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9526352》完本阅读_59526352章节目录(耶律翎周星澜)

    独家新书《59526352》是来自豆豆最新写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耶律翎周星澜,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周国的和亲公主周星澜一身火红嫁衣,眼里却毫无波澜。  一声“陛下驾到”,唤起她抬眼;看去,可这一眼,就让她眼里波涛涌起,几乎失控。  来迎亲的怎会是他!...

    《59526352》完本阅读_59526352章节目录(耶律翎周星澜)

      第一章和亲

      辽国,皇宫。

      周国的和亲公主周星澜一身火红嫁衣,眼里却毫无波澜。

      直到一声“陛下驾到”,唤起她抬眼;看去,可这一眼,就让她眼里波涛涌起,几乎失控。

      来迎亲的怎会是他! ?

      他居然没死!

      周星澜怔怔地看着缓步走来的男人,万般复杂的感情淹没了她,竟让她一时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宫女低声道: “先帝因病殡天,由三皇子继位。”

      简单的一句话却像一道雷在周星澜脑子里炸开了。

      因为按辽国规矩,和亲公主若是遇上皇帝殡天,不仅不能回故国,还要嫁给新帝。

      耶律翎走到她跟前,抬了下手,宫女就行礼退下了。

      周星澜身上的嫁衣似火,而耶律翎却一身白衣如雪。

      白得让她的心坠入了雪窖中一般。

      周星澜攥着手指,带着颤的声音下意识唤了声: 律翎……“

      但眼前人却没有像以往那般露出温柔笑意,却是扯出一个冰冷的讽笑。

      “劳公主记挂。”

      “……你没死?”后知后觉的欣喜升起,周星澜甚至暂时忘了她此刻的处境。

      “托公主的福。耶律翎声音平淡,却无端透着狠戾。”两万 族人惨死边境,才换得朕逃出生天。”

      周星澜脸色一白,心中陡然生痛。

      三年前,她的父皇准备攻打向来与周国井水不犯河水的辽国。

      她冒着被杀头的风险偷偷将消息告诉了耶律翎。

      耶律翎回辽国后亲自领兵对峙,本想与周国和谈。

      可谁知,周国突然提前发兵,杀得辽国措手不及,两万辽兵无一活口,血流成河。

      她以为,是她害死了他。

      自此便心如死灰,如行尸走肉般的活了三年。

      直到辽国半年前突然崛起,打得周国兵败如山,只能求和。

      辽国提出公主和亲,她心死之下,才答应嫁给七十岁的老辽王。

      耶律翎猛地扼住周星澜的下颚,眼中似有猩红:“你没想到自 己费尽心机,也没帮你父皇除掉朕吧!

      双目相对,那眼里的恨如一把剑扎在周星澜心上,让她眼眶酸涩。

      “我没……”。

      她想要解释,自己是真的不知道父皇的计谋。

      但耶律翎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来人。”他冷声打断她,重重地松开手。

      话音刚落,进来一个侍卫跪下:“臣在。

      “将周国送亲的……”。他寒冰般的眼神落在周星澜身上,“都杀了。”

      周星澜眼神一-怔,慌忙制止:“不,等等!

      “你要杀就杀我,他们是无辜的!她红着眼扯住耶律翎的衣袖,不敢相信从前温文尔雅的人居然会变得如此残暴,几十人竟说杀就杀!

      “无辜?朕两万族人就不无辜了?‘

      周星澜僵在原地,只觉喉咙都被他眼中的狠戾扼住了。

      那侍卫领命离开,耶律翎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嫌恶地抽出手,甩袖越过她。

      擦肩而过的那阵风让周星澜身子一颤,被甩开的手缓缓紧握,心口的闷痛几乎压得她难以喘气。

      那熟悉的脚步声在门口止住,耶律翎冰冷的声音飘进周星澜耳内。

      “别以为和亲就能息战,周国,朕要定了!”

      第二章一生之遥

      耶律翎的背影干脆的消失在殿门口,周星澜被他话里的狠厉震住,直直愣在了那里。

      未等她缓过神,一个太监跨了进来,对着她扬起下巴,声音尖锐:“皇 上有旨,封周国公主为才人,迁居梨棠院。

      才人?

      周星澜垂下眼眸,苦涩一笑。梨棠院。

      位处宫里西北角,破败如冷宫,整个宫里只有一个叫采菱的周人宫女。

      自从住进梨棠院,整整五日,周星澜再未见过耶律翎。

      “采菱。”她坐在院内,看着仅有方寸的天空,试探着问,“皇 上……后宫嫔妃人多吗?”

      扫地的采菱动作一顿:“皇。 上刚登基,还未曾选妃。’

      也就是说耶律翎的后宫现在只有她一个人。

      周星澜不由松了口气,然而想到岌岌可危的周国,她才漫上心头的小雀跃便瞬间消散。

      周星澜蹙眉望着周国方向,父皇同意和亲,还割地承诺不会在犯,耶律翎还会赶尽杀绝吗?

      突然,院门被推开,只见上回传旨的太监不可一世地走进来。

      周星澜吃了一惊,听到他道:“皇 上传才人去御书房一趟。

      说完,他就干脆的转身便走了。

      周星澜眉头又紧了几分,心里周名的不

      御书房。

      周星澜推门而入,耶律翎正端坐在椅子上看奏折。

      她迟疑了一下,恭恭敬敬地下跪行礼:“臣妾参见皇。上。”

      耶律翎连头也没抬。

      周星澜眼睫微颤,也没有说话。

      偌大的御书房,一时静的好似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良久,周星澜双腿跪得僵冷了,耶律翎才瞥了她一眼,放下奏折:“起来吧。”

      周星澜艰难的站起身,膝盖又疼又麻,她强忍住疼痛,恭敬的说:“谢皇 上。

      “周星澜。”

      耶律翎平淡地唤了声,周星澜的心也咯噔一下,随即便是恍惚。

      她有多久没听他这样叫过自己的名字……

      是三年了吗?她还以为有一生那么 长。

      在失去他的日子,每一日她都活的灰败不堪。

      周星澜难以抑制自己的眷恋,小心翼翼却贪心的看着耶律翎鲜活的面庞。

      但下一刻,耶律翎的话猛地将她带回现实。

      “如果你劝服你父皇归降,朕可许你皇后之位。”耶律翎勾唇,笑却不及眼底。

      他风轻云淡的语气让周星澜心底发寒。

      她是周国公主,劝降父皇,就等同于弃国。

      而归降帝王,从来没有好下场,这和让她劝父皇送死有什么区别?

      他的皇后之位,她要不起。

      “臣妾……”。周星澜话到嘴边,最终无声。

      耶律翎眼神骤冷,他放下折子,走到她面前。

      周星澜心一紧,手指甲陷进肉里也浑然不觉。

      便听他冷然嗤笑:“果然是 身在曹营心在

      “皇上是在试探臣妾吗?”周星澜心中悲戚。

      “你应该知道,两国交战,你身为和亲公主,杀你祭旗也天经地义。”耶律翎语气发狠,更透着刺骨的寒意。

      周星澜呼吸渐渐沉重,“咚” 地一声跪了下来,没有说话。

      见她不肯松口的模样,耶律翎心中燥乱不已:“你既不肯, 就别怪朕不念旧情。”

      “来人!”他朝门外呵了一声。

      周星澜茫然地抬起头。

      “传胡都将军,商议攻打周国。’

      胡都,连夺周国三关和五座城池的辽国大将。

      周星澜一震,心底顿生恐惧。

      她一急,抓住耶律翎衣袍乞求着:“皇上,臣妾父皇已经同意和亲且承诺永不再犯辽国,您为何还要赶尽杀绝? !

      耶律翎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越发冷厉:“这都是 你们教朕的, 永除后患!”

      第三章最后一次问你

      周星澜手一僵,脸色发白。

      一旦辽国出兵,周国绝对撑不过一-月。

      他是铁了心要报复了,而她又能做什么?像他说的一样,开战时被推上城楼,血溅战旗……

      手缓缓松了下来,周星澜身子一软,颓然地看着耶律翎华贵的龙袍。

      耶律翎见她这样,脑海中闪过她多年前的笑颜,而又转瞬即逝。

      他心肠再冷三分:

      “滚出去。

      周星澜眼眶酸涩,自责、担忧还有周名的委屈积压在她心头,让她连呼吸都觉艰难。

      “……告退。

      她哑声说完,堪堪起身,踉跄着走了出去。

      周星澜离开了,耶律翎心底却越发烦闷,他瞥了眼桌上堆积如山的奏折,早已无心再看。

      这边,周星澜回到梨棠院。

      见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采菱心中一叹,劝慰道:“才人, 保重身子要紧。

      周星澜抬眼,强扯着嘴角:“我知道。

      几日后。

      周星澜神情恹恹,沉重的心事压得她吃不下饭,短短几日就清减了不少。

      去领月例的采菱却突然冲了回来,一向平静的脸上难掩兴奋:“才 人,我听小太监们说辽国和周国息战了。”

      周星澜眼眸一亮:“息战?”

      采菱喘了口气才道:“听说辽国同意撤兵,只是周国要正式割据那三关和五座城池给辽国。

      柳暗花明又一村,周星澜重重吐出一口气,心中的担子暂时卸下。

      心底的酸涩又重新翻涌而出,只要双方息战,她和耶律翎就算回不到从前,至少也能平静的说上两句话吧……

      这天晚饭,周星澜总算吃下了几口。等到天黑,闷雷乍起。

      她正准备歇息时,院外却突然传来- -阵粗暴的敲门声!

      周星澜披上外衣,刚走到门口便见两个嬷嬷粗暴的把采菱推倒在地,奔着她而来。

      她顿时紧张的抓紧了衣服,未等她问是何事,便听一个嬷嬷面无表情道:“皇 上吩咐,今日才人伺候,奴才们伺候才人沐浴。

      说完,一拥而上将诧异慌乱的周星澜架起来,像个物件一样带走。

      皇帝寝宫。

      屋外雷声阵阵,偌大的房间周星澜却能听见自己重重的呼吸。

      从梨棠院被带走后,不安、紧张、疑惑、羞怯交织,让她不由攥紧被褥一角。

      前几日耶律翎还厌恶她,现在怎么突然要她面圣……

      “吱”的一声,门开了,周星澜的思绪和沉重的呼吸戛然而止。

      耶律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他还穿着龙袍,衣冠楚楚得让周星澜脸色涨红。

      而他冷若冰霜的表情更是让周星澜心口一窒。

      她下意识地偏过头,不愿让他看见自己的羞涩和窘迫。

      “听到息战的消息了?”耶律翎眼神幽暗,声音似寒露。

      周星澜黯然点点头:“皇 上仁慈……”。

      她话还未说完,耶律翎忽地俯身抓住被褥一角,用力一扯。

      周星澜猝不及防滚了下去,头重重地撞在床沿上,痛地她倒吸了口凉气。

      “……

      一声重重的惊雷响在屋脊。

      耶律翎倾身,双手撑在床沿边,他炽热的气息喷洒在她颤抖的双肩上。

      “朕现在问你最后一次,我和周国,你选哪个?

      第四章雨如星河

      耶律翎的目光像野兽的利爪般锢住周星澜,让她难以逃离。

      一阵急风吹开扉窗,灯火摇曳间,两人距离不过一拳之隔,

      耶律翎面色如常,但覆在床沿的手却明显看到青筋凸起。

      周星澜喉间难受似被棉花堵了一般,她看着耶律翎灯火下闪着光的眼,心底一片颤动。

      沙哑的声音让耶律翎身躯一怔,呼吸都不由放浅,等待她的答案。

      “辽国国力强盛,皇上实不必为了一个小小周国劳心废力。

      周星澜低而清晰的声音回荡在两人耳边。

      耶律翎眸光骤然暗了下来,一种让人窒息的压迫感扑面而来,周星澜抬起头,撞。上他翻腾起摄人的阴翳的眼底。

      那目光狠戾到几乎想将她生吞活剥。

      周星澜鼻头一酸,心间发疼。

      她知道这也许是他对她最后的仁慈……可..她真的做不到。

      那是生她养她的父皇母后,是她的祖国……

      和那双闪着晶莹的眼对视片刻,耶律翎心头火焰越发猛烈。

      雷声越来越响,闪电的光忽明忽亮。

      耶律翎突然低头,狠狠咬住周星澜的唇,凶猛的不像个吻,更像是要将她吞噬。

      周星澜用手去推拒,反而被他钳住。

      外面响了一整夜的雷终于带下了雨,“刷刷”一片,淹没了整个寝宫的呜咽。

      等周星澜醒过来,耶律翎早已穿戴整齐站在床边,不知看了她多久。

      见她睁开眼,耶律翎猛地起身,冷硬地挤出个字:

    关键字: 59526352 豆豆 耶律翎周星澜

    59526352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