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成霸总隐形小娇妻作者七月半-穿成霸总隐形小娇妻小说阅读

    年度言情经典小说系列《穿成霸总隐形小娇妻》是七月半创作的言情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穿成霸总隐形小娇妻》精彩节选:优雅的西餐厅里,灯光浪漫,音乐舒缓。  靠窗的一桌,舒雅穿着酒红色礼服长裙,手中端着杯红酒。  她朝着坐在她对面的祁夜做了个碰杯的姿势,姿态优雅的轻抿一口,这才放下酒杯笑着开...

    穿成霸总隐形小娇妻作者七月半-穿成霸总隐形小娇妻小说阅读

    第1章 克妻

      优雅的西餐厅里,灯光浪漫,音乐舒缓。

      靠窗的一桌,舒雅穿着酒红色礼服长裙,手中端着杯红酒。

      她朝着坐在她对面的祁夜做了个碰杯的姿势,姿态优雅的轻抿一口,这才放下酒杯笑着开口,“我的情况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我从小就出了国,很少回来,所以你应该没见过我。不过我总是听我父亲说起你,他对你很欣赏。”

      “他也跟我说过你结过婚,来之前还问我会不会在意,可我想,能被他欣赏的男人一定是很优秀的,就算结过婚又怎么样,我一点也不在意。”

      她说了这么多,祁夜却始终面色淡淡。

      他没有说话,懒懒的靠在沙发上,缓缓晃动着杯中的红酒,目光也始终落在红酒杯上。

      鲜艳的红,像血的颜色。

      他喜欢看红酒在杯中轻晃时漾出的冷冽波光,却从不喝。

      因为他厌恶红色。

      舒雅顿了顿,见他不开口,难免也有些尴尬。

      为了不冷场,她又开始找话说:“我听我父亲说那个女人是自杀的啊,好像是为了别的男人?”

      这次也没等祁夜回答,她先笑出了声。

      声音很轻,倒是悦耳,只是话不怎么好听,“她怎么这么蠢啊,你这么好的老公都不要,为了个小白脸自杀?”

      祁夜摇晃酒杯的动作几不可察的顿了顿,眼底闪过抹厌恶。

      舒雅却没察觉,还在自说自话,“说起来,你和她也没有感情的吧,我听说连她的葬礼你都没去的?”

      祁夜终于抬眸看了她一眼,眼底深邃漆黑,情绪不明。

      舒雅却被他这一眼看得僵了两分,回神后忙又扯了笑道:“你别生气啊,我没有别的意思。其实我能理解你的,换做是我我也不会去,一个为了别人自杀的女人罢了,死就死了不是吗?”

      “我只是有些心疼你,要为了这样的女人背着个克妻的名声,也太不值了。”

      “听说你这几年一直没谈恋爱?我觉得,你也没必要为了她就不相信其他女人了呀,其实这个世界上,好女人还是很多的,像那样不知羞耻的女人,你就忘了吧。”

      不得不说,舒雅真的脑补了挺多,在她看来,祁夜这样年轻又帅还有钱有势的男人,身边没有女人,那唯一的可能就是真的受了情伤。

      那么这种时候,她表现得更温柔善良些,说不定就能打动他。

      她当然不会承认,一开始听说父亲要她见的是个死过老婆的男人时她是非常抗拒的,虽然父亲给她看了照片,不过只是小半个侧面,看不出有多好看。

      再有钱又怎么样,她可不想嫁过去给人做续弦。

      而且听说祁夜的妻子是在新婚夜死掉的,命硬克妻,这么晦气,她嫁给他怕是也要被克死的。

      今天的相亲还是她父亲将她从国外抓回来的,威胁她如果不来就同她断绝父女关系。

      她本想着来了见一面就走,跟这个男人说清楚,让他别打她的主意。

      只是没想到,父亲要她见的男人,竟然会这么帅。

      剑眉高额,眉眼深邃,五官精致,脸部线条硬朗流畅。

      最重要的是气势特别强,就算是那么闲散的坐在那里不言不语,那迫人的凌厉也分毫不减。

      见到他的第一眼,舒雅就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嫁给他。

      就算他不是祁氏新任总裁,只是个穷酸鬼她也要嫁。毕竟靠这张脸,就足以让女人尖叫心动了。

      感觉到四周其他女人偶尔瞟过来的羡慕眼神,她眼底更是光芒灼灼,带着对祁夜的势在必得。

      一开始就提起那个女人的事,也是想显得自己大度,不让这件事成为他们以后感情的绊脚石。

      想着,她的神色就娇羞了两分,红着脸轻声道:“虽然我没有谈过恋爱,也不知道要怎么做一个妻子。不过为了你,我都会好好学的,等我们结婚后,我会好好爱你的……啊……”

      话还没说完,祁夜忽然抬手,将手中的红酒泼向了她,鲜红的液体从舒雅的头上流下来,又恐怖又狼狈。

      舒雅尖叫一声,尖叫声打破了西餐厅的安静浪漫,整个西餐厅的人都朝他们这方看了过来。

      那些看好戏的眼神,还有祁夜的举动让舒雅尴尬又愤怒,她猛的起身,拿纸巾胡乱擦着自己头上脸上的红酒,声音也尖利了起来,“你有病啊?”

      当然,她没发现,祁夜握着红酒杯的手也有些僵硬。

      缓了缓,他才轻飘飘侧眸看了眼他身边空空如也的座位,眼底略带警告。

      然后将红酒杯放下,看向舒雅,轻描淡写说了句,“抱歉,手滑了。”

      舒雅咬紧牙根,气到发抖。

      鬼才信他手滑了,他分明就是故意泼她的。

      女人才会做的事,他倒是做得很顺手,难怪他老婆要自杀了!

      舒雅恨恨的想,可祁夜都这样说了,她还能怎样?

      她深吸气,最后还是只能拿起手提包去洗手间。

      等她离开,祁夜也拿起搭在沙发边上的西装外套起了身,买单后,在西餐厅所有人好奇探究的目光中,神色从容的走出了西餐厅。

      一直到了地下停车场,坐上了车,祁夜始终从容的脸色才慢慢变了。

      他掌着方向盘,闭上眼,眉心紧收下颚收紧,深吸几口气,几乎是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开了口,“唐、糖!”

      很快,女孩子又娇又甜的声音就在车里响了起来,听起来还有些纠结,“做什么呀?”

      祁夜忽的睁开眼盯向副驾驶的位置,眼底染着薄怒,“你刚才在做什么?”

      副驾驶的位置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儿。

      女孩儿最多20岁,又黑又长的头发及了腰,柳叶细眉,清澈杏眸,鼻梁小巧,唇色粉润。

      她轻抿着莹润的唇瓣,小小声问,“我做了什么吗?”

      她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祁夜,好像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他这样生气。

      祁夜也盯着她,眼底怒意渐深,“谁让你动手的?”

      唐糖更无辜了,“不是你自己说的要我帮你把那些觊觎你的女人赶走吗?你这么生气做什么,你看上她啦?”

      她皱了眉,犹豫又为难,“我跟你说,她可是个恶毒女配,你要是看上她,不会有好下场的!”

      祁夜恨得牙痒,“我有让你用我的手来泼她红酒吗?”

      唐糖撇了下嘴,“那如果我自己拿红酒杯去泼她,可能你下一秒就会上热搜了。标题是:天啊,祁氏新任总裁养小鬼!”

      她语气震惊,惟妙惟肖。

      祁夜:“……”

      气到无话可说。

      所以她是觉得“天啊,祁氏新任总裁泼女人红酒”的热搜标题听起来会好听些吗?

      闭了闭眼,牙齿磨得咔嚓作响。

      唐糖毫不怀疑,如果不是她早就死了,他可能会想要再掐死她一次。

      她老实了,不敢惹他太生气,毕竟她现在还需要抱紧他的大腿。

      她噘起粉润的小嘴,像只小□□般鼓了鼓脸颊,怯生生的道歉,“好啦,今天的事是我没考虑好,大不了下次我不用你的手泼了好吧。”

      还有下次?

      祁夜冷笑,“放心,没有下次了。”

      唐糖偏头,细眉纠结在一起,“为什么呀?”

      祁夜却没再说话,只闭上眼缓了缓情绪,再开口时,声线已经恢复了平日的冷酷,“从我眼前消失!”

      唐糖瞬间咬紧唇,委委屈屈看他几秒,眼睫轻颤着。

      他却看都不再看她,只握紧方向盘看着前方。

      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

      唐糖慢慢垂下了眼睫,小脑袋也低着,轻轻的“哦”了声,又等了两秒,消失不见。

      车里重新变得安静,静得让人窒息。

      好一会儿,祁夜才转眸,目光深深的看了眼已经空无一人的副驾驶。

      眼底卷起浓黑的风暴,却不过几瞬,又恢复平静。

      他发动车子,随车流在夜色中疾驰。

    关键字: 穿成霸总隐形小娇妻 七月半 唐糖祁夜

    穿成霸总隐形小娇妻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