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豆豆小说(未完结)

    《在他至恶的皮囊下》中主要人物有花与郅野曾,是豆豆打造的言情小说,花与郅野曾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全文讲述了厉霄珩的前任  眉眼轻抬,略含万种风情,左眼下的泪痣,恰到好处。  一身嫩粉色刺绣旗袍,轻拢细发,极致风雅。  十八岁的花与一身清秀踏入灯红酒绿之中,格格不入,却带着这个年纪少见的清...

    《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豆豆小说(未完结)

    第1章 厉霄珩的前任

      眉眼轻抬,略含万种风情,左眼下的泪痣,恰到好处。

      一身嫩粉色刺绣旗袍,轻拢细发,极致风雅。

      十八岁的花与一身清秀踏入灯红酒绿之中,格格不入,却带着这个年纪少见的清高孤傲。

      路过的人不觉得她装腔作势,只因南城第一名媛花与的才华与风雅人尽皆知。

      南城……

      【琅珏】娱乐会所……

      花与迈着轻盈的步伐,踏入包间内。今天是她与厉霄珩交往一周年纪念日,也是他的生日。

      包间内都是熟悉的面孔,却也多了一个不熟悉的面容。

      “小与,你来了,快来坐,阿珩没有跟你一起来吗?”堂姐花容第一个牵过她的手。

      花与纵然排斥着她的触碰,但却保持着该有的礼貌和优雅。

      这是花容,她的堂姐,虽然在人前对她极好,但在花家便原形毕露。她不愿理会,也不曾理会。

      “阿珩说,先让我过来”花与轻声回应,如碧玉清泉,精致动人的浅浅一笑,随后侧身看向那抹陌生的面容:“这位是……”

      “这……”花容故作有些难为情,未等她解释,包间的门再次被推开。

      花与转身,映入眼帘的依旧是一双清冷深邃的墨色瞳孔,穿着精致剪裁的西装,只有黑白两种颜色的穿着,俊容傲姿,不苟言笑。

      这是她喜欢了五年的厉霄珩。也是她的男朋友。

      她走到他的身边,将手中的礼物送给他:“生日快乐,阿珩”

      厉霄珩没有立刻接过,目光直视着她的身后。

      “阿珩,好久不见,我回来了”那个陌生女子站了起来,目光柔和地看着花与身边的厉霄珩。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一个冷漠,一个温柔,花与没有忽略厉霄珩眸底闪过的一丝悲伤。

      “紫灵,先坐下,今天阿珩生日,一会儿再叙旧”厉霄珩的表弟黄奇羽打破这份异样的安静。

      那份礼物,厉霄珩终究是忘记接过,径自走向沙发的某处。

      花与寻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坐了下来,她与这些人相聚甚少,大都是因为厉霄珩和花容,论家世她足矣与他们比肩,论才华她仍能与其媲美,甚至略胜一筹。

      或许过于清风明月,才难以与这些人交谈甚欢吧。

      花与看着被他的朋友们簇拥的厉霄珩,满足一笑,这一年她忙于学业,他攻于事业,他们相聚时少,不似其他情侣般如胶似漆蜜里调油,但却很是心安。

      “阿珩,你胃不好,少喝点酒”裴紫灵的声音传来,吸引了包间内所有人的视线,也包括花与。

      花与从容地拿起面前的果酒轻饮一口,犹如细品一杯茗茶。

      她的视线移至裴紫灵的脸上,貌似所有人都等着她的反应,也期待着厉霄珩的反应。

      这里的每个人都对裴紫灵很是熟络,唯独她朦朦胧胧,不解人意。

      她隐约猜到那人的身份,想必这位紫灵小姐便是曾经抛弃厉霄珩的前任,裴紫灵了。

      因着她相信厉霄珩,便也不会觉得危机四伏,对于感情,她是信任的,如果没有信任,又如何保持感情的长久呢。

      花与站起来,走到放着蛋糕的推车面前,笑看着厉霄珩:“阿珩,该切蛋糕了”

      厉霄珩愣了片刻,好似发觉这位才是他的女朋友,才应该是他现在所在意之人,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缓缓起身,走向花与身边。

      ……

      后来,生日不知如何结束的,起哄声游戏声,在花与的耳边渐行渐远,嘈杂迷离,她隐约听到了裴紫灵与厉霄珩交谈的声音。

      丝丝哭腔,让人心软。不知是七分醉的真言,还是三分醒的表演。

      她醉了,再次醒来,是在车中。

      她头痛欲裂,街边的霓虹灯让她觉得恍惚。

      她推开车门,走下车,才发觉手上都是血,连嫩粉色的旗袍上也沾染了血色,而车前是一位中年妇女,躺在血泊中。

      她顿时清醒,跑过去查看情况,人群却聚集地越来越多。

      花与跑到中年妇女的身边,这才发现竟然是厉霄珩的母亲黄梓香。

      “阿姨!阿姨!”花与的从容与淡定变得慌乱不堪:“快叫救护车!”她大声地对四周的人说着。

      突然几个熟悉的身影落在她面前。

      花容不可思议的看着花与,几滴眼泪流下,一个踉跄跌进了男朋友韩宙的怀里。

      “小与……你到底做了什么,小与,为什么……你疯了吗?”花容靠在韩宙的身边哭泣,韩宙已经拨打了120急救。

      花与一直在对黄梓香采取急救措施,她无暇顾及太多,直到厉霄珩和裴紫灵他们也站在了她面前。

      黄梓香被送进医院,花与身上都是血,她此刻狼狈不堪,血色与这份纯洁交相辉映,透着丝丝冷艳危险。

      就算如此,她竟也让人觉得如尤物一般。

      可她还未反应过来,便迎上了厉霄珩冰冷蚀骨的眼神,他脚步略微急促,与她擦肩而过,裴紫灵和黄奇羽跟在他身边。

      他们驱车跟随着救护车去往医院。

      韩宙和堂姐花容以及花与的某位同学杨依晓一直站在那里。

      花与不明所以,不明白他们看她的眼神,更不明白厉霄珩对她的态度。

      在那一刹那,她感觉厉霄珩是怀疑她的。

      “小与,你快跟我走,厉霄珩是不会放过你的”花容匆忙的拉扯着她,将她带回花家藏了起来。

      夜已深,天空一片漆黑昏暗,月色都隐藏在云层之下。

      花与被花容强制性锁在了家里,身上干涸的血液,夹杂着血腥味。

      到底怎么了,她们不是在给厉霄珩庆祝生日吗?为什么她会在车里醒来,又为什么浑身是血,黄阿姨为什么会在她车前。

      花与很是疑惑,但清者自清,她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正准备去看看黄阿姨的情况,却发现门被锁了。

      无论她如何敲打,都没有人来开门。

      翌日……

      微风从窗外吹进室内,柔和的阳光洒进的雅致房间。

      “砰!”

      房门被猛然踢开!

      花与正庆幸着房间被打开了,厉霄珩与黄奇羽走了进来。

      他们的面色阴沉,笼着乌云密布,目光黑沉的望着不明所以的花与。

      花与走过去,轻扯厉霄珩的衣袖:“阿珩,阿姨情况怎么样,昨天我——啊!”

      还未等她说完,花与便被厉霄珩和黄奇羽身后的人带走了。

      没有一丝丝的温柔,扯得花与生疼,她被扔进车里,带去了医院……

    第2章 被害入狱

      花与被迫跪在黄梓香的面前,周身围着很多人。

      黄梓香还未醒过来。

      她被按着,面前是那一副副伪善的嘴脸,花容正躲在韩宙的怀里哭得梨花带雨,而她的同学杨依晓正大肆指控着她。

      黄奇羽的女朋友付雪瑞打了她一巴掌:“贱人!你怎么这么狠的心!”最后被裴紫灵拉到了后面,并对她摇头。

      坐在病床边的,是她的男朋友厉霄珩。

      此刻的他,面色无波,冷眼看待着面前的她,就像看待仇敌一般。

      “厉少,我亲眼所见,是她撞的伯母”杨依晓指控着跪在地上的花与。

      花与看着角落里的厉霄珩,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左脸火辣辣的疼:“阿珩,到底怎么了?”

      她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厉霄珩没有说话,好似在等待着什么。

      他的母亲出了车祸,嫌疑人是他的女朋友,花与。

      他是商场上的王,也是家里的孝子,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的家人,他的女朋友也不可以。

      “小与,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就算伯母不喜欢你,时间久了自然会接受你,你又……你又何必做这样的事……我爸妈他们多伤心啊”花容哭哭啼啼的说道,很快就哭湿了韩宙的衣襟,惹得一阵心疼。

      花与看向自己的堂姐花容,从昨晚到如今,她只说了一些她听不太懂的话,仔细联想,好像便恍然大悟。

      他们这些人把她当成了杀人凶手吗?

      “阿珩,不是我,我没有做过。”她从容不迫的说着,语气坚定无比,她醒过来就在车里了,她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她喝的是果酒,也没有酒后开车的习惯,更何况她不会开车。

      “霄珩……”病床上的人苏醒过来,厉霄珩轻握着她的手。

      “妈,你醒了。”

      “伯母,您没事吧,现在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花容凑过去询问道,语气温柔真挚,一直以来,她都深得黄梓香的心,奈何得不到厉霄珩的心。

      黄梓香猛然握紧了厉霄珩的手,紧张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花与,颤巍巍的指控着她:“快把她赶走!霄珩,她要害你!”

      付雪瑞走到黄梓香身边,电光火石地询问:“伯母,你知不知道是谁撞的你?”

      黄梓香想都没想地指着花与:“是她,是她!是花与!”

      杨依晓也走过来打了花与一巴掌:“你怎么这么狠毒!陷害厉少还不够,连伯母都不放过!”

      厉霄珩一直坐在那边,一言不发,周身气息阴沉。

      此时,厉霄珩的表弟黄奇羽推门而入,对这着里面的所有人说道:“警察很快就到,所有的证据都已经收集完了,全部指向花与。”

      花与的防线瞬间坍塌,厉霄珩也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睥睨着跪在地上的她。

      “阿珩,我没有,我怎么会去撞阿姨呢。”花与解释道,带着很少见的慌张,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

      是有人在害她,是谁?!

      他好似地狱里的恶鬼,伸手掐着她的脖子,眸底只剩阴寒,不给她任何解释的机会。

      花与没有挣扎,深邃明亮的眼眸里装满了失望,他不相信她?

      也对,连受害者都指控了她,这个男人,又怎么会相信她呢。

      谎言,蒙蔽,此时此刻,花与觉得真相并没有那么重要,她从来不在意真相,哪怕花容和杨依晓无数次诋毁她,她也丝毫不在意。

      她在意的只有厉霄珩一个人的信任,一个男朋友对女朋友的信任,但现实将她击的粉碎。

      眼看着花与喘不过气了,黄奇羽将厉霄珩拉开:“阿珩,为了这种女人动手,不值得。”

      花与跪坐在地上,漠视着眼前的一切,她是什么样的女人?

      她从来都不是愿意低头的人,她是花家的千金小姐,是整个南城的女人羡慕膜拜的对象,她比花容漂亮有才华。

      她是上流社会的名媛,就算年幼失去父母,没有母亲在身边教导,没有父亲在背后作为依靠,却依旧能出类拔萃不失风雅,素质与气质浑然天成。

      却被他们说的如此不堪。

      “阿珩,你不信我?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清楚。”花与踉跄着从地上站起来,脖子上的掐痕已然明显,她看不见,却感觉到刺痛。

      “你让我如何信你”厉霄珩冷漠如冰的声音传来,他的脸色比声音更加阴沉。

      花与没有继续解释,既然不信他,她也无需再多言,她需要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她一直保持着清醒的头脑,联系着一切线索,从昨晚到现在。

      这里的每个人说的每句话。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厉霄珩冷冷的看着她,不仅如此,其他人也依旧这样看着她。

      “我要证据”花与轻言,似莞尔轻谈,她依旧是那么地从容不迫,却让人觉得扎眼。

      凭什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能如此淡定的找所谓的证据,明明一切都已真相大白,这个女人怎么还不承认!

      “证据?阿宙,你告诉她,她想要的证据。”厉霄珩不再看她。

      韩宙已然与花容串通了一气,杨依晓也在附和着,他在维护着花容。

      花与摒弃狼狈不堪,带着淡漠又略带期许的浅笑,直视着黄奇羽身后的厉霄珩:“不是我,我相信你能查到,只不过你更愿意去相信你的母亲,你的朋友。”

      警察已经来抓捕她了,她扫视着病房里的人,唇角微扬:“好大的一张网,韩宙,你所护着的女人,到底值不值得,你要掂量清楚了”

      花与的声音轻飘飘的进入所有人的耳朵,韩宙和花容有一瞬间的心虚,但终究还是没有承认什么。

      她依旧是那个高傲的人,莞尔一笑,对着眼前她喜欢的男人说:“厉先生,你可相信过我?”

      厉霄珩只留下冰冷的一句话:“你去监狱好好改造重新做人吧”

      她从来就是格格不入的一个人,这些豪门世家的子弟们,永远将她弃逐在外,无论她多么优秀。

      很快警官就带走了花与,手铐将她桎梏在囚笼里。

      她临走时,一改以往的温柔,眼神充满了狠戾,却也依旧优雅,她对着包间里的所有人说:“最好,别让我活着出来。”

      若是她能活着出来,就是他们的地狱了。

      她离开时,依旧高贵,坚韧不拔。

      无人察觉,从花与进入医院到被警察带走的这段时间内,一双野性难驯的眼睛时刻注视着病房内的一举一动。

      他唇角含笑,目光流连在那个连被污蔑被陷害入狱时都能高贵优雅的小女人身上……

    关键字: 在他至恶的皮囊下 豆豆 花与郅野曾

    在他至恶的皮囊下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