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8448656免费全文阅读作者豆豆小说

    58448656是由豆豆创作的一本的言情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姜暮清沈临渊。小说文笔优美,本站为你带来《姜暮清沈临渊》精彩章节,[完结]58448656小说阅读。第1章开始  第一章 嫁冠摔碎  姜国,上京城,定文帝十九年八月。  姜暮清一身大红嫁衣,腰间却别着宝剑,等在通往皇宫那唯一一条御道上。  秋风吹动姜暮清如墨般的长发,她听着喜庆喧闹的唢呐声由远及近,...

    58448656免费全文阅读作者豆豆小说

      第一章 嫁冠摔碎

      姜国,上京城,定文帝十九年八月。

      姜暮清一身大红嫁衣,腰间却别着宝剑,等在通往皇宫那唯一一条御道上。

      秋风吹动姜暮清如墨般的长发,她听着喜庆喧闹的唢呐声由远及近,眼中压着沉沉的波澜。

      绵延十里长街,红绸铺就花轿路。

      御道那头,当朝太子沈临渊一身红袍踏马而来,龙章凤姿,不外如是。

      迎亲队伍在他身后绵延,十六抬花轿华贵非凡,只是,里面坐着的新娘——不是自己。

      姜暮清眼中波澜翻涌,沉步上前挡在了那队列之前。

      沈临渊面色一沉,勒马停下,看着姜暮清冷冷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这话好似一把长刃插入姜暮清心中,令她疼痛难忍。

      他今日应该娶的,是她姜暮清。

      可她在将军府等来的,却是他出宫后就转道去迎林瑟瑟进门的消息。

      她知道,这是沈临渊对她的羞辱,但她却不能生生受了这羞辱。

      只因她姓姜,姜家军的姜。

      姜暮清的语气止不住的轻颤:“太子殿下,今日陛下亲自下令,是让你我成亲,你现在又在做什么?”

      沈临渊不以为然:“姜暮清,似你这般蛮横无理,无才无德,如何配得上太子妃之位?”

      这话一出,今日她已成为上京城的笑柄。

      姜暮清心中揪做一团,但她只是攥紧了手里的剑上前一步:“无论臣德行如何,总之,殿下今日都不能将林瑟瑟带进东宫!”

      “噌——”一声。

      她手中长剑出鞘,下一刻,剑锋挑起了那花轿的门帘。

      姜暮清看着里面吓得花容失色的林瑟瑟,冷声开口:“林瑟瑟,你为丞相之女,无媒无令,甘愿就这样被草草抬进东宫做个妾室吗?”

      林瑟瑟白着一张脸,掀起自己头上的流苏珠帘,从花轿里走了出来。

      她为难地看向沈临渊,怯弱地唤了一声:“太子殿下……”

      沈临渊脸色一黑,目光似箭一般投向姜暮清:“你就这么上赶着让本宫娶你?姜家满门英烈,从未出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儿!”

      姜暮清持剑的手颤了颤。

      她转过身,看着沈临渊面上毫不遮掩的厌恶,喉咙涩紧。

      “若我今日让你将她带入皇城,才是真的没了脸面。”她收起剑,隐去自己眼里的难过,却逃不过眼眶涌动的一抹红。

      “我不逼你娶我,但是我姜家的名声不容任何人侮辱。”

      说完,姜暮清毅然摘下头上嫁冠,重重地丢在地上,重新翻身上马,策马扬长而去。

      阳光打在她大红的嫁衣上,翻涌着热烈的鲜红,消失在御道尽头。

      沈临渊看着地上那摔碎的嫁冠,脸色难看至极。

      他看着林瑟瑟期盼的眼神,眼神一沉,却是转头对侍卫吩咐:“送林小姐回相府。”

      朱红宫门里,长灯照夜。

      皇宫太庙里传来一阵清脆的瓷器破碎的声响。

      “逆子!姜家守我姜国北境百年,世世代代战死疆场!到了暮清这里,死得只剩下她一个孤女,你今日这般待她,怎对得起诸位先帝英灵!又怎对得起姜家世代忠魂!”

      皇帝看着跪着的沈临渊,脸色铁青。

      沈临渊神色微变,但语气冷淡:“想要补偿姜家,有很多种方式,不必非要我娶她。”

      皇帝看他如此,气得胸口一阵剧烈起伏:“你给我跪在这里好好想想清楚!”

      御书房。

      姜暮清早已换下嫁衣。

      皇帝摇头叹气:“暮清,阿渊今日胡作非为,委屈你了,朕已经罚他跪在太庙思过。”

      姜暮清眼神微暗:“陛下,世间情爱强求不来,臣不怪太子殿下,还请陛下收回责罚。”

      第二章 刺客

      太庙。

      灯影绰绰,将跪着的沈临渊身影拉长。

      不知哪面宫墙外,打更人敲着梆子一下一下在耳畔渐远。

      姜暮清沉默上前,良久,她才低哑着声音开口:“我只想知,你为何这般不愿娶我?”

      沈临渊身影未动,只冷淡道:“本宫厌你。”

      四个字,轻轻飘飘,却又如一颗巨石沉沉压在她心里。

      她是将军,自以为早已心肠似铁,却又为他生出百般痛楚。

      姜暮清再问不下去,她转身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到太庙门口。

      她声音暗哑:“陛下说你可以起来了。”

      沈临渊没有起身,冷冷道:“我不会领你的情。”

      烛火摇曳,将姜暮清的影子照得晃了晃。

      她没有回头,走出太庙大门,冷风吹来,拂走她眼角那一抹若有似无的波光。

      身后沈临渊转头看向她决绝的背影,胸中怒火上涌,攥紧了手。

      太子弃婚之事被传得沸沸扬扬。

      三日后,皇帝特地为姜暮清举办宴会,以示恩宠。

      余晖斜照,朱红宫门次第而开,姜暮清一路走向举行宴会的德光殿,每一步却都隔上了回忆的窗。

      她本与沈临渊青梅竹马,这深深宫墙中,每一寸都留有他们共同回忆。

      脚下的青石板路,他们曾牵手一起从这里跑过。

      前面不远处的金云台上,他们一起钓过鱼,下过棋。

      往事历历在目,分明岁月静好,可他和她却已经物是人非。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们越走越远。

      也许是那年兄长战死,她接手姜家军……

      又或许,是在爹爹战死那年,她拿起剑策马奔向北境开始……

      她与沈临渊,终究有缘无分。

      快到德光殿,身后突然有脚步声接近,姜暮清回头,就看见一身清袍的林丞相。

      她拱手行礼:“林相。”

      林丞相忙赔笑拱手:“姜将军客气了,本相该向你赔礼才是。拙荆不识大体,趁我下江南巡查之际想将女儿嫁入东宫,本相昨夜方归,实在羞愧啊……”

      姜暮清几不可闻地皱了皱眉。

      嫁女这样大的事情,林丞相不可能不知道。

      姜暮清脸上的笑意不达眼底,微微拱手:“暮清自然不会和无知妇孺计较。”

      德光殿。

      姜暮清一进殿,皇帝立刻说:“暮清,你坐到太子身边去。”

      姜暮清身形僵了一瞬,转头去看沈临渊,毫不意外地捕捉到他眼中的反感与不悦。

      她紧抿了唇,硬着头皮在他身旁的位置坐下。

      沈临渊端起桌上的酒喝了一口,一个眼神也没有留给她。

      姜暮清眼神微暗,心里狠狠揪了一下。

      她忍不住偷偷用余光去看沈临渊,却见他遥遥举杯,而举杯的方向正是

      女眷方向的——林瑟瑟!

      两人举杯对饮的样子,仿佛心心相印,而自己就是拆散他们的罪魁祸首。

      姜暮清低下头,用喝酒掩饰绷直的唇角。

      酒水甘甜,入口却是苦涩的。

      姜暮清不禁苦笑,忽然想起,她第一次喝酒就是和沈临渊一起——偷喝了陛下三十年的陈酿。

      醉醒之后,两人还被罚扫了整个东宫……

      当年也曾情投意合,两小无猜。

      如今那些感情却像这酒,由甜变苦。

      殿上响起一阵鼓乐,群臣饮宴,一群舞姬踩着鼓点上前,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忽然,杯中酒泛起一阵细纹。

      有人一声惊叫:“刺客!保护陛下!”

      第三章 退婚

      姜暮清愕然抬头,一道银光闪过,一柄长剑却是冲沈临渊后心口的位置刺去。

      而沈临渊的注意力此刻全在皇帝那里,丝毫没有察觉到身后的危机。

      千钧一发之际,姜暮清插身挡在寒光前,用身体生生受了这一剑!

      “噗——!”一声,长剑从肩头穿过。

      沈临渊转过身,便见那鲜血顺着剑锋徐徐往下滴落。

      他脸色大变,没有发现自己伸出去的手在颤抖。

      耳边嘈杂成一团,姜暮清却镇定无比,反手一剑击退刺客。

      ……

      镇国将军府。

      有人推门而入,一阵风吹来,吹散屋子里氤氲的药香。

      躺在床上的姜暮清猛地睁眼,手伸向床边宝剑。

      沈临渊脚步一顿,眼神立刻冰冷下来。

      姜暮清见是他,这才放松下来。

      她肩上伤势在猛然动作之下已经渗出血来,但她表情一丝未动,显然早就习以为常。

      沈临渊走到她跟前,看到她苍白的脸,眼神复杂,语气却颇不耐:“父皇让我来看你。”

      姜暮清知道,他八成是不会主动来找自己的。

      她没有一点意外,只是心里到底有些伤心:“多谢太子殿下。”

      她语气克制又恭敬,沈临渊却深深皱起了眉,为这话里的距离感莫名不悦至极。

      他忍不住冷嘲:“谁要你为我挡剑的?以后不要再多管闲事。”

      姜暮清心里一阵一阵地钝痛,她渊强一笑:“你是太子,保护你是我的职责。”

      沈临渊瞬间黑了脸,但还没等他说什么。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

      亲卫姜岩匆匆赶来,面色着急:“将军,宫宴那日刺客找到了,是您手下的彭参将!他认罪后已经咬毒自尽了。”

      姜暮清心中一沉,彭石跟着她这么多年,刺杀太子的主使便直接指向自己。

      姜岩又道:“皇上让您不必忧心,他相信绝不会是你。”

      姜暮清刚松了一口气。

      “姜暮清。”沈临渊的声音冷冷响起,眼神锐利如刀:“你别以为父皇没看出来,就能瞒过我。那个彭参将行刺本宫,不过就是你自导自演的一出苦肉计!”

      姜暮清愣了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这话的意思。

      他眼中满是不屑:“你想让本宫看着你舍命相救的份上,答应娶了你!”

      姜暮清定定的看着沈临渊,良久,苦笑了一声:“臣还不至于牺牲一条人命来算计感情。”

      她爱眼前这个男人,无可否认。

      但,她为自己这一生选择的结局,便只有马革裹尸。

      生于乱世,簪缨世家,国在,才能护住她想护住的人。

      她眼波如水,深藏着无法再说出口的情感。

      沈临渊却眸若寒霜:“姜暮清,早晚有一天,本宫会把你虚伪的面目撕下来,让人看清你心机多深!”

      姜暮清的心感到疲惫,不想再做任何解释。

      “太子殿下,北境形势紧张,臣不日就要出征,就算臣心机再深沉,也请等臣从战场上活着回来再说。”

      这话一出,沈临渊顿时烦躁不已。

      他看着脸色苍白的姜暮清,唇角紧绷,最终甩袖而去。

      御书房。

      皇帝接过姜暮清呈上的军需册子,刚翻了几页。

      案桌前的姜暮清却突然跪在地上:“陛下,臣……想与太子殿下退婚。”

      第四章 如果我死了

      皇帝一惊,想也不想就一口否决:“不行!”

      姜暮清心中叹息。

      未说出口时,她纠结难舍,陛下不答应,她又愧疚难安。

      她跟沈临渊是从小定下的婚约,可前些日子那一场迎亲闹剧,已打消她最后一丝期盼。

      姜家所有人都死在战场上,她想,她最后的归宿,也应该在那里。

      既如此,又何苦用一纸婚约绑住沈临渊。

      深夜,将军府。

      姜暮清皱眉看向姜岩:“彭参将的家人全不见了?可有查到什么?”

      姜岩神色严峻:“不知为何,线索突然全断掉了,像是……被人刻意抹掉了。”

      房间的烛火爆响了一声,烛影晃动。

      姜暮清放下手中的册子,叹了一口气:“明日就要出征了,此事先放一放吧。”

      第二日,大军出征,群臣相送,但没有沈临渊。

      姜暮清骑在马上,心下黯然。

      大军前行,到了长亭,却见一个修长的人影站在那里。

      姜暮清心中微动,深吸了一口气上前。

      路边长亭的野菊花洋洋洒洒开的正好,她翻身下马,拱手见礼:“太子殿下。”

    关键字: 58448656 豆豆 姜暮清沈临渊

    58448656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