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末凌亦琛大结局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by夏末

    夏末凌亦琛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总裁豪门类爽作者夏末,主角夏末凌亦琛是怎么出场的。本站提供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精彩章节免费阅读:因父亲炒股欠了高利贷一百多万,夏末走投无路之下答应了一笔交易。她从此就被安置在一处小独楼里,她断绝了外界的一切联系,可是当孩子长到四个月的时候,夏末忽然不舍得了,于是她决定带着孩子不管不顾的逃跑。。。。。。

    夏末凌亦琛大结局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by夏末

    第1章 下药

    “记住!今晚,得你主动!”

    夏末被带到了一个幽暗的房间。

    开门前,佣人掰开夏末的嘴巴,强喂了一颗药给她,冷冰冰的说:“记住夫人交给你的任务。”

    紧接着,狠狠一推,夏末踉跄地跌进房间里。

    房间里拉着厚厚的遮光布,屋内一片漆黑,又安静的可怕,透着一股浓浓的诡异感。

    夏末颤巍巍的站在门口,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年头,可最终,还是任命地叹了口气,转而一步步的往前摸去。

    终于摸到床边,夏末的心脏狠狠地跳动着,她顺着床边小心的爬了上去,手刚移动方寸,便触碰到了一具滚烫的身体。

    触手真实炽热的皮肤,足以说明此刻这个人一丝不挂。

    夏末当即就如同触电般迅速缩回手。

    可转念,她想到了那一百万……

    闭上眼,夏末狠狠咬住牙根,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

    夏末鼓足了勇气,再度靠近男人赤裸的身体。

    他好像毫无知觉,似乎是被人灌醉了,亦或者只是在睡觉。

    这样也好。

    夏末咽了咽口水,想到来之前被强迫观看的“教育片”内容,僵硬的按照那里面的内容照做,缓缓摸上男人的身体。

    原本还迷迷糊糊沉浸在梦境中的男人,忽然感到炙热的身体上一道柔软冰凉的力道在缓缓游弋。

    一刹那,男人瞬间清醒,黑暗中隐约瞥见一道纤细的轮廓,浑身都燥热更甚,不作他想,凭借着本能将面前的女人一把搂入怀中。

    滚烫的双唇准确无误的堵住樱唇,也堵住了她脱口而出的惊叫。

    这一整碗,男人就如同一头疯狂的野兽,不断的折腾夏末。

    夏末到底初经人事,没多久就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发泄了半宿,男人终于恢复了理智,黑眸也逐渐清明。

    当她看到自己身下昏睡的女人,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毫不怜香惜玉的从她身上离开,将窗帘猛地拉开。

    阳光挥洒进来,夏末下意识哼唧了一声。

    男人冷笑一声,穿上衣服,再没有多看床上的女人一眼,径直走出房间。

    客厅。

    他看到他的妻子陆宛如正坐在沙发上,一如既往挂着温柔的笑意。

    “起来了?那就吃饭吧。”陆宛如说着就站了起来,准备走向餐厅。

    男人嘲讽且冷淡的瞥了她一眼,讥诮道:“不必了。”

    走到玄关处,他又忽然想起什么,猛地站定,目光冰凉的落在陆宛如身上:“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反悔。如果下次还有这种情况发生,后果自负!”

    他指的是她做完偷偷给他下药的事。

    陆宛如站在窗前,看着男人大步流星的离开家门,眼圈逐渐通红。

    “夫人,您这又是何苦呢?先生对您还是有感情的。”

    “那个女人就要回来了。”陆宛如语气悲凉:“如果再让她先一步生了孩子,我这个冷夫人也就真做到头了。”

    “就按先生说的做,不用再下药了。”

    “如果她跟先生见了面,万一……”吴妈想起夏末那张清纯精致的小脸,有些担心。

    “他要是真能喜欢上夏末,倒不失为一件好事!只可惜,你家先生的心可是坚贞不渝。”

    陆宛如说完,想到了什么,又改口道:“把夏末的眼睛蒙上吧,未免之后再生事端。”

    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高利贷

    十天前,L市。

    秋风扫街,气温寒凉,道路两旁树木凋零,行人脚步匆匆,凭空显得萧索。

    夏末背着书包,一步三挪的走到自家楼下。

    刚走到楼梯拐角,就听到了楼上传来的震耳欲聋的巨大声响。

    夏末心跳几乎停顿了半秒,然而她立刻回神,快步跑上楼。

    在楼道里就能看见家门大开,男人的咒骂和女人的哭泣声交织在一起,像是一曲催命弦。

    “爸爸!”

    看着乱糟糟的家,蓬头垢面扭打在一起的父母,夏末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夏志雄的怒骂声骤停,抓着妻子头发的手也松开了。

    马依也忙直起身子,擦掉脸上的泪水。

    两人都同时看向泪眼朦胧站在门口的女儿。

    “我先走了。”

    夏志雄懊恼的看了眼女儿,拿起地上的塑料袋子就要离开。

    马依却瞬间跳起来,夺抢丈夫手中的袋子,“把钱给我!”

    夏志雄本就在防范马依,在她蹿起的时候,他抬手对着她的脸就是狠狠一巴掌。

    马依被甩到地上,眼神呆滞。

    “妈妈!”

    夏末大惊,哭着跑到马依身边,却触碰到满手的血迹,她脑海中顿时嗡嗡乱响,惊愕的抬头找寻父亲。

    可房间里,哪里还有人影?

    “夏末?怎么了?”

    宋佳南听到动静照了进来,看见屋内的狼藉。

    “三哥!我妈……”夏末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我妈妈受伤了。”

    宋佳南这才看到满地流淌的血,他立刻抱起马依:“先送你妈去医院。”

    晚上十点多,夏末搀扶头缠纱布的母亲走在前面,宋佳南和宋母并排走在后边,几人一同回了家。

    到宋家门口,马依停下脚步,窘迫的看着宋母:“今天太谢谢你们了,钱……我过几天还给你。”

    “不着急,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再说吧。”宋母摆了摆手,“你和末末也快回家歇着去吧。”

    “妈,你先回家,我……”

    宋佳南想跟着上去帮忙,担心夏末一个小姑娘家照应不过来,可还没等说完,手就被宋母死死抓住了。

    “这么晚了,不要再去别人家叨扰了,回家,小心你爸打断你的腿!”宋母板着脸,强行将宋佳南拉回了家。

    马依看出了宋母的心思,脸色有些尴尬,微微鞠了一躬,带着夏末上楼。

    甫一到家,马依立刻开始忙碌。雷厉风行的收拾好夏末的行李,将行李箱推到一脸呆滞的夏末面前。

    “末末,听妈的,这段时间你不要回来了……不,以后再也不要回来了!学校也先别去了,找个地方躲起来,不要跟妈妈联系,等过风头过了,妈妈会去找你的。”

    马依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夏末仍然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好追问:“妈,到底怎么了?咱家出了什么事?我爸呢?”

    一听女儿提起那个男人,马依再也忍不住的放声大哭,“你爸爸跑了!他借了高利贷,把咱们娘俩扔了,他一个人拿着家里值钱的东西跑了!”

    “高利贷……跑了?”

    仿佛一道晴天霹雳兜头劈中夏末。

    她浑身瘫软下来,整个人无力的滑落在地,冰冷的地板,也敌不过她心里的温度。

    第二天,高利贷催账的人居然就讨上门来。

    三个高大健壮的男人毫无怜悯之心,将家里的东西能拿的拿,能砸的砸,好好一个家瞬间变得破碎不堪。

    临走前,一个凶神恶煞的人对着夏末冷笑:“让夏志雄别耍花样,赶紧把钱还了!否则,你们娘俩就等着卖身还债吧!”

    人走后,马依强行将夏末推出门,“你先按着妈妈给你的地址去你恒姨那,我想法子找到你爸爸,把离婚办了,之后妈妈就去找你。”

    “妈——”夏末拉着母亲的手,摇着头,不肯走。

    “听妈妈话,快走,明晚我会找公用电话给你恒姨打电话,你听话,别让妈妈着急,”马依忍着泪,哄道:“妈妈不会有事的,你听话,快走!那个卫生巾的袋子里有一千块钱,你小心点,别弄丢了。”

    夏末还是倔强的站在门口,不肯走。

    “你非要逼我跪下求你吗?你留下来对妈妈来说就是个累赘!所以你必须先离开,明白吗?”

    夏末看着妈妈眼里的泪水,终于还是拗不过,一步一回头的下了楼。

    可到了火车站,看着空荡荡的广场,她的脚步又僵在了原地。

    不!她不能把妈妈一个人扔在这里!

    夏末转身向另一个相反的方向跑去。

    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借钱

    星河酒吧门口。

    夏末战战兢兢的站在门前,看着进进出出的红男绿女,她的心高高悬了起来。

    努力做好思想工作,夏末还是提起勇气走了进去。

    酒吧内部的装潢不如她想象中那般凌乱,反倒有种别致典雅的气息,夏末的心稍稍安定不少,顺着音乐声,走向中间的舞台。

    舞台正中央,卷着大波浪的成熟女人握着话筒专注的歌唱,她有一把好嗓子,天生烟嗓,富有故事感的歌声仿佛能把人带进那个年代中,如临其境。

    一曲终了,莫娜向台下鞠了一躬,就看到了站在舞台边上,异常突出的夏末。

    她笑着走过去,拉住夏末的胳膊,熟稔道:“呦,稀客呀,你怎么来了?”

    说着眼睛在夏末身上的校服上打了个圈,“我们高材生不会是逃课了吧?”

    “娜娜,我找你有急事,你有时间跟我说几句话吗?”

    莫娜带着夏末坐到吧台边,给夏末要了杯果汁,“说吧,什么事?”

    “我家里出事了。”夏末一开口,就先红了眼睛。

    夏末强忍着泪意,把这两天的经历都告诉给莫娜。

    听完,莫娜怒不可遏,当场就骂了起来:“你爸就是个混蛋!把你和你妈扔下,他倒是拍拍屁股跑了,他是人吗?”

    夏末这时再也忍不住,呜呜哭了起来。

    莫娜一边安抚一边问:“你爸欠了多少钱?”

    “我妈说可能得有一百多万……”

    “一百多……万?”莫娜差点没跳起来,“你爸吸白粉了吧?”

    “他炒股票赔了,借了高利贷。”

    夏末咬着下唇,看着莫娜,“我不能走,我走了,我妈怎么办?那些催债的人穷凶极恶,如果对我妈做了什么……”

    莫娜:“我手里才五万不到,就算我厚着脸皮去借也不可能这么快筹到一百多万啊。”

    夏末摇摇头:“娜娜,我不是来跟你借钱的,我是想问问,有没有什么赚钱快的工作,我实在没办法,有吗?”

    莫娜皱起眉:“来钱快的工作可都不是什么正经工作,你还是个学生呢,你不上学了吗?”

    夏末:“我们家都这样了,如果我再不做点什么,我真怕我妈妈会出事。”

    无奈,莫娜只好点头应了下来,在原地兜了两圈之后,她猛地想起什么。

    “走,我带你去见个人。”

    ……

    “你们俩要用签约星河酒吧十五年的合同,跟我借一百万?”

    秋姐如同听见了天方夜谭的笑话,不禁冷笑起来,“且不说十五年后这个酒吧还在不在,一百万……你们还真以为自己有这个本事?”

    莫娜陪笑脸哀求:“我们真的没有办法了,如果不是走投无路我也不愿意麻烦您。秋姐,您就帮帮我们吧!”

    “她多大了?”秋姐看了眼夏末稚嫩的脸蛋和装束,眉头皱了起来,“还是个学生?”

    “她十八了!”

    莫娜连忙解释:“秋姐你看她这张脸,如果登上舞台的话,不刚好是个很好的招牌吗?”

    闻言,秋姐走到夏末身边,抬起了她尖俏的下巴,“长的倒是挺标致的。”

    莫娜立刻附和:“是啊秋姐,只要她来咱们酒吧驻唱了,您还用担心这一百万回不了本吗?这张脸蛋,可是个好噱头呢!”

    秋姐嘴角微勾,绕着夏末走了起来。

    夏末被她打量的目光弄地浑身不自在,就在她快要站不住时,秋姐忽然笑了声。

    “我倒有个更好的方法,让你能立刻拿到一百万,并且不用签下十五年的卖身契。”

    “什么法子?”

    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代孕

    “我有个朋友想找个代孕妈妈,承诺给一百万,如果是男孩,还能更翻一筹。”

    代孕妈妈?夏末一脸茫然的看着秋姐,又看向莫娜。

    “不行!”

    莫娜下意识拉住夏末的手,“秋姐,她才刚刚十八岁……咱能不能想想其他的法子?”

    “你可真是单纯,你说做什么能一下子拿到一百万?就是下海去当小姐,也没有这么快的速度。”

    莫娜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代孕妈妈……夏末年纪还这么小,而这个圈子的水有多深多复杂,她也不是没有耳闻。

    “秋姐,有没有人想包情妇的?”莫娜一咬牙,问道。

    “何必呢,为了钱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还不知道对方会是有什么怪癖的人,值当吗?可如果只是代孕,只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生下孩子,拿了钱走人,除了少了层东西,对她并没有什么影响。孰好孰坏,你们自己斟酌。”

    夏末本就白皙的小脸,刹那间褪去所有血色。

    莫娜:“咱们还是再想想办法吧!我再去找朋友,想想办法。”

    秋姐幽幽道:“一百万,一般人可掏不起,就算掏得起,也不可能轻易的给了你。而且高利贷……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夏末深吸一口气,像是终于做出了决定。

    “好,我同意。”

    夏末看向秋姐:“但我着急用钱,能把钱先借我吗?”

    “好。明天早上,还是这里,我既然开了这个口,就不会反悔,但是你们……”秋姐冷若寒霜得眼睛瞟了眼莫娜,“莫娜,你知道我的手段的。”

    秋姐走后,莫娜叹了声气,问夏末,“你可想清楚了,开弓没有回头箭,”

    夏末笑了笑,神色凄艾:“娜娜,那是我妈妈啊,你知道的,我没有别的选择。”

    第二天一早,秋姐先带夏末去了一家私人医院做了个全身检查。

    “我的人会安排好一切,你放心,以后你们家再也不用欠债了,也没有人会骚扰你妈妈。”

    “谢谢秋姐。”

    之后,夏末被人安排住进了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在那里度过了漫长的十天。

    ……

    第二天清晨,夏末醒来,刚想翻身,一阵难以言喻的酸痛就席卷而来。

    紧接着, 昨晚种种翻江倒海般涌进她脑海。

    想到自己的经历,心里阵阵酸楚,夏末趴在飘窗上,眼神呆滞的盯着外面的光景。

    吴妈端着餐盘轻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看着飘窗上的女孩,心里掠过一丝丝同情。

    “吃饭吧。”

    吴妈给了夏末一瓶药膏,“一会儿把这个涂上,能消肿止痛。”

    夏末懵懂的看着她。

    “夫人说,这几天是你的排卵期……得连续五天。”

    夏末的脸色一下子就涨的通红,连眼圈都红红的。

    临走前,吴妈终究还是不忍心,看着这个年轻娇小的女孩,还是忍不住安慰道:“谁这一辈子都不可能顺风顺水,总得经历一些事的。”

    吴妈走后,夏末瘫坐在地上眼泪不断地掉落在地。

    发泄完情绪,她洗了手脸,吃了饭,将染了代表她纯洁过往的床单清洗干净。

    晚上,吴妈再次来到房间,给夏末戴上眼罩。

    “十个月后,走出这里,你就要忘记这里所有的事,重新做回原来的你。”

    “我知道。”

    夏末能感觉到面前这个女人的善意,点了点头。

    想到昨夜那人粗暴的种种,夏末还是不寒而栗。

    不知道今晚,又会面临怎样的情景呢?

    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疼痛

    吴妈走后,空空荡荡的房间安静的出奇,窗外不时刮起的风声,让夏末不禁颤抖。

    她胆颤心惊的躺在床上,犹如面临即将迎来死亡的死刑犯。

    不知道过了多久。

    房门口“哒”的一声响,夏末立刻瞪大了眼睛,瞬间清醒。

    她能感觉到那个男人停在床边,窸窸窣窣的,应该在脱衣服。

    紧接着,床榻下沉,她身上的被子被掀开,被人毫不留情的拽了过去。

    夏末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叫出声。

    男人的有力的大手扯开了她的上衣,毫不怜惜的将她压在身下。

    夏末还在胡思乱想间,男人就已经迅速抬起她的腿,一贯到底。

    “啊——”

    夏末还是承受不住的尖叫起来,伸手想推开身上的男人,“你放开我!”

    “别忘了你是干什么的!”男人的声音冰冷刺骨。

    夏末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无力的放弃了反抗。

    男人重新动作起来,他像是在对待一具没有知觉的玩偶,将所有的怒火与愤懑,全部都发泄到了夏末的身上。

    这一晚,夏末再次晕了过去。

    次日,夏末根本无法起床,浑身像是被碾了无数遍,在床上躺了半日,直到中午吴妈来给她送饭。

    “先放那吧!”夏末的声音沙哑的厉害,头发乱糟糟的,眼睛红肿,像被人狠狠蹂躏了无数遍。

    先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粗暴?

    吴妈内心大惊,面上却不敢显露分毫。

    “身体要紧,先起床吃点东西吧,我一会儿来帮你按按,身子也许能舒服点。”

    “谢谢,我没事。”

    夏末艰难的下了床,“我真的没事,您忙您的吧。”

    吴妈只好带上门离开。

    ……

    一楼客厅。

    “我一进去吓了一跳,先生十分粗暴,夏小姐狼狈极了,头发蓬乱,衣服都给扯坏了!”

    “是吗?”陆宛如一脸的难以置信,接着神色一暗,道:“他这是在怪我呢。他怪我挡了他心上人的路。”

    陆宛冷笑道,“有我在一天,她就休想进凌家的门!”

    “也不知道先生怎么就被这么个狐狸精蒙蔽了双眼,唉!”

    “能蒙蔽人的双眼的,除了仇恨,还有爱情。”陆宛如轻声说完,又说:“让厨房给夏末多做些补身子的。再问问她,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都给她备着吧!”

    “哎。”

    陆宛如抬手在起了雾气的窗上写下“18”,不由轻声笑道:“多好的年纪,我竟然想不起来我十八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了。”

    “夫人十八岁时,可是咱们D市首屈一指的名媛千金,多少好男儿天天守在咱们陆府门前,只为能远远的看您一眼。”

    吴妈那自豪的神情,引的陆宛如脸露笑意,好象自己真的回到了十八岁似的,连白皙的脸颊上,都难得的带上了一丝红晕。

    “我怎么不知道,咱们家门口,还天天有人等着?”

    “您当然不知道了,我那时每每出门,他们总围着问:陆小姐在吗?陆小姐今天出去吗?有一次还差点打起来。”

    “是吗?”陆宛如好笑的摇摇头:“你当时怎么不跟我说呢?我也好去见见,万一其中有好的呢?”

    “他们当中还真有一个出色的,往那一站,就跟明星似的。我当时就想啊,小姐和这样的人站到一起,一定般配极了,可当时老爷……”

    吴妈说到这里话音一顿,但陆宛如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如果当年她有喜欢的人,也就不必嫁进凌家,也就不会跟凌亦琛过着这种行尸走肉的日子。

    吴妈看见陆宛如情绪低落,补救的看着窗外:“夫人,外面下雪——”

    话音未落,吴妈跟见鬼了似的,难以置信的望着窗外。

    陆宛如也看了过去。

    皑皑一片中,凌亦琛姿势亲密的挽着一个女人,一步步的走向她们……

    关键字:

    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