们。”

    这场时隔五年的兄妹谈话,最终还是不欢而散。

    保时捷在飘扬的雪里疾驰不见。

    苏沐瞳站在原地,像被人掐着脖子般呼吸不畅。

    她求救般的拨出了季清川的电话,迫不及待的想听到他的声音。

    可就在接通的那一秒,耳畔传来的却是一道女声:“清川,我们快走吧,别让你爸妈等久了!”

    关键字: 季先生 我放你自由 季清川 苏沐瞳季清川

    季先生,我放你自由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