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枫夏冰璇不灭霸体诀全免小说

    慕枫夏冰璇小说不灭霸体诀(慕枫夏冰璇)|免费阅读全文完整版此进入,主角慕枫夏冰璇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不灭霸体诀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八异是如何刻画的。不灭霸体诀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吾为不死,亦为不灭;诸天万界,孰敢称尊。。。。

    慕枫夏冰璇不灭霸体诀全免小说

    第4章 无字金书 

    “枫儿,只要你好好的,娘就不觉得苦!”

    李文姝眼眸柔情,她下意识伸手触摸慕枫的脸颊,却苦涩地发现,她的四肢无法动弹。

    “枫儿,快走吧!娘现在已经是废人了,再也保护不了你了!趁夏家援兵还没来,快走!”

    李文姝语气严肃道。

    “娘!你的伤,我能治好!我要带你一起走!”

    慕枫弯腰背起李文姝,右手打个响指,西昌阁内的簇簇烛火,骤然肆虐。

    顷刻间,西昌阁陷入一片火海。

    慕枫一步跨出,周围的火焰如朝拜帝王般,纷纷让开一条道。

    慕枫身轻如燕,在西院各个阁楼屋顶上翻越。

    身后,火焰如影随形,跟随着他的脚步,在西院内翻涌。

    慕枫的控火之术,已是登峰造极。

    操控普通火焰,对他来说,轻而易举。

    不过半刻钟,西院三分之二以上的建筑,尽皆燃起大火。

    因信号弹赶来的夏家援军,都不敢太深入火焰,在外围束手束脚。

    当西院彻底沦陷在火海后,慕枫一跃而起。

    在火焰的掩护之下,掠出了夏府高墙。

    在离开的瞬间,慕枫回头看去。

    他看见,一支夏家援军赶到。

    为首一人,是脸庞精致、气质冰冷的少女。

    少女若有所觉,抬头看去,两者四目交汇。

    “夏冰璇,好好等着,等着我来杀你!”

    慕枫轻轻呢喃,背着李文姝,扬长而去。

    纵火者,慕枫!

    瞬间,夏冰璇明悟,继而勃然大怒,便欲追杀慕枫。

    忽然,一道火浪横扫而来,挡在夏冰璇面前。

    她手掌拍出,火浪溃散。

    再看去,慕枫早已失去踪影。

    ……

    潼阳城西北偏角,有一处贫民窟,环境恶劣,房屋破烂。

    贫民窟最深处,有一座老旧城隍庙。

    慕枫背着李文姝,落入城隍庙内。

    在被囚禁之前,他与李文姝身上的所有东西都被夏家的人搜刮走了。

    现在,两人身无分文,只能在这无人的破庙内暂住。

    慕枫在周围找了一些枯枝,堆放在神像前面,将其点燃,形成篝火。

    “娘!孩儿先为你打通全身穴道,可能会有点痛,你忍着点!”

    慕枫走到李文姝面前,右手双指迅速点在李文姝身上主要的穴道。

    李文姝闷哼一声,额前冷汗沁出,咬牙忍着。

    “我体内碎掉的命脉,开始恢复了?”

    李文姝眼眸一亮,她能清晰感觉到,体内十二条命脉逐渐有了知觉。

    积聚在丹田内的灵力,开始缓缓朝着十二条命脉流动。

    虽然流动如龟速,但也让李文姝震惊不已。

    “娘,命脉岂是那么容易恢复!我不过是打通丹田与十二条命脉的关键穴道,将灵力流入命脉内,恢复您的外伤而已!”

    慕枫苦笑,李文姝的伤势比他想象的要严重很多。

    命脉、命轮皆废,四肢关节骨更是被挖掉。

    以慕枫的药道水平,修复李文姝的伤势,自然能办到,但需要相应的药材和繁琐的步骤。

    现在,他一无所有,还无法办到。

    李文姝目光一暗,旋即笑道:“枫儿,只要你没事,娘就满足了!”

    “娘!以前,在李家,都是你保护我;以后,就由我来保护你!”慕枫道。

    李文姝眼中柔情似水,轻轻点头。

    当李文姝沉沉睡去后,慕枫盘膝坐在庭院中,继续修炼。

    现在,他的修为太低了,莫说是国都李家,就是夏冰璇背后的夏家,他目前还无法抗衡。

    他必须要尽快提升修为,应对即将到来的危机。

    “嗯?”

    慕枫刚修炼的刹那,他的心灵忽然莫名悸动。

    在他灵魂深处,涌动金光,金光中挟裹着一本无字金书。

    “它竟藏在我的灵魂内!”

    无字金书是他前世,自天外陨石内所得,神秘诡谲。

    前世他苦心研究,却一无所获。

    但当他陨落之时,无字金书却莫名融入他的灵魂深处。

    兴许,他觉醒前世记忆与金书有着莫大的关系。

    忽然,无字金书悠悠打开,而后,慕枫骇然发现,他体内的灵力逆流。

    “无字金书在吸收我的灵力!”

    慕枫目光阴沉,运转《永恒圣经》。

    他惊恐地发现,灵力逆流非但没有缓解,反而更加剧烈。

    不过十息时间,慕枫体内灵力枯竭,气息虚弱到极点。

    而无字金书终于是停止了吸收,在打开的空白页面,缓缓出现一枚金字。

    这枚金字忽然脱离金书,倏然间掠出,进入他的心脏处。

    他的心脏染成灿金色,并衍生出一条棕黄色的脉络。

    这条脉络始于心脏,经过胸腔,止于脖颈处。

    “这是血脉……”慕枫大惊。

    神建大陆,血脉称尊。

    在这里,人的高贵与强大源自于体内觉醒血脉的强弱。

    而觉醒血脉者,被称为血脉武者。

    血脉武者,炼血脉,融血统,诞真血,最终铸就无上神体。

    强大的血脉,足以让修士同阶无敌,甚至越阶而战。

    除此以外,觉醒血脉的修士,修炼更快,悟性更强,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慕枫一出生,便是王体血脉。

    若是不断修炼和完善,他的王体血脉最终将成就大成王体,肉身媲美王级妖兽。

    慕枫心中疑惑,他的王体血脉,早已被剥夺,不可能再有血脉,除非……

    “是这本无字金书让我觉醒出血脉的?”

    慕枫心神落在灵魂深处的无字金书上,陷入了沉思。

    “我是为了躲避浩劫,主动融合在你的灵魂内的!”

    蓦然间,一道低沉的声音,在慕枫脑海中响起。

    “是谁?”

    慕枫神色警惕。

    “我是金书的器灵!”

    脑海中再次传来低沉的声音。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但我的时间不多了,没办法和你解释太多!

    现在我只说一点,由于金书与你灵魂融合,

    故而你让金书吸收能量,就会解封金书内被封印的金字!

    金字的能量,会滋养你的肉身、灵魂,并觉醒更多的血脉,给你带来无穷的好处。

    尽快解封更多的金字,这样我才会彻底苏醒。

    那时候,我会为你解释关于金书的疑问以及金书的更多用法……”

    脑海中地声音越来越小声,最终消失了。

    “躲避浩劫?”

    慕枫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特殊的词汇,眼眸露出深思。

    接下来,任是慕枫如何呼唤,那道声音彻底沉寂,再也没有回应了。

    “看来要得知更多的真相,我需要解封更多的金字,再次唤醒这器灵才行!”

    慕枫目光坚定,有着这神秘金书的帮助,他将会觉醒出不同的血脉,未来铸就的体质必将超越前世今生。

    平静下来后,慕枫这才开始查看心脏处刚刚觉醒的血脉,发现他刚刚觉醒的乃是土系血脉。

    血脉,拥有诸多属性,最普通的就是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

    除了五行属性以外,还有风、雷、冰等等超脱五行的异属性血脉。

    异属性血脉极为稀有,在血脉武者中都是万中无一,而且天赋和威力也远比五行属性血脉要强悍很多。

    慕枫的王体血脉,则是一种特殊血脉。

    特殊血脉比异属性血脉更高等、更强大,但觉醒的条件却更苛刻。

    一旦有人觉醒,若中途不夭折的话,未来必能成为顶尖强者。

    除此以外,武者的天赋也取决于觉醒血脉的数量。

    觉醒的血脉越多,天赋也是越强大,未来成就越高。

    夏冰璇,就是水、火双系血脉,就被誉为潼阳城第一天才。

    “试试这刚觉醒的土系血脉的威力!”

    慕枫催动血脉,他体内的滚滚灵力凝聚在掌心。

    只见原本乳白色的灵力,在土系血脉的作用下,染成了棕黄色,其威力也变得更为强大。

    血脉的属性可以附加在灵力之中,从而增强武者灵力的威力。

    这正是血脉的强大之处!

    慕枫一掌拍在地上,只见庙前的泥地,轰然冲出数根尺许长的土刺。

    土系血脉,可控制一定范围内的大地的地形,从而制造出相应的陷阱。

    慕枫现在修为太弱,只能制造小型土刺。

    若他的实力更强的话,可制造方圆数十里范围的大地震。

    第4章结束

    第5章 金系血脉

    翌日。

    夏家南院大厅。

    夏冰璇和夏正业听着下人们汇报情况,脸色逐渐阴沉。

    “西院和北院皆是毁坏,东院部分烧毁,族人死伤数百人!”

    “夏星公子遇难,夏涵小姐命脉被废。”

    “……”

    砰!

    夏正业右掌拍在手边的茶几,茶几碎裂,无数木屑纷飞。

    “给我查,就算是将潼阳城翻个底朝天,也要将慕枫和李文姝给找出来!”

    夏正业近乎咆哮。

    ……

    城隍庙内,慕枫缓缓睁开双目。

    “此处灵气太稀薄了,一夜的修炼只恢复八成灵力!”

    慕枫蹙眉,一整夜,干涸的命脉都没能恢复,更遑论快速突破了。

    他清楚,想快速突破的话,需要的是一块灵气充沛的地方,或者上品的灵丹灵药。

    但他身无分文,这两种方法都不可行。

    为今之计,只有出去寻找灵气浓郁之地修炼。

    慕枫在郊外采摘了野果,给母亲李文姝充饥后,便是将她藏在神像下的石台中。

    离开城隍庙后,他在潼阳城逛了一圈,然后在城西的一处偏僻小竹林前停了下来。

    “咦?这里的灵气……”

    慕枫目光一亮,他在小竹林中,感知到一股若有若无的灵气。

    这灵气极为的精纯。

    慕枫进入小竹林。

    在深处,存在着一个丈许宽的小水池。

    奇异的是,小水池的水面,冒着腾腾的热气。

    慕枫所感应到的那股若有若无的灵气,正是从这小水池内散发出来的。

    “这水池下面,隐藏着一条小型灵脉!”

    慕枫环绕水池,仔细观察后,目露精芒。

    所谓灵脉,就是灵气的源头,蕴含精纯的灵气,对修炼有着极大的好处。

    “下去看看!”

    慕枫一头扎入水池内,如一条游鱼般,迅速朝着水池深处游去。

    不一会儿,慕枫便是来到池底。

    在那里,他发现了一块巨大的黑色岩石。

    “灵脉应该就在这岩石之下,而且此灵脉周围还存在着一座天然封禁!”

    慕枫心中暗道,观察了一番后,便是寻出了这座天然封禁的阵眼。

    一拳轰出,将此阵眼破开。

    顿时间,岩石缝隙内涌动出极为浓郁的灵气。

    慕枫心中一喜,刚盘膝坐在缝隙旁边时,他灵魂深处的无字金书,忽然打开。

    无字金书传来恐怖的吸力,疯狂地吞吸着灵脉内的灵气。

    “该死,这金书……”

    慕枫心中暗骂,连忙运转《永恒圣经》,与无字金书争夺灵气。

    与此同时,一辆装饰豪华的马车,停在了竹林外。

    “小姐,西郊竹林到了!”

    车夫是一名精瘦的老者,他毕恭毕敬地对着车厢道。

    “丘伯!辛苦你了!”

    车厢内,传来一道柔弱甜糯的女声。

    车帘掀开,一名皮肤白皙、身段姣好的少女,在丫鬟的搀扶下,走下了马车。

    少女约莫十六岁左右,样貌精致,仿若精工雕琢的瓷娃娃。

    只是她的脸色苍白,病怏怏的,破坏了她整体的美感。

    “小姐,您这说的是哪里话?这是折煞老朽了!”

    老者摆手继续道:“小姐先去西郊竹林内泡温灵泉,老朽就在此处为您把风。”

    少女点点头,在丫鬟的搀扶下,进入竹林深处。

    “哎!西郊竹林的温灵泉虽然神奇,但只是治标不治本……”

    老者看着少女离去的背影,轻声叹息地自语道。

    “小姐,奴婢为你宽衣解带吧!”

    丫鬟搀扶着少女,来到竹林深处的水池前,对着少女道。

    少女点点头,在丫鬟的服侍下,一件件衣裳褪去,露出了晶莹剔透的雪白肌肤。

    少女迈动白皙修长的双腿,缓缓步入水池中,最终水面没过她那优美的锁骨。

    “香儿,今日这温灵泉内的灵气好浓郁啊,这才泡一会儿,我就觉得精神了许多!”

    少女浸泡在泉水中,美眸颇有些惊喜。

    名叫香儿的丫鬟,也是发现自家小姐状态极佳,脸色红润。

    “今日效果这般好,小姐可要多泡一阵子啊!”

    香儿高兴地笑道。

    “恩!说不定,今日泡完,我身上的隐患可能就好了呢!”

    少女嘻嘻一笑。

    池水底部,慕枫疯狂地吸收灵气,而无字金书比他更疯狂。

    轰!

    慕枫体内响起轰鸣之音,他的体表涌现出第六条灿金的命脉。

    他打通第六条命脉了。

    “这灵脉虽不大,却也足以让我突破至命脉八重!”

    慕枫心中微喜,正打算继续修炼之时,却脸色僵硬发现。

    石缝下,灵脉干涸了。

    “卧槽,灵脉被金书吸干了!”

    慕枫嘴角抽搐,爆了一句粗口,这无字金书太不厚道了吧。

    而无字金书则出现第二枚金字,进入他的心脏处,而撕心裂肺的痛苦随之席卷而来。

    痛苦过后,慕枫心脏处,衍生出第二条金黄色血脉。

    “金系血脉……”

    慕枫喃喃自语,他终于彻底相信金书器灵的话了。

    血脉,乃武者先天天赋,一诞生下来,便是注定的,这是神建大陆铁则。

    但,无字金书打破了大陆铁则,竟能助慕枫后天觉醒血脉,而且不止一条。

    慕枫明白,只要无字金书吸收更多能量,觉醒更多金字,他将觉醒出更多血脉。

    终将有一天,他的天赋将超越大陆所有的武者。

    “先离开池底吧!”

    慕枫站起身来,他的脑袋因为缺氧而有些眩晕。

    他知道必须要先上岸透口气才行。

    慕枫一跃而起,速度极快地朝着水面游去。

    不一会儿,他就接近水面。

    然后,他便是看见离水面不远地水下,一双白花花的大腿在那里晃呀晃的。

    慕枫眉头微蹙,他没想到这么偏僻的水池,居然也有人会来这里泡澡。

    但他并不在意,一跃而起,便是钻出了水面。

    “啊……”

    紧接着,慕枫就听见一道尖叫声。

    而在他看清这泡澡主人的真面目后,不由得微微一愣。

    第6章 死人活相

    氤氲的水池中,泡着一名肌肤胜雪的美丽少女。

    美丽少女自然也看见突然出现的慕枫!

    她漂亮的眸子先是呆滞,然后是震惊,最终羞愤的面庞涨红。

    她下意识捂住胸前,尖叫了起来。

    “淫贼!你好大的胆子!”

    守在温泉旁边的丫鬟大怒,如一只矫健的豹子,掠向慕枫。

    慕枫发现,这姿色平凡的丫鬟,竟是一名命脉三重的武者。

    在潼阳城,能拥有这样修为的贴身侍卫,基本都是非富即贵的豪族。

    慕枫神色平淡,随意一掌打出,只用了命脉三重的力量,就将那丫鬟打得吐血倒退。

    “莫要误会!我来此地是为了修炼,并未行偷窥之事!”慕枫淡淡地道。

    “淫贼,你莫要狡辩!铁定是你知道小姐今日会来,提前躲在池底!”

    丫鬟气急败坏地道。

    慕枫淡淡瞥了眼几乎将整个小脑袋埋在水里的美丽少女,眉头一挑道:

    “死人活相,本应该是死婴,却能活到现在,有点意思!”

    原本羞愤的少女,漂亮的眸子闪过不可思议之色,不由站起身来。

    “你怎么会知道?”少女脱口问道。

    慕枫则是上下打量着少女,摇头道:

    “该凸的地方不凸,该翘的地方不翘,并无值得欣赏的地方!我若是来偷窥,那才真的是浪费时间。”

    少女这才意识到自己一丝不挂,又是发出刺耳的尖叫声,重新钻进了水中。

    她露出一个小脑袋,气鼓鼓地瞪着慕枫。

    “你调查过我?”

    少女再次质问,心中则是疑惑。

    此事唯有她与她父亲知道,此人竟然一语道破。

    “自然是看出来的,小丫头,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慕枫说完,刚想离开,一道强烈的劲风自他身后席卷而来。

    慕枫目光微冷,猛地一转身,体内六条命脉同时亮起,右手成拳,狠狠地砸了出去。

    砰!

    只听沉闷的碰撞声响起,慕枫不由地退后数步。

    而袭击他的人则是发出一声惊咦。

    “命脉六重竟能硬抗老夫一招,你是潼阳城哪个世家的子弟?”

    慕枫抬头看去,发现袭击他的是一名精瘦老者。

    老者眉心处有着七条金纹闪烁不已,竟是一名命脉七重的高手。

    “丘伯,这个登徒子藏在温泉里偷窥小姐泡澡,还出手打伤我!”丫鬟连忙道。

    “你好大的胆子!”

    丘伯大怒,不由分说,一个箭步冲来,右手如钩,抓向慕枫。

    滚滚灵力凝聚在丘伯右手五指表面,形成了一道金灿灿的锐利尖爪。

    一爪挥出,空气响起撕裂的声音。

    “老家伙,正好拿你试试手!”

    慕枫嘴角微翘,一步跨出,施展了身法万影无踪,原地留下了一道影子。

    万影无踪,乃是慕枫前世最强大的帝级身法。

    一旦施展,身化万千,难觅踪迹。

    撕拉!

    丘伯右爪如电,瞬间落在慕枫身上,脸色却是骤变。

    因为他发现他轰中的竟然只是一道影子。

    蓦然间,丘伯抬起头。

    只见慕枫身悬半空,其脖颈处有一条金色血脉,散发着不可逼视的炽烈金芒。

    此刻,慕枫沐浴在金光之中,如下凡的天神,锐不可当。

    “这是……金系血脉,你是血脉武者?”丘伯大惊失色地道。

    慕枫并未回答,使了个千斤坠,迅速坠落。

    早已蓄势待发的右腿如鞭子般狠狠地劈向丘伯的脑门。

    丘伯脸色大变,只得被动抬起双手,全身的灵力尽数凝聚在双手之中。

    咚!

    一道如古钟撞响的声音响彻而起。

    只见丘伯闷哼一声,双膝噗通跪在地上,双手无力下垂,一滴滴鲜血自手臂滴落在地上。

    “丘伯……”

    此刻,美丽少女已经早早穿上衣衫,见丘伯被慕枫一招击倒,大惊失色。

    “金系血脉主攻伐,对攻击的增幅竟有这般大!”

    慕枫对金系血脉的力量颇为满意。

    依靠金系血脉的增幅,他的力量远超过命脉七重武者。

    “这位公子,你对老朽要杀要剐尊便!但请不要对我家小姐下手!”

    丘伯强撑着身体,对着慕枫一拜,低声下气。

    慕枫不耐烦地道:“我来此地,是为这水池底部的灵脉而来,而非你家小姐!”

    说完,慕枫头也不回就离开了。

    “诶!等等……”

    美丽少女连忙追了上去,只是慕枫速度太快,眨眼间就不见踪影。

    少女气得一跺脚。

    丘伯在丫鬟搀扶下勉强站起来,紧跟着美丽少女后面。

    “小姐,不要追了!想来是我们误会他了。”

    在慕枫说出此地存在着灵脉后,丘伯就相信慕枫了。

    西郊竹林的温灵泉下方,确实是存在着一条灵脉。

    由于这条灵脉存在着天然封禁,城主冯星澜曾想方设法破解,但均告失败。

    后来发现温灵泉对少女的隐疾有好处,便送给少女沐浴修养之用。

    “我并非是想找他算账,而是想找他治疗我身上的隐疾!”少女轻叹道。

    “小姐,城主大人可是说过,您身上的隐疾,唯有灵药师才能解决!他……”

    丘伯摇摇头,并不相信。

    灵药师门槛极高,地位尊贵。

    他们沧澜国境内,灵药师屈指可数,基本都已经是年过六旬了,不可能有这么年轻的灵药师。

    “他一眼就能看出我身上的问题。他就算不是灵药师,也可能有解决我身上隐疾的办法。”

    少女美眸闪烁道。

    “若真如此,此子兴许真的有解决之法。”

    丘伯继续道:“小姐,你再去泡会儿温灵泉,回去后,小人便将此事告知城主大人。”

    少女点点头,重回温灵泉,只是很快她就傻眼了。

    只见温灵泉内,竟一丝灵气都不存在,完全成了普通的泉水。

    “难道这池底的灵脉出问题了?老朽下去查看一番!”

    丘伯一头扎入了温灵泉内。

    不一会儿,他重新跃出水面,惊疑不定地道:“小姐,池底的天然封禁被人破去,灵脉已经干涸。”

    “什么?难道池底的天然封禁是刚才那少年破去的?”

    少女美眸呆滞,骤然想到了慕枫,在这段时间内,唯有那少年进入过温灵泉。

    丘伯摇摇头,道:“不可能!城主大人说过,池底的天然封禁不简单,唯有灵阵师才能破去!”

    说到这里,丘伯戛然而止,想到什么,眼睛都瞪得滚圆。

    “难道那个少年……”

    少女深吸一口气,美眸有着异彩闪烁,道:“那少年不简单!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寻到他。”

    关键字: 不灭霸体诀 慕枫夏冰璇 八异

    不灭霸体诀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