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城旧梦全文免费阅读by鱼不语

    深城旧梦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鱼不语小说深城旧梦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深城旧梦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深城皆传她招秦又慕楚,她冤,其实是前有狼后有虎。深城又传她拆东为补西,她冤,其实是人善被人欺。楚晋行冷脸:我女朋友。江东皮笑肉不笑:我妹。秦佔点了根烟:我的。

    深城旧梦全文免费阅读by鱼不语

     

    第17章 本人官方认证

    当闵姜西同时被秦嘉定和女人注视时,她脑中飞速衡量着,到底要不要打这个电话,短暂的权衡,结果是打。

    不打,好像欲盖弥彰,而且她暂时得罪不起混世小魔王,只能招‘黑无常’回来以毒攻毒。

    掏出手机,闵姜西拨通秦佔号码,其实期待着手机中传来的是‘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样一举两得,谁也不用为难,可偏偏老天爷最爱瞧热闹,嘟嘟的连接声响起,靠,竟然打通了!

    她不用抬头也能想象到对面两人是什么表情,指定一个暗喜,一个隐怒。

    电话总共响了四声,手机中传来男人的低沉声音,“什么事?”

    闵姜西只能硬着头皮,出声回道:“秦先生,秦同学让我转告您,说是冯阿姨来了。”

    秦佔沉默片刻,不动声色的说:“我四十分钟后到家。”

    “好,我替您转达。”

    电话挂断,闵姜西把秦佔的话一字不落的转述,女人面上挂着很淡的笑,不辨喜怒的道:“刚才应该让你问他在哪,我直接去找他就好了。”

    闵姜西不接话茬,秦嘉定悠悠道:“冯阿姨难得来家里做客,我让人安排,正好他回来也快到午饭时间,我们四个人一起吃。”

    闵姜西心里一突突,四个人,这是算上她了?

    秦嘉定抬眼看向闵姜西,“闵老师,昨天的饭菜好像不和你口味,你喜欢吃什么,我让厨房做。”

    闵姜西瞬间勾起唇角,笑着回道:“不用麻烦了,我中午约了朋友。”

    秦嘉定眉头一蹙,孩子似的耍脾气,“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呢,明明答应中午一起吃饭的……冯阿姨不常来,你不用尴尬。”

    闵姜西自诩是个知识分子,但也难免在心底骂道:尴尬你个大头鬼啊!

    这臭小子是把她往死里整,美其名曰是让她帮忙,她看他是想一箭双雕!

    女人横在感情深厚的师生之间,笑容越来越淡,开口打断:“你们先补课,不要耽误正事,我去楼下。”

    她迈步往外走,人才刚出门,秦嘉定便说:“闵老师,把门关上。”

    闵姜西关上房门,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秦嘉定等了半晌,她没开口,他眼皮一掀,主动道:“不催我学习?”

    闵姜西没看他,低声说:“你要是真想赶我走,也别用这样的方式,家教这个行业还是很讲口碑的,尤其你家声名在外,我可能以后都找不到工作了。”

    她没哭也没生气,语气淡淡的,充其量也就带着几分无奈,秦嘉定见状,心底却忽然负罪感爆棚,想也不想的说:“谁要赶你走了,我不说了嘛,你帮我,我认你当老师。”

    顿了顿,他又补了一句:“谁敢说我的家教不好,那就是说我们秦家有问题,找不痛快吧。”

    闵姜西没应声,视线微垂,看起来委屈巴巴的。

    秦嘉定坐立难安,抿了抿唇,再次开口:“刚刚都是我在说,我知道你是什么人就够了,别人要误会,叫他们冲我来,我看谁敢难为你。”

    闵姜西低着头,心里都乐出声了,啧,果然是小孩子啊,都是属猪的,他正好比她小一轮,她是扮猪吃老虎,他充其量就是个纸老虎。

    为了掩饰内心的不安,接下来的时间,秦嘉定都算是配合,闵姜西自然也不会露出高兴的模样,神情举止隐隐带着担忧,直到昌叔敲门,喊他们下楼吃饭。

    闵姜西道:“我就不打扰了。”

    不待秦嘉定出声,昌叔率先说:“二少爷留您在这吃饭,不会耽误太久,吃完派车送您回去。”

    说话间几人来到楼下,秦佔跟女人坐在沙发上,各坐一头,不像是谈恋爱,倒像是谈买卖。抬眼看向闵姜西,他俊美面孔一如往常的不苟言笑,只出声道:“先吃饭。”

    闵姜西搞懂了小的心里想什么,却搞不懂大的心里怎么想,不好当面拂了秦佔的面子,只能点头,跟着人往饭厅方向走。

    还是那个熟悉的长桌,秦佔坐主位,闵姜西跟秦嘉定一侧,对面是举止得体却高冷的女人。

    上菜时闵姜西发现菜色跟昨日大有不同,离她最近的一道就是片好的烤鸭,一旁还摆着卷饼小菜,如果这是例外,那水晶肘子,木须肉一出,绝对不是偶然。

    饭桌上大家都很沉默,女人道:“怎么最近想吃夜城菜了?”

    秦佔面色坦然的说:“闵老师在夜城待了很久,吃不惯深城菜。”

    女人闻言,这才正眼看向闵姜西,淡笑道:“能得到阿佔的认可,想必闵小姐是有真本事的。”

    闵姜西微笑着回道:“我一直很感谢秦先生赏识。”

    女人垂下视线吃饭,本以为这茬过去了,谁料她突然说了一句:“单看闵小姐的长相,哪一行我都能猜,唯独没想到是家教,但在这里看到你,也就不奇怪了。”

    闵姜西抬眼望去,女人也抬起头,面上依旧维持着优雅的淡笑,“男人都是视觉动物,阿佔更是爱美,家里就连立在墙角的摆设都必须要漂亮。”

    这话听着像恭维,实则讽刺闵姜西是个花瓶,闵姜西余光瞥见秦佔面色极淡,他没说话,她也就只能但笑不语了。

    垂下视线吃东西,才吃了两口,一双筷子伸过来,替她夹了一头鲍鱼,闵姜西顺着筷子看去,正赶上秦佔放下公筷,一桌子几人都在神色各异的看着他。

    秦佔脸不红心不跳,出声道:“多少也吃点海鲜,鲍鱼对女人很好。”

    刹那间,闵姜西血液上涌,红了脸,她不是羞涩,是惊吓,但这画面落到对面的人眼里,可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整顿饭无比煎熬,比昨天还难熬,饭后闵姜西主动提议要走,秦佔不紧不慢的站起身,“我送你。”

    不是叫人送她,而是亲自送她,闵姜西正要拒绝,沙发上的女人慢条斯理的说道:“让司机送吧,我还有事。”

    秦佔随口回道:“别人送我不放心。”

    女人一眨不眨的盯着秦佔。

    闵姜西:我是谁?我在哪儿?发生了什么?

    几秒后,女人终于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语气也带着几分隐忍的愠怒,“青天白日,有什么不放心的?”

    秦佔回给她一记明知故问的目光,坦然道:“谁让她长得美呢。”

     

    第18章 不按套路出牌

    直到跟秦佔两人坐进跑车中,闵姜西脑海中还不停回荡着他那句五分挑衅五分狂放的话:谁让她长得美呢。

    蓝色跑车行驶在平坦山道上,车内静谧无声,闵姜西垂目看着手中的课件资料,一如往常。

    “秦嘉定的话,不必放在心上。”

    身旁的秦佔忽然开口,闵姜西抬起头,面色如常的接道:“明白。”

    秦佔目视前方,面无表情的问:“你知道我说什么?”

    闵姜西道:“秦同学是小孩子,我毕竟是成年人了,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不该我参与的事情,我以后会尽量回避。”

    秦佔沉默数秒,再次开口:“你挺有一套的,那小子不好搞定。”

    闵姜西品着这话,虽是说的波澜不惊,可隐约也有几分赞赏的意思,她勾起唇角,微笑着回道:“可能我们性格合得来。”

    秦佔说:“那就签正式合同,正好我今天有空。”

    他太过云淡风轻,以至于闵姜西的惊喜是慢半拍才涌上来,侧头看向秦佔,她故作镇定,确认道:“这么快就签正式合同?”

    秦佔没看她,不咸不淡的说:“你要不想签就算了。”

    闵姜西可不敢跟捉摸不定的人玩儿欲擒故纵,赶忙换了副高兴的表情,出声回道:“不是,我当然愿意,就是没想到这么快……谢谢秦先生信任我。”

    秦佔道:“你做的好,我不会亏待你。”

    今天才是闵姜西第二次上门,跟秦嘉定之间的相处,怎么说呢,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好歹软硬兼施扛过来了,她给自己的表现打及格分,好是算不上的,但秦佔却说‘你做的好’,这里面的好究竟指什么,就颇有几分耐人寻味了。

    或许是昨天他在路上发疯,她的表现还算镇定;亦或是今天面对杀上门的冯小姐,她的存在于他而言本就是一种变相的辅助,恰好帮助到他。

    反正不管怎么说,意外常有,惊喜也有。

    闵姜西看不透彻,索性装糊涂,现场口头打包票,日后一定好好教秦嘉定。

    ……

    下午两点多钟,先行办公室里最悠闲的时刻,没出课的老师都会聚在茶水间闲聊,因为有了昨天闵姜西公开打脸苗芸的事件,众人再也不敢背地里嚼闵姜西的舌根,更何况她现在又搭上了秦家这艘大船,如今聊到她,都得从正面酸,比如本事大啊,大老板深谋远虑啊,人不可貌相啊……

    心想听到就听到,夸你还不让?

    女老师听到这些‘夸赞’,难免会似笑非笑道:“人那是不可貌相吗?”

    “齐老师,亏你还是教语言的呢,语病太大,让客户听到很可能影响你的签单率。”

    “签单率算什么啊,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注定签多少都不可能‘一|炮而红’了。”

    “此处这个‘炮’用的甚好,齐老师就是齐老师,不愧是咱们深城先行第一利嘴。”

    一帮人正说笑,有人打小报告说是闵姜西回来了,众人立马散开,各回各位。闵姜西不是自己回来的,身旁还跟着一米八八,存在感超强的秦佔,大家就纳闷儿了,秦佔该是活在传言中的人,好些土生土长的深城人,二十多年都没见过秦佔本人,怎么闵姜西刚一来,秦佔也跟着说见就见了?

    一帮人坐在自己的位置,各种角度偷看秦佔,闵姜西把秦佔带到会客室,自己来到何曼怡办公室门口。

    何曼怡被闵姜西摆了一道,闵姜西又公开打脸苗芸,显然是杀鸡儆猴,她越想越憋气,一晚上没睡好,琢磨着怎么能赶在丁恪回来之前,把这颗眼中钉彻底的拔掉。

    正想着,有人敲门,竟是想眼中钉,眼中钉到。

    “进来。”

    闵姜西推门而入,面带微笑,何曼怡笑不出来,淡淡道:“有事?”

    闵姜西说:“客户签单,我让他在会客室等您。”

    何曼怡忍着想皱眉的冲动,问:“你见了新客户?”

    闵姜西回道:“是秦先生,他想把试用合同升级成正式合同。”

    话音落下,何曼怡心底一沉,暗道还不如是见了什么其他的新客户,怎么又是秦佔?

    见过秦佔一面,何曼怡心突突一整天,对方摆明了就是罩闵姜西,给她难堪,偏偏这个人她又完全得罪不起,非但得罪不起,还得好生供着。

    片刻之间,心底拐了好多道弯儿,何曼怡生生挤出意外的笑容,出声问:“这么快就过试用期了?”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疑问,闵姜西淡笑着回道:“是啊,秦先生临时通知我,我没法提前跟您打招呼,只能把人带来了。”

    何曼怡暗道一声虚伪,殊不知闵姜西这话是真的。

    一万个不乐意,何曼怡也不敢让秦佔等着,赶紧起身跟着闵姜西一同往会客室走,一路上无一例外收获了其余人探究的目光。

    会客室中,秦佔靠在沙发上,穿着件黑色的丝绸衬衫,这种料子不是一般人能驾驭的,尤其是男人,一个穿不好就显得邋遢油腻,所以现实中很少见,但秦佔穿丝绸,带着一种天生的慵懒和不羁,颜值是一方面,他身形也好,行走的衣架子,就算挂个面袋子出门,都会有人赞这是行为艺术。

    何曼怡是怕他,同时又很欣赏,这样的男人,有钱有势,皮囊精致,谁不喜欢?

    进门时短暂的打量,何曼怡马上勾起唇角,礼貌又热情的打招呼,“秦先生,您好,抱歉让您久等了。”

    秦佔还是那副不爱正眼看人的模样,淡淡道:“那就麻利点,我来跟闵姜西签正式聘用合同。”

    何曼怡正襟危坐,不敢有一句废话,陪笑道:“您准备签多少节,我马上让人做合同。”

    秦佔旁若无人的看向闵姜西,“签多少合适?”

    闵姜西没想到秦佔会问她,眼底的意外一闪而逝,随后面不改色的回道:“您这边对课节的需求量比较大,按照一周六节算,一个月是二十四节,要不就先定三个月的?”

    她到现在都拿不准秦佔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认同,还是试探,不好狮子大开口,提了个中规中矩的建议。

    秦佔闻言,面不改色的说:“别有零有整的,先定一百吧。”

     

    第19章 铁石心肠

    以闵姜西的级别,一百节就是八十万,先行向来服务富人,一次性签单这个价位的客户不是没有,数目更大的都有,但只因为来者是秦佔,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省去了客套跟恭维,整个签单过程奇快无比,秦佔从会客室里走出来,身后跟着闵姜西,不是何曼怡不想送,是懒得凑上去触霉头。

    闵姜西跟秦佔来到电梯口,伸手帮他按了按钮,微笑道:“真的很感谢秦先生,我会努力做好,不辜负您的信任。”

    秦佔没看她,开口回了句:“互相帮忙。”

    闵姜西掂量话中含义,点头不语,电梯门打开,秦佔跨进去,她站在门外礼貌颔首,“您慢走。”

    送走了秦佔,闵姜西转身回办公室,同事们早就翘首以待,一个个的笑着跟她说恭喜,齐昕妍更是扬声说:“闵老师,开门红是不是该请客吃饭啦?”

    闵姜西笑着回道:“来这么久早就想请大家吃顿饭,你们平时都太忙了,一直没找到机会,深城你们熟,我做东,你们选地方挑时间。”

    齐昕妍笑道:“放心吧,虽然你签了大客户,我们也不会狮子大开口的,找个好吃不贵的地方,主要是替你庆贺。”

    闵姜西笑说:“那就麻烦齐老师帮忙张罗一下了。”

    齐昕妍爽快回道:“包在我身上。”

    从试用到正式聘用,闵姜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成,突然到不仅惊了其他人的眼,还差点儿闪到自己的腰,她能猜到众人在背后如何议论,只不过还是低估了消息传播的速度。

    人在办公室坐,闵姜西收到陆遇迟的微信,他狐疑的口吻问:“你跟秦家签正式合同了?”

    闵姜西打字回道:“这么快就听说了?”

    陆遇迟道:“我这都叫慢的,我是听另一家教育机构的同学说的,她来问我是真是假,说是她们公司都传遍了。”

    闵姜西回了个呆头鹅的表情包。

    陆遇迟迫不及待的问:“秦佔亲自去签的约?”

    闵姜西回了个嗯。

    陆遇迟:“他什么意思?是不是看上你了?”

    闵姜西道:“先回来,晚上再说。”

    这边字才发出去,微信上又有人叫她,退出去一看,是程双。

    程双问:“你跟那谁签正式聘用合同了?”

    闵姜西眼露无奈,“……你又是哪来的小道消息?”

    程双火急火燎又小心翼翼的压低声音说:“刚刚董博磊亲自给我打电话约饭,还说恭喜,我心说恭喜什么,他说你跟秦家签了正式聘用合同,我这才知道的。”

    这会儿呆头鹅已经无法诠释内心感受,闵姜西只能如实表达,打字说:“他们是在秦佔身上安了窃听器吗?还有没有秘密可言了?”

    程双道:“早跟你说了,秦佔在深城的一举一动都是万千瞩目,更何况他还本人露面去公开场合,摆明了没想藏着掖着……不是,欸,你才上门两次,怎么把他搞定的?你给他灌迷魂汤,还是他给你吃洗|脑丸了?”

    闵姜西跟程双说话的功夫,陆遇迟又发了好多话过来,没辙,闵姜西只好在三人群组里吆喝一声:“晚上吃饭再说。”

    陆遇迟跟程双一碰头,马上抛下闵姜西,互换信息,还统一一致的觉着秦佔此举是典型的示好,变相的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闵姜西不是不想解释,而是有些话不方便用这种方式说,干脆放下手机做其他事。终于熬到晚上下班,包间内,三聚头,闵姜西把白天在秦家遇见的人发生的事一说,随后面色坦然的吃饭。

    余下程双跟陆遇迟神色各异,对视一眼,前者道:“看来不是空穴来风。”

    陆遇迟说:“秦家父子把你当什么了?出头鸟还是挡箭牌啊?”

    闵姜西云淡风轻的说:“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也不是无事献殷勤,更不是司马昭之心,早跟你们说了,秦佔要是那种见色起意的人,我也压根儿不会跟他有交集。”

    程双眉头轻蹙,“可他这做法,像是跟那女的置气,故意给你扶正的。”

    闵姜西面不改色道:“有什么关系?一来人家内部斗争不关我这个外人什么事儿,二来神仙打架也犯不着凡人劝和,我跟他原本就是利益往来,还挑什么得利后的出发点,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嘛。”

    闵姜西理智到近乎冷漠,一时间让程双和陆遇迟无法辩驳。

    过了会儿,陆遇迟道:“秦佔对你没想法是好事儿,就怕人家女方不这么想,你被推出去当枪使,想的挺美不掺和,要是麻烦找上来,是你说不掺和就不掺和的吗?”

    闵姜西随口道:“所以秦佔二话不说帮我改了合同,算是预防针,也算是提前的补偿吧。”

    陆遇迟不老高兴的道:“说来说去不还是担风险。”

    闵姜西抬起头,一眨不眨的回道:“浴池同志,生活不是理想主|义,搞不好同学关系不是不想上学的理由,讨厌办公室里的勾心斗角更不是不上班的借口,既然老板已经发了薪水,我觉得薪水里面除了个人劳动付出之外,也包括了日常的人际关系处理,以及应对突发状况的能力,说白了,适者生存。”

    “别跟我说为了钱俗,大家目标不同,你家还有油田呢,不也千里迢迢跑到深城来受罪?你敢说在追我师兄的道路上任何外来阻力都不扛吗?反之你常挂在嘴边的一句,佛挡杀佛,魔挡杀魔,瞧瞧你这为了理想披荆斩棘的劲儿,怎么到了我这儿,一点儿委屈都受不得了?”

    一如往常,把陆遇迟说的哑口无言后,闵姜西拿起筷子悠闲地吃饭。

    程双捡乐捡了好几年,见状,隔空假装抚摸陆遇迟的头,噘着嘴道:“好了好了,咱不反驳,闵老师免费公开授课,我们听着就是了。”

    陆遇迟半晌才平了这口气,无奈道:“知道你有刚,这么拼不累吗?”

    闵姜西神色如常的接道:“谁活着不累啊,早拼出来早享福,累一阵子还是累一辈子,这是唯一能选的。”

    程双跟陆遇迟都知道闵姜西的家庭背景,不吃惊她为什么要这么努力的活着,只是偶尔还是会心疼,偏偏闵姜西本人最‘铁石心肠’,她从不知道对自己心软。

    关键字:

    深城旧梦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