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0086全文免费阅读(蒋凌朔苏半夏)完整版

    简介:70086已完结,侵木,_全本-蒋凌朔苏半夏在线阅读,就你还好好的“活着,然然,你要活下去!”一片深沉的黑暗中,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喊林星然的名字。而她的身后,一张张凶恶狞笑着的面孔在不住地追赶,她拼命的逃,却好像怎么也逃不...

    70086全文免费阅读(蒋凌朔苏半夏)完整版

      第一章 就你还好好的

      “活着,然然,你要活下去!”

      一片深沉的黑暗中,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喊林星然的名字。

      而她的身后,一张张凶恶狞笑着的面孔在不住地追赶,她拼命的逃,却好像怎么也逃不掉。

      眼前铺展开一地鲜血。

      下一秒,她却脚下踩空,骤然失重,掉落深渊!

      “星州哥!”

      她猛然惊叫了一声,一下睁开眼睛,从梦中惊醒。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黑暗,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薄荷草味,让林星然神智缓缓清醒。

      她这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薄荷香味的来源是站在落地窗边的男人,他背对着她,指尖猩红一点点燃尽。

      也不知他在那站了多久。

      林星然看着沈纪尤的背影,心里渐渐定了下来。

      她下了床,走到他背后拥住他,依恋的将头靠在他宽厚的背脊上。

      黑暗中,她的嗓音带着一丝沙哑:“怎么不睡觉?”

      沈纪尤神色一暗,将手里最后的那点星火狠狠摁灭,突然转身将林星然抵在窗边!

      林星然一惊,抬眼看着沈纪尤,却被他眼里的阴沉吓到。

      空气中缭绕的味道还没有消散,他薄唇紧抿,伸出一只手摩挲着她的嘴唇,起初是轻柔的,然后手上渐渐用力。

      林星然吃痛,刚要挣扎,唇瓣上便落下一个霸道而带有侵略性的吻。

      “唔……纪尤……”她皱起眉抬手想要推开他,手腕却被扼住。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被人松开,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

      她喘息着,沈纪尤低沉冰冷的声音却一下把她冻结在原地。

      “林星然,你不配叫我哥的名字。”

      林星然脸色一下苍白,那粘稠的血腥味似乎又一瞬卷上了她,她怔了好一会儿,才沙哑着开口:“阿倦,星州哥的死真的不是我害的。”

      一年前,她和沈星州,温雅三人被在逃的犯人带走。

      三人本分别逃了出去,却又被抓回,沈星州惨死在她和温雅面前,被救出后,温雅便疯了。

      沈纪尤嘴角微勾,嘲讽中带着冷意:“我哥死了,温雅疯了,就你好好的?”

      不止如此,疯了的温雅一直在喃喃着有人出卖了他们,

      死人和疯子总不会说谎,唯一留下来的她难道不就是那个叛徒吗?

      林星然一时哑口,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一年多了,日日夜夜,那个血色的夜晚纠缠着她,似乎不把她拖下地狱便不罢休。

      可更让她无奈悲闷的是,沈纪尤几乎魔怔了一样,认定了沈星州是她害死的。

      那些如恶鬼般的声音又响起。

      “活着……然然”

      “蠢女人……敢逃跑……”

      “该死!……弄死他”

      她捂住头,想要把那些在脑海中翻涌的画面驱逐,可最终也只能无能为力的蜷成一团。

      沈纪尤冷眼看着她:“装模作样!”

      他真是厌烦极了她这幅样子,每次一提,就要装作头疼逃避。

      可他不明白,有些东西太过残忍,是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口的。

      下一刻,沈纪尤推开房门,头也不回地离开房间。

      “哐——!”

      巨大的关门声让林星然一下回过神,她喘息着,看着紧闭的房门,一双清亮的眸子在黑夜中渐如枯井。

      第二章 最后的机会

      第二天,阳光冷冷洒在她身上,林星然似乎恢复了平静。

      她收拾好自己,照常去幼稚园上班。

      幼稚园的园长见到她,笑着问:“林老师,今天发工资,你这个月的工资还是要帮你捐给山区的孩子吗?”

      林星然笑了笑:“是,给我留一点日常生活费就行。”

      园长不禁感慨:“现在像你这样的好人不多了,每个月又是捐钱又是去福利院做义工的。”

      林星然只是笑笑,眼神却沉寂着旁人难懂的仓惶。

      她是好人吗?不算吧。

      她只是太早知道苦难的模样,所以才想尽力留下一点光。

      也沈老天就不会那么残忍,一次又一次的夺走她生命里仅剩的温暖。

      下了班,她回到家,如往常一般做好饭,等着沈纪尤回家。

      她通常会等很久,沈纪尤是外科医生,经常加班。

      但今天,沈纪尤却回的很早。

      林星然笑着上前接过他的外套:“阿倦,吃饭吧。”

      沈纪尤没有理会。

      他沉着脸,从她身边擦身而过,气氛一下被压抑着。

      林星然心一颤,抖了抖他的外套要拿去挂着,却从外套里掉出一封信。

      “这是……什么?”

      她捡起来看了看,是一封美国的来信。

      沈纪尤把信封从她手里抽了出来,看着她淡淡开口:“温雅寄来的。”

      温雅疯了后,一直在国外接受治疗。

      林星然放外套的手一僵,点头不语。

      见她又不说话,沈纪尤转身,墨黑的眸子透出清冷的光,沉声开口:“林星然,我给你最后一次说实话的机会!”

      林星然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是在说沈星州遇害的事情。

      林星然心头升起一阵疲惫,她抬头看着沈纪尤。

      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犯人,而此刻是在给她最后一次坦白的机会。

      林星然看懂了。

      这一刻,好似有一只大手紧紧攥住了她的心脏,痛得她呼吸不过来。

      明明在绑架的事件发生之前,他们曾那么相爱,为什么到现在,她说什么他都不肯相信?!

      该说的,她真的早就说过了。

      他不相信,她说再多,也不过是狡辩罢了。

      见她不说话,沈纪尤心头锐利的眼眸直直射向她,缓缓开口:“温雅要回来了。”

      温雅要回来了!

      林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却只在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道:“先吃饭吧。”

      沈纪尤眉心深皱,眼中隐隐有怒意在灼烧。

      她又在转移话题了。

      “不用,我回医院了。”

      沈纪尤语气生冷,说完拿起外套便径直又出了门。

      林星然一个人在饭桌前坐了很久。

      整个屋子静得似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一下一下,沉闷得似是陷在了黑暗的泥淖里,挣不脱。

      桌上的饭菜已经冷掉了,林星然回过神来,起身将饭菜收拾好,重新烧水想煮点饺子给沈纪尤送过去。

      今天是冬至,他们认识的日子,应该要吃饺子的。

      以前每到这一天,他还会亲手给她煮饺子……

      她出神地看着锅里的水一点点冒着气泡。

      “叮叮叮……”突然,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让她一下回过神。

      来电显示是舅妈唐红。

      林星然只看了一眼,便任由电话一直响着,没有接。

      只在今天,她真的不想听见这个女人的声音,会把她心口残存的温暖一下打散。

      可是那头的人仍旧不死心,一直打个不停。

      林星然终于不耐,久久才勉强接通了电话。

      刚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尖刻的叫骂,几乎要刺穿她耳膜:“你个白眼狼!现在翅膀硬了,敢不接我电话了是吧?!”

      林星然嘴唇不由紧抿,压着心底的愤懑没有说话。

      那头见她不搭理,声音又陡然拔高:“你表弟要交学费了没钱,你现在就给我打钱过来!”

      第三章 你配吗

      钱,钱,钱。

      当然又是为了要钱。

      这一次的借口真是足够烂的,下一次,大概就差说她表弟病重了。

      林星然眉头蹙起,只冷冷吐出两个字:“没钱。”

      那边的火气一下就窜了上来:“林星然,你爸妈死后,是我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现在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话音刚落,林星然攥紧了手机,眼神像破裂的水晶迸入眼般刺痛。

      她的声音不重,一字一句却又沉又痛:“吞了我爸妈的保险钱,让我睡了十几年的阳台,每天给我一顿剩饭,你养我,你是在养人,还是在养狗?”

      陈年的伤口又一次被狠狠撕开,尖锐的痛楚让她的眼眶不受控制的变红。

      那头的人似乎是被噎了一下,继而又恼怒的叫嚣:“你不给钱,我就去找沈纪尤,他是著名脑外科医生,肯定有的是钱!”

      “咕咕咕……”锅里的水开始沸腾。

      林星然的指节一寸寸握得泛白,半晌才吐出一句:“我给。”

      说完,她挂断电话,喉咙哽得发疼。

      林星然敛起自己的情绪,强打起精神,煮好了饺子。

      用保温桶装了,她开车来到医院。

      但她却没有找到沈纪尤,正疑惑间,一道温柔的男声传来。

      “来找沈纪尤吗?”

      林星然转头,看见了穿着白大褂的赵立。

      他是沈纪尤的同事,同时也是她的朋友。

      她笑着点点头:“嗯。”

      赵立收起手上的病历本:“沈纪尤今天没有手术,早就下班了,现在大概去了酒吧。”

      酒吧?

      林星然神情暗了下来,原来,他竟在骗她。

      赵立粗枝大叶的,没有察觉她的情绪,又问:“你最近睡得好点了吗?给你开的那个药一定要注意用量啊!”

      林星然的笑顿了顿,眼底一沉,笑却没变:“好多了。”

      赵立这时终于注意到她手上的保温桶,脸色微变,有些尴尬的道:“那什么……我带你过去找他吧。”

      林星然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荷色酒吧。

      人头攒动,音乐喧嚣,灯光晃得人眼花缭乱。

      林星然走进酒吧,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吧台一杯一杯灌酒的沈纪尤,他面前全是空瓶。

      他在借酒消愁。

      林星然说不清自己什么心情,她脚步顿了顿才走过去。

      这时,一个打扮妖娆的女人却抢先一步来到沈纪尤身边。

      “帅哥,不请我喝一杯吗?”女人的手点在沈纪尤的胸膛,一点点往下滑。

      可是下一秒,她那只手便被人抓住。

      林星然轻轻甩开那只手,淡淡道:“小姐,这是我男朋友。”

      沈纪尤醉眼朦胧,却在看到她的脸时嗤笑一声:“你配吗?”

      喧嚣的音乐声仿佛忽然静了下来。

      林星然看着眼前的沈纪尤,他眉眼如冰,她想伸手融掉这样的冷,却抬不起手。

      “你喝醉了。”她忍住心里那一点苦涩,上前想扶他离开。

      可沈纪尤却直接一把推开了她的手。

      林星然没有站稳,一个趔趄就要摔倒。

      身后一只手急忙扶住了她,赵立不满的说:“你怎么能这么对然然?”

      林星然脸色一僵,勉强挤出一个笑来:“我没事。”

      醉意将心底的不满放大,沈纪尤看着眼前这一幕,竟冷笑一声直接推开两人就走。

    关键字: 70086 侵木 蒋凌朔苏半夏

    70086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