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角名字是钟麒凯张唯的小说99次离婚:首席老公不正经免费阅读

    99次离婚:首席老公不正经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小别离小说99次离婚:首席老公不正经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99次离婚:首席老公不正经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被丈夫背叛,被戴绿帽。为拯救被丈夫打残的父亲,报复出轨的丈夫,我不惜背上重债,出卖身体给了纨绔总裁。人渣丈夫难缠,向来不正经的总裁情人却一次次拯救我于水火。正当我沦陷于他的怀抱,突然出现的前女友却打破了我美好的幻想……

    主角名字是钟麒凯张唯的小说99次离婚:首席老公不正经免费阅读

    99次离婚:首席老公不正经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看着躺在病床上打着石膏的爸爸,我的眼里不禁渗出了泪花。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他瞒着我,去找高利贷借了钱!

    我别过脸,不敢看他。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也不会60几岁了还被人打断肋骨。

    一切都是因为张唯——那个曾经让我许以终生的男人!

    前几天,他忽然很焦急地找我借钱。

    “公司资金方面出了点问题,你借我十万,三天之后我就还你!”

    他是这么跟我说的。

    “你不是公司的会计吗?应该知道怎么暗中操作资金吧?算我求你了,我真的有急用,而且三天之后就还你!”面对我的拒绝,他焦急地对我说。

    如果不是被逼急了,他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来。

    我沉默了很久。但为了我爱的男人,还是铤而走险,利用职位之便做了一笔假账。

    每一天,我都提心吊胆着,生怕东窗事发。

    这一切都被我爸看在眼里,他竟然为了我,去找高利贷借钱!

    最后的结果是,张唯不仅不还钱,甚至直接不承认有过这件事。

    因为是两夫妻,我没有让他打借条,这就造成了我爸还不上高利贷的债被殴打,而我,被公司炒了鱿鱼。

    而张唯,却被我发现他坐在一辆豪车里,跟一个富家女深情拥吻!

    直到这一刻,我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金迷酒吧。

    将我的遭遇告诉了闺蜜林小梓之后,她气得大骂张唯不是东西:“他不是出轨吗?你也给他戴个绿帽子!出出这口恶气!”

    不知道是因为最近受的打击太严重,还是我喝得酒太多,我竟然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

    我乔琳婚后安分守己,把一切重心都放在张唯身上,最后得到了什么?

    险些家破人亡!

    “就是,我拿他没办法,还不能让他当个绿毛乌龟吗?”喝了一口酒,酒精将我辣的龇牙咧嘴。

    说完,我便照着林小梓说的,掏出手机打开摇一摇,竟然真的被我约到一个身材长相俱佳的男人!

    他说他叫钟麒凯。我觉得他看我眼神非常奇怪,冷漠中却燃着熊熊的火气。

    没等我有所反应,他便拥着我走出了酒吧。

    再度回神,我已经被他压在身下。

    他似乎对撕碎我的衣服特别钟情。直到我身上的布料全部被他撕扯成一条一条的碎片之后,我才抓住了一丝理智。

    我在做什么?这个念头将我吓了一大跳。

    说是要给张唯戴绿帽子,但那也仅仅只是说说而已啊!

    我一边躲闪着他的亲吻,一边大叫“我要回家”。

    他死死地扣住我的手腕,另一只手捏着我的下巴,力气大得好像要将我的骨头捏碎:“箭在弦上,你却说你要回家?这么烂的借口亏你说的出口!”

    我被他捏的生疼,紧紧地皱起眉头。

    正要开口,他已经撕碎了我身上最后一件衣服。

    我只好咬牙忍耐着,将头扭到一边。

    “你是一具尸体吗?你倒是给点反应啊!”他不悦的掰过我的脸,凌厉的眼光与我对视着。

    羞愤难当!

    我是一个在那方面非常冷淡的人,结婚以来从来没有感受到欢愉,所以也从来没有主动去取悦过张唯。

    现在被他这么一说,我更是无地自容。

    我咬着下嘴唇沉默着。

    “我就不相信,你对着我还能无动于衷!”见我毫无反应,紧接着我就被肆无忌惮的爱护着......

    云雨过后,他点起一根烟,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着我的身体。我惊叫一声,下意识地捂住了关键部位。

    “现在才挡,是不是晚了点?”他冲我吐出一口烟圈,烟雾缭绕下的他竟然有一丝魅惑。

    我脸一红,别过脸不去看他。

    他勾了勾唇角,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送一套女人的衣服过来凯西酒店1909号房,要s码的。”

    我的脸更红了,但同时,也惊异于他的细心。

    但当我拿起那条“不远万里”送到我手上的裙子时,着实震惊了:这也太暴露了吧!整个后背都露在外面!

    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我是个良家妇女好吧!这是给哪个妖艳贱货穿的?

    但想了想,也只能将就了,总不能光着出去吧?

    这么想着,便去卫生间洗了澡。

    出来时发现他已经睡着了,我连忙拿起包准备回家。

    出门之前,我鬼使神差地回头看了他一眼。

    深邃的五官如刀削斧刻一般,眼窝像欧美人一样深陷下去,睫毛却长的令女人都嫉妒。微微翘起的唇角似乎在张扬着他霸道的性格。

    来不及细看,我落荒而逃。直到跑到街对面,才心有余悸的抬头看了一眼酒店的招牌。心里更是惊讶我这样一个安守妇道的女人,竟然真的给老公戴上了绿帽子!

    原以为跟钟麒凯之间的纠缠到此为止了,但直到坐上回家的车,我才惊觉手机忘了带出来!

    狠狠地拍了一下脑袋,心里暗骂自己猪脑子!回去拿?我可不想再看见那个男人了!

    浑身酸痛地回到家里,却惊讶地发现张唯竟然稳稳当当地坐在沙发上,见我回来,他立刻用审视的眼光盯着我。想到刚才的事,我有点发怵。

    “我等了你一晚上,你跟哪个野男人鬼混去了?”没等我开口,张唯首先发难。

    看着站在面前的张唯,我心里涌起一阵厌恶的感觉,如果不是他,我和我爸现在怎么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

    “我去了哪里,跟你有关系吗?还有,这房子是我爸给我买的,你没资格站在这里!给我滚出去!”

    刚刚说完,张唯抡圆了手臂,狠狠地给了我一巴掌:“不守妇道的东西!你看看你穿的是什么?居然还敢跟我横!你别忘了,这房子可是写的我的名字!我问你,你的手机呢?”

    我猛地一惊,一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没话说了吧?做贼也不知道把屁股擦干净!刚才你那个野男人打电话过来,说你手机在他那里!乔琳,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哑口无言,但心里的愤怒却更盛,那个叫钟麒凯的人渣!竟然翻我手机!

    第二章

    面对张唯的指责,我无话可说,不光是因为我的理亏,更因为实在不想与他再费唇舌。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医院看看我爸。简单收拾了一点换洗衣裳,我拖着行李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原本温暖、充满温情的地方。

    但同时,内心的不甘也在不断地放大。

    明明是张唯有错在先,如果我告他婚内出轨加诈骗,肯定能胜诉!结果,就这么被钟麒凯那个白痴给搅黄了!

    站在路边好长时间,始终没有等到去医院的那路公交车。

    正在这时,一辆骚红色的卡宴停在我的面前,将我吓了一跳。正想骂人,却发现驾驶座上的人看起来有点眼熟。

    人渣!待看清来人后,我翻了一个白眼,在心里暗骂一声。

    “妞儿,上车。”他轻佻的冲我吹口哨。

    我感到一阵恶寒。从来没有人这么称呼过我,没想到他就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叫了我!加上他的车实在分外醒目,一时间站台上的人全部都向我行“注目礼”。

    真是丢脸!我将脸转到一边,不去看他。心里却恨得牙痒痒的,不就是约过一次吗?怎么这么穷追猛打的?

    我继续在风中沉默着,他却好像不明白我故意不理他似的,直接下了车朝我走过来。他刚刚一下车,我便听到了旁边两个花痴小妹的惊呼:“太帅了吧!”

    “听不见我叫你?真听不见还是装听不见?刚才还在床上叫得那么欢,这会儿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他旁若无人的说着,好像在说吃饭这样平常的事情。

    周围的人在一瞬间都炸开了锅。我顿时无地自容。这男人怎么什么都敢说?

    “去哪里,我送你。”他似乎对他造成的效应非常满意。

    我暗暗翻了一个白眼,还是没有接话。要是我没忍住搭了腔,不就证明他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了?这些路人还不知道要怎么看我呢!

    但是耳边传来的此起彼伏的喇叭声却让我觉得有点动摇。因为他那辆招摇的卡宴将公交车停的位置给占了,后面来的车没法开进来,司机一个劲儿地按着喇叭。

    “你要是再不上车,可就引起交通堵塞了,想好了没?”他冲我一挑眉毛。

    我也感受到了周围等车路人的眼神机关枪。

    沉思了一秒钟,我还是妥协了。

    他坐在驾驶位上,扭头看了我一眼,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接着踩下了油门。

    车发动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人群里好像有人在说:“那个人不是钟麒凯吗?他好像前几天才从拘留所里面出来!”

    这话飘进我的耳朵里,心猛地漏跳一拍。进过局子!他究竟是什么人?

    紧张地扭头看了他一眼,正巧他也转过头来看我:“怎么样?是不是东窗事发,大晚上的被老公扫地出门了?”

    听着他幸灾乐祸的语气,我顿时火起:“钟麒凯!你也太过分了吧?谁允许你动我手机的?人渣!”

    “你要是再敢对我出言不逊,老子就把你扔在这里!”虽然他的用词非常激烈,但语气却冷得可怕。

    我气得浑身发抖:“扔就扔!谁怕谁!你停车!”

    “吱”的一声,他一个急刹,车就这么大喇喇地停在路中央,周围是来来往往的车辆:“滚。”

    我恶狠狠地瞪着他,后面的车辆死命地按着喇叭,我的耳膜被着尖利的声音震得有点痛。

    他却不为所动,双目凌厉地直视着我。

    我负气地下了车,正要转身离去,一只手机砸到我的背上,那是我的手机。

    没等我有所反应,他开着车绝尘而去。

    好在,这里里我爸所在的医院并不远,我拖着行李箱快步朝医院走去。

    15分钟后,我站在医院的大门口。

    我爸现在还打着石膏躺在病床上,那些追债的人下手太狠了,竟然将他的一根肋骨都打断了!

    见我来看他,他神色慌张地示意我赶紧离开这里。

    没等我反应过来,病房里走进来一个医护人员。

    “你是乔军的女儿吧?病人现在的情况已经得到了控制,但医药费已经欠下了好几千,希望你能尽快缴清,不然,我们无法继续为病人治疗。”

    听着她冰冷的语气,我顿时心凉,但仍然只能好言好语地求她:“是是是,我会尽快筹钱交齐医疗费的,你们能不能不要断药……”

    “你们已经欠了很多了,这个疗程只到明天结束,如果再不交钱,我们只能中断治疗。这里是医院,又不是什么天使基金会!”

    看着她冷漠离去的背影,我不禁悲从中来。爸爸躺在床上,也老泪纵横。

    “爸,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我抹了一把眼泪,强挤出笑容对他说。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却铃声大作,屏幕上没有显示来电信息,我立刻反应过来,是高利贷的人打来的!

    我不敢接电话,直接关了机。

    但身体却控住不住地颤抖着。

    爸爸也察觉出了我的不妥,拉着我的手说他现在没问题了,只要在家里好好养伤就行,让我给他办理出院手续。

    我摇摇头,说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他!

    说完,我立刻起身离去。因为不敢再看他。

    坐在医院走廊的座椅上,我大脑飞速地运转着。不管怎么样,我必须先弄到钱,爸爸的治疗绝对不能断!可问题在于,我上哪里筹钱?

    第三章

    正在这时,我想到了房子。那是我爸穷其一生的积蓄给我买的,现在正被张唯霸占着!我得要回来,这样我跟我爸才有活路!

    但我立刻犯了难,我太傻了,结婚的时候因为怕张唯多心,竟然将他的名字写了上去!

    现在,人心已变,他会好心让我卖了房子换钱吗?

    我找了一个一晚上30块钱的床位睡了一晚上,一早醒来便直奔家里。

    走在曾经熟悉的小径上,我心里已是满目疮痍。

    这套房子,本来就是我爸拿钱买的,如果不是因为跟张唯结婚,根本不可能写上他的名字!

    但是,现在我却后悔得要死。因为如果这房子是写的我或者爸爸的名字,现在我根本不需要来求张唯!

    走到门口,我敲了三下门。直到我失去耐性开始哐哐砸门的时候,张唯终于将门打开了。

    他将整个身体横在门口,堵住我不让我进去:“乔琳?你还有脸回来!”

    我顿时火起,大怒道:“张唯!你别不要脸!这房子可是我爸出钱买的!我为什么不能回来?现在我要把房子卖了还债,给我爸治病!”

    “你说什么?什么你爸买的?这明明是我自己的婚前财产!你这个女人是穷疯了吧?竟然连这种话都说得出来!赶紧滚!以后别来骚扰我!”他一脸的无赖相。

    “张唯!你真不要脸!竟然这么对我!我爸可是为了帮你借钱,才会被人打成重伤的!这房子是我的!我要卖了给我爸治病……”

    我终于忍不住,从盛怒转为哭泣。

    “乔琳,你家里的事跟我好像没什么关系吧?你要钱去找你的野男人要,看他给不给你!还有,我们明天就去把离婚手续办了,以后不要再来缠着我!”

    说完,我被他狠狠地推倒在地。

    但我不死心,为了爸爸能够好好治病,我只得忍者屈辱重新站起来,去敲那扇永远也不会再为我敞开的门。

    “你干什么呢?贱女人!只会偷汉子,现在又来抢房子!你的脸皮怎么这么厚啊!给我滚出去!”尖利的声音响起,这回是张唯的妈妈。

    原来,一夜之间,在我委屈地睡在单人床铺上的时候,张唯已经将他的妈妈接过来享福了!

    我忍着差一点涌出来的眼泪,看着对我撒泼的中年女人,心里的怒气已经到达了临界点。

    “疯婆子!你不要再跟我横了!这房子本来就是我的!是你们霸占了我的房子,你们才应该滚出去!”

    我气得胸脯剧烈地起伏着。

    没想到,这个脸皮厚的老女人,竟然一屁股坐到地上,没等我反应过来,她便一边蹬腿,一边大声地哭喊着:“快来人啊!救命啊!这个不检点的女人在外面偷了汉子,竟然回来打婆婆了!”

    她的声音很大,一时间整层楼的邻居都从屋里走了出来,见到这出闹剧,都上来拉架。

    “怎么回事啊乔琳?怎么能对婆婆动手呢?”隔壁大娘走过来将我拉住。

    听到大娘的话,婆婆更加得意地哭喊着:“她何止对我动手啊!她出轨了一个小白脸,现在又要回来把房子拿去卖了养她的奸夫!我不同意,她就打我,我们老张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噢!”

    听到她的话,邻居们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都说我是不检点的女人,还骂我没人性。

    我一个人怎么抵得过这么多张嘴呢?就这么短短的几分钟时间,我便从邻居眼里贤良淑德的好媳妇,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坏女人。

    无奈之下,我只得提着行李箱匆匆离去。

    墙倒众人推!我这下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我在路上,步履蹒跚。本身昨晚就没有睡好,早上起来就觉得浑身酸痛,连早饭都没有吃就赶过来,却遭到了这样一番羞辱。

    正好路边有一个椅子,我慢慢走过去坐下。护士的话再一次在我的脑海中响起,如果不交钱,就要中断治疗!

    我爸的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更何况,他是为了我才沦落到这样的地步!我不能就这么放弃!

    掏出手机,我决定再碰碰运气,说不定会有人愿意借钱给我的!

    但即使是一直以来跟我家关系很亲近的三叔,也在听到我要借钱之后,立刻挂断了。

    万分无奈之下,我想到了钟麒凯。

    但马上又否定了这个想法,我使劲掐了自己一把:“乔琳,你是缺钱缺傻了吧!好不容易摆脱了那个男人,现在竟然又想主动送上去吗?”

    一边想着,一边继续看着手机通讯录,却在看到一个名字的时候停住了:钟大少爷。

    皱了皱眉头,我立刻明白了这个人是谁。

    我的朋友里面,没有一个姓钟的,尤其是,一个这样骚包的备注,绝对不是我亲手录上去的。

    钟麒凯翻了我的手机,将他的电话号码录了进来!我自嘲地笑了一下,说不定,他是为了下一次约吧!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手指却鬼使神差地按下了这个号码的拨打按钮。

    心惊肉跳地听着听筒里面传出的彩铃声,终于,电话被接了起来。

    “喂,您好。”悦耳的女声响起。

    我心里狠狠地抽了一下,难不成他现在又跟别的女人沉醉温柔乡?

    “您好,钟总正在开会,您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我代为转达。”女声再一次响起。

    原来是他的秘书!

    但借钱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在另外一个人面前提起呢?我直接挂掉了电话。

    毕竟,我根本没有想过能够在他的手里借到钱。

    我挨着给我通讯录里面的每一个人打了电话,但都被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了。

    正当我的灰心丧气的时候,手机却响了,我大喜,一看屏幕,却是钟麒凯的来电。

    我的手开始颤抖。

    “喂……”

    “今晚7点,凯西酒店1909号房。”钟麒凯的声音带着莫名的自信与笃定,好像他知道我一定会去的。

    “其实……”我刚刚开口,他便挂断了电话。

    我紧紧地捏着手机,连牙齿都在打着颤。

    凯西酒店,那是我一辈子也不想再去的地方!

    可是,如果不去……

    不管他有什么目的,我都必须赴约,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99次离婚:首席老公不正经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