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天舒乔诗媛小说大结局)上门为婿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楚天舒乔诗媛小说上门为婿(楚天舒乔诗媛)|免费阅读全文完整版此进入,主角楚天舒乔诗媛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上门为婿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岳风是如何刻画的。上门为婿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楚天舒为爱入赘,娶了宠弟狂魔,遭受百般刁难千般羞辱。 且看,得到道医门圣尊传承的他,如何逆袭打脸,扬眉吐气!。。。

    (楚天舒乔诗媛小说大结局)上门为婿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没想到你这么龌龊

    楚天舒收拾完摊档,找中药店买了些药材,调制了一种药水,这才回家。

    短时间内,显然不可能说服乔诗媛扔掉项链,他只能先想办法把挂坠里的毒素祛除一些,以减弱乔诗媛受到的伤害。

    楚天舒跟乔诗媛住在二楼的一个套间,里面是卧室,外面是一个小客厅。

    此时,卧室房门紧闭。

    楚天舒把客厅的沙发靠背放倒,沙发就变成了一张简易的小床。

    结婚一年来,他都是睡在外面的小客厅。

    楚天舒在沙发上躺下,双手交叠枕在脑后,思绪又飘回当初。

    他仿佛看到,一身长裙的乔诗媛向自己缓缓走来,把热腾腾的炒面递给自己,温婉笑道:“赶紧趁热吃,不够还有。”

    夜深人静,楚天舒从沙发上起身,悄悄走到卧室门外,推开房门。

    床上的乔诗媛穿着紫色丝质睡衣,身体曲线犹如山水般曼妙起伏。

    看着床上女人绝美的面容,楚天舒目光痴迷。

    他来到床边,探手准备去摘乔诗媛脖子上的项链。

    可是,他的手刚探到乔诗媛身前,乔诗媛就豁然睁开了美眸。

    楚天舒的动作顿时一滞。

    乔诗媛语气冰冷的道:“你想干什么?”

    此时,楚天舒五指张开的大手,正好位于乔诗媛心口上方不到十公分处,想不让人误会都难。

    他苦笑道:“我要是说我没想干什么,你信吗?”

    啪!

    乔诗媛直接一巴掌狠狠抽在楚天舒的脸上。

    “我不关门,是对你的信任,可是你辜负了我的信任。”她翻身坐起,冷然道:“没想到你竟然这么龌龊,太让我失望了。”

    楚天舒涩声道:“诗媛,你听我解释……”

    “闭嘴!”

    乔诗媛玉指往外一指,厉声道:“给我出去。”

    楚天舒叹了口气,转身走出卧室,心里暗道:这叫什么事儿?

    乔诗媛的声音从身后幽幽传来,“我对你从来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希望你不要误会。”

    接着,卧室房门就“嘭”的一声关上,还传来门锁上拴的声音。

    楚天舒苦笑一声,走到沙发旁躺下。

    卧室里,乔诗媛双腿夹着被子面窗侧躺,心里思绪万千。

    脑海中闪现的,全都是楚天舒对她的好。

    “哎呀……他做出那么龌龊的事情,你怎么可以想这些……”

    乔诗媛狠狠搓了搓自己的脸,心里有些恼。

    天色刚亮,楚天舒就进入厨房,他得赶在乔诗媛一家子起床前把早餐做好。

    乔家几人口味不同,楚天舒每天都得准备很多样吃食,没一个多小时根本做不出来。

    乔学商两口子吃完早餐出去晨练,乔诗媛才从楼上下来。

    她弯腰抱着小腹,神色痛苦,脸色有些苍白。

    楚天舒一看,就知道她来大姨妈了。

    乔诗媛有痛经的毛病,看了很多中西医专家都治不好。

    以前,这也是横亘在楚天舒心中的一件大事。

    不过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自然算不上什么问题,几针就可以彻底治愈。

    见乔诗媛脚步虚浮,楚天舒忙上前准备搀扶。

    乔诗媛满脸的不耐烦,皱眉叱道:“走开,别碰我!”

    楚天舒苦笑着摇了摇头,开口道:“你先吃饭,我出去买包针,给你针灸一下就好了。”

    乔诗媛淡淡瞥了楚天舒一眼,嗤道:“这么大能耐,以前怎么不给我治?”

    “这个……”

    楚天舒摸了摸鼻子,“我刚学会。”

    乔诗媛摆了摆手,“离我远点,没心情跟你瞎扯。”

    说完,她就径直往外走去。

    楚天舒问道:“你去哪儿?”

    乔诗媛没好气的道:“当然是去找大夫,难不成去旅游啊?”

    楚天舒忙追了上去。

    此时正是上班高峰期,路过的出租车一辆空车都没有。

    乔诗媛不耐烦的道:“发什么呆?还不赶紧骑车送我?”

    楚天舒忙返回院子,骑出电动车。

    感觉到乔诗媛跨坐上来,扶住他的腰,楚天舒的心又开始不争气的狂跳。

    要是让知道他来历底细的人看到他竟然对一个女子这么上心,恐怕能把眼珠子都惊掉了。

    二十分钟后,楚天舒带着乔诗媛赶到了济生堂,准备找有尧州神医之称的袁济生诊治。

    济生堂仿古的门脸,气派非凡。

    楚天舒的电动车还没有停下,一辆黑色奔驰就从旁边斜插了过来。

    虽然他及时捏下刹车,但电动车还是“嘭”的一声撞在了奔驰车上。

    奔驰车“嘎吱”一声停下,身穿黑色西装的司机从车里下来,冷然叱骂:“瞎了你们的狗眼?”

    楚天舒剑眉一扬,“是你故意抢道咱们才撞在一起的吧?”

    黑衣司机冷哼道:“少扯没用的,乖乖在这待着,老子办完事再跟你们算账……”

    这时,奔驰车后门打开,伸出一条裹着肉色丝袜的修长美腿。

    高跟鞋落在地面上,一个身穿红裙的美女从车里下来。

    紧身的衣裙,把她傲人的身体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魅惑人心。

    她径直走到黑衣司机面前,抬手就扇在黑衣司机脸上,“故意别道还气势汹汹,我平时就是这么教你的?”

    “我错了。”

    黑衣司机忙欠身低头。

    红衣女子面向俩人,嫣然一笑,“手下人不懂事,让二位受惊了。”

    黑衣司机上前弯腰九十度,恭声道:“对不起,我错了。”

    “不赖我们赔车就行。”

    乔诗媛冷冷道了句,往里走去。

    她着急去看医生,而且开奔驰的她也得罪不起。

    楚天舒看了红衣女子意味深长的一眼,跟了上去。

    乔诗媛撇嘴道:“很漂亮吧?”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楚天舒凝视红衣女子,她心里忽然觉得很不舒服。

    楚天舒道:“你想多了,我只是看出她的身体有问题。”

    “不用解释。”乔诗媛面无表情的道:“你爱看谁看谁,跟我没关系,我也不在乎。”

    济生堂一楼大厅足有上千平方,规模不逊色于一家医院,挂号处排着长长的队伍。

    乔诗媛捂着小腹,“这么多人,不知道还能不能挂到袁神医的号。”

    红衣女子走了过来,“袁神医一天只看五个病人,他的号恐怕要排到明年了。”

    第4章结束

    第5章 滚出去

    乔诗媛秀眉拧起,向楚天舒道:“那就找别的医生吧。”

    她实在疼得受不了了。

    红衣女子道:“我也是来找袁神医的,不如跟我一起进去?权当我为刚刚的事情道歉。”

    乔诗媛犹豫了一下,点头道:“谢谢。”

    当下,乔诗媛和楚天舒便跟着红衣女子坐电梯上了三楼。

    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男子迎了上来,向红衣女子欠身道:“邝董。”

    青衣男子,是尧州神医袁济生的孙子袁世杰。

    “邝董?”乔诗媛目光闪了闪,“天骄集团的邝董?”

    红衣女子笑了笑,“我是邝媚儿。”

    楚天舒微微一怔,没想到眼前女子竟然是邝媚儿,她可是尧州老百姓茶余饭后最感兴趣的谈资。

    据说,邝媚儿先后嫁了三个西山省的顶尖富豪,婚后那几个富豪无一例外全都因为各种原因身亡,她成了庞大财富的继承者,整合手头产业成立天骄集团,被人称为红寡妇。

    几人被袁世杰请进一间静室。

    一个身穿灰色长袍,头发灰白,仙风道骨的老者正在桌前泡茶。

    看到几人进来,他淡淡的点了点头,神情倨傲。

    不用问,楚天舒也知道这位就是尧州神医袁济生了。

    一进门,楚天舒的目光就被靠墙放着的巨大玻璃柜子吸引。

    那个玻璃柜子里,是一株足有脸盆大的雪莲。

    见楚天舒打量雪莲,袁世杰得意的笑了笑,“这是我们济生堂的镇店之宝,国内现存最大的雪莲。”

    邝媚儿在老者对面坐下,“袁神医,我最近觉得……”

    袁济生摆了摆手,示意邝媚儿不要说话,然后手指朝桌面一点。

    邝媚儿会意,抬起皓腕放在面前的茶桌上。

    袁济生伸出右手三根手指,搭在邝媚儿手腕寸关尺处。

    片刻,他收回枯瘦的右手,淡然道:“中气下陷,下焦虚寒,针灸三次可愈。”

    楚天舒皱了皱眉,忍不住开口道:“邝董绝非中气下陷。”

    所谓中气下陷,其实也就是俗称的胃下垂。

    袁济生犀利的目光直刺了过来。

    袁世杰怒喝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质疑我爷爷的诊断?”

    邝媚儿美眸中闪过一抹不悦。

    乔诗媛忙扯了楚天舒一把,“你捣什么乱?”

    楚天舒很认真的道:“我没有捣乱,邝董确实不是中气下陷之症。”

    “给我闭嘴!”

    乔诗媛柳眉倒竖,声音瞬间拔高好几度,“你又不懂医术,胡说什么?”

    邝媚儿那样的人物,又岂是普通人招惹得起的。

    假如惹怒了邝媚儿,乔诗媛都不敢去想那个后果。

    “邝董不是中气下陷。”

    楚天舒重复了一遍,语气依然坚定。

    袁济生幽然开口,“那你倒是说说,她是什么问题?”

    楚天舒道:“她中了蛊毒。”

    “蛊毒?”袁世杰用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着楚天舒,嗤笑道:“你电视剧看多了吧?”

    楚天舒看向邝媚儿,“邝董,请你相信我……”

    “跟我献殷勤不是错。”邝媚儿俏脸一寒,“只是,你不该用我的健康当噱头。”

    眼见邝媚儿已经动了真怒,乔诗媛恨恨的跺了跺脚,“你能不能不要惹事?”

    她实在想不通,楚天舒怎么会变成这样。

    邝媚儿玉指轻挥,“让他们出去。”

    黑衣司机逼近楚天舒,气势汹汹,“出去!”

    乔诗媛肺都要气炸了,本来可以沾邝媚儿的光让袁神医亲自诊治,现在全都让楚天舒破坏了。

    她狠狠瞪了楚天舒一眼,高跟鞋疾速敲地,转身往外走去。

    楚天舒追了两步,又回头道:“切记不可针刺胃脘穴,会让本来处于蛰伏状态的蛊虫往别的脏器流窜,有致命的风险。”

    袁济生冷哼道:“毛都没长齐的东西,老夫施针还用你教?”

    邝媚儿眉梢一挑,冷然叱道:“滚出去!”

    她觉得楚天舒就是想哗众取宠引起她的关注。

    “言尽于此,邝董好自为之。”

    楚天舒叹了口气,转身出门。

    他追出诊堂,乔诗媛已经拦了一辆出租车。

    楚天舒上前道:“诗媛,咱们再找别的大夫看看吧?”

    “走开,离我远点!”

    乔诗媛厉叱一声,“嘭”的关上车门,吩咐司机离开。

    昨天晚上的事情本来就让她很恼火,今天又被大姨妈折磨得痛不欲生,她态度能好才怪了。

    楚天舒苦笑着摇了摇头,又返回济生堂,配齐治疗痛经的药,还买了一包银针。

    尽管乔诗媛不信他的医术,但他还是想把需要的东西买齐,以备不时之需。

    楚天舒刚准备离开,邝媚儿身边那个黑衣司机就疾步而来,“跟我走。”

    一幅颐指气使的样子。

    楚天舒双眼微微一眯,“干什么?”

    黑衣司机沉声道:“我们老板让你上去。”

    楚天舒闻言嗤笑,“那位袁老是不是没有听我的,刺了她的胃脘穴?”

    “让你上去你就赶紧走,哪儿那么多废话?”

    黑衣司机说着,探手就去揪楚天舒的衣领。

    楚天舒闪身避开,沉声道:“我很忙,没时间。”

    他不是任人摆布的木偶,黑衣司机高高在上的姿态,让他很反感。

    黑衣司机冷然道:“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说着,他就一脚揣向楚天舒。

    “找死?”

    楚天舒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抄起旁边的椅子就砸了过去。

    “哗啦”一声,实木制作的椅子四分五裂。

    黑衣司机被砸翻在地,头破血流。

    楚天舒冷哼了声,捡起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

    “请留步!”

    邝媚儿跌跌撞撞的从电梯里冲了出来,身后跟着袁家爷孙俩。

    楚天舒脚下一顿,“邝董有何贵干?替你的司机出头吗?”

    邝媚儿目光刀子般剜了黑衣司机一眼,然后“噗通”跪在了地上,“先生,救命啊!”

    她本以为楚天舒是哗众取宠,没想到袁济生施针时刚刚刺到胃脘穴,她就腹痛如绞,楚天舒的话全部应验。

    楚天舒怔了怔,没想到邝媚儿会向自己下跪。

    不过,随即他就释然了。

    在生死面前,又有几人能保持镇定。

    袁济生的一张脸,黑的像锅底一样,之前的仙风道骨再也不见丝毫。

    邝媚儿当着他这位尧州神医的面儿,跪求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后生小子救命,传出去让他的脸往哪儿搁?

    第6章 这不可能

    尽管邝媚儿之前的轻视和黑衣保镖的跋扈让他心里很不爽,但楚天舒还是做不到置之不理。

    假如他一走了之,邝媚儿活不过今晚。

    楚天舒叹了口气,“去楼上吧。”

    邝媚儿欠了欠身,有些虚弱的道:“多谢先生不计前嫌,媚儿感激不尽。”

    袁济生面色阴沉,“邝董宁愿相信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也不相信老夫?”

    几次三番被恶语相向,楚天舒心里也有些冒火,当下冷哼道:“再信你,她命就没了。”

    “闭嘴。”袁济生厉声喝道:“你有什么资格跟老夫讲话?”

    楚天舒淡淡吐出四个字,“倚老卖老!”

    袁世杰勃然大怒,“你敢跟我爷爷这么说话?”

    楚天舒不屑嗤笑,“他是你爷爷,又不是我爷爷,我为什么不能这么跟他说话?”

    “你……”

    袁世杰被怼得哑口无言,一张脸涨得通红。

    袁济生道:“邝董,刚刚的腹痛是治疗中的正常反应……”

    邝媚儿直接打断,“袁神医有几分把握治好我?”

    “这个……七分吧……”

    袁济生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没有哪个医生会百分百跟病人打包票。”

    楚天舒声音清朗而出,“我有十分把握。”

    袁济生的表情,顿时凝在了脸上。

    片刻,他拂袖冷哼,“简直大言不惭,老夫行医五十多年,都不敢这样说,你才看过几个病人?”

    楚天舒嘴角勾了勾,“有些事情,是要看天分的,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的人多了去了。”

    袁世杰愤然道:“你找死?”

    “希望邝董不会后悔。”袁济生幽然道:“你要真是中蛊,老夫余生不再行医。”

    楚天舒目光闪了闪,开口道:“那倒不用,你把那株雪莲输给我就行。”

    袁世杰反问,“假如邝董不是中蛊呢?”

    楚天舒微微一笑,“悉听尊便。”

    袁世杰咬牙道:“要是证明你诊断错误,就留在我们济生堂扫厕所吧。”

    楚天舒点头道:“好啊。”

    邝媚儿有气无力的道:“可以开始治疗了吗?”

    她觉得仿佛有一只大手在狠狠撕扯她的内脏,痛不欲生。

    楚天舒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邝媚儿,走向电梯。

    到了三楼,几人进入一间治疗室。

    楚天舒扶着邝媚儿在治疗床上躺下,袁世杰嗤道:“我倒要看看,治坏了邝董,你怎么哭……”

    感觉到邝媚儿目光中的寒意,袁世杰忙闭上了嘴。

    楚天舒捻起银针,隔着衣服刺入邝媚儿的身体。

    袁世杰顿时一愣,“盲针?”

    要知道,整个尧州市,可以做到盲针的,只有袁济生一人。

    他没想到,楚天舒竟然会有这么高明的针法。

    他的信心,开始有些动摇了。

    随着一根根银针刺入穴道,邝媚儿感觉自己仿佛被扔进了火炉中一样,浑身大汗淋漓,裸露在外的肌肤一片赤红。

    “天门十三针!”

    袁济生忽然瞪大了眼睛,惊叫道:“你施展的是天门十三针的烧山火?”

    楚天舒收针站定,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不愧是尧州神医,果然有些见识。”

    袁济生目光灼灼的盯着楚天舒,追问道:“你掌握了几针?”

    “当然是十三针。”楚天舒戏虐道:“不然能叫天门十三针?”

    袁济生失声惊呼,“这不可能!”

    他就是因为学会了天门十三针的前三针,才博来个尧州神医的名头。

    据说,后面的十针已经失传了。

    袁济生实在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竟然懂得自己一生梦寐以求的天门十三针。

    可是,楚天舒刚刚施展的烧山火,又确确实实不属于前三针。

    “先别管是什么针法。”袁世杰指了指床上的邝媚儿,“我怎么觉得邝董经过你的治疗,比之前更严重了呢?”

    此时的邝媚儿,浑身一片赤红,即便隔着很远,也可以感觉到她身上灼热的温度。

    她杏眼迷离,已经失去了意识。

    袁济生也有些疑惑,皱眉道:“难道是徒有其形?”

    袁世杰得意的道:“看来诊堂以后不用请人打扫厕所了……”

    话音没落,他的表情就凝在了脸上,嘴张的足可塞得进去一个鸡蛋。

    因为他忽然看到,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黑色虫子,缓缓从邝媚儿的鼻孔中爬了出来。

    袁济生目光闪烁不定,喃喃自语道:“难道真是蛊虫?”

    黑色虫子爬到邝媚儿的俏脸上,振翅飞了起来。

    啪!

    楚天舒抄起手边的一本书就拍了过去。

    虫子被拍落在地上,楚天舒从旁边拿了个广口玻璃瓶,把地上的黑色虫子装了进去。

    这蛊虫被刚刚的高温烧迷糊了,不然可没这么容易被抓住。

    邝媚儿的眸子渐渐清明,翻身坐起。

    她的肤色,也已经恢复正常。

    其实她刚刚昏迷,是楚天舒害怕她被吓到,特意为之。

    楚天舒微笑道:“邝董感觉如何?”

    “一切如常。”邝媚儿一脸诚挚的道:“从今往后,先生就是媚儿的恩人。”

    袁世杰一脸羡慕,他知道邝媚儿的实力,清楚这句话的分量。

    有邝媚儿的支持,别说在尧州市,就是在整个西山省,也足以横着走了。

    楚天舒摆手道:“邝董言重了,举手之劳而已。”

    说完,他看向袁家爷孙,语带戏虐的道:“雪莲是不是可以给我了?”

    袁世杰皱眉道:“雪莲是我们的传家之宝,不能送人,我们可以给你些钱……”

    “不好意思,我不要钱。”楚天舒打断道:“同时我再强调一点,雪莲是你们输给我的,而不是送。”

    袁世杰沉声道:“你不要太过分。”

    楚天舒嗤道:“奇怪,我拿自己应得的东西,怎么就过分了?”

    邝媚儿双眸眯起,目光变得凌厉起来。

    “愿赌服输。”袁济生大手一挥,“雪莲你拿走吧。”

    他人老成精,思虑自然要比袁世杰长远得多。

    跟邝媚儿这样的资本大鳄相比,他尧州神医的名头屁都不是。

    邝媚儿现在视楚天舒为恩人,要是跟楚天舒耍赖,恐怕就要和邝媚儿为敌,他知道这么做并不明智。

    楚天舒哈哈笑道:“袁神医大气。”

    袁济生面无表情的道:“把柜子打开。”

    袁世杰咬了咬牙,不情不愿的上前打开玻璃柜。

    楚天舒找了个塑料袋,把雪莲装了起来。

    袁济生脸色阴沉的似要滴下水来,他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

    当下,楚天舒和邝媚儿便告辞离开。

    袁世杰咬牙道:“爷爷,难道就这么把咱家的宝贝给他?”

    “他想得美。”袁济生冷哼道:“袁家的东西,不是那么好拿的!”

    关键字: 上门为婿 楚天舒乔诗媛 岳风

    上门为婿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