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零年代娇宠媳(主角姜糖️顾连城) 七零年代娇宠媳在线阅读

    《七零年代娇宠媳》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言情虐恋小说,作者是长桥北转,小说主角是姜糖️顾连城,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姜糖死在丧尸攻城中,再睁眼发现自己穿到了一本末世前看过的书中,变成了七十年代红旗公社第六生产大队的姜糖跟姜糖第一次见面,顾连城就知道,她不是她,可那又如何?<br />
    来的姜糖会做好吃的,会对他甜甜的笑,会安慰他鼓励他,顾连城也喜欢这个姜糖,想要放在手心宠一辈子

    七零年代娇宠媳(主角姜糖️顾连城) 七零年代娇宠媳在线阅读

    “吁~”顾长顺把驴车停在路边,跳下去把缰绳拴在大树上,边对后面人说:“各家买东西就赶紧的,时候到了就不等了啊!”

    姜糖意识不清之际,听到这句话一个激灵,缓缓睁开眼,同时脑海里出现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和一道在仿佛在灵魂中响起的声音。

    【原灵体与系统交易,为补足小世界空缺,特召唤[姜糖]而来,为表歉意,允许[姜糖]保留异能,希望[姜糖]好好代替原灵体在这个世界生活。】

    姜糖身子晃了晃,眼神迷茫。

    “连珹媳妇儿,你咋还在呐?”顾长顺把缰绳拴好,一转头其他人都不在了,只剩这个连珹媳妇。

    姜糖回神,在原主的记忆里找到这个人的称呼,“长顺叔,马上!”她从车上跳下来,浑身像被人打了一顿哪哪都难受。

    顺着记忆,姜糖选了去信用社的路。

    长顺叔看着姜糖的背影直摇头,这连珹媳妇,别看娘家是城里的,但忒娇气!

    顾家如今的可怜样,娶这个媳妇儿还不如不娶呢!

    一天天儿的,就没看着上过工,见天儿窝家里不出来,啥也不知道帮衬。

    糟心嘞!

    姜糖走在路上,竭力装作淡定如常的样子,实则内心早就已经掀起惊涛骇浪。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华国,半上午时间,路上人影稀少。

    姜糖趁机寻了个无人的巷子闪进去,她靠在墙上大口喘气,不自觉摸上胸口。

    胸腔里的心脏还在跳动着,姜糖仰头笑了。

    她还活着,不对,她又活着了。

    这已经不是她原来的身体了。

    她本生活在末世当中,死前正在抵御丧尸攻城,为了保护队友,她被一只丧尸利爪穿透心脏。

    临死之前,意识模糊之际,队友惊恐的表情还印在脑海中。

    她以为自己死定了。

    并且观她如今境况,她在那个世界,应该也是真的死了。

    但没想到,再一睁眼,她成了一本小说中炮灰。

    炮灰与她同名同姓,目前已婚,嫁到了红旗公社第六生产大队的顾家。

    顾家人口众多,家里的顶梁柱,也就是姜糖的丈夫顾连珹,结婚前还在一场任务中伤到了腿脚,差不多算是丧失劳动力。

    如今领着三十块一个月的津贴,但要养着顾家九口人!

    其中一个病号,两个刚出生的孩子,还有两个十岁以下的孩子,以及两个正在长身体的少年。

    但是劳动力,仅有原主姜糖、婆婆徐静芳和高中刚毕业的老三顾连容。

    可原主,是城里嫁到乡下来的媳妇儿。换言之,也就是跟顾连珹一样几乎没有劳动力。

    放在乡下大队,在外人看来她光吃不干还懒馋挑剔。

    原主本就不满自己这桩婚事。

    只她跟顾连珹这桩婚事,是上上辈的老人,也就是姜糖的爷爷和顾连珹的爷爷定下来的。

    两老当初是同一班的战友,老家又是同一处,后来退役也常联系。一来二去,结婚生子啥的,这就给安排上了。

    但遗憾的是,两老生的全是儿子,只能把结亲的约定往下一辈顺延。

    姜糖:……

    不是,这也能顺延?

    原主算是乖乖女那一挂的,顺从着家里长辈的意思,三个月前嫁给了顾连珹。

    顾连珹虽然模样长得好,但架不住是个啥也不懂钢铁直男,沉默寡言长年肃着张脸——还是那种小孩子见了要哭的表情。

    这心里没点承受能力的,见自己要嫁这么个人,估计新婚当晚能直接哭出个汨罗江来。

    但原主不会啊,原主直接黑化了!

    秉着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的理论,她跟知青点一个油头粉面花言巧语的男知青看对眼了。

    这一对眼,就对了三个月,直到现在。

    原主这具身体的样貌,着实出众。

    至少姜糖翻找记忆发现,她的长相就算放在以后美女如云的娱乐圈,也称得上美丽二字。

    柳叶眉,偏长的杏眼略显清冷,鼻梁微挺,红唇小巧,一身的皮肤更是白的在太阳底下都晃眼。

    五官精致,气质也独一份。

    就算眼高于顶的知青,也被她这长相迷得不要不要的。

    当是时,知青父母给他弄了个回城的工作,便起了心思要把原主带走。

    而原主竟然也傻不愣登就同意了?

    这是姜糖没想到的。

    但根据原主的记忆,姜糖猜测,她可能不是想跟那个男知青走。她是自己有了别的想法,打算离开这个县城。

    只要她可以离开这里,管它什么借口呢?

    那个男知青才傻不愣登的,到时若事发,原主自己一个人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反倒那个知青有可能被找上门做替罪羊。

    于是原主就偷拿了顾家几乎所有的家底,在男知青回城的这一天打算搭个顺风车,然后半路把人甩了,自己去港城。

    但没想到,半路上她没把人甩了,倒是被另一伙人盯上。

    那伙人不巧还是人贩子,见原主貌美,似乎还钱多,就起了歪心思,把人打晕卖到了山沟沟了。

    原主性子烈,半路跳车。正好那时车子驶过半山腰,原主掉了下去,估计是活不成了。

    这段跟随男知青上了火车以后的发展,是那个所谓的系统留给她的。

    姜糖揉了揉太阳穴,表情苦恼。

    因为今天,此时此刻,就是原主揣着钱去车站的日子。

    也是原主人生的转折点。

    姜糖隐隐觉得这个剧情有些熟悉。她向来记性不错,正好记得,这似乎是一本小说中的人物番外。

    这个角色跟她同名同姓,让她印象非常深刻。

    没记错的话,她只是小说中一个仅在别人口中被提起过的炮灰。

    那么一个炮灰,又有什么资格被作者单独给一个番外呢?

    因为这个炮灰身份挺特殊的——

    男主那个偷了家里所有钱导致大哥的腿伤再也治不好的大嫂;

    跟女主弟弟一起被拐卖的受害者;

    似乎……也是导致男主大哥此后再未娶妻的罪魁祸首。

    而男主,就是如今顾家唯三,哦不,唯二劳动力中刚刚高中毕业的顾连容。

    姜糖看完后,感觉原主挺冤枉的。

    明明就算家里有这些钱,顾连珹的腿伤放在这个年代,也没有根治的可能。

    当然,这不是原主拿钱的理由。

    姜糖自认公正,还是帮理不帮亲的。

    那么,现在摆在姜糖面前的有两条路:

    一条,是继续按照原主的计划上车,然后中途被人贩子抓走死无全尸。不过即便死了,也要时不时被拿出来鞭尸怨恨一番偷了钱云云。

    另一条,城里逛一圈,拿钱挥霍一番,坐顾长顺的驴车回生产队。对顾家人谎称自己大姨妈探亲,心情不好加嘴馋想吃肉了,于是才私自拿了家里钱来县城。

    至于该怎么解释,为什么买肉需要拿三百多块钱……

    姜糖厚着脸皮想到,她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假的)的城里姑娘,不知道猪肉八毛钱一斤很奇怪吗?

    好歹原主爹妈都是厂里的工人,记忆里原主在家也确实很少买菜做饭。

    应当……可以糊弄过去。

    不然,她总不能直接自爆。

    她又不傻。

    想好了计划和借口,姜糖从一沓子零碎的钱里头,抽出一张来,就去了供销社。

    然而,姜糖看着简陋朴素到足以称之为过家家的几个货架,再瞅一瞅零星几个一手交钱和票一手交货的交易,恍然大悟自己忘了什么。

    她急忙退出供销社,在角落里翻出粮票和肉票。

    这一沓子钱票里面,也就这两种票。别的肥皂票布票工业票什么的,先不说顾家有没有,原主这一路也不大能用到。倒是粮票和肉票,那是必须要的。

    翻出二两肉票和半斤粮票,姜糖转身回了供销社,径直去了卖肉和卖粮的柜台,分别要了二两五花和半斤细面粉。

    售货员听她说要二两肉也没觉得惊讶,这时候吃口肉不容易,各家就算有肉票也舍不得买。反而是一下子要一两斤才惹人侧目,像姜糖这样要二两的更常见。

    这还是赶对了时候,平时供销社都没有猪肉卖。一般肉联厂宰了送去肉店,当天就能抢完。

    而同时这个县城只有城北一个粮店,城南则在供销社里开了个柜台卖粮。

    姜糖拎着肉和面离开,走到之前无人的空巷子里,她从空间里掏出一块军绿色的棉布,把面和肉包起来,径直去了之前驴车的位置。

    那个自称系统的声音说,保留了她的异能,所以如今空间还在,刚才拿棉布的时候她抽空看了一眼,里面的物资也在。

    顾长顺蹲坐在树下的石头墩子上,呼扇着大草帽吹风,不时朝大路上看一眼。

    姜糖过来的时候,车周围已经站了几个妇女在说话。

    等姜糖一来,顾长顺就起身,姜糖也是这时候才发现,他手边同样拎着一个包裹。

    姜糖擦了把汗,心说这动作也太快了,她还以为自己只买了肉和面肯定是第一个过来的呢!

    “人齐了,那咱就走吧!”顾长顺解开缰绳,把包裹里的东西放在手边,等人都找好了位置坐下,他扬鞭抽在驴屁股上。

    驴车缓缓动起来,姜糖一个不注意险些被那力道甩出去栽到地上,幸好旁边有人抻了她胳膊一把。

    姜糖稳住身子,回头看过去,见是个面善的大嫂,她从记忆里搜出这个人的身份,笑着道谢:“谢谢三婶子!”

    2. 第 2 章 回家

    三婶子是第六生产队大队长顾保国的媳妇儿,为人热心牢靠,就算是队里最不着调的人家对上这位三婶子也得从兜里掏出脑子招待。

    无她,这位三婶子辈分高、人缘好。

    辈分高到什么地步呢?

    众所周知,乡下村里,尤其一个片村里差不多一个姓的那种,辈分这种关系就显得尤为重要。

    当然具体体现的时候,也显得尤为混乱和离谱。

    ——村头八十岁牙都掉光了的老爷爷,按照辈分,可能就得喊村西刚出生的小娃娃一身三舅姥爷。

    体现在三婶子身上,就是全村近乎半数以上的,年龄在五十以下的社员都得喊她一声三婶子。

    这还是简化统一版本的。

    不然姜糖就得喊她一声奶奶……

    那三婶子人缘又好到什么地步呢?

    不管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比她高一辈的还是低一辈的,这位都能靠着三言两语给处成亲·兄弟姐妹一家人的感觉。

    譬如,现在:

    “诶,顺手的事!”三婶子脸上笑开花,拉过姜糖一手,“来了咱家,吃住可还习惯?你虽然是新媳妇儿,出去也不用怕,只管提你三婶子的名字,咱都是一家人,不会给你没脸。”

    “你在顾家可千万别认生,长嫂如母,下边的弟弟妹妹不听话了,只管拿出你的脾气来管教着。”

    “静芳这人吧,面冷心善,性子要强。现在家里处处困难着,得要你个能耐人帮衬着才行。”

    徐静芳,原主的婆婆,如今姑且也算是她的婆婆。

    不得不说,就这么短短几句话,姜糖就明白了,为什么大队里人人都给三婶子面子。

    她这话吧,听着像是没啥。

    但开口就是‘咱家’,闭口就是‘你是个能耐人’,还处处说着掏心窝子的话,搁谁谁不感动?

    这个时候谁家里不苦?但谁有那闲心听你诉苦,也就是三婶子了,不仅听到心里去了,还温和的安慰你鼓励你……

    姜糖:当代心理大师啊!

    就是好好一个人人才,就这么被埋没了。

    有三婶子在的地方,天然就该是话题和目光的中心。等车子出了县城进了小路,一个大婶子坐过来,瞅了瞅姜糖抱着的军绿色包袱,咧嘴一笑,粗着嗓门就道:

    “连珹媳妇儿,你这是回了趟娘家吧?军绿色的布可是稀罕东西嘞!”

    边上几人,听着‘布’‘军绿色’‘娘家’这些字眼,八卦小雷达就开始滴溜溜转,自发围上来,目光不错的盯着姜糖手中的军绿色包袱。

    那火热的视线,盯得姜糖这个曾在丧尸群中杀进杀出三个回合的猛人都有些不自在。

    “你家连珹腿脚不好,穿这么好的布也是白瞎,我家正好有块深色的,你跟我换换!”

    那人别是看姜糖一个新媳妇儿,脸生好欺负。

    说着,竟然还上了手。

    “快,让我看看这布质量咋样?脱线了没,要是瑕疵品你可得赔我……”

    姜糖能让脏爪子摸到她的布,她冷笑一声,当即就怼回去,“大婶子你可真是个好人,看我家人多,军绿色的布就只够给连珹做一身衣服,下面的弟弟妹妹可还没有呢?我正发愁该咋办,你这就好心要送我家一块深色的布!”

    “粗布虽然不值钱,深色的布做出衣服来也不好看,但给我家的双胞胎做尿芥子倒是成的!”

    其它大婶子:好家伙,看不上你别要啊!

    “我这就先替双胞胎谢谢大婶子了,百天的礼这姑且也算是有了。”

    那大婶子的脸色越听越难看,姜糖只瞥了一眼,继续道:“您也知道,我家如今艰难,能干的人一个没有,家里十来张嘴等着干吃。”

    “双胞胎的百日,家里是不打算办了,但大婶子心里实诚,非得要送咱家块布。长者赐不敢辞,我也不敢不收。”

    “正好我从娘家提了半斤黄豆,到时候我跟我娘亲自上门去给大婶子送一碗!”

    呵,这事要这么过去还成,要让徐静芳知道,还不得拎着笤帚大棒子追这老婆子满村跑。

    徐静芳可不是什么普通人,年轻时候那是跟着祖辈杀过鬼子的,整个村里人都知道。

    徐静芳的丈夫,也就是原身早逝的公公顾长青,也在部队里待过,后来执行任务时受伤挨不过去死了,还被组织视为烈士。

    顾长青死的时候,徐静芳还怀着孕,刚好是双胎,愣是不含糊地给顾长青送了葬,独自一人拉扯着几个嗷嗷待哺的孩子长大成人。

    徐静芳本人的性格更是惹不得,一嘛人正经念过书,嘴皮子溜得不行,二来年轻时候跟着顾长青和部队里的人练过几招,文斗武斗那都不含糊。

    村里别说是大婶子了,有点脸面的长辈都不敢在徐静芳面前拿乔。

    被姜糖最后一句话给吓着了,那大婶子登时就像只被掐住脖颈的鸭子,一张脸涨红,嘴张张合合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她想着,自己好歹算这新媳妇儿的长辈,新媳妇儿年纪小面皮薄还认生,肯定拉不下脸拒绝她这个老婆子。

    她哪想到,这小媳妇儿同徐静芳一样是个受不了屈的性子,四六不认也不管是谁都能怼回来。

    这还得了?

    这要是让徐静芳知道自己仗着辈分要夺她家的布,不得连夜把自己家门给拆了?

    而且她家三儿子琢磨着要进部队,她家男人说着是去找顾连珹说道说道。好歹顾家跟部队里头有人脉,顾连珹又刚受伤退役,听说之前还是个连长来着,说不得就能帮一把。

    大婶子想到这里,面色一白,也不心疼那一块粗布了,当下就埋头认错:“哎呀,是婶子的错,婶子的错,连珹媳妇儿你别见外。婶子就是心直口快,没什么坏心思。”

    “你真想要婶子家的布给双胞胎侄子做尿芥子也成,婶子家你三弟,进部队的事,你看……”

    这话还没说完,就被三婶子强行打断,“李春花,你是脑子糊涂了吧!你家三娃进部队就进部队,干人姜糖啥事?”

    “你刚才仗着姜糖认生欺负人家的事,在场几人可都看着呢!回队里我可得跟你婆婆好好说道说道!”

    李春花眼睛一瞪,心说这老婆子又在这儿掺和啥,眼看着她就给人忽悠地应下了,这老婆子净坏人好事!

    姜糖冷眼看着李春花懊恼的表情,这是就瞅着她一只羊可劲儿薅啊,一计不成又来一计。

    她就寻思,原身长得难道就这么容易被骗吗?

    姜糖的威胁到底比不过三婶子,那李春花生怕三婶子去村里到处说道,乖乖缩回了车尾不敢再上前。

    三婶子拍着姜糖的手,“连珹媳妇儿别怕,李春花那些话你权当她放屁,这布是你自己的,谁也抢不走。她李春花要是敢,你就直接去大街上喊一声,我看她能丢得起这脸?”

    三婶子斜眼睨着李春花,这李春花真是个不知羞的,脑子也不好使。当着这么多人面,就公开说什么送布料进部队的事,是嫌人顾家的日子过得太好了吗?

    姜糖心领了,三婶子这人是知道轻重的,她笑道:“谢谢三婶子,有空儿了三婶子去找我娘说话。”姜糖装作从包裹里,实际上是空间里抓了一把瓜子放到三婶子手里,“三婶子吃。”

    三婶子笑眯眯接下了,姜糖有这份心,不管是因为什么,都值得她这个长辈认可。

    三婶子自觉心里越发亲近姜糖,她也把自己刚买的水果糖给过去一把,“叫小五小六拿着吃。”

    一给一还之间,两人的气氛融洽。

    见三婶子护着姜糖,其他人也没有不长眼的过来找事。

    驴车晃悠着,过了条河,过了座山,终于在半下午的时候回了大队。

    三婶子送姜糖到顾家门口,“行吧,糖糖你进去,就别送了,婶子明天过来找你娘说话啊!”

    姜糖冲着三婶子挥手,“三婶子再见!”

    姜糖转身,没有急着进门,而是从包裹里拿出二两五花肉,之后动用复制异能,二两变四两,四两变八两,一直到三斤左右才停止。

    而此时,大门另一侧,顾家小院。

    坐在轮椅上的顾连珹被推出来,身后站着从地里被叫回来的顾连容、初中放假回家的顾连敏,和双胞胎顾连兴、顾连桃,以及被抱在顾连容怀里的、二姐顾连馨难产生下来的双胞胎儿女顾萍、顾安。

    除了徐静芳,一家子兄弟姐妹侄子侄女全都到齐了。

    顾连容皱眉,“小敏,你让小桃喊我回家,到底是为了什么?”队上还有活要做,缺一会儿就少半天的工分,顾连容心疼得紧。

    顾连敏冷哼一声,“等着吧!你们等着看,今天就算太阳落山了,那个女人也不会回来!”

    顾连容下意识想捏眉心,但手里一左一右抱着俩孩子,他看到俩孩子就忍不住生气,“我先把萍萍和安安送进屋里去。”

    纵然是大夏天,俩孩子也没百日,就这么抱出来万一着了风,家里又是一笔支出。

    顾连敏跺了跺脚,“哎呀,我把他们给忘了!”她十分懊恼,一脸自责,“三哥,那你快点儿把孩子放下,然后出来等人啊!”

    顾连容脚步顿了一下,心道你都说了大嫂不回家,还等啥等,等娘吗?

    娘是不知道他被小敏叫回来,要是知道晚上绝没有小敏的饭吃。

    工分再重要能有等人重要?

    再出来,顾连容看着轮椅上的顾连珹,问道:“大哥,小敏胡闹,怎么你也跟着……”

    他话没说完,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再之后就是一道熟悉的嗓音,顾连容侧了侧耳朵,“是三婶子的声音吗?”

    “……糖糖……别送了……明天找你娘……”

    顾连敏不由睁大眼睛,尤其是在听到姜糖的声音后。

    而顾连珹放在膝盖上的手,也下意识动了动,他抿紧嘴唇,黑眸沉沉盯着大门。

    顾连兴顾连桃没什么反应,只睁着一双眼睛,不时在大哥顾连珹、三哥顾连容和四姐顾连敏之间来回转悠,等着有人发号施令。

    顾连容却不像他们那么淡定,他笑道:“是大嫂回来了吧!”他看着顾连珹的头顶,“大哥,原来你是故意喊人过来等大嫂回家!”

    姜糖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好听到顾连容这声调侃。

    她拎着沉重包裹的手差点一松,目光对上刚好扫过来的顾连珹的视线,在顾连珹俊毅的面容上停滞三秒,她从包裹最上面掏出包好的一斤肉,笑着问道:“我买了五花肉,晚上红烧吃吗?”

    3. 第 3 章 解释

    姜糖话音未落,感觉有两道炽热的视线落在自己手中的肉上。她顺着视线看过去,是双胞胎顾连兴和顾连桃。

    兄妹两人双眼放光,双手捂着嘴,视线像有温度一样在烹煮着五花肉。

    看着二人的反应,姜糖抿嘴轻笑一声,她对着两人招手,“小五小六,我这里有大白兔奶糖,要吃吗?”

    顾连兴顾连桃的眼睛顿时又提亮了一个度,如小鸡啄米般点头,倒腾着两腿一溜烟儿就从她们四姐顾连敏身旁跑到姜糖跟前,仰着小脸,眼神里面满是对香甜糖果的渴望。

    顾连容就见,轮椅上的大哥嘴角紧绷,眼睛微微张大。他抬头看了一眼大嫂姜糖,大嫂长了一副好相貌,不笑的时候都好看,笑起来也难怪大哥如此反应。

    顾连容轻叹一声,他就说,大哥是喜欢大嫂的,就是大哥的性子实在别扭,整天摆着一张吓哭小孩儿的脸。他要是大嫂,他也不喜欢大哥这样的。

    想到这里,顾连容觉得自己身为大哥的亲弟弟,怎么也该为他的终身幸福做贡献,顾连容手放在椅背上,推着轮椅上前。

    顾连珹被这一推给推回了神,他侧仰头看向顾连容,低声轻斥:“老三!”

    顾连容才不管他大哥这别扭性子,他边推轮椅边招呼身后还呆愣着的老四顾连敏,“小敏,你去接大嫂手上的东西,晚上咱吃红烧肉。”说着,他还垂头问顾连珹,“大哥,正好咱家也挺长时间没吃肉了,你觉得咋样?”

    姜糖蹲下身子,视线和双胞胎齐平,她抬手揉了揉二人的头发,从包裹里掏出一把奶糖放在她们张开的小手上,叮嘱道:“晚饭前只能一人一颗,睡前刷过牙也不能再吃,一天最多三颗,知道吗?”

    顾连兴和顾连桃齐齐点头,“记住了!”

    “好了,去玩吧!”姜糖捏了捏小桃子的白嫩的脸颊。

    看着两个孩子蹦蹦跳跳进了屋子,她起身,手上的包裹突然被拿走,姜糖愣住,只见顾连敏臭着一张脸,扔下一句:“我去做饭,你就在这里歇着吧!”

    语气挺冲。

    顾连容推着顾连珹在姜糖跟前站定,“大嫂,我田里还有活儿没干完,眼见着时候不早了,我得赶紧过去,不然下午的工分就没了。大哥就交给大嫂你了!”

    顾连容嘻嘻一笑,侧身走了两步,说道:“大嫂有啥事叫连敏就行,萍萍安安有小五小六照看,您也不用费心。”只要跟大哥把感情培养好就成!

    说完,顾连容就扔下他大哥跑出去了。

    顾连珹是连尔康手都没来得及摆出来,顾连容那小子就不见了人影。

    院子里,只剩下两人。

    姜糖跟轮椅上的顾连珹大眼瞪小眼。

    仲夏的傍晚,裹挟着槐花的清香,一阵风吹过农家小院。

    尴尬的沉默在如诗画般的美景中蔓延。

    姜糖不自在的搓了搓手指,“那个你……”

    顾连珹仰头望着姜糖,“你不……”

    两人同时开口,还同时沉默。

    又是一阵尴尬飘过。

    姜糖艰难开口:“你要在院里晒太阳,还是去屋里歇着?”她对眼下这种情况委实有些麻爪。

    顾连珹漆黑的眸子动了动,“在院里就行。”他别过头去,嗓音是不经常说话的沙哑,“你可以去屋里休息。”

    姜糖走到顾连珹身后,把他推到房檐下,“我不累。那你在这里歇着,有事叫我,我去找连敏。”

    顾连珹盯着姜糖的背影,睫毛微颤。

    ——姜糖不会这样。

    姜糖不喜欢他。

    姜糖不会对他笑。

    姜糖心里记挂着自己的包裹,那包裹的里的东西她还没来得及整理,万一让顾连敏发现不对劲儿,她可没办法解释。

    姜糖急忙去找顾连敏,到了厨房一看,幸好顾连敏正在烧水,还没来得及拆开。

    “小敏,我过来帮你吧!”姜糖看着顾连敏蹲在地上的身影道。

    顾连敏猛地回头,表情既惊讶又古怪。

    她心里是不相信这个又懒又馋又娇气的大嫂会转了性子开始帮家里干活的。

    姜糖嫁到顾家三个月,就没做过一顿饭,还把家里给大哥买的补品全吃了。

    不仅如此,姜糖还欺压她这个小姑子,脏衣服脏床单什么的全扔给她洗。

    她最讨厌这个大嫂了!

    她还知道,姜糖今天出去根本就不是为了买东西,姜糖是想跟男知青私奔,还偷拿了家里的钱!

    她跟大哥都看到了,大哥存钱的铁盒子里面只剩下了二十块钱和一些票。

    只是不知道中间出了什么岔子,这个女人竟然又回来了,还做出一副好大嫂的样子给小五小六分糖吃,现在竟然还说要帮她做饭?

    顾连敏撇嘴。

    她怎么那么不信呢!

    姜糖不知道顾连敏的脑瓜里在想什么,她走到放包裹的桌子上,打开布结,一样一样从里往外拿。

    大白兔奶糖、一罐婴幼儿奶粉,三包一斤的五花肉、两个猪蹄、二十个鸡蛋、三十斤精白面粉、二十斤精大米、100个散装的姨妈巾、一块纯白色的棉布……

    包裹里的东西拿出来摆了一桌子,顾连敏点着火起来,就看到这么多东西,她瞪大眼睛,“你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

    家里本来就没钱,大哥的腿每个月还需要去省城的医院拿药,姜糖一下子买这么多东西,那下个月家里是要吃土吗?

    顾连敏看着一桌子的东西,两眼直冒火。

    姜糖被顾连敏这一嗓子吓得心跳停了两秒,不夸张的说,顾连敏的女高音比末世里头音攻异能方面的丧尸还要有穿透性。

    姜糖脑瓜子嗡嗡的,她扶着桌子稳住身体,“昂,不然呢?我买的都是家里需要的!”反正她是肯定需要的。

    顾连敏被姜糖这理直气壮的话给刺激的胸口不断起伏,“你!”顾连敏瞪了姜糖一眼,扔掉烧火棍,她说不过姜糖,她去找大哥来管她,去找娘来管姜糖!

    姜糖见顾连敏一句话不说就气冲冲要出去,她连忙上前拉住顾连敏胳膊,“我真的有用,不信你看!”

    她生拉硬拽将顾连敏带到桌子前面,顾连敏张大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一向瘦弱无力的姜糖从门口拖到这里。

    顾连敏眼神惊恐,她瞅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地面,上面还留着她被拖行两米的轨迹。

    证据明明白白,容不得她不信。

    顾连敏双眼里燃烧着的火焰越加浓烈,姜糖就是个骗子,她明明有力气为什么不去上工,还骗娘说她身体弱干不了活?!

    “你看,这牛奶是必须的吧,连馨不在,萍萍安安一直喝米汤总不行。”姜糖把奶粉划出去。

    家里的老二顾连馨难产,生下双胞胎就去了,因此现在双胞胎没有奶水喝,只能用麦乳精拌着米汤将就。

    顾连敏抿紧嘴唇,对这个没话说。

    奶粉没有门路搞不到,如果供销社里有奶粉卖,大哥就算不吃药都得让萍萍安安喝上。

    “这块棉布,是纯棉的。”姜糖撒开顾连敏的胳膊,把棉布塞到她手里,“你摸一摸,这棉布又柔又软,小孩子皮肤嫩,给双胞胎做小衣正合适。”

    顾连敏手指搓了搓棉布,确实跟姜糖说得一样,她也没话说。

    姜糖指着桌子上的东西一一解释过去:

    “卫生巾是我要用的,那是用我自己的私房钱买的。”原身好歹是城里人,私房钱只多不少,姜糖又指着奶糖,“还有奶糖也是,小五小六每天照看双胞胎,我作为大嫂买些东西犒劳犒劳她们总没问题吧?”

    顾连敏快速看了姜糖一眼,那是姜糖的私房钱,想买什么都行,她没资格说道。

    “再有五花肉、猪蹄和鸡蛋,这是买来给家里人,尤其是给你大哥补身体的。”姜糖小嘴叭叭叭,“俗话说得好,药补不如食补。日常没有充足的营养供给,就算你大哥吃再多的药也不一定能好。”

    “五花肉炖了给家里人补补油水,猪蹄以形补形给你大哥,鸡蛋就给小五小六,他俩长身体,一天一个鸡蛋。”

    顾连敏紧咬着牙齿,姜糖都把话说完了,还全是为了家里人想,她还能说什么?

    顾连敏瞪着眼睛,不服气问道:“那你把钱全拿了是为什么?”

    姜糖心道,来了来了,她咳嗽一声,把早就想好的理由搬上来,“我去买东西,事先又不知道多少钱足够。只能全都带上有备无患,这奶粉和这纯色的棉布,可是好不容易跟人弄来的。”

    顾连敏看着桌上摆设的东西,长久不说话。

    姜糖说得对,奶粉和棉布难弄,还有这些精细粮食,应当也是为了双胞胎准备的。

    顾连敏知道自己错怪了姜糖,但是碍于面子,始终开不了口道歉。

    而且……

    顾连敏可没忘了自己亲眼所见,姜糖跟那个叫做赵学民的知青私会,还说好了今天私奔。

    “那你跟……”顾连敏还没来及问出来,厨房门口传来她大哥顾连珹的声音,“小敏,娘跟老二马上就下工了,你大嫂去城里累了一天,晚饭就交给你先做。”

    顾连敏看着大哥不赞同的眼神,咬着嘴唇,不甘心地跺了跺脚,转身离开厨房去了后院。

    姜糖见顾连敏离开,偏头松了口气,这关算是过去了。

    顾连珹看着悄悄吐舌头的姜糖,眼神复杂,他垂眸盯着自己不良于行的双腿,“姜……姜糖,我们谈谈吧。”

    关键字: 七零年代娇宠媳 长桥北转 姜糖️顾连城

    七零年代娇宠媳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