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后妖娆

主角:宋禧谢君

作者:二十四桥月

发布时间:2020-08-12 10:24:38

医后妖娆主角宋禧谢君小说全文免费

医后妖娆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鼻端幽幽的檀香唤醒了宋禧。

她的身体稍动了一下,就感到浑身酸疼得不行。

耳边忽地传来一道重重的冷哼,“既醒了,还装什么?”

男人?

自己的床上怎么会有男人?宋禧浑身一震,猛地睁开了眼。

等等……自己不是正在实验室研发新药物吗?这是哪里?

面前,是一名横眉冷目的俊美青年。

宋禧眨眨眼,以为自己在做梦,立马又闭上双目。

“与本王装死?你不想要脸,休怪本王没给你机会。”

只听他扬声道:“来人!把这个不知羞耻的东西弄走!”

听他越来越过分,宋禧怒了,憋了一股劲儿,抬起一条大长腿猛地踹上去。

只听得“咚”一声,男人四仰八叉地摔下了床。

众丫鬟进门,便惊呆地看到自家一向不苟言笑的王爷,被王妃活生生踹下床的情景。

王妃气势惊人,哑着嗓子一字一句道,“你,算,个,什,么,东,西!”

美人钗环尽散,眼眸闪烁凌厉精光。

一向柔弱的她,竟然多了几分让人不敢直视的冷意。

丫鬟们惊慌跪了一地,“主子饶命!”

谢君临震惊,环顾一圈后怒吼,“今日之事多说一个字,株连九族!都给本王滚出去!”

众人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离开这个修罗场。

房中重归寂静。

宋禧坐在床上,突然大脑一阵钻心的疼痛,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涌了进来。

原身本是镇国公府的大小姐,因对靖王谢君临一见钟情,硬是求圣上赐婚。

然而没想到,这靖王喜欢的是她的庶妹宋婉宁。

入府一年,她连靖王的面都少见,更别提圆房。

过几日庶妹就要作为侧妃入府了,原身找借口把靖王骗来,点上助兴的“菩萨娇”献身。

只是她没想到药效太狠,直接魂归西天。

回忆结束,宋禧叫苦连天。

不会吧!她堂堂医学博士也赶上穿越大潮了?

看着宋禧还在出神,谢君临此时脸色十分不好,“本王看走了眼,你挺会装模做样的。”

“我听不懂你的意思。”宋禧随口应付一句,她得好好消化一下这些记忆。

“王妃长进了。”谢君临冷冷的打量她一番,这女人好像是有什么不同了。

“王爷谬赞。”还是敷衍。

宋禧几次敷衍惹怒了谢君临。

谢君临突然欺身上前,铁钳似的大手扼住她的脖子。

“怎么?王妃不是特意点了菩萨娇来勾引本王吗?现在装什么无辜?”

脖颈一阵剧痛,宋禧倒抽一口冷气。

下意识地,宋禧扬手就是一巴掌,被男人一把抓住,往她身后一别。

宋禧刚想骂,就听男人阴沉地说,“当众给本王难堪?你不想活了?”

宋禧嫌恶道:“滚!”

谢君临还是头一回被人骂,登时俊脸更黑了。

他手下力道又加重几分。

宋禧感到窒息,可那一双倔强的眼睛死死瞪视谢君临。

这个眼神……

谢君临第一次觉得她有那么点有趣。

力度再次收紧。

“你……放开我……”

宋禧眼前发黑,挣扎着溢出一丝声音。

谢君临却是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大有一种要掐死她的行为。

宋禧欲哭无泪,她才刚穿过来就这么交待了?

不甘心啊!

渐渐的,她双手垂落身侧,眼皮也合上了。

谢君临发现她快要没气了,手上力度松开来。

忽地,就见这女人嘴角微勾,猛地睁眼,弯着膝盖狠狠地朝他下身顶上去。

谢君临的脸色煞白,猛地甩开她,弯着腰痛苦不堪。

“你以为你是谁,主宰别人生死的神么?我呸!”

得了空,宋禧捂住脖子,后退几步瞪着他,要用眼神杀死他。

“你……”谢君临一只手撑着地,俊脸因为疼痛和气愤变了形。

宋禧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略带讥讽道,“我是为了王爷着想,若是我这正妃被王爷谋杀,那王爷就成了杀人犯,我可怜的妹妹也没法进门儿了。”

她最后再补上一句,“王爷不必谢我。”

谢君临被她气坏了,狠狠瞪着她。

良久,他终于没再对宋禧下手,一瘸一拐的离开房门,“你给本王等着!”

宋禧笑的不行,“恭候王爷!”

谢君临几欲吐血,终于恨恨拂袖而去。

他一离开,宋禧就像被抽走了满身的力气,整个人软软的瘫倒在床上。

既然我占用了你的身体,那我会代替你好好活着的,你安心去吧。

宋禧微微叹了口气,感觉到心头一阵悲凉散去,她知道那是原主的最后残存的气息。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青衣侍女端着铜盆走进来。

一眼就看见那床上躺着一具四仰八叉疑是死尸的人,登时打翻手中的铜盆。

“小姐!”

宋禧被吓得一个激灵,没来得及反应,身上就扑过来一名大哭的侍女。

“你家小姐我还没死呢。”

这侍女的名字叫春江,另外还有一个叫花朝,两人自小陪她长大,情分不同一般主仆。

宋禧心里伸手拍抚她的背:“我没事,不哭哈。”

春江擦了擦泪,抬头看看自家小姐满身狼藉,更是心疼了,“小姐往后别再这么吓奴婢了……”

宋禧看着她,眼神坚定,“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春江看着自家小姐,隐约觉得小姐有些不一样了。

好像比以前更厉害了?

宋禧摸了摸她的头,“好春江,给我找身衣服来,我要出去。”

春江连连点头,只是还没等她出门,一个五大三粗的婆子便找了上来。

“王妃,王爷的命令,闲杂人等不得随意外出。”

宋禧眉眼一挑。

呦,这是准备软禁了?

“闲杂人等?”宋禧从床上下来,迈着步子慢慢逼近,眼神凌厉。

“你说谁是闲杂人等?”

那婆子咽了口唾沫,这王妃怎么跟之前不一样了。

“王爷说……”

宋禧眯起眼睛,杀气腾腾。

“我再问你一句!让还是不让!”

第二章

那婆子梗着脖子嘴硬道:“你要干嘛,我可是王爷的奶娘……”

话没说完,宋禧随手拎来一花瓶,嘭地一声砸碎在桌子上。

宋禧手持一片迸起的碎瓷片,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在了在婆子脖颈处。

缓缓地血迹从那婆子脖子上慢慢滑落。

那婆子惊呆。

顿时,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啊——救……救命……杀人了!王妃杀人了!”

猛地推开宋禧一溜烟,泡了个没影。

胆子这么小。

宋禧冷笑一声,她也没想跟一个婆子为难,否则怎么可能让她这么跑掉。

春江瞠目结舌,觉得小姐疯了。

而闻声过来的另一个丫鬟花朝,却觉得小姐这样子带劲极了。

宋禧得意,领着俩丫鬟,傲娇地抬头挺胸,“走!咱们找王爷说理去!”

不是想软禁她吗?偏要烦死他!

书斋外。

宋禧“笃笃”敲了两下门。

“进来。”

谢君临头也没抬,边拿着书在看,边慢条斯理优雅的用膳。

就听一个熟悉的女声说,“王爷吃着呢?”

谢君临险些呛了一口,抬眸,见鬼似的看着宋禧,“你怎么进来的?”

“瞧您这话说的,我自然是走进来的。”宋禧面带嬉笑。

刚一靠过去,就隐隐听到有人在脑海中提醒她饭菜有毒,可是她又看不到谁在提醒自己。

谢君临脸色很不好,干脆放下筷子,端起一旁的汤碗。

“等等!”宋禧见状,赶紧两步上前,劈手夺下,险些烫到手。

“你干什么!”

“王爷别恼,我想说跟我上chuang,就这么不堪吗?你至于喝毒药,自杀吗?”

说着,她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撒了一地的汤。

“你什么意思?”谢君临让她的口无遮拦气的太阳穴突突的跳,

接着宋禧取下头上的银钗,丢在盛着汤的破碗里。

只见银簪子渐渐变黑。

谢君临登时严肃起来,沉声问道:“汤有问题?”

宋禧再次看向谢君临,似笑非笑:“您这是招惹什么人了,下手挺黑啊?”

她坐下来挨个品了下饭菜,然后眉头紧皱道,“这些饭菜统统有毒。”

谢君临闻言大惊,这都是他爱吃的几样,若不是心腹之人,不可能对他如此了解。

“此人谨慎,分量很小,不过……”

宋禧说着,葱白的手指搭上了谢君临的颈侧。

没等谢君临出声斥责,她已经收回了手。

“近来常常颈侧僵硬吧?”

那指上的余温似乎还缠,绵在肌肤上不肯离去。

谢君临压下心头一丝异样,点头道,“的确如此。”

“看来这毒下了有一阵子了。”

谢君临冷着脸不说话。

“这毒,从咽喉处扩散,先是颈侧僵硬,继而四肢无力,最后侵入五脏六腑,衰歇而死,旁人只会以为这是心力交瘁,不会有人发觉是中毒。”

宋禧娓娓道来。

不防谢君临冷不丁突然插了一句,“你又是如何得知?”

“我自然是往……”话到了嘴边,宋禧猛然察觉不对,硬生生转了个口:“往常听人说的。”

谢君临若有所思的打量她一阵,虽有些疑惑,但是也没追问。

不是他信任宋禧,只是他这症状已有一段时间,她的确没机会下毒。

“这毒我能解,不过您得答应我一件事。”

看着谢君临脸色,宋禧提出这么个事儿,心里还直打鼓。

“你说。”

“您得答应我,毒解之后,咱们和离,从此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过我的逍遥生活,你与宋婉宁恩恩爱爱,怎么样?”

谢君临眼神凌厉,一言不发的看着宋禧。

宋禧还想说什么,却听见一个娇柔的嗓音,“靖王哥哥,婉儿来看你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

谢君临似乎是怕他心上人误会什么,厉声道,“你先躲躲!”

宋禧忍不住嘲讽道,“王爷,人都堵到门口儿了,您让我去哪儿躲?”

谢君临环顾四周,耳朵听着外头的脚步声。

眼看人就要进来了,大手一把捉住宋禧的脖颈,把人一股脑儿的塞进了书案底下。

自己则端坐在太师椅上,把那身下椅子里的人挡的严严实实。

宋禧委委屈屈的缩在桌案底下,虽然不脏,但就是心里憋着一口气。

“靖王哥哥,婉儿好久没见到你了,可想你了。”宋婉宁娇滴滴道。

“是本王不好,这几日有些忙,疏忽了你。”谢君临声音中带着些歉意。

宋禧无声的冷笑。

哼!大猪蹄子,还有两副面孔呢!对自己那股冷劲儿哪儿去了?

看着近在眼前的两只大猪蹄子,宋禧毫不犹豫探手过去,揪着谢君临大腿上一块软肉死命的旋了半圈。

“嘶……”

谢君临察觉到一只柔弱无骨的手往自己腿间来,还没来得及制止,就差点疼的跳起来。

一只脚毫不犹豫一蹬,要不是宋禧躲得快,这一脚就给她毁容了。

还在诉衷情的宋婉宁见谢君临突然脸黑,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忙问道,“靖王哥哥怎么了?”

谢君临微笑,一只脚警示性的踢了一脚,示意宋禧安分点。

“无事,老鼠而已。”

第三章

却没想到一听老鼠,宋婉宁当即吓得花容失色,尖叫一声就往谢君临身上扑去。

“老鼠!我最怕老鼠了!靖王哥哥快赶走它!”

谢君临被迫抱了个满怀,心说大事不好,只得安抚道,“已经被我赶跑了……”

被两个人堵在案下的宋禧为了躲避宋婉宁胡乱踢蹬的脚,左闪右躲。

然后她就“砰”一声,脑袋结结实实撞在了案上,疼得骂了句脏话。

“靠!”

一时寂静。

宋婉宁僵硬的缓缓矮下身,低头正巧就对上了宋禧那双清凌凌的凤眼。

瞬间脑子轰一声。

宋婉宁登时颤抖着手,指着桌下的宋禧,眸中打转着泪光,“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事已至此,宋禧索性一把推开谢君临,自己爬了出来。

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挑起眉毛,“问他!”

谢君临薄唇微微张开,刚要解释,宋禧就笑了。

“对了,你还没过门儿呢,大姑娘可不能听这些。”

本来没什么,配上她这个一脸少儿不宜的表情,硬是让宋婉宁笃定一定有什么。

宋婉宁捂住嘴,哭的梨花带雨。

宋禧冷眼看着,心说不就是白莲花吗,我,宋绿茶,专治白莲花!

谢君临实在看不下去了,脸一沉,一把抓住宋禧的手就往外扔。

“王爷,恼羞成怒啦?”

“你闭嘴!”宋婉宁气急跳脚,冲上前来就给了宋禧一巴掌。

“啪!”

清脆的巴掌声回荡在空中。

谢君临没料到平日柔弱的人能做出这种举动来。

宋禧的脸微微甩到一旁,也愣了一下。

回过神儿来她甩开谢君临的手,反手还宋婉宁一个巴掌。

“敢打老娘!”

眼看手就要落下去,一只大手忽然牢牢的抓住了她。

宋禧愕然回头,正对上谢君临眉眼沉沉强忍怒气的脸。

“你放开!我今天要不打死这小白莲算我输!”

“够了!”谢君临冷冷的瞪了她一眼,“今天闹得还不够吗?”

宋禧惊呆了,明明是你家白莲先动的手好不好!

“我这是正当防卫!”

宋禧再一次被这个男人刷新了三观。

宋婉宁自己打完这一巴掌其实也愣了。

她一直是装可怜装柔弱小白花的,可刚才气昏了,打了宋禧。

“王爷,都是我不好,”她眼泪哗哗的,一只手捂着心口,“我太在乎你了,才会不小心碰了姐姐的脸,都是婉儿不好,你罚婉儿吧……”

谢君临扭头看着跪坐在地上哭哭啼啼的宋婉宁,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什么。

宋禧冷笑一声,“你俩还真是天造地设,她白莲,你眼瞎,绝配!”

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宋婉宁哭的更加凄婉动人。

“婉儿不知道哪里惹到了姐姐,难道因为婉儿不小心撞见了姐姐要害林若儿姑娘,姐姐就如此对婉儿怀恨在心吗!”

宋婉宁指责的理直气壮。

宋禧不知道她说的林若儿是怎么回事,但却感觉到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这个身体在本能的心虚!

谢君临闻言,面色立刻黑下来。

宋禧本能的感到危险,赶紧解释,“你听我说,她……”

谢君临却根本不听。

开门,一脚就把宋禧踹了出去。

“别以为你是父皇赐婚我就不敢动你,总有一天我让你亲自向若儿赔罪!”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谏阁。

“姐姐。”

宋婉宁来到宋禧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宋禧。

“没想到吧,你这个嫡女也有一天趴在庶女的脚下。”

宋禧没力气与她拌嘴,小腹一紧一紧的抽痛,只抬起头来狠狠地盯着她。

“哼。”宋婉宁轻笑一声,“总有一天,我让你天天向我摇尾乞怜!”

说完就扭身离开了。

宋禧无力地趴在地上,她脑海中闪过一帧帧的画面。

隐约想起原主好像是从谁那里拿了什么东西,又给一位姑娘掺在了饮食里……

她觉得眼前发黑,一阵天旋地转,软软的向后仰倒。

……

宋禧醒来时,感觉自己手上一片濡湿,耳边还有低低的啜泣声。

睁开眼,看见春江花朝两个伏在她床边,哭的眼睛都肿了。

“别哭了。”宋禧知道这两个人心疼自己,柔声道:“我问你们……”

“今日宋婉宁提了那位林若儿姑娘……”

一听到宋婉宁,花朝就骂起来:“她还有脸提?肯定是她派人怂恿的小姐,要不小姐也不会……”

宋禧眯起眼睛,原来是是宋婉宁!

她继续说,“宋婉宁说是我害了林若儿姑娘,王爷很生气……”

一向沉稳的春江也忍不住了,“宋婉宁还说过药不会致死!您哪里会做这样害人的事!”

宋禧问:“那药不致死?”

“是,”春江点了点头,“小姐让我亲自去问的大夫,就是一般的蒙汗药。”

“那林若儿怎么……”宋禧拧着眉,她的记忆里这一段不是很清晰。

难道这中间有人动了手脚?那这人是谁?什么目的?宋婉宁又是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