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相神算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陈歌柳倾城大结局

    无相神算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都市异能类爽作者是谁,主角是怎么出场的。本站提供无相神算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无相神算精彩章节免费阅读:龟甲之中,包罗万象,陈歌意外获得龟甲,从此美女环绕,风水堪舆,奇门术数,占卜星象,阴阳鬼术,给陈歌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无相神算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陈歌柳倾城大结局

    《无相神算》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7章 马家传人

    “马家?”

    神情渐渐变得凝重,柳倾城也听说过这个名字。首富们的御用风水师,通天地辨鬼神的大修行家族。

    看她语气松了,罗阳微微笑起,两眼挤成一条线,弯腰向马道长拱手道:“大师,在下多嘴了。”

    马道长抚着胡子呵呵笑起,一摆手道:“无妨。”而后扭头往陈歌看来,笑道:“小兄弟,贫道并无他意。只不过……”

    这人欲言又止,陈歌气得都笑了,听这人语气就像他刚才说错了一般。

    马道长跨着方步走前两步,猛地转身来剑指虚晃,厉声喝道:“做风水的须得谨慎万分,你为了贪钱,明知不懂却下巴轻轻,张口就来,可知会害死多少人?”

    “要破这孤阴煞灵局可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牛鼻子一哼,马道长啪地一伸手就从怀里拿出两张灵符来。

    这灵符刚到空中就烧起一阵烟尘,这弥漫开来的云烟就变成了两个厉鬼样子,没有片刻迟疑,惨叫出声直接扑向一旁柳倾城。

    吓得她花容尽失,惊呼着就往后退。幸得一只手护住她腰肢,陈歌早闪在她身后帮她站稳了。

    “孽障!”

    这时那马道长怒喝出声,右手抓住背后桃木剑就劈中烟鬼。啪地,烟鬼狰狞地炸开大团,好久才消散完全。

    柳倾城和罗阳看那闭目抚须的马道长,都呆了。

    半响,罗阳深吸一口气,忙看向柳倾城说道:“看,我没说错吧?大师有这能耐!那混小子有吗?要有,他刚才早出手把鬼给灭了,还能等现在丢脸?”

    “话可不是这样说。”

    在一片和谐里,陈歌硬插话进来,他走到众人面前,双目如炬瞪向那马道长,冷笑道:“道长真是受的马家传承?”

    刚才这道士两张灵符就不是把孤阴煞灵局的阴灵召出来了,那所谓的厉鬼,压根就是这道士自己养的小鬼。

    柳倾城看不出来被糊弄,他陈歌还能看不出来?先不说养小鬼是对是错,光是招摇撞骗就不是马家这种明媚正派的作为。

    “当然。”

    道长拉长声音喊道,一副我不是难道你是的样子,可他眼神闪烁,一看就是心里没底。

    这时罗阳气得捏紧了拳头,贴近陈歌面前,咬牙道:“小子,你什么意思?骂我也就算了,你敢给大师泼脏水,也不怕天打雷劈?”

    “而且,耽误了柳倾城的事,你担待得起吗?”

    皱着眉头,陈歌扭头在柳倾城耳边开口:“要他真有能耐,我马上就走。只怕他害了你。”

    但柳倾城回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走开几步坐下,拿了茶杯喝茶说道:“别的我不关心,谁能帮我我用谁。”

    冷笑几声,罗阳得意洋洋地推开陈歌,看向马道长纳头就拜,诚恳道:“大师,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就给他露两手吧。”

    不容陈歌插嘴,马道长就走过来接话道:“那好。今天贫道就教教你,这孤阴煞灵局怎么破,听好了小子!”

    “准备朱砂塑成的神像一个,整猪一只,瓜果若干。选正午时分……”

    那马道长摇头晃脑着深吟浅唱起来。

    听他说,陈歌两手负在背后,忽地也张嘴说道:“选正午时分,请正东南西北神,再请诸位大帝,于正午过三刻斩鬼破邪。”

    原本马道长要说的竟然被陈歌抢着说了,他气得瞪圆了眼,可好几次鼓动的嘴却吐不出半个字来。

    “没话说了吧?”

    冷哼一声,陈歌摇头叹气,看向柳倾城道:“孤阴煞灵局的破局方法共有三种,布局破煞,斩鬼破煞,逆破煞。”

    “听好了马道长!你这斩鬼破煞只有两个优点,一个起效快,另一个就是别人看得见鬼被斩死,效果好。但缺点可是数不胜数,最大一个就是让人沾染杀气,容易招惹各种邪事。”

    喝声罢了还不算完,陈歌扭头看向马道长,步步紧逼说道:“你身为名门后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可谓学艺不精。”

    “为权势排挤有学之士,就叫利欲熏心。”

    “而且枉顾柳倾城的安全,任由她被你弄出来的杀气缠身,好让你生意昌隆,这是草菅人命。”

    “现在我再问你,害人不浅的是我还是你?”

    逼问下,那马道长在陈歌面前步步后退,最后撞在桌上,啊地惊呼出声就在地上,扫得桌上杯壶尽碎,弄得满地茶水一片狼藉。

    事发突然,后面看着的罗阳满脸恼怒,又见狼狈的马道长投来求助眼神,他皱眉撇嘴扭过头去,直接装作看不见。

    这下真假可见,高下立判。柳倾城唰地站起,朝陈歌打了个响指转身就往外走,同时拿手机打了个电话。

    跟在她身边,陈歌听见她说:“保安,把我屋里的那两个骗子清出去。没错,最快速度。”

    挂了电话,她叹了口气摇头苦笑道:“幸亏有你在,不然我被那人骗了,还在帮他数钱,被他蒙在鼓里。”

    “你敢动我?!谁是骗子啊,你松手。我也是被骗的,他才是骗子,你抓他去!”

    后面传来罗阳的怒吼声,似乎是和保安起了冲突。

    “不好意思,小姐亲口说的,请两位马上离开这里,没有小姐的同意,下次就直接报警了。”

    保安把他手扭到背后,一边喊着一边推他往前走。

    “先生,请上车。”

    忽地耳边传来个尊敬声音,陈歌回过神看见自己走到了一辆加长轿车门前。一位侍从半弯腰请着,柳倾城翘着腿已经坐在车里了。

    “好,谢谢你。”

    笑着应了,陈歌坐了进去。

    汽车开动,不知道要去哪。看柳倾城伸手在旁拿了瓶酒和两个酒杯,递给陈歌一个,她亲自斟酒,开口道:“对不起啊,我实在是不想再留在那房子里了。我心一烦就会让司机带我出去兜风,我们就在这车里谈吧。”

    “多谢。”

    接过来抿了一口,陈歌才微微笑起,先说一句好酒,再躺在座椅上,开口道:“放心吧,这孤阴煞灵局我能帮你破了,而且绝无后患。”

    “那就好。”

    咯咯笑了两声,柳倾城扭头来认真道:“要真能和你说的一样,我有重酬,而且能介绍别的和我有类似问题的有钱人给你认识。只要你抓住这机会,以后钱对你来说,就不会是个问题。”

    “当然,干杯。”

    侧脸笑了笑,陈歌举杯当啷撞了下她的杯子,而后一饮而尽。

    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8章 乡下的大姨

    别的招摇撞骗陈歌不会,但手上真功夫可是实打实的。柳倾城家里那孤阴煞灵局他足足花了十二分精力,更是在她家住了三四天,摆阵念咒给这孤阴煞灵局破了。

    “柳小姐。”

    坐在车里他扭头看向旁边的柳倾城,笑着开口道:“现在你家里的事情已经解决好了,你就放心吧。”

    这最后一天他收拾好东西要走了,柳倾城硬是要亲自开车送他回家。

    柳倾城一边笑着一边轻抚方向盘,也不应话只是说道:“前面左转对吧?”

    话音刚落就听见轰隆一声巨响从身后传来,把她吓得满脸苍白,瞬间踩死了刹车。

    而坐在后座的陈歌却并不意外,两手交叉在脑后往后躺着,笑道:“后面出车祸了。柳小姐,我早就和你说过了吧?”

    听着这话惊魂未定的柳倾城半响才反应过来,在一开始的时候陈歌的确是和她说过,在这段时间她会有血光之灾,难道说的就是这场车祸?

    拍着胸脯侧头看了下倒后镜,看着后面两辆大货车撞在了一起,都给撞得车头都稀烂了,柳倾城才苦笑着甩了甩头,开口道:“我还以为只是割伤手臂这种程度的伤呢。”

    说罢她深吸一口气,扭头看了回来认真道:“你救了我一命。”

    “我打开门做生意的,收了你的钱自然帮你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也不用这样道谢啦。”

    抿嘴笑着摆了摆手,陈歌前倾身子关怀道:“你现在还能开车吗?要不要换我来。”

    受了惊吓的人想要恢复过来可不简单,要是后面再一个不小心又出了事故,岂不是光速打了他陈歌的脸?

    “那好吧,麻烦你了。”

    抓了好几次方向盘,柳倾城最后还是无奈地开了车门,坐到了后面来。陈歌则吹着口哨去了驾驶座。

    他轻车熟路,很快就到了自己家附近,把车还给了柳倾城。

    “我要是有什么消息,会来找你的。当然,你要是有什么事情要帮忙,尽管开口,我柳倾城能办到的,绝对不多说一句。”

    柳倾城伸手挥了挥,便油门一轰绝尘而去了。

    看着她走了陈歌才深吸一口气,啪地就伸手在半空打了个响指,这次可赚大了!

    柳倾城给的佣金就有足足五十多万,虽然不能一夜暴富,但对陈歌来说也是一笔极大的财富了。

    “浪里个浪~”

    哼着小曲回了店子陈歌刚坐下,手机就叮铃铃地响了起来。

    “喂?”

    “歌仔,我是你大姨啊。明天我们新屋建好了,摆入伙酒呢,回来喝一杯吧。”

    电话里传来大姨豪爽的声音。

    “那是,大姨你放心吧,明天我肯定到!新屋建好了可是天大的事情啊,要好好庆祝庆祝啊。”

    挂了电话陈歌才长出了一口气,但眉头皱着盯向电话,嘴里还在嘀咕着。

    就因为这大姨也不是一般人物啊,她家里一直都在乡下种田为生,陈歌从小到大她都是吝啬的性格,难道最近转性了?居然还主动叫他一个穷学生回去喝酒?

    虽然不知道大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既然答应了就要回去。于是第二天,陈歌就坐上了回乡下的巴士。

    说起乡下也好久没回去了,虽然陈歌从小就没见过爹妈,但跟着二叔也在乡下住过一段时间。

    那时候在竹林里抓青蛙,去河边玩水,也算得上是能难得的一段幸福时光。

    咔嚓,车门开了。

    原本藏在树林里的小村庄现在陈歌已经完全认不出来了,通了马路拉了电线,大部分的旧房子也重新建成了小别墅。

    而刚进村口,就看见摆了满街的桌子,一百多人坐在这等开席呢。

    “歌仔!”

    就听见有人在右边大喊了一声,陈歌扭头过去看见穿着厨房围裙的大姨擦着手忙走了出来。

    “快坐快坐,今天人多事多啊。来不及招呼,不要见怪啊。”

    被簇拥着陈歌就在一张空着的桌子旁边坐下,他笑着摆手说道:“大姨,你去忙吧,我自己招呼我自己就行了。”

    “诶哟。”

    忽地大姨一改以前吝啬的臭脸,笑得跟朵花一样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歌仔你发了财就这么见外啊?都住上城里的大别墅了,别看大姨这也就叫别墅啊,和你的一比,那就是猪窝。”

    “啥?”

    瞪圆了眼陈歌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自己住着的那个破烂房子,怎么就变成是大别墅了?

    等下,难道说是前几天在柳倾城家里住了几天,有时要出门买点东西,刚好就被大姨看见了,她眼睛这么尖?

    这时看她搓手赔笑的表情,陈歌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误会可不小,得给她说清楚了。但刚想开口,大姨就扭头过去拉住了个过路的人。

    “小翠,你去哪啊?没事就乱跑,来陪你表哥喝两杯。”

    一个约莫十七八的女孩子被按着坐在了陈歌对面,后面大姨打了个哈哈就转身走了,完全不给陈歌开口的机会。

    这下可尴尬了,这叫小翠的表妹是大姨在十几年前捡回来的弃婴,事实上没有血缘关系,看大姨刚才一番动作,是想要撮合他俩啊。

    皱眉挠了挠头,陈歌本不想盯着小翠看的,只怪眼睛不听话。他一眼看过去就连忙挪开了视线。

    这小妮子!以前黑不溜秋的,现在怎么长得这么水灵了?

    她穿得简单,上衣跟校服差不多,头发在脖子边上扎了两根小辫,两个水汪汪无辜地看了过来,这谁顶得住啊?

    “我有男朋友了。”

    正看着突然小翠尴尬地冒出一句,陈歌连忙猛眨几下眼睛,一边喝茶干笑道:“好事啊,大姨知道吗?只不过你这个年纪,这种事情真的要好好考虑。”

    本来是讲个场面话,把这事糊弄过去。没想到小翠倒认真了,瞪圆了眼睛激动地站了起来,说道:“我不用考虑!”

    陈歌被吓了一跳,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啥。心里已经是后悔至极了,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回来喝这顿酒,这下怎么收场啊?

    而且那混账二叔也不在!有他在,拿他开个玩笑,不就过去了?

    可能是小翠说话大了点声,周围不断地有人扭头看过来,眼神里都是看热闹的戏谑。

    “我打死你这个小畜生!”

    里头厨房大姨直接大叫一声就拿着锅铲往陈歌这桌冲来,吓得小翠两手护头惊叫着退了几步,尽管带着哭腔她仍咬定不松口,叫道:“我要嫁给谁,和你有什么关系啊!又不是你嫁人。”

    第8章结束

    第9章开始

    第9章 小翠的孽缘

    啪地一手按在桌上,大姨伸手捂着胸口,大喘气咬牙道:“我还不是为了你好!你看看你那个鬼男朋友是个什么人!整天游手好闲不干正事,你摊上他能落得好吗!”

    坐在旁边的陈歌连忙拿了凳子就要溜去别桌,这场好戏他可不想被拉扯进去。

    但哪里逃得过大姨的眼睛,锅铲当啷敲在桌上,喝声道:“歌仔,你在城里混得那么好,见过的世面肯定多,你来说说,这事情我对还是她对!”

    被点了名哪里躲得过去?

    陈歌只好硬着头皮站了起来摆手打哈哈道:“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嘛,倡导自由恋爱。要是小翠是真的喜欢的,那由着她去也不是件坏事。”

    这下简直就把像炮仗一样的大姨给点着了,她涨红了脸叹气道:“歌仔你是不知道啊……”

    话还没说完呢,突然就有轰隆一声,吓得所有人都瞬间扭头去看。

    “大苏!”

    小翠高兴地喊了出声,直接跑了过去。

    站在眼前的是四五个穿着黑西装踢着豆豆鞋的小年轻,刚才轰隆声音是他们踢倒了一张桌子,此时小翠扑到了站在最右边一个精瘦男人怀里不断抽泣。

    “岳母大人,怎么今天摆入伙酒也不叫我大苏一声啊?”

    搂住小翠那精瘦男人伸手摘了墨镜大喊出声。这下彻底露出了他自己的脸,一条刀疤就像蜈蚣一样盘在他右边脸上,显得很是狰狞,让乡亲们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对啊。”

    忽地,站在中间一个健壮点的男人也帮腔。他冷笑着扫了一眼四周桌上的饭菜,嫌弃般地啧啧出声,说道:“阿姨,我们和小苏今天可是来给你送一份大礼呢。”

    看着他们哈哈大笑,大姨握紧锅铲站直了身子,两行清泪在脸上落下。旁边人干着急啊,忙扯了扯她衣袖,小声道:“梁姨,快去找村长。”

    叹了口气陈歌摇头站了起来冷笑着指了指后面,说道:“那桌吗?”

    刚才这几个小年轻来了之后,那桌坐着的几个就悄咪咪地跑了,连个屁都不敢放。

    “糟了糟了!”

    这下才让旁边人大惊失色,就连大姨也脸色剧变。

    但陈歌一转身就挡在了大姨面前和那几个小年轻对峙,手一指喝声道:“给我把桌子抬起来,就算你们礼到了。”

    说完顿时就有两个跳出来,手指快戳到陈歌脸上,叫嚣道:“你这混蛋,手指指谁呢!”

    “你这臭虫谁啊?我怎么没见过你!”

    大苏一下急了,扯着嗓子骂道。

    “诶。”

    中间大哥笑着伸手拦住自己小弟,一手伸到背后两眼看着陈歌笑眯眯道:“敢出来和稀泥是吧?知不知道和稀泥要是不够实力,是会把自己也和进去的?”

    一句话说完,这大哥马上唾沫星子四溅喊道:“我们今天就要带走小翠,我看谁敢拦!”藏在后面的手瞬间伸出来,手上已经多了跟黑黝黝棍子,猛地打在旁边的桌子上。

    一时间盆飞碗碎,人人惊叫着连滚带爬连忙往外面跑。

    “你们这是找死!”

    实在是忍不住,陈歌怒吼出声直接上前两步。要论打,他还真不够这群天天打架的小混混来,但身为一个男人,这时候当缩头乌龟?

    那打翻饭桌的棍子唰地就甩在了陈歌大腿上,瞬间剧痛像电流一样传遍全身。他咬住牙根直接一手扒拉住了那大哥的手臂。

    只见陈歌掐动手指,从衣袖里捏出张明黄符纸就在那大哥手臂上刮了个图案出来。

    “搞什么啊!”

    大哥一见这奇怪招数,顿时大叫出声,往后退了两步连忙低头看自己手臂,但手臂上什么都没有。

    旁边小弟见自己大哥都退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也停了手。

    陈歌倒吸着凉气往后蹦了几步就给旁边哭喊着的大姨拉住了。

    不等他说话,就听见那大哥惨叫出声。大哥右手伸直,左手拼了命拽右手,让人口瞪目呆。

    “你在我手上弄了什么?老子,老子抬不起来了!”

    怒吼着,大哥最后惨叫出声,右手咚地就撞在了地上,一时间手指乱弯,看着都觉得疼。

    这下乡亲们和大姨的神情都变得惊喜起来,尤其大姨拉着陈歌手臂就着急问道:“歌仔,这是怎么回事啊?”

    两手飞快地揉搓着被打了的大腿,陈歌咬牙倒吸着凉气,挤出一句:“大姨,你知道他现在手臂比千斤石锁还重就对了。”

    这只不过是一个以前道士行走江湖用的防身术法,能让东西短时间变得奇重无比,但过一会就正常了。

    “大姨,我来报警。”

    好不容易缓过来,陈歌连忙拿了手机就要报警。

    “怕了吧?!我这侄子可是城里的大人物,随便一个电话就能把你们一锅端了!不想死的就乖乖把小翠还回来!”

    可旁边大姨像没听见一样,叉腰指着那几个黑西装就破口大骂。

    这下陈歌都愣了,难道说刚才他说的不是报警,是叫人来收拾他们?怎么大姨……

    大哥右手掉在地上压根抬不起来,正着急呢,一边让小弟帮忙,一边叫喊道:“大人物?什么名字!”

    “我侄子是,陈歌!”

    大姨自豪地猛拍了拍陈歌后背,喊道。

    猛地咳嗽两声,陈歌心里发虚,大姨这是真把自己当大人物了啊。可说到底,他也就在林倾城家里住过几天,仅此而已。

    只不过,这几个穿着黑西装豆豆鞋的,应该也就是在这乡下里横行霸道惯罢了。吓唬吓唬他们或许还这能成。

    于是乎陈歌整了整衣服,咳嗽两声冷眼扫去,喝声道:“识相的把小翠留下,自己滚。”

    大哥看向陈歌的眼神里多了几分猜忌,但现在小弟都在身边。而且来的时候可吹过牛批了,这次肯定能帮手下的小弟大苏把他女人抢出来,总不能这就怂了吧?

    只不过刚才事情实在太诡异,他扯着嗓子喊道:“你哪里蹦出来这个侄子,想要请人来演戏唬我是吧?我让你知道厉害!”

    说罢,这大哥扭头就朝大苏喊道:“大苏,给风哥打电话,叫上百来个兄弟也就够了,今天我整座村子都给他拔了!”

    说完他悄悄看了陈歌一眼,发现他神情没有变化。猜中了!他心里高兴万分,牛一样喘着大气就从地上挣扎起来。

    刚才喊出风哥的名字,就是为了试探陈歌认不认识。风哥是什么人?他也只是听说过,是城里呼风唤雨的大哥。

    而陈歌号称是城里的大人物,却连风哥都没听过,明显就是个装的冒牌货!

    无相神算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