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陆长离小说完整章节阅读

    我才不会被皇帝欺负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嫣然一笑小说我才不会被皇帝欺负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我才不会被皇帝欺负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哥哥前脚枉死,后脚陆家上下四十九条人命丧身火海,陆长离背负灭门的滔天仇恨,选绣入宫。她桀骜不驯,她恩怨分明。靠着一手高超的秀活技术,在宫里顺风顺水扶摇直上。一步步查询陆家大火和哥哥枉死的真相。皇后用温暖感化了陆长离,让她可以对过往看淡,要为自己而活。就在她放下仇恨之时,皇后遇难,陆长离再次被仇恨红了眼,设计成为皇上枕边人,再度回宫。报仇之余

    陆长离小说完整章节阅读

    我才不会被皇帝欺负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天佑八年,七月初一。

    今日是大选秀女入宫的日子,时辰一到,从各地选来的宫女由管事嬷嬷领着从朱雀门边上的角门踏进皇宫。数百宫女排着逶迤的队伍,悄无声息的穿过层层宫门,经过御花园,一路往天下女人皆心向往之的后宫走去。

    陆长离站在最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走,目光隐晦的观察着皇宫之中的一事一物。

    这一届进宫的这些宫女一个个都是花骨朵一样的年纪,最大的也不过十七八岁,而且容貌姣好者众多,据说其中有许多甚至是地方上一些小官小吏的女儿,打着能够飞上枝头的主意来的。

    早在进宫的路上,陆长离就已经将宫里的事情都打听清楚了。

    当今天子少年登基,正当盛年,但是却专心于朝政,自登基以来从未大选过秀女,只从京城的官宦之家挑选了贵女入宫,以至于后宫空虚。

    而如今皇帝膝下,除了一位出生不久之后就被抱养到太后身边的公主之外,皇后所生的二皇子早夭、三皇子多病,唯一健康的大皇子却是异族贡女所生,一向不为皇帝所喜。

    皇帝陛下才不过二十多岁,又后宫空虚,子嗣不盛,整个后宫大半空置。因此,在宫女大选的时候,便有心思活络的人塞了银子,将自家貌美如花的女儿塞进来,企盼这能够夺得皇帝青眼,从而一飞冲天。

    想到这里,陆长离低垂着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但是唇角却隐秘的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

    皇宫这种地方,只要进来了,便是人成了鬼,鬼也成了鬼,没有任何出路可言,当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削尖了脑袋也要进来。

    走在前面的管事嬷嬷年纪已经很大了,面上却敷着白粉,表情严肃至极,那目不斜视的样子有些像是从棺材里刚刚倒出来的一般,吓人得很。

    她回头看了一眼众宫女,一边走着,一边刻意扬高了声音训话。

    “在皇宫里当差,最重的就是两个字,规矩!不懂规矩,便是不懂得上下尊卑,便是该死的人!……刚刚入来熙门的时候,牌匾下面挂着的两个绣袋,你们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吗?……那绣袋里装着的,是一对招财!”

    陆长离听到招财两个字的时候,脸色一变,脚步也稍稍顿了一下。

    见状,走在她旁边的宫女秀蕊悄声问道:“长离,你怎么了?”

    秀蕊和陆长离一样,家乡在江南鱼米之乡,为人爽朗直率,所以两人在来京的路上也算是多少有了些交情。

    陆长离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只是抿着唇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那管事嬷嬷再次开口了,“这招财……就是人的舌头!先帝爷还在的时候,亲口命人将这一对招财悬挂于来熙门之上,意为惊醒后宫众人,管好自己的舌头!”

    话音一落,所有宫女皆瞪大了眼睛顿时惊惧不已。而秀蕊则是腿脚一软,若不是陆长离及时伸手扶住了她,秀蕊恐怕要直接摔在地上。

    那管事嬷嬷像是极满意众人的这幅态度一样,竟然出奇的冷笑了一声,也不管众人的反应,继续往前走。

    “长……长离……那……那竟然是……”秀蕊拽着陆长离的袖子,战战兢兢的说不出话来。

    陆长离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她扶起来,淡声说道:“你当这宫里是什么地方?快些走吧,要是第一日进宫就被落在了后面,往后的日子才是真的难过。”

    说完,陆长离就拽着她的手腕,将已经腿软的秀蕊连拖带拽的往前走。

    陆长离是作为入选绣女进宫的,这次大选,为着不久之后的太后大寿,专门在江南已经苏州等地采选未嫁的绣女入宫,充入内务府以做皇室之需。

    经过唱名之后,所有入宫的宫女十人一组,各自分管好了职务以及住处,又领了衣裳被褥便散了。

    陆长离看了一眼惊魂未定的众人,随后便不声不响的走了出去。

    “殷嬷嬷留步。”

    第二章

    带领她们进宫的管事嬷嬷娘家姓殷,据说曾经是先帝某位妃子的乳母,先帝朝的时候在后宫里很有些脸面。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被贬到了内务府,因着一手出众的绣活,才又成了绣房的管事嬷嬷。

    殷嬷嬷转头看着陆长离,脸上既没有惊讶也没有不满,只是一贯的没有任何表情,好像是她半辈子都在宫里,所有的活气都已经被消磨干净了一般。

    “是你?你有什么事?”

    陆长离微微的笑着向殷嬷嬷欠了欠身,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荷包塞进了殷嬷嬷的手里,“一路上承蒙殷嬷嬷照顾,从今往后在宫里也还要劳烦殷嬷嬷看护,这算是长离的一点心意,还望殷嬷嬷不嫌弃。”

    闻言,殷嬷嬷干瘪的眼帘稍稍抬了一下。

    她是在宫里伺候的一辈子的老人了,这荷包她只需要稍稍一捏,便知道里面是一张薄薄的银票还有几颗珠子。这样大的手笔,就算是后宫里的主子们也未必能有,她一个小小的绣女……

    “这样重的礼,姑娘还是收回去吧。”殷嬷嬷反手便要递还给陆长离,“在这宫里,没有好处是能白拿的,老婆子我当不起姑娘这份心意。”

    陆长离并没有接,而是勾唇笑着说道:“长离并没有别的意思,除了谢意之外,不过是想要向嬷嬷打听一件事罢了,嬷嬷这也不肯么?”

    她是见惯了人情冷暖的人,自然能够看得出来,这殷嬷嬷并不是真心想要推拒她给的钱财,只不过是就这样收下心里不安,所以想要她交底罢了。

    在这皇宫之中,一着不甚,便会丧了性命,殷嬷嬷在宫里大半辈子了,为人谨慎些也没什么。

    话音一落,殷嬷嬷便正眼看向陆长离,意味不明的说道:“我相信姑娘是聪明人。”

    陆长离轻轻的笑了一声,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块浅紫色的明缎绣成的帕子递给殷嬷嬷,说道:“殷嬷嬷,您在宫里这么多了,想必知道此物的出处吧?”

    殷嬷嬷接过了那帕子仔细一瞧,却是瞬间脸色都变了,那本就敷着厚厚一层白粉的脸简直阴森的像鬼一样。

    “这东西你是从哪里来的?!”

    看着殷嬷嬷的神情,陆长离缓缓的眯起了眼睛来,但是随即便笑着说道:“嬷嬷有所不知,我家里是做绸缎成衣生意的,今年三月份的时候,自家铺子里收到了这么一块帕子,我爹瞧着似乎不像是民间之物,不敢随意处置了。正好这次长离入宫,便想着要物归原主才好。”

    说完,殷嬷嬷脸色极为深沉,却并没有说话,陆长离便继续说道:“嬷嬷,我瞧着这东西……好像是从什么衣物上裁下来的,而且上面的七尾凤纹,民间也不能擅用……”

    岂止是从什么衣物上面裁下来的,陆长离自幼修习刺绣之法,怎么会看不出来,这方像是帕子一样的东西,根本就是从女子的肚兜上剪下来的!

    “你住口!”不等陆长离的话说完,殷嬷嬷就直接厉声打断了她,而且还将陆长离塞给她的那个荷包连带着帕子一起硬塞还给了陆长离,脸色阴沉的说道:“陆长离,你问的这件事我不知道,你去另寻他人吧!”

    话一说完,殷嬷嬷就直接快步就要离开。

    陆长离眼眸中泛着冷光,再次问道:“殷嬷嬷当真不知道么?”

    殷嬷嬷的脚步直接顿住,过了许久才像是僵住了一样慢慢的回过身来,呼了一口气之后才说道:“长离,这宫里的奴才,个个都是命如草芥,上面主子随便动动手指便能让你们直接埋到地里去!要想在这宫里活下去,管好自己的舌头便是第一条,方才入宫的时候我说的话,你竟是浑都忘了!”

    命如草芥……又是命如草芥!

    听到殷嬷嬷的话,陆长离只觉得一阵心火从脚底下直直的烧到了头顶,滔天的怒气以及恨意甚至要将她整个人都湮灭了。

    但是片刻之后,最终还是理智占了上风。

    陆长离勉强的在嘴角扯出了一抹笑容,又恢复了寻常模样,对殷嬷嬷说道:“嬷嬷说的是,长离就是一时好奇。这上面的飞针绣法精妙绝伦,我此生还从未见过……倒是平白惹得嬷嬷生气了,还请殷嬷嬷不要跟长离一般见识。”

    第三章

    陆长离回去的时候,秀女居住的角房里已经没有人了,只剩下秀蕊一个人。

    秀蕊见陆长离进来就开始嘟嘟囔囔的抱怨,“长离,你去哪里了?她们都去吃饭了……”

    “我不饿。”陆长离还在想刚才殷嬷嬷的反应,因此脸色不太好看,但是听到秀蕊的话之后,还是勉强的在唇角扯出了一丝弧度,“你快去吧,不用等我了。”

    “啊?”秀蕊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关切的说道:“长离,我看你脸色难看,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你没事吧?”

    陆长离摇了摇头,无奈的笑着说道:“我没事,你快去吧。”

    话音刚落,秀蕊的肚子就很是不争气的响了一声。

    “哎?”秀蕊的脸颊蹭的一下就红了。

    陆长离笑了一声,然后伸手就把她往外推,“行了,饿就不要忍着了,快去吃饭。”

    “那……那……”秀蕊一边被陆长离推着往外走,一边扭着头对陆长离说道:“那我吃完之后给你带回来啊……”

    “不用。”陆长离把她推出了门外,“你去吃吧,不用管我。”

    说完之后,就直接把门关上了。

    秀蕊在门外,扬声对陆长离说道:“等我我给你带吃的。”

    “不用了。”

    等到秀蕊走了之后,陆长离脸上的笑容才骤然消失了,扶着门框的手都在微微发抖。

    过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陆长离才慢慢的回过神来,一只手紧紧的抓着那方七尾凤纹的帕子,一张苍白的脸上带着一种隐约显得阴森可怖的神情。

    “命如草芥……哈哈,命如草芥!”

    陆长离突然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直至落下,最终砸落在青石地面上。

    皇宫……天下的命脉之地,这里居住着天下最尊贵的男人和她的女人,这里的人都是踩着累累的白骨走上高位……

    如此,人命便在这深宫里一文不值了!

    陆长离是江南之地的豪商之女,虽然商人低贱,但是到底也是富贵之家。

    如果没有那场意外的话,陆长离或许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来到京城,更不会进宫来。

    如果……如果……她的大哥还活着,她的家还在的话!

    陆长离的父亲是个重利的商人,常年奔波在外,而她母亲又早逝。陆长离自幼是由她大哥照顾长大的,虽说她大哥只比她大五岁,但却是比她父亲还要重要的……她最重要的亲人!

    就在今年三月份,她在皇城里做侍卫的大哥被送了回来,她那如兄如父的大哥,变成了一具冰凉的尸首被送回来。

    她的大哥……在年节的时候还来过信,还有一年……大哥就可以请命外放了,就可以回到家乡,光耀门楣!

    自那以后,陆长离便每日都会蹲在陆家大门的石狮子旁,守着,一日日的守着,盼望着大哥能够回来。

    可就只有这三个月,她的大哥……没了!

    因为大哥新丧,父亲回府住持丧事,就在出殡前一晚,陆府大火,将整个陆家上上下下几十口人全部烧死。

    她的大哥没了,家也没了。

    陆长离从大火中逃出来,眼睁睁的看着她所在乎的家、在乎的一切,全部葬送在这一场大火之中。

    大哥的死……陆家阖府上下四十九条人命,她若一起死在那场大火中也就罢了,但是现在她既然没有死,就必得为那些枉死的亡魂……为她的大哥讨回一个公道!

    回想着这些能够让她痛彻心扉的往事,陆长离的双目一片血红,整个人都在颤抖。

    而那块浅紫色明缎帕子已经被攥得褶皱一片。

    当初从大火中逃出来的时候,陆长离身上就只带着这块帕子,这是从她大哥身上找出来的。

    大哥的尸首被运送返乡,身上什么都没有,就只有这一块帕子,被小心的贴身收在里衣之内。

    这块七尾凤纹的帕子,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灭门之恨,泼天血仇……若是连这样的深仇大恨她都能够视而不见,那她便是罔做人!

    关键字: 我才不会被皇帝欺负 陆长离 嫣然一笑

    我才不会被皇帝欺负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