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萧战天柳轻眉小说(流量文)神龙令在线阅读

    萧战天柳轻眉是作者今天开始当伙夫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文中萧战天柳轻眉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内容主要讲述第1章江城!一辆黑色迈巴赫,缓缓停在了香格里拉酒店地下停车场!车门打开,一个长相气质具都是万里挑一的冷艳美女从副驾驶上走了下来,恭敬的拉开了后座的车门!一个身穿黑色西装,嘴角带着淡淡笑意的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男子身材伟岸,身上气势如山似海,无法测量!他正是威震四海八荒,以一人之力,横压北境诸国的无......

    萧战天柳轻眉小说(流量文)神龙令在线阅读

     

    江城!

    一辆黑色迈巴赫,缓缓停在了香格里拉酒店地下停车场!

    车门打开,一个长相气质具都是万里挑一的冷艳美女从副驾驶上走了下来,恭敬的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一个身穿黑色西装,嘴角带着淡淡笑意的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

    男子身材伟岸,身上气势如山似海,无法测量!

    他正是威震四海八荒,以一人之力,横压北境诸国的无敌战尊,萧战天!

    而那冷艳女子,便是令北境列强都胆寒的大夏女战神,南宫明月!

    “战尊大人,王后得知您今日求婚,特意送上这枚永恒之心项链,送给您当做贺礼!”

    南宫明月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双手奉上。

    盒子之中装着的,是一条精致的项链,尤其吸引人眼球的是项链吊坠上那一枚蓝色的宝石,纯净,璀璨,好似大海一般!

    “永恒之心啊!夕颜应该会喜欢的,替我像王后,还有王上,转达谢意!”

    萧战天接过锦盒,看了一眼之后,淡笑道。

    南宫明月冷艳绝伦的脸上,此刻,罕见的露出一抹艳羡之色:“大人,我真的羡慕那位柳小姐,竟然能得您如此青睐,她绝对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不,能够遇见她,我才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

    “如果没有她,十岁那年,我便已经死了。”

    萧战天缓缓道,说话间,他思绪陷入回忆!

    十岁那年,他父亲失踪,他和母亲,被奶奶赶出家族,一路流浪到了江城。

    可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他们母子栖身的矮房半夜起火。

    母亲当场惨死,他也奄奄一息,就在他无比绝望的时候,一个穿着校服的小女孩,好似天使一般降临,冲了进来,冒着巨大的危险,将他给背了出来。

    当时萧战天昏死了过去,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找不到那女孩的身影,只隐约记得,那女孩手上戴着一串非常特别的手串!

    成年之后,萧战天费劲千辛万苦,才找到了那串手串的主人,柳家的大小姐,柳夕颜。

    萧战天不顾一切的追求她!

    五年前,柳夕颜总算是答应了做他的女朋友,没多久,柳夕颜的弟弟创下大祸,酒后对一女子不轨。

    柳夕颜痛哭着乞求萧战天替弟弟顶罪,她说:“战天,我弟弟从小就体弱多病,若是坐牢,肯定会死在里面,只要你答应顶罪,我会一直等你,只要你出来,我们就结婚,我们白头偕老,永不分离!”

    为了报恩,也为了柳夕颜这白头偕老,永不分离的诺言,萧战天同意了!

    然而,入狱的第二天,北境大战爆发,萧战天因为体检检验出有特殊的体质,被编入一只特殊战队!

    这五年,他屡立奇功,时至今日,已经是无敌于天下,让北境诸国闻之胆寒的无敌战尊!

    便是大夏王上,也要对他礼遇三分!

    三天前,他安排好一切,回归都市,回到柳夕颜的身旁!

    今日,他便要正式向柳夕颜求婚,他要把一切的荣耀都交给柳夕颜,让她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回忆起这些,萧战天心中做出了一个决定,他对南宫明月道:“等我求婚成功后,你便替我发一个退役通告吧!”

    “什么?大人,这怎么可以?”

    南宫明月大惊失色,萧战天却是一脸幸福的笑道:“世间再无战尊萧战天,只是多了一个普通的丈夫,以后还会是一个父亲,以及,一个母亲的儿子!”

    说完,萧战天转身朝电梯走去!

    南宫明月呆愣在原地,嘴巴张了张,却没有发出声音来,因为,她知道,一旦萧战天决定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更改的!

    一分钟后,萧战天的身影出现在酒店二楼宴会厅!

    此刻,宴会厅主席台上,柳夕颜一袭白色长裙,长发披肩,站在中央,好似坠落凡尘的天使,被众心捧月!

    看到萧战天进来,她脸上立刻露出甜美的笑容,红唇轻启:“萧战天,你来了!”

    萧战天脸上露出笑容,缓步上前,迎着柳夕颜期待的眼神单膝跪地,掏出包装精美的木盒,深情款款的凝望着柳夕颜如水般的眸子:“夕颜......”

    萧战天一边打开装有永恒之心项链的盒子,一边准备将早就在心里演练过千百遍的求婚语说出来。

    “等一下!”

    就在这时,一道突兀的声音,打断了他!

    随即,一个身穿白色西服,满脸傲气的青年走了过来。

    这个人萧战天认识,叫许全荣,是一个小富二代,家里是开珠宝店的。萧战天皱眉看向许全荣:“你干什么?”

    许全荣轻蔑的扫了眼萧战天,也不答话,直接单膝跪下,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串钻石项链,一脸深情的看向柳夕颜:“夕颜,嫁给我!”

    这富二代竟然敢在自己精心筹备的求婚仪式上捣乱?

    简直找死!

    萧战天眼中顿时浮现出一抹寒光!

    “哇,这项链真漂亮,难道是传说中的光明之心?”

    柳夕颜突然惊呼出声,俏脸上全是惊喜之色。

    许全荣微笑道:“对,正是柳小幅珠宝的镇店之宝,光明之心!”

    “竟然真的是光明之心?”

    柳夕颜表现出无比激动的模样,接过项链,爱不释手:“没有女人能够拒绝光明之心,我愿意嫁给你!”

    看着这一幕,萧战天直接懵了,大脑都宕机了,他满脸不敢置信之色的盯着柳夕颜:

    “夕颜,你你......”

    “你什么你?”柳夕颜翻了个白眼,冷笑道:“你一个强奸犯,还想我嫁给你,我看你真是脑子进水了,你扪心自问一下,你觉得你配得上我吗?”

    许全荣也在一旁,一脸讥讽:“你真以为这一场求婚仪式,是为你这种罪犯准备的吗?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也配?”

    很明显,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对他的羞辱!

    萧战天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之色,他不敢相信,这些恶毒的话,竟然是从柳夕颜嘴里说出来的!

    自己是为了谁,背下了这口黑锅,别人不清楚,柳夕颜自己还不清楚吗?

    这一刻,萧战天突然觉得眼前的柳夕颜,是那么的陌生,他无比心痛的追问:“夕颜,你怎么能够说出那些话?”

    “我为什么不能说?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强奸犯了,本小姐要是嫁给你,以后出门还不得被人戳脊梁骨?

    还有,你不会真以为今天这么大的场面,是为了你准备的吧?”

    柳夕颜一副看傻子似的表情,看着萧战天,眼中全是轻蔑和嘲讽:“拜托,你算哪根葱啊?你知不知道包下这间宴会厅要多少钱啊?”

    她似乎,完全忘记了当初她是如何痛哭流涕的求萧战天替弟弟顶罪了!

    接着,柳夕颜转过头,看向许全荣,脸上全是甜蜜的笑容:“荣哥,你就大发慈悲,告诉这个傻子真相吧!”

    许全荣傲然瞥了眼萧战天,无比得意道:“小子,实话告诉你吧,今天这场求婚,是本少想出来的广告创意!”

    “在你这个穷人的求婚仪式上,我突然出现,拿出光明之心,同时像夕颜求婚,夕颜被光明之心震撼,毫不犹豫的一脚把你这穷人踹了,选择了我!”

    “这极具戏剧性和话题性的一幕,将被制作成视频,在抖音,微博上面投放,到时候我在砸点钱下去推广,话题性肯定爆炸,我们周小幅珠宝,肯定能一夜红遍全国!”

    柳夕颜也满脸怜悯的看着萧战天,肆无忌惮的嘲讽起来:“这一切,就好比一场电影,我跟荣哥是男女主角,而你,只是一个配角,一个丑角,你的存在,从头到尾只是为了承托荣哥的优秀而已。”

    “现在,你的戏份结束了,你没有存在的价值了,可以滚蛋了。”

    这一刹那,萧战天感觉自己的心,好似被千百道利刃,穿胸而过!

    疼,撕裂般的疼!

    挚爱的背叛,比那些打在他身上的子弹,更让他觉得疼!

    眼前这个刻薄,恶毒,无耻的柳夕颜,让萧战天感觉无比的陌生。

    他完全没法把她跟十岁那年,那个像是天使一样,把自己从火场中背出来的女孩,联系在一起。

    他想不明白,也有些无法接受。

    或许她根本没有爱过自己?

    良久,萧战天捏紧了那个装有永恒之心项链的锦盒,苦涩一笑:“原来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只是,你若是如此厌恶我,为什么还要承诺,出来之后嫁给我?”

    “嫁给你?”

    柳夕颜仿佛听见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哈哈大笑起来:“你怕不是个傻子吧?我不那么说,你能乖乖去坐牢么?从头到尾,你在我眼里,就是一条舔狗而已!”

    萧战天惨然一笑:“既然这样,你当初为什么要答应做我女朋友?”

    柳夕颜翻了个白眼,无情嘲讽:“本姑娘只是可怜你罢了,毕竟,你虽然穷,但是跪舔还是有一套的,那些年,只要我提出的要求,在怎么刁钻,你都能想尽办法的做到!”

    “这么给力的舔狗,本小姐当然要留在身边啊!”

    “你看,五年前不就派上用场了么?”

    柳夕颜说着,甚至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我以为在牢里关五年,你能清醒点,没想到,出来后,还是这么傻不拉几的!”

    “难得有这么一个傻子,心甘情愿被我耍的团团转,我也不能辜负了你啊!”

    “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没有你这条舔狗的配合演出,荣哥策划的宣传方案,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好的效果呢?”

    萧战天身躯一阵颤抖,就连脸色,也变得无比的苍白,一双铁拳,握紧又放松。

    “好了好了,夕颜,别跟这个人浪费时间了!”

    许全荣大约是看腻了,满脸揶揄的冲萧战天道:“别傻愣在台上了,赶紧滚下去吧,接下来没你什么事了!”

    “对了,给你一个忠告,以后别当舔狗了。”

    萧战天攥紧的拳头,紧了又松开,最终,他叹了一口气——罢了,终归是你救我一命!

    这一切,就当是报恩了。

    从今往后,你我一别两宽!

    第2章

    “夕颜姐,你是不是太过分了?萧战天为了你,付出多少,我们大家都看在眼里,而今天,你却当众如此羞辱他,未免太没有良心了一点吧?”

    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女声响起。

    一个半边脸,被头发遮住的年轻女人,站了出来。

    女子身材凹凸有致,堪称完美,一头秀发乌黑柔顺,虽然只露出半张脸,但也堪称绝色。

    无论身材,气质还是长相,比之柳夕颜,都要强上几分。

    此女是柳夕颜的堂妹柳轻眉,对于萧战天给柳夕颜的弟弟顶罪入狱的事,她是知道的,实在是看不下去柳夕颜今天的所作所为了,忍不住站出来,为萧战天说了一句公道话。

    萧战天都愣住了,他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会有人站出来为他说话。

    柳夕颜确是恼羞成怒:“混蛋,柳轻眉,你这个丑八怪,本姑娘的事,轮得到你插嘴?”

    柳轻眉确是毫不退让,继续道:“夕颜姐,你不应该这么羞辱一个为了你付出了一切的人,你的行为,传出去,会让人笑话,会让柳家蒙羞,你应该给萧战天道歉!”

    “我呸!”

    柳夕颜冷笑起来:“你这个丑东西,不好好在角落里待着,竟然敢跳出来指责我?今天我就要让你知道,什么叫丢人现眼!”

    她说着,猛地冲上前,直接伸手,把柳轻眉遮脸的头发,一把给拨到了脑后,露出半边满是疤痕,狰狞丑陋的脸庞!

    萧战天一愣,他也见过柳轻眉几次,但是每次这个女人都是用头发遮挡住半边脸,他一直以为,是柳轻眉喜欢这么个特殊的造型呢!

    没想到,她竟是半张脸毁容了,看样子,应该是烧伤!

    “啊!”

    柳轻眉惊慌无比的尖叫一声,立刻用手遮住那半边脸,并且下意识的将头深埋。

    “怎么?不敢让人看?”

    柳夕颜一脸刻薄的盯着她,嘲讽道:“你这个丑八怪,你才是给我们柳家蒙羞的那个人,知道吗?”

    “那年,你吃饱了撑的,去火灾现场救人,结果自己半张脸被烧伤毁容,成了一个不敢露脸的丑八怪。”

    “原本以为你吃一堑会长一智,结果,你这贱人竟然死性不改,今天又跑出来装好人。”

    “你说你,怎么就那么贱呢?这下好了,当众丢人现眼了吧?”

    柳夕颜在那肆无忌惮的嘲讽,奚落,羞辱,说着,她一把将手中的手串给取了下来,扔垃圾一般的扔给柳轻眉:

    “贱人,你送的破东西,今天还给你了,从今往后,我们绝交!”

    柳轻眉以手掩面,无比惊慌。  而一旁的萧战天,则是如遭雷击——这个手串,竟然是柳轻眉的?

    那一年,在火灾中救了自己的人,竟然是柳轻眉?

    而且,柳轻眉为了救自己,竟然还半张脸毁容?

    柳夕颜这番话,让萧战天心中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这一刻,萧战天简直泪流满脸。

    他这一年,为了报恩,堂堂战尊,给柳夕颜这种女人当了舔狗,几乎是百依百顺,无微不至的照顾!

    把真心,给了一个婊子!

    却让那个真正的救了她的女孩,饱尝毁容之苦。

    他忍不住大叫了一声,而后,大步上前,无比心疼的望着柳轻眉半边脸上狰狞交错的伤疤,无比愧疚道:“对不起,这些年,你受苦了。”

    柳轻眉有些不知所措,也有些莫名其妙:“没,没事的,我我都习惯了,你你能松开我吗?”

    而此时,柳夕颜看到萧战天竟然大庭广众之下,那么深情款款的那么温柔的问候柳轻眉,甚至还抓住了柳轻眉的手,心中顿时就非常不舒服了,自家的狗,竟然冲别人摇尾乞怜?

    这还得了!

    “萧战天,你给我松开你的狗爪。”

    她冲萧战天大声怒斥:“这么一个丑八怪,你也要占便宜,你是存心想恶心我是吗?”

    许全荣在一旁嗤笑道:“一个穷人,一个丑八怪,到是挺班配的。”

    萧战天这时候,压根没心思搭理两人了,他直接单膝跪地,掏出锦盒,对柳轻眉道:“轻眉,嫁给我好吗?我要给你整个世界,让你成为所有人羡慕,嫉妒的对象!”

    什么鬼?

    这家伙竟然直接求婚了?

    现场所有人都傻眼了!

    柳轻眉也是一脸懵的看着萧战天:“你没事吧?你是不是被气糊涂了?”

    她不得不这么问,因为萧战天现在的举动,真的有点像是被柳夕颜给打击过度,脑袋有点不正常了。

    否则,怎么可能突然像自己求婚?

    毕竟,两人连面都没见过几次。

    萧战天摇摇头,无比认真且严肃的望着柳轻眉:“我没事,我一点都不糊涂。”

    “相反,这是我这一辈子,最清醒的一天!我发誓,我是真心想娶你,我会用生命来爱你,保护你,不让任何人伤害你!”

    萧战天灼热且真挚的目光,让柳轻眉心脏如同小鹿般乱撞!

    自从半边脸毁容以后,她每天都生活在各种异样的目光,阴阳怪气的嘲讽之中。

    就连父母,都曾说过,她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此刻,她的内心竟然有了一丝想要答应下来的冲动。

    因为,就在前几天,她的父母,为了给她的弟弟筹钱娶媳妇,竟然是收了江城地下世界一霸,陈五爷的钱,答应把她卖给陈五爷当老婆!

    那个陈五爷,凶残好色,而且有着某种变态的嗜好,前后已经死了四个老婆了。

    而自己,即将成为第五个!

    柳轻眉也曾想过,找一个男人结婚,来逃避这段婚姻。

    想到这,她心中忽然一阵意动,答应眼前这个萧战天的求婚,也许就是一次机会呢?

    “萧战天,你,你确定你要娶我?”

    柳轻眉内心一阵纠结,挣扎后问道。

    “当然,为了你,我愿意付出一切!”

    萧战天毫不迟疑道!

    “那好,我答应你!”

    柳轻眉一咬牙,道!

    一旁的柳夕颜直接就炸了,她觉得这两人是故意恶心,羞辱她。

    “柳轻眉你这个贱人,就这么喜欢捡本姑娘不要的人吗?”

    柳夕颜直接就发飙了,指着两人一顿臭骂:“还有你,萧战天,一个毁了容的丑八怪,你也要?”

    一旁的许全荣不屑道:“夕颜,别生气,这舔狗故意气你呢!”

    萧战天看都没看两人一眼,只当这两人在放屁了,他直接打开了镜盒,拿出永恒之心项链:

    “轻眉,这项链,就跟你一样,是独一无二的,全世界最宝贵的!”

    “来,我给你戴上!”

    柳轻眉红着脸,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紧紧的咬着红唇,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她没有退缩!

    萧战天上前,温柔的替柳轻眉戴上项链,那一刻,萧战天的鼻尖,几乎都要贴着柳轻眉的脸颊了,两人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对付的呼吸,柳轻眉的心脏一阵狂跳,这是她第一次,跟一个陌生男人,贴的那么近!

    下一秒,永恒之心上那颗全世界最大的钻石迸射出夺目的光彩,闪耀了整个酒店大厅。

    “我去,这项链上的宝石好大,好漂亮!”

    “美,太美了,比刚才那个什么永恒之心强了十倍都不止啊!”

    “这人怎么可能拿出这么名贵的项链啊?”

    在场所有人都傻了,都被深深的震撼了,所有的目光,全都被永恒之心给吸引,再也无法挪动一丝一毫了。

    “不,不可能,那上面的宝石,是假的,绝对是假的!”

    柳夕颜突然尖叫了起来:“肯定是人工合成的!”

    许全荣也反应过来了,连忙附和道:“对对,绝对是人工合成的,几十块钱的破烂玩意!”

    “原来是这样!”

    柳家众人也反应过来,不过还是有人小声议论:“几十块钱的项链,竟然比价值千万的光明之心还好?”

    “既然几十块钱就能买这么好的项链,花上千万买什么光明之心,是不是有点傻啊?”

    听到这些议论,许全荣的脸顿时就黑了。

    他瞬间就意识到,今天精心策划的这场炒作,随着萧战天拿出那块破钻石,柳轻眉答应他的求婚,直接就完蛋了。

    若是视频流传出去,只怕不但不能带来一点好处,甚至,他和周小幅珠宝都会沦为笑话,甚至对整个珠宝行业,都会来带负面影响。

    一想到自己费时费力的精心策划,沦为笑话,许全荣大怒:

    “你们这对狗男女,竟然敢破坏本少的好事?我抽死你们!”

    他抡起巴掌,就朝柳轻眉脸上扇去。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响起,许全荣惨叫一声,整个人如同皮球般,倒飞了出去,狼狈无比的摔在了地上。

    “没人能在我面前伤害我老婆!”

    萧战天收回手掌,冷冷道!

    许全荣直接被打蒙了,这还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被人打。

    还是大庭广众之下,被扇耳光。

    一时间,他脑袋都有些宕机了,反应不过来了。

    “啊,萧战天,你竟然敢打荣哥?”

    柳夕颜最先反应过来,顿时就扬起手臂,气急败坏的朝萧战天脸上招呼。

    “我打死你个混蛋!”

    啪!

    萧战天毫不犹豫,又是一巴掌,扇的柳夕颜原地转了两圈。

    “你你——你竟然敢打我?”

    柳夕颜捂着火辣辣疼痛的脸,不敢置信的望着萧战天,要知道以前,萧战天可是连大声跟她说话都不敢的啊!

    同一秒,地上的许全荣也爬了起来,双目都红了,出离愤怒的冲萧战天嘶吼:“混蛋,你竟然敢动我?我——”

    “滚!”

    不等他话说完,萧战天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嘴中吐出一个字。

    那冰冷的眼眸,好似北极之下,万年不化的冰川。

    瞬间,仿佛要把许全荣的灵魂都给冻结了。

    一股无法控制的恐惧,从他心头升起,他整个人都颤了一颤,僵在了原地。

    “垃圾!”

    萧战天不屑的吐出两个字,而后回身,牵着柳轻眉的手,直接离开。

    此刻,萧战天感觉自己握的不是柳轻眉的手,而是握住了整个世界!

    看着两人大摇大摆离开的背影,柳夕颜差点把牙都咬碎了,眼中满是怨恨之色。

     

     

    关键字: 神龙令 今天开始当伙夫 萧战天柳轻眉

    神龙令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