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妻三世:承爷宠妻无度全章节免费阅读-(主角程允傅余承)阅读完本

    经典美文《追妻三世:承爷宠妻无度》由著名作者 不枳丫著作的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程允傅余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第1章开始简介前世的程允一直不明白傅余承喜欢她什么,直到重生之后才慢慢慢知道原来那一位京城赫赫有名的承爷爱了她两世。 他花了三世的时间去等她转身,最后她也终于转身往他走来。 --------- 承爷:...

    追妻三世:承爷宠妻无度全章节免费阅读-(主角程允傅余承)阅读完本

     

    简介

    前世的程允一直不明白傅余承喜欢她什么,直到重生之后才慢慢慢知道原来那一位京城赫赫有名的承爷爱了她两世。

    他花了三世的时间去等她转身,最后她也终于转身往他走来。 --------- 承爷:“我用尽三世的运气才追上你,你说你该怎么赔偿我?” 程允:“余生..陪你?”

     

    01

    重生

    头疼…

    刻骨铭心的疼痛…

    仿佛大脑要炸裂般,剧烈的疼痛席卷了脑袋,耳边还回荡着那一声声支离破碎的枪声。

    “啊!”

    程允猛地睁开眼睛,眼神空洞无神。

    她的额头迅速渗出大滴大滴的汗。

    刺鼻的消毒水味瞬间扑鼻而来,一旁的窗户发出一阵“嘎吱嘎吱”的声音,伴随而来的是一股阴冷的风。

    “你终于醒了?”

    旁边忽然传来了一声夹糅少许愤怒和厌恶的声音。

    面色苍白的程允缓缓转过头看向一旁的男人。

    和以往的开朗又活力的他完全不一样,此刻他的脸上只有忧郁和让人畏惧的阴冷。

    下巴长满了密匝匝的络腮胡子,头发凌乱不堪,像一丛被踩过的乱糟糟的茅草。

    程允鼻子一酸,眼睛微微泛红,她嘴巴艰难地说出了三个字。

    “傅…余承…”

    这三个字狠狠地戳伤了傅余启,那双阴鸷冰冷的眸映入了程允眼帘之中。

    程允心脏狠狠的一抽,傅余承不会露出这样的神情看她的,这一双和傅余承有几分相似的眼睛此刻像是看着一个敌人一样看着她。

    傅余启冷哼一声,“呵…”

    “我哥死了,你…满意了吗?”

    程允眼孔微微一缩,一动也不动躺在病床上,她睁大了双眼,泪花像水晶般凝结着。

    她说不了话,只能发出“啊啊…”小小的声音。

    “是你害死了他!”

    “如果不是你程氏集团和帝渊集团不会没有了!如果不是你,我哥也不会死!你为什么不听话?要去找那个狗男人就是因为你,所以我哥为了保护你被乱枪打死!”

    傅余启怒目斜扬,怒吼着,质问着程允的罪行。

    程允万万没有想到,最后会是傅余承不惜一切救她,而她爱着的人却一心想要她死。

    那个她爱着的男人柯劲辰利用她拿走了属于程家和傅家的一切,包括…她丈夫傅余承的生命。

    “你知不知道,我哥为什么要将你禁锢在一个地方特训你?”

    傅余启又开口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戒指吊坠。

    那是柯劲辰教唆她给傅余承戴上的吊坠。

    “我哥这么信任你,对你给的礼物都好好戴着,爱护着,而你却要害他!?这吊坠有毒,慢性传播的毒,从皮肤一日一夜的侵入危害人体,我不知道你哪里来这样的东西。”

    “你知道吗?”

    “我哥因为你的毒,知道自己活不久,所以想着在死之前要特训你,让你在他不在的时候,能力保护好自己。”

    “而你呢?最后学有所成,跑去见狗男人?最后我哥为了救你,被乱枪打死?”

    傅余启像个炸毛的疯狮子,将戒指扔到程允身上。

    虽然被戒指砸得不疼,但是程允却格外的痛。

    “在他的遗嘱里,居然还想着护着你。”傅余启冷笑了一下。

    随后又道:“我本来不想救你的,但是我还是救了你,因为我想看你痛苦的样子。”

    傅余启那双黝黑的眸子如寒冰般发出阴冷的光瞥了一眼程允,随后他才摔门而出。

    程允眼神空洞地望着天花板。

    嘴里低喃着混浊不清的三个字,:“对…不…起…”

    一遍又一遍的三个字…

    眼泪模糊了双眼,乌黑的眼珠噙满泪花,像是野葡萄挂满露珠。

    她忘不了那个拼命向她跑来的人,最后被乱枪打的遍体连伤,倒下的那一刻,他还卑微地往自己这边爬过来。

    那个帝王般存在的男人,却死得这么卑微。

    他嘴里还不停地低喃着她名字。

    “抱歉,这一世,我又食言了。”

    “好好活着。”

    这是他最后对她说的话。

    现在回想起来,结婚这么多年,那个一直被她厌恶的丈夫,无时无刻都在护着她。

    不管她怎么闹,怎么折腾,他还是对她包容着。

    曾经里,华夏京城第一家族傅家太子爷,人称承爷,杀伐果断,冷酷无情的一个男人。

    被世人捧在天上的天之骄子。

    最后,却因为她而被乱枪打死在他乡。

    程允面目死灰地流着眼泪,她艰难地抬起手,摸索着那一枚刚刚被傅余启丢过来的戒指。

    上面刻着一个三个字母大写:FYC

    傅余承的名字大写字母。

    讽刺的是,这不是她特意给他定制的戒指,却被傅余承从订婚戴到了现在。

    她颤抖地抬起那只插着管子的手,颤巍巍地拿起了那一枚戒指,另一只手扯开了自己的氧气罩。

    “滴…滴…”

    旁边的仪器立即响彻着死亡的倒计时的声音。

    偌大的病房外,传来了一声声的凌乱脚步。

    “快快…病人有危险。”病房外的医生急忙往这一边赶来。

    程允将戒指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面,在病房被医生打开的一刻,她直接咽了下去。

    “滴——”

    最后的生命犹如机器设备上的一声平音,那一条直线宣告着生命的终结了。

    眼角的最后一滴眼泪也顺着没有生气的脸颊滑落了下来…

    ***

    “她怎么还活着?”

    “我也想问,不如死了算了,为了逃订婚宴,居然爬围墙出去会见狗男人,还让我们承爷在订婚宴上面令人蒙羞。”

    “啧啧,这还不够,爬围墙出去还把摔到了脑袋,最后摔傻了最好。”

    “嘘…小声点,别人傅管家听到了,这好歹也是傅家认定的少奶奶。”

    走廊外面的两位女仆的声音越来越远。

    房间里面,一缕阳光直射进来,像一束亮闪闪的金线,多了几分生息。

    一头乌发如云铺散,熟睡时仍抹不掉眉眼间拢着的云雾般的忧愁。

    程允的睫毛微颤了颤,最后缓缓睁开了眼睛,墨色的眼睛夹糅少许血丝,眼神空洞无神。

    刚刚外面的女仆的话,她听到了。

    这不是她逃婚翻墙的时候,摔了下来,最后摔破了头,流了不少血。

    最后被傅余承带回了他的唯允庄园养伤。

    她重生了,重回到订婚宴这个时候了。

    她摸了摸额头上的伤,不小心碰到了伤口,也没有控制好力度,“嘶…”

    她有些恍惚地看了看手上刚刚掺到额头的血。

    回神过来,神色变得慌乱起来,她猛地掀开被子,光着脚丫直接往房门外面跑。

    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

    她要见傅余承…

    她想见见他…

    “欸!程小姐,你要去哪?”

    房门这边猛地开门声惹来了女仆的注意,女仆纷纷上去追着有些发狂般的程允。

    02

    想见他

    不管女仆怎么叫程允,程允都仿佛听不见,也跑得更加快了。

    一时间这个走廊楼道这里,都被这一阵急促地脚步声还有追赶声包围着。

    程允此刻的脑袋有些昏沉沉的,视线也模糊,但是心底那强烈的声音一直在催促她去见到那个男人。

    一想到前世里傅余承的惨死,程允整颗心都揪着痛。

    上天又给了她一次活过来的机会,这一世她只想好好做他的妻子。

    楼下的傅管家看到楼上的又开始闹腾的程允,心中一急:“快快…看着她,别让她发疯!”

    后面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又补充了一句:“别伤着那个祖宗了!”

    不然,这唯允庄园里面一个人也活不成了!

    傅管家对于程允发疯的状态也见怪不怪了,他只希望,这一次程允可别又乱摔东西,或者打人了。

    之前被程允打的那几个女仆,现在还没有出院呢。

    程允住在五楼,楼下四楼是傅余承的地方。

    而此刻的程允去了傅余承的楼层,这程允一跑进去四楼的时候,所有仆人都立即止步了。

    谁也不敢迈进承爷的这个地方。

    管家听到女仆的陈述,他心中更急了,承爷的房间可是有很多重要文件之类的。

    管家真怕程允把承爷的房间弄成一遭乱。

    他立即转身去打电话联系承爷。

    现在承爷还在程家处理和这位祖宗的婚事。

    就在管家刚刚打出电话的时候,门外就传来了手机的铃声。

    他眼前一亮,连忙挂掉了电话,往门外快步小跑着,“承爷!”

    此刻,楼上的程允在打开傅余承房门的一瞬间的时候,她就怔在了原地。

    房间东西排列有序,干净明亮,主调都是那令人压抑黑色风格。

    浅灰色的窗帘被分挂在两边,露出大大的落地窗。

    这还真是符合傅余承的房间。

    之前她都没有好好留意过他的房间,结婚之后,傅余承也没有强迫过她,两人都分着房间。

    而她从不踏入四楼这里。

    除了为了柯劲辰窃取帝渊集团的机密合同那一次,她才破例来了四楼。

    因为她,傅家的帝渊集团和程家的程氏集团都毁在了她的手里。

    最后傅家和程家被逐出华夏京城,搬离到了瑞州居住。

    哪怕傅家和程家败落,傅余承还是能为她找到一个避风港。

    前世的她是有多么的铁血心肠,也没有发现傅余承的好?让这样的一个男人活得这么卑微?

    她现在想见他…想好好说一下对不起,虽然很微不足道的一句话,可这是她欠他一世的话。

    程允记得这个时候的傅余承还不在庄园。

    因为她在订婚宴上面闹了笑话,这个时候的傅余承还在程家和傅家之间善后呢。

    她缓缓蹲下了身子,无助地抱着自己,把头埋在膝盖上面,整个人的身体抖了抖。

    “傅余承。”

    她嘴巴低喃着三个字。

    她想他了,她欠他的东西太多了。

    “你又想干什么?”

    门后忽然传来了一道浑重低魅的嗓音带着几分嘲弄的冷意。

    程允听到这熟悉,仿佛隔了一个世纪才能听到声音的时候,她身体猛地一颤。

    随后,她猛地抬起头,接着缓缓转头看着门外站着的男子。

    一身黑色西装,高大健硕站在门外,那双深邃的鹰隼眸子与程允对视着。

    程允脑袋一片空白,这是活着的傅余承。

    傅余承剑眉紧拧,他不知道这个女人又想搞什么花样。

    看到程允光着脚丫,还有单薄的睡衣的时候,他眉头又是一皱。

    他又把目光落在了程允额头上又掺出血液的裹着的纱布,原本白色纱布也更加红了。

    他抿紧嘴唇,眸子里流露出诡奇的冰寒。

    她还那个样子,不会照顾自己。

    程允那双纤长的睫毛翩然的扇动着,清亮的眼眶里顿时闪起了泪光。

    她嘴唇翕动着,她想说出那三个字,但却惊在原地,忘记说出口。

    对面的女人睁大了双眸傻愣在原地,眼睛里还有不少泪花像水晶般凝结着。

    最后,亮亮的泪痕已划在程允那苍白的脸颊上。

    傅余承一顿。

    但是没一会儿,傅余承的声音还是有些冰冷道:“怎么,又想借口取消订婚宴?”

    那双邪魅冰冷的眸子映入了程允的眼帘中。

    也不给傅余承继续讽刺下去还有反应的时间。

    程允的眼泪水直接跟山洪暴发似的直接从眼眶里奔了出来。

    整个楼层都回荡着程允的哭声。

    楼下的仆人还有管家面面相觑,然后一个冷颤。

    管家拿出汗巾擦了擦额头,忽然有些担忧这程小姐来了,承爷不会在打人吧?

    傅余承更是一窒。

    脚步多了几分慌乱地往程允那边走去,最后蹲在她面前,心中疑惑这程允今天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了?

    他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

    程允一脸委屈道:“你凶我?!”

    傅余承:“……”

    “你不能像你弟一样凶我!你不能凶我!”

    傅余承被程允这一声奶凶奶凶地声音弄得一愣一愣的。

    他双眉又是惯性地微蹙。

    心中在想傅余启凶她?什么时候的事情?

    前世在医院的时候,和傅余承有几分相似的眼睛的傅余启用着最陌生、最冰冷的眼神看着她。

    让程允感觉当时…就是傅余承这样在看着她。

    刚刚傅余承那冰冷的目光让她又想起医院里面傅余启的那个眼神。

    她知道她没有权利去要求他们原谅她,也没有任何资格…

    可面对傅余承那样的目光,她就害怕了…

    她害怕自己没有重生,傅余承还是死了,这个傅余承是她幻想出来的,她还在梦里。

    “你不能凶我,其他人都可以,但是你不可以凶我…”

    程允拽着傅余承的手臂,视线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嘴巴还一直低喃着着:“对不起…”

    “我错了,你别凶我…”

    “其他人都可以骂我,但…你不能…”

    “因为我只有你了。”

    “对不起…对不起…”

    傅余承立即察觉到程允不对劲,程允也迷迷糊糊地直接倒在了他的怀里。

    “小允?!”傅余承惊呼一声,然后迅速抱着她往床上放去。

    “快叫,阿乌过来。”傅余承朝楼下喊着,语气里多了一丝慌乱感。

    五分钟之后。

    一身白大褂的男人一边收拾满是血迹的纱布,一边幽幽道:“没什么事情,就是失血多了点,日后补一下就可以了。”

    傅余承:“脑子没有摔坏?”

    “**,你骂人呢!?”

    “……”

    阿乌这几天被傅余承叫来叫去的,这家伙倒是好,还骂他没有脑子?

    傅余承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眼前的男人,然后转过头,视线又落在了程允上面。

    浑厚的嗓音淡淡道:“阿允的脑子有没有摔坏我不知道,但…你的…”

    他斜睨了一眼阿乌,幽幽地补充道:“脑子一定坏了。”

    阿乌一怔,才反应过来承爷刚刚问的话,原来是问程允的脑子有没有摔坏啊…

    他还以为这货在说他呢。

    阿乌缩了缩脖子,还有摸了摸鼻子,解释道:“摔得也不严重,也按照你的要求照了片子,真的没有问题!你就别操心了。”

    见傅余承不信,阿乌有些生气:“我说,爷,咱们好歹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你就不能对我放点心?”

    傅余承撇过了头,小心翼翼地帮程允盖好被子,他想到刚刚程允和以往的反常,心中有些不解。

    阿乌看着傅余承的动作,无奈地摇了摇头,“我说你要什么女人没有的?非得追一个连正眼也不给你一眼的女人?”

    “闭嘴。”

    “我也没有说错,这个女人和他那小初恋不是真心相爱的吗?你又何必…”

    阿乌的话,还没有说完,傅余承那冷眸一扫过来的时候,阿乌生生感到一阵寒意。

    “滚。”傅余承薄唇微启,冷冷吐出一个字。

    阿乌连忙尬笑,“得咧,爷!”

    他以秒为速度,飞快消失在了傅余承的视野中。

    “真心相爱?”

    傅余承冷笑道,放在床上的手也瞬间握紧着,发出“咯咯…”的声响。

    “哪怕在最后陪她度过余生的人不是我,也不能是柯劲辰!”

     

    03

    是,还是不是?

    程允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她睁开眼睛,看到了陌生又熟悉的天花板的时候,怔了好一会儿。

    微侧头,看到了床头旁。

    傅余承正坐在一把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又不失威严,一只手压在椅子把手上撑着自己头,就这样的睡着。

    他在这里陪了她一天?

    男人的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程允不由主地从床上起来,慢慢地靠近傅余承那边。

    上辈子怎么会看上柯劲辰那种狗男人呢?

    身边这位绝美的男子却不要?

    程允可真是觉得自己上一世眼瞎了。

    她缓缓伸出纤细修长的手,往傅余承那个方向伸去。

    眼看就要触碰到傅余承的脸了。

    忽然!

    那如砂纸磨地的低哑嗓音缓缓道:“醒来了?”

    程允的手猛地一抖,在傅余承睁眼之前立即缩了回去,也立刻本分地坐好。

    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

    长而微卷的睫毛下,那双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慢慢睁开来,映入了程允眼里。

    “我…”

    程允莫名的有些心虚,本来心里有一大堆的话想要和傅余承说的。

    可是…

    真的在傅余承面前说的时候,她就像个石像一样不会说话了。

    “饿了吗?”忽然一声温柔的话让程允回神。

    傅余承心中还是不放心,觉得还是明天带她去照一下片子。

    以前的程允见到他就像是见到什么晦气的东西一样,一直让他消失,又摔东西又打人。

    现在这个程允却一直在发呆,还有点不会说话,让他心里觉得一阵纳闷。

    “我…”

    又是只会说“我”字。

    傅余承叹气改变了主意,站起身,“你收拾下,去医院。”

    语气义不容辞,没有反抗的余地。

    “去医院?”

    “嗯。”傅余承睨了一眼看起来有些又在发呆的程允。

    随后,认真的补充了一句,“看下脑子。”

    程允一窒。

    她忽然觉得…上一世她不喜欢傅余承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个表达方式太直白和强势,一旁又她那个好堂姐在她耳边煽风点火,所以前世的她厌恶傅余承。

    “你换件衣服。”傅余承心里堵着慌,抿嘴轻声道了一句,声音不敢太大。

    说罢,正要准备离开,但是程允忽然拉住了傅余承的手。

    那软软又暖和的小手拉着他的时候,傅余承身体微顿了一下,错愕地看着程允。

    “我…没事,不去医院。”

    “那就别装了,不管你怎么闹,我们都不会取消婚约的。”

    傅余承本以为这一句话会让程允扔掉那安静的伪装。

    要知道,以前的程允也回偶尔扮演一下顺从的态度,最后立即溜出去唯允庄园。

    傅余承不确定程允是不是假装这个发呆的模样,借机去医院,然后溜走。

    所以他说出了让程允最不愿意谈的话题:他们的婚约。

    可是出乎意料的没有,程允的眼睛很是清澈,面上一片平静。

    傅余承倒是担忧了,这样的程允那表明她是真的有事了。

    怎么不会闹?不会指着他骂?

    “我不逃了,傅余承。”

    一道清丽的女声,如一道清流般注入了傅余承的耳朵里。

    上一世,程允假借脑袋疼,让傅余承紧张,然后带她去医院,之后她趁机溜了,又去找柯劲辰了。

    上一世的傅余承因为紧张她的伤,所以没有猜测到她的计划。

    这一世,让程允不解的是傅余承却猜测到了她上一世的想法。

    可这一世她也没有想要去医院了…

    傅余承盯着程允看了许久,才慢慢吐出一句话:“我让管家送点吃的,等等阿乌过来帮你看看。”

    都说出这样的鬼话,说程允没事?傅余承第一个不相信她脑子真的没有问题。

    “我…我是认真的!”程允大声道。

    “那这是你第二个逃离计划?”傅余承反问道。

    程允一窒息,如果说不是,那傅余承就认为她脑子摔坏了,有问题,得看。

    如果说是,又不是自己本意。

    “草!傅余承你就老是变着法子骂我脑子坏了!”

    程允顿时炸毛的样子像极了野猫样子。

    傅余承觉得莫名有些可爱,心情忽然好了少许,“等你伤好了,继续订婚宴,别想逃。”

    语气还是带着少许警告。

    程允没有吱声,望着缓缓关上的门,有些头疼。

    得,那你看好了,到底我逃不逃。

    门外走廊。

    傅余承拨出一个号码,沉声道,“把所有先进、高科技的医疗设备备全送来唯允庄园。”

    阿乌:“你别告诉我这是那位祖宗准备的。”

    “别废话。”

    “涨工资吗?”

    “要人头吗?”

    这一句危险的言语,让电话那边的阿乌一个冷颤,连忙赔笑,“承爷,算我提前给你的新婚礼物。”

    “新婚礼物?晦气,换一个。”

    “嘚嘚,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这不能当做新婚礼物,晦气晦气。”

    “嗯,翡翠湾风水不错,提前谢谢你给的新婚礼物了。”

    “不是…承爷…我…”

    他不是那个意思啊啊啊!那可是他们集团新开发的地!刚刚建成完工不久!

    他也没有说送这个啊!

    不等阿乌解释…

    “嘟嘟…”

    阿乌:“……”

    他为什么要认识这么一个霸道的人?

    不就是未婚妻伤了一个脑子?

    为什么把整个医院设备都要安放在自己家里?!

    还赔了一块地!?上百亿打造的翡翠湾,就这样没有了?

    ***

    上一世,程允都没有见到过傅余承如此周到的。

    为了防止她找借口,直接在庄园里面空出一个地方打造一个“家用医院”,这设备比医院还要齐全。

    程允忘不了,昨天晚上,阿乌一脸幽怨的看着程允,仿佛自己抢了他什么重要宝贝。

    这阿乌是傅老爷子从他的一个战友中收养的,因为战友死了,家里也没有什么人,所以阿乌也一直寄养在傅家。

    阿乌和傅余承也算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

    在程允印象里,阿乌也不算这么穷的。

    不过是被傅余承敲诈了一些设备吗?

    至于这么像个寡妇一样盯着她吗?

    对于阿乌,程允还是不太了解的,只知道阿乌还是一个很厉害的医生。

    前世,傅余承中毒的时候,还是他为傅余承一直续命的,那个时候阿乌一见到她就一直怼她。

    一开始她还不知道自己怎么惹到他了。

    后来才知道,是她的戒指让傅余承中了一个未知病毒。

    也难怪阿乌一直看她不顺眼了。

    在傅余承的叮嘱下,阿乌为程允直接来了一个全身检查。

    没有任何问题。

    看到各项指标之后,傅余承也才相信程允的脑子真的没有坏…

    关键字: 追妻三世:承爷宠妻无度  不枳丫 程允傅余承

    追妻三世:承爷宠妻无度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