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萧风于小楠小说也无风月也无你全文免费阅读bydiudiu

    也无风月也无你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diudiu小说也无风月也无你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也无风月也无你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一场替嫁,她从爱人沦为他百般厌恶之人……如果有一天你发现错待了我,该怎么面对我?对你,我永不会犯错。可后来,他错的离...

    左萧风于小楠小说也无风月也无你全文免费阅读bydiudiu

    也无风月也无你 第1章我拼命地爱你,而你却用力地伤我

    “左先生,检查报告显示左太太现在怀孕三周,不适合动大型手术。”

    “手术必须做。”左萧风站在手术台的屏风外斩钉截铁道。

    “如果坚持摘除肾脏,孩子是保不住的,左先生您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白森森的手术室内,于小楠脸色惨白,躺在手术台上,抠在床沿的手指关节都在泛白,本来对左萧风不抱有任何希望,但等待着他回答的心却仍是那般紧张,以至于她有片刻窒息。

    她爱了三年的男人,如今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要杀了自己的孩子吗?可是他已经五花大绑地把她送上了手术台,不是说明了一切。

    “脏东西生下来的玩意儿肯定也不干不净,要来做什么?手术尽快做,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左萧风冰冷的一句话像是锥子般直插于小楠的心脏。

    脏东西?

    为他带来决资金注入帮助他公司上市,他心爱的女人拿了他妈的钱跑路,怕他闹出笑话甘愿卷入了这场婚姻的漩涡,现在她又要拿自己的肾和孩子的性命去救他捧在手心的的女人。

    这一切换来的是他口口声声的“脏东西”。

    于小楠觉得嫁给他是天大的笑话,在这座婚姻的坟墓里,她被侵蚀地体无完肤。

    “可是……”

    医生还准备说些什么却被左萧风凛声打断:“李医生,你要是怜惜这种热衷给人下药借机上床,又居心叵测的女人,等我们离婚后我大可把她送给你,到时候你爱怎么怜惜就怎么怜惜,我管不着,但是现在,立刻马上给我做手术,小露那边等不及了。”

    在那个女人面前,他们母子什么都不是,而且下作难堪。

    于小楠眼角滑下一行绝望的泪水,两年前她以为自己能捂热这颗毫无温度的心,一个妻子应尽的本分她做得面面俱到,如今却看来,她大错特错,以至于现在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法子保下来。

    宝宝应该会怨恨她的无能吧。但是除了妥协,她能做什么?

    为了救刘雨露,左萧风已经丧心病狂了。

    “如果这是你想要,就都拿走吧,最好把我的命都拿走,这样我们算是两清了。”

    左萧风抬起的步子顿住,黑眸沉下,心底划过一抹不耐与嫌恶。

    那天他满心欢喜地以为要跟心爱的女人结婚,他心爱的新娘却从小露换成了于小楠,当时如果不是因为公司要上市,不能闹出负面新闻,而他用尽了手段都找不到小露,他肯定不会和这个女人结婚。

    于小楠既然选择跟他妈联合上演一场偷天换日的大戏,就应该承受这些。如今何必又摆出这么一副苦情模样来动摇他。

    她又凭什么动摇他?两面三刀的女人,还背着他怀上其他男人的孽种。

    左萧风心底生出恨意,勾唇冷笑一声:“于小楠,我们之间并无亏欠,这是你欠小露的,如今你只是还给她罢了。为什么会有这个孩子,你也应该心知肚明,不就是想要利用这个孩子牵绊我吗?我现在明明白白告诉你,孩子我不会要,你我也不会要,离婚是迟早的事儿,不要再在我身上用下三滥的手段了。”

    她在他眼里不就是一贯的下三滥么?

    于小楠苍白的脸上挂满了泪水,绳索勒在她身上,无时不刻在提醒她,这个男人不值得,她的唇微颤:“左萧风,如果有一天,你发现错待了我,你该如何面对我?”

    我拼命地爱你,而你却用力地伤我。

    “对你,我不会犯错。”

    也无风月也无你 第2章犯错的人永远是她

    呵,如果不是他在犯错,那便是她错得离谱了。

    当初为什么要爱上他?为什么要犯傻走进那场婚礼?

    为了那场车祸的救命之恩,她要在婚姻里苟延残喘到什么时候?一年,两年,都在捂不热的坟墓里躺着,熬第三年了,眼看她跟左母的约定马上就要到期限了。

    她以为还会在那个冰冷的家里平静地待到离婚,但是肾脏衰竭的刘雨露回来了,一切都变了……

    左母为了阻止左萧风和刘雨露旧情复燃,多次劝她说要她赶紧跟左萧风生个孩子,但是她知道左萧风不会愿意,所以拒绝了。

    那天左萧风被人下药,把她按在床上发生关系,想来就是左母的手笔。但那次她并没有怀孕,她之所以有身孕,是左母玩用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逼着她做了人工受孕。

    刘雨露那个女人呢,整日里在她面前晃悠,无形中炫耀左萧风对她的各种好。更有甚者,还登堂入室,把她从主卧里面赶出来……

    他们每日在主卧里同床共枕,而她这个正室却在次卧孤枕而眠,现下左萧风还要杀她的孩子,割她的肉……

    因为体质原因,她向来不受麻药,手术刀落下,就疼的眉头皱起,苍白的小脸毫无血色,

    身上的疼痛和心里的疼痛在拉扯,她此时都产生了幻听,好像听到了婴儿的啼哭,腹部那滩血色好似不是她的,是孩子的,孩子在说他疼,而她却只能干躺着,除了狠狠地咬紧牙根,什么也做不了。

    那剧烈的疼痛从心底转到她的神经,因疼痛而汗如雨下。

    “唔……”于小楠隐忍痛楚,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医生察觉到了异样,顿时也跟着大汗淋漓,紧张道:“左太太,您怎么样了?”

    床单被她抓出深深地褶皱,于小楠已然无法忍受这如同凌迟般的痛楚,“啊”的一声,喊了出来。

    “怎么了?”左萧风听到手术台的声音,下意识问道,心莫名地跟着揪住。

    …”

    医生在紧张地手术,于小楠疼痛地已经无法听到外界的声音,无人回应左萧风,他吼道:“叫什么叫,不是打麻药了吗?”

    声音在整个手术室回荡,于小楠疼到浑身肌肉都在抽搐,却闭上了嘴,嘶喊声变成蚊蝇般的细、吟。

    呻、吟轻微,但仍是落入了左萧风的耳朵里,他心情不胜烦燥,为了缓解莫名地不安情绪,他快步走出了手术室。

    于小楠再次睁开眼,满目的白映入眼帘,静谧的病房里除了左萧风没有其他人。

    她无力地转了转眼珠,复而又闭上了眼。

    “怎么,不想见我,还是不想见这个?”

    “啪”的一声,一沓东西落在了特护病房的桌子上,因为声音太大,于小楠脑袋嗡嗡作响,她吃力地睁开眼,此时左萧风好整以暇地坐在病床前,凝睇着他,神色中还是熟悉的冷漠感。

    “那是什么?”于小楠声音很微弱,腹部的疼痛袭击了她的全身,让她都没有办法思考,也无力去起身去翻看那些东西。

    “离婚协议书。”

    于小楠怔了怔,抬起眸子,深深地不甘,她看着左萧风,唇角微微抽动:“你让我做的我都做了,为什么还要跟我离婚。”

    也无风月也无你 第3章他骗了她,可她当了真

    “为什么不能?”左萧风又将离婚协议拿起来,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只钢笔,递到于小楠跟前冷声道:“签了吧。”

    “言而无信!你答应过我,只要我捐肾,就不会跟我离婚的。”

    于小楠万万没想到,自己用血肉和孩子性命换来的却是一纸离婚书。

    “我就随口说说,你还当真。”左萧风轻轻抬起于小楠的下巴,抚摸的力道逐渐加重:“你不也喜欢骗我吗?再说,捐肾可不是你自己过来的,而是我费了点功夫才把你逮过来的。”

    “是因为……孩子……”

    孩子没了。

    于小楠滚烫的泪水顺着脸颊留到了颈项,她哽咽道:“我想等孩子生下来之后再捐肾。”

    当她知道自己有了身孕,那一刻她是多么欢喜啊。可是不到一天时间,那种欢喜荡然无存,而是无尽的悲痛。

    “你这种女人的话谁会相信,你不就是想生个孩子捆住我,捆住左家的产业?”

    左萧风手指在于小楠的下巴处掐出了血红的指印,如果可以,他想捏碎她这张脸,哼,怀孕三周?如果没记错,他们上次同房是一个半月前。

    “水性杨花的女人,那个孩子是谁的孽种还尚不可知。”

    相比于腹部的疼痛,下巴处传来的痛微不足道,只是面对左萧风的误解,她的心像是被刀狠狠地刺了一下,是呵,精明如他,算算日子,他肯定会认为孩子不是他的。

    于小楠不想再去解释什么,接过左萧风手中的离婚协议书,用尽全身地力气将它们撕成一片一片,扔在房间里,满地的纸片零碎地躺着,就像是她破碎不堪的婚姻。

    “这婚我不离。”

    三年之期马上就要到了,她的恩情也还完了。到时候相忘于江湖,从此不再牵连。

    “由不得你!”左萧风面容又寒了几分,但听到身后的开门声,回过头去,脸色瞬间就柔和许多,语气也放缓不少:“小露,你怎么来了?”

    “我是来跟于小姐道谢的。萧风,你们在干嘛呢?”刘雨露自然知道这两个人肯定又在剑拔弩张,是她乐见的局势,她坐在轮椅上,示意推轮椅的护士先出去,自己吃力地转动着轮椅。

    左萧风见状,忙起身走到她身后推动轮椅,百年不见解冻的冰块脸带着宠溺:“你刚做完手术,要好好休息。”

    相亲相爱的场景看在于小楠眼里很刺目,好似他们才是夫妻,而她是第三者,强行介入他们。

    “于小姐,这次多亏了你,不然我可能没几天好活了。”刘雨露说话间反握住左萧风的手,笑意盈盈。

    左萧风推着她到了于小楠病床前,刘雨露接着道:“萧风,你看你在这里,于小姐都高兴不起来,要不你先出去吧,我跟于小姐说会话。”

    “小露,我不放心,这个女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怕她对他的情人做些什么吗?于小楠心中冷笑,脸上却是面无表情,她都是个躺在病床上半死不活的人了,他还要羞辱她。

    此时刘雨露笑起来像是三月天的湖水,爱情的蜜意在整个病房里晕开,纵然此时是病态,却也是深情款款,媚眼动人。

    “不会的,你多心了,于小姐都能救我,又怎么会害我呢?”

    左萧风半推半就地出去了,刘雨露仍是双目含情,柔软无骨的手抚上了于小楠的发丝,轻声细语道:“于小姐,你敢抢我的男人,就要付出代价。”

    于小楠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得“啪”的一声,刘雨露自己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子,又顺势倒在了轮椅下。

    才刚出门的左萧风听到声响,折了回来,见到摔倒在地的刘雨露和她脸上的红印子,顿时火冒三丈,他忙抱起刘雨露,大声喊着医生,两道眸光狠狠地刺向于小楠怒道:“你给我等着,等会过来收拾你。”

    关键字:

    也无风月也无你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