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火狂枭

主角:陈风李佳佳

作者:棉花糖

发布时间:2020-08-13 13:50:04

棉花糖著小说浴火狂枭陈风李佳佳

浴火狂枭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哐当!”

江州市监狱,侧方小门打开。

陈风剃着寸头,身如标枪,迈步而出。

为妻子顶罪四年,今天总算期满出狱,恢复自由!

深吸一口清凉的空气,陈风扫了一眼门前空地。

空荡一片,并不见妻子前来迎接的身影。

这让他心头生出一丝失落,独自来到路边,准备自己打车回去。

“陈风?”

这时,一辆大众POLO轿车在他面前停下,一个充满意外的甜美声音从车内传出。

“你是,李佳佳?”

陈风看着驾驶位上的漂亮美女,微微一愣。

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碰上他和妻子的高中同学,李佳佳。

记得当初,这个小妞胖乎乎的,几年没见倒成大美女了!

“你这是在等车吗?去哪?我送你!”

李佳佳面带笑容,伸手推开副驾驶的门,大方招呼道。

“不用了!”陈风苦笑着摇头:“我刚从里面出来,身上有晦气!”

“怕什么,我不在乎这个!”李佳佳毫不在意。

见她这么说,陈风一个大男人也不好再扭捏,上前钻进了车内。

“其实,你的事情同学们都知道,原因也清楚!”李佳佳熟练的驱动车子,口中道:“怎么样,四年时间在里面挺难熬的吧?”

“还行吧!”

陈风不自然的笑了笑,指了指中控台的手机。

“那个,手机能不能给我用下?我想,给柳婉打个电话。”

入狱四年,他心中最牵挂的就是妹妹和妻子柳婉。

哪怕二人今天没来迎接,他也迫切想第一时间听听她们的声音。

提起柳婉,李佳佳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将手机递了过去,面露犹豫。

“陈风,四年时间很长,有些事情可能和以前不一样了,你要做好心里准备!”

“什么?”

陈风低着头,熟练的拨出妻子的号码,并没注意到李佳佳表情中的异常。

李佳佳见此,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不忍。

“陈风,你不在的这四年,柳婉和顾海关系好像变的很近,听说你的公司已经转到了顾海名下,而且一个酒店的同学说,经常看到他们……”

后面的话李佳佳没有继续说,但是个人就能听出是什么意思!

陈风的注意力本在手机上,听到此话,身体微微一颤,心头宛如被人狠狠割了一刀。

“绝不可能!”

他瞬间抬头,掷地有声。

柳婉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两人的感情无可比拟,否则,他也不可能在柳婉肇事撞死人后,挺身而出去顶罪!

至于顾海,是他多年的好兄弟,从高中时就同穿一条裤子。

念及顾海家条件不好,毕业之后他就邀请对方到父亲留下的公司中担任经理高职。

这两个人,可以说是除了妹妹之外,与他最为亲近的人。怎么可能会沆瀣一气,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

“陈风……”

看着陈风的样子,李佳佳眼中的不忍更甚,但有些话不说,实在如鲠在喉。

“还有件事,一年前你妹妹突发怪病,昏迷不醒,现在还在人民医院躺着!” 

“你说什么?”

陈风只感觉脑袋轰的一声,如被巨锤狠狠击中,嗡嗡作响,近乎一片空白。

妹妹是父母接连失踪后,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小丫头身体一直都好好的,怎么可能会生出怪病?

况且,当初顶罪入狱时,妻子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会好好照顾妹妹!

“陈风,其实这些事情都是道听途说,未必是真的!我也是随口那么一提,你别太在意啊!”

李佳佳看着陈风那煞白的脸色,心中暗暗后悔。

都怪自己心直口快,对方刚刚出狱,就遭受这么残酷的打击,他能承受得住吗?

“嘟……”

这时,手机震动了一下,和柳婉的电话接通。

“我是陈风,你在哪?”

陈风努力压制着心头的愤怒,直接问道。

“啊?陈风?”

一个娇媚女子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明显有些惊讶。

“陈风,对不起啊,今天你出狱的事情我给忘了!现在在哪呢,我马上过去接你!”

“直接到人民医院!”

陈风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以前都是老公老公的喊,现在直接喊名字,连称呼都变了!

“你……都知道了?”柳婉语气一滞,试探的问道。

如果说陈风之前对一切还有些将信将疑,此刻听到对方的语气,心中已然确定,所有的事情恐怕都是真的。

“等会见面,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冷哼一声,陈风直接挂掉电话,将手机还给了李佳佳。

“老同学,能不能送我去医院?”

“当然可以!”

李佳佳因为快舌头说了那些事,正心怀愧意,当即连连点头,驱车赶向人民医院。

……

江州医院大门口,身材妙曼的柳婉依着一辆崭新的宝马轿车,美腿修长,脸蛋绝美,引来无数人惊羡的目光。

看着比四年前多了几分成熟丰韵,更加妩媚动人的妻子,陈风心中没有半分激动和欣喜,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

“陈风!”

看到陈风,柳婉快步迎了上去,美艳的面庞上满是愧色:“都怪我,今天太忙了,忘了你出狱的事情……”

“废话少说,我妹妹到底怎么回事?”

陈风挥手打断对方的话,面色冷峻。

“记得当初你保证过什么吗?”

接触到陈风那灼灼的目光,柳婉心头一阵慌乱,连忙解释道:“小雨的事情谁也没料到,本来一直好好的。一年前突然病倒,意识全无,昏迷到现在都没能查出病因!”

“不知道转院?”陈风冷喝。

“转院有些不太方便,不过这一年来我走东奔西,请了大半国内的名医,只是……效果都不太理想!”

说到这里,她小心翼翼的看着陈风,观察了一下他的脸色。

“为了给小雨治病,公司的生意因此耽误,大受影响,加上妹妹的病情需要大量用钱,我就把公司给卖了!”

“哦?”

陈风瞥了她一眼,冷冷一笑。

“卖给了顾海是吗?听说,你俩现在的关系很近?”

柳婉娇躯颤了颤,脸上闪过一抹惊慌。

“原……原来,你都知道了!确实是这样,当时公司业绩下滑,我无心打理,加上又要用钱,就转手卖给他了!关系近,是因为我现在在给他打工,你可不要误会啊!”

“误会么?”陈风嘴角掠过一抹讥讽,不过现在他无心追究此事:“现在带我去见小雨!”

柳婉点点头,一边乖巧的在前面带路,一边犹豫着,又抛出一件事。

“那个……陈风,咱家的房子也卖了!”

陈风呼吸骤然一紧,哪怕在狱中得了逆天奇遇,心境早已经不同以往,此刻听闻此言,也是怒火直冲脑门。

“房子,又卖给谁了?”

对方口中的房子可不是一般的商品房,而是整整一套别墅,四年前就已经价值几百万。

“卖给我弟弟了!”柳婉脸色讪讪,解释道:“我弟弟买彩票中了大奖,你也知道,不管是小雨在医院治疗,还是给你打点减刑都需要钱!加上我弟弟结婚也需要房子,就……”

“你弟弟运气真是好啊!”

陈风怒极而笑。

一个整天不务正业的小混混,会有那么好的运气,中千万大奖?

自己减刑两年,全是因为突出的表现和特殊的功绩,跟打点有什么关系?况且,也从没听上面的人说过打点之事。

“也就是说,我为你进去四年,现在出来,一无所有了?”

柳婉面露尴尬,硬着头皮道:“都怪我,没把这个家照顾好!”

“呵呵……”

陈风冷笑。

亿万家产,就此一干二净,妹妹又生死不知,说句没照顾好就行了?

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了病房。

病床上一动不动躺着一个枯瘦如柴,眼圈发黑,大概十五六岁的女孩。

看着妹妹这般模样,陈风心如刀绞,鼻头发酸,强忍着没有让眼泪滑下。

四年前,妹妹是何等俏皮活泼?

当时父母失踪,她还小大人般劝解自己。

现在,却……

亿万家产被骗也就算了,悔不该当初,冲动顶罪,因此害了妹妹。

事到如今,陈风如何不知,妹妹的病倒,事非偶然?

“你就是陈雨的哥哥?”

这时,负责病房的吴医生闻讯赶来。

“陈先生,你妹妹的病情我们实在无能为力,按照柳小姐的意见,我们准备停止供氧,放弃治疗,不知你是否同意?”

“嗯?”

陈风闻言,目中寒光一闪,看向柳婉。

“你想,放弃治疗?”

第二章

柳婉接触到陈风那森寒的目光,脊背不由生出了一丝寒意,满脸慌乱。

“陈风,你……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

“只是看着小雨这样太……太痛苦,就……就想着让她痛快的……”

因为太过紧张,她解释时,说话都有些结巴。

“是吗?那我倒是要替小雨谢谢你了!”

陈风瞥了她一眼,探手翻了翻妹妹的眼皮,又搭在其脉门闭目感应了片刻,睁眼看向吴医生。

“吴医生,能否向你借套银针?”

“陈先生,你是想?”吴医生有些不解。

“治病!”

陈风长吸一口气,语气深沉。

吴医生犹豫了一下,嘴巴动了动,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去中药房去借了一套银针。

他实在不明白,连现代科技都没办法查出来的病症,用银针能行吗?

再说,这个年轻人会医术吗?

跟随吴医生来的,还有中药房的主任。

陈雨这个顽疾病例医院中人尽皆知,听说有个年轻人要用银针为其医治,中药房主任很是好奇。

同时对此也嗤之以鼻,连医院的首席老中医,名震江州的秦老先生都没办法,而且也用针灸疗法试过,最终无果!一个无名小辈竟然想班门弄斧,是在搞笑么?

陈风拿到银针之后,取出一根,轻轻捻动着刺进了妹妹眉心。

紧接着,他捏出一个奇异的手势,对着银针尾部轻轻一弹。

嗡!

一声令人心神震颤的奇异颤鸣响起!

就见银针在高速颤动下,一抹淡淡的光辉凭空浮现,散发着奇异的纯净光晕。

柳婉看着陈风的动作,脸色微微变了变。

不知为何,她心头莫名生出一丝不安。

吴医生和中药房的主任,见到如此奇异的景象,眼睛瞪的浑圆,满脸诧异。

从医这么多年,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奇异的针法。

更重要的是,就在下一刻,原本银白色的针,竟然从根部向上,迅速变的一片漆黑,幽光泛亮。

“这是,毒?”

“银针遇毒则黑,病人竟然是中毒了?”

吴医生和中药房主任脸色大变,齐齐失声开口。

柳婉更是身躯一颤,脸色刹那间白了几分,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

陈风眯眼盯着漆黑的银针,目中迸射出一抹凌厉到极点的寒芒。

妹妹无故病倒,果然不是偶然!

下毒之人,当真是好手段,竟然连这种世俗难见的奇毒都能找到,难怪医院查不出来。

如果不是在狱中得了番奇遇,妹妹恐怕只能含冤而终了!

银针此刻已经黑到了极致,甚至开始散发出些黑气。

陈风目光一闪,急速探手,保持着原本的奇异手势,捏住针尾闪电提起。

噗!

一滴米粒大小,漆黑发亮的液体随之被带了出来。

紧接着,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了!

长达一年,经过无数人诊治的女孩,竟然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眼睛。

“这……这怎么可能?!”中药房主任神情呆滞。

吴医生失声叫道:“奇迹,简直是奇迹啊!如此神奇的手段,太匪夷所思了!”

柳婉看到陈雨醒来,脸色彻底变的惨白,额头上瞬间冒出了一层冷汗。

“不对!”

这时,吴医生突然发现了一丝异常。

女孩虽然醒了,双目却黯然无神,面色呆滞,好似一个木偶,没有半分神智。

“可惜,真是可惜啊!”

上前检查了一番,吴医生连连摇头,叹息不已。

“陈先生,你妹妹这种情况应该是脑袋受创所致!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人醒来就好,其他的可以慢慢想办法!现在医疗这么发达,应该可以治好的!”

陈风点点头:“借吴医生吉言,小雨只是中毒太久,侵入神经,待我随后给她专门配置一些药服下就会好起来的!”

“陈风,小雨真的能好吗?”

柳婉本来惊出了一身冷汗,见陈雨宛如痴傻,没有神智,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此刻听闻陈风所言,她的一颗心再次提了起来,试探的问了一声。

“当然!”

陈风淡淡看了她一眼,嘴角翘起。

“是不是很失望?”

“啊?”柳婉心中一惊,脸上挤出几分僵硬的笑容:“你说什么呢?小雨能醒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失望?”

“那……那个,陈风,小雨刚醒,你先陪陪她!家里还有重要的事情等我回去处理,我就先走了!”

那种芒刺在背的感觉让她实在没勇气继续待下去,干笑着说了一声,转身逃也似的离去。

看着对方的身影,陈风目中寒光闪烁,冷笑连连。

算账的事,倒也不急于一时,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算。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小雨的身体!

陈风确实有治好妹妹的办法,但并没有说的那般容易。

妹妹中毒时间过长,毒素已经深入骨髓,而且还是罕见的稀世之毒。

想要彻底祛除,并且不伤神智,需要的药材无不是世所罕见的珍贵之物,有的可能已经绝迹,绝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

“陈风,你真和柳婉吵架了啊?”

就在这时,李佳佳风风火火跑了进来。

“有吗?”陈风诧异的看着对方:“你不会一直在外面等着吧?”

“当然了!”李佳佳没好气道:“我这不是害怕你们吵架吗?都怪我这张嘴,如果不乱说,你也不会和她刚见面就生气!”

“放心吧!这事和你没关系,就算你不说,我早晚也会知道!”

陈风有些无语,这妞是什么脑回路,导火索都点了,还不想让炸弹爆炸?

吴医生和中药房主任见他们在此不太合适,知趣的离开了!

出了门之后,陈风一针把昏迷了一年的妹妹救醒的事情立刻从他们口中传了开来。

另外,病房的小护士也偷偷录了陈风施针的视频,发到了医院的职工群内。

此事当即引起了人民医院首席医生,名震江州甚至国内的神医,秦老医生的注意。

秦老从视频中看到了陈风的施针手段后,无比震惊,立刻找到了病房!

“陈先生是吧,冒昧问一下,你救治令妹所用针法,是否是失传已久的四象玄门针?”

“不错!”陈风有些诧异的看了对方一眼:“你也知道四象玄门针?”

秦老闻言,眼中闪过一抹难以言喻的喜色和激动。

“没想到,四象玄门针竟然真的存在!曾经我在某本古老的医书上看到过这套玄妙针法的记载,因其描述的效果太惊人,还以为是前人随意杜撰!不曾想,竟是真的!”

“陈先生,既然您会这等失传绝技,医者仁心,不知能否帮我老头子一个忙?”

秦老当即将自己遇到的难题讲述了一遍。

昨天下午,江州三大家族之一,林家的掌舵人林老爷子被送到医院。

老头病情十分古怪,时而深度昏迷,时而发狂如虎。折腾了半天,不但没查出半分病因,反而因其发疯,伤了不少医护人员。

为了这个病人,秦老昨晚几乎一夜没合眼!

林老太太已经放出话来,如果不能把老爷子的病治好,不但让他秦毅吃不了兜着走,整个医院都给砸了!

“陈先生想必应该知道林家,若是能治好林老爷子,我和医院这边的人情是小,林家的人情就大了,对您以后绝对有很大的帮助!”

陈风微微沉吟少许,点头道:“去看看也好!至于能不能治好,我也无法保证!”

给妹妹祛除余毒所需要的药材都极其罕见,靠他一个人寻找,不知到何年马月才能凑齐。

秦老名声在外,关系网庞大,林家身为豪门家族,势力遍布!

如果能借此机会交好他们,借他们之手帮忙,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正好李佳佳在这里,陈风拜托她先帮忙照看一下妹妹,然后跟随秦老离去。

六楼特护病房,里面宛如奢华酒店,各种生活设施一应俱全!

陈风和秦老进去时,林家一众老少,簇拥着一名老太围在病床前,一个个神色无比紧张。

病床上,躺着一个须发花白的老者。

令人奇怪的是,老者的脸色并不像一般病人那样苍白无血,反而呈现出一种不自然的潮红。

病床另一侧,一名年逾六旬身形矮胖的医生,正手掌做出推拿之势,准备向病人胸膛按去。

“你这一手按下,病人定会顷刻间七窍流血,活不过半个小时!”

陈风见此情景,眉头皱起,漠然喝道。

第三章

突如其来的冷喝,顿时引得众人纷纷侧目看去。

矮胖医生手中动作一顿,扭头打量了陈风一眼,脸色阴沉下来:“哪来的混账小子,胆敢在此胡说八道,无知妄言?”

“无知?”陈风摇摇头:“不知病理原因,就敢胡乱下手医治,说无知,难道不是你自己?”

“放肆!”矮胖医生勃然大怒:“混账小子,你才从娘胎出来几年,也敢妄谈医理?真是大言不惭,狂妄至极!”

这时,林家众人也都纷纷反应过来,被陈风前一句话气得不行。

“混蛋,你刚说什么?竟敢诅咒老爷子,活腻了是吧?”

“不知死活的东西,也不看看床上躺的是谁,就敢胡说八道?”

“小子,爷爷今天真要出了什么事情,我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其中一个面目桀骜的青年,口中怒骂还不解气,扑上来就要动手。

“各位,别误会,大家都别冲动!”秦老见此情景,有些傻眼,赶紧上前劝解。

“秦毅,我需要一个解释!”被众人簇拥的老太面沉似水,冷冷的看了陈风一眼,最后目光落在秦老身上。

不等秦老开口,矮胖医生先一步冷笑道:“秦毅,咱家虽然同称为江州医界二老,但医术各有不同。你无能为力的病症,我郭怀仁未必治不好。你这是害怕我治好了林老爷子,故意找人来捣乱吗?”

“放屁!”秦老怒斥了他一声,随即冲林老太太解释道:“这是陈风陈先生,身怀医疗绝技,专门来给林老爷子治病的!”

“他?”林老太太轻蔑的看着陈风:“这么年轻,能有什么本事?”

“没错!这小子就算打娘胎中就学医术,能有几年道行?秦毅,你不会自己无能,故意找来一个替罪羊吧?”

郭怀仁满脸不屑,冷笑连连,继而严肃的看向林老太太。

“林老爷子的病情危机,救治势在必行。老夫人,接下来我要安心治病,不能受到任何干扰,否则无法保证老爷子会出现什么变故!”

林老太太点点头,面无表情的冲秦老陈风指了指病房大门。

“滚!”

“林老夫人……”

秦老脸色涨红,焦急着还要解释。

陈风则讥讽一笑,毫不迟疑,转身离去。

“陈先生,你先别冲动,等等……”

秦老跺了跺脚,郁闷的扫了屋内众人一眼,快步追出了病房。

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郭怀仁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定了定神,再次以推拿之势探出手掌,结结实实的按在了林老爷子胸前。

“唔……”

大概过了十几秒钟,病床上的林老爷子突然颤了颤,口中发出一声轻哼,眼皮眨动,似乎要醒过来。

林家众人见此,顿时大喜。

“快看,爷爷要醒了!”

“郭医生果然厉害,比姓秦的强多了!”

然而,他们的高兴仅仅维持了数秒不到。

下一刻,异变突起!

本欲醒来的林老爷子,身体骤然抽搐起来。

泛着潮红的面部,宛如充血,呼吸也急剧变的困难。

更令人惊恐的事,一丝丝鲜红的血迹,顺着老爷子的鼻眼耳口,如蚯蚓般钻了出来。

七窍流血!

当真是七窍流血!

林家众人看到这一幕,顿时都惊呆了。

“怎么回事?爷爷真的七窍流血了!”

“明明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快住手,你个混账庸医!今天老爷子要是有什么事情,非活剐了你!”

……

郭怀仁见林老爷子突然出现如此恐怖的征兆,也被吓了一大跳,迅速停下手中的动作,神情慌乱无比。

“这……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是这样?”

而林老太太,早已经是老目圆瞪,颤抖的指着郭怀仁,身体摇摇欲坠,如果不是被人搀扶着,恐怕已瘫软在了地上。

“你……你不是说能治好我家老爷吗?现在老爷怎么会成这样?若不交代清楚,我让你出不了这个门!”

别看老太身体不行,但长久以来身居高位的那种气场爆发出来,非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住。

郭怀仁骇的簌簌发抖,说起话来都结结巴巴:“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应该……应该可以的!”

他和秦老斗了大半辈子,虽被同称为江州二老,但秦老的名气一直压在他头上。

本想通过林老爷子这件事情,打个漂亮的翻身仗,证明自己才更强一筹,没想到结果竟然是这样!

林家老五倒是冷静的多:“妈,您先别急,还记得刚才那个年轻人说的话吗?他既然猜到了父亲会有如此症状,肯定会有解决办法的!”

“对,对!”林老太太闻言,眼睛一亮,也顾不上之前的态度如何,对林老五道:“赶紧去把那个年轻人叫回来!”

“奶奶,还是让我去吧!”

这时,那个差点动手,名叫林浩的青年抢先一步走出来,主动请缨。

“也好!”林老太太点点头。

看着林浩离去的背影,林老五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事实上,陈风和秦老刚离开病房不远,就听到了后方传来的动静。

秦老本来想开口说些什么的,不过看陈风一脸漠然的样子,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二人来到电梯门口,等待电梯期间,林浩追了上来。

“喂,你们等等!那个谁,你之前说的挺准的,现在可以回去给爷爷看病了!”

陈风面朝电梯,恍若未闻。

秦老皱皱眉,转头看着林浩:“林浩少爷,你在对我们说话?”

“当然了!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林浩眉毛扬了扬,不耐烦道:“赶紧的吧,爷爷现在情况危急,半点时间都不能拖延!”

虽然林浩的态度让人很难接受,但想到林家的情况,秦老还是强行忍了下去,对陈风道:“陈先生,你看……”

陈风略微扭头,瞥了林浩一眼:“抱歉,我现在不想治了!”

“什么?”

林浩闻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知道我爷爷是什么身份吗?知道我林家在江州代表着什么吗?我能亲自来请你事你的荣幸,你竟然敢拒绝?”

秦老见此,也想张口劝解。

陈风却丝毫不为之所动,冷冷开口:“滚!”

“好好好,你有种!等着瞧吧,到时候千万别后悔!”

林浩身为贵族子弟,什么时候这样被人对待过,气的脸色铁青一片,丢下一句狠话转身离去。

“陈先生,得罪林家,没有必要啊!”电梯门打开,二人走进去,秦老犹豫了一下,摇头道。

陈风面色平淡,不以为意:“我不欠他林家什么!也不需要为他们付出什么!”

秦老闻言,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在他看来,陈风就是年轻气盛,持才傲物,可惜这个世界终究不是那么简单的。

另一边,林浩怒气难消的回到病房,将事情添油加醋的讲述了一遍。

林家众人都恼怒不已,林老太太的脸色更是沉到了极点。

林老五深知林浩这个侄儿的个性,恐怕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当即开口劝解道:“妈,先别急着生气!林浩心高,那青年气傲,两人年轻气盛,话不投机也很正常。”

“父亲情况危急,不能再耽搁了!不如我陪您亲自前去相请,您看如何?”

林老太太自持身份,本不愿答应的,可看到老爷子脸色已经失去了原本的血色,面如金纸,出气多进气少,没办法只好点头同意。

“林浩也一块去吧,等会也能把之前的事情当面说清楚!”林老五又补充了一句。

林浩有些心虚,却又无法推辞,只好跟着一块去了!

“我说了,我不治!”

楼下病房,陈风看着林家几人,神色漠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