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萌宝拐个总裁做爹地慕羽宁陆思承在线全文阅读-慕羽宁陆思承免费阅读

    天才萌宝:拐个总裁做爹地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天才萌宝:拐个总裁做爹地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天才萌宝:拐个总裁做爹地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慕羽宁嫁给陆思承,一夜大火,顺利走入黑红之路。 陆思承,龙头大佬,手段狠厉,一手打造出了独属于他的商业帝国,圈内早有说法:搭上陆思承,想红不用愁。 只是提起这位大佬的感情史,众人都在唏嘘,因为在三年前,他亲口宣布与三流女星慕羽宁结了婚。 可是慕羽宁有话说,他们之间只是一场合约,各取所求。 但是

    天才萌宝拐个总裁做爹地慕羽宁陆思承在线全文阅读-慕羽宁陆思承免费阅读

    天才萌宝:拐个总裁做爹地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四章 慕向白离家出走

    怀里柔软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很快便恢复如常,慕羽宁微微侧过头,自然地吻了吻他的脸:“怎么,饿了?”

    说着,她随手从架子上拣了个苹果:“要不先啃个苹果?”

    陆思承没接,而是低头在她颈侧轻轻咬了一口,语息温热:“不吃了……先吃你。”

    话音未落,他一把将慕羽宁抱起来放到流理台上,慕羽宁被冰凉的大理石冰得浑身一抖,不自觉地便环上了他的腰。

    “你神经病啊!”

    男人闷声笑了笑,没有理会她不满的抱怨,径直掀起了她的衣摆,很快,厨房里便传来克制缠绵地嘤咛声……

    结束后,陆思承将已经被抽干力气,柔若无骨的小女人抱回床上,又将被子盖到她身上。

    “我要去机场了,回来再吃你的做的饭。”

    慕羽宁靠在床边,看着男人背对着她穿衣服的动作,忽然心头一阵不爽,随手扯过一旁的枕头便砸了过去。

    柔软的枕头砸在身上并没有什么痛感,陆思承的动作顿了顿,头也不回地道:“别闹。”

    慕羽宁哼了一声,毫无诚意地敷衍:“手滑。”

    片刻间,陆思承已经穿好了衣服,闻言倒也没有拆穿她,只是淡淡开口:“我走了,好好呆着,别搞事。”

    慕羽宁拖长音调:“知——道——啦——”

    陆思承走后,慕羽宁在床上滚了两圈,百无聊赖地拿出手机按了一会,厨房里做到一半的饭也没心情再继续做下去了。

    原本她便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后来学做饭,也不过是为了扮演好一个妻子的角色而已。

    那张决定了她婚姻的协议就躺在床头柜的第二个抽屉里,慕羽宁自认一向分得清楚,何谓真心,何谓演戏。

    慕羽宁叹口气,起身给自己泡了杯柠檬水,一边喝一边靠在床边思考人生。

    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是来自美国的一个号码。

    她心中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电话刚接起来,那边就传来一个操着半生不熟的拗口中文的声音:“慕小姐,不好了,您的孩子偷偷跑回国内了!”

    慕羽宁一口水喷到了屏幕上。

    她一边手忙脚乱地去擦,一边怒道:“你们怎么回事?不知道看着他吗!他一个小孩子,怎么买的机票?”

    “我们也不清楚啊!总之,您的孩子马上就要到机场了,请您快点去接他吧!”

    慕羽宁愤怒地挂断了电话。

    但自己去机场显然是不现实的,陆思承刚刚才出发,如果自己现在去的话,八成会跟他撞个正着,到时候解释起来就麻烦了。

    慕羽宁想了想,反手打给了自己的好友,叶程薇。

    “喂,薇薇啊。”

    她将事情一告诉叶程薇,果不其然,电话那头的女人当即就兴奋了起来:“你是说你那个便宜儿子越狱了?”

    “……”慕羽宁有些头疼,“不是越狱,是离家出走……哎也不对,总之就是那小混蛋背着我从美国跑回来了,你赶紧帮我去机场接着他,然后我去找你们。”

    听着叶程薇满口答应,慕羽宁多少松了口气,只是……下午的片约,是肯定去不成了的。

    江城,机场。

    叶程薇站在接机口,踮起脚尖心急如焚地看着来往的人流,虽然慕羽宁那儿子从小智商爆表,但毕竟还只是个五岁的孩子,独自一人从美国跑回来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好在,她没费多少力气就从人流中将那个带着墨镜,穿着小西装的小萝卜头揪了出来。

    慕向白作为慕羽宁的儿子,算是继承了母亲一张脸上的全部优点,虽然眉目稚嫩,但已经能依稀看出,这孩子长大成熟后,该有多么的祸国殃民。

    他噔噔噔地冲到叶程薇的面前,装模作样地冲她欠了欠身,行了个礼:“叶阿姨!好久不见!你有没有想我啊?”

    叶程薇翻了个白眼,一把将他揪出来:“想想想,臭小子,自己一个人就敢溜回来,待会见到你妈,你看你妈不打断你的腿!”

    她牵着哭丧着脸的小男孩走出接机等待区,完全没注意到,在他们身后,一道目光犹如实质性一般落在他们身上。

    陆思承眸色深沉,盯着那个如粉雕玉琢般的小男孩看了不知有多久,办理登机手续的秘书折返回来,见到他这么专注的样子,也不由得愣了愣。

    “陆总,见到熟人了吗?”

    陆思承这才收回目光,微微摇了摇头。

    “没有。”

    叶程薇带着慕向白到达约好的KFC时,慕羽宁已经在了。

    见到儿子蹦蹦跶跶地跟在叶程薇身后进来,慕羽宁一颗悬到嗓子眼的心脏才算落地,她脸一板,大步走上前,高高扬起手。

    第五章 这么舍不得我了

    只是,那巴掌还没等落到慕向白的屁股上,这小子已经见势不妙,刷的一下躲到了叶程薇的身后。

    “叶阿姨救我!”

    “你给我出来!”慕羽宁这次真的是被儿子气得不轻,伸手就去抓,“我看你是长本事了,这次是偷偷跑回国内,那下次是不是就要上天了啊?!”

    “嘤嘤嘤,妈妈我知道错了!”

    慕向白见状,立刻挤了两滴眼泪出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这不是太想你了吗……”

    “好了好了,”叶程薇出来打圆场,“先坐下吧,吃点东西。”

    慕羽宁气哼哼地坐下来,还不忘狠狠瞪儿子一眼。

    有时候,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留下这个孩子到底是对还是错。

    当年,慕家垮台,她和陆思承分了手,陆思承几乎是立刻便离开江城去了国外,而就在陆思承走后,她才发现,她已经有了陆思承的孩子。

    一开始,慕羽宁本想打掉这个孩子,她已经来到了医院,准备进行手术的时候,医生询问她,要不要听一听孩子的心跳。

    这一听,慕羽宁便是泪如雨下。

    她的孩子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她不能剥夺他想要活下去的权利。

    从慕羽宁怀孕到慕向白降生,只有叶程薇一直陪在她身边,也给了她不少帮助,对慕向白的身世,也算是了解。

    叶程薇也曾经问过她,为什么不带着孩子去找陆思承,慕羽宁笑了笑,拒绝了。

    她虽然已经不是那个骄傲矜贵的大小姐了,带着孩子博取同情这种事,她做不来,而与陆思承签下协议结婚的时候,她就已经下定决心,绝对不能让陆思承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毕竟,等协议结束,她和陆思承,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薇薇,先让小白住在你家吧。”慕羽宁看了正在跟鸡翅薯条奋斗的慕向白一眼,“我这两天会给他联系全托式的幼儿园,在这之前,就先打扰你了。”

    叶程薇理解地点点头:“没问题。”

    慕羽宁长出了一口气,手机铃声忽然又催命般的响了起来。

    看到屏幕上不断跳动的“老公”两个字,慕羽宁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喂?”慕羽宁借口上洗手间接起电话,“你不是要去美国吗,怎么还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电话另一端,陆思承语气一如既往的疏冷平静,听不出什么情绪:“作为我名义上的妻子,难道你不应该现在就出现在机场,给我送行吗?”

    慕羽宁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差点没被憋死。

    “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她重重挂断电话,回到座位边,平复了一下情绪才开口:“小白,妈妈现在还有个片约要赶过去,你吃完了就先跟叶阿姨去她家,我晚一点再去看你。”

    哄好了儿子,慕羽宁开着车直奔江城机场,她大步走进机场大厅,一眼便看到了那个静静站在登机口的男人。

    没办法,陆思承这个人,无论是在哪里,都是极其出挑夺目的存在。

    慕羽宁拿出手机照了照,确定自己现在看不出任何异常后,才提起一抹恰到好处的笑,抬步走了过去。

    “怎么,你该不会就是为了等我给你送行,才一直没有登机的吧?”她语息温软,带了些调笑的味道,“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舍不得我了。”

    男人垂眸看她,片刻后才稍稍勾起唇角,吐出一句话:“我难道不是一直都舍不得你吗?”

    说着,他揽着她的手稍一用力,慕羽宁身体顿时失去平衡,整个人站立不稳地向前倒去,被迫靠在了他的身上。

    两个人的距离瞬间被拉近,陆思承低下头,闻着她的发香,缓缓问:“听说你翘了下午的片约?干什么去了?”

    该死,肯定是自己那个多嘴的经纪人说出去地。

    慕羽宁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表面上却仍然保持着得体的微笑,贴近他的耳边,柔声道:“当然是给即将远行的丈夫准备送别礼物了。”

    “哦?”陆思承瞥了一眼她空荡荡的双手,“礼物呢?”

    “在这……”

    话音未落,慕羽宁便踮着脚尖,抬起头,主动吻上了男人那薄削的唇,她近距离地看着那双深邃冷淡的眼睛,贴着他的唇悄声道:“还满意吗?”

    回应她的,是男人稍显凌乱的呼吸,和蓦然加深的吻,唇舌在她口中攻城略地,抵死缠绵,一直到她呼吸不畅,觉得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才结束这个漫长的吻。

    “还不错。”

    陆思承哑声低笑,“那这个就先算是利息,剩下的,等我回来再一次性收取。”

    第六章 陆总和别的女人生的?

    说完,他转过身,毫不留恋的进了登机口,那个修长挺拔的背影很快便淹没在来往的人群里。

    而慕羽宁瞪着那个身影,脸色通红,她抹了抹自己的唇瓣,上面仿佛还残留了男人侵略意味极重的气息。

    不过……总算应付过去了吧?

    慕羽宁回到家里,别墅里少了一个人显得非常空旷安静,但陆思承不在也好,刚好可以抽出时间来给自己儿子安排入读的幼儿园。

    她特意找借口跟经纪人请了一天假,办好入园手续后,天色尚早,慕羽宁带着儿子,打算去买一些生活用品。

    慕向白一个人从美国跑过来,除了身上的一身衣服什么都没带,要准备的东西非常多。

    周末的商场人不少,好不容易把需要的东西买齐,慕向白又吵着要去游乐园。

    慕羽宁看着身高直到自己小腿的儿子,在她要和陆思承结婚的时候,就把他送去了国外,虽然自己可以借着拍戏的机会去看他,但跟别的同龄孩子比起来,慕向白所感受到的陪伴远远要少得多。

    既然已经这样了,不如就好好陪他玩一玩。

    “好好玩一玩”的下场就是,从游乐园回来的第二天,微博上的头条炸了。

    《一线女星慕羽宁疑似生子?!》

    类似的标题在各大娱乐头版上疯狂刷屏滚动,慕羽宁经纪人的手机几乎已经被打爆了。

    “我说慕大小姐!你一天不搞事就不舒坦是不是?!”经纪人又挂断一个电话,看着飘红的头条,几乎焦头烂额,“你跟陆总什么时候有的孩子?爆出来之前能不能让我们有个心理准备?”

    一大早就被从被窝里吵起来的慕羽宁也深感头疼,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昨天已经裹得够严实了,竟然还是被人认了出来,还拍了照片上了头条。

    这怎么说都不算是好事。

    “好了好了,”她安抚性地拍了拍经纪人,“那孩子不是我的。”

    经纪人一脸惊悚地看着她:“……那是陆总和别的女人生的?!然后让你来养?!”

    “……”慕羽宁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也不是陆总的。”

    经纪人的表情顿时更加惊悚了。

    慕羽宁忍无可忍:“你想到哪里去了!那孩子是我一个朋友的,他爹死了,他妈临时有点事,我带着他出来玩玩而已。”

    脸不红心不跳地胡诌了一番,经纪人的脸色总算是缓和了下来:“早说啊,那孩子长得跟你和陆总还挺像,我就寻思着你跟陆总结婚也不过才三年,哪来地这么大孩子。”

    他站起身,道:“我去联系公司发通稿,再找找相熟的记者澄清一下,应该就没事了。”

    舆论方面暂时是压了下来,慕羽宁担心的倒不是这些,而是……如果这些照片被陆思承看到,他会怎么想?

    不过陆思承现在远在国外,等他回来,这起事件差不多也应该平息下来了。

    事已至此,慕羽宁只能暗中祈祷,陆思承千万不要看到了。

    而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陆思承靠坐在宽大柔软的皮椅里,看着传真过来的照片,眸色沉暗。

    秘书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的脸色,道:“关于这件事,慕小姐以及经纪公司已经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澄清过了,说孩子是慕小姐一个朋友的,已经压下来了。”

    陆思承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目光定格在照片里那个一手举着棉花糖,一手牵着慕羽宁衣角的小男孩身上。

    尽管照片是偷拍,像素模糊,但他依然一眼便认出来,这个孩子,就是他出发去美国那天,在机场碰到的。

    那五官和慕羽宁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说是朋友的孩子,他并不是十分相信。

    “宋远。”他叫了一声秘书的名字,“告诉美国的投资方,行程加快,我……赶时间。”

    慕羽宁回到家里时,已经是深夜了。

    这些天她一直因为那些照片的事奔波劳累,还要兼顾着拍戏和通告,累得可以说是脚不沾地。

    她随手将包挂到衣帽架上,一边换鞋一边打开灯,在灯光骤然亮起的瞬间,她一眼便看到了那个坐在沙发上,表情沉沉的男人。

    慕羽宁吓了一跳,但很快便恢复镇定,走了过去:“怎么不开灯?难道陆大总裁还省这点电费钱啊?”

    她话音刚落,便看到了放在茶几上的报纸,报纸刚刚好翻到娱乐版面的那一页,慕向白稚气未脱的一张脸占据了大半个页面。

    在心里暗暗将那些没有半点职业道德的记者翻来覆去骂了个遍,慕羽宁抬眼看到陆思承冷淡的一张脸,心头不由得一跳。

    第七章 怀疑孩子是她的

    “这些记者也真是的。”她故作轻松地拿起报纸翻了翻,“我不过是带着朋友的孩子出来玩一玩,都能被传成这样。”

    而陆思承终于开口说了自打慕羽宁见到他的第一句话:“朋友的孩子?”

    被那犹如实质性的目光紧紧盯着,慕羽宁因为过度的紧张,身上都开始冒汗,面上却仍然是镇定自若地点了点头:“是啊,怎么,你还怀疑是我的不成?”

    陆思承没有再说话了。

    慕羽宁手指僵硬,她看了看时间,试图带开话题:“你怎么回来这么早,不是说要去一个星期吗,这才第四天。”

    “看来让陆太太失望了?”

    陆思承似笑非笑地扫了她一眼,紧接着便站起身,淡声道:“我公司还有点事,要回去处理,还有,明天晚上有一个宴会,我会携你一起参加,提前做好准备。”

    说完,他随手拿过搭在沙发上的西服外套,不再看慕羽宁,转身离开了别墅。

    一整个晚上,慕羽宁都在辗转反侧,当初生下慕向白时,她自认做得非常隐蔽,就算是陆思承,一时半会也查不出什么来。

    只要拖到协议时间结束,她和陆思承离婚就好了,到时候,就是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再无干系了。

    不知是不是慕羽宁的错觉,当想到自己要和陆思承离婚时,第一反应竟然不是解脱与庆幸,而是一种隐秘的……遗憾。

    她把这种感觉归结为这些天没有休息好的结果,强迫自己进入了睡眠,但就算是睡也睡得并不安稳,到了后半夜,更是梦到了她最初和陆思承相恋的时候。

    那时,慕羽宁最喜欢地干的事,就是把手冻得冰凉,然后伸到陆思承脖颈里,而陆思承每次都是纵容而宠溺地默许了她的一切——

    一直到他们分手。

    而慕羽宁与陆思承结婚后,就再也没有做过这种幼稚的举动了。

    慕羽宁猛然从梦里惊醒,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身侧的床铺,入手却是一片冰凉。

    陆思承整晚都没有回来。

    一直到到了第二天傍时分,精心打扮过的慕羽宁才在宴会现场见到了陆思承。

    隔着人流与灯火,他朝她遥遥勾了勾手,示意她过去。

    慕羽宁踩着高跟鞋走过去,自然而然地挽上了陆思承的手臂,微笑询问:“老公,对我今天的打扮还满意吗?”

    她不是第一次出席这种场合,自然知道该怎么样才能做到最好。

    一身珍珠白的小礼服与身旁男人深灰色地燕尾服相得益彰,如同最契合的一对璧人,在走进宴会大厅的时候,便吸引了所有人地目光。

    “陆总,好久不见。”有人上前打招呼,目光落在慕羽宁身上,带了些欣赏:“陆总真是好福气!娶了这么漂亮的一位妻子!”

    陆思承神色依然寡淡,略略点了点头,看向慕羽宁,没有开口,但慕羽宁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含笑道:“我去那边休息一下,待会来找你。”

    “别乱跑。”

    陆思承简短地叮嘱了一声,慕羽宁松开挽着他的手臂,笑着点头:“知道啦。”

    一举一动,都俨然是一对默契十足的恩爱夫妻。

    慕羽宁坐在角落,端着一杯红酒漫不经心地抿了两口,当她再抬起眼时,看到那个不知什么时候溜进宴会厅的小孩子时,纵使她定力再好,也被红酒呛得不轻。

    慕向白是怎么进来的?!

    第八章 心虚

    慕羽宁眉心一跳,心里猛然一沉,惊得手里的酒杯都拿不稳。

    再没办法平静地停留在原地,她将手中的高脚杯随意搁置在桌面上,步履匆匆,朝着慕向白那边赶去。

    好在宴会的现场人来人往,各怀心思,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利益做谋算,也没有人会对她过多的留意。

    终于,在一处角落,慕羽宁成功的拦截住他。

    看着面前嘟着嘴的小包子,慕羽宁是又气又好笑,“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妈咪在哪里,我就在哪。”

    慕向白伸出小手,抱住慕羽宁的大腿,她有片刻的分神,还来不及责怪,旁边便响起急促的呼吸声,还有一道熟悉的声音。

    “你这个顽皮的臭小子,我可找到你了!”叶程薇气喘吁吁,在旁边插着腰,在见到慕羽宁那刻,心底的倾诉欲蓬勃而出,“羽宁,你不知道,这个臭小子哄骗我,说要带我去见帅哥,结果刚出了门就往这边奔,我拦都拦不住!”

    她指着身边闪烁着大眼睛,穿着一身小西装,和慕羽宁五官几乎如出一辙的小正太,最终缴械投降,“没想到,你这小子跑得还挺快,我这么长的两条腿都追不上你!”

    慕羽宁一听,顿时火冒三丈。

    这里是什么场合,难道这个臭小子不知道吗?上次去游乐园被偷拍,她都已经花了好大的力气和陆思承解释,现在倒好,他不仅不谨慎小心的做人,反而怀揣着昭告天下的心思,招摇的出现在这。

    看着面前粉嘟嘟,肉乎乎可爱的脸,她只觉得脑仁疼。

    “你们跟我过来。”

    拉着慕向白,身后跟着叶程薇,慕羽宁踩着高跟鞋,带着他们来到另一个几乎没什么人的角落,背对着众人站着。

    然而。

    她却不知道,早在她跨入这一片区的时候,一道锐利的目光,便一直在她的背影上游离。

    “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样的场合,也敢随便溜进来?”

    能出入这里的,身价都不止几个亿。

    慕羽宁捏了捏眉心处,“要是被安保人员,或是其他的宾客发现,你们打算怎么办?”

    “不会的。”

    稚嫩的童音突然响起,一双白皙软乎的小手捏着一张邀请函,突然之间递了上来,“妈咪,我有邀请函哦!他们不会发现的,而且,我这么可爱,那些保安大叔,肯定不会怀疑我这种纯真善良的孩子。”

    “慕向白,你别跟我皮,赶紧回家去!”

    慕羽宁拿着手中的邀请函,也不知是慕向白从哪里伪造的,单单只看表面,还真的看不出什么差别。当然,此刻,慕羽宁对他如何伪造的过程根本不感兴趣,她只想让慕向白快点离开。

    “薇薇,你们先回去,待会要是陆……”

    话音未落,她突然听到背后响起脚步声,警觉地回头,却发现,身后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陆思承。

    慕羽宁眼底划过一道心虚。

    可毕竟面具戴了这么多年,她早已经收放自如,堪堪敛眸,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嘴角弯起一个亲昵的弧度,“你怎么来了?”

    关键字:

    天才萌宝:拐个总裁做爹地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