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相神算全文免费阅读by柳辰风

    无相神算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柳辰风小说无相神算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无相神算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龟甲之中,包罗万象,陈歌意外获得龟甲,从此美女环绕,风水堪舆,奇门术数,占卜星象,阴阳鬼术,给陈歌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无相神算全文免费阅读by柳辰风

     

    第17章 货车再现

    开车的宋冰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但很快又开口问道:“那狐仙说的浊气一时轻一时重又是怎么回事啊?”

    听见这话陈歌才发现自己漏了些消息,皱眉转了转眼珠才迟疑地开口道:“这,我也清楚。一般来说炼成功的僵尸能保存上百年,不可能说短短半年就报废的。”

    最后他摇了摇头说出了自己的猜想:“可能是那个炼僵尸的法师是个半吊子,活生生把僵尸给用报废了。”

    其实这个猜想几乎是不可能的。既然有这么大的胆子到处杀人,肯定是个老道狠辣的角色。那种一桶水不满,半桶水晃荡的新手还在自家师傅底下待着呢。

    小车在车流中穿梭,很快就穿越了大半个晋城市来到了晋城南。

    “这晋城南这么大,去哪里找啊?”

    陈歌看着窗外周围喃喃道。狐仙只说了这浊气在南边,也没说别的。这可真是大海捞针了。

    但宋冰冰对于这问题却似乎并不担心,只是自有目的地往前开着车,随口道:“盘踞在南边的有好几个势力。但我想,很有可能是金七爷做的。”

    唰地直起身来他皱眉看宋冰冰,疑惑道:“金七爷?”

    就听见宋冰冰冷笑几声开口道:“是个老混混。早年手段狠辣,机缘巧合之下给他发了家。后来被我们设计抓了一次,但他用手段拿了精神疾病的证明,没给他坐成牢。”

    “既然是这样,那你肯定知道他老巢在哪吧?”

    陈歌忽地打了个哆嗦,开口问道。

    要真是平时碰到的那群小混混,来那么七八个他都不带皱眉头的。毕竟经历了在自己家里和那光头的一战之后,他胆子可是大了很多。

    但要碰上了那些个带着枪的亡命之徒,那他的术法可是绝大多数都派不上用场,陈歌也就是个普通人。

    似乎听出了他语气中夹带的颤抖宋冰冰轻松笑了笑,说道:“别害怕。今天我们主要的任务只是找线索,等证据确凿了,我申请警局支援,给他们一锅端了。不用你上战场的,胆小鬼。”

    被骂了一句陈歌脸有些红了,在这么个女孩子面前怎么能示弱?于是他硬着脖子开口道:“什么啊?就算真要我上,我陈歌说一个不字,就不是男人。”

    对这种话宋冰冰似乎也听得耳朵起茧了,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继续开车。

    在这南城兜了一圈却还是没什么收获,宋冰冰松了口气把车停到路边,皱眉道:“真是奇怪,平时路边都有那金七爷的人,现在一个都见不到了。”

    说罢她扭过头来笑着开口道:“诶,胆小鬼。今天算你运气好,没碰上人,我们先去吃饭吧。”

    陈歌此时看着窗外呢,正想给她说两句硬话证明自己不是胆小鬼。忽地他眼睛就被外面轰隆隆开过去的大货车给吸引住了。

    看了一两秒陈歌顿时下了判断,忙指着窗外往另一边开过去的货车喝道:“冰冰,那是昨晚的车!”

    “我们追!”

    马上小车引擎轰鸣,宋冰冰两手打着方向盘,随后油门一踩就嗡地往后面的货车追了上去。

    虽说她不知道陈歌是怎么认出来那大货车的,毕竟昨晚看见的货车是没有挂车牌的,而这种货车在城里还有不少一模一样的。

    可知道陈歌有着异于常人的能力,宋冰冰也就一点也不质疑他的判断了。

    于是乎在这南城区里,一辆大货车和一辆小车便一前一后地开始追逐了起来。后面小车是宋冰冰在开,她已经按了好几次喇叭,想要让那大货车停下来了。

    可那大货车就像知道后面追着的是警察一样,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反而开得更快,往远处逃。

    “冰冰,不能再快点吗?”

    坐在后排的陈歌看见周围被拉成虚影了的树木和建筑,却一点也不担心,开口道:“我确定它就是昨天晚上的大货车!冰冰你看它左边的车窗,是新的。而且挂车牌的地方也没有灰尘,显然有问题。”

    “这已经是最快了!”

    听见这话宋冰冰更是着急,大喝了一声。她的车只是普通的小车,要想在城区追上一辆普通货车实际上还是绰绰有余的。

    但那货车可能是被改装过了,跑得飞快,压根就追不上。

    可陈歌突然脑海里灵光一闪,惊呼道:“对了!”同时连忙伸手拿了电话就拨了出去。

    前面开着车的宋冰冰看他这样,忙问道:“陈歌,你干什么?”

    “报警啊!”

    “可我们又没有确切证据,现在引来警察,不就是打草惊蛇了吗!?”

    宋冰冰也着急了起来,忙吼道:“别打!”

    可他摇了摇头,坚持道:“那辆货车明显是超速了!我打给交警没问题吧?只要能把它拦下来,我们就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

    听见这话宋冰冰也没说什么了,这的确是个办法。不是说交警的车好能够追上那货车,而是交警散步在这城区四周,总有人是在那货车前面的,如果能够得到他们的帮助,肯定就能把那货车给拦下来。

    于是乎陈歌直接就报了警说明了在这条街上有一辆大货车正在飞速狂奔。

    而交警那边也受理了报警,说是很快会去处理。

    既然如此宋冰冰也就松了一口气,看着眼前一百多米距离的大货车冷笑了起来。不管犯罪的是什么人,想要逃脱法律的制裁,那真是异想天开!

    现在只要远远跟在那大货车的后面就行了,等着交警在前面把那大货车拦下来,宋冰冰再亮明自己的警察身份,就能够得到授权去那大货车上面检查一番。

    一路跟了大概五六分钟,坐在车里的陈歌都已经能听见周围传来了交警的警笛声。

    “前面的货车,马上停下!你现在开的速度很危险!”

    有大喇叭朝货车吆喝。

    可和之前一样,那大货车仿佛就是听不见一般,压根就没有减速,反而是开得更快了,想要甩开后面的交警。

    这下交警们也犯了难,毕竟追的那一辆车可是大货车啊。他们骑着的只是摩托,要硬是碰上去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交警编号9876呼叫总部支援!”

    有聪明的连忙拿了对讲机开始向总部报告情况。总部方面很快也明白了这事情的严重性,有一辆开得飞快的货车在市区里面肆意驰骋,一不小心就很有可能造成上百人的伤亡!

     

    第18章 车祸

    大货车引擎轰鸣,幸亏这时候正好是正午,路上没有多少车。就算是有车在跑,看见这大货车气势汹汹地冲过来,也懂得往旁边躲闪。

    所以一时间没有造成什么损失。

    封路放钉,是交警们做出来的应急措施。他们在货车的必经之路上设置了路障,只要那大货车经过,就肯定会被他们拦下来!

    这时的货车已经是走投无路了,而这附近除了陈歌和宋冰冰之外,也没有其他开车的人在。

    而此时心安了点的交警忽地才发现,在那高大的货车后面,竟然还紧紧跟着一辆小车。于是他们连忙也开始吆喝道:“货车后面的小车,你们是什么人?赶紧停车!”

    听见这话宋冰冰也明白交警已经做好了准备,自己继续跟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于是乎她刹车一踩,就要把小车停在路边。

    坐在后面的陈歌两眼死盯着前面的货车,此时突然惊呼出声,伸手拍着宋冰冰的座椅吼道:“快急刹!那货车也刹车了!”

    透过汽车的前窗,能看见货车的尾箱瞬间放大了五六倍,原本两者一百米左右的距离,如今满打满算也就十几米了!

    “不行啊,来不及了!”

    宋冰冰倒吸一口凉气,怒吼着踩下了刹车。

    可因为之前要贴紧这货车,她一直开得都不慢,虽说刚才已经先刹了车。此时只剩下十几米的距离,已经不足以让小车停下来了。

    在这无人的街道上,一大一小两辆车忽地前后撞在了一起。小车前半部分直接铲进了那货车的底盘下面,玻璃和铁片散得满地都是。

    听见咚地巨响响起,周围不管看没看见的交警,此时全都往事故现场冲了过来。

    “快过来帮忙!”

    在吆喝声下,小车的后车门被拉开了。

    交警们往里看去,就看见陈歌灰头土脸地喘着大气,在他怀里宋冰冰已经被强大的冲击撞得昏了过去。

    刚才在撞上的一瞬间,他拼了命地把驾驶座上的宋冰冰给拽了过来。这才救了她一命,否则她的身子早就和这汽车的车头一样,被那货车碾成肉酱了。

    “快,还有人活着,来搭把手!”

    听着旁边交警大喝,陈歌也忍不住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才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里了,旁边坐着的是一脸担心的小翠。

    唰地坐了起来他顿时感觉自己身体传来一阵升腾,但第一时间还是咬牙问道:“小翠,你怎么来了?宋冰冰呢?”

    见他醒了过来小翠是欣喜万分,连忙把手上削好的苹果递了过来,着急道:“因为警察通知我,说是表哥你出了车祸,我就连忙过来了。宋警官,她应该在旁边的病房。不过万幸的是,你们都只是皮肉伤,没什么大碍。”

    陈歌松了口气说道:“那就好。走吧,小翠,我们去找宋警官。”

    他咬着牙下了床,一站在地上就感觉脚腕生疼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直接坐回了床上。

    “小翠,你给我找碗水来。”

    他忙拍了拍她肩膀。等小翠乖乖送了一杯水进来,他便伸手在水杯上虚划了几下,最后直接把水杯里的水倒在了脚腕上。

    如此一来他直接就站在地上行走犹如平常,也感觉不到疼了,忙拉着小翠就到了旁边病房。

    这也是一种术法,它的效果并非是疗伤,而是止疼,只能用来应急。

    进了病房就看见宋冰冰坐在病床上优哉游哉地看着电视,似乎没出什么事一样。

    听见开门声她扭头来,笑着挥了挥手道:“诶,陈歌你醒了啊?”

    看她这么自在陈歌不禁皱起了眉头,忙走过去床边坐下,开口道:“先不说这个,货车呢?现在那货车怎么样了?”

    她无奈地摊了摊手,说道:“我的同事去检查货车了,要是有了结果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们的。”

    话刚说完就听见她手机滴滴滴地响了起来,等她接了说了几句,顿时宋冰冰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看这陈歌就知道肯定是出事了,就没说话等她自己说。

    挂了电话宋冰冰扭头来,认真道:“在货车上检查到了有大片的血迹。虽然凶手把货车都洗过了,但我们有显影剂,能看到残留的微小痕迹。只不过,只能知道曾经这里有血,却不知道是什么血。”

    这下可糟了,要是那个货车司机一口咬定是鸡血猪血,那不就真的打草惊蛇了吗?

    要是当初那货车顺利被拦截下来,没有出车祸。那他们就能悄悄地去货车上调查,对外的名义只是超速罚款而已,不会引人注目。

    此时陈歌忽地响起,忙问道:“那司机呢?”

    她皱眉摇了摇头说道:“司机硬是从十几个交警的手下跑了出去,现在全城通缉,但我估计是找不到了。”

    苦笑了几声陈歌说道:“那是僵尸啊,力气肯定大,硬是跑出去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此时宋冰冰扭头过来,认真道:“但我们还是有收获的,我们从那个货车的车牌上查到了一家公司。是一个叫陈毅开的陆运公司,我想我们现在就去看看比较好。”

    说罢她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麻利地拿上旁边放着的衣服就走到洗手间里换去了。

    在等她换衣服的时候,陈歌回头拉住小翠的肩膀开口道:“小翠,表哥还有事情要做。你先回去吧。”

    小翠扭头看了陈歌一眼,她眼神里满是敬佩,便点了点头道:“好,表哥,我就先回去了。你自己小心啊。”

    她对表哥说自己只是个普通人的话,已经不信了几分。表哥肯定是个大人物!否则怎么可能会发生这么多事来?

    在医院里陈歌和宋冰冰一起办了出院手续,便开了新车往那家陆运公司的地址去了。

    车上陈歌看她生龙活虎的样子,不禁皱起了眉头,嘀咕道:“宋冰冰。我救了你,连句谢谢也没有啊?没谢谢,也不要再叫我胆小鬼了啊。”

    听见这话宋冰冰顿时爽朗地笑了起来,喊道:“好!你以后不是胆小鬼了,你是救了我的大英雄。”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陆运公司的附近,这里是晋城南的一处郊区。所谓的公司其实只不过是租了一大块地,建了个仓库而已。

    但很明显这仓库的老板不是一般人,因为仓库附近有不少的混混在这逗留。

    “大英雄,下车了。”

    听着宋冰冰说话陈歌下了车,看着那仓库外面站着的十几个小混混,皱眉道:“宋冰冰,你不是说不用我上战场吗?现在我们两个人,要闯进去这起码上百人,而且他们很可能有枪的仓库里面把凶手揪出来?”

     

    第19章 陆运公司

    走在前面的宋冰冰翻了个白眼,伸手拍了拍自己腰间,开口道:“吵吵什么呢?他们有枪,我带的就是水枪?而且我说过了,我们只是来调查而已,不是抓捕,你担心什么呢?”

    听她都这样说了陈歌也只好迈起自己贴了筋骨贴的右脚跟着她往前走,又听她说:“虽然我们已经知道很有可能就是在这陆运公司老板做的好事。”

    顿了顿她接着道:“但现在我们证据不足,就算截获了那辆货车,也只能告那司机危险驾驶,顶多也就揪个小混混出来给后面的老板顶罪。这是你想看到的吗?”

    她说起话来总是一套一套的大道理,陈歌忙摆手道:“知道了知道了,我跟你去还不行吗?”

    话音刚落忽地就听见不远处传来嗡地声响,那是汽车引擎的声音。陈歌两人连忙扭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就看见一辆跑车像箭一样冲了出去,看它的目的地应该和他们一样,是那陈毅开的陆运公司。

    在这个节骨眼还往那跑,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陈毅的同伙。而且极有可能是因为货车的事情,那开跑车的人才来的。

    见状陈歌忙开口喊道:“我们快过去,大鱼上钩了!”一边加快了步伐越过了前面的宋冰冰就往仓库方向赶了过去。

    宋冰冰自然也明白,因为能开得起跑车的人,又怎么可能回事小喽啰?

    于是两人便跑着往前走,很快就来到了仓库附近。为了躲开这仓库附近的小喽啰,陈歌可是费尽了心思,不得已间还用术法迷晕了那么一两个,让他们不能嚷嚷。

    潜入了这诺大的仓库里,两人就藏身在了一个房子的后面。这房子是仓库里面最漂亮的屋子,一看就是老板的办公室。

    贴墙去听陈歌就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顿时他便深吸了一口气。

    这时旁边的宋冰冰虽说也听见了有人说话,但因为隔着太远,只能听得一星半点,想要听懂几乎是没可能。

    但她看陈歌神情变化,明白他绝对是发现了什么,便忙压低声音问道:“怎么了?”

    他皱着眉头往屋子里看去,也压低声音道:“我知道刚才开跑车过来的人是谁了。他叫马龙……”

    这马龙正是之前在柳倾城家里,和他争辩结果被他骂得落荒而逃的马家传人,马大师。

    很显然一个法师和陆运公司,平常的话压根就没有什么联系。更何况陈歌还是因为僵尸的事情才来调查这陆运公司的,他敢肯定这马龙和炼尸绝对脱不了干系。

    而这时候在外面听得朦朦胧胧的宋冰冰忽地一挥手,斩钉截铁道:“不行,我们得进去!”

    说是这样说。陈歌自己也想进去听听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啊,但现在屋子里应该还有五六个左右的小混混在把守,想要悄无声息地溜进去可不是一件难事。

    可不等他说话宋冰冰就已经猛地一跳,扒住了这屋子的水管就往上窜去。她忽地低下头来,开口道:“你就在下面藏好了,等我出来。”

    她似乎认定陈歌不敢爬,所以才这样说。但这也未免太小看陈歌了,他啧了一声伸手在旁边的树上摘了两片树叶。

    在树叶上用手指虚划了几下同时嘴里念咒,最后他俯身把树叶塞进了自己的鞋里,便直接伸手也抓住了水管就往上爬。

    这下他行动可谓十分迅捷,甚至比接受过训练的宋冰冰还要快上几分,就追上了她。

    看这动静宋冰冰也颇是惊喜,低声赞道:“你这术法还真方便啊,有机会我向你讨教几招。”

    说罢她便继续往上爬,等爬到了二楼便拉住二楼阳台的栏杆攀了过去。两人小心翼翼地落在了阳台上,她贴着墙侧头往屋里看了一眼,就记住了这二楼里的情况。

    厅堂里两个混混正百无聊赖地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而在房子的另一边有几个房间,其他房间都是开着的,只有一个紧关着门。

    想必这仓库的老板和马龙就是在那房间里面说事。在这阳台上听,也没好到什么地方去,房间里面的声音几乎都给外面这电视声全部盖住了。

    宋冰冰低头想了想,便扭头往陈歌看了过来。

    这眼神的意思他是秒懂,明显是在问他能不能配合,一起把那两个看电视的混混给解决了。

    一秒钟之后他就坚定地点了点头。毕竟之前可是在宋冰冰面前夸下海口,碰到这种事情他陈歌绝对不会说一个不字。

    于是乎宋冰冰就做了个手势,示意她解决远的,陈歌负责近的。最后她竖起三根手指,一根接着一根弯了回去。

    等她攥成拳头的瞬间,陈歌便脚下用力直接冲了出去。

    那两个混混看电视也未免看得太入迷了些。陈歌都冲到他面前了,他才浑身一颤猛地看了过来。可这时已经晚了,他直接一拳打在了这小混混的下巴上。

    顿时这小混混就头啪地撞在沙发上,整个人软了下去,直接就被打晕了。而另一边宋冰冰自然不会失手,她急促往前两步,忽地一个高脚就踢在了那个混混的喉咙上。

    那混混疼得眼泪都出来了本能地蹲了下来,可因为嗓子被狠狠踢中,他开口想叫都叫不出来,只能发出哑巴一样的声音。

    而此时伸出两手宋冰冰抓住混混的头就是一个膝撞,就解决掉了这二楼的最后一个守卫。

    这屋子的二楼电视声仍然吵杂,但两个躺在沙发上的混混已经安详地闭上了眼睛。而陈歌和宋冰冰则来了那关上房门的房间隔壁。

    在这里能够十分清晰地听到马龙他们说话。

    “陈老板。”

    冷笑着马龙敲着桌子开口说道:“没想到你居然连这点小钱都贪?金七爷让我把工具给你,不是让你开着那烂货车在晋城送快递的,是用来做大买卖的!现在好了,货车不知道为什么就给人拦了。”

    “幸亏僵尸跑了回来!不然事情就全叫你给坏了。”

    忽地马龙猛地一拍桌子怒喝出声。

    “马天师,你这么火大是干什么?”

    此时另一个悠哉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车上没东西的,那帮警察查不到什么。要是他们说我手下的员工危险驾驶,肇事逃逸,那随便给个几十万安家费,找个小混混顶过去不就完了吗?金七爷的事情不会耽误的。”

    显然这说话的人就是陆运公司的老板,这仓库的所有者陈毅。

    马龙冷哼出声,攥紧了拳头咬牙道:“是这样才好。要是金七爷的好事成不了,你和我的小命也别想保住了!”

    关键字:

    无相神算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