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爱真婚:冷情总裁神秘妻

主角:余晚晚顾南泽

作者:半妖

发布时间:2020-07-30 13:56:29

假爱真婚:冷情总裁神秘妻免费阅读

假爱真婚:冷情总裁神秘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晚上九点。

微风吹散了余晚晚的头发,她推了推厚厚的眼镜,垂眼,将眸中精光收起,换成了懦弱又无助的神情,小心的踏入了面前的别墅。

这是她第三次来了。

管家笑脸迎了上来,余晚晚抿了抿唇,做足了害怕的模样:“今天,顾先生会来吗?”

“余小姐,这个……我们也不确定,要么,您等一等?”管家对少女的懦弱很是厌恶,但还是客气的假笑。

余晚晚松了口气,很快心又跟着提了起来。

走之前,爸爸余建国交代过她,如果这次还睡不到顾南泽,就带着余早早滚出余家。

可她还不能离开余家。

大学毕业那天,她收到了一个匿名消息,告诉她,她的妈妈谭羡竹,绝不可能是自杀,她的死亡,可能与余家人有关,让她一定要调查清楚!

虽然不知道是谁发的消息,但妈妈的事情,她一直耿耿于怀。

她和余建国一起创立余氏企业,可余晚晚三岁那年,她却突然身亡。

余建国告诉她:是妈妈出轨在先,死了活该。可她并不相信。

她的弟弟余早早又病的很严重,医生束手无策。

余建国说,只要她答应嫁入顾家,他就请一个非常厉害的国外专家来给早早看病,并且允许她,去祭奠妈妈!

想来可笑,这么多年,余建国从未告诉过她妈妈的墓地在哪儿。

来顾家,似乎是能继续留在余家唯一的选择!

“好,我等!”她咬唇应了下来。

不就是睡一个男人吗?她可以!

洗了澡之后,她就被送进了主卧的大床上。

余晚晚瞪眼望着天花板,自嘲噗笑。

她现如今这样子,还真像是江城的女子所说,不要脸到了极致,亲手将自己送上男人的床,却被赶出去了两次!

哎……

她一直都不明白,堂堂顾氏为何点名要她一个丑女,要就要吧,还让她如此难堪。

而那顾氏总裁顾南泽,名声似乎也并不好。

虽然听说他接手顾氏企业之后,用雷霆手段将顾氏大换血,让顾氏成为了江城的顶级企业,可他却从来不在公众场合出现,也从无任何绯闻。

试问,一个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在有钱了之后,怎么可能身边没有女人?

除非,他又丑又老根本不能见人!

想到这里,余晚晚忍不住笑出了声。

“吱呀”一声,门开了,余晚晚瞬间被拉回了思绪……

他来了吗?

算了!还是闭上眼睛吧,要是真是个丑男,眼不见心不烦!

可脚步声逐渐靠近之后,她听到了一个异常冰冷的声音:“睁开眼!”

这声音,竟出奇的好听。

余晚晚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足以让人神魂掉到的脸,剑眉星目,唇瓣薄凉,棱角分明,完美的令人窒息,与传说中的丑男完全是两个样子。

但,他眉头紧蹙,浑身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进的冰冷气息。

余晚晚觉得房间的温度瞬间低了些。

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你……”

话音未落,头顶之上,传来了男人不屑的冷笑:“呵,余家女儿,不过如此!我还以为有什么不同,竟让爷爷不惜一切代价送你过来。”

“什么?”余晚晚没明白男人是什么意思。

男人并未回答,而是直接关灯上了床:“开始吧!”

……

天微亮。

余晚晚睁开眼,发现身边早已没了男人的身影,进来的是保姆。

“余小姐,您穿衣服吧,待会儿司机会送您回去。”

余晚晚歪了歪头,有点不明白:“顾先生人呢?”

“顾先生的行踪,不是你我能打探的!”

“那和余家的合约……”

“顾先生交代,您什么时候有孕,就会和您签约。”

保姆机械的回答着,只不过丝毫没有隐藏眼中的鄙夷。

余晚晚装作没看见,她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那好,那我先回去了,谢谢李姨。”

李姨有些震惊:“余小姐您难道不生气……吗?”

余晚晚不等她说完,就自顾自的洗漱去了。

反正现在这里的人肯定都看不起自己,多说也无益。

既然已经睡到了顾南泽,那也该和余建国好好谈判谈判了!

余家有兄弟姐妹四人,妈妈死后,余建国娶了第二任妻子杨淑梅,他对她唯命是从,余清婉和余念成就是他们的孩子!

而八岁的余早早,是余建国八年前从外面抱回来的,说是他的私生子。

可余建国对余早早不管不问,让他吃剩饭穿旧衣,余晚晚甚至怀疑,早早根本不是余建国的孩子。

她偶尔会给余早早点吃的,他就认定了自己这个姐姐。

余家没有人将她当做亲人,只有余早早。所以,她想在调查妈妈事情的同时,照顾好余早早。

回到余家,还未进大门,就见似是等了她很久的妹妹余清婉穿着纯白公主裙,一脸人畜无害的挡住了她,假惺惺关心道:“晚晚姐姐,你回来了啊?睡到那个老男人了吗?”

余晚晚侧身,一脸怯然,实则不想理会她。

杨淑梅跟在余清婉的身后,见余晚晚冷淡的态度,顿时怒声道:“晚晚,清婉问你话呢?虽然听说顾南泽又老又丑,但是好歹是你自己选择的路,你怎么能这个态度?”

“妈,你怎么能这么说姐姐?就算那个男人再不堪,那也是我的姐夫啊!”余清婉回身挽住杨淑梅的胳膊,一脸替姐姐担忧的模样。

余清婉不愤,顾家那么有钱,当初来余家提亲的时候,她一直觉得是自己要嫁入豪门了,那男人很丑又怎样,有钱就好!

可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毫不起眼又令人生厌的余晚晚。

后来,得知余晚晚两次都被顾家赶出门,她才开心了些。这第三次,肯定是要冷嘲热讽两句,最好,能让父亲将余晚晚赶出家门。

杨淑梅闻言,立刻明白了余清婉的意思:“清婉说的对,那是你的未来丈夫,虽然不如清婉的男朋友帅气,但是也……”

余晚晚默默翻了个白眼,依旧懒得理会两人。

余清婉感觉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有些憋屈,她就不信,余晚晚能一直没脾气!

“妈,丑还不算大毛病,我可是听说姐夫还有隐疾呢,姐姐,这事儿不会是真的吧?”

母女连心,余清婉话音刚落,杨淑梅立马接梗道:“晚晚啊,要是那老男人真不行,万不得已下,你还可以效仿你妈妈的……”

不提还好,一听到两人又侮辱她妈妈,余晚晚终于忍不住炸毛:“你们说够了吗?”

余清婉没料到软弱的余晚晚会突然炸毛,愣了一瞬,顺势故作害怕的捂嘴道:“啊,姐姐,对不起,是我说错了,我忘了,你不是谭阿姨带大的,你应该不会……”

“余清婉!”虽然知道余清婉是故意激怒她,可妈妈是她的底线,她不能任凭她们污蔑!

正要开口理论,忽的,门内传出一声怒吼:“余晚晚,你干什么?”

第二章

余建国怒气冲冲走出来。

冷眼无视余晚晚,目光落在余清婉身上,瞬间溢满心疼:“清婉啊,你怎么样?晚晚怎么你了?不要怕,爸爸在。”

这种情景上演过无数次,可余晚晚依旧忍不住心寒,不甘的欲要解释:“爸,是余清婉她……”

"闭嘴,人家点名要你,这么多次你都爬不上人家的床,有什么资格来数落我家清婉,真是白瞎了养你这么大!"

余晚晚彻底熄声,是了,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什么事儿都是她的错。

这样的父亲,这样的家人,她到底还在期待什么呢?

一旁的余清婉见状忍不住想笑,但还是假惺惺的开了口:“爸,你怎么能这么说姐姐呢?姐姐嫁过去,也很委屈啊,说不定是姐夫真的不行,姐姐才……”

“清婉啊,你就是心善!”杨淑梅也跟着迎合:“你爸爸之前说过,这次要是晚晚再不成功,可就要赶晚晚走了,外面现在都在传,是我们余家的女儿不要脸硬贴,哎……这以后可让我们余家怎么在商场上混啊!”

余建国似是被提醒了什么一样,脸黑了又黑:“既然你没睡到顾南泽,就带着余早早出去住吧,省得给家里抹黑!”

看着三人的表演,余晚晚想笑,却笑不出来。

自己和顾家这件事儿,如果不是有人刻意出去说,谁会知道?

她咬了咬牙,往前走了一步,“可是,我睡到顾南泽了啊!”

“那你还不快……什么?”

余建国本想怒骂,忽然反应了过来,一脸的不可思议。

杨淑梅完全不相信,余晚晚那唯唯诺诺令人恶心的样子,加上厚厚的眼镜和乱七八糟的头发,还有那黑不溜秋的皮肤,就算那男人瞎了,也不可能看上这样的丑女啊!

“晚晚啊,你要是想赖在家里就直说,阿姨可以帮你跟爸爸说说好话的,可万万不能学人说谎啊!”

眼看着余建国脸色又要变,余晚晚嘴角勾起一抹凄然,“如果,我真的睡到了呢?”

“那我就给你道歉,顺便,将余早早的主治医生请到家里来!”

“说话算数?”

“我是你爸!余晚晚,注意你说话的态度!”

余建国气不打一处来。

杨淑梅和余清婉站在一边,等着看余晚晚的笑话。

看来这一次,余晚晚是注定要被赶出余家了,只要她一走,整个余氏企业,可都是她们的了。

可一秒钟之后,她们震惊了……

没有人看到,此刻的余家大门处。

一身黑色西装的顾南泽正欲敲门进去,就看见余晚晚豁出去般的将自己衣领拉了下来。

他的脚步一顿,脸色瞬间冰冷!

在自己的家人面前如此作为?呵!真的是余家的好女儿!

外面传闻果然不假,水性杨花,不要脸至极。爷爷到底给他选了个什么女人?

他是真不明白,爷爷为何用自己的命做威胁,让他娶了余晚晚,在他几次拒绝之后,逼着他跟她生孩子。

现在看来,必须找个机会,和爷爷好好说说这件事。

他身后的特助文邵,此刻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因为余家小姐的包忘了带,总裁被老爷子逼着来送包,没想到居然听到了这么一幕,这余小姐……行为当真如此不堪吗?

完了完了,总裁这下要发飙了!

文邵赶紧往后退了两步,觉得面前还是危险重重,又退了两步,才放心了一些。

他谨慎的小声询问:“总裁,我们要进去吗?”

但见顾南泽浑身冷气逼人:“你觉得呢?”

“我……”

文邵刚要说话,就见顾南泽一边往外走,一边留给他一个背影:“回去告诉老爷子这里发生的事情!”

文邵有些担忧:“可是这样一来,余小姐的名声可就……”

“她?”脑海中回想起刚刚余晚晚的样子,顾南泽只觉得恶心:“她还需要名声吗?”

……

将衣领拉下来之后……

余晚晚低着头微微叹了口气,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也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让所谓的家人信服。

余清婉和杨淑梅顿时睁大了眼睛。

她们不敢置信的看着余晚晚脖子上的淤青,愣在了原地。

那青青紫紫的痕迹,任谁看了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余晚晚保持着拉开衣领的姿势,冷冷的望着几人:“可以了吗?”

余建国一下子清醒了:“可以了可以了,是爸爸刚刚错怪了你,爸爸立刻联系医生,你不要担心,只要你能够成为顾家的媳妇儿,你要什么爸爸都给你。”

这瞬间变化的嘴脸,让余晚晚觉得恶心。

但,还是必须要阿谀奉承,她咬了咬下唇道:“那,能告诉我,我妈葬在哪儿了吗?”

此话一出,余建国的脸色瞬间变了。

余晚晚知道,她的怀疑果然没有错。

这么多年来,余建国从来不让自己提起妈妈,一提起来,就是一顿毒打。

正不知道要怎么办的杨淑梅,见情况有所逆转,赶紧上前添油加醋:“晚晚,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儿,你明知道你妈妈是你爸爸的软肋,你还提你妈妈……”

“可我从来没有祭拜过妈妈,我难道不能祭拜吗?还是,你们有什么事儿瞒着我?”余晚晚故意试探。

余建国脸色更加难看,他甚至怀疑,面前的女儿,是不是之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儿。

如果真的是那样,那这个女儿,可不能多留。

“晚晚,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杨淑梅抓住了时机,继续吹耳边风:“建国,晚晚不懂事儿,你可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啊,她肯定不是故意提起谭羡竹的!她就是不小心才惹了您生气!”

看似劝解,实则每一句,都在提醒余建国,余晚晚该打。

余晚晚定定的看着几人,忽然笑起来:“爸爸,没事的,我只是随口问问,我也有想妈妈的时候啊,爸爸您不会介意的吧?我先去休息啦,昨天折腾的一夜没睡好,我实在是好困啊!”

几人松了口气,能把这种事儿拿出来说,果然还是那个没有脑子,愚蠢的余晚晚。

“哦,对,爸爸您别忘了答应我让医生来的事情啊!”余晚晚一边走,一边提醒余建国

余清婉咬着下唇,不敢相信余晚晚竟然逃过了一场毒打。

杨淑梅心事重重的走到余建国的身边:“建国,晚晚是不是哪里不一样了?那件事儿……”

余清婉感觉自己似乎要知道一些了不得的秘密了:“什么事儿啊妈?”

“没你什么事儿,进屋去学习,看看你姐姐都勾搭到有钱人了,你呢?”

余清婉嘟起了嘴,不满赌气,可看到余建国投过来的冷眼之后,只好离开。

余建国沉思片刻,想起刚刚余晚晚的反应,他深深的叹了口气:“不会的,当年的她那么小,能知道什么!”

“可是……”

“别可是了,如果她真的知道了什么,我们再下手也不迟,现在,可是利用她接近顾家最好的机会。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杨淑梅只好不说话了。

不过,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安,难道是自己想的太多了吗?不行,她要去看看。

第三章

余晚晚回了屋,发现余早早在睡觉,她就坐在余早早的床前,看着他。

余早早八岁了,可是却比平常人瘦弱很多,脸色也格外苍白。

医生检查不出来他到底什么病,只暂时在家养着,余晚晚也背着余家想了很多办法,但都没有用,只有将希望寄托于余建国。

她想要摸了摸余早早的小脸,不想却被余早早握住了手。

睡梦中的他,还不忘将手在她的手上蹭了蹭:“姐姐……”

余晚晚没有收回手,可她感觉到,门口有人走了进来。

于是,她将刘海往下扒拉了点,遮盖住眼镜,开始“抽噎”起来!

“早早,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姐姐一定好好求求爸爸,让爸爸给你治病……”

房门外,杨淑梅见到这一幕,摇着头不耐烦的转身离开。

竟然还是这么一个废物又窝囊的模样,看来确实是她想多了。

她走后,余晚晚就收起了哭声,叹了口气……

在余家,她只能是个“窝囊废”啊!

只有这样,才能更快的接近真相。

正此时,她的手机响了。

她点开了微信,就看到了署名为“饺子”的人发来的消息:

“老大老大,你还好吗?有没有想我?我可是想死你了,想亲亲抱抱举高高,你说说你,好好的一个游戏大神不打游戏,比赛你也不参加,非要在家里做小绵羊受人欺负,哎呀愁死我了!”

“闭嘴,说正事儿!”余早早熟练的做了回复。

此刻的她,眼中再无懦弱的模样,眸光微闪,似将一切都掌控在手中。

“啊哈哈,好,说正事儿,早早的病我找人查了,没查到,恐怕,没那么容易……”

余早早看完消息,回复了一句:“好的,我知道了!”

然后,点了删除键。

有些事情,还是不被人知道的好。

至于游戏比赛,她似乎很久没打过职业了,之前的技能,也不知道生疏了没有。

……

同一时刻,江城顾家。

海景别墅的书房内,顾南泽拿着文件,却一字也看不进去,脑海中,全是上午余晚晚拉开自己衣领的画面!

和昨天晚上床上青涩的她不同,她似乎看起来早已习惯。

难道,青涩都是装的?

这该死的女人!还敢骗爷爷说是第一次?

找死!

他愤怒的将手中的资料放下,思索着,到底如何才能让爷爷看清楚这个女人的真面目。

文邵进来的时候,忽觉周身一冷。

他低了头,不敢看顾南泽的脸:“总裁,老爷子说了,要您去接余小姐来过夜,而且今天晚上,不能放余小姐回去!”

顾南泽唇角抽搐,棱角分明的脸上满是怒意。

“让你说的话,说了没?”

文邵感觉手心在冒汗,老爷子真是给他找了一个要命的任务!可他也不敢反驳。

“说了,可是老爷子说,那些都是您的片面之词,余小姐那么做,一定会有她的原因,老爷子愿意相信她!”

顾南泽要气炸了!这女人,到底给老爷子灌了什么迷魂汤?

“即使我亲眼所见?”

“是的,即使您亲眼所见!”

文邵越说,头越低,这周围的气压冷的,他都快窒息了!

他已经做好了杀去余家,将那个女人绑来给总裁道歉的准备。

可谁知,忽听头顶传来男人冰冷的声音:

“好,去,接她来!”

文邵震惊的抬头,确认自己没听错之后,赶紧离开了!

这种时候,只要不待在总裁的身边,一切都是好的。

文邵走后,顾南泽缓缓坐下。

他实在不明白,爷爷为何偏偏选中了余晚晚,就算是为了给顾家传宗接代,也不至于看上这么一个女人。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缘由。

他的眼中,瞬间起了千层寒冰:“余晚晚,你真的以为,爬上我的床生了我的孩子,就能成为顾氏的女主人吗?做梦!”

余晚晚接到电话的时候,愣了半秒,不过最后,还是答应了。

到了别墅,已是晚上六点。

她进门,看到顾南泽在吃饭。

这个男人,就连吃饭都该死的好看,那些电视上的流量小生,也没有男人如此的气质,她甚至可以想象,他一出现,那些因为得不到而说他丑的人,会多么的心碎,那一定是一个非常热闹的画面。

不过眼前的困境,已经难住了她。

她不知道怎么跟顾南泽交流,事实上,她有些怂。

说起来,她也算是谈过一场恋爱吧?虽然是网恋,那个时候的她无聊,又不能在外人面前展现自己的风采,只好打游戏。

于是乎,她开始在游戏里面叱咤风云,遇到了一个高冷又臭屁的小哥哥。

她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追到了他,约好了面基,可最后却变成了永别。

哎……

她叹了口气,忽然闻到一股香气袭来。

她意识到,自己一整天没吃饭了。

既然是他叫她来,他应该会喊自己一起吃饭吧?

她安静的站着,思索着一会儿是该故作矜持,还是好好的坐下来填饱肚子。

五分钟后……

余晚晚感觉自己站的浑身都僵硬了,可顾南泽还没喊她。

难道,他没看到自己?

余晚晚咬了咬牙,小心的往旁边挪了挪,让自己处在顾南泽的视线中。

顾南泽夹起了一块儿土豆,慢条斯理的吃着……

余晚晚又往旁边挪了挪……

顾南泽夹起了一块儿烤鱼,放进了口中。

余晚晚再次走了一步……

顾南泽夹起了红烧肉……

余晚晚:……

她现在已经站在了顾南泽的正前方,就算是个瞎子,也能看到了吧?

“咕噜噜……”

在这么多美食面前,她的肚子还是叫了起来。

顾南泽终于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余晚晚给了顾南泽一个自以为最美丽的微笑,好歹是一起睡过的人了,他应该知道自己意思吧?

可谁知,顾南泽就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又低下了头,继续吃了起来。

余晚晚:???

她想骂娘!

可顾南泽现在是她的衣食父母,她不能骂,她咬了咬牙,小心的蹭到顾南泽的身边,谨慎的开口:“顾先生,那个……您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儿吗?”

“嗯,无事。”

男人头也未抬,语气中更无任何波澜。

自她来,他就看到了,只不过,这女人根本不配跟他一起吃饭。

她不是迫不及待的想跟他在一起吗?那就让她感受一下,和他在一起,是什么滋味!

余晚晚震惊了,她握紧了双拳,想了想,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桌上标准的八菜一汤,只有顾南泽一个人在吃,她要饿死了,可这男人似是看不见她一样。余晚晚很难受,她决定,自己的肚子自己负责,她要吃点东西。

“那个……顾先生……”

她话音未落,就听见男人开了口:“李姨,我吃完了,收了吧。”

哈?

假爱真婚:冷情总裁神秘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