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夏末凌亦琛大结局

    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总裁豪门类爽作者是谁,主角是怎么出场的。本站提供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精彩章节免费阅读:因父亲炒股欠了高利贷一百多万,夏末走投无路之下答应了一笔交易。她从此就被安置在一处小独楼里,她断绝了外界的一切联系,可是当孩子长到四个月的时候,夏末忽然不舍得了,于是她决定带着孩子不管不顾的逃跑。。。。。。

    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夏末凌亦琛大结局

    《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7章 吓人

    “我只想要个孩子,你的孩子。”

    “呵,我的孩子?”凌亦琛冷笑了一声,转身上楼。

    那重重的脚步声,每一声都在宣泄他的愤怒。

    “咚”的一声巨响,伴随着凌亦琛的怒喝:“滚!”

    凌亦琛一脚踹开门,夏末吓得忘了反应,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她终于看清了每天晚上带给她无尽折磨的人。

    然而凌亦琛却没有想那么多,劈头盖脸就是一句逼问:“她给了你多少钱?”

    男人的声音冷若冰霜,夏末不由颤抖起来。

    脑海中,却回荡起第一晚,耳畔一声声温柔缱绻的“宝贝,乖”。

    “你哑巴了?”男人的声音复又冷厉许多。

    夏末倒真希望自己是个哑巴。

    凌亦琛失去耐心,见一直得不到回答,怒不可遏的直接拽起夏末,“你是聋了吗?听不见我说话!”

    夏末一时不备,被男人巨大的力道拉扯的跌坐在地,腰间半掩的睡袍带子也散落开来。

    凌亦琛眼里闪过一丝难以遮掩的惊艳。

    他们之间该做的不该做的全部都做了不知多少遍,他熟悉她身体的每个构造,更知悉她身体皮肤有多么的滑嫩。

    可却是第一次这样正大光明的看着她。

    女人身材娇小,皮肤白嫩,在灯光下有着炫目的白皙。她又长又翘的睫毛像把小扇子,樱唇微张,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凌亦琛的心不可抑制的为之一动。

    但紧接着,他想起了她做的那些事,眸光再一次沉暗下来。

    “不管陆宛如给了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你现在就给我……离开!”鬼使神差的,那句脱口而出的“滚”硬生生拐了个弯,变成了“离开”。

    凌亦琛也不清楚是因为什么。

    夏末摇摇头,“我先答应了夫人。”

    凌亦琛难以置信:“你脑子进水了?”

    夏末低着头不说话。

    她当然想答应他的要求,可是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能轻易拿出一百万的人,会那么轻易的放了她吗?

    还有那个秋姐,莫娜还在她的手里呢。

    “我只想做了我自己该做的,拿走我该拿的。”

    “是吗?”

    凌亦琛伸手抬起了夏末尖俏的下巴,不屑的说:“你想做的?你想做的就是和我上床,用出卖自己身体换来的钱去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这就是你所谓的该做的事?”

    男人的每一句话,都如鞭子狠狠抽在夏末身上。

    她倔强的抿着嘴角,一言不发。

    “你可真够贱的!”

    凌亦琛的大拇指轻轻的摩梭着夏末的下巴,看着她微红的眼圈,竟然觉得这样的她都美到了极致。

    他的呼吸不由得粗重起来。

    余光瞥见她身上的装束,凌亦琛再也控制不住,打横抱起夏末将她扔在床上,倾覆而上。

    夏末颤巍巍的闭上眼睛。

    看着她眼角的泪滴顺着她的眼角,流进乌黑柔软的发丝里,凌亦琛的动作不禁温柔许多。

    夏末只觉她已化作一叶孤舟,漂浮在波浪诡谲的大海上,无奈的随之摇晃,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超越五感的畅快。

    她忍不住环住凌亦琛的脖颈,吟哦出声。

    凌亦琛一愣。

    昨天还跟块木头一样,今天就这么热情似火?

    可没等他想得更多,酣畅淋漓的快感席卷而来,前所未有的美好让凌亦琛彻底沉醉其中。

    云收雨歇之后,他看着静静缩在臂弯里的女人,小猫似的蜷缩成一团。

    今夜实在像一场旖旎的,不真实的梦。

    也许是为了证明这到底是不是一场梦,凌亦琛掀开夏末身上的被子,翻身又压了过去。

    夏末小猫似的“哼哼”两声。

    他只轻轻的撩拔了两下,处在半昏迷状态的女人却不断的开始扭动,在他的身上蹭来蹭去,似乎还不够满足。

    她像个要不糖吃的小孩子,哼哼唧唧的开始撒娇,抱着他的脖子,泪珠挂在眼角,我见犹怜的样子令凌亦琛不由的低下头,亲在了她粉嫩的樱唇上。

    凌亦琛从来不曾知道,原来女人的唇瓣是如此的美妙,令他流连忘返,不知满足。

    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8章 怜惜

    再次醒来已是天空初亮,夏末依然挺着浑身酸痛艰难的起了床,不过较之前几个晚上,这一次要好上许多。

    吃完早餐后,夏末坐在窗台上神情恍惚的盯着窗外的枝桠。

    那树梢上有个鸟窝,鸟妈妈正在哺育小鸟,阳光下,看起来是如此的温馨动人,夏末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家,自己的妈妈。

    心情忽然就沉重起来。

    楼下客厅。

    陆宛如坐在沙发上看报,想到凌亦琛离开时神清气爽的样子,转向旁边的吴妈,道:“咱们上楼去看看夏末吧。”

    “夫人不是说不想跟夏末见面吗?”

    “昨天先生都已经和她见了面,那么我再藏着,其实也没有太大的意义。”陆宛如站起身来,莞尔一笑:“走吧,去看看她。”

    “那个夏末,看着就是个乖孩子,一定不会生出事端的。”吴妈是真的觉得夏末可怜,就帮衬着说了两句。

    两人来到二楼房间,吴妈推开门,恭敬的让陆宛如进去。

    陆宛如看着窗台边的女孩,心里谈不上怜惜,但也谈不上喜欢。

    “你在看什么?”陆宛如站在夏末身后,眼神也随着看向了窗外。

    因为夏末所住的客房,正好对着东南,外面是处假山和人造湖,夏天的时候,外面的景色还挺好看的,可是现在外面到处都是光秃秃的,连行人都没有几个,有什么可看的?

    “想出去?”陆宛如又问。

    夏末摇了摇头,眼睛还是在看着窗外。

    陆宛如斟酌着问道:“我让吴妈陪你出去走走?”

    夏末又摇了摇头,回头看向身旁的女人,才发现站在自己旁边的竟然不是吴妈,“你是……?”

    “是。”无需多言,陆宛如就知道夏末想要问的话,笑着点点头。

    当她看见夏末的真人,眼里闪过一丝浓浓的惊艳。

    如果将来真的和凌亦琛有了孩子,该会有多么的出色?

    “等到孩子出生以后,我会安排你继续完成学业大学,有时间你可以好好想想,你想去哪所高校,国外也可以,我都会替你安排好。”

    “谢谢。”夏末的眼角微涩。

    不能完成学业,其实一直都是夏末心里的伤疤,但她没有想到,他们会帮她安排好后续的事情。

    夏末感激的笑了笑。

    说完这话之后,陆宛如只微微颔首,便转身欲走。

    夏末看着陆宛如的背影,忍不住柔声喊住了她。

    “嗯?”陆宛如转身,脸上带着笑容。

    “谢谢你,夫人。”

    她对着陆宛如,深深鞠了一躬,“谢谢。”

    陆宛如意有所知的看了眼她的肚子,“照顾好自己,有什么需要就跟吴妈说。”

    下午吴妈来给夏末送水果,夏末盯着那营养丰富的餐盘,抬头看向吴妈,忍不住又道了句:“吴妈,替我再次向夫人转达我的谢意,麻烦您了。”

    “好的。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话,就直接跟我说。”

    夏末甜甜的笑了起来,心里的阴霾也似乎因为今天陆宛如的到来和她的承诺消退不少。

    晚上,给夏末送了晚餐,吴妈来到陆宛如的房间,道:“真跟个孩子似的,今天下午一直在房间里看书呢,下午的水果吃了,晚饭也全吃了,看见我呀,也笑眯眯的,还一个劲的让我跟您道谢呢。”

    “她的心情好,有了孩子以后,孩子也能更健康些。”

    陆宛如让吴妈在客厅里等凌亦琛,她自己则先回了房间。

    她得给博文打个电话,问问有没有什么可以消减记忆的药。

    她不想害死夏末,但也绝不允许夏末惦记着她的孩子。

    晚上凌亦琛回来,推开二楼的某个房门,一眼就看见那个小巧的女人坐在桌子旁,一只手撑着脑袋,一只手握着笔,嘴里咬着笔头,皱着一对秀气的眉毛,好似在凝思苦想什么重大的问题。

    第8章结束

    第9章开始

    第9章 震惊

    他并不关心她在想什么,但也不想太有目的性的直奔主题。

    除了推门而入的那一眼,之后那个小女人没再多看他一眼,凌亦琛有种被人忽视的不爽,于是他也不愿主动搭理她,靠着床头,重重坐了下来。

    余光瞥见床头柜上的两本书,《高考试卷精选与解析》和《孕婴百知》。

    他拿起《高考试卷精选与解析》翻了两下,又随手放了回去。

    “啪”的一声响,凌亦琛故意弄出声响,可旁边的女人依旧无视他,好似房间里除了她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存在似的。

    凌亦琛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情绪有些躁动。

    凌亦琛又随手拿起了另一本书《孕婴百知》。

    这本书到是还算有点意思,上面的婴儿照片粉嫩可爱,手臂藕节似的一段一段的,看起来煞为可爱,萌态十足。

    他的视线不由自主由落向背对着自己的女人。

    也许她肚子里已经有了这样一个可爱的小东西的存在。

    他的心一软。

    凌亦琛放回了手里的书,走到夏末身后,冷声问道:“都几点了?该睡觉了!”

    “啊——”低头正在解数学题的夏末吓了一跳,“你——”

    看清面前的人是凌亦琛,夏末的声音戛然而止,眼里的光采慢慢黯淡下去。

    “对不起,忘记时间了。”

    她像是犯了错误被老师抓包的小学生,委委屈屈的低垂着脑袋,把手里的笔帽扣好,收拾好书本,才怪怪的站起来说:“我现在去洗澡。”

    凌亦琛眼睁睁看着夏末从自己身边离开,大气也不敢喘的紧张模样。

    视线落到桌上的稿纸——立体几何。

    她是高三的学生?

    ……

    夏末在浴室里磨蹭了好一会儿才穿着睡衣走出来。

    听到动静,凌亦琛冷郁的目光投到她的身上。

    夏末咬了下嘴唇,从另一边上了床,动作轻柔又小心翼翼。

    凌亦琛一直盯着她,令她头皮发麻。

    夏末躺进被子里,想尽量离男人远一点,可那盛气凌人的气势还是让她很是不安。

    他为什么这么生气?难道是因为他进来之后自己都没有发现他,让他生气了?

    想了想,夏末柔声解释道:“我刚才在看书,不知道你来,不好意思呀,下回我会注意的。”

    “睡觉吧!”尽管心里还是很不满,但那柔柔的语调却能如同一盆凉水浇灭了他心里的火气。

    “哦。”

    夏末脑袋“嗡”的一声响,现在她一听到“睡觉”二字,条件反射的认为就是要做那件事了。

    身体不由得僵硬起来。

    凌亦琛看着呆头鹅似的女人,冷笑一声,关了床头灯,顺其自然的将女人拉进怀里,手掌顺着她的衣襟伸进她的衣服里。

    他明显感觉夏末的身子一僵,但他只是轻轻的扌无弄了几下,怀里的人就软成了一滩水。

    当他向下游走的手摸到满手的湿滑时,凌亦琛的心里忽然又厌烦起来。

    看起来纯白如纸,却如此的浪荡。

    刚兴起一点点的怜惜,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尽管他想起身就走,可不知为什么,当他接触到夏末波光粼粼的眼睛,绯红的脸颊,让他又舍不得离开。

    她是他的女人。

    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可多虑的?

    正想着,夏末细腻娇软的吟哦阵阵传入耳中,令凌亦琛再也没有一丝犹豫。

    一夜旖旎,直到天空翻起鱼肚白,凌亦琛才云收雨歇,看向身旁昏睡的女人。

    她竟有着莫大的魔力,让他完全无法自持,像是初次开荤的毛头小子,沉浸在欲望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凌亦琛侧身看着女人脸上未褪的红潮。

    长如羽扇的睫毛随着呼吸轻轻颤动,丰润的唇瓣诱人采摘。

    让他不由的想起了昨晚的经历,思绪不受控制地开始飘飞九霄云外。

    不可否认,她美丽、动人、且很合他的心意。

    如果将来真的有了孩子……

    凌亦琛想,他应该会很喜欢这个孩子。

    他看了眼墙上的钟,起身进了浴室。

    临走之前,心头塌陷,替床上的夏末掖了掖被角。

    陆宛如说,五天的时间,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

    复又深深看了眼床上的女人,才转身离开房间。

    陆宛如一如既往的坐在客厅上等他。

    看到他出现在楼梯上,忙迎了上去,“吃了饭再走吧!”

    凌亦琛看着她,点了点头,在餐厅落了座。

    “你们都先下去吧!”凌亦琛看了眼周围的佣人,沉声道。

    “有事要跟我说?”陆宛如看着他,温柔依旧。

    凌亦琛点点头,沉思良久,才缓缓道:“她怀了孕后,你准备把她送到哪里去?”

    凌亦琛抬手揉了揉紧攥的眉头,“你想让她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但也不能一直把人囚禁在这里。”

    “我没有囚禁她。”陆宛如给他盛了粥,“明天咱们就回老宅,这里我会留下几个可靠的人照顾她。”

    凌亦琛眸光一闪,眉头紧了紧,又重新舒展开来,没有再说什么。

    “老宅离这里不远,咱们随时都能过来,这里只留她一个人,她也能更自在些。”

    陆宛如又扫了眼凌亦琛,看见他已经开始吃饭了,便不再多说。

    凌亦琛走后,陆宛如在沙发上坐了许久,也想了很多,起身走向二楼。

    陆宛如打开房门,看到正坐在桌子边认真看书的夏末,转身关上房门,缓步走向她。

    沉默的看了几分钟,陆宛如语调沉沉的开口:“今晚就是最后一夜了。”

    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