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歌柳倾城大结局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by柳辰风

    陈歌柳倾城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都市异能类爽作者柳辰风,主角陈歌柳倾城是怎么出场的。本站提供无相神算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无相神算精彩章节免费阅读:龟甲之中,包罗万象,陈歌意外获得龟甲,从此美女环绕,风水堪舆,奇门术数,占卜星象,阴阳鬼术,给陈歌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陈歌柳倾城大结局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by柳辰风

    第1章 破裂的龟壳

    晋城,通天街七十九号,是一座十分偏僻的店铺。

    店铺很小,门口就一副手写的招牌:铁口铜尺,麻衣神算!

    陈歌此时坐在店铺里,心里有些郁闷。

    这个店铺是他二叔的,而那个老王八蛋,只用了一个电话就把他给骗了过来,然后在桌上留下了一张字条和一摞单子。

    字条上面只有一行字:此去终南,寻仙访友,归期未定,十年店铺,托付贤侄,万望照看!

    贤侄你妹啊!你个老混蛋,跑路就跑路吧,还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你寻个屁的仙,访个鸟的友啊?

    陈歌心里忍不住的骂着,看到桌上的那一摞单子,更加肉疼起来。

    这摞单子,是那老混蛋拖欠了一年多的房租以及水电费,拢共六万多块。

    六万多啊!

    陈歌简直难以想象,他二叔到底是厚颜无耻到了什么程度,居然连水电费都能拖欠那么久。

    还有那个房东,是个二傻子吗?被人欠了一年多的房租也不知道追讨?

    骂了一阵,陈歌心里的气也顺了一些,不过头疼的是,接下来该怎么凑齐六万多快钱。

    那毕竟是他二叔,血溶于水。

    而且,二叔养了他这么多年,也该是回报的时候了。

    陈歌自打有记忆起,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一直与二叔相依为命。

    他也知道,二叔是个职业神棍,靠给人算命看风水养家糊口,供他上大学。

    这些年,他一直寄宿在学校,倒是很少知道二叔的事情。

    陈歌并不信鬼神,更不明白,二叔为什么在电话里反复交代,让他接手店铺后,每个月至少要接待三位客人。

    自己什么都不懂,看相算命这些都不会,怎么接待客人?

    靠骗也要肚子里有货啊!

    陈歌很头疼,想了想,站起身,打量着店铺里的东西,他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店铺不大,二十来个平方,陈设也极其简陋。

    除了刚刚坐的那张桌子,正面的墙壁是一副祖师画像,而靠着右侧,是一排柜子。

    柜子小格里乱七八糟的放着很多东西,有符纸,罗盘,铃铛,还有一把破烂的桃木剑。

    除此之外,就是一摞书了。

    那些书陈歌小时候就翻看过,都是一些比较孤僻的典要,比如“周易”,比如“正易心法”,“无极阴阳说”,“易龙图”等等。

    书是用小篆写的,里面大多讲的是风水堪舆,奇门遁甲,阴阳术数之类的东西,一般人根本都看不懂,更看不下去。

    陈歌那个时候正疯狂的迷上了文学,什么书都看,又因为穷,买不起别的书,只好拿这些典要来解渴。

    有二叔这个神棍在,区区小篆,自然不是问题。

    仔细的检查了一遍,陈歌发现了,整个店铺,好像还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这下就有点难办了!

    虽然说新学期马上就要开学了,但是奖学金至少还要半年才能下来,而且,就那几千块钱的奖学金,似乎也是杯水车薪呐。

    陈歌叹了口气,拿着一本“正易心法”坐到了桌前。

    这书他看过很多遍,前面讲的是十分晦涩的道家学术思想,陈歌自然没有多大兴趣,他喜欢的是书的后半部分。

    后半部分,大多讲的是一些天文地理,奇异见闻,鬼事杂记。

    小时候,陈歌就是拿鬼事杂记当小说看。

    陈歌正打算重温一遍鬼事杂记,冷静一下的时候,门口闯进来一人。

    人还没进门,就看到了一张大脸,欣喜的喊道:“老三!快帮我看看,我又淘到了一件宝贝!”

    这个人叫张恺,是陈歌一个宿舍的室友兼好兄弟,排行老二。

    老三,自然就是陈歌了。

    至于老大,那是个很冷静很有智慧的家伙!

    张恺是个古玩发烧友,所以大学的时候跟陈歌一样,读的是考古专业。

    他家里头也有点钱,隔三差五就忍不住去古玩城里淘点东西,每次得手都说是宝贝。

    陈歌专业成绩好,喜欢读书,辅修的是历史,又有这么个神棍叔叔,所以张恺每次得到宝贝都先让陈歌掌掌眼。

    不过,每一次都是失望而归。

    陈歌想起上次的事情,忍着笑道:“老二,又得到了什么好宝贝,你这次看清楚了没有?”

    上次张恺在古玩城还淘到一副字画,说是王羲之的真迹,兴冲冲的拿到陈歌这里,结果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这件事情,在宿舍里传成了笑话。

    张恺老脸一红,道:“这次不一样,我绝对看清楚了,不信你瞧瞧。”

    说着,张恺从怀里掏出一个漆黑色的小铁盒。

    铁盒锈迹斑斑,看起来倒是有些年份。

    陈歌也有了三分兴趣,打开铁盒,里面躺着一块乌黑色的破烂铜片。

    之所以说破烂,是因为这块铜片有破损之处,而且,完全没有规则。

    唯一值得一看的是,上面有些一些斑驳的纹理,倒不像是刻画上去的,而是天然的。

    陈歌看了一会儿,忽然明白了,脸上露出笑容。

    “怎么样老三?是不是宝贝?”张恺迫不及待的问道。

    陈歌问道:“卖你东西的人怎么说?”

    张恺一脸认真道:“他说这是三国时期左慈用的一件上古法宝,价值连城,可惜不是完整的,只是一块残片,所以才便宜卖给我的。”

    “多少钱?”

    “三百。”

    “那还好,你这次被骗的不多。”

    “啥意思啊老三?”

    陈歌笑了笑,并没有说话,倒了一碗开水,又从后面厨房里抓了一把食用碱,然后把东西扔进碗里。

    不到片刻,破烂铜片上的锈迹纷纷脱落,一块破裂的龟壳被陈歌捞了出来。

    张恺瞪大了眼睛:“草!这特么是一块乌龟壳?”

    陈歌笑道:“你以为呢?”

    “干,老子现在好想杀人!”

    张恺怒了,转身就走。

    “干什么去?别冲动,古玩这东西本来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凭的就是个眼力,你现在去找麻烦也不占理。”陈歌连忙追了上去道。

    张恺回头,有些无语:“我知道,我是说回去游戏里杀人泄愤,老三你想啥呢?”

    陈歌不由得翻了翻眼皮,道:“东西不要了?好歹三百块钱买的。”

    张恺眼珠子一转,咧嘴笑道:“嘿嘿嘿,送你了!老三,你不正好下个月生日吗,就当二哥我提前给你随的生日礼物。”

    听到这话,陈歌差点气乐了:“草,你还有没有人性?”

    “没有!对了老三,别忘了今晚班里的聚会,林老师让我通知你一声,走了!”

    张恺一脸贱笑,摆摆手,大步流星的离去。

    ……

    重新坐到了桌前,陈歌看着水里破裂的龟壳,有些无语,终于遇到了比二叔还要厚颜无耻的家伙了。

    咦?

    陈歌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破裂的龟壳上面,斑驳的纹理居然在变化,而且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

    就好像是一生二,二生三,三变九,九九又复归于一,不断的循环。

    看着看着,陈歌觉得头有点晕,眼皮子在打架,随后就睡了过去。

    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天降横财

    不知道睡了多久,陈歌是被人摇醒的。

    睁开眼,面前站着两人,一男一女。

    陈歌看清两人,微微有些尴尬,这一男一女正是这里的房东。

    男的叫王坤,女的叫张翠兰。

    “来,小子,你出来!”王坤伸手示意了一下,脸色很难看。

    陈歌一边打量着王坤,一边往前走去,他知道对方的来意,脸上尽量露出一丝笑容,说道:“王叔,房租的钱我会尽快凑齐给你的。”

    “小子,你挺有种啊,你叔叔都跑路了你不跑还居然有心思在这里睡觉?”王坤看了陈歌两眼,道:“一年零两个月的房租,一共是五万多块,你一个穷学生,拿什么来凑齐?”

    “王叔,这钱嘛,一时半会儿我肯定凑不了那么多,但是你放心,我会慢慢还给你的。”陈歌讪笑道。

    王坤冷笑道:“慢慢还?你今天是在这里,明天你跟你那个神棍叔叔一样跑了我怎么办?嗯?你说怎么办?”

    “你跟他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张翠兰却是更加直接,一把推开了店铺的门,朝着外面大喊大叫了起来:“大家快来看看啊,这一家叔侄两人都是骗子!大的拖欠了我一年多房租跑路了,小的还是大学生呢!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我张翠兰好心好意把房子租给他们,却没想到是两头白眼狼啊!”

    “天杀的神棍骗子啊,还跟我算命看相说我家一年之内必会天降横财,现在横财没见到还破财了!骗子啊,都是骗子啊!”

    张翠兰嗓门很大,不一会儿,店铺门口围满了人。

    二叔啊二叔,你可真是坑死我了。

    陈歌看着在门口撒泼的张翠兰,脸色也有些难堪。

    嗡!

    就在这时,他感受到眉心一动,突然,一块破裂的龟壳出现在了脑海中。

    龟壳之上,缓缓的浮现出了一行字:

    “张翠兰,祖籍亳州,1976年生,寿元89载,天生帮夫运,今日即有横财降临……”

    这字体是小篆,陈歌自然认识,但是这龟壳……

    这不是张恺送过来的那个破烂龟壳吗?怎么会到了自己脑子里?

    陈歌有些不解,不过,更让他难以理解的是那行字。

    他自小熟读正易心法,其中就有相面篇,看这张翠兰的面相,天庭饱满,眉心有痣,的确是旺夫旺财运。

    而且,二叔一年前就算到她会有横财降临,结合着龟壳上面的意思…..

    死马当活马医吧!

    陈歌虽然一直不怎么相信相学,但是总不能让对方这么闹下去吧?店铺倒是没什么,万一闹到学校去。

    想了想,陈歌几步走上去,笑道:“张阿姨,我二叔不是骗子,他算的很准,你今天肯定会有一笔横财降临的,就在今天。”

    “小王八蛋你还在跟老娘胡扯呢?横财呢?我怎么没有看到,在哪?大家快看看这骗子的嘴脸!哈哈,还横财,老娘活了这么多年,连一百块钱都没有捡到过!”

    陈歌仍然面露微笑,道:“信与不信,你今天回去不就知道吗?而且,张阿姨,我二叔以前若是给你算的不准,你怎么可能会让他拖欠那么久房租呢,你说是不是?”

    张翠兰怒了:“少废话,陈歌,我张翠兰也是个讲道理的人,但是你二叔太过分了。他现在欠钱跑路了,我们就只能找你,今天不拿钱出来,我们就闹到你学校去,闹到派出所去,看你还怎么念书。大家来评评理,是不是啊?”

    四周的人群指指点点,有的人点头,有的人看戏。

    陈歌有些无奈,道:“张阿姨,没这个必要吧?”

    “没必要?”一旁的王坤冷笑一声,正要说话,突然裤兜里的手机响了,接起来一听:“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卧槽,发财了,啊哈哈哈!”

    只是接了个电话,王坤就跟发疯了一样,脸色狂喜,疯狂的笑着,拳头直擂墙壁。

    张翠兰觉得不对劲,上前拍了一个巴掌:“王坤,你个狗日的发神经了?”

    王坤笑得喘不过气来:“中了!老婆,我们中了,双色球,五百万啊!”

    “啊?”

    张翠兰一下子呆愣了,许久才爆发出更加疯狂的笑声。

    “真的假的?这王坤狗日的居然有这个命?中了五百万啊,祖坟冒青烟了?”

    “还真的是天降横财啊,陈算子还是有真本事的,一年前他给王坤算命的事情我也在场啊。”

    “应该是这小师父算的准,说今天会天降横财就真的来了,这真是青出于绿胜于蓝啊!”

    “骗人的新套路?这年头江湖神棍也开始请人来配合演戏了吗?”

    “爱信不信,不信滚蛋!”

    王坤与张翠兰夫妻两人状若癫狂的笑声,还有刚才的对话,四周的人群听得清清楚楚,顿时议论纷纷。

    聚拢在店铺门口的,大多数都是周围的街坊邻居,有人刚发出了质疑声,立马就被几位大爷大妈怼了回去。

    足足过了半晌,王坤与张翠兰才冷静下来,走到陈歌面前,两人脸上都略有些尴尬。

    “那个……”王坤摸了摸脑袋,看着陈歌,眼睛里散发出异样的光芒,激动道:“兄弟,你算的真准,这房租钱我们不要了,以后你和你叔叔想租多久就租多久。对了,让你叔叔赶紧回来,当初还是他指点我买的彩票。”

    张翠兰也赶紧道歉:“是啊,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刚刚还那样骂你。陈歌啊,阿姨给你道歉了,你叔叔什么时候能回来,到时候一定重重答谢你。”

    陈歌笑了笑道:“王叔,张姨,房租的钱以后我会慢慢还你,答谢那就不必了,这本就是属于你们的财运。至于我叔叔么,他云游四海,寻仙访友去了,暂时还不能回来。还有,麻烦王叔你一下,让大家都算了吧。”

    “好嘞!”

    王坤是人逢喜事精神,很快将人群都疏散了,千恩万谢后再离开了店铺。

    终于恢复了安静,陈歌才坐到了桌前,开始思考脑子里的东西。

    那块破裂的龟壳,怎么会钻到自己脑子里的?

    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美艳女人

    这也太诡异了吧?

    还有,眉心之中的那龟壳上面,分为八个小格,每个小格上面都有四个字,分别是:风水堪舆,占卜星象,奇门医道,阴阳术数。

    四个小格,只有风水堪舆和占卜星象是亮着的,另外两格是灰暗的。

    刚刚脑海里浮现那一行字,算出王坤会有横财天降,陈歌记得是“占卜星象”的小格中闪过了一丝光芒。

    占卜星象,根据正易心法的解释,分为占卜术与星相学,其实里面的学问很深奥,很玄妙,在古代一般是占卜请神和为帝王查看星象变化的。

    也只有帝王,皇室贵族才有资格。

    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急功近利,很多古老的智慧都失传了,慢慢演变成世俗中简单的算命看相。

    陈歌以前是不信这些的,但是现在,他有些信了。

    龟壳上显示张翠兰今天天降横财,结果真的中了五百万,这世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而且,他熟读历史,纵观五千年上下的历史,大多数朝代,英明神武的皇帝,都极其信奉鬼神。

    比如秦始皇,汉武帝,赵匡胤,难道这些帝王他们傻吗?

    这个世界上,总是自作聪明的人多,真正聪明的人少。

    笃,笃,笃!

    这时,店铺的门敲响了。

    “进来。”陈歌的思绪被打断,有些不快。

    门打开,走进来的是个美艳女人,身后跟着一个黑西装男子。

    这个女人脸蛋很精致,穿着贵气,气质出众。

    她戴着太阳眼镜,穿着一身火红色的长裙,后背裸露,胸前,雪白如玉的脖颈下是深长的事业线。

    虽然穿着长裙,但是更衬托出玲珑曲线,还有那盈盈不足一握的纤细腰肢。

    一双雪腻的美腿下,踩着的是红色的高跟鞋。

    黑西装男子似乎跟电影里的保镖一样,立在门外,顺手把门带上了。

    而美艳女人丝毫没有客气,直接坐到了桌前,点燃了一根女士香烟,随后看着陈歌,道:“小先生,刚才我都看到了,你算的真的准吗?”

    “费用一万,不准退款。”陈歌笑了,故意报出了个高价。

    他从来没打算变成二叔那样的神棍,靠算命看相混吃饭,而且,这职业传出去除了不好听,只怕会让老大,老二他们几个笑话死。

    报这么高的价格,他只想吓退面前的这个美艳美女。

    但是没想到,美艳女人直接从随身的坤包里拿出了一摞红色钞票放在桌上,淡然道:“麻烦你帮我看个全身相,就算不准,钱也是你的。”

    说着,美艳女人就直接站了起来,露出了纤细的腰肢以及傲人的双峰,看得出来,她是经常健身,刻意保持着身材。

    “小先生,衣服要不要脱掉?”美艳女人问道。

    “呃,不用!”

    陈歌愣了一下,回过神来,脸上有些羞红,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女人的身体,尤其是这样的美艳女人。

    再脱衣服的话,他怕自己承受不了。

    而且,看相,他自然是不会的。

    正易心法上面,记载了许多看相的要诀,他虽然看得懂,也记得住,但是真正面对人,他还是一知半解。

    相法,也不是看几本书就能会的。

    不过还好,他有那块破裂的龟壳。

    陈歌回忆了一下,当时他能看出张翠兰会天降横财,是盯着张翠兰的脸看了一会儿,然后那龟壳上“占卜星象”的格子,亮起了一道光芒的。

    当即,陈歌抬眼看向美艳女人的脸。

    不得不说,这是一张极其精致的脸蛋。

    柳叶眉,睫毛很长,瓜子脸,红唇上粉色的唇彩十分诱人。

    再往下,如玉般的脖颈下面隐约能够看到一抹雪白。

    好像有点不对劲!

    陈歌定了定神,不敢再往下看。

    嗡!

    这时,他的眉心一动,脑海里的龟壳之上,“占卜星象”的那一块格子,再次缓缓的浮现出了一行字:

    “柳倾城,祖籍江南,1986年生,寿元92载,此女天生白虎相,克夫克子克亲,任何男子接触到她便会走霉运,生灾祸。第一任男友,被高空坠物砸成植物人,第二人男友在酒店触电身亡,第三任,死于车祸。三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欲要化解……”

    看着龟壳上的这行字,陈歌不禁有些瞠目结舌。

    天生白虎,连交了三个男朋友都遭到了不幸,这命格也太狠了!

    关键是,那龟壳后面的化解之法并没有显示出来。

    陈歌有些头疼。

    “小师父,怎么样?”柳倾城看到陈歌皱眉,连忙问道。

    “柳小姐,你这命格有些特殊,所以才姻缘多舛。而且,三日之内,你身上必有血光之灾。”

    听到这话,柳倾城倒是不惊讶,反而眼神之中露出一丝欣赏之色,看着陈歌,问道:“小师父,那该怎么化解?”

    果然,麻烦来了!

    陈歌沉吟了一声,道:“柳小姐,恕我直言,天生白虎相,克夫克子克亲,很难直接化解。不过我倒是有个法子,可以帮你慢慢化解,但要去你的住处看一下才行。”

    柳倾城有些着急,说道:“那好,我们现在就去。”

    陈歌摇摇头:“今天不行,我还有事,明天一早你再来,我过去看看再决定用什么法子化解。”

    今晚班里还有聚会,他也不好缺席。

    而且,这化解的办法,他还没有想好。

    柳倾城想了一下,又道:“好,那就拜托了。对了小师父,我能加你的微信吗?”

    “可以。”

    面对美女的要求,陈歌自然不忍心拒绝。

    柳倾城的微信名字叫做倾城国际,陈歌好像听过,这似乎是哪个大集团公司的名字。

    叮!

    正愣神的功夫,柳倾城居然直接转账过来了五十万,道:“小师父,这是定金,明天一早我派人过来接你。”

    柳倾城做事雷厉风行,根本不给陈歌拒绝的机会,转身就走了。

    陈歌一脸懵逼,算命看相真这么赚钱?随便说了几句话,五十万就到手了?

    ……

    一辆银色的奔驰商务车内,柳倾城坐到了后面,黑西装男子开着车,忍不住说道:“柳总,哪有算命师傅这么年轻的,那小子好像是个骗子,先前你看到的,肯定都是托。”

    柳倾城微微皱眉:“你是觉得我傻吗?我还没有开口,他就知道我姓柳,难道你觉得我也是托?开车!”

    “啊,是,柳总!”

    柳倾城本来是对陈歌有质疑的,但是听到陈歌称呼她“柳小姐”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年轻人不是骗子。

    两个人是第一次见面,而且,他还知道自己是天生白虎。

    光这两点,就足以证明了陈歌是有真本事的。

    所以,柳倾城才敢大方的转账过去五十万。

    她也知道,像陈歌这样的人物,是视钱财如粪土的,没看到收到五十万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但是不给钱,她心里不安,万一大师不给自己化解了怎么办?

    其实这是柳倾城理解错了。

    陈歌完全是懵了,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他还没反应过来。

    冷静了片刻,陈歌还是收了那五十万,因为他有把握,帮助柳倾城改变那克夫克子的命格。

    天色不早了,陈歌也没有打算再给人算命看相。

    他想要的是小富即安,五十万已经足够他生活很久了。

    关了店铺,陈歌难得奢侈的打了个出租车,直奔温莎ktv。

    温莎在江城算是最高档的娱乐场所,一般的学生肯定是消费不起的,但是订在这个地点,自然是班里的富二代刘洋的手笔。

    陈歌与刘洋有些过节,如果不是因为导师林清雪在学校里对他多加照应,他是不愿意来的。

    车子停在了温莎门口,陈歌刚下车,迎面一辆宝马也开了过来,从车里走下来一对年轻男女。

    男的正是刘洋,而那女的叫冯蕾,是他的新女朋友。

    一看到陈歌,冯蕾便阴阳怪气的说道:“哟,陈歌可以啊,今天都舍得打车来了?”

    刘洋更是不屑的扫了陈歌一眼,讥讽笑道:“嘿嘿宝贝,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在穷人的眼里,打车都是很有面子的。对了,我请他了吗?”

    冯蕾长相不错,打扮时尚,说起话来却是尖酸刻薄:“好像没有吧,不过算了,都是一个班的,总得给人一个蹭饭的机会嘛。反正多一个人也不多,就当是可怜乞丐了。”

    刘洋笑了,伸手揽住冯蕾的腰肢,道:“宝贝,我就喜欢你的心地善良。”

    看着这两人在自己面前演戏,陈歌却很冷静,这种事情,他不是第一次经历,刘洋仗着家里有钱,几次羞辱陈歌都忍了。

    不是他怕,而是因为,钱是男人的胆。

    但是这一次,陈歌并没有打算忍。

    他目光盯着刘洋,淡然道:“你是金命,虽然命中富贵,但是火克金,富贵之中带着凶险,下半辈子会很落魄。所以,得意时不要太张扬,不然落难的时候,会很凄惨。另外,奉劝你一句,从你的面相上看,今晚你会有破财之灾。还有,同学一场,提醒你一句,你最好抽空去趟医院,检查一下身体,要不然很容易英年早逝的。”

    “你说什么?!”

    刘洋懵逼了一下,随后反应了过来,脸上大怒,陈歌居然敢说他有牢狱之灾,还叫他去检查身体,这不是诅咒自己死吗?

    想起一年前的事情,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刘洋的怒火一下子被激起来了。

    当即,他上前一步,眼神凶狠的盯着陈歌,破口大骂道:“草泥马的,你一个乡下琼鼻,老子是看你可怜才没有赶你,凭你的身份,你有资格来温莎吃饭吗?给脸不要脸的东西,还敢说我有破财之灾,英年早逝,陈歌,你特么是想找死了吧?”

    刘洋的声音很大,立刻引来了许多围观的人。

    陈歌却是脸色平淡,道:“信与不信在你,我是看你可怜,同学一场,才提醒你几句,不爱听当我没说过。”

    刘洋差点气乐了:“看我可怜?哈哈哈,冯蕾,你说他特么的是脑子进水了还是发神经了?”

    冯蕾也一脸鄙夷的看着陈歌,语言恶毒道:“刘洋别理他,他就是纯粹的自卑,心里嫉妒,故意诅咒你的。这种穷鼻,最喜欢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了,真是活该倒霉三代,穷一辈子。”

    “老三,你怎么这么早就到了!”

    刘洋还想再奚落陈歌几句,后面,张恺和束阳来了。

    束阳也是陈歌一个宿舍的兄弟,因为年龄最大,排行老大,家里有些背景,听说束阳的父亲是江城的大官。

    也正因为如此,刘洋一直不敢在明面上对陈歌怎么样。

    看到这两人,刘洋冷哼一声,便是搂着冯蕾进了温莎。

    束阳也看到了刘洋,走过来一拍陈歌的肩膀,问道:“老三,刘洋是不是又为难你了?”

    陈歌摇摇头:“没有,我们进去吧,跟林老师打声招呼,尽量早点走。”

    张恺说道:“也是,这狗币请客吃饭,就算是五星级大酒店也没啥意思。等下走个过场,咱们兄弟三个去外面聚聚。”

    考古专业比较冷门,所以学生也少,班里一共也就二十几个人。

    温莎的一个大包房里,摆成了两桌,空间还很开阔。

    陈歌与束阳,张恺坐在一起,等了半天,却没不见导师林清雪。

    这时,刘洋站了起来,端着一杯红酒,笑道:“同学们,林老师突然有事今晚说过不来了,不过没关系,这是我们大学四年的最后一个学期,为了友谊,我们干杯!”

    冯蕾也站了起来,一脸骄傲的说道:“今天全场消费我们家刘洋包了,大家想吃什么,随便点啊,不用客气的。”

    “刘少真是豪爽啊,对我们这些同学也仗义,每次出来聚会都是他买单。啧啧,这次可是温莎,刘少,这一顿下来至少也要万把块吧?”

    “切,万把块?没见过世面,据我所知,温莎最差的一个包房费用都要一万八。我们这里叫帝王厅,包房费用至少三万八起步,再加上这些红酒,少说也快十万了。”

    “就是啊,也就我们刘少请得起,让我们跟着享福。不过说到享福,还是我们冯蕾SZ啊,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众人纷纷起身,举杯,吹捧着。

    他们大多都是普通的家庭,哪里比得上刘洋这样的富二代,温莎这种档次的地方,他们能够来一次,感觉脸上很有面子,以后至少可以拿出去吹嘘了。

    所以,这些人对刘洋很感激,也很恭敬,崇拜。

    听着众人的赞誉,刘洋面露笑意,心里很满足。

    冯蕾更是得意无比,为自己有这样的男朋友而骄傲,她甚至恨不得马上毕业,嫁给刘洋。

    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无声打脸,最为刺痛

    这时,有人提议道:“刘少真是重情重义啊,温莎这种高档的会所,说实话我这辈子能来一次也值得了。来来来,我建议,大家每人敬刘少一杯!”

    包房里热闹非凡,一个个同学端着酒杯轮流上去给刘洋敬酒,刘洋的姿态也摆的很足,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

    陈歌倒是没有注意那么多,他一直在跟束阳聊着毕业后的工作问题,而张恺则是丝毫没兴趣,一边玩着手机,一边拼命的吃菜。

    每个人都敬了一轮,这时,陈歌这桌,一个男的站了起来,眼神不屑的看着陈歌三人,道:“陈歌,张恺,你们怎么不去敬酒?怎么,是看不起我们刘少?”

    说话的人叫李朝,一直以来都是刘洋的狗腿子,此时他叫的名字虽然是陈歌与张恺,但是眼神却是示威一般的盯着陈歌。

    至于束阳,他还没有这个胆子敢得罪。

    作为一名忠实的狗腿子,李朝自然明白主人刘洋的心意。

    “关你卵事?当狗当上瘾了是吧?”陈歌还没有说话,张恺却是一甩筷子,瞪眼道。

    李朝顿时大怒,道:“张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大家来评评理,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刘少花钱请我们吃饭,让你们去敬杯酒怎么了?”

    听到这话,四周的人也是指指点点,目光集中在了陈歌身上,冷嘲热讽。

    “张恺就算了,那陈歌凭什么不去敬酒?乡下来的,就是没素质。”

    “就是啊,跟个大爷一样坐在那里,真有本事就别来蹭吃蹭喝啊。”

    “没脸没皮的,我要是他,都不好意思来吃饭,真是没教养。”

    陈歌微微皱眉,没想到无缘无故却牵扯到了自己的身上,而且,这些人说的话让他很不舒服。

    抬头看去,刘洋靠在椅背上,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来。

    陈歌顿时明白了,也懒得与他争辩,只是冲着门口的服务员招了招手,淡淡道:“把你们经理叫来,这桌的单,我先买了。”

    听到这话,服务员愣了一下。

    而李朝则是一脸嗤笑道:“哎哟,这个逼装得的,陈歌,你以为这里是路边大排档吗?这一桌你知道要多少钱吗?你买得起单?笑死我了!”

    旁边的一些同学,也是个个面露讥笑,陈歌的底子他们再清楚不过了,靠着学校的奖学金,勤工俭学才读得起这三年,平时路边大排档请客都不舍得。

    张恺也惊讶不已,靠着陈歌的耳边,低声道:“老三,别冲动,今儿我身上可没带那么多钱。”

    一旁,束阳说道:“没事,我卡里还有一万多,差不多也够。”

    “不用,我自己来。”陈歌心中感动,却是摇了摇头,看向服务员,道:“把你们经理叫来吧。”

    服务员回过神来,却没有回话,而是眼睛看向订下这个帝王厅包间的刘洋。

    “他喜欢买单,那就让他买好了,不过丑话说在前头,等下要是付不起帐再来找我可就没用了。”刘洋虽然面带微笑,但是声音却是阴阳怪气的说道:“大家也都看到了,是他自己说要买单一桌的,可不能怪我。”

    服务员得到命令,转身出去。

    而包间内,却是一片奚落之声,许多人看向陈歌的眼神都带着嘲弄的意味,他们都在等着看笑话。

    不一会儿,服务员再次回来了。

    不过,却是低着头,跟在一个美艳女人的身后。

    那美艳女人,玉手里端着高脚杯,穿着一身火红色的长裙,后背裸露,妖娆妩媚,风情万种的走来。

    却正是柳倾城。

    看到柳倾城的刹那,包间里的人全愣神了。

    这个女人,太美了!

    而且,光是身上那股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都足以让在场的女生低头,至于男生,则是个个目不转睛,吞咽着口水。

    陈歌也有些愣了,没想到温莎的老板居然是柳倾城。

    而另一边,刘洋脸上十分激动,早就听说温莎的老板柳倾城是个背景雄厚的绝世大美女,没想到居然亲自来敬酒了。

    他当然认为柳倾城是来给他敬酒的,毕竟,他可是订下了帝王厅啊。

    刘洋赶紧给自己的酒杯倒满,朝着柳倾城走去,脸上带着微笑。

    然而,他刚刚准备开口,柳倾城却是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直接走到角落的陈歌边上,举起酒杯,态度亲切道:“陈小先生,没想到能够在这里遇到你,下面的人没有好好招待,是我的疏忽。来,我敬你一杯作为赔罪。”

    陈歌微微尴尬,拿起面前的茶杯,笑道:“我不会喝酒,就以茶代酒吧。”

    美女敬酒,陈歌居然只用一杯茶来应付,但是,柳倾城丝毫没有不高兴,反而用一种欣赏的眼神看着陈歌,更加觉得陈歌神秘了。

    “陈小先生是我的朋友,今晚这里所有的消费全部免单。”抿了一口红酒,柳倾城对着旁边的服务员交代了一句,随后,又看着陈歌,笑道:“多谢小先生的赏脸,我就不打扰您了。”

    “嗯。”

    陈歌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柳倾城欠了欠身,很快离开。

    足足过去了半晌,整个包房,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一脸懵逼的表情,目光震惊的看着陈歌。

    帝王厅光包房费就三万八,酒菜加在一起,少说也有七八万,就这样免了?

    而且,这家伙也太能装了吧?

    柳倾城,这样的美女亲自过来敬酒,他居然都不喝,还以茶代酒。

    甚至,就连话都很少。

    “卧槽,老三,你特么也太能装了吧?柳倾城跟你说话,你怎么还爱答不理的呢?”张恺直接问道。

    陈歌苦笑摇头,并不是他装逼,而是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因为他跟柳倾城,也只是今天刚认识。

    场中最尴尬的,自然是刘洋。

    他端着要敬柳倾城的酒杯,愣在了原地,直到柳倾城走出了包间,他才反应过来,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在众人的目光中,刘洋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仰头将酒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无声打脸,最为刺痛。

    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居然被包养过

    “燃烧我的卡路里……”

    这时,刘洋身上的手机响了,接起来一听,他脸色微变,立马起身道:“冯蕾被人打了,我去看看!”

    这个电话来得倒是及时,让刘洋缓解了不少尴尬。

    包间里,几位同学也纷纷起身,跟着出去,毕竟都是一个专业班的。

    张恺也站了起来,不怀好意的笑道:“走,我们也去,看看冯蕾被打成什么样了。”

    柳倾城来的时候,冯蕾刚刚恰巧是去了趟洗手间。

    陈歌与张恺,束阳来到的时候,就看到了女洗手间的门口,冯蕾跪坐在地上,头发散乱,嘴角还流着血,内衣都被扯出来了大半。

    在她边上,站着一个肥胖的中年人,一边抽着雪茄,一边骂骂咧咧道:“草泥马的臭婊砸,还跟老子装纯?一年前老子五千块就给你破了身子,还包养了你一年多。怎么,现在一万块让你来陪老子一晚上还不愿意了?你是镶金的还是镶钻的?还敢扇老子?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苏大强在江城地界是什么人物!”

    “冯蕾!”

    这时,刘洋带着一群人赶到,看到坐在地上哭泣的冯蕾,当即大怒:“你特么的找死啊,敢打我的女朋友,不想活了吗?”

    刘洋家里有钱有势,一直在学校里称王称霸,如今看到自己女人被欺负了,哪里压得住怒火。

    他冲了过去,从背后,直接一脚就踹在了肥胖中年人的后背上。

    砰!

    肥胖中年人猝不及防,被一脚踹倒,脑袋磕在了墙壁上,惨叫一声,一行鲜血流淌下来,当场人就躺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苏总!苏总!”

    走廊里,两个中年人也惊慌的冲了出来,赶紧查探地上的肥胖中年人,随后一个中年人拿出手机拨打了120,目光凶狠的盯着刘洋,道:“小兔崽子,你下手够狠的,等着吧,苏总若是出事,你倾家荡产也赔不起!”

    “少特么的在这里装逼,他欺负我女朋友,老子打死他又怎么样?”刘洋一脸不屑,搀扶起地上的冯蕾,霸气无边道。

    “你女朋友?”中年人愣了一下,随即冷笑道:“呵呵,这小婊砸被我们苏总包养了一年多,是你的女朋友?现在的女大学生可真会玩。小兔崽子,提醒你一句,出门在外,不要太狂,总会有你得罪不起的人。”

    救护车很快来了,肥胖中年人被抬走,那两个中年人目光阴冷的看了刘洋一眼,随后离去。

    而此时,刘洋却是脸色铁青,他倒是没有在意那中年人的威胁,而是对方的那句话。

    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冯蕾居然被包养过?那当初第一次上床的血,是怎么来的?

    转过身,刘洋盯着冯蕾,问道:“他刚才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冯蕾抬起头,一脸泪痕:“刘洋,你,你听我解释……”

    “好,好,好!你也不用解释了,我明白了,冯蕾,我们之间完了!”

    听到这话,刘洋如遭雷击,直接转身离去。

    一场聚会,变成了闹剧,在几位女同学的搀扶下,冯蕾哭哭啼啼的离开。

    陈歌心里也是有些唏嘘,眉心深处的龟壳的确神异,算的很准,那叫苏大强的肥胖中年人看起来来头不小,刘洋这次只怕破财也未必能够解决问题。

    三人走出温莎,张恺还在幸灾乐祸的说道:“早就听说冯蕾当那种女的了,没想到还是真的,居然被人包养过一年多,刘洋这煞笔是捡了个几手货?”

    束阳说道:“算了,都是一个班的同学,老二你少说两句。”

    张恺冷笑道:“嘿,老大你还可怜她?忘了当年冯蕾是怎么对老三的?要不是他,老三与林可儿早就在一起了。哼,要我说,这女人就是活该!”

    林可儿!

    听到这个名字,陈歌的内心刺痛了一下,随后装作浑然无事的样子,转移话题道:“都过去了,老二我正要问你,你那个龟壳哪里买的?我给弄丢了。”

    张恺咧嘴笑道:“古玩城老张头啊,这笔就是个骗子,我今天去找他算账的时候才知道,他骗了个老外,然后被警察抓走了。丢了就丢了,哎,老三,你是不是故意弄丢的,想我给你补个生日礼物?”

    听到这话,束阳立刻瞪眼道:“你个没人性的家伙,也就是你才能干出这种事情,自己被人骗了,一个破龟壳还拿得出手给老三当生日礼物。”

    陈歌笑着摇头道:“没事,这礼物我还挺喜欢的,就是弄丢了有些可惜。”

    三人正有说有笑的时候,温莎门口,一辆鲜红色的法拉利却是停在了三人边上。

    车窗摇下来,居然是柳倾城。

    “小先生,我送你回去吧。”柳倾城道。

    陈歌笑道:“不用了,明天一早你让人来学校接我吧,柳小姐放心,你的事情我会记在心上的。”

    柳倾城点点头:“好,那小先生明早见。”

    车子开走,张恺看得一愣一愣的,狠狠的拍了一下陈歌的肩膀,道:“卧槽,老三你跟她到底啥关系啊?你傻啊,柳倾城这样的美女送你回家,你居然拒绝了?擦,真可惜,你要是答应,哥们我好歹也能蹭下车啊!”

    束阳倒是很平静,说道:“柳倾城是倾城国际集团的总裁,旗下涉及酒店,地产,日化,还有几家工厂,在整个江南省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这样的女人,你还是别多想了。老三,你怎么会认识她?她托付了你什么事情?”

    “你们想多了,我跟她也就是今天刚认识。”被张恺和束阳的目光死死盯着,陈歌有些受不了,只好道:“我那叔叔不是职业算命的么?今天我去店铺里,刚好她来让我帮她看下风水,咳,我打小也跟着二叔学了点皮毛,就吹嘘了几句。”

    张恺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老三你可以啊,居然把柳倾城都忽悠住了,不过还真别说,这些有钱人都相信这东西。”

    “风水气运之说其实是有科学根据的,老三,你要是真能搞定就好好弄,说不定这是个机遇,如果没有把握,最好还是直言相告。柳倾城这个级别的女人,智慧超人,想忽悠她是不可能的。”束阳却道。

    “嗯,我有分寸的。”

    陈歌点点头,知道束阳是为自己考虑。

    不过,他现在有了眉心深处的龟壳,倒是不担心。

    这一天之内,这块龟壳带来的好处,让陈歌也是有些激动。

    关键字:

    无相神算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