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娱乐圈都以为我们结婚了

主角:李安然赵卿

作者:树下有人

发布时间:2020-07-09 08:47:44

李安然赵卿小说全娱乐圈都以为我们结婚了在线阅读by作者树下有人

事故

  李安然受伤了。

  赵卿坐在手术室外的走廊上,身边男男女女的长腿交错,鞋跟刮擦地砖的声音响而亮,和她尚未回稳的猛烈心跳合奏成一曲重型交响乐。身边的女人从容不迫地打电话,但嗓音中尤能抓到一丝严肃紧张:“刚进手术室,送过来的时候人没意识,但医生说没威胁到生命……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手术……当然,安然醒了我肯定首先通知公司。”

  女人挂了电话,刚才严丝合缝的工作表情一裂,露出点犀利的怒意,逮着旁边一个挂工作牌的年轻男人问:“酒店负责人去哪儿了?我们的艺人都进手术室了,他们连个出面的代表都没有?”

  男人忙答:“来了几个,虹姐,在外面被记者和粉丝堵住了……进不来。”

  被叫做虹姐的女人似乎低声骂了句脏话,临走时转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手术室,顺带,瞥了一眼埋头不语的赵卿。

  赵卿知道林虹在看她,甚至,这里所有的人都在偷偷看她。

  李安然是怎么受伤的?赵卿回忆了一遍之前兵荒马乱的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前,是今年爆红综艺《比赛进行时》的收官宴,六位固定嘉宾纷纷到场。奢华的酒店、闻风而动的记者、狂热的粉丝,无一不是这档综艺的人气见证。而这其中最受关注的,莫过于一路收获高人气和话题度的青年演员李安然。

  这种场合,赵卿本不该去,巧就巧在她身为作家,笔下的作品改编影视,正好,一周前剧方官宣男主角将由李安然饰演。李安然的经纪人林虹,面对即将到来的合作事宜,表面上意思了一下,请她出席。

  赵卿最后也去了,戴着口罩,夹在无数摄像机和粉丝中间,静静地从镜头里看舞台上的人。李安然站在舞台左侧,C位是娱乐主持界的大咖,带他上综艺的前辈。轮到他说话时,赵卿耳边都是粉丝海水般的尖叫,他在灯光下渲染出暖色的脸浮起淡淡的笑,只打了个招呼:“大家好,我是李安然。”

  就在她出神想以后两人的合作时,身侧某个女孩的叫声似乎格外尖锐,与此同时响起的,还有类似玻璃重物重重砸在地板上的声音。随机灯光一暗,人头攒动,她被挤得呼吸不畅,懵懂着抬头,无数女孩朝着舞台声嘶力竭地喊:“然然!然然!”

  很不幸,李安然,刚好被砸中头部。

  后面的一切就乱了。收官宴戛然而止,工作人员惊出一声冷汗,赵卿看了看自己的手,她好像是第一个冲上去查看李安然伤势的人。期间还隔着口罩,拼尽全力似地喊了几声他的名字。后面见他额头和颈后流血不止,工作人员和男艺人们抬着他上的救护车。

  她的口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的。随着人群六神无主的时候,好像有人在对她拍照,还有些讨论的声音——

  “那个女的是不是赵卿啊?”

  “啊啊,然然马上要演她的小说!卧槽,她怎么在这儿!”

  “她都和我们家然然撕逼这么久了,竟然还敢找然然演戏!烦不烦啊!”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林虹察觉到赵卿这边的状况,念在她是第一个查看李安然伤情的人,于是把赵卿抓进了救护车,暂且甩掉了这些不重要的麻烦。

  赵卿紧握着双手,力气大到指甲边缘泛起了白色,才稍整表情,状似平和地靠着椅背,抬眼,便对上对面英俊男人投来的眼神。对方冷不防和她对视,明显地尴尬几秒,而后摸摸鼻子,移开眼。

  她对这张脸很熟悉,他在《比赛进行时》中是李安然的固定搭档,才气与帅气兼备的创作型歌手言梓桐。赵卿回了回神,脑中响起之前粉丝的质问谩骂,又看了言梓桐一眼。

  言梓桐被这一眼看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女人的眼睛沉黑安静,在交叠的人影中,眼瞳中却似沉寂了什么更深的东西。言梓桐登时就回忆了一遍这位美女作家和李安然的撕逼史,貌似起因是她写了李安然和自己的男男CP文?

  靠……钢铁直男言梓桐突然在这样的目光下如坐针毡,开启头脑风暴,一会儿反思自己先前在舞台上有没有和李安然“亲密交流”给这位作家提供了新的写作素材;一会儿又想赵卿这会儿说不定心里正偷笑呢,李安然和她撕得那么难看,她也许巴不得李安然受点教训呢。

  哎,也不对,李安然要演赵卿的剧啊!

  思绪纷扰,言梓桐索性蹭一声站起来,他助理紧张道:“言哥,去哪儿?”

  言梓桐讪讪:“卫生间。”

  “哦。”助理跟过去。

  言梓桐溜到卫生间,没脱裤子,反而拿起手机刷微博。助理见了恍然大悟:“今天真是修罗场,本来这事儿说起来也不算大,但偏偏赵卿来了。言哥,你说他们公司咋想的,和人撕逼就算了,转头就开始合作了,哎,变天的速度都没这么快。”

  “投资方和导演都看中了李安然,他也是正经视镜过来的,再说选演员这事儿赵卿一个人说了不算。”言梓桐随便聊了几句,侧着头,视线撞上同上卫生间的病人。病人年纪稍大,觉得他眼熟多看了几眼,但好歹没有女粉丝的狂热。言梓桐不好意思地挺了挺背,不说话了,继续看微博。

  果不其然,微博热搜爆了。

  第一:李安然受伤。

  第二:李安然出演赵卿新剧。

  第三:李安然赵卿。

  各娱乐帐号为了蹭热度,顺势给路人科普了一遍这两人的欢乐撕逼史。

  言梓桐想,是挺欢乐的,起码他的经纪人看了引起所有“罪恶”的那篇文以后,似笑非笑:“梓桐,我没想到你是个受啊。”

  李安然也在一次聚会时,借着酒意,微醺的一双眼打量他,仿佛在说:你他妈不会真喜欢老子吧?

  言梓桐握着手机无语凝噎,本想发条微博安抚下粉丝情绪的,想想外面还有个CP界扛把子,遂作罢。

  林虹解决完记者,和酒店负责人就事故责任讨论了一个多小时。酒店方面态度不错,灯是他们前一天安装的,为了赶时间,没有进行任何加固检查工作。碰巧现场记者团队的收音话筒举得很高,一来一去碰到了灯饰,才造成了李安然如今的局面。

  林虹交代手下人和酒店负责人回去查现场监控,看是哪个团队的人把灯碰掉的,转头又回了几个相熟记者的电话,捏捏眉心,拖着显而易见的疲惫回到手术室。好在,她到的时候李安然已经送进病房了,医生说应该没大问题,醒来后再做个检查。

  她盯着李安然略显苍白的睡颜,眼神移到他头顶的白纱布上,不知怎么有点心慌。

  应该没大问题?她要的是确定。

  走廊上人散了不少,赵卿依然是她临走时的姿势,只是坐得离病房门口近了些,仿佛一个守护者。这个词让林虹思绪顿了顿,她走过去,清了清嗓子:“赵小姐,你可以先回家,这边有我就OK了。”

  赵卿从容一笑:“好,那我就先走了。”

  林虹递上一个白色口罩,若有所思地盯着她:“外面还有粉丝没走。”

  那眼神,让赵卿有些顿悟。

  林虹怕她被私生唯粉截堵。

  赵卿接过口罩说了声谢谢,林虹看出她犹豫的几秒,想了想以后的合作,还是喊住她,淡淡道:“我们团队给您添了不少麻烦,现在安然要演您的剧,以前那些事,我给您说声抱歉。这次安然为了演好您的剧,提前一个月就在准备入戏了……”说到后面,也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语气中只剩淡淡怅然。

  毕竟李安然和这姑娘撕逼,先出招的,是他们这边。

  赵卿步子一顿:“嗯。”

  外面粉丝何止是没走,年轻女孩们从宴会中跟过来,手里肩上都是“长枪短炮”,阵仗大的像是医闹现场。赵卿埋头直走,顺利穿过人群,拦下一辆出租,报上住址,一气呵成。

  窗外夜色浓重,车辆红色的尾灯串联成一副绮丽的街景,无一不在彰显这座城市的声色繁华。

  一路无言,就连结账的时候也是司机主动报上价格,她摸出手机扫了个二维码,匆匆朝家的方向奔去。上楼、关门,防盗门“砰”一声落下,赵卿摘了口罩,蹲在玄关的地毯上深深呼吸,直到口鼻中都是家里熟悉的香薰味道,整个人才泄下气,歪坐在地上。

  偶像受伤了,当着自己的面,还是和自己撕逼的偶像。

  赵卿觉得,她今晚是睡不好了。

  大概在地上坐了十来分钟,手机自动连上家里wifi,消息声音响个不停。赵卿换了拖鞋,随手拿了一片餐桌上吃剩的吐司咬在嘴里,边吃边看消息。

  这个群,不是工作上的,是她专门用来追星的。

  追的星,就是李安然。

  群主开启了禁言模式,宛如即将奔赴战场的将军,激情四射地布置任务。

  一、然然受伤了,各大站子以及后援会要准备探病礼物;二、听说赵卿这个小贱人出现在了收官宴上,还和然然上了救护车,说不定想对然然做什么不好的事。前线炮姐驻扎医院,随时注意赵卿动向;三、虽然然然不喜欢赵卿,但是为了然然事业,大家暂时不要明着撕人家了,维持表面和谐;四、事故原因还没出来,不要乱带节奏,一切为了然然。

  赵卿一目十行地看完,退出,进入下一个群——她的书迷群。

  群友们刷屏速度堪比她手速,满屏皆是“哈哈哈哈哈”,赵卿眼尖,发现聊天记录的间隙有一条系统提示,是群主改了群公告:

  李安然这个小贱人终于遭了报应!!!

  赵卿:“……”

  呃,还是感谢她有一群死忠书迷。

  依次看了QQ、微信还有微博,赵卿放下手机,在浴室里就着冷水洗了把脸。镜子里的人黑发黑眸,抿着唇没什么表情。她戴了一天的隐形,眼睛干涩得厉害,眼尾微微发红,这么一看,倒像是在哭。

  她想起那时李安然团队在微博上指名点姓挂她的时候,她确实想哭的。

  更遑论喜欢的明星第一次给自己发私信,竟然是要她好自为之。

  赵卿倒在床上,心里那股愤愤不是滋味的感觉又冒了个芽儿,在好似没有边际的黑夜中生根长大。

  那么多人写你的CP文,你为什么偏偏就挂我一个?

  夜晚在朦胧挣扎的梦境中过去,赵卿被一阵接一阵的手机铃声吵醒。她起初以为是闹钟,闭着眼关了。但铃声不止,她这才醒过来,接了这个陌生号码。

  “喂……是赵卿吗?”

  “啊,是。”赵卿声音很低,完全没睡醒的状态,还有点落枕。

  那边声音有些古怪:“我是李安然的经纪人林虹,你能不能现在来医院一趟?”

  赵卿睡意去了一半,赤脚下地,觉得有些凉,慌慌张张找拖鞋:“可以,怎么了?他、醒了吗?”

  林虹瞄一眼病床上男人不苟言笑的俊颜,说:“他……要见你,你来了就知道了。”

  赵卿来不及吃早饭,套了件针织外套,头发一抓,戴着口罩就出门了。医院门口的粉丝散了个干净,再看不出来昨天宛如两军对峙的宏大场面。李安然的病房在VIP区,他的生活助理小陈居然亲自来接她。

  赵卿心里受宠若惊,面上依然一派镇定:“李安然醒了?”

  小陈露了一个难看的笑。

  赵卿脑子里冒了个问号,人已经来到病房前,刚推开一个缝,里面男人高大的身躯就凑了过来。

  “阿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