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农家小寡妇:带着包子种种田在线阅读作者豆豆小说农家小寡妇:带着包子种种田

    《农家小寡妇:带着包子种种田》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言情虐恋小说,作者是豆豆,小说主角是暮清妍秦子骞,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一间破落的茅草房,漏风的窗户吹入丝丝的凉风,内屋一张简陋木床上,躺着一名身材肥胖、满脸脓包的女子。一直紧闭的眼睛赫然的睁开,一双冷静、睿智的眼睛,...

    农家小寡妇:带着包子种种田在线阅读作者豆豆小说农家小寡妇:带着包子种种田

    第1章穿成寡妇

    第1章穿成寡妇

    一间破落的茅草房,漏风的窗户吹入丝丝的凉风,内屋一张简陋木床上,躺着一名身材肥胖、满脸脓包的女子。一直紧闭的眼睛赫然的睁开,一双冷静、睿智的眼睛,极为不符的出现在那张臃肿的脸上。

    暮清妍清冷的眼眸,在看到破落的毛草顶,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鼻尖闻到了一股发霉的味道,气味似乎是从她身上盖的棉被上飘出。

    这是什么地方?

    她想要起身,身子却像是被人压着,很沉、很沉,伴随着一股酸痛流窜四肢百骸。

    这时,屋外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伴随着喧哗声。

    “李家老大不会真的要娶那个寡妇吧!”

    “方小花那个寡妇痴心妄想的想要嫁给李家老幺,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一个死了男人的寡妇,带着一个累赘,嫁给李家老大,人家还嫌呢。”

    “我看李家老大和方小花倒也配,一个鳏夫、一个寡妇。”

    “哟,你想得的到好,没看到李家老大不同意么。这女人就想着投河逼婚。李家老幺她指望不上了,现在还不死巴着李家老大。”

    “你说李家老大过来,不会同意娶了她吧。”

    “我看八成像。李家老大也是个不容易的,给他摊上这样的事。娶了这婆娘,以后日子难过咯。”

    各种奚落、嘲讽的声音交织着,从破落的窗户传入内屋。暮清妍还没来得及消化,门被人从外推开。

    她抬头看向门口,来人一身粗布衣衫,上面带着许多补丁,腰间围着一块兽皮,身材魁梧,高大壮实的身躯,像一座大山,给人一种压迫感。

    李川提着东西进入屋中,将东西放往桌上一放,浑厚的声音沉沉的说道:“我会娶你。”

    站在外头看热闹的村民,竖起了耳朵听着。

    暮清妍清楚地从那汉子黝黑的眼眸中看到了一丝不喜。

    不喜?她得罪过此人?!

    太多的疑惑,太多的莫名其妙,让暮清妍本能带上一副淡然的面具,来应对外面未知的一切。

    暮清妍虽然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但眼前的情况不用搞清楚,她也知道该怎么做。

    “不用、不用、不用。”暮清妍连连说了三声,就怕别人以为她拿乔。

    囧,她可不想莫名其妙的与人结婚。

    外头看热闹的村民,不少人瞪大了眼睛。

    “方寡妇该不会淹了一回河,脑子也给淹没了。这么好的机会,竟给往外推。”

    “她该不会还想着李家老幺吧!”

    “我看八成是。”

    “啧啧,都被李家老大碰过了身子,还想嫁给李家老幺,痴人说梦吧。”

    闹哄哄的声音,尽数传入她的耳中,从这些细碎的言语中,暮清妍大概知道了一些事,更让她急于想要求证一些事。

    外面叽叽喳喳的嘲讽声,吵得她的头脑发涨,倏地,脑中一阵刺痛,似有什么东西钻入脑中,脑袋就像是要裂开一般,疼得让她想要撞墙。

    暮清妍不知道是,她此时就是这么做的。

    屋外的人,在看到方寡妇突然发了疯似的往墙上撞,一个个都惊吓住了。好在李川反应快,一把抱住她肥硕的身躯,阻止她自杀。

    暮清妍撞墙被李川制止后,整个人卷缩着,双手捂住头,豆大的汗水自额头滚落。

    看着如此难受,本该厌恶的甩到一边,却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松开。

    方才她看着自己的眼神,没有了往日的算计、贪婪,反而清透明亮,眼底微微闪过的一丝迷茫,让他想到了迷路的小兔,没由来的,心底升起一股怜惜。

    “哎哟,这方小花是不嫁给李家老幺不罢休啊。”

    “作孽哦。”

    外面吵吵闹闹的声音再度响起。

    李川看着她紧蹙的眉头,对着门外看热闹的人,“没什么可看的,大伙都散了。”

    村里的人见李川开口了,也不好驳了人家的面子。热闹也看得差不多,一个个津津有味的说着离去。

    那股痛楚总算消失,脑海中多了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

    暮清妍,不对,此时的自己成了大明皇朝下,一个穷乡僻壤的小山村中的一名村妇。此大明皇朝非自己所熟悉的大明皇朝,完全是一个她不认识的朝代。

    方小花,年方二十有一,新婚丧夫,带着一遗腹子。在村中住着两间破落的茅草屋,那屋子是夏天遮不住雨,冬天挡不住寒。

    方小花一直想要再嫁,奈何带着一个拖油瓶,谁也不愿意娶。早年还有人问,方小花嫌弃对方是鳏夫或是残疾,不愿嫁。如今脸上长满了脓包,毁了容,且还长了一身肥肉,这下更是无人问津。

    可这女人一点自觉也没有,而且自我感觉非常良好,势要嫁给如意郎君。可惜,一直嫁不出去,这女人便将一切原因都归咎在儿子的身上,对那孩子不是打就是骂,将其虐待的瘦骨如柴,胆小如鼠。

    这人的脾气还非常差,是村中有名的泼妇,村里里里外外没有人是她没有得罪过的。

    这段时间,方小花看上李家老幺。李家老幺是个读书人,身上自有一股书卷气息。那气质与村中汉子都不同,可把方小花给迷住了。

    方小花绞尽脑汁的想要嫁过去,李家人看不上她,更别说李家老幺李书齐,见着她就是绕着走。

    方小花在村中唯一好友赖婶的怂恿下,想要与李书齐来个生米煮成熟饭,最后弄巧成拙,那人成了李川。

    两人倒是没有那啥,可却是被人撞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悲剧的是那时李川露着上身,方小花衣衫微微有些凌乱,那模样一看就让人想入非非。

    一来二去,流言蜚语在村中传开。

    李川不愿娶她进门,方小花在李家一顿哭闹叫骂,傍晚时分,就听到她投河的消息。

    这下子,整个村子都轰动了。

    根据方小花的记忆,她哪是投河,而是回去的时候,想打儿子出气,脚下一个踉跄,直接掉进了河里。

    这一掉,直接将自己的小命给弄没了。

    这也是她该,明明是自个的事,偏偏拿孩子出气。

    暮清妍一想到这具身体的处境,心中内牛满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了。纵观穿越前辈,要不是公主、郡主,最次的也是千金之流。她倒好,从一个花黄大闺女直接成了人人厌恶的泼妇,还是一个孩子的妈。

    这妥妥坑死她的节奏!\t

    第2章小包子

    第2章小包子

    李川看着她捶胸顿足,万念俱灰的神情,干巴巴的说道:“我会娶你。”

    暮清妍抬头,微张着嘴,半响才吐出几个字,“不用,真的不用。”

    李川以为她还在肖想着家中幺弟,眉头微蹙,憨直的说道:“你和阿齐是不可能的。”

    如此直白而伤人的话,若是换成原主在这里,非得上去撕烂他的嘴,至于她么,完全没有那个想法。

    李川想要打消她的念头。

    李书齐是家中唯一的读书人,从小聪明伶俐,教书先生经常夸赞,爹娘对他寄予厚望,指望着他光耀门楣,定然不会让他娶一个寡妇进门。

    阿齐?不就是李川的幺弟李书齐么。

    这人暮清妍知道,在原主方小花的记忆中,此人长相俊秀,常年穿着一身青衫,看上去倒是文质彬彬。不过,此人看人,不是用鼻子就是喜欢斜眼看人,一副‘自命清高’的样。

    这种人她方小花稀罕,她暮清妍可不稀罕。

    “我会娶你。”李川单纯而执拗的再次重申道。

    “不、不、不,你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缠着你家弟弟,也不会缠着你家任何人。我保证、我发誓。”暮清妍为了打消这个男人想法,让她发毒誓,她也毫不犹豫。

    李川蹙着眉,沉思着,似乎在思量着她说的话,是真还是假。

    李川站起身,走之前留下一句话。

    “你想通的话,可以来找我。”

    囧,什么叫想通的话,她现在就想的就很通。

    暮清妍无语。

    刚过来就遇到这种事,真是够坑爹,暮清妍揉着眉心,眼角的余光瞥见门口处缩着一个身影。

    “谁?”

    无人回应。

    “谁在那里!”暮清妍声音提高了几分。

    小小的身影慢慢地从门后挪出,暮清妍惊讶的看着面前那瘦骨如柴,衣衫褴褛的小家伙。个头小小的,看样子还是三四岁。

    小家伙似乎很怕她,小腿哆嗦着,糯糯、软软的声音响起。

    “娘。”

    暮清妍不敢置信,眼前这个蓬头垢面,瘦骨嶙峋的如乞儿的孩子,竟是原主的儿子。她没记错的话,原主的儿子有六岁,可是看看眼前这小家伙的个头,顶多就是四岁大的孩子样。瞧着小家伙那单薄、瘦弱的身子,暮清妍心底涌起一股怜惜。

    “过来。”她放柔了声音。

    小家伙身子一抖,长期受方小花的虐打,让他不敢违抗她的命令,哆哆嗦嗦的往前挪。他知道娘现在很生气,过去是话,一定又会打他。

    他害怕,却不敢不听娘亲的话。自己若是不听话,娘亲会打得更厉害。

    暮清妍伸手想要将他挡在眼前的头发撩开,蓦地,手一空,只听‘嘭’地一声,小家伙跪在地上。

    “娘亲,狗子错了。”低垂着脑袋,瘦弱的身躯正瑟瑟发抖。

    暮清妍伸着的手就那么僵在半空,看着地上惶恐不已的小家伙,心里将原主骂个半死。

    都说儿子是娘的心头肉,这女人简直不将他当人看,动不动就打、就是骂,小小的人被虐待成这样,真是个心狠的女人。

    暮清妍压下心头的火,尽量的放柔放缓声音,“娘亲不打你,你起来。”

    小家伙怯弱的抬起头,脏兮兮的小脸上露出一双乌溜明亮的大眼睛,胆怯的看着她。小家伙的眼睛漂亮有神,闪亮亮的,看着就让人喜欢。

    小家伙看着娘亲脸上露出的笑容,怔了怔,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娘亲对他笑了。

    小家伙眨眨眼,像是在确定眼前的情景不是自己的梦。

    暮清妍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渴望,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小脸,小家伙整个人僵直着,一动不敢动。

    小家伙感受着脸上传来温热,那感觉很真实又很不可思议。小家伙不禁有些眷恋娘亲的抚摸,这让他心里变得暖暖的,很舒服。

    暮清妍想要唤他的名字,倒嘴边的话,陡然制止。

    暮清妍翻了几翻原主的记忆,确定小家伙真的没有名字,一直以来都是狗崽子、狗崽子的叫,让小家伙以为自己的名字就是狗崽子。

    囧,这真是……

    暮清妍已经无力吐槽原主。

    暮清妍艰难的将那两个字吐出,“狗儿,娘亲给你取个名字好吗?”

    小家伙不解的看着她,“娘亲,我不是有名字吗?”

    说完后,小小的脸上表情一僵,眼神闪过一抹惊慌。

    他忘记了,不能反驳娘亲的话!现在的娘亲太温柔了,让他一时忘记了规矩。

    小家伙缩着脖子,等待着巴掌落下。

    半响,不见动静,偷偷地抬眼,却见娘亲含笑的看着他。

    “那个名字不是真正的名字。娘亲,帮你取个好听的名字。”

    娘亲没有打他,还对着她笑。这让小家伙有些懵了,已经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本能的愣愣点点头。

    方小花的夫家姓王,当初方小花嫁过来时,遇到官府征兵,她的夫君被招了去。两个月后,方小花发现自己有了身孕,本事喜事,只等着夫君回来一家就能团聚。

    哪曾想,半年后却传来了他战死的消息,这一下方小花直接从新婚娘子成了寡妇。若非方小花肚中怀着王家的种,王家人早将她赶出家门。

    等到方小花将孩子生下,那孩子长相白净不似夫妻两人,村中就有了流言,说是这孩子不是王家老三的种。

    方小花自是与人辩驳,那时经常看到她与人对骂,渐渐的泼辣名声也就出来了。王家人不待见方小花,觉得是这女人带来的晦气,才让儿子早早的走了。王家婆婆林氏一直想要将她赶出家门,方小花却不是一个好欺负的,直接与王家人闹。

    闹到最后,王家人也头疼了,给了她一亩水田、两亩旱地,草草地将她们孤儿寡母赶出王家,丢到这间破落的茅草屋。

    这么多年来,王家人一直不认这个媳妇和孙子,权当他们是路人。

    既然如此,小家伙的名字也没必要跟着那家人姓。

    这取名可是大事,不能随随便便的取,名字可是跟着人一生。

    暮清妍手枕着下颚,认真的思索着。

    “方立轩,你觉得这个名字好吗?”

    取名‘立轩’是想他长大后顶天立地,器宇轩昂的意思。本想着直接叫暮立轩,可是转念想到原主是姓方,不姓‘暮’。

    小家伙心里默默的念着那个名字,心里甜滋滋的,对着暮清妍不住的点头。

    暮清妍怜爱的抚摸着小家伙的头,“好了,你以后就是娘亲的小轩儿了。”

    ‘咕噜咕噜’~~

    一阵不协调的声音自暮清妍的肚中发出。

    关键字: 农家小寡妇:带着包子种种田 豆豆 暮清妍秦子骞

    农家小寡妇:带着包子种种田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