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锁情媚妃免费阅读-遥烟絮凤凌轩大结局

    锁情媚妃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遥烟絮凤凌轩又将经历什么,作者璃落影小说锁情媚妃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锁情媚妃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她任性换下了姐姐,嫁给了她心中至爱的男人,四年的苦守换来的竟是他浅笑着看着她承欢于别的男人身下,四年清白毁于一旦,身死心死,那个身为她四年的夫君心中最爱的还是她的姐姐,这一次她是真的死心了,一个月为期她当着他的面承诺将他最爱的女人还给他。 朝堂之上,她淡然的站在文武百官面前,一份口谕,还她自由,一封休书,她带着一身的伤口逃离了他的身边,而他颜面尽损,发誓绝不

    锁情媚妃免费阅读-遥烟絮凤凌轩大结局

    锁情媚妃 第十四章 眼帘下的自责

      凤凌轩眼中一惊,而遥烟絮却早已紧闭上了双眸,双手无力的垂在了两侧,似是早已魂离体,再无生息了一般,芸怜拼命的摇晃着遥烟絮的身子,试图拉回她最后一丝神智,但终究还是天不愿人。

      “遥烟絮,絮儿!”凤凌轩一把将遥烟絮从芸怜的怀中夺过,打横抱在怀中,但那一声亲昵的称呼终还是没能传入遥烟絮的耳中,嘴边溢出的鲜血悄然划落,而背后的那片腥红也迅速的染上了凤凌轩如丝白雪的衣衫,显得格外的明显。

      “快去将东方先生唤来!”凤凌轩此时想到的唯有那个被称为神医,却不以医者为名的怪人东方渊,与凤凌轩有着理不断剪还乱的纠葛,芸怜断然转过身去,朝着后山唯一的一个茅庐跑去,那个地方她虽不常去,但却知道那里住着一个重要的人,那个人是谁整个王府没有一个人知道,如今凤凌轩这样说来,她能想到的便是那茅庐里面的人。

      一路跑向后山,连片刻的歇息都不曾想过,这一路跑去后山,哪怕是筋疲力尽了,她也不曾停留下来。

      “东方……先……生!王爷请你……过去!”刚一看到那茅庐,芸怜甚是没有礼貌的推门而入,对着屋子气喘吁吁的说道,话音落下许久芸怜光顾着喘气,却没有意识到整个屋子竟没有回答她的声音,抬眸看去,屋中空无一人,到处飘荡着药香味。

      “东方先生!”芸怜惊惶失措的朝着这个屋子大声的唤道,王爷命她来找东方先生,必然是知晓东方先生有这个能力救得了遥烟絮,如今东方先生不在这屋子里面,整个后山如此之大,想要找到他谈何容易。

      “东方先生!”一边喊着,一边在整个茅庐里面找了个遍,却依旧没有看到东方渊的身影,这下芸怜可谓是急哭了眼泪,遥烟絮如今危在旦夕,若是迟了片刻,只怕是性命堪忧,到了回天乏术的地步,可就是她的罪过了。

      漓院——

      这是第一次遥烟絮在自己无意识的情况下来到这个自己做梦都想要去到的院落,可如今她意识全无,只怕是不可能再知晓,凤凌轩满眼堪忧的拿着汗巾为她抹去了嘴角的腥红,悄然褪下了她的衣衫,生怕弄疼了她,动作极其的轻柔,那满是淤青夹杂着血液,看得让人毛骨悚然,如此剧烈的疼痛,她竟然这般轻易的忍受了下来。

      “早知你有虐妻的毛病,你还不信!”门外一个天籁般的声音传入,而凤凌轩则是听闻了仙音一般,将被褥盖到了遥烟絮的身子上面,快步走了出去,迅速把门打开。

      “快救她!”开门的第一句话便是求救,门外的男人一脸的妩媚妖娆,兴许这两个词用在一个男人的身上极为怪异,但天下美词众多,却只有这两个词可以将他的美形容到极致,他有着女人的妩媚,带着男子的霸气,慵懒的看着面前满眼担忧的凤凌轩。

      “救她,我可是记得你恨不得她死的呢!怎么如今改成了救她了!”东方渊温和的笑着,却越过了凤凌轩进了房门,躺在床上的女子他并未看清容颜,被被褥盖起了的身子看不出她的身段。

      “少啰嗦,先救她!”多说一句话,便将她往死里面多推上一把,若是真这样死去了,遥雪苑被召侍寝一事,他找谁去算这笔账。

      “伤哪儿了?”东方渊如玉十指往自己的鼻尖抚去,似是有些嫌弃这个躺在床上的女人。

      “背!”话音未落,东方渊已经挑开了被褥,而被褥下的遥烟絮未着寸缕,如雪一般肌肤暴露在了东方渊的眼前,那刺目的艳红也同样落入了东方渊的眼中,凤凌轩惊的赶上前去,终还是没能在被褥被掀起来以前阻止东方渊。

      “伤的如此之重,你还真是无一点怜香惜玉之情!可惜这大好的美人,救活她,你准备给我什么?”东方渊丹凤眼妩媚勾起,浅笑化在了他的口中,回眸看向凤凌轩。

      “你想要什么?”凤凌轩可不是不知道东方渊的秉性,如绝大多数神医一样,都有着自己的怪则,有着一些别人意想不到的想法,东方渊回眸看了一眼那面色苍白的遥烟絮,似有什么在他的眼眸中打转。

      挑眉看向凤凌轩,嘴角勾起一道如水般的笑容,薄唇轻启,微吐道:“我要她!”玉指指向床上的遥烟絮。

      “不行!”未经思考的脱口而出,凤凌轩自己都觉得震惊,心中的烦躁感在不断的扩大,当东方渊指向遥烟絮的时候。

      “我话还未说完,你急什么!我又不与你要这个人!”东方渊别有深意的笑着,眉目间越发的盯紧了凤凌轩,刻意回避的目光,东方渊脸上的笑意更深了,“我要她认我做兄长可好?”

      “等她醒了,你问她吧!”凤凌轩顿时松了口气,望着这床上没有血色之气的遥烟絮,心顿时提了起来,但他知道只要有东方渊在,这遥烟絮的命算是捡回来了。

      “也对,你本就不是她的夫君,自是不可能替她做这个主!”东方渊说这话时目光紧锁在凤凌轩的脸上,看着他脸上起伏的变化,眼角的深意更浓了,不等凤凌轩再说些什么,从自己的袖口中拿出了一个白玉瓶子,挑起盖在遥烟絮身上的被褥,从白玉瓶子里面倒了些许的药粉出来,那从未滴沾过春阳水的玉指,触上了遥烟絮的肌肤。

      “你!”凤凌轩心中顿然升起了妒火,刚想要上前阻止却听闻了东方渊悠然的声音。

      “你不是她夫君,这为她上药一事,自是由大夫来做了!”殊不知这东方渊的话中自是有话隐藏着。

      “她毕竟我名义上的王妃!”凤凌轩咬了咬牙,犹豫片刻说道,此时王妃这一词竟是这般的好用,似乎更庆幸面前的这个女人是他的正妃。

      “你与她并未有过夫妻之实,下次上药,交给贴身侍女便可!”东方渊的话一针见血,句句扎在凤凌轩的心里,说话当真是不留一丝的情面。

      说话时,东方渊熟练的为遥烟絮以自己的手法涂抹着药粉,而凤凌轩也颇有无心的看着他抹药的方法,虽无意却也谨记于心,东方渊的目光停留在这个昏迷不醒的女子身上,世间竟还有这般倾城的女子,落在了铭王府着实的可惜了。

      东方渊微微起了身子,将那白玉药瓶收于袖口之中,温柔的为遥烟絮盖上了被褥,第一步都做得那样的贴心,但在凤凌轩看来却已是别有深意了,转过身去,面向凤凌轩,意味深长的笑了一番,便越过凤凌轩,准备离开漓院。

      “把药瓶留下吧!好让芸怜为她抹药!方才你来时可有见着芸怜?”凤凌轩在东方渊未迈出门时轻声的说道。

      “芸怜?她的贴身侍女?没见到过!若是她去找我了,现在必然还在后山,这药我会亲自交给她!”话音未落,还未等凤凌轩夺药,东方渊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漓院,无奈的回过身去,看着那躺在床上依旧面无血色的遥烟絮,脑海中不断的回想起方才,自己将她拎起抛向床角的那一幕,而她竟然倔强的一声疼都不肯喊出来,反而回以他一个温和的笑容。

      “遥烟絮,你若就此去了,本王便是让你做鬼了,也绝不会放过你!”凤凌轩狠狠的说道,但眼中却充满了柔情,在挑开那被褥的一瞬间,满大片的腥红让他的心中腾起一丝的愧疚,目光紧锁在那大片的被东方渊抚过的肌肤上面,早已不见的药粉渗透到她的肌肤里面,想必现在已经开始在痊愈了。

      吱呀一声将门关了起来,走到遥烟絮的身边,此时的遥烟絮并未清醒过来,只觉得自己的身上,似有什么抚过一般,那般的轻柔,带着温和的感觉,而自己却是很享受这种感觉,努力的想要睁开眼,却是什么也睁不开来。

      后山茅庐——

      东方渊慢悠悠的走向了后山,自家的茅庐脑海皆是那躺在床上倔强不出声的女子,那优雅的莲步,若不是看他的身形,世人皆会以为面前的这个人是个女子。

      而此时的芸怜求主无门,这满后山的又不好寻,倘若现在出去寻了,万一那东方先生回来了,岂不错过了,索性便焦急的在茅庐外等候了,徘徊着眼眸不住的投望向四周,期望能看到那个东方先生,等了大半天却不见来人,王妃怕是已经危在旦夕了。

      “让姑娘久候了!”不知从何处传出天籁般动人的声音,从天而降如仙人一般的美人,芸怜顺着声音抬头望去,惊世的容颜不禁让芸怜看呆了眼,若说遥烟絮倾城,那面前的这个美人便是倾世了。

      “这药拿去给你家主子!至于怎么抹,你家王爷知道!”温和的笑着,玉指挑起芸怜粗糙的手指,将那白玉药瓶小心的放置在她的手心,便在她那满目震惊的眼光中大方的走进了自己的茅庐,轻声的将门关了起来,许久芸怜才反应过来。

      “你是东方先生?”芸怜对着那早已关上的门大声的问道,但里面却始终没有回应,芸怜跪在地上叩上了三个响头,低声说道:“芸怜谢过先生赐药!”

      说罢,便头也不回的朝着漓院赶了去,凤凌轩将遥烟絮抱出了兰院,能去的也只有漓院而已,如上后山时一样,片刻不敢停留的赶了回去,直到芸怜离去后,东方渊这才打开了门,抬眸向天望去,似有些许的愁思。

    锁情媚妃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