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全文免费阅读by夏末

    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夏末小说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因父亲炒股欠了高利贷一百多万,夏末走投无路之下答应了一笔交易。她从此就被安置在一处小独楼里,她断绝了外界的一切联系,可是当孩子长到四个月的时候,夏末忽然不舍得了,于是她决定带着孩子不管不顾的逃跑

    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全文免费阅读by夏末

     

    第17章 难受

    凌亦琛吸了根烟,才转身打开车门上车。

    他将车一直开到了院门口,跟在她的后面下了车。

    夏末又走回了自己离开不过瞬间的小院,嗓子眼里忽然就反起胃感觉到了阵阵恶心,她扶着旁边的木头架子,开始干呕起来。

    没等凌亦琛伸出手呢,冯妈和小翠都急忙跑了过来,连扶着她拍背,又去忙着给她倒水的。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夏末连着喝了几口水,才把那股恶心劲压下去,她用手指擦了下眼角,轻声安慰道:“我没事,刚才感觉心里有点闷,就出去在路上走了走,让你们担心了,真是不好意思。”

    “您没事就好。”

    冯妈两人扶着她,想送她上楼,却被她拒绝了。

    “你们也早点休息吧,我自己上楼就行。”夏末温和的看着她们,“有事我会叫你们的。”

    “夫人今天说了,让我和小翠晚上陪着您睡,您现在月份重,万一有个闪失可不得了,”冯妈态度很坚决的扶着夏末,“从现在开始,您晚上身边也不能再离开人了。”

    “那从明天开始行不?”夏末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今天晚上我想先自己住。”

    冯妈有些迟疑的看向了不远处的凌亦琛。

    “你们先下去吧!”凌亦琛的眼睛一直都没有离开面前的女人,看着她转过身来也看向了他,“晚上不用你们照顾。”

    冯妈和小翠如获特赦,立刻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夏末淡淡的说了句“谢谢”,然后就笨拙的走上了楼梯。

    她进了浴室,脱了衣服站在水龙头下面,让温热的水珠喷洒在她的身上,她的心里漫沿着无尽的悲伤。

    她的手掌抚在自己圆滚滚的肚子上,不由的呜咽出声,“宝贝,对不起。”

    都是妈妈没用,不能好好的保护你,不能好好的陪你长大。

    她不由的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曾在无数个夏夜做在自己床边,给自己赶蚊子;曾在大雪纷飞的夜晚,站在学校的门口等着自己放学;曾在自己生病的时候,背着自己走了一个多小时去医院……那不光是辛苦,更有着一个妈妈对孩子无尽的爱。

    可她却没有办法对她自己的孩子,奉献自己的这份爱,这是一种何等的悲哀!

    她哭了半天,才止住眼泪。

    她只能安慰自己,这个孩子呆在这里,天天佣人成群,根本就不可能让蚊虫咬到他,每天车接车送,还有自己的大夫,也许孩子并不在乎自己的爱呢?

    可是她无论如何也骗不了自己,不管孩子在不在乎,她都在乎,而且还越来越在乎,可她再在乎也是徒劳……

    夏末慢腾腾的吹干头发穿着睡裙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

    让她没想到的是,凌亦琛竟然一直坐在床头,等着她呢。

    她看到他一愣,但接着就低着头,从另一边上了床,乖乖的侧身脸朝外的躺在被子里,她今天走了太多的路,现在感觉到又困又乏。

    刚才淋漓尽致的哭了一场以后,心里也不再那么烦躁了。

    被无视掉的凌亦琛,一直用眼角瞄着她呢。

    本来看着她肿的象桃子似的眼睛,还想着要问问她是怎么了呢,可是看着她这样的态度,他还问个屁呀?

    他有些气恼的看着她,真想把她拎起来,好好的问她,谁给她的胆子,让她竟然敢这样的无视他?

    可是他在后面眼睛都要瞪的抽筋了,女人不光头都没回,还发出了轻轻的呼噜声。

    凌亦琛气的差点倒仰,但考虑到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决定,暂且放过她。

    他掀开被子,躺在了她的身边,手掌轻轻的摸在了她的肚子上,当感觉到肚子里孩子踢了他一脚以后,他整个人都不镇定了。

    他小心的掀起女人的睡袍,直接的摸在了她又光又亮又圆的肚皮上,小心的摸来摸去,想要再感受一次孩子的胎动,可是孩子却好象故意的似的,竟然一动也不动了。

    他的大手在四处乱摸和寻找胎动之中,不小心的就移到了肚子的上面,摸上了她身前的柔车欠。

    我的天,凌亦琛眼眸一深,差点没有惊叹出声。

    她不光肚子大了,怎么这里也变的比原来大了近一倍呢?

    她原来的尺寸,他握上去正好,不大不小,可现在一下子变的这么大,竟然让他一手都难以掌握。

    而白天去了趟医院,回来在院子里走了无数圈,晚上又跑出了小院那么远,回来再洗了一个小时的澡,夏末早就累的差点昏死过去。

    所以就算是被人掀起了她身上的被子,将她扒了个干净,她竟然都没有醒。

    凌亦琛在昏暗的灯光下,看着她现在玉体横陈的躺在那,面前男人的身体竟然有了反应!

    他的大手摸上了她身前大的象是两个小盆似的浑园,还有中间那两粒紫红色的黑葡萄,他的心里涌起了阵阵的爱怜。

    这个女人的肚子里怀着他的孩子呢!

    不管是谁花的钱,也不管花了多少钱,都改变不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也是她。

    他低头带着虔诚和淡淡的,微不可闻的爱惜,亲上了她圆的发亮的肚皮,肚皮的下面有着一条条狰狞的血丝,看着有些触目惊心,他轻轻的吻了下去,然后又吻了回来,慢慢往上,最后吻上了她浑园的边缘。

    “……别……”女人敏感的厉害,只是这样浅淡的几个吻,就让女人全身白皙如脂似玉的肌肤变成了粉红色,身子也酥软的象面条,虽嘴里说着拒绝的话,可纤纤玉手却已经抱上了他的脑袋。

    凌亦琛的心里不由的就笑了,她那又娇又媚的样子,真应该给她照下来,等到她再在自己面前摆出那付跟不食人间烟火的圣女时,拿给她看看。

    他嘴唇微微往上一移,就含住了那颗紫红色的黑葡萄,时轻时重的口允口及起来。

    “……别……难受……”夏末差点惊叫出声。

    睡梦中的夏末感觉自己的身里好象有一团火,四处的流窜着,却始终找不到出口,左冲右突的让她难耐的扭动起了身子。

    就算她跟块木头似的躺在那里,男人都已经动了情,更不要提她此时那谷欠拒还迎的模样了。

    男人血脉贲张的轻覆在她的身上,额头上的汗珠,滴落在她粉白的肌肤上,象一颗颗水晶般晶莹透明,他身体的某处就跟要炸裂了似的,让他实在是舍不得停下来,但又不敢真的要了她,他只能在她的身上狠狠的瞪着她,不停的玩弄着她的浑园,最后他看女人谷欠求不满的都红了眼圈,哭唧唧的也眯着美眸瞪着他,他才低咒了一声,把自己的手指伸入了那温热紧致的……

     

    第18章 烦人

    女人在一个高亢的尖叫声中释放了自己以后,凌亦琛才握着她的小手,让她帮着自己释放。

    迷迷糊糊的小女人,就跟做梦似的,闭着眼睛,听从着他的摆弄,直到他也跟着释放了,才松开她的手,而女人还毫无所觉的嘟囔着,“……烦人……手都酸了……”

    凌亦琛真是有些哭笑不得,抱着她去冲了个澡,把沾了污渍的床单扯下来扔到了一边,他才抱着女人又躺回了被子里。

    这时的他好象更加的不想放开她了。

    他从没想到,一个孕妇竟然也可以美的这样惊心动魄,让他的眼睛一刻也舍不得离开。

    而他却没有想过,他的舍不得,是因为这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因为这个女呢?

    当夏末在男人的怀抱里醒过来的时候,她竟然有些迷糊了,自己昨天晚上是不是做了什么少儿不宜的春,梦呀?

    还有自己最后迷迷糊糊的握着的炙、热如铁的东西,是什么?

    随后夏末就发现自己正赤身果体的被同样光着上身的男人抱在怀里呢,她的脑子“嗡”的一下子就懵住了。

    她连头都不敢抬的,轻轻的挪开了放在自己月匈上的大手,可是,她不挪动还好,她这一挪动,男人的那只大手不但没挪走,反而还抓的更用力了。

    夏末从头到脚都涨的通红,如果她手里有根针的话,她一定会毫不迟疑的对着那只手扎下去。

    而更令她尴尬的是,男人的那个东西正越来越明显的丁页在她的身后。

    她一咬牙,微微用力的把男人百般不愿的大手拿开,她托着肚子,跳下了床,找到自己的睡裙套在了身上,又把自己扔在床角的内裤捡起来,才回头看了眼,还在闭目沉睡的男人。

    空有了一副好皮囊,却竟干一些伤风败俗的事情。

    谁也没规定人这一辈子就非得有孩子不可,他干嘛非得要找人给他生孩子呢?

    年纪轻轻的好好跟妻子过日子,没有孩子又能如何?

    只是,没有他这样想要孩子的人,自己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赚到这么多的钱呢?

    夏末收起心里的愤慨之情,不由的叹了口气,托着肚子去了浴室。

    直到浴室传出来流水声,凌亦琛才睁开清明的双目。

    他在她想拿起他手掌的时候,他就醒了,可是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两人这样的情景,只能选择装睡。

    这样跟女人相拥着一起醒来的清晨,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陌生了,可是他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他在床上又躺了一会儿,等到女人洗漱完离开了房间,他才起床。

    他和夏末两人一前一后的下了楼,默默无言的吃了早饭以后,他就急匆匆的赶回老宅,去取今天上午要急用的文件,走前,他特意跟夏末说了句:“我这几天,会住在这里。”

    夏末眨巴了两下大眼睛,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

    他是说晚上要跟自己一起住吗?

    到了晚上,凌亦琛准时的回到了这里。

    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洗了澡才回的卧室,看着大着肚子的女人,还是坐在桌子旁看着书。

    “你这是要考状元?”他说话的语气带着不自知的调侃。

    夏末头不抬眼不睁的把最后两道题写完,才看着他,轻声道:“我今天晚上要到楼下去睡,冯妈说我的月份重了,夫人让她和小翠一刻不留的陪着我。”

    凌亦琛本来不错的心情,顿时沉了下来,“你当自己现在还貌美如花吗?还是你以为我慌不择食的对着你这个体形的女人,也能下得去手?”

    夏末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大肚子,心里顿时也很不爽,未经大脑思考就还嘴道:“你到是没有慌不择食,那昨天晚上我的睡裙谁脱的?”

    “你……”在凌亦琛的印象里,她就象个受气的小包子,是个不敢怒,不敢言的女人,可是从昨天晚上开始,她好象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呢,她这是想造反?

    夏末色厉内荏的瞪着她。

    她的心里还真是这样想的,反正她现在大着肚子呢,她还真就不信他敢把自己怎么样!

    “现在你肚子里有我的儿子,他一点委屈都不能受,晚上你穿着睡裙,把他给勒着了怎么办?”这是凌亦琛昨天晚上脱衣服时想好的理由。

    “那我白天是不是也最好别穿衣服?万一晚上勒不着,白天勒着了呢?”

    夏末听了他的逆论心里暗气,她可是没有忘记,早上握着自己月匈的那只大手,是有多么的不老实,现在她的小红尖尖还有点涨疼呢。

    “如果在卧室里呆着的话,最好是不要穿,但出了卧室最好还是穿上点,”凌亦琛很是欠揍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你现在的体型真是让人不敢恭维……还有,你怎么有双下巴了?”

    本来听了他的话,脸气的通红的小女,一听他了他的后半句话,大眼睛一下子就瞪的溜圆,“什么?我有双下巴了?”

    说着,就动作迅速的推开椅子,冲向了浴室。

    “你给我慢点。”凌亦琛看的心都提了起来,但又不敢硬拽她,只能跟在她的身后,也去了浴室。

    只见女人正对着镜子,连嘟嘴,再呲牙,跟耍怪似的,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呢。

    他把到了嘴边的那句“以后能不能小心点”的话,咽了下去。

    靠在旁边的墙上看着镜子里又娇又俏的小女人,心里不由的暗笑:她怎么傻呵呵的,这么可爱?

    “哪里有双下巴?”

    夏末观察了半天,才把心又放回到了肚子里,她的巴掌大的小脸,尖尖的小下巴,可一直是她除了学习以外,最引以为豪的地方。

    她没好气的从镜子里白了男人一眼,“眼睛有病吧?怎么不戴眼镜?”

    “孩子的健康不是最重要的吗?就是胖点又有什么关系 ?”凌亦琛问这句话的时候,只是一句无心之话,可听在近日心情本不明媚的夏末的耳朵里,潜意识却成了“你收了我的钱,只要保证孩子是健康的就行。”

    “孩子健康当然重要,但我的这张脸也很重要,要不然怎么再找人结婚生孩子?”话一出口,夏末自己都吓了一跳,她怎么可能说出这样大胆的话?用这样的话气他,有什么意思?

    她脸上一下子就不自然起来,侧着身子,想出浴室,可是她侧着身子比她正常走路的身子还宽,肚皮正好就卡在了门框与男人之间。

    男人虽不动,但身上的冷气却已渐渐逼人。

    两人你瞪着我,我瞪着,互相看了半天,最后还是夏末先败下阵来。

    “能麻烦你让一下吗?”夏末收了嚣张的气焰,问道。

     

    第19章 嚣张

    凌亦琛伸手轻轻的在她的肚子上抚摸了两下,然后抬起她的下巴,沉声说道:“女人,你将来属于谁,跟我无关,但你现在是属于我的,你一定要记住!而且不要以为你肚子里有了我的孩子,你就可以嚣张……一百万对于我来说,根本不算钱,我能雇到你,也同样就能雇到别人,就算我一分钱不花,只要我招招手,也一样会有人愿意给我生孩子。这个孩子对于我来说,就象他对于你一样,都不是唯一的一个。”

    夏末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他的意思是:这个孩子他要也可,不要也可吗?

    “既然他不是你唯一的孩子,那你把他给我吧!我可以还给你钱,你给我点时间,我连本带息的一起还给你,可以吗?”

    夏末再也不敢用之前的语气和态度对待他了,她很清楚,她的孩子将来是要在他的手底下讨生活的,她还哪里有嚣张的资本和权利?

    “我怀了他七个月了,我已经喜欢上他了,你就把他给我吧,可以吗?”夏末哭着哀求道:“我可以跟你签合同,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想办法赚钱还给你的,可以吗?”

    “最短的时间内赚到钱?难道你是想再给别人生孩子去卖吗?”

    凌亦琛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听着她说要跟别的男人结婚生子,听她说要带着肚子里的孩子走,他的心情就很不痛快,他就忍不住想要发火。

    可是看着她那楚楚动人的小脸,还有那大的吓人的肚子,他又没有办法真的把她怎么样,所以他就用最冰冷无情的语言去刺激她。

    他这样做,只是为了让这个女人知道她自己的身份和位置,不要有什么妄想,他现在甚至想着,如果这个女人能老老实实的听话,他不介意多养她这么一个人。

    毕竟是他孩子的母亲,如果真如她所说的,跟别人的男人生了孩子,让他儿子的脸往哪搁?

    夏末的眼泪一下子就停了,她眨巴了几下又卷又翘,还湿漉漉的睫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心里百转千肠,她没想到他会如些说她。

    她也会说狠话,也会用话语去伤人,可是她不敢,也不能!

    为了孩子,她也不能得罪面前的男人。

    最后,她很委屈的说了一句,让凌亦琛哭笑不得,但却怒火顿消的话。

    “你再这么说,我就真生气,再也不跟你好了。”

    “不跟我好?”凌亦琛伸手把他拉起了自己的怀里,她那孩子气的话,让凌亦琛难得的笑出了声,“那你还想跟谁好?”

    “你总给我脸子看,还总是嘲笑我。”夏末是真的有点委屈,她含着眼泪,看着他,“这一次我是真的走投无路了,才会做出给人代孕的事,一生一次,足以让我伤筋动骨,体无完肤,抱憾终生,我还怎么可能会再去做第二次?”

    凌亦琛心里一震,笑容顿失。

    等她躺到了床上,夏末的心里却还在想着男人刚才说的话。

    他的妻子不能生孩子,可他却说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并不是他唯一的孩子,那将来自己的孩子能不能过的好呢?

    她要不要讨好他,好让他能对自己的孩子好点呢?

    可她讨好他,有用吗?

    她拿起一个小抱枕放在自己的身边,然后侧着身把它垫在了自己肚子的下方,轻轻的扯起被子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你肚子不舒服了?”一直在观察着她的凌亦琛,探过身子,开口问道。

    夏末本不想跟他说话,但想到他之前的话,还是开口说道:“肚子太大,有点往下坠,垫个抱枕能舒服点。”

    说着一顿,她没忍住,还是接着说道:“你放心吧,不会压到你的孩子的。”

    “他也是你的。”凌亦琛随口接道。

    然后两人的目光再次的对在了一起,停了能有三秒钟以后,夏末才红着眼圈闭上了眼睛,“我有点困了。”

    凌亦琛脱了上衣,掀开她身上的被子,从后面抱住了她,谈不上温柔,但也绝对谈不上清冷的说了两个字,“睡吧!”

    凌亦琛伸手把她的脑袋放在了自己的胳膊上,另一只大手又顺着衣襟伸进了她的衣服里,轻轻的抚在了她的肚子上。

    夏末身子先是一僵,接着就软了下来,在鼻子里轻轻的“嗯”了一声。

    “如果晚上我没回来的话,你就住到楼下的房间,明天让冯妈先把那个房间收拾出来,晚上睡觉也不用关门……要不然,搬个小点的床放在门口?”凌亦琛有些迟疑的说道。

    “哪有在门口放床的?”夏末不解的皱了下眉,伸手把被子盖在了两人的身上,“又不是看犯人。”

    “如果在楼下睡的话,还是把衣服穿上点吧。”凌亦琛忽然起身把耳朵贴在了她的肚子上。

    他今天看到一个广告栏上贴着这样的一幅画,他当时就想着,能听到什么样的声音呢?

    “能听到什么声音?能听到他的心跳吗?”夏末看他听了一会儿,才好奇的问道。

    “你今天喝了许多的水吗?”凌亦琛问道。

    “没有啊,跟平时差不多,怎么了?”夏末不解的问道。

    “你的肚子里全是‘咕噜噜’的水声。”凌亦琛语带嫌弃,但又不死心的重新将耳朵贴在了她的肚子上,结果夏末的肚子忽然就鼓起了一个大包,正好丁页在了凌亦琛的耳朵上,吓了凌亦琛一跳。

    他有些受到惊吓的看着夏末,“这是什么?”

    “我,我不知道。”夏末的脸色微变,“怎么回事呀?”

    “你有没有感觉哪里疼?你别害怕,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

    凌亦琛看着那个包一直杵在那里,忙从床上跳起来,找到裤子,连内裤也不穿,就直接提了上去,扯掉了好几根毛,但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他的眼睛还一直瞄着床上的女人,见她并没有什么不妥,就光着膀子又去给她穿睡裙,可手忙脚乱中,却连睡裙的袖子都弄不好。

    忽然间,他扫到了床上的电话,他立刻拿起来找到了大夫的电话,拨了过去。

    “孕妇的肚子上总是鼓大包是怎么回事?”他的声音微抖,让夏末的心都紧紧的提了起来。

    “那是宝宝在妈妈的肚子里面活动呢,也是属于胎动,鼓大包的地方有可能是胎儿的屁股或者膝盖,也有可能是胎儿的小手小脚,这个都是正常情况,不用担心……”大夫的话没等说完,凌亦琛生硬的说了声“谢谢”就挂断了电话。

    “没事。”凌亦琛微微出了一口气,转身缓缓坐在床边,但却因为拉链扯到了某处的毛发,猛地站了起来,然后把裤子脱下来,甩出去几米远。

    夏末看着不知道火气从哪里来的男人,眨眨眼,满脸茫然。

    关键字:

    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