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妻林弯月》(林弯月秦墨)小说免费阅读

    追妻林弯月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猫可爱小说追妻林弯月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追妻林弯月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二十五岁之后认识的秦墨,他是个沉默无言,却难得温柔的聋哑学校校长。二十五岁之前,这个小城很少有人认识他,只有林弯月知道,他曾经是美国名声大噪的商业天才,锐利的眼神里,偶尔会露出一点藏不住的锋芒。再相见,他褪去了满身荣光,不完美泯然众生,两个人谁也没有主动提起,当年那场心底里自以为心动的短暂婚姻。当年势不可挡,光芒万丈时,秦墨未撩动起林弯月的一丝心弦,如今他变成了一个

    《追妻林弯月》(林弯月秦墨)小说免费阅读

    追妻林弯月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十一月的最后一天,老黄历上写着,宜嫁娶,会亲友。

    忌,行丧,别离。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雪粒子砸在民政局的玻璃上,砰砰直响。

    林弯月拢了一把耳边的碎发,对着眼前办理离婚的工作人员微微笑了笑,缓缓的说道:“我跟对方已经协议离婚了,秦先生在海外,今天没有过来,直接办接下来的手续吧。”

    工作人员接过了她手里递过来的资料,里面的东西很齐全,户口簿,身份证,打印签好的离婚协议,结婚证上,林弯月跟这个叫做秦墨的帅气男人,都在微微笑着,很是相配。

    “女士,请确认是否后悔。”

    工作人员公式化的问了一声,在林弯月还没有回答的时候,已经转过身利落的办起了手续。

    本来也只有林弯月一个人来办理证件,里面的协议书已经签的工工整整,答案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林弯月垂下了眼睛,左手与右手的食指相互纠缠,拧在一起,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秦墨啊,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后悔。

    况且,离婚这件事情,是他们两个人在结婚的时候就已经说好的,这其中岁月,被无意间拨动的心脏,至始至终也只有她一个人知晓。

    这段婚姻,原本就是林弯月求来的,这五年里,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全部没有发生,秦墨只是把他的户口借给她五年,五年期满,她自然要完璧归赵。

    等到工作人员把烫了金的离婚证递到她手里的时候,林弯月才如梦初醒。

    离婚证上,秦墨的单人照跟三年前没什么两样,即使隔着照片,也能感受到那利落轮廓的五官里面,那藏不住的意气风发。

    林弯月盯着秦墨的证件照,又是微微笑了笑。

    说到底,她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从这一刻开始,又回归到了毫无交集的两个世界。

    屋外的雪,更大了一些,林弯月出门的时候,拽紧了自己的围巾,眼睛冷不丁的让北风吹到,蓦的红了眼眶。

    “你好,手续办好了,麻烦你拿给秦先生。”

    秦墨派来的人正坐在车里,放下车窗接过了林弯月递过来的资料袋,打开检查了一下里面的东西,然后对林弯月说道。

    “林小姐,您稍等,我跟我们老板汇报一下。”

    “嗯。”

    林弯月点了点头,一只手拿着自己的资料,另一只手伸进了大衣口袋里,捏了捏口袋内侧的里布。

    秦墨的联系方式早在两年前就失效了,后来都是这个男人在中间联系的,不管秦墨的出发点是什么,她都没有资格过问了。

    男人没有打电话,只是发了一条短信。

    等待回信的两分钟时间里,林弯月把手里的资料换到了右手,左手放进了口袋里,如同一个冰块,猝不及防的触碰到了自己的身体,冷的她一哆嗦。

    ”叮。”

    手机短信铃声响起,男人拿起手机看了一下,转脸跟林弯月说道。

    “我们老板说没问题了。”

    “嗯。”

    林弯月点了点头,垂着眼睛看着自己的鞋尖,跟这个男人讪讪的说道。

    “还得麻烦你,帮我跟秦先生说一声谢谢,瑞克现在生活的很好,谢谢秦先生当年愿意…愿意帮我。”

    愿意信任她,跟她结婚。

    林弯月眨了眨眼,那些往事,应该从离婚证书到手的这一刻起就被尘封,秦墨从来都不是她能肖想的人。

    男人一边这肆意的北风听着,一边点击手机键盘,等到林弯月说完,一条短信又发了出去。

    又是等待。

    林弯月口袋里的左手终于有了一点点的温度,右手又冻的不行,不得不再折腾着换手。

    车后座突然伸了一只手到了那个男人的面前,手里还抓着一个暖水袋。

    男人一愣,回头看了一眼车后座。

    也不知道一直紧闭的车后座坐着什么人,只见男人点了点头,把暖水袋双手递给了林弯月。

    林弯月也是一愣,透过黑色又严实的车窗玻璃,看了眼车后座,无声的接过了暖水袋。

    如果她没看错,那是秦墨,他的手背上,有一块浅淡的褐色胎记。

    为什么,他明明来了,都不愿意见她?

    与此同时,男人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林小姐,我们老板说,客气了。”

    男人脸上没什么表情,真的如同一个冷冰冰的传声筒一样。

    林弯月后退了一步,冰天雪地里,深深的看了一眼什么都看不见的车后座,被冻的有些僵紫的嘴唇慢慢的说道。

    “那你...那事情已经办完了…”

    她话没说完,突然又上前了一步,微微弯腰,隔着主驾驶对着车后座说道。

    “秦先生,手续已经办完了,如果你不着急的话,我想请你喝杯咖啡,顺便想请教你一点问题!”

    “……”

    林弯月这句话声音不算响亮,在里,甚至有些支离破碎。

    有个问题困扰了林弯月整整两年,偶尔午夜梦回,她的梦境里都是秦墨突然消失,人间蒸发一样让她再也找不到,梦醒之后,枕头上全是泪痕。

    林弯月就是想当面问问,三年前,到底是什么原因,秦墨这个男人,在不负责任撩动她心弦的时候,却又一声不响的突然消失?

    难道这一切,真的全部是她的自作多情?

    良久,车后座没有一点声音,主驾驶的男人,也没有说一句话,只有北风吹过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发出一阵阵惨痛的呜咽声。

    林弯月小心的呼了一口气,尽量保持着微笑,就当刚刚那冲动又破碎的话她没有问过,往后退了两步,对着主驾驶的男人轻声说道。

    “那你路上小心。”

    主驾驶车窗升起,黑色的奔驰从她面前慢慢走过。

    路灯的亮度与阴郁天光相撞,光线重合的一瞬间,车后座的男人侧脸若有似无的落进了林弯月的眼中,那半张侧脸弧度很是完美,干净利落的下颌,被雪色映衬着有些苍白的嘴唇,挺直的鼻梁,再往上,应该是当年那双藏不住锋芒的眼睛……

    站在路口的红路灯下,林弯月踩着一个小雪球咯吱作响,纷纷而落的雪花,宛如一场即将倾塌的时光,片刻就能将她吞没。

    若能重来,那个惊艳了时光的人,你还会选择相见吗?

    第二章

    “滴滴——”

    林弯月正站在路边,踩着脚底下越积越厚的雪,一个人慢悠悠的等车。

    背后就是红色招牌的民政局登记处,到了下班的点,里面的工作人员从她身边陆续走了过去,可能是看的太多分分合合的人,每个人的表情都有些麻木的冷漠。

    “滴滴——”

    又是一声汽车喇叭的声音,路边的一辆黑色别克放下了车窗,陈克张扬的脸在玻璃后面探出来,高声的叫着林弯月。

    “嗨~美女,要不要载你一程?看你长的好看,不要钱哟~”

    林弯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径直上了他的车。

    “恢复单身了?”

    陈克的语气高昂,好像林弯月刚刚不是去办离婚,而是去结婚一样喜庆。

    林弯月低头系安全带,嗯了一声,掩盖了眼底里全部的情绪,故作轻松的说道。

    “对啊,恢复单身了…不对,是从来没有恋爱过才是。”

    陈克侧头看了她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即使她的语调微扬,脸上也不见其他的表情,可是谁都能一眼看出来,她那笑着的表情里,分明是有些伤感。

    说起来也好笑,林弯月跟秦墨占着婚姻的名头这五年,竟然连恋爱都没有谈过一个。

    猝不及防的,陈克把手里的热奶茶塞到了林弯月的手里,笑容明媚,指着自己的脸,跟面前的林弯月说道。

    “美女,看看我,你也找不着,我也找不着,不如凑一对瞎过?”

    林弯月咬着奶茶吸管,对他翻了个白眼。

    “陈克,我们两从小一起光屁股长大的,你身上哪里我没见过?一点新鲜感都没有了,快开车吧,我还要去看看我妈的情况。”

    陈克便笑,顿了一下回答她。

    “得嘞,女王大人坐好吧。”

    同时两根手指扶在眉上,比了一个得令的手势,车已经往医院开去。

    林弯月这次回国,不仅仅是为了跟秦墨办离婚手续这一件事情。

    她母亲精神分裂症犯了,很严重,除了嘴里念叨着她的乳名,其他的都不认识。

    林弯月被迫离家这么多年,一直在国外工作生活,只每个月把固定的生活费打进母亲的账户,鲜少联系。

    一直到前几天,她才知道,这些年她每月给母亲打的钱,都被哥哥林万阳拿走了,母亲犯病,深夜只穿着薄毛衣在大街上游荡,差点冻死,即使是这样,这个比林弯月大了整整十二岁的哥哥,也没有再出现过。

    幸好发小陈克认识林弯月母亲,好不容易才把人先带了回家,找不到林万阳,就只能找身在国外的她。

    林弯月喝了一口温热的奶茶,看向了车窗外。

    这个城市变了很多,短短几年的光景,大到她走过的时代广场,小到家门口的一个早餐铺,一点点,一样样的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还能记得,她的家门口,有一棵特别粗壮的银杏树,每年到了秋天,那金黄色小扇子一样的银杏叶被风一吹就落了满地,那时候的林弯月,坐在银杏树下面,一玩就是一整天。

    等她久别归来,银杏树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这也导致,她走过了无数遍回家的路,几乎已经找不到了。

    陈克每路过一个路口,都耐心的给林弯月解释。

    “小月,这是春江路,过去就是江海路,我们上初中的时候,骑着自行车,每天都要经过这个路口的…”

    “这是上户路,拐弯就到了你以前最爱吃的鸭血粉丝店,可惜旧城改造,那家店我找到现在都没有找到…”

    “那是…”

    “我又不傻,我被卖掉的时候,已经十六岁了好吧?”

    林弯月笑着打断了陈克的话,云淡风轻的讲出了当年她为什么离开这里的原因。

    甚至笑着的时候,仿佛她嘴里被卖掉的,是别人。

    十年前,她被自己的亲哥哥以十五万的价格,卖给了一个美国老头,她被昏昏沉沉带到了美国,从老头的嘴里得到真相的时候,整个世界瞬间崩塌在眼前。

    “当年…你到底…”

    陈克直接把车停在了路边,车窗外的雪越下越大,甚至可以说是近几年灯城下的最大一场雪,雨刮器时不时的在挡风玻璃上扫一下,只一会会的功夫,车头上就积了一大团的雪花。

    林弯月耸耸肩,语气甚至有点轻快。

    “那老头跟我妈我哥哥说,买我回去做小媳妇,其实到了美国我才知道,他就是个人贩子中介,专门骗一些落后国家年纪小的女孩子,再卖给各种地方,要么做风月,要么再转卖给别人,做别人的童养媳。”

    林弯月拢了一把侧边的头发,露出了大半张脸。

    她的表情…怎么说呢,不见疼痛却让旁观者觉得痛不欲生。

    “不过我运气好,加上年纪又是最大的,到的第一天,摸清了他家的地形就跑了,就在我跑的时候,警察来了,把老头这边正在商量怎么卖我的几个人一起端了…后来我遇到了个贵人,想着再也不可能回来,再也不能给哥哥再卖我一次的机会,就真的不想回来了。”

    林弯月又喝了一口奶茶,一颗珍珠滑到了嘴里,惹的她一笑。

    陈克看着这样的林弯月,竟然说不出一句开导她的话。

    他的印象里,只知道当年林家住进了一个很有钱的美国老头,没住多久,就把林弯月带走了,林弯月的母亲和哥哥对外只说,老头认了林弯月做干女儿,带着去旅游,见见大世面,之后就真的再也没见过她。

    良久,陈克闷闷的对林弯月说道。

    “小月,不管怎么样,只要你想,我家永远是你家。”

    林弯月又是一笑,侧头看向了车窗外的大雪。

    当初她接了陈克的电话,其实本能是抗拒的,只不过,在接完陈克电话的时候,下午又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电话里,母亲声音很小,甚至含糊,只反复的说:“小月,我被人绑架了,这个人脸好白,手里还拿着刀,他要杀我呀…”

    林弯月那时候在美国,正在办理公司的交接手续,美国的白天就是国内的深夜,她听着母亲的话,一边哄着她,一边拿着手机给陈克发短信。

    然后就听见母亲又说道。

    “小月,你在外面千万不要回来,他们也会杀你的,妈妈死掉了不要紧,我的小月没关系就行了…”

    林弯月发短信的手一顿,紧接着,鼻头一酸,眼眶就红了起来。

    她太久没有尝到母爱的滋味,就在那一瞬间,异国他乡孤身一人,隔着电话,突然感受到了病重母亲本能的爱。

    这个城市里,有她至亲的人,这些至亲的人,却也伤的她最深。

    她恨这个地方,却也不得不爱这个地方。

    第三章

    林弯月昨天刚回国又是安排母亲的住院手续,又是给自己找能暂时落脚的地方,忙的团团转,基本都没个消停的时候。

    因为哥哥林万阳把之前林弯月打给母亲的生活费全部拿走,整个人人间蒸发了,甚至房产也抵押了出去,这也就导致她手头上,除了这些年在国外攒的那一点钱能暂时抵上母亲的治疗费,其他那点钱,连她自己平时的生活开支都成了问题。

    投了几家简历出去,林弯月看母亲情绪稳定了,就想着出门转转,如果能在疗养院附近找到工作,之后她也能一边上班,一边兼顾着母亲的情况,不用每天周转很多地方。

    疗养院旁边隔着一条马路,是个聋哑学校。

    林弯月隔着围墙,往里面看了看。

    她的姥姥听觉不健全,年纪轻的时候,还会要强,想方设法的纠正发音,等到年纪大了,林弯月能记事了,她就跟着姥姥学手语,再也没有听过姥姥开一次口。

    这也是林弯月后来去考教师资格证,顺便把手语证书也考回来的原因。

    傍晚时分,雪已经停了,稍微放了一点光出来。

    围墙里正是学校的小操场,雪被扫干净,露出了下面酒红色与草绿色拼接的塑胶粒,十来个小学生正在操场上做课外活动。

    看起来只有一年级大小的学生们,一个个穿的圆滚滚的跟个福娃一样,正被老师们带领着认识雪,老师一边比划着手语,一边尽量比对口型,讲述着雪通俗易懂的小故事,一遍又一遍的比划着雪那个叫法的手语,满脸的耐心与温柔。

    学生们小手里抓着雪,学的也很认真,也不管这天有多冷,笑的特别纯真。

    林弯月垂下眼睛淡淡的笑了笑,再往前走了两步,就看见了学校的墙上,贴着招聘信息,在招手语老师。

    她心念一动,犹豫了一下,绕到大门口,敲了敲门卫师傅的门。

    原本出来的目的是想一边熟悉一下附近的环境,顺便能找找有没有合适的工作,所以手里就拿着简历。

    这样一来,准备面试的程序要比她想象中要简单的多,门卫大爷一听说她是来应聘的,笑眯眯的就把她带进了教学楼,叫出了一个看起来很是和蔼的中年女人。

    这个女人自我介绍,是学校的教学主任,姓王,大家都会叫她王主任。

    王主任简单的看了下林弯月的简历,斟酌了一下,就跟林弯月说道。

    “这样,今天正好副校长也在,我带你去见他,没什么问题的话,你就可以入职了。”

    林弯月没想到这面试程序要比她想象的还要简单的多,点了点头就跟着王主任往教学楼的楼上走。

    副校长办公室在五楼,周围很是安静。

    王主任带着林弯月进了门,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之后把林弯月的简历递给了副校长。

    副校长看起来年纪要稍微大一些,带着个老花眼镜,先是低头看了下林弯月的简历,又抬头看了看她。

    “林小姐,坐吧。“

    副校长很是客气的走过来,坐到了林弯月对面的沙发上,笑着问她。

    “林小姐的简历很是出彩,曾经在美国留学,还担任过美国DEF公司总裁翻译官,身体状况也是健全……”

    副校长话还没有说完,办公室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开门声突兀,屋内的三个人齐刷刷的看向门口。

    屋外的雪虽然是停了,但天还是阴沉的厉害,阴郁的天色透过走廊的窗户,浅浅淡淡的穿过门廊,拢住了来人的身影。

    来人比划着手语,笑着对副校长示意。

    “不好意思,堵车了。”

    从林弯月的角度,只能看见来人的半张侧脸。

    有一瞬间,她以为自己看错了。

    昨天坐在车后座,避而不见的秦墨,此刻正站在门口,脸上的笑容敛去了当年全部的光芒,只是温柔且淡。

    坐在边上的副校长看清来人是秦墨,连忙笑眯眯的说道。

    “秦校长,不迟不迟,正好我这边也有个小姑娘要面试,也耽搁了一会。”

    秦墨转过头,目光落到了林弯月这里,明显的也是一愣。

    副校长见林弯月盯着后来进来的秦墨在看,和气着解释道。

    “这是我们的秦校长,普林斯顿金融与经济学位硕士,这所学校也是他一手出资创办的……”

    两人的目光盈盈一撞。

    秦墨要比三年前见面的时候要瘦削很多,原本就英俊的脸更加精致,只不过相比于三年前的锐利,此刻的他,神色完全不一样了。

    那一双当年势不可挡的眉眼里,如今藏着的光芒,似乎被浓雾束缚住的星光,浅浅盈盈的看不出真实的情绪,看她的那一眼,如同莹润的山泉,温柔的好似她真的认错人了。

    良久,他点了点头,嘴角带着一抹意外却温柔的笑,对着林弯月用手语比划。

    “好久不见。”

    确实好久不见,谁能想到,在美国协议离婚了三年,就在昨天,刚正式办完了离婚手续,完全分道扬镳的人,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相见。

    她站在他开的学校里,来应聘特殊教育老师的职位。

    这样偶像剧里都不敢写的梦幻缘分,忽的让林弯月想起来两人在美国第一次相见的场景。

    他意气风发的立于人群,穿着一身考究的西装,冲着她挑了挑眉,忽的笑了。

    说的也是这句。

    “林弯月,好久不见。”

    那时候他的声调清朗,带着某种不知名的蛊惑力量,林弯月只觉得,眼前本来昏暗的一切瞬间闪了一下,天地间的一切染上了绚丽的颜色,新泽西州的海风阵阵的吹过来,能闻见咸湿气味的天地里,大概世间万般的瑰丽,都融汇在这个人身上。

    一转眼,无数的画面在眼前飞快的闪过,再定格到眼前被阴郁天色笼罩住的男人脸庞上,似乎这个场景只发生在昨天。

    “好久不见。”

    隔了半晌,林弯月对着秦墨也笑了笑,回应了他一句。

    好久不见,前夫。

    追妻林弯月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