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岁情殇,生生不见女主(安泠月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精品小说推荐——《[岁岁情殇,生生不见女主》,由网文大咖“安泠月”创作编写,小说以安泠月皇甫骁为主角,主要讲述的是:安泠月苦笑,五年夫妻,她本想用一生来换皇甫骁一丝真心。可不曾想,自己这一生竟是如此短暂…皇甫骁永远都不会爱自己,可她决定放开皇甫骁时,却犹如割舍自己的生命一般……他是不会懂得的。<br />

    岁岁情殇,生生不见女主(安泠月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安泠月苦笑,五年夫妻,她本想用一生来换皇甫骁一丝真心。可不曾想,自己这一生竟是如此短暂…

    皇甫骁永远都不会爱自己,可她决定放开皇甫骁时,却犹如割舍自己的生命一般……他是不会懂得的。

    第一章 最后十五日

    跳转历史

    公主府。

    李太医给安泠月请完平安脉,惶恐跪在地上,不敢开口。

    安泠月脸色苍白,见他此状,心底不安:“本宫从昨夜便疼痛难忍,出了何事你说吧。”

    李太医小心开口:“回公主,您这是被人下了最为阴毒的骇人蛊,十五日后……便会暴毙而亡!”

    暴毙而亡!

    安泠月细细研磨着这四个字,许久未能回过神。

    昨夜在丞相府参加婆婆寿宴,喝过孝敬茶后,她身体便觉不适,只没想到是中了蛊毒。

    可向来敬重自己的婆婆没必要害自己。

    丞相府中,就唯有两人,想要自己性命……

    一位是她的夫君丞相皇甫骁;另一位便是她的堂妹安梦姝。

    “公主,是否需微臣禀明陛下,让陛下为公主寻来解毒高人?”李太医问。

    安泠月回过神,摆了摆手:“回去吧,就当什么都不知,给本宫开一些药来抑制蛊毒发作便可。”

    李太医缓缓退出殿外。

    一旁伺候的侍女顿时一排排跪在了殿前,垂泪。

    安泠月凤眸看着她们:“本宫还未亡,你们哭何?今日之事若有一人传出,定斩不饶!”

    “是!”侍女齐声应下。

    安泠月挥手屏退左右,随后独坐卧榻,空荡的目光落向窗外。

    十五日。

    皇甫骁若得知此消息,必定会大摆筵席,大肆庆贺吧!

    安泠月苦笑,五年夫妻,她本想用一生来换皇甫骁一丝真心。

    可不曾想,自己这一生竟是如此短暂……

    ……

    安泠月这么一坐,就到了晚上。

    她命侍女唤驸马前来,又让人准备了一桌好菜。

    不多时就看到气宇轩昂的皇甫骁进来,她正要起身相迎,可紧跟着又一人走入了房中。

    竟然是自己的堂妹、皇甫骁的侧室安梦姝。

    公主唤驸马来公主府,还是第一次有人敢携侧室同来。

    安泠月眼尾发红,强忍坐在桌前,没有发作。

    皇甫骁看着她这幅冷淡模样,幽冷的眸满是不耐,“不知公主唤臣前来,可要例行公事?”

    他说着话,将一旁安梦姝拥入怀中,“正好今日梦姝在,可一同伺候公主!”

    安泠月听到这话,一口郁结闷在胸中,上下不得!

    她掩住眸中讥讽,看向皇甫骁:“夫君如此盛情,却之不恭。”

    皇甫骁神色一怔,不明白她为何忽然改了性子。

    身旁安梦姝也变了脸色,娇软的声音带刺:“看来姐姐终是端不住公主的架子,开始表露本性了呢!”

    安泠月能忍皇甫骁,却不代表能忍安梦姝。

    她当即沉下脸,一挥华袖:“本宫与丞相谈话,何时轮到你一个妾开口?来人,将她撵出去!”

    门外女官立刻上前,将不知所措的安梦姝拖了出去。

    皇甫骁见这一幕,却没阻止。

    他坐在一旁,冷嘲道:“不愧是长公主,真是好大威仪。”

    “你与本宫成婚五年,来公主府的日子却屈指可数,今日竟还带一侧室前来,我还不能惩戒于她?”

    “原来公主是怪臣冷落了你?”皇甫骁剑眉微扬。

    “你……”安泠月话还没说完。

    冷笑道:“公主有命,臣自是有求必应。”

    第二章 重聘贤良妻

    加入书架 A- A+

    跳转历史

    寝宫,烛火随风晃动,屋内忽明忽暗。

    安泠月的脸色愈加煞白,毒气发作,她浑身如同针扎刀绞,四肢百骸钻心的冷。

    她忍不住抱紧皇甫骁,想要从他的怀里汲取一丝温暖:“皇甫骁,你爱过我吗?”

    皇甫骁背脊一僵,随即冷笑:“这个问题,公主不是很清楚?我永远不会爱你!”

    安泠月听罢,苦涩一笑,眼角一滴泪花落下。

    她感觉身体越发冷了……

    皇甫骁永远都不会爱自己,可她决定放开皇甫骁时,却犹如割舍自己的生命一般……他是不会懂得的。

    皇甫骁如同沾染了什么污秽,迫不及待离开。

    安泠月独自躺在卧榻上,满心悲凉。

    天色未明,她艰难起身,穿戴整齐。

    坐在案前,唤录事官前来,开门见山:“想必你也知道本宫如今行将就木,此时让你来,是要你为我做个见证。”

    录事官忙跪在安泠月面前:“公主定能洪福齐天。”

    安泠月没有在乎她恭维的话,只平静地说,“本宫要起笔一封遗书,和一封放夫书,你且在一旁好好记录,需得一字不差,不得偏颇。”

    听此言,录事官不由一愣,却还是拿起随身携带的纸笔。

    安泠月一字一句说:“本宫自幼体弱,早已时日无多,亡故之事与相府无由……”

    录事官红着眼记录完。

    安泠月又亲自起笔,写下一封放夫书。

    “愿君相离后,重聘贤良妻,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笔落,安泠月尽量稳住自己因肺腑疼痛,而起伏不定的气息。

    曾经嫁给他时的有多欢喜,如今写放夫书时就有多悲凉……

    安泠月将放夫书一同交给录事官,叮嘱她:“这两份书信,需十四日之后再交相爷。”

    “是。”

    安泠月不放心,又说:“本宫之死与驸马无关,若有人污蔑驸马与皇甫家,你一定要为他们证明清白。”

    录事官含泪答应。

    事处理完,安泠月照例,去往丞相府老夫人处请安。

    皇甫老夫人看见安泠月苍白的面色,不由担心:“公主脸色怎如此差,可有叫太医瞧过?”

    安泠月温声回:“只是偶感风寒,不碍事。”

    老夫人松了一口气,拉过安泠月的手准备落座,却惊觉白玉般的肌肤十分冰凉。

    她知自己儿子对安泠月不曾怜惜,忍不住宽慰:“公主受委屈了,往后我定让皇甫骁多陪陪你。”

    安泠月笑中含有一丝苦涩:“多谢母亲。”

    她倒是想,却强求不来。

    两人正交谈着,就见皇甫骁和安梦姝牵着一个三岁的孩子前来请安。

    那是两人的孩子皇甫思修!

    安泠月望着那粉团子,眼眸莫名被刺痛,她也曾怀过孩子,只是那孩子生下便是死胎。

    若他还活着,应该和修儿一般大了……

    “祖母。”小小的皇甫思修带着笑容扑向老夫人。

    “哎哟我的乖孙。”老夫人抱着孙儿,笑得合不拢嘴。

    而皇甫骁与安梦姝站在一旁,从始至终两人都未曾看安泠月一眼。

    安泠月一身尊贵华服,突兀地坐着,看着这一家人,忽然觉得自己仿佛不是相府儿媳,只是皇族公主,与这里格格不入。

    她没有打扰他们天伦之乐,独自一人回公主府。

    从丞相府到公主府的路程不远,可今日,她却觉异常的长……

    她依稀记得五年前嫁与皇甫骁时,他说的话:“公主千金至尊,相府容不下,还是住公主府合适!”

    关键字: 岁岁情殇 生生不见女主 安泠月 安泠月皇甫骁

    岁岁情殇,生生不见女主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