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齐灵林枫小说玄学大师撩汉秘籍在线阅读by作者秋梨糕

    玄学大师撩汉秘籍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秋梨糕小说玄学大师撩汉秘籍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玄学大师撩汉秘籍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讲述了齐灵从小住在深山老林和师父学道,十八岁那年下山保护十世善人林枫,除魔卫道匡扶正义的故事。小说构思精巧,脑洞大开,曲折离奇,融合了中医、易经、武术、风水堪舆等中国经典传统文化,通过充满想象力、感染力的文字传递社会正能量,弘扬正直、善良、忠诚等正向价值观。

    齐灵林枫小说玄学大师撩汉秘籍在线阅读by作者秋梨糕

    玄学大师撩汉秘籍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故事发生在平行世界Y国。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齐灵打了一个哈欠,“几年前就我就滚瓜烂熟、倒背如流的东东。”

    齐灵放下手中书本,把手靠在背后,看着书房里整面墙的书,来回踱步念叨,“想我齐灵也是读书万卷、天赋惊人的超级天才,居然龙困浅滩毫无用武之地啊。”

    齐灵又来到药房,在柜子边搜,边叹息:“要不先偷点红枣吃吧,益气补血美容养颜。亏我生得如此花容月貌,居然生活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只能每天顾影自怜孤芳自赏,真是可悲可叹啊!”

    解决了一罐红枣,齐灵把瓶子放回原处:“这药房也没什么好吃的,都是些不能塞牙缝的残花败柳枯枝野草,都好久没吃肉了。刚好今天师父下山办事,要不杀只鸡吃吃?”

    晃悠到了草地,齐灵挑了只最大最肥的鸡,“就你了!”

    齐灵一脸奸笑,说着就冲过去一把抓住了老母鸡,母鸡“咯咯咯”连声惨叫,扑腾着想要逃离齐灵的魔爪。

    “咳咳。”

    突然听见熟悉的咳嗽声,头顶似乎有巨大的阴影袭来,齐灵回头一看:“师、师父……”

    “你这是在干嘛呢?”一个身穿蓝色道士服的微胖中老年男子伫在身后,眯着眼睛摸着胡须道。

    “我、我……我看这鸡太肥了,一看就是运动量不足,督促它锻炼一下。”

    “锻炼用得着抓着它脖子吗?我看你是想趁为师不在,把它杀了吃了吧。”

    “怎么可能,我们修道的要少吃肉,我这种清心寡欲严于律己之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伤天害理之事!师父这样说……明摆着是对徒儿不信任,真是好伤徒儿的心呐……”齐灵做出抹眼泪状。

    “不要和老夫玩这套,你这点小心思为师会不知道?这只鸡是我们这儿唯一一只会下蛋的,你吃了以后就没鸡蛋吃了!”

    “哈?这样啊?原来我这么有眼光?”齐灵不由得重新打量起眼前的老母鸡来。

    “为师年纪大了,也不想跟你折腾了,收拾好东西,明日便下山吧!”

    “下、下山?师父你你你居然要为了一只鸡赶我走?”齐灵做出一脸难以置信状。

    师父点了点头。

    “没想到杀鸡会换来这么好的结果→_→早知道早点杀了→_→”齐灵心中窃喜,抱拳道:“既然徒儿在师父心里还不如一只鸡重要,那也不便强留在这儿了,感谢师父这些年的教养之恩,还望师父以后多加保重。”

    “你十八了,也该下山了。这个你拿着。”师父从道袍的大口袋里掏出一叠红本本。

    “这是什么?”齐灵接过,一本一本翻了过去,“中医医师资格证,中国武术八段,八极拳国家级传承人,英语六级,博、博士学位证书?”

    “对你下山有用。”

    “我什么时候考过博士啊,你这个是假的吧,还有这些英语六级、中医医师资格证……”齐灵用手指拿着这些红本本,一脸嫌弃道。

    “现在当和尚都要研究生学历,你个道家亲传弟子,当然至少也要博士,可不能给祖师爷丢脸!为师会造假吗?”

    齐灵还是觉得这些东西没什么用,自己道法已经这么腻害了,还要这些干嘛,只说:“师父你该不会是被人骗了吧?”

    师父翻了个白眼:“只有你师父骗别人的份,怎么可能被人骗?”

    “哦~”看师父一把年纪还搞来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也不容易,齐灵勉为其难接受了,既然要塞那就塞吧,反正也不重。

    师父看齐灵态度敷衍,明显是不信他,原本还打算给她5万巨款下山用,立马改了主意,从兜里数了几张钞票出来,痛心疾首道:“这是500块巨款,为师攒了大半辈子的,观里也只有这么多了,都穷得揭不开锅了,不过山下总是要花钱的,你拿着罢!”

    齐灵兜里的钱从来没超过10块,一看500块巨款,有些震惊,可一听是观里所有的钱,感动的同时又有些不好意思,推诿道:“没想到师父居然还藏了私房钱!可都给我了,您怎么办啊。”

    “诶~”师父大气地摆了摆手,虚情假意地推诿了回去:“我在这山上也不需要花钱,你拿着用吧,等回来连本带利翻个十几二十倍还给我就行。”

    “哦,那我估计不会回来了。”果然师父不会白白给自己钱花,齐灵小声嘀咕道。

    师父叹了口气,又接着说道:“你这次下山,是有艰巨任务在身的,有点钱总是好的。”

    齐灵来了神:“艰巨任务?什么艰巨任务?”

    师父一脸严肃道:“你要找到一个功德值非常高的人,保护他。”

    “为什么要保护他?”

    “因为他是传说中的十世善人,各种妖魔鬼怪觊觎的盘中餐,一旦他出事,整个世界都会陷入黑暗!”

    “这么可怕?那不就是唐僧肉么?”看师父讲得煞有介事的,不像是骗人,“那我要怎么才能找到他啊?”

    “你可以看出别人的功德值,到时候遇到那种闪瞎眼的就是了。”确实,齐灵开过天眼,可以一眼看出对方是好人还是坏人,比如师父,功德值就有三千多,应该算高了。一般做了好事,功德值就会增加,做了坏事就会减少。如果到挂了的那天功德值为负,那就只能是下地狱了。

    齐灵还想多套点情报:“您就不能给我个方位什么吗?这世界这么大,我怎么知道在哪才能碰到他啊。”

    师父闭着眼摇头道:“这……天机不可泄露,一切就看你的机缘了。”

    齐灵噘嘴:“这么神秘?那师父干嘛不自己去啊?”

    “师父都是老头子了,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刚好也给你个锻炼的机会。”

    “年轻人的天下?天降大任?那说的不就是自己吗?”齐灵心中窃喜,更觉得意气风发信心十足。

    “算了,看在是拯救世界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去去吧。对了,妖魔鬼怪这么危险,我总不好空手去吧。”齐灵朝师父眨了眨眼,疯狂暗示道,“有木有什么特别腻害的法器给我呀?”

    师父挑眉道:“你不是自诩功力深厚吗,还怕这些?”

    “哎呀,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拿着装装逼也好嘛。师父您看您就我这一个徒儿,不要这么小气啦。”

    “藏宝阁里有,自己去挑吧。”

    “我终于可以进藏宝阁啦!”齐灵一蹦三尺高,立马朝藏宝阁奔去。

    齐灵觊觎这个藏宝阁很久了,据说藏了很多法器,不过师父一直不让她进,这次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进去搜刮了。

    齐灵深呼吸一口,满怀期待打开藏宝阁大门,立马被呛得直咳嗽,只觉得眼前灰蒙蒙的,尘土在阳光下肆虐,还隐隐约约闻到了一股霉味。齐灵掩鼻嫌弃道:“这都什么啊……”

    只见地上胡乱摆放着一堆破铜烂铁,什么生锈的钱币啦,发霉的葫芦啦,断了的玉镯啦,布满裂痕的瓷瓶啦……

    “不是吧……这就是师父说的藏宝阁?”齐灵简直不忍直视,“师父不会是有捡破烂的癖好吧。”

    “怎么样,是不是挑花了眼,不知道选哪个好?”师父突然从身后出现,吓了齐灵一跳。

    齐灵尴尬地笑了笑:“额,师父,这些法器真的有用吗?怎么看着……”

    “人不可貌相,法器也是。你都跟随师父那么多年了,怎么还那么肤浅呢!古董嘛,自然是越旧越好,你随便挑一个都价值连城!”师父边捋胡须边摇晃着脑袋,一脸骄傲。

    “或者您直接给一个最腻害的给我?”齐灵眨眼道。

    “不同的法器有不同的作用,而且法器也是讲究机缘的,自己挑吧。”

    “是吗?”齐灵环视了一遍藏宝库,心下想道:“既然这样,我就多拿一些!大不了还可以摆地摊卖钱!”

    “这个葫芦貌似不错,这个铃铛手镯看着也还行,说不定是纯银的,还有这个平安扣,五帝钱,檀木手串,铜镜,桃木剑……”齐灵把稍微小巧点的法器都装进了麻布袋。

    “诶诶,你装这么多干嘛?”师父喝止道。

    看师父这么心疼,齐灵越发觉得自己是捡到宝了,撒娇道:“师父,徒儿一个人在外头很危险的,万一出事您就成孤家寡人了!反正您在这山上,也用不到这些法器,您看看,都发霉了!等我下山赚了钱,就给您修个大道观,给你买各种好吃好玩的!”

    说完,齐灵又趁师父不备在地上抓了几个铜板,然后一溜烟跑了。

    师父看着齐灵远去的背影,露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奸笑:“嘿嘿,总算有人帮我清理这些垃圾了~~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第二章

    休整了一晚,收拾好衣物,带了些常用药材,齐灵准备下山,又想着自己有这么多法宝,自然是要好好炫耀一番,于是将这些葫芦、桃木剑、铜镜啥的都挂满在了身上。

    一路哼着歌儿,齐灵心里别提有多快活,对山下世界更是充满了好奇。

    齐灵因为出生时被算命的说是八字四柱全阴,命盘七杀入命,刑克六亲,还很难养活,所以从小就被送到了青云观,这命格如果是个男孩,还可能会出将为相,大杀四方,可她偏偏是个女孩,那可太惨了。

    青云观虽说是一个道观,但其实总共也就她和师父两个人。齐灵从小跟着师父学习玄学五术,所谓的玄学五术,就是山、医、命、相、卜,包括看相占卜,医术,紫微斗数,风水堪舆什么的。可能真是东边不亮西边亮,齐灵颇有学这些东西的天分,加上记忆力好悟性也高,没几年就把这些学了个七七八八。

    不过从小到大都待在山里,难免厌烦,齐灵一直很想去山下看看,可每次她说要下山,师父就会以各种理由制止,还在山上下了禁制。所以这次能光明正大下山,还是为了拯救世界这种宏大目标,齐灵自然是兴奋不已。

    一路树木繁茂,杂草丛生,齐灵终于到了山脚,隐隐约约似乎可以看见不远处的房屋。

    见马路上停着一辆车,“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车啊,以前只在书上见过。难不成比我的御剑飞行还快?不过这车停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干什么。”

    齐灵走上前去,见车上下来一个男人,浑身散发的金光仿佛中午的太阳般耀眼,就像马上要立地成佛了一样,射得齐灵不敢直视,只觉得狗眼被闪瞎。齐灵立马各种用手遮住眼睛,又偷偷透过缝隙瞄了瞄眼前的男人。

    好家伙,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眼前男人功德值那是牛逼轰轰突破天际啊。

    “99999?不是吧?”齐灵揉了揉眼睛,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不过定睛一看还是这个数。齐灵知道像师父这种自称修为高深的人,都只有3800的功德值,自己的功德值也才1888而已,这人直接爆表了?该不会这就是十世善人吧?师父不是说很难找吗,怎么一下山就看到了?

    为了视力着想,齐灵暂时关闭了天眼,晕眩的双眼这才得以看清十世善人的长相,颜值那是相当高啊。

    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五官雕刻般分明,有棱有角,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如果在古代,这种面相注定就是要当王侯将相的,是大贵之人,要造福八方百姓的。

    旁边另一个功德值只有20的男人虽然长得也还行,可和他一比立马相形见绌。

    齐灵立马狗腿地凑上前去,自我介绍道:“这位大哥你好,我是这座山上下来的道士,这刚一下山就碰到你,真是你我有缘。因为你近期会被妖魔缠身,恐怕会有大难,所以我特意下山来保护你,还请不要客气!”

    林枫好不容易在荒郊野岭见到一个人,本来是想上前问路的,可见眼前的女人穿着破破烂烂的道士服,身上还挂满了破铜烂铁,像是捡破烂的,现在还神神叨叨讲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话,只觉得不太靠谱,没有开口说话。

    这时,齐灵察觉到周围气氛有些不对,用鼻子嗅了嗅,继续说道,“像现在,我就感觉到你身边有妖气作祟,不过有我在,它们也只能是抱头鼠窜了。嗯……虽然我法力十分强大,但替天行道这种事,费用也不需要太多,就……”

    “你是哪来的骗子?想接近我们总裁,也不用用这种奇葩的招数吧!”另一个男人挡在了十世善人前面,要把齐灵赶走。

    “我怎么可能是骗子?你看我长得这么貌美如花,看我诚实的脸、诚恳的眼神,怎么可能是骗子?你见过这么漂亮的骗子吗?”齐灵指着自己的脸,气急败坏道。

    林枫这才端详起齐灵的长相来,见她破烂浮夸的外表下确实有着惊人的颜值,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美女,她模样十分清丽脱俗,雪白的脸颊还微微有些婴儿肥,一双扑闪的大眼睛天真单纯地望着他,仿佛不谙世事,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气,可惜居然是个骗子。

    “想接近我们总裁的漂亮女人多得是了!”说完,男人就护着十世善人上了车,临走前还不忘吐槽了一句,“神经病。”

    车开走了。

    齐灵立马想御剑飞行追上去,可摆好姿势尝试了好几次,无论怎么发功都不起作用,“怎么回事!居然关键时刻掉链子!”

    这时师父的声音从空中缓缓飘来:“对了,忘了跟你说,除了斩妖除魔的,其他比较浮夸装逼又不是很重要的法术,比如御剑飞行,为师给你下了禁制,不要乱用哦~~”

    “妈呀,师父也太不靠谱了吧!禁什么不好禁御剑飞行!”齐灵气得跺脚,只能眼睁睁看着车走远。

    “真是晦气,不但路上迷路了两小时,还遇上一个疯女人。”助理边开车边说道。

    林枫只一脸矜贵地坐在一旁,神色泰然,没有开口说话。

    “不过真是奇怪,刚刚我们这条路还一直绕不出去,现在倒是可以了。”顿了顿,助理又接着说道,“该不会真的跟那个女人说的一样,刚才是妖怪作祟,我们遇到了鬼打墙,那个女人真是道士吧?”

    林枫横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你好歹也是个法学研究生,还信这些?”

    助理挠了挠头:“不过刚才确实挺诡异的,总是绕了几圈又回到原地。好在现在没事了。”

    齐灵看着车走远,想追上是不可能的,重重叹了一口气。

    “不过既然十世善人出现在这儿,那肯定就是居住在这座城市咯。大不了我再找找。刚刚那个功德值只有20的人叫他总裁,总裁是什么?该不会是总裁缝吧?”

    齐灵沿着马路朝前走,一路上都没见到什么人,“都怪师父给我下禁制,不然我早和十世善人一起吃香的喝辣的了。”

    又走了段路,好不容易见着一些房屋了,天色也不早了,齐灵肚子也有些饿了,掏出一个馒头啃了起来,“得先找地方住才行。”

    第三章

    路边发现一家小破宾馆,齐灵走了进去,看了看上面的价格单,忍不住出声道:“不是吧,最便宜的都要100一晚?这是家黑店啊!”

    “100一晚你都嫌贵啊?那你别住了,赶紧走赶紧走。”柜员上下打量着齐灵,看她穿的破破烂烂的,一副穷酸样,也不知是从哪个穷乡僻壤里来的,赶紧要她走人。

    齐灵有些尴尬,准备去别处看看,又溜达到了另一家宾馆,最低150,居然还有500一晚的。

    “不会那家是最便宜的了吧。师父说的500巨款有水分啊,气死我了,又被这老狐狸给骗了!”

    齐灵又灰溜溜地折回了那家,先订了一晚,“呜呜呜呜100块巨款就这么没了……得先想办法赚钱才行。”

    第二天一早,齐灵见马路旁有几个摆摊的,都是些卖早餐卖小玩意的。

    “自己刚下山,什么都不懂,难道要摆摊算命?”

    齐灵从宾馆拿了块床单,在上面写上“齐半仙”几个楷体大字,也学着其他人的样子在旁边摆起了摊。

    整理好摊子,齐灵蹲在摊前朝街边喊道:“算命算命,不灵不要钱啊!看相看风水看八字,什么都能看呐!包治百病专治不服呐!”

    不过根本没人搭理她,旁边还有几人窃窃私语:“年纪轻轻的干什么不好,来我们这儿行骗。”

    这时,一个带着墨镜杵着拐杖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开口道:“你,占了我的位置。”

    “哈?”齐灵看了看两旁,才发现眼前的人是对自己说话。

    “我说,这里是我摆摊算命的位置,你,占了我的位置。”墨镜男一字一顿说道。

    齐灵开了开天眼,见眼前的人功德值只有-280,一看就是骗子,还敢在自己这种真半仙面前自称是算命的?

    齐灵叉腰道:“你这骗子就不要祸害他人了。再说,这又不是你家,公用的地盘,当然是先到先得。”

    “你这小家伙还真是不识好歹啊,我之前一直就是在这儿摆摊的,村里人谁不知道我刘半仙的大名!我让你滚远点就滚远点,别跟我抢生意!”刘半仙吹胡子瞪眼道,举起拐杖就要打她。

    齐灵直接反手接住,将拐杖朝他打了回去,周围几个摆摊的也凑了上来劝架道:“我说姑娘,刘叔一直在这儿和我们一块儿摆摊的,你新来的,别不懂规矩啊。”

    “你年纪轻轻的,长得还漂亮,干点啥不好,非要当骗子。”

    “他才是骗子!”齐灵指着刘半仙道。

    这时,一个大妈走了过来:“哎哟刘半仙,你终于来了,你快帮我看看最近是怎么了……”

    “哎呀,是祝婶来了。”刘半仙一见生意来了,立马换了副面孔,装模作样打量了她一番,“你这几天确实气色不太对,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啊?赶紧买个转运符试试!我昨天刚好新画了效果更强大的符,这可不就是为你准备的嘛!”说着,刘半仙就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符。

    “切,什么垃圾符,一点法力都没有。”齐灵吐槽了一句。

    “你这小兔崽子说什么呢!这符是我花了七七四九天加持开光的,可转运化煞促姻缘强身健体……”

    “是啊,小姑娘不懂别乱说。刘半仙的符虽然说不上百分百有用,可还是有效果的。我之前请了他的符,还捡到钱了呢。”大妈也帮他说话。

    “可你刚才不还说是昨天画的吗?怎么又变成七七四十九天了?至于效果,这些都是巧合外加心理暗示,和他的符有什么关系啊。”

    齐灵看了看大妈,又继续说道,“大姐,您孩子是不是最近身体不太好啊?”

    “你、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大妈有些吃惊。

    “我会望气,您身后有黑气,而且您眼角也黑黑的,这儿可是子女宫!”

    大妈沉默半饷,开口道:“确实,我孩子最近每到晚上就大哭大闹的,怎么哄也哄不好,这几天还发烧了,看了大夫也不见好。所以才想着来这儿求个符。”

    “哎呀,我早就看出来是你孩子有问题了。”刘半仙立马说道。

    “你刚可没这样说。”齐灵朝刘半仙翻了个白眼。

    “这不是怕被你这骗子听了去吗?我这还有一道专门针对小孩的符,你把这符烧了兑水给孩子喝下去,包好,不过价格稍微贵点。”

    齐灵立马拦住大妈:“大姐你千万别听他的。”

    大妈有些为难,不过还是说:“刘半仙都是我们村子的熟人了,要不还是信他吧。”说完,付了钱,拿着符走了。

    齐灵重重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师父之前教育过她,做他们这一行的不要多管闲事,人各有命数,而且凡事都讲因果,如果顾客不信任他们,就不要强求。

    虽然师父平日里不太靠谱,不过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不然被帮的人不识好歹,还给自己染上因果,反正自己该劝的也劝了。

    第二天清早,齐灵只听见宾馆外头有吵架声,决定出去看一看。

    “你这骗子,我儿子喝了你的符水,烧得更严重了!”

    “怎么可能,我的符都是药到病除的!绝对是你泡的方法有问题!要不,你再换这个法器试试?只要给你儿子戴上,邪祟不侵包治百病!”

    “我都说了,这人是骗子。”齐灵默默站在刘半仙身后,打着呵欠说道。

    大妈见齐灵来了,立马拉过她说道:“这位姑娘来得正好,我孩子被他害成这样,可怎么办啊……”

    齐灵见大妈急成这样,想必大事不妙,说道:“要不这样,我随你回家看看,现在当务之急是救孩子。”

    大妈家外头就是一个破破烂烂的瓦房,进了屋子,齐灵注意到里头供着一个奇怪的神像,她一个修道的都说不出这是哪位神仙。

    小孩已经烧得不省人事,齐灵见他额头有条黑线,手臂上还有奇怪的淤青,看着倒像是中邪,不过还是先给他退了烧,让他醒了过来。

    “您最近有接触什么奇怪的人,或者是遇到什么奇怪的事吗?”齐灵向大妈问道。

    “这……”

    齐灵见大妈支支吾吾的,明显是有但又不想说。

    “要治好你儿子的病,必须把前因后果弄清楚,依我看,他很可能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中邪了。”

    “中、中邪?不会啊,我明明请的是仙啊。”大妈张大了嘴。

    “仙?”

    “因为最近Y市一个幼儿园在招人,说是要找一个有经验的阿姨去带孩子,给的待遇特别好,不过竞争压力挺大的,我就去附近一个据说很灵验的寺庙拜了拜。出来时,被一个道士拦住了,说大家都是这样拜,而且神仙这么忙,凭什么会帮你。他建议我请仙回去,保证满足我的愿望,还说不用我付钱,只要有诚意,愿望满足了记得还愿就行。”

    “请仙,什么仙?”

    “就上面那个。”大妈指了指墙上的雕像,“你别说,请了仙后,我运气真的好了不少,卖菜生意也好了。”

    齐灵走近了雕像,发现是一只人模人样的老鼠,民间有“五大仙”的说法,分别指狐仙狐狸、黄仙黄鼠狼、白仙刺猬、柳仙蛇和灰仙老鼠。

    不过这个雕像,看着阴阳怪气的,齐灵完全感觉不到仙气,只有妖气。

    关键字: 玄学大师撩汉秘籍 齐灵林枫 秋梨糕

    玄学大师撩汉秘籍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