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代小说音音江陈免费阅读by羁旅人

    《菟丝花外室跑路了》作者是羁旅人,这里为您分享菟丝花外室跑路了音音江陈小说阅读,菟丝花外室跑路了小说简介:直到那日,他撞见他那御赐的未婚妻将他的菟丝花逼上了江堤,音音纵身一跃,葬身江流,他才晓得,她亦是有铮铮傲骨。

    古代小说音音江陈免费阅读by羁旅人

    江陈身姿挺拔,俊朗又疏离,加之一身凌厉气势,在人群中格外显眼。

    他站在一盏华灯下,云纹贡缎直身上的的银丝滚边闪着微微的寒芒,眼神晦暗幽深,隔着汹涌的人潮,定在了季淮扶音音的手上。

    小姑娘细白荏弱,本该淹没在人潮中,可偏那股子清透柔美的风情飘飘荡荡,让人一眼便能捕捉到她。此刻她正侧着身,上半身微微后仰,脚下不稳。

    而她旁边的男子,清瘦高挑,背着身,看不清面目,只凭背影却也能瞧出朗月般的温润。他骨节匀称的手伸出来,堪堪扶住了小姑娘的手臂。

    江陈凤眼微眯,在微凉的夜风中转了转手上的扳指,还未出声,却见小姑娘拨开人潮,一脸仓皇的朝他奔来。

    她踉踉跄跄,艰难的挤过来,脸上还有未干的泪水,一句话也没说,一下子扎进了他怀中。

    江陈怀中一沉,被少女身上清透的香气填了满怀,手背微僵,一时竟不知如何问了。

    音音抬起脸,牢牢锁住他的视线,语调里都是后怕:“大人,这人潮拥挤,险些被踩踏了去,还好身侧的公子扶了我一把,方才免了一难,只想起来还是心惶惶的。”

    她纤细的臂绕过他的腰身,柔嫩的面贴上他的胸口,低低呢喃了句:“幸好你来了。”

    江陈意味不明的瞧了眼她的发顶,再去瞧那戏台前,方才那抹如玉身影已没了踪迹。

    他声音沉沉,不辨喜怒,却是不容置喙的强势:“往后,没有我陪同,不要出门。

    她是他的,容不得旁人伸手碰触。

    音音心里咯噔一声,面上却不显,仰起头,带出点撒娇意味:“那今日倒要劳烦大人同我好好逛逛,往后怕是没这机会了。”

    她说着,伸手去牵他的手,纤细的指碰到那骨节分明的大手时,微微瑟缩了下。他们本也只是床榻上的关系,还从未光明正大的行走在长街上,也从未十指相扣。

    她有些担心他会甩开她,手指一顿,便要改为牵他的袖口。

    只指尖轻蜷了下,还未动作,却被那大掌握在了手心里。他掌心温热,带着刀枪磨出来的薄茧,刮的她细嫩的手背微微颤栗。

    音音被他大手扣住,往怀里带了带。她又闻见他袖口若有若无的苏合香,让人无端僵了一瞬,脱口便问了句:“大人今晚去陪柳姑娘了?”

    江陈意味不明的轻笑了声,捏了捏她细弱的指骨:“鼻子倒是灵。”

    音音垂下头,心道果然。她不欲探究江陈对柳韵的感情,但她知道,他定给了她为妻的敬重。

    她掂量一番,试探了句“大人既如此看重柳姑娘,便该在她进门前将外室打发了,否则……没得让柳姑娘难堪。”

    她想最后试一试,他能否放了她。

    江陈默了一瞬,幽深的眸光落在她面上,带了洞明的锋利,让音音后背发寒,生怕被他瞧出了端倪。

    她听见他说:“沈音音,没人能让我放你走。”

    音音一颗心便沉了下去,明白他打定了主意要困自己一辈子,再无后路可退。

    她垂下头,有一瞬的失魂落魄,看在江陈眼中眼中,倒像是拈酸吃醋的试探与落寞。

    他轻笑了声,刚刚的沉闷都散了些许,带着自己都未察觉的愉悦:“这便吃醋了?”

    音音“啊?”了一声,反应了一瞬,便顺着他的话,轻咬住了唇,显出被瞧破的尴尬与伤怀。

    江陈安抚的捏了捏她的手,眼尾轻扬,片刻后才道:“往后我身边不会有旁人,只,主母的醋确是不可吃。”

    是了,主母是什么身份,她又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去吃主母的醋。

    她轻轻“嗯”了声,柔顺又乖巧,让江陈面上的神情又温和了几分。

    他将小姑娘护在身前,顺着汹涌的人潮,往安顺门而去。既然出来了,便去看一看今晚的烟花。

    他身上沉水香的气息清冷淡雅,从后方一寸寸缠绕过来,让音音有些憋闷。她微微撤了撤身子,找些话头:“方才一拥挤,竟将手里的蜜饯都散了,也是可惜。”

    江陈并不答话,还是带着她往前走,只在路过蜜饯摊子时暼了于劲一眼。

    于劲倒也机灵,立马福至心灵,各色果子包了几样,急匆匆递了上去。

    音音倒是愣了一瞬,逆着光瞧了一眼男子依旧淡漠的脸,捡了颗蜜枣来吃。

    那枣子裹着蜜汁,晶莹又红透,被她娇嫩的唇含在口中,相应成趣。红艳艳的唇边沾了几丝莹润的蜜,益发娇艳旖旎。

    江陈喉结微动,微哑着嗓子问了句:“可是好吃?”

    音音点点头,伸出一点粉红丁香轻触了下红唇,还未启口,忽见他清俊的脸低了下来,微凉的唇猝不及防贴了上来。

    他们二人虽有亲密之举,却也从未亲吻过。

    江陈一直觉得,同旁人唇齿相触,是件恶心的事。可瞧见她朦胧光晕里红润的唇,竟一时鬼迷心窍,吻了上去。

    那唇瓣柔软温热,混着枣花蜜的轻甜,让他一触竟移不开了,忍不住想要汲取更多她唇齿间的甜美。只到底顾及这是在街上,自制力也向来够强,低头一触便放开了她。

    他脸上还是清冷孤高神情,耳际却染上了一点可疑的红。也不说话,将人护的更紧了些,往靖水楼而去。

    进了三楼雅间,安顺门上已开始燃放烟花。目之所及,皆是璀璨星子,夜风一吹,千树繁花落如雨。

    音音瞧着窗外的天幕楞了一瞬,眉眼弯弯,绽出一个惊喜的笑来。

    江陈立在她旁边,忽而问了一句:“沈音音,要吃蜜饯梅子吗?”

    音音目之不暇,瞧着窗外的天幕,随口道了句:“那便来颗吧。”

    她伸出手,却没接到蜜饯,冷不防肩头一沉,被江陈抵在了墙角。

    男子肩膀宽展,胸膛匀实,铜墙铁壁一般,困的音音动弹不得。他眼尾轻扬,带出点红,薄唇微勾,又露出了危险又蛊惑的笑,在这昏沉光影里透着几分慵懒的迷离。

    低下头,不由分说便吻了上来,不同于街上时的轻柔一触,这次是强势的掠夺,容不得她说个不字。

    音音脑中空白一瞬,唇齿间都是他清凉的气息,忽觉口中微甜,一颗蜜饯梅子竟被他推送了过来。

    那蜜饯梅子丝丝甜蜜,更多的却是梅子本身的酸涩,一如他带给她的一切。

    江陈呼吸益发紊乱,越吻越深,探手伸进了她的小衣。

    音音被他吻的浑身绵软,轻轻推他:“别,别在这里。”

    男子却混然不觉,将人拦腰一抱,扔在了雅间的矮榻上。

    她听见他说:“沈音音,我想要你。”

    我想要你,一如当年初见,这念头便根植脑海。

    他袖口还带着柳韵的苏合香气,让音音躲避不及。被他摁着,骤雨中的海棠般无助飘摇。

    她看见窗外的烟花炸开,照亮了整个天幕。

    她想,也好,就让他们的过往,都留在这最璀璨的一夜。

    关键字: 菟丝花外室跑路了 羁旅人 音音江陈

    菟丝花外室跑路了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