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宋之极品纨绔小说(张为)全文阅读

    大宋之极品纨绔张为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的章节动态,大宋之极品纨绔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入口:《大宋之极品纨绔》是作者神的葡萄创作的一部历史架空小说,张为祖上曾跟随太祖皇帝征战天下,身为异姓王拥有富饶的封地,而他凭借显赫家世成为汴京小恶霸。而然当朝皇帝认为藩王的强盛,不仅损害朝廷利益,也不利于自己政策的推行,而张为成为了第一个牺牲品,却被二十一世纪特种兵借体重生。

    大宋之极品纨绔小说(张为)全文阅读

    “公子小心!”苏晓晓惊呼出声。

    张为眼睛微眯,瞳孔深处闪过一道冷芒,常年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一身格斗技巧皆是无双的杀人手法,因此他常常告诉自己,不要轻易出手,然则此人飞扬跋扈,心狠手辣,那就怨不得他了。

    张为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一起脚,踹在陈玉风胸前,将他踹翻在地,巨大的惯性拖着他滚出五米远,一身华贵的服装被摩的千疮百孔,宛如掉毛的野鸡,狼狈不堪。

    陈玉风不甘的爬起,目眦欲裂,一发狠拾起一个石头,再次不依不挠的朝张为扑来,毫无章法,对着人乱砸一通。

    虽然两人都是纨绔,身体素质,半斤八两,但前者根本就不会任何武艺,被酒色财气掏空了的花架子,外强中干。

    而张为却有大把的格斗技,善用巧劲,此消彼长,几个回合就将陈玉风揍的鼻青脸肿,跪坐在地,捂着俏脸,痛苦哀嚎。

    陈玉风咬牙切齿,怨毒的盯着张为,这个贱民居然敢动真手打他,还是专门打他那张英俊的面容,要知道为了保持皮肤柔嫩光滑,每天坚持牛乳洁面,加上各种名贵中药外敷内服,这下子全毁了。

    “我姐乃当朝贵妃,你敢打我,你死定了,你全家都要死。老子要将你剥皮拆骨,碎尸万段。”陈玉风双眸喷火,带着浓烈的杀意,恶狠狠地威胁。

    “哟哈,居然敢威胁本公子!”张为上前又补了一脚,一只脚印如同印章帮盖在陈玉风肿起来的脸上,看起来十分滑稽。

    苏晓晓在这种氛围下竟然控制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即用手背捂住小口,拼命的忍着,看起来就像犯错的孩子。

    这个俏皮的举动,单纯可爱,散发出动人心魄的美。

    眼前的变故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苏晓晓本该害怕,可是看到那个鞋印就控制不住的笑起来。

    国舅被揍,而且还是不留情面的痛殴,这是要出大事的,得罪权贵就已经是泼天大事,况且还是皇亲国戚。

    她不希望为自己仗义出手的人受到牵连,拉着张为的袖袍,忧心忡忡的道:公子别打了,他真是国舅爷,你赶快逃命吧,不然就来不及了。”

    “已经晚了,他死定了。”陈玉风狞笑着坐起,脸上全是疯狂,突然对着院墙外声嘶力竭的喊道:“来人,来人啊!你们这些狗奴才,都跑哪里去了?”

    张为不为所动,索性抱着膀子听他嘶吼,直到陈玉风的嗓子有些哑了,愣是没有一个人来,车夫早被揍的鼻青脸肿,丢进汴河泡澡了,两个护卫也被打晕丢到垃圾堆。

    “你喊啊,喊破喉咙也没人救你。”张为俯身盯着陈玉风堪比猪头的脸,轻松地拍了拍手,十分嚣张。

    苏晓晓眨巴着澄澈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瞳孔中映照出的画面似曾相识,只不过主角换成了不可一世的陈玉风,风水轮流转,这报应来的太快了,心情没来由的变得舒畅许多。

    她张了张樱桃小嘴,有些恍惚,这个穿着普通的年轻公子嫉恶如仇,一身正气,不畏权贵,令人敬佩。

    只是,国舅府在汴京的势力之大,超乎想象,黑白两道都有一定影响力。以陈玉风睚眦必报的个性,他的威胁,绝非说说而已。

    “本公子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非要与我过不去?”

    陈玉风终于认识到眼前的形势,知道嘴硬非但讨不到好处,反而会遭到更加惨绝人寰的虐待,只好嘴上服软,心中却怨毒的寻思着,脱困后一定要找到此人将其千刀万剐,报仇雪恨。

    “无冤无仇啊!”张为掰着手指头,正色道:“咱们捋一捋。”

    “首先,你在此地调戏妇孺,被我撞破,为了掩盖罪行,心生歹意,不由分说的冲上来要杀我,本公子被逼无奈,只好出手自卫,这点你可认同?”张为一脸认真,仿佛事情本就是如此。

    卧槽,陈玉风快哭了,见过不要脸的却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不要脸的,你都把我打成这样了,还好意思说被逼自卫?老大,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我错了!”陈玉风咬牙承认,他暗暗告诉自己,这次认怂,是为了下次连本带利的讨回并不丢人。

    “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张为很是欣慰的摸了摸陈玉风高傲的头颅,眼中满是勉励之色。

    “我是不是可以离开了?”陈玉风捂着脸,委屈之极,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小狗被人抚摸,却不敢躲开,这是耻辱。

    “给这位姑娘认错!”张为指了指苏晓晓,用毋庸置疑的口吻说道。

    “你让我堂堂国舅,给人尽可夫的贱婢道歉?”

    陈玉风顿时气炸了,难以相信自己听到的,女人在他眼中不过是泄欲的工具,让他给工具道歉,绝不可能,这是严重践踏他的尊严。

    苏晓晓听到‘人尽可夫’四个字后,双眸瞬间湿润了,一朝进红楼,就永远无法摆脱恶名,哪怕你再洁身自好,在别人眼中依旧觉得你脏。

    很快,挨了张为几记爱的拳头后,他哭丧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对着苏晓晓道:“苏姑娘,对不起,我错了。”

    说完,他转身对着张为愤愤的道:“我可以走了吧?”

    “且慢!”张为举起染血的手臂,淡淡的开口道:“一码归一码,现在谈谈咱俩的私怨,你纵容刁奴于闹市纵马驰骋,伤及无辜,影响民生,导致本公子手臂受伤,这笔账怎么算呢?”

    “我赔,你说个数。”陈玉风二话不说的一口答应,只要能从这个恶棍手中逃脱,什么条件都能答应,反正这个人在他心中已经是个死人了。

    罗列一堆罪状还不是为了多讹钱,平日里撞伤的贱民多了去了,他们的命值几个钱。

    张为竖起一直手指头,慢条斯理的道:“一万两。”

    “我去,你还不如去抢!”

    陈玉风快要哭了,一万两亏他能说的出来,胃口这么大也不怕噎死。一两银子足够普通的三口之家活一个月了,狮子大开口,瞬间就炸毛了。

    “既然如此,那本公子只好把你扒光,丢到汴河洗澡了!”张为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陈玉风本就不会游水,加上汴河船运繁忙,如果让人看到他光溜溜的在水中蹦跶,实在有损颜面,鬼知道会被传成什么样,急忙摆手,道:“我身上没有,不过我可以写借条。”

    “这就对了嘛,以后要洗心革面,做个好人知道吗?”

    “知道了!”陈玉风陪着笑脸,此时他只想离开这个魔鬼,“阁下能否报上姓名住址,改日我备好银票,好差人送到府上。”

    张为挑眉,这家伙倒是不笨嘛,心中却是冷笑连连,难道告诉你姓名住址等着对方上门寻仇?

    “你且写好,改天本公子自会上门去取。”张为笑面如花。

    “这是自然。”

    陈玉风被揍怕了,二话不说,提起现成的笔墨就把借条书写完毕,还按上自己的手印,一张合法的欠条文书就算正式拟好了。

    之所以这么干脆,他打定主意对方根本就不敢上门领取,若是如此,这张借条是送他前往极乐世界的入场券。

    收到陈玉风亲笔签押的欠条后,心满意足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我替汴京受苦受难的穷苦百姓感谢你的慷慨,希望你谨记今日教训,做个好人,如果让我知道你到处为非作歹,见你一次收拾一次。”

    “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陈玉风认错态度诚恳,灰溜溜的脚底抹油了,速度比平时快了不止一筹。

    跑出春风亭别院后,陈玉风咬着牙暗暗发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不管你是谁,死定了。”

    大宋之极品纨绔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