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虚

主角:冯青

作者:半百

发布时间:2020-07-09 08:58:31

破虚主角冯青小说全文免费

玉京城

 

天下九郡,玉京为尊。

深秋过后,玉京城内虽未降雪,但却寒气不断,日日渐冷。每户屋檐下,挂着如手指粗的冰凌,晶莹透体,一眼望去,尽显玉京的宏大气势。

玉京,乃大殷王朝的都城。

这大殷王朝,地大物博,辽阔宽广。东临大海,西至陇西,南濒云梦沼泽,北抵雄关一带。人数多达数百万,国内一片鼎盛繁华,更是将天下划分为九郡,乃当之无愧的天朝上国。

此九郡分别为:极北之地的雄关郡;极西之境的陇灵郡;气候万千的极南云梦郡;繁华富饶的极东江宁郡;更有那终年风吹草低的九原郡;以奇兽著称的象郡;民风彪悍的的楚郡;盛出美人的玉凤郡。连同大殷王朝的都城玉京,正为九之极数。

今朝,大殷问鼎天下以足足一个甲子。历经三朝明帝,百名能臣的励精图治,大殷王朝已达到一个路不拾遗,商贸四方的盛世。

“冯武王”府邸就坐落在玉京城的西北方。作为当今皇上冯德的皇兄,冯武王可谓权势极大。整个王府占地百亩余丈,地势开阔无比。王府紧临玉京城苍武主街而建,更是有数家家户靠着王府,宛如一个铁桶,将玉京府紧紧守护在其中。

九尺高红黄围墙,更是将一切探视的目光阻挡在王府之外,尽显王府皇权的神秘,庄严。门前一对千斤重的石玉手雕麒麟,活灵活现。红漆云木的大门上,色彩绚烂的绘着八条金龙,正中,虎口含环,显尽冯武王的尊贵地位。

王府之前,一个个家丁衣衫鲜亮,底气十足,锐利的眼神不时扫向街上的行人。他们深知今日的不同,这冯王府的第三代主人即将出世。

“孝文,别在那晃来晃去的,我的头都叫你晃晕了!”沉稳有力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正是一头发略白,身穿鹅黄色皮衣的老者。此老者一身华贵,目光炯炯有神,正是冯武王。

“父王,我……”一短发男子口吻焦急的道了一句,不由捏了捏手指,一甩长袍,又紧张的转了起来。

此人名叫冯孝文,乃是冯武王的唯一儿子。要说这冯孝文,别看其才三十出头,却是位极人臣,官拜二品,身居军机阁学士,更是太子少傅,文武双全。少年八步能成诗,青年单马走敌营,立下赫赫功名。外乱将息,弃武从文,参与朝政,良机不断。被当今圣上赞为“马上取敌首,笔下安天下”。

“怎么还没动静啊!”冯孝文额头直冒冷汗,右手不由握得更紧。他没有办法不紧张,冯武府三代单传,到了他这一代,千盼万盼,妻子才在他三十出头的时候有了动静,太医更言此子一半以上是个少爷,这叫他怎么能不心神慌乱。

“爹,都这么久了,要不我进去看看?”冯孝文越等越不安,面露祈求之色的看向冯武王。

“胡闹!”冯武王嗡声一喝,“妇家生子,岂是你能观看的!”别看冯武王一脸安详,可内心也是紧张不已。内屋将产的儿童,可是他的长孙啊,说不定还是唯一的一个。

“可爹……”冯孝文焦急的道。

就在其话音未落之时,一声响亮的啼哭之声从内屋传了出来。

屋内所有人几乎同一时间将头转向内屋方向,冯孝文更是如释重担的大吐一口粗气。

“吱呀!”

不消片刻,一位妇女便抱着一个婴儿跑了出来,一脸的惊喜和讨好之色,还未出门,连大声说道:“恭喜王爷,贺喜少傅大人,是个少爷,是个少爷啊!”

“云秀那?”冯孝文此时却是未去迎接幼童,而是忽忙的问了一句。

“少傅大人放心,云秀夫人很好,就是产后虚弱睡了过去。您那,可得给夫人好好补补。”那妇女喜笑颜开的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冯孝文此时别提多高兴了,母子平安,可让他把心放了下来。“来人,把皇上梢的千年高参给我炖了,好好给夫人补补!”,随后,又看了一眼产婆,高声说道:“赏,赏金百两!”

这时,冯武王早已经从产婆手中接过了那婴儿,笑容盛开,“哈哈,快看看,这就是我的孙子,我冯家有后了啊!哎呦,这小家伙好重啊……”

“爹,你看好您的宝贝孙子,我看看文秀去啊!”冯孝文仔细看了看孩子,便开门冲进了内屋。

“王爷,您可不知道,小少爷足足有八斤重啊,文昌夫人产小少爷的时候可吃了不少苦头啊!”领了赏金的产婆更是兴奋,满眼喜色的说道。

“王爷,你看小少爷,瞪着你看呢……”旁边一位管家模样的老年人乐呵呵说道。

“就是就是,您看小少爷眼睛乌溜溜的,一眨一眨的多可爱啊!”

“你们听小少爷出生时那响亮的哭声,一听就是不凡,长大了一定能当个大将军!”

四周顿时赞叹声不断。

“哈哈,小家伙,来,叫声爷爷听听!哈哈……”冯武王爷发出爽朗的笑声,随机伸手拨弄起婴儿的脸蛋。“贤者日:‘青取之于蓝,胜于蓝’,我的乖孙子,就叫你冯青怎么样啊!来,小青青,叫爷爷……”说着,冯武王爷更是喜上眉梢,笑得合不拢嘴。

一时间,屋内笑声不断,可冯青的脑子却是乱成了一片。

“怎么会这样,我,我不是死了吗?”

冯青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在R国,生机全失,一口吞下那青色古珠更是从九尺高的天上狠狠摔下,死的不能再死了。可自己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那,而且脑中清晰的记得前世的一切。

“这头发略白的老头,就是我再世为人的爷爷!我父亲的父亲?”冯青感到冯武王爷不停的拨弄自己的脸蛋,不由仔细观看起来眼前的老头,还狠狠的瞪了这老头一眼。

“哈哈,王爷,你一定是弄疼小少爷了!你看小少爷眼中充满了对你的不满之色那!”老者管家乐呵呵的说道。此人年幼便进入王府,可是和冯武王爷一起长大的玩伴,连冯青的父亲,当朝二品的冯孝文帝,叫了老者都得乖乖叫一声“修叔”,说话倒不像一般下人一般拘谨。

“修老头,你少放屁了!”闻言,冯武王爷对着管家笑骂道,不过倒是忙将手从冯青的脸蛋上拿走,生怕弄疼冯青似得。

“周围人的话我到能听的懂。不过看他们的身衣,打扮却不像龙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我……我到底到那来了啊!”

纵然冯青是那心志坚定异常之人,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也不免心生恐慌。更何况是起死回生。此刻,冯青心中充满了震撼。

“不过,好在他们没把我的名字给我改了,要是再给我起个别的名字,叫的还真不习惯那!其实,又亲人的感觉真好……”忽然之间,冯青感到脑中一阵劳累,抱着这个念头,闭上眼睛,呼呼大睡了起来。

“王爷,皇上来了,您快去迎迎吧!”一个下人匆忙的跑进来,一脸急色的道。

“恩?”冯武王爷一愣,慌忙将熟睡的冯青放到一旁的女仆人怀中,小声吩咐道:“把小少爷照顾好了,奶妈你们一定的物色个奶水足的啊!”声音之小,好似生怕把冯青吵醒。

说罢,连忙整理一下衣服,冯武王爷正欲提腿离开,一只宽厚的大手按在的他的肩膀。

“皇上!”冯武王爷一转身,惊奇的发现当今圣上正站在他的身后,便欲行礼。

“皇兄不必客气!”冯德赶忙拖住冯武王爷,“你我兄弟二人之间何须这般客道,快让朕看看,这就是我的皇孙。”冯德面容慈祥的从女仆手中接过冯青,仔细观察起来。

“好啊!好!好!”冯德一脸喜色,“皇兄,我大殷未来的皇帝又多了一位人选啊。你看这孩子,白白胖胖,一定会健康成长的!”

让人好奇的是,冯武王爷对冯德此言没有任何的反应,反而是一脸的认真之色,点头“恩!”了一声。

“来啊,传朕旨意,赐朕皇孙琴棋书画,马剑刀顿。”冯德抱了抱冯青,稍后,又将他放回女佣怀中,对随身的GG说道。

大殷王朝的男儿,或文或武,无一不是才能惊艳之辈。贵族豪门,士大夫之间,无不以得到皇上的“文物武器”的赏椽荣。

“谢陛下!”冯武王爷略一躬身,朗声说道。

“恩?这孩子……洪荒奇珠!”就在这时,冯德,这当今的皇帝,内心猛得一惊,眼眸中陡然亮起一抹及其微弱的诡异利芒,在冯青身上狠狠一扫,却是眨眼便逝,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惊天骇浪!轩然大波!

冯德的内心,完完全全震惊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在一瞬间,简直是血液都为之倒流!

“穿越洪荒的支离破碎,凝练天地的灵气魂魄,纵然是六道轮回,也万世不灭的,洪荒奇珠!哈哈……沧海桑田,人世浮沉,你们想不到,你们也料不到,我洪梦虚,有大机缘,有天道赏赐的气运!”

一瞬间,这当今的皇帝,无数念头于心间缓缓流淌,更是称自己为洪梦虚,惊天大秘!

这大殷王朝,一个甲子,从来都是冯氏的天下!

“皇兄,还望借一步说话!”虽然内心波浪滔天,但这皇帝竟然没有丝毫的表情外露,可见心机与定力之深。陡然间,洪梦虚更是脸色变的冷峻,对着冯武王爷言道,随后身形直接化成一道青烟,消失在大厅之内。

“恩?”

冯武王爷微微一愣,随即眼睛变的骤亮,宛若夜空璀璨的星辰一般,脚尖轻点,便已十丈开外,但与那洪梦虚速度,身法相比,却是相差甚远。

冯武王府东北偏僻的一处小院里,洪梦虚正同冯武王爷低声交谈着什么。一座精致鼎脚铜盆,雕刻着各种野兽之形,盘中火光闪闪,将小院烘烤得是暖暖的。

“铛!”

冯武王爷突然暴起,一把将手中的三角鼎酒杯摔的粉碎,“皇上,他们未免也欺人太甚了吧。我大殷千万万好男儿,决不是那好蹂躏的!”

“皇兄莫气!”

洪梦虚口气平和的劝解道,却也是目光如刀。显然,这当朝皇帝动了真怒。“其实朕倒是不心疼那些所谓的互贸之物,以我大殷王朝的地大物博,也也值不了几个钱。可鬼殿,神机阁,无上道三家大佬居然又要求朕派遣五万军士前往云梦沼泽,这岂不是让我大殷军士去送死吗?若不是为了边界安宁,内部稳定,将圣贤大义传播下去,朕岂能容他?”

“哼!他们年年找,日日寻,不也是未从那恶魔之地得到半点关于洪荒奇珠下落的消息吗?倒是枉送了我大殷多少好男儿之命。年年五万,年复一年,我大殷在那云梦沼泽撒下了多少白骨!”冯武王爷长年累月积累的上位者气息一下就暴发了出来,眼角阴冷,就好似一头猛兽,让人不寒而赤。

“可惜,我大殷的武道强者实在是太少了,要不然,我冯氏岂能受他们指使!”看着自己的长兄,洪梦虚无奈的一笑。

“皇上,你真的决定了?”冯武王爷看着洪梦虚,认真的问道。

“恩!这圣贤大义之事,必须在全国实施下去。虽然太祖以武立国,捣毁天下道观,但近年来,民间多见无上道,更暗有武学宗派余孽,实乃混乱啊!自古民无智,照这样发展下去,这些余孽迟早有死灰复燃的一日。竖立圣贤像,传播太古义,凝聚香火愿力,正好能从根基上将其所有的威胁扼杀在摇篮中!”洪梦虚点了点头,神色坚定的说道。

“如此,就依陛下的意思吧!可叹盛世出隐患,如今朝中能放心的使用之人,都脱不开身……我看,就派孝文去吧!”

“皇兄,不可!孝文才初为人父,怎么能……”

“陛下,还是别想那么多了。总有一日,我大殷冯氏终会完完全全控制这片大陆的。说不定,下一代皇帝就能实现我们这个愿望那!”虽然内心不舍,冯武王爷却是深明大义,也只能劝慰皇帝。

“好!既然皇兄如此言,我就任孝文为监军,不日出征!东海之滨!朕一直想知道,那大海的尽头是什么……”顿时,洪梦虚竟然没有任何的推脱,眼中更是闪现出无尽的希翼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