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暖婚:温先生,宠妻不良

主角:顾弯弯温景然

作者:人间水蜜桃

发布时间:2020-07-09 09:25:20

重生暖婚:温先生,宠妻不良免费阅读(完本)

第一章 玩够了没有

  

  “小贱人,别给我耍花样!”

  这是顾弯弯被绑架的第五个小时,满脸横肉的男人一把扯掉她嘴里的毛巾,将拨通的手机递到她耳边。

  顾弯弯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胸口剧烈地起伏着。隔着单薄的T恤,她高高隆起的腹部动了动。

  “喂?”电话的那头是低沉的男声,带着一贯淡漠。

  “景然,是我,我被绑架了,就在城南废弃的工厂,你快救救我!”

  顾弯弯急切地开口,换来的却是那边的一声冷嘲,“呵,顾弯弯,你别装了。自导自演的戏码,还没玩够么?”

  “不是的景然,我真的被绑架了!”她想要解释,但那边已经利落地挂掉了电话,听筒里传来一阵忙音。

  “嘿嘿……”男人把手机拿开,大手抚上顾弯弯的脸颊,“小妹妹,看来温少不想救你呀,那我们只能拿你乐呵乐呵,就当补偿兄弟们的辛苦了~”

  一群混混围了过来,一张张不怀好意的笑脸映入眼帘。

  “不……”顾弯弯奋力地挣扎着,但她被牢牢地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男人们身上的汗臭味钻进鼻子,顾弯弯恶心得想要作呕,但她强忍住了。

  小腹又鼓起一个包,是孩子在踢她。她死了不要紧,可是孩子,孩子是无辜的,他都还没能出来看看这个世界!

  咬牙忍住屈辱,顾弯弯坚定地抬眸,“你们,再让我打一次电话。”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顾弯弯补充道,“你们这次用视频电话!”

  “嘿,臭娘们花招还挺多?”为首的男人有点不耐烦,“最后一次了啊。”

  到底是三百万,远比玩个孕妇划算多了。

  电话拨通,那边接了起来,顾弯弯的眸中燃起希望,“景然!景然,我真的被绑架了,看在孩子的份儿上,你救救我,钱我以后还给你!”

  她对着手机屏幕大喊,丝毫不顾小腹处传来的一阵比一阵更剧烈的腹痛,冷汗从额角落进眼眸,带来尖锐的刺痛感。

  “呵……”女人的嗤笑声从那端传过来,“顾弯弯,你还有脸提孩子,你肚子里的孽种,都不知道是谁的。”

  方毓婉的声音从那边传来,但她并未露脸,屏幕上只明晃晃地显示出顶灯的轮廓。

  “大嫂?”顾弯弯一愣。

  温景然的手机一向不许第二个人碰,他们结婚这么多年,她都从未触及过,现在,又怎会在方毓婉手中?

  “不许喊我大嫂!你也配!”

  方毓婉啐了一口,她平日里在旁人面前都是温婉端方的模样,从未有过如今这般尖酸。

  “顾弯弯,你给我听好,你就是温家的毒瘤,是景然的耻辱,你跟你肚子里的野种,早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不、不是这样的,这个孩子是景然的!你让他听电话!我说的都是真的!”

  顾弯弯来不及细想原委,求生欲促使她努力地辩解,只是——

  “你就不要再白费力气了,事到如今,你以为还有谁会信你?”

  方毓婉染着丹寇的手指将手机拿起来,将摄像头对准浴室,“景然在浴室呢,顾弯弯,你是不是很不甘心?”

  “不甘心也没有用了,过了今天,你,跟你肚子里这个孽种,都会一起消失掉。没有人会记得顾弯弯,你会像一只蝼蚁一样死掉。”

  方毓婉一字一句地说着,她的脸出现在屏幕上,精致描绘的五官显出极其狠毒的神情,顾弯弯睁大了眼睛——

  方毓婉,她什么时候跟温景然裹在了一起?!

  小腹越来越痛,顾弯弯的胸口以更大的幅度起伏着,她忽然之间就明白了许多,明白了平日里方毓婉对她的针对和刻薄并不只是为了温家的名声,明白了方毓婉几天前为何极力推荐她去宁远山庄散心。

  明白了……

  这计谋一环扣一环,她竟没有半分察觉。

  “你们,赶紧把她处理掉,赎金我会给你们的。”这是那边传来的最后一句话,真相赤裸裸地呈现。

  视频电话被挂掉,顾弯弯眸中最后的希望也熄灭了。

  男人们的手已经伸到了她的脸上,身上,“啧啧,这娘们要是没怀孩子,那真是个尤物啊,真是可惜……”

  粗糙的大手磨挲到她的唇边,顾弯弯张开嘴,猛地一口咬在男人的手上!

  “哎哟,臭娘们!”男人吃痛,反手就是一个耳光,狠狠地抽在顾弯弯的脸上。

  “呵,”顾弯弯的牙齿上染了血,眸中也是一片血红,她勾起唇角,浑身散发出强大的戾气,“你们要记住我现在的样子——”

  她笑得宛如罂粟,又如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怨气冲天。

  “看来你是活腻了!”男人们叫嚣着拿起了刀,却一个也不敢靠近她。

  肚子里的动静越来越大,下身有一股暖流溢出,顾弯弯死命地咬着嘴唇,歇斯底里地挣扎起来。

  她这二十多年,活得就像个笑话,只是这孩子……

  手上的绳子在她的挣扎之下竟有了松动的痕迹,她从椅子上跌落,匍匐在地上,奋力地蹬着双腿。

  “去死吧!”为首的男人扬起了刀,顾微微扭动着身体想要躲避,但到底没能躲开。

  刀刃插入肉体,剧痛袭来,她的世界堕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顾弯弯醒来的时候,一线阳光洒在她的脸颊上,勾勒出她精致的轮廓。

  她试着动了动手指,“嘶——”身上酸疼得厉害。

  脑海中闪过记忆中的最后一幕,歹徒的脸,和明晃晃的利刃……

  她浑身的汗毛瞬间竖了起来,像是一只炸毛的猫一样从床上跳起来。

  睁大眼睛环顾四周,她紧张地咬着嘴唇,拿起床头柜上的花瓶作武器。

  低头看自己的小腹,那里很平坦,压根没有孩子存在过的痕迹。

  再看身上,除了一些暧昧的青紫,完全没有刀伤的痕迹。

  房间的陈设似曾相识,身上的衣裙很凌乱,并不是被绑架的时候穿的那一身……

  难道说,有人救下了她,还帮她换了衣服?

  “人弄进去了没有?”

  “放心,我给她下的药、量保证她醒不过来,就等一会儿,把那位少爷引过……”

  “很好,事成之后,我不会亏待你的。”

  女人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顾弯弯蹙眉,是顾悠悠!呵,她又想对谁毒手?

  顾弯弯撑着手臂从床上坐起,却忽然间反应过来,被下、药的人,就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