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狂想

主角:凌茜洛

作者:子猫

发布时间:2020-08-05 18:05:51

凌茜洛番外篇

恋爱狂想 第十五章 当我的老师吧

  “嘭——!”

  宽敞古典的房间看上去像是办公室,只是工作台上却没有多少东西,书架上也空荡荡的。光洁的地面清晰地倒映出人的模样,巨大的壁炉里堆放着木柴,但却没有燃烧过的痕迹,这一切看上去就像是摆设。

  如果不是周围发出的巨大响声,这个房间应该会很清冷安静,呼吸声与脚步声都清晰可闻。至于那些吵杂的声音,是梅洛多与流渊发出来的,看上去是令人惊叹的魔法与枪械的对决,巧妙地局限在一个小范围,精细得如同一个病入膏肓的偏执狂。

  魔法绚烂的色彩与冰冷的枪声在房间里回荡,茜洛自觉站在角落观看,他们交手间也在交谈着什么,但茜洛只能隐约听见流渊的笑声,还有梅洛多学院长那火冒三丈的表情。

  “嗯?”

  他们的打斗不会牵涉到茜洛,但家具就没有那么幸运,在一张椅子化为尘埃后,其它的家具都‘跑’了过来,长出了类似腿一样的肢体,朝茜洛那边跑了过去,腾出了一大块空地。

  茜洛俯身看向那些长出小巧四肢脚的茶具,对方似乎被吓到了,蹦跶了一会后平静了下来,茶具们围在一起窃窃私语,最后沏了杯红茶,走到了她面前似乎在示意她喝掉。

  “谢谢。”杯子里的是红茶,醇香的味道令人心情舒畅,她注视着杯子里的倒映,发现自己的表情有点奇怪——太淡定了,就算事先知道这是魔法学院,现在她也太过淡定了。

  “它们看上去很中意你,”不知何时两人已经停止了打斗,梅洛多认真地打量着茜洛,然后拍了两下手,家具们就自动自觉地回到了原处,“一般来说它们不会接近陌生人。”

  “这就是所谓的物似主人形吗,色老头的家具都那么好色,我来了那么多次它们都没有搭理过我,”收起武器,流渊依旧笑得人畜无害,“我想我的长相应该不差才对。”

  “臭不要脸。”梅洛多回到工作台后坐下,鄙夷地看着他,说道:“既然真的有事要拜托我,语气就稍微有诚意一点会死啊。”

  纵然语气很不爽,但茜洛并没有听出厌恶的成分,流渊说他们是朋友,似乎并不是随便说说的。

  ——还真是忘年之交啊,至少看上去是这样,看他们的模样好像好有着不得不说的故事。

  “又是这个让人讨厌的表情,看着就知道你在想些会令我不高兴的内容,要是你的脑洞没办法关上,我不介意帮你一把。”流渊转身笑眯眯地看着茜洛,后者一僵,然后眼睛心虚地瞟向一边,“没有没有,你想太多了!”

  “是吗?但愿真的是我想太多了。”

  梅洛多瞪大眼睛一副见鬼了的表情——这个人是他认识的流渊吗,是那个阴晴不定,笑容虚伪到极点,追求强大对弱者不屑一顾的流渊吗,不会是被谁给掉包了吧,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大度了?!

  “色老头,你在想什么?”

  “没没没!什么都没有!”慌忙摇头的动作一顿,梅洛多似乎觉得自己的形象崩了,于是咳嗽了几声做出挽回,“我叫梅洛多•洛特,是霍纳华的学院长,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您好,我叫凌茜洛。”

  “是吗,来找朋友啊。”说完,梅洛多拍了拍手,“进来吧,亚尔维斯。”

  进来的人略眼熟,茜洛第一眼看到的是对方长至脚踝的金色长发,柔顺且充满光泽,像金色的瀑布,五官深邃精致,笑得很温和,翠绿色的眼眸如同稀有的宝石。

  “他是学生会的会长亚尔维斯,想要找谁就告诉他,”梅洛多说完后看向流渊,语气不甚友好,“你也快滚,别妨碍着我工作!”

  “学院长,”亚尔维斯会长,这个在半路拦了流渊一会的人微微一笑,“您要我去招呼客人是没有问题,但是您说要工作这一点……据我所知,似乎所有的事情您都堆给了我。”

  “作为学院长还是有很多你不能碰的秘密的工作的,将大部分工作交给你是为了锻炼你的能力,亚尔维斯你明白我的苦心的吧!”梅洛多一脸义正言辞地进行着诡辩,光明正大地偷懒。

  “就当是这样吧,”亚尔维斯也没有跟他啰嗦太久,微笑着看向了茜洛,“我叫亚尔维斯,你要找的人叫什么名字?”

  ——这样就没有问题了?这样就可以了吗?这也太松懈了吧!

  小心地说出了阿璃的名字,茜洛瞥了眼流渊,前者靠着墙壁似乎没有要跟她一起走的意思,只是举起手机示意她想要离开就给他打电话;至于梅洛多……根本就没有要工作的意思。

  “让你见笑了,别看学院长那个样子,但他是个很伟大的人。”

  原以为这一路上都会那么安静地过去,茜洛没想到亚尔维斯会跟她搭话。她抬头打量着对方的背影,心想她根本就不在意梅洛多是个怎么样的人,“作为魔法学院的领导人,自然有着他的不凡之处,我只是想到了自己的校长。”话说今天还没有去学校报道。

  “是吗,”亚尔维斯似乎笑了一下,继续问道:“阿璃是个很优秀的召唤师,

  不过那孩子非常孤僻,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作为她的朋友,希望你能让她变得开朗一点,多出去走走。”亚尔维斯对学生的情况好像非常了解,从刚刚的对话中可以得知,尽管只是学生会长,但梅洛多似乎将学院长的一部分工作都交给了他——但也不排除是他想要偷懒。

  “你这么关心他们,肯定很受学生们的信任欢迎。”特别是女生。

  “有时候让他们太过依赖也不是一件好事,”亚尔维斯侧头轻笑,露出了近乎完美的侧脸,“而且真正的信任不是那么容易获得的。”

  “说得也是。”茜洛默默将视线移向窗外。从他们的角度可以将大半的风景尽收眼底——近处是风景优美的庭院,稍远则是他们一路闯过来的欧式建筑,延绵不绝地延伸至远方。

  之后他们没有再说些什么,能这样安静地浏览魔法学院让茜洛心情平静,只是这份平静很快就被人打破。先不说涌上前来的学生,有不少人都一边打量着茜洛一边窃窃私语。

  “亚尔维斯会长,这个女的是谁?你们打算去哪里?”

  “真是的,居然缠着亚尔维斯会长,你知不知道会长有多忙!”

  “就是那个跟管理者破坏了不少建筑的人吧,居然还敢出来!”

  “……”

  走在受欢迎的人身边就是麻烦,碍着亚尔维斯在这里他们没有说出更难听的话,但现在也是相当的不客气。但刚刚来的时候也毁了不少建筑,被敌视也正常,茜洛没那个闲心跟他们辩驳。

  “霍纳华的风气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居然对着学院长的客人说出这种失礼的话,”亚尔维斯倒没有厉声厉色地呵斥他们,只是微微笑着,“这已经不是个人的问题了,你们的行为关系到学院的形象,如果你们的脑袋不是装饰的话,那么就请善用它。”

  简简单单的话语让周围的人大气都不敢出,只能闭上嘴眼巴巴地看着他们离开。

  “非常抱歉,让你遇到这种事。”

  “没关系,看着你训斥他们我觉得很好玩。”

  “是吗,不过我倒是觉得你就是要求我给予他们一点惩罚也不为过。”

  “不用了。”如果有下次的话,我会亲自动手让他们闭嘴的。

  不知是阿璃住得偏僻还是怎么样,周围的人越来越少,到最后周围已经变得有些荒芜,空气也跟着阴冷起来。两人的脚步声回响在寂静的走廊里,最后停在其中一扇门前。

  “谁?”亚尔维斯敲了好久门才打开了一条缝隙,怯怯弱弱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看见来人之后似乎整个人都抖了一下,“会、会长,您、您有什么,事?”

  “你的朋友来找你了,”见此,亚尔维斯只是苦恼地笑了下,侧身让茜洛走上前。

  “呃,你好,阿璃?”

  “抱歉,名字还……”沉默了许久,阿璃有些尴尬地说着,慢慢打开门,“总之,先请、先请进!”

  “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两人间奇怪的气氛让亚尔维斯疑惑地挑了下眉,但也没有想太多,只是嘱咐了几句后转身离开,金色的背影很快消失在眼前。

  ——刚刚的声音是不是在发抖?她没有那么可怕吧?

  “抱、抱歉!我一紧张就会、结巴,”将茜洛领进门后,阿璃忐忑地关上门,有些局促地看着她,“那个,不知道你……”

  “我还是第一次进魔法师的房间,总觉得好厉害。”房间的光源是一个拳头大的水晶,虽然小但光源充足,不甚宽阔的房间几乎没有招呼客人用的桌椅,大量的书籍堆放在书桌与墙角,各种意义不明的小东西挂满了墙壁。

  “也不算很厉害,就、就是乱放的,”阿璃的声音微弱下去,似乎有点尴尬,“请问……”

  “茜洛,我叫凌茜洛,”走到阿璃面前,茜洛笑眯眯地看着她,说道:“今天来只有一件事。”

  “当我的老师吧,阿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