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替身妻

主角:姜一宁墨西爵

作者:语不休

发布时间:2020-08-13 14:00:43

姜一宁墨西爵小说撒旦总裁替身妻在线阅读by语不休

撒旦总裁替身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深夜,豪华庞大的墨家大宅主卧中,姜一宁坐在高级定制的大床上,等着她的新郎。

她今天嫁人了,虽然没有婚礼,但她还是穿了一条红裙子,让自己看上去……像个新娘。

静谧的房间里,房门吱呀呀的推开,她的新郎——墨家的家主——墨西爵转动着轮椅,缓缓驶了进来。

姜一宁抬起头,在对上男人那双沉冷的眸时,像是触电一般,赶紧又底下了头。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传闻中的墨家家主墨西爵,传闻中,他性格暴戾,手段狠辣,因为双腿残疾,他还不能人道。

轮椅缓慢的来到姜一宁面前,带着一股若有似无的压迫感,墨西爵冷清的开口:“知道我为什么会娶你么?”

“因为顾家。”姜一宁眸光暗了暗。

墨西爵接任墨家家主之后,不知为何开始疯狂的打压顾家,顾家摇摇欲坠,却还是不知道到底哪里得罪了墨西爵。

最终,墨西爵亲自给顾家人指了条名路,他要顾家的养女,也就是姜一宁。

得到了救命的方法,顾家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把姜一宁送了过来。

被顾家欢天喜地送来的时候,姜一宁就明白了,她这个被养父疼爱的养女,其实不过就是随时都可以舍弃的棋子罢了。

男人嗤笑了一声,“你错了。”他抬起手臂,修长好看的手捏着姜一宁的下巴,迫使她抬起了头:“我娶你,是因为,你的脸。”

姜一宁被迫抬起头,越过墨西爵,她看见他身后的书柜上,摆着一张照片。

照片里,墨西爵的双腿还没有残废,他搂着一个女人,满眼的宠溺。

而他怀里搂着的女人,正是姜一宁!

她倏然瞪大了双眼,怎么可能,她从来都没和墨西爵见过面,怎么可能跟他有合照,而且还是这么亲密的合照?

“你这张脸,跟我爱的人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墨西爵深深的看着她,仿佛想将她的样子刻进心里,那种深情,竟叫姜一宁有些恍惚。

“你既然有爱人,为什么还要娶我?”

“因为在三年前那场车祸里,她重伤昏迷,至今都没有醒过来。”男人的声音夹杂着不易察觉的难过。

姜一宁知道三年前的那场车祸,就是那场车祸,让天之骄子一般的墨西爵,成了只能靠轮椅行动的废人,轰动了全城。

她以为那场车祸只有墨西爵受到了伤害,原来,他的爱人也因为那场车祸,至今没有醒来。

姜一宁明白过来,原来是因为她跟墨西爵的爱人样貌相似,所以她才被墨西爵看上,

“我要你代替她,陪着我,做我的妻子。”墨西爵捏着姜一宁的手渐渐用力,眸中压抑着痛苦。

“那如果她某一天醒了呢?”

“她昏迷一年,你就做我一年的妻子,她昏迷一辈子,你就做我一辈子的妻子。”

“你这样对我来说,太不公平。”她只是因为长得像墨西爵喜欢的人,所以就要被他逼迫成为他的妻子,没有感情,没有期限。

她也是个人,为什么要被他如此要求和摆布?

“怪就怪你长得太像她。”墨西爵的语气是冰冷而平静的,但他的眼中,已然是一片不择手段的癫狂,“为了顾家,你没得选。”

姜一宁深深的闭上眼,为了顾家,她的确没得选。

墨西爵是何等的人物,只要动动手指,顾家就会一夜之间消失,而她这个唯一能救顾家的人,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这个把她从小养大的家毁于一旦。

“你放心,只要你乖,我会像对待妻子一样,好好的对待你。”

墨西爵的手转而抚到她的脸上,像抚摸着他的绝世珍宝一般,缱绻眷恋。

姜一宁看着他眼中不属于她的深情,不自觉的有些恍惚。

男人的唇缓缓靠近,呼吸交错间,他双臂一撑轮椅,整个人便到了床上,将姜一宁压在了身下。

姜一宁的身体在一瞬间变得僵硬。

男人强硬的在她身上点火,却让她更加的害怕,最终他不耐烦的在她耳边低吟:“想想顾家。”

姜一宁一滞,终于还是狠狠的咬着舌尖,强迫自己放松下来。

她一遍遍告诉自己,他不能人道,不会真的把她怎么样的。

第二章

但一切都与想象中的不一样……

姜一宁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是保姆的敲门声将她唤醒。

“少奶奶,您起了吗,该用午餐了。”

“嗯,好。”

姜一宁掀开被子,看见自己满身的痕迹,有些惊讶,想要下床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像散了架一样酸疼时,更是有些难以置信。

那个传说中不能人道的墨西爵,在那方面竟然像猛兽一样出奇的可怕凶狠。

昨天晚上她根本就是直接昏了过去,连他什么时候结束的都不知道。

姜一宁还记得养父的儿子顾延希在把她送上墨家的车时,信誓旦旦的告诉她:“宁宁别怕,他已经算不上是个男人了,他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你就放心去吧。”

她和顾延希青梅竹马,大概顾延希就是以为墨西爵不能人道,才放心大胆的把她送给墨家的吧。

姜一宁忽然在想,那如果,顾延希知道墨西爵能人道,还会把她送来吗?

她不知道答案,她只知道,从今天起,她就是墨西爵的妻子了。

她也知道,她只是个替代品罢了。

姜一宁慢吞吞穿起衣柜里早就给她准备好的衣服,下楼用午餐。

刚刚到楼下,就见大门外,墨西爵的母亲温茹汐走了进来。

到底是豪门贵妇,温茹汐快五十的年纪,保养的却像是只有三十多,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挎着限量款的名牌包,穿着一身高级定制的连衣裙,唯一违和的,就是那一脸嫌弃的表情。

一看见姜一宁,温茹汐就翻了个白眼:“你就是我儿子昨天娶的女人?我儿子真是瞎了眼,这小门小户的女人,长得就小家子气!之前好不容易成植物人了一个,现在又找来一个一模一样的!真是够了!”

姜一宁不知道该如何回温茹汐的话,只静静的站着,温茹汐见她竟是个闷油瓶的性格,气焰更加嚣张,直接往沙发上一坐,“过来,给我倒茶。”

姜一宁默默拿起茶壶给温茹汐倒茶,温茹汐一脸不悦:“懂不懂规矩!给我跪着倒!”

姜一宁咬了咬唇,跪便跪吧,就当是新媳妇过门,给婆婆敬茶了。

谁料,她刚刚跪下,拎着茶壶就要倒水时,温茹汐忽然抬腿踢洒了茶壶,滚热的茶水顿时溅了姜一宁一手,她一吃痛松开了手,茶壶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哎呀!你怎么连这么点小事都不会做!倒个茶都能把我的鞋弄脏!你知不知道这双鞋值多少钱!弄脏了你配得起吗!”

姜一宁捂着自己烫伤的手,连忙说:“对不起,我马上给你擦……”

“不能擦!这种料子的鞋,只能用舌头舔!”

姜一宁一滞,倏然抬眼,看着得意的晃着脚尖的温茹汐:“阿姨,你别太过分了。”

“我过分?我还没说你们顾家高攀我们墨家过分呢!让你舔个鞋你很委屈吗?委屈的话就滚回你们顾家啊!”

姜一宁的指甲深深抠进掌心,她不能回顾家,回去了,顾家就完了。

她深深闭上眼,将脸凑到温茹汐鞋前,慢慢张开口,缓缓伸出了自己粉嫩柔软的舌尖。

忍着满心的屈辱,舌尖离温茹汐的鞋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下一秒,她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拉了起来。

姜一宁一惊,却发现,拉起她的,竟然是墨西爵。

“谁准你给她跪下的?你还要给她舔鞋?姜一宁,嫁给我第一天你就打算把我墨西爵的脸都丢尽了?”

“我……”

“西爵,我这是替你管教管教她,免得她仗着自己成了墨家少奶奶为非作歹。有些小门小户的女人就是容易有飞上枝头变凤凰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毛病。”

温茹汐站起来,语气关切。

墨西爵这才把视线转向温茹汐:“我的人,不需要你来管教,就算她嚣张跋扈,也是我惯的,做我墨西爵的女人,她有这个资本。”

姜一宁诧异的转头,看着身旁这个虽然坐着轮椅,其实却不输分毫的男人。

她本以为墨西爵会跟着温茹汐一样,把她贬损一顿,却没想到,他竟这般维护。

即便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顾延希,在她被妹妹和母亲欺辱的时候,也未曾这样出面维护过她。

姜一宁的心尖,不知怎么,竟在微微的颤动。

第三章

“西爵,妈这是为你好,你怎么能这么跟妈妈说话……”

温茹汐被自己亲生的儿子这么驳了面子,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

墨西爵墨锋一般的眉头微微皱起:“说够了么?说够了就请回吧。”

“西爵……”

温茹汐还想继续说,却在对上墨西爵不容置疑的眼神时,乖乖闭上嘴,转身离去。

出门时,墨西爵又开口:“我说过,没事不要到我这来,别让我再重复这句话。”

温茹汐的背影一僵,迈开步子气鼓鼓的走了。

姜一宁还从方才墨西爵的维护中回不过来神,忽然感觉手上一凉,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墨西爵竟然在拉着她的手,一边小心的吹着她手背烫伤的红痕,一边给她涂药膏。

那认真的模样,晃了姜一宁的眼睛。

“谢……”

“以后这种事不管是谁让你做都不要再做了,你这么宝贝自己的皮肤,真的烫出疤,又该跟我哭鼻子……”

墨西爵的话说到一半,就顿住了。

姜一宁也顿住了,她连谢谢两个字都还没说完,就被他的话狠狠的打回了现实。

她在顾家做各种各样的家务,她从来都不宝贝自己的皮肤,受了伤留了疤更是从来都哭过鼻子。

所以,墨西爵下意识说的这些话,根本不是说给她的。

所以,方才墨西爵那些维护的话,也不是用来维护她的。

一切都是属于那个墨西爵喜欢的人的。

姜一宁差点忘了,她不是他名副其实的妻子,她只是另一个女人的替身,而已。

大概墨西爵也忽然意识到,姜一宁并不是那个女人,所以才没有把话说完吧。

姜一宁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她猜,此刻他大概是心痛的吧。

所有的感情只能对一个替身倾诉,也是一种痛苦。

墨西爵沉默的给她涂好药膏,抬头的瞬间,对上姜一宁的眼神,眼中顿时燃起怒火。

他一把捏住了她的脸:“姜一宁,你在同情我!”

“我……我没有……”

“一个被家族抛弃的替身,有什么资格同情我?”

像是被揭开了伤疤,姜一宁的眼神黯淡了下去。

对,她只是个被顾家抛弃的人而已,她只是墨西爵的替身妻子而已。

墨西爵什么都有,只是没有爱的人。

她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个偷来的墨少奶奶的名分而已。

她有什么资格同情墨西爵呢,她该同情的,只有他自己。

见她不再说话,墨西爵烦躁的将她甩开,径自转动轮椅去了书房。

佣人叫姜一宁用午饭,她坐在餐桌边,食不知味的吃着东西,一顿饭下来,她连自己吃了什么都不知道。

浑浑噩噩的回到卧室,姜一宁还没整理好自己的思绪,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顾延希打来的。

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名字,姜一宁犹豫了一瞬,还是接起了电话。

“延希哥哥。”

电话那头传来顾延希温润如玉的声音:“宁宁,在墨家还好吗?墨西爵有没有欺负你?”

姜一宁回头,看着还没来得及换下的白床单上那一抹暗红,迟疑了几秒,才说:“……没有。”

“那就好,宁宁,那份文件,一定要尽快拿到。墨西爵打压我们顾家,我们就拿走他的机密文件,让他也尝尝被人攥住命脉的滋味。宁宁,我们顾家就全靠你了,只要搞垮了墨家,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姜一宁看着手背上涂上药膏,已经不再疼痛的烫伤,好半天才终于嗯了一声。

“延希哥哥。”姜一宁忽然叫了顾延希一声,她在想,如果她告诉顾延希,墨西爵不是不能人道,他会不会当即就想办法把她接走?

但话到嘴边,她还是不敢问出口,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东西,她怕得到的答案,让她失望。

“宁宁,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没有了,你照顾好自己,还有顾叔叔。”

“好,放心吧。”

姜一宁张了张口还想说什么,那头却已经挂断了电话。

还没放下手机,就听门口传来男人阴鹜的声音:“你在给谁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