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农女要上天全文免费阅读(谢兰宁顾宸)小说在线读

    重生农女要上天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喵咪吃糖小说重生农女要上天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重生农女要上天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谢兰宁的穿越态度是:找男人养包子,撕极品逗闷子,开铺子过日子。可男人还没找到,原本穿越经商种田的清流派,扭曲成仙神妖魔鬼怪的抽象派~

    重生农女要上天全文免费阅读(谢兰宁顾宸)小说在线读

    重生农女要上天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太康九年四月初。

    这日,卯时刚过。

    顾家灶房的饭桌上,一大一小正围坐着吃早饭。

    孩子时不时往谢兰宁碗里夹菜,用稚气软糯的声音宽慰她:“娘,多吃些,丝瓜好吃。”

    谢兰宁心里一暖,抬头看顾宸,孩子乖巧懂事还对她好……

    她认命叹了口气,不得不正视此刻的新身份,一个有了儿子刚死了丈夫的寡-妇。

    昨儿她想了一宿,其实她不算惨,没能回去自己的世界也没变孤魂野鬼,比起顾宸这小家伙,死了爹还有个换了壳的娘,她就换了个“环境”而已,简直不值得一提。

    打起精神,往他碗里夹一筷子丝瓜,温声回应:“丝瓜好吃,宸儿就多吃些——”

    话还没说完,屋外就传来敲门声。

    心下一顿,见顾宸的注意力被引到院外,放下手中筷子,嘱咐道:“宸儿先吃着,娘去瞅瞅。”

    见他点头应“好”才起身。

    快步走至院门,站在院子里问喊了一嗓子:“谁在敲门?”

    也就片刻功夫,门外的人大着嗓门应声道:“嫂子,是我,宸儿他二叔,咱爹也在,开门!”

    谢兰宁听罢,脚下步子不由一顿。

    她刚来没几天,摸不清来人路数……

    镇定镇定!

    顾宸的二叔,也就是原主丈夫顾明磊的兄弟。

    跟顾宸二叔在一起,且能让他和她同时称之为爹的,必是顾明磊的父亲,顾宸的爷爷,现下也是她的公公无疑了。

    蹙着眉头微松,又紧了紧,才又走了几步,伸手开了院门。

    谢兰宁在看到顾老汉和顾明刚的时候,所受的冲击不小,像强行往大脑里植入他人的记忆,有关这对父子的行事做派,光辉事迹,不过两息的功夫,她就能如数家珍。

    顾明刚见她盯着顾老头的方向出神,打破沉默出声询问道:“嫂子,你可还好?”

    略显失神的眼神有了焦距,谢兰宁视线落在了出声询问的顾明刚身上,不答反问:“小叔子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一个刚死了丈夫的寡-妇,哪里能好,原主不是跟她丈夫一起了么……

    她看向顾明刚,见他身着灰白色褂子配棕灰色阔腿裤,脚下是一双布鞋,堪比正爱美的二八年华的小姑娘脚上的鞋,崭新又干净;发髻打理得一丝不乱,长得眉清目秀,身量也不差。

    身在农家,一眼看去就是不像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汉,倒像个肤白面俊的酸腐书生,可他就是个庄稼汉,还是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庄稼汉。

    转眼看向顾老汉,软声招呼:“爹,您也来了,快上屋里坐。”

    对于谢兰宁邀请,顾老汉不爽利地冷哼一声,撇过眼去,没有给她好脸子。

    不比顾明刚,顾老汉是正经的庄稼汉,祖上侍弄庄稼过活可追溯到六代以上,他也跟庄稼地打了一辈子交道。

    身上的褂子沾了几块泥渍,从鞋面泥渍的布局情况看,是清早在田头忙活了一阵,拽上顾明刚直接来她家的节奏。

    他背过手进院子,走向院子中央,用很正经很严肃的眼神环视一圈院子,看样子似乎在盘算什么,又似乎在满意什么!

    眼神最开始是热烈的,转而变得阴沉和充满算计。

    第二章

    “爹,不进屋里坐坐……”

    谢兰宁想把顾老汉往堂屋引,让老人家坐下喝口热水。这是礼数,她这么做也是敬礼数。

    至于为什么是热水而不是茶,因为茶这种东西,寻常农户家是没有的,也不是农家必备的必需品。有那闲钱,还不如买包糖来碗糖水可心。

    顾老汉不领情,还因把他往屋里引的举动变了脸色,赌气似地绕不大的院子转了两圈又一圈。

    谢兰宁不言语了。

    就算没有原主的记忆,她也清楚的意识到,这对父子的来者不善。

    那么明显的找茬,而且是在她家找她茬……

    心里不大爽快,又不好撇下这父子与顾宸吃早饭去。

    试想撇下这对父子陪儿子这等神操作,应该需要大智慧大勇气,她这等平民还玩不转,不如老实饿着肚子陪顾老汉转圈。

    顾老汉被谢兰宁跟着心烦,可以说今天他一见到谢兰宁起就烦就厌。

    他这人一有情绪,就开始话多:“磊子家的,磊子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不晓得去知会一声?

    你说说你说说,你究竟安的什么心思?这么大的事你还能瞒得住!你个丧门星!赔我儿命来……”

    说着说着就停不下来了,等停下来时,见她目瞪口呆一副“你说啥”的模样,更是来气!想也没想,挥手就准备好好招呼她一番。

    一旁,顾明刚眼疾手快地拉下挥舞起的手,哪曾想他爹说动手就动手!

    要任由他爹开启虐儿媳模式,今天不就跑一趟么,连忙语带劝慰:“爹,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动手多伤和气!我们今天不是来看看嫂子和侄儿的么!”

    顾明刚智商在线的时候,作为对立方,刚经历了一拨“悲惨世界”的回忆杀,此时又不带转折地入坑悲惨世界的谢兰宁觉得,他其实是个很不错的人。

    可此刻,谢兰宁却顾不得顾明刚的智商高低了,她被顾老汉连番的质疑和举动弄懵了。

    话说顾老汉、顾明磊这对父子的关系是一直都僵着的。

    直到顾明磊溺水去了,原主都认为他们父子的关系可以缓和,可人都没了,缓和不缓和还有毛线意义!

    眼下这般,顾明磊都葬两天了,顾老汉却选择这个点儿兴师问罪,闹的是哪一出?一时半会的,她还没摸清门道。

    顾明磊溺水身亡五天时间,这么大的事,隔壁村估计都没不知情的,住在本村的顾老汉焉有不知情的理?可足足五天,别说顾老汉的面了,就是顾老汉的影子,她和原主都没见着!

    至于顾明磊离开三天就给葬了,也是有说法的。

    这三天急葬,多是意外故去人的葬法,自然和寿终正寝的葬法不同。她穿来就经手了一场葬礼的收尾部分,能外道的不能外道的,都被迫了解了一番,焉能不苦中作乐地想:涨姿势!

    可顾明磊是顾老汉的亲儿子,就算他们俩闹得再僵,这人都没了,不来问问究竟怎么一回事也就罢了,还敢趁顾明磊走了来与她闹,这人的脑回路要不要这么让她找不着北。

    统共她来到这个世界也就这么三天,浑浑噩噩送走了原主的丈夫,昨儿才幡然醒悟,要振作要生活,要把顾宸当自己儿子,要和儿子好好过日子过好日子。并没对顾宸和处处帮扶她们母子的穆氏叔娘之外的人,有过多的关注。也不曾多想,顾明磊这么一大活人去了,怎没有一个亲人来看看,哪怕是过来问候一声的。

    下意识里,有这种情况的,她便自动代入了顾明磊是孤儿的说法,却不想顾明磊也是有爹有娘有兄弟姐妹的人。

    第三章

    谢兰宁心里窝着火。

    原先打开的记忆夹子里,被逼得憋屈的一幕幕看着是一回事,切身体会顾老汉来势汹汹的质问和辱骂,还准备与她动粗,又是一回事了。

    沉了沉气,她耐着性子说道:“爹,五天前,明磊离开不久,兰宁第一时间可就想到了您!找您时被娘挡在了门外,娘说您犯了病,怕传染了兰宁不好,便没教兰宁把明磊离开的事,亲自当面跟您说上一声,不过兰宁想,跟娘提了和跟您提了是一样的,娘会知会您一声,这明磊也是娘的孩子不是!可兰宁等了一个白天,二老都没来一趟。隔天,兰宁因为丧礼走不开,便请穆大娘去家里找您二老,依旧没得到回应。兰宁心里也堵着,也不解到底是什么人什么事耽搁了二老见儿子最后一面的!”

    原主是个以夫为天的人,这顾明磊意外去了,原主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顾老汉,她想等来顾老汉这些年对顾明磊冷漠以待的忏悔,她想等来顾老汉对她这新寡儿媳的安慰、指点甚至怜悯……可等了两天,顾老汉都没来看上顾明磊一眼,双重重击下,原主才没了生的念头。

    谢兰宁心里有气,眼下不是发作的时候,任何一个朝代公婆以什么方式给媳妇气受,做媳妇的沉不住气就是败阵的开始,就算她受了天大的委屈也一样。

    她双眸闪泪花:“明磊下葬都两天了您才来,兰宁刚想问候一句您的病是不是好些了,您却给我安个不安好心的罪名!爹,这等罪名兰宁可担担不起,您要信不过兰宁,兰宁可以跟您去穆大娘家,当面问问有没有请您二老来,为我这新寡撑腰做主这回事。”她不想有眼泪,努力控制了还是控制不住,好像这个身体面对顾老汉有很深的执念一般。

    顾老汉没料到谢兰宁会与他争执。

    从前他和顾明磊闹的时候,谢兰宁可是一直顶着一副受气包小媳妇的形象惑人眼球,顾明磊一走,她到敢和他顶嘴了。

    没料到是一回事,谢兰宁顶嘴他却不意外。

    从前顾明磊一直都护着她,她才有资本一直做她的受气包小媳妇,如今顾明磊没了,腰杆子再不直起来,似乎也说不过去。道理儿明面上摊着,但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至于她所说的,的确是事实,都这么多天了,顾明磊出事村里的聋小子都清楚事件的始末了,他哪能把这条消息给露掉了,他就是把耳朵堵起来,顾明磊离世的消息也会往他耳里钻。

    “你娘没糊弄你,当时我确实是病了,你娘怕我受不住磊子离开的打击,病情加重,才和刚子他们一起瞒着我没告诉我的!”

    顾老汉说这话时,比方才质疑谢兰宁还显得理直气壮,的确是病了,不过生病的人不是他,而是顾明刚家的小子顾宝,他则是忙着去请大夫去了。

    五天前,谢兰宁来找他的时候,他正巧不在家。

    他婆娘钱氏怎么接待谢兰宁的他并不清楚,不过晚些时候,钱氏把谢兰宁来找他一事与他提了提,因为没提到重点,是以他也没当回事,可没想着,次日一早就从旁人嘴里听见磊子离世的消息。

    得了这个消息,他第一个念头就是,谢兰宁昨儿来找他没准就是因为磊子离世的事。并且,谢兰宁肯定与钱氏说明了找他的原由,可钱氏那狠心的婆娘却含糊其辞想着瞒天过海!

    重生农女要上天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