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绝品神农印丁小宝蓝娇姣完本阅读

    丁小宝蓝娇姣是著名作者平山子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说。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第3章 神农四印就在这时,院门外吱嘎一声响,来了一辆黑色小轿车。下来一个大块头男人,那男人谢了顶,长着大大的灯泡眼,大大的蛤蟆嘴,得儿一声,就朝丁小宝家里走来。洪珍英看见是海大炮,吓得她止不住的发慌,照门就是一脚,躲入了卫生间,把

    绝品神农印丁小宝蓝娇姣完本阅读

     

    第8章 甲鱼成精了

    滕媚甭看她是个医生,可她顶多二十四五岁,跟洪珍英是同龄人。但是,她打扮妖艳,嘴唇涂了大红的胭脂,烈焰红唇,看去妖艳又妩媚。

    而且,她穿衣打扮,也非常的大胆。白大褂是开襟的那种,里面只有一件露脐的粉色绣花小吊带。

    看起来像极了古代女人穿的肚兜。

    那高-耸入云的上头,跟着她的身子不住的打晃。

    洪珍英不是男人,连她都被腾媚的豪放性格吸引了。

    一对美眸不时的目送着她的丰-满。

    滕媚却是笑喷了:“珍英姐,你都结过婚,有过男人的人,还怕羞呀?”

    “再说,你是救人,是做功德,又不是叫你干坏事!”

    “直接扒嘛,你什么没见过,哟哟,还不好意思!”滕媚咯咯大笑,把洪珍英笑得越发羞耻了起来。

    她一赌气,索性拿来一条毛巾,把眼睛给蒙上,这才大胆起来。一对葱白玉手在丁小宝身上来回了几下,笨拙的把湿透的衣服扒拉下来。

    就听腾媚倒吸一口凉气:“挖藕,你家书呆子好大的本钱呢!”

    “天呐,谁做了他老婆,幸福得能上天!”

    滕媚看着看着,不知不觉就陷了进去,她脸蛋红似桃花,忍不住喘了,桃花眼含着一汪秋水,满是一副欲求不满状。

    洪珍英何尝不知道宝渣渣的本钱,她早就见识过了。可她不能让滕媚知道了,不然的话,就腾媚这个小妖精,能笑她三个月。

    “滕医生,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嘻嘻,珍英姐,我发现你很会装耶。你跟小宝渣渣同吃同住,我不相信你不知道他的本事!”滕媚心思就旖旎了起来,寻思改天把这个家伙约出来,偷偷吃桃,欢乐一把。

    想想就很期待呢。

    一句话羞得洪珍英无地自容,嗔白道:“滕医生,你个没正经的。我家宝渣渣一肚子墨水,就是不顶用。他在城里好好的,不去上班了,说要回家做农民。我的天,你说气不气?”

    滕媚神情笃定的道:“像小宝这种书呆子,手无缚鸡之力,他哪做得了农民。以为农民那么好做,那都是力气活。就他,受得了苦才怪!”

    “敢不敢打赌,最多三个月,你家小宝渣渣就混不下去,哭着喊着要回城里上班!”

    洪珍英帮丁小宝穿上内衣裤,盖上一床棉被,看着他直挺挺的一动不动,怪心疼,同时也很害怕。

    要是小宝渣有个三长两短,她可怎么活呀?

    嫁的第一个男人江浩,都没做成夫妻之实,就没了。

    村里一起长舌妇,就对她指指点点,说她克夫命。

    正是顶着克夫命的帽子,所以她特别害怕小宝渣渣出事。

    江家只有小宝一个男人了,小宝千万不能那个啥!

    “滕医生,他混不下去就好了,我巴不得他早点回城,正儿八经的上班,挣工资。”

    “像他这样,村里人指指点点,我做SZ的,都没面子!”

    滕媚见洪珍英一脸无奈,看来她也拿这个外姓小叔没办法。就打蛇随棍上道:“珍英姐,你这个SZ做得够意思了。供他上大学,生活起居都是你包,这书呆子,倒像个大爷,真有艳-福!”

    “我是女的都嫉妒他!”

    洪珍英猛地一激灵,才发现岔题了,言归正传道:“给他打吊瓶?”

    “哦哦,光顾聊天,把正事忘了。当然得打吊瓶啊。”

    “这样,你先帮小宝暖身子,我回所里拿吊瓶过来!”

    “啊?我……我,我?”洪珍英又不知所措了。正因为在乎,所以才会慌乱。

    滕媚眼毒,一眼就看出味来了。看穿不说穿的道:“最快的回暖方法,就是抱住他!”

    “你记住一条,你这么做,是为了救人。比起一条人命,什么最重要?”

    洪珍英道:“当然是人命重要咯。”

    “那不就得了,你快点呀,帮你家宝渣回暖!”

    洪珍英羞红满面,横陈着抱住了丁小宝。

    见滕媚走远了,洪珍英努力排除心中杂念:“我是为了救人,没有别的!”

    “我是为了救小宝,我没有那个的意思!”

    “我没有!”

    ……

    十分钟后,滕媚带着几只配好的吊瓶,兴冲冲的返回江家。兜头见到洪珍英和丁小宝俩个,好比是夫妻同眠,差点笑喷。

    “咯咯,珍英姐,我看你很熟练嘛。”

    “做得比想像中还好,以前你帮他暖过身,对不对?”

    “别不承认,你不承认就等于承认!”滕媚算是满足了好奇心,对洪珍英的表现甚是满意。

    挂上吊瓶,滕媚都舍不得走了。她见洪珍英要上卫生间,趁机,她就把手伸入了被中……

    “啊?我……我在干什么?”

    突然一个打进来的电话,把滕媚从暇思中唤醒。她接了个电话,这才依依不舍的回所里去了……

    三天后,深度昏迷中的丁小宝忽是两眼一睁,一骨碌弹坐起来。

    “这就天亮了啊,好快!”

    低头发现SZ就在自己房间守夜,她实在是困极了,头颅枕着床边,睡得正香。

    SZ如瀑长发纷披,香波堆了一床头。看着火爆的睡美人,丁小宝看呆了。

    “啊?小宝渣渣,你终于醒了,你醒了啊?”洪珍英突然打个颤,揉揉眼睛,才知道有惊喜。

    丁小宝笑嘻嘻的道:“SZ,不就睡了一晚上,至于这么夸张么?”

    “一晚上,你昏迷了三天好不好?”

    “吓死我了,你知道吗?SZ以为你不行了,万一你真的去了那边,我也不活了,陪你去,呜呜!”说着,感情丰富的洪珍英鼻头一酸,粉拳捶打着丁小宝,恸哭了一场。

    丁小宝嘿嘿乐:“SZ别哭,我这不是好好的?”

    就在此时,怦的一声,院门被人一脚踹了开来。

    只见海大炮趾高气扬的闯了进来,有两个凶神恶煞的痞子,跟在他屁-股后头,亦步亦趋。

    “哈哈,书呆子,三天时间到!”

    “你口口声声还我一万元,钱呢?我就说你拿不出来!”

    海大炮笑得脸上很无耻,一双灯泡眼,目送着水灵灵的洪珍英,就像猎人看着自己的猎物。“洪珍英,你是我的人,怎么样,跟我走!”

    丁小宝从房间跳出来,不忿道:“这不是三天还没过么,你猴急什么?”

    “滚,滚你的!”

    海大炮笑喷了,道:“哈哈,书呆子,说什么回村创业,原来你做家里蹲,天天在家睡大觉,笑死我了!”

    “要你管,十二点之前,还不了一万,我就认输!”

    一古脑把海大炮这几个人轰走后,丁小宝在家里转了一圈,回来问洪珍英:“SZ,我的王八呢,哪里去了?”

    洪珍英一拍脑袋,这几天起早贪黑,照顾丁小宝,把两只王八忘在一边。

    她记得把那只养王八的铁桶放在仓库。

    闻言,丁小宝得儿一声,照门就是一脚,往铁桶里瞧。登时啊的一声,嘴巴大张,眼睛瞪圆,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洪珍英见他惊讶成这样,急忙凑前来看。

    “天呐,这两只鳖成精了!”

    “才几天,就长这么大,一只都有二十斤!”

    “宝渣渣,怎么回事呀?你给王八喂了什么东东,天呐,长得也太快太吓人了!”

    洪珍英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脸上写满问号的看着丁小宝。

    丁小宝就知道,肯定是催生印起的作用。

    三天前,他拿着催生印在铁桶里盖了一章,灵气消耗过度。他的肉体凡胎承受不住,才导致了三天的昏迷!

    “SZ,一万元债有着落了!”

    “我这就去一趟东海,卖了王八,还债!”

    丁小宝看到了希望,神气得眼睛都挪到了脑门上。

    关键字: 绝品神农印 平山子 丁小宝蓝娇姣

    绝品神农印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