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府君大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by流水东逝

    府君大人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流水东逝小说府君大人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府君大人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地府底层出了问题,导致地府大乱,府君陨落,地狱无主,连带着,对人类世界都失去了管辖能力,最后,无奈之下,让人类世界成为“自治区”,随后发放了大量鬼差证件到人类世界,人类进入持证上岗的抓鬼时代!

    府君大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by流水东逝

    府君大人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前方是藤蔓!

    密密麻麻,就像是一张绿色的地毯,铺满一地。

    颜色是墨绿之色,幽深且压抑。

    藤蔓的前方是迷雾!

    朦朦胧胧,充斥着未知和神秘。

    又是这个……奇怪的梦!

    大多数人,在做噩梦时,都没有办法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否则,梦里面的不合理性,早就被揭穿。

    但陆羽一直很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就是在做梦,因为,这个梦,他已经做了无数次!

    他曾经尝试过看看浓雾的尽头是什么,但每一次,他想要往前走时,他都发现,自己举步维艰,四周的空气,异常的沉重,浓稠得像是化不开的酸奶一样,将陆羽牢牢的黏在了原地。

    这种一动不能动的感觉,就像是被人施了定身咒一样!

    一次又一次,不断的折磨着、摧残着陆羽的神经,直至……麻木不仁。

    “这一次,又该多久才能醒来呢?”

    陆羽静静的看着四周,早就没有了一开始的好奇和躁动,只是这一次,似乎有了一些不同的东西混了进来。

    没过多久,陆羽便感觉到了一阵微微湿润,带着咸腥味的风,吹拂了过来。

    然后,前方浓雾翻腾,如同大龙在腾挪,白皑皑的雾气之中,放佛有只孙猴子在翻跟斗一样,刹那间,又翻过了几座山,腾起一团团花骨朵一样的白色雾团。

    但总体上,那些浓雾,却是在消退,如同潮水一样!

    这是陆羽做那么多次这个噩梦,从来没有过的异变!

    而随着浓雾的退走,可以看到,视野之中,依然是那些如同爬山虎一样,蔓延覆盖满一地,却根本叫不出名字的古怪藤蔓。

    这些藤蔓整体带着一股魔性!

    哪怕陆羽看了无数次,但每一次,认真端详这些藤蔓,都会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压抑感。

    只是,这一次,前方不再单一,因为随着浓雾的消退,隐约之间,前方出现了点点星斑。

    这些星斑是红色的。

    殷红如血!

    稀稀落落的点缀在前方,就像是一副抽象画一样。

    但慢慢的,陆羽便发现,那诗的远方,全都是这种殷红!

    浓雾就像是一层少女的面纱一样,在这一刻,终于轻轻掀开!

    于是!

    红艳艳的。

    如同火照一样!

    藤蔓的尽头,梦的尽头,竟然是一片在彼岸盛开的红花!

    这些红花无比娇艳,就像是一个个含羞的少女一样,一排排迎风而立,绝世芳华!

    只是,

    猛的,

    陆羽心中一凛!

    “这是……彼岸花?!”

    花开彼岸,枝叶和花,分别在一头,这跟传说当中的彼岸花,太相似了,又或者,陆羽眼前的,根本就是那传说当中开满了彼岸花的火照之路!

    这里是死者之地!

    “嘶!”

    一瞬间,陆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浑身一颤,结果,整个人又是一愣,因为,此时,陆羽分明感受得到,自己能动了!

    也就在这时,彼岸的另一头,传来了一阵诡异的铮铮之音,就放佛有什么东西,正在拖动着某种金属,正在慢慢走出来一样。

    陆羽本能的想要后退,但结果,这时候,他感受到了自己的后背,似乎有一股推力,让他没有办法后退,甚至连转身都办不到。

    然后,下一刻,彼岸出现了一名白衣女子!

    模糊,且看不清面容。

    但不知道为何,陆羽有种古怪的直觉,对方绝对是一名拥有倾国之姿的绝色美女!

    陆羽想要极力看清对方面容,但对方的脸上,就像是有一层迷雾一样,根本就看不清。

    而且,下一刻,陆羽的注意力,也全都被白衣女子身上的铁链给吸引了去。

    铮铮铮~~

    白衣女子身上,竟然缠满了铁链,那尺度,比小 电影里面的桥段,都来得夸张。

    陆羽看得一滞,然后,隐约间,那白衣女子似乎朱唇轻启,好像想要跟陆羽传递什么。

    仔细一听。

    “没时间了……没时间了……”

    什么没时间了?

    陆羽根本就不知道这话的含义,只是,很快的,那些原本已经消退了的浓雾,竟然又出现了!

    那一缕缕幽深的浓雾,就像是巨兽的嘴一样,又一次临近这片死者之地,将所有的一切,都吞噬进去。

    那白衣女子原本模糊不清的面容,竟然有那么一刻,变得清晰,只是,陆羽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倾国之姿,反而是被她脸上的绝望神色给撼动。

    白衣女子在绝望之中,似乎抛掷了一物,投向了陆羽。

    只是,陆羽还没有来得及接住,忽然间,其四周就爆发出一阵鬼哭狼嚎一般的恐怖呜咽,就像是天崩地裂了一样。

    旋即,陆羽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吸扯进了一个黑色的漩涡,周遭天旋地转,斗转星移,一阵前所未有的晕眩恶心感,狂风暴雨一样的袭来!

    “啊!!!”

    陆羽忍不住惨叫一声,结果,整个人一个激灵,竟然从床上弹了起来。

    浑身,

    虚汗淋漓!

    “是……梦?”

    陆羽脸色一白,强行忍住了身体传来的一阵可怕晕眩,这时候,才发现,自己面前,有一条大舌头,又湿,又咸!

    “小黑,是你?”

    陆羽看着眼前趴在自己身上的小黑狗,一阵无语。

    原来,噩梦里面的咸湿海风,是小黑的舌头!

    陆羽感觉有些哭笑不得。

    但这时候,想要支起自己身体的陆羽,却是忽然感觉自己碰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拿到眼前一看,竟然是一块形状怪异的令牌!

    令牌上面一个文字都没有,倒是有一些陆羽根本就看不懂的符文。

    “这是什么东西?”

    “汪!”

    小黑瞧见着令牌,似乎很兴奋的样子,当然,此时刚从噩梦之中惊醒的陆羽,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汪!!!”

    只是,下一刻,小黑忽然就炸毛了,猛的朝着隔壁怒吼了一声。

    陆羽刚想要喝住小黑,这大半夜的,让你狼嚎几声,那隔天陆羽指不定就要被投诉了。

    但几乎是同时,隔壁传来了一声高八个分贝的惊恐尖叫!

    陆羽一听这个声音,就清楚是合租在他隔壁的音乐学院的几个女学生!

    陆羽也顾不得思考太多,套了个外套,就冲了出去。

    第二章

    陆羽刚冲出去,隔壁就开门了。

    一个姿色不错的女学生,看到陆羽的刹那,焦虑的眼神之中,顿时产生了一丝的希冀。

    “发生什么事了?”

    陆羽对这女学生有印象,叫赵佳佳,两人平时见面,偶尔还会说上两句。

    “陆哥,你快过来看一下,雯雯,雯雯她……”

    赵佳佳脸色苍白,此时她很乱,以至于说话都不利索了,但她搬救兵的意图,已经很明显。

    陆羽闻言,赶紧冲了过去。

    “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

    让陆羽意外的是,此时,这几个女学生的合租房里面,竟然还放着音乐。

    “这……”

    陆羽忽然有些被戏弄了的感觉。

    “这音乐是雯雯放的,她,她现在情况有些不对劲,我们也搞不清楚该怎么办?”

    这时候,又一个神色慌张的女学生,冲了出来慌忙解释道。

    “嘶!”

    当陆羽真的看到那所谓的不对劲时,确实有些被吓到了。

    那叫做雯雯的女学生此时躺在床上,竟然全身泛红,身上的衣物,也就只剩下内-衣了,微微隆起的酥胸,就像是两个小馒头,此时却是在剧烈的上下起伏着,就像是被人推着晃动一样,整个铁架床,也是咯吱咯吱的摇晃着。

    更为惊悚的是,在这女学生身上,竟然出现了一些红色的掌印!

    而且,此时可以看到,雯雯的脸上是一种无比惊恐的神色,她似乎是清醒的,但就是被按在了床上,没有办法动弹分毫!

    “陆哥,我们两个可能力气不够,搬不动雯雯,你快点把雯雯架起来吧,我感觉她现在很不对劲!”

    赵佳佳哭着道。

    陆羽点了点头,正要走过去。

    “汪!”

    结果,这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一声狗吠。

    “小黑?”

    小黑也跟了过来,而且还是炸毛状态!

    小黑虽然是陆羽前不久捡回来的流浪狗,但性格却是一直很温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小黑很反常!

    陆羽虽然是孤儿,但以前没少听孤儿院的保安老大爷说起过,猫狗这些动物,是很通灵的,能够看到平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难道?

    不可能!

    陆羽摇了摇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自己居然还封建迷信。

    当下,陆羽也管不了正在狂吠的小黑,移步走到了雯雯的床前,一只手抓住雯雯双肩的一刹那,陆羽竟然没由来的感觉到了一阵诡异的寒意,浑身竟然打了一个冷颤!

    但陆羽没有松手的意思,因为他感觉得到,如果雯雯继续躺在床上的话,可能真的会出事。

    陆羽想要将雯雯给架起来,但让他意外的是,雯雯的身体,就像是扎根在了床板上面一样,竟然完全挪不动,这时候,他已经意识到,并非是两个女生力气不够大,而是有什么东西,压住了雯雯!

    “该死!”

    陆羽心中一颤。

    “汪!”

    忽然,旁边黑影一闪。

    又是小黑!

    但这一次,去而复返的小黑嘴里还叼着一样东西。

    令牌!

    是之前莫名出现在陆羽床侧的不知名令牌!

    “汪汪汪!”

    “给我的?”

    “汪!”

    小黑的意思,陆羽懂了。

    只是,陆羽根本就不知道,拿这令牌有什么用,结果接过令牌的刹那,陆羽就感觉自己手被扎了一下,一滴血液微不可察的融入了令牌之内,同时,陆羽的伤口却是瞬间恢复,以至于,陆羽低头一看时,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

    但当陆羽再度看向雯雯时,整个人就吓得“妈呀”大叫一声,差点没站稳,摔到了地上。

    “陆哥,发生什么事了,要不我们一起合力吧,再这样下去,等不到救护车过来,雯雯就可能出事了。”

    “等一下!”

    陆羽伸手拦住了另外两人,这时候,他脸上豆大的汗珠,不可抑制的冒了出来。

    这时候,陆羽可以确定,赵佳佳她们应该是看不到床上的那一位的,而陆羽所指的那一位,不是雯雯,而是一个全身通红,如同打了鸡血一样的老头!

    更让陆羽吃惊的是,这老头的头顶上,竟然还有着一把刀,一把悬浮在他脑门上的刀!

    “色字头上一把刀……”

    “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

    “这自带BGM(背景音乐)的家伙,是一个死鬼!”

    陆羽前所未有的震撼和惊恐,但他没有将这些说出来,因为,他知道,他如果说出来的话,赵佳佳她们一定会把自己当神经病看待的。

    “汪!”

    这时候,小黑又狂吠了一声。

    “小黑?”

    “嘶!”

    陆羽的思绪被打断,这时候,陆羽分明看到,小黑狗吠的方向,正是对着那死鬼老头的。

    而那死鬼老头此时“嘿嘿”一笑,似乎根本就没把小黑放在眼里的样子,继续趴在了雯雯身上,上下其手,不亦乐乎。

    陆羽看到这一幕,无名火动,那一刻,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猛的一伸手,一把抓住了死鬼老头头顶之上悬着的那一把刀。

    死鬼老头一瞬间懵逼了。

    然后,他就看到,陆羽劫走了他头上的刀,照着他劈了过来。

    “啊!!!”

    死鬼老头尖叫一声,他想不明白,陆羽怎么可能看得到他,而且,看得到他也就算了,竟然还能动他饥渴的大刀。

    刺啦!

    然而,没给死鬼老头解惑的机会,陆羽握住大刀的瞬间,就像是砍瓜切菜一样,一刀劈在了死鬼老头身上。

    没有预想当中的艰难,也没有大战三百回合的恶战,陆羽感觉就像是一刀切进了豆腐里面一样,然后,再一个划拉,那死鬼老头就在尖叫当中,被陆羽给一刀劈成了两半,而后灵体溃散。

    也就在这时,床不摇了,而躺在床上的雯雯,脸色也恢复了正常,并且一丝倦容涌现,迷迷糊糊间,雯雯就再度昏睡了过去。

    当然,这时候,雯雯应该是安全了!

    “雯雯应该没事了,不过等下救护车来了,还是送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太好了,陆哥,谢谢你!”

    赵佳佳和另一个女学生虽然有些懵圈,不知道陆羽做了什么,但都大松了一口气。

    唯有陆羽,此时脸上不知道什么神色,因为,他手里面,还有一把普通人看不见的大刀!

    第三章

    特么的,老子刚杀了一只鬼?

    陆羽晃了晃脑袋,感觉有些不真实。

    “啪!”

    抽了一下小黑。

    “嗷~~”

    小黑顿时一副很委屈很受伤的模样。

    嗯,看来小黑是真的痛!

    这不是梦!

    但陆羽还是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只是,当陆羽的目光落到饭桌上,那一把半透明的大刀时,陆羽又郁闷了。

    这把杀人,哦不,应该是杀鬼凶器,就是铁证啊!

    陆羽有些惆怅,世界观在这一刻,直接被推翻了,就像是自己认定了很多年,自己就是一个钢铁直男,结果一回头就穿上一整套粉红的公主装,跳威风堂堂一样。

    “嗷~~”

    小黑一副别看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这也让陆羽更加绝望了,小黑之前的反常,在陆羽看来,恐怕是猫狗这类有灵性的动物,确实可以看见那些脏东西,所以,陆羽也就没有太在意小黑之前的表现。

    但现在该怎么办?

    我杀鬼了,我杀鬼了,emmmm,我特么的,真的杀鬼了!

    一刀切,有没有?!

    那接下来,我该怎么办,是要去报案吗?

    但鬼的案件,谁受理?

    还是先喝口水压压惊,再刷两条围脖,洗洗睡算了吧。

    没有答案的事情,陆羽也不想要想破脑细胞,兴许自己明天起来,这大刀就跟那死鬼老头一样,消散了呢。

    陆羽拿起手机,熟练的刷起了围脖,专门挑一些小姐姐看。

    结果,最近刚加的,一个就住在附近的小姐姐,几个小时前,更了一条围脖,陆羽急不可耐的点开。

    “卧槽……”

    似乎意识到自己失态了,陆羽赶紧捂住了自己嘴巴。

    但看到这条围脖,陆羽的手还是在打颤。

    因为,这条围脖转载了一个实时新闻,讲的是一个老头色心不死,想要去关爱失足妇女,结果药过量了,直接在办事的时候,死了。

    虽然,那老头脸部打上了马赛克,但那泛红,如同打鸡血一样的身体,不正是自己刚才一刀咔嚓了的死鬼老头!

    但这还不是最让陆羽惊悚的,最惊悚的是底下的评论。

    “这新闻是假的,刚一个小时前,我还看到这老头尾随着一个梳着两根脏鞭的女学生,一看就是搞艺术的,人家老骥伏枥,还志在策马千里,生猛着呢!”

    “兄弟,死者为大,话可不要乱说!”

    “我要是撒谎,让我在澡堂,给一群肌肉男捡肥皂!”

    “香皂的味道……兄弟,你这网名,出卖了你的爱!”

    ……

    “如果上面那位香皂兄弟说的是真的话,那这个新闻,很快就要被404和谐了。”

    陆羽一路阅览下来,最后一位留言的,说了一番让人搞不懂的话,结果,陆羽想要翻到下一页看评论,网页竟然丢了!

    你要阅览的网页并不存在!

    404了!

    “嘶!”

    陆羽忽然感觉到了一阵不可思议,这种新闻似乎也没有触碰到什么严重的敏感话题,怎么就会被和谐了?

    难道是因为官府那边,已经知道了死鬼老头的存在?

    一想到这种可能,陆羽就赶紧搜索了一下最近的灵异话题,结果,往日里,这些灵异话题,多得跟雨后竹笋一样。

    但今天一搜,最近的一条,都是好几年前的老掉牙的贴吧灵异故事。

    陆羽不信邪,一直刷新,结果,几分钟之后,一条新的帖子出现,标题是:老母亲给我做了一顿饭,急,在线等,我该不该吃?

    然后点开一看,只有一行文字描述:“我妈已经死了好几个月了,已经死了,已经死了,各位划重点,现在我应该怎么办,急,在线等各位支招!”

    “哈哈哈,都有什么菜?”

    抢到沙发的一位网友,很皮的问道。

    “玛德,我现在真不是在开玩笑,各位,如果身边有什么有道行的人,赶紧让他给我支招,啊,我妈叫我别玩手机,赶紧吃饭了!”

    楼主发了一串欲哭无泪的表情。

    可以预想,如果对方不是在恶作剧的话,那么此时,恐怕真的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

    ……

    “阿德,快过来吃饭了,别玩手机了,你这习惯怎么老不改!”

    往日里,面对这训斥,青年一定会顶回去的,但这一次,他不敢,因为,眼前穿着围裙,招呼他吃饭的母亲,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去世了!

    “阿德,你快看看,都是你喜欢吃的菜,红烧鱼,酸菜炒肉,卤蹄子!”

    “妈,我在公司里吃过了。”

    “那吃一点吧。”

    青年看着一脸死鱼之色的母亲,心里直怵,理智告诉他,眼前的,绝对已经不是自己慈祥的老母亲了,而且,他还听说过,死人饭,是绝对不能吃的,有可能是什么蛆虫之类的东西变成的。

    所以,他绝对不能吃!

    青年偷偷将手机放在自己大腿上,一只手不断的刷新着帖子,他很急,在线等着高人给他支招,但让他差点崩溃的是,那些人都以为他在开玩笑,不是问他什么菜色,就是要他多吃一点,更过分的,竟然还想要蹭饭!

    青年真的要崩溃了!

    “这是我家的地址XXXXX,各位,我不奢求你们相信我,但求你们帮我报警……”

    青年施展出了二十多年练成的手速,一指禅的在手机上面,打出了最后一段话。

    “阿德,我说过多少次了,吃饭的时候,不要玩手机!”

    “啊,妈,我知道错了,我不玩手机了!”

    青年吓得差点摔到地上,因为,一张死鱼脸,冷不丁方的凑到了他面前,那两颗就像是泡水泡发的眼珠子,泛着灰色的色泽,此时,就像是斗鸡眼一样,一颗眼珠子死盯着青年,另一颗眼珠子,则是扫向了青年腿上的手机。

    青年脸色煞白,浑身都在颤栗,他以为自己求救的事情败露了,脸上写满了绝望之色。

    但让他意外的是,他的母亲,盯了他半晌之后,又缓缓的后退了,只是,那脚尖都悬空的后退方式,依然让青年心惊胆战。

    “吃饭吧,都是你爱吃的!”

    母亲的声音,忽然变得温柔了一些。

    但青年却是忽然跪了下来,嚎啕大哭道:“妈,我知道错了,当初我不应该放弃给你治疗的,但你应该知道,我没有那么多钱给你治疗,我已经欠了一屁股债了!”

    “妈知道,所以妈没有怪过你,这一次回来,只是想跟你吃顿饭而已。”

    “真的?”

    青年有些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来,而此时,老母亲一张灰色的死鱼脸,印入了他的瞳孔,带着一抹诡谲之色。

    府君大人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