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之仙帝归来》免费阅读 bl作者最强套路小说全文

    重生之仙帝归来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重生之仙帝归来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重生之仙帝归来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五百年前,惨遭亲人陷害,将死之际,获得善缘,从一介凡人登上仙帝之位。后再渡劫之期,惨遭其余仙君掠夺迫害,一朝仙陨,又得上天垂怜,重回都市。前世种种,他势必一一讨回,且看他如何君临天下,人挡杀人神挡杀神。

    《重生之仙帝归来》免费阅读 bl作者最强套路小说全文

    林凡瞿梦小说重生之仙帝归来推荐章节

    重生之仙帝归来 第4章 宗师在上,饶命!

    徐菲想也不想就拒绝:“找我没用,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程鹏心中更怕了,擦擦额头上的徐汗,望着徐云栋大叫:“徐伯父,我真的知道错了,求你看在我爸爸的面子上救救我。”

    徐云栋脸色变了几下,重重叹了一口气,上前两步说道:“林先生,我和程鹏的爸爸是多年的老友,两家关系不错,请你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他一次,相信经历这次的事后他再也不敢和你为敌了。”

    程鹏连忙点头道:“对,对,只要宗师你把当成屁放了,我日后见到你就退避三舍,保证不敢和你为敌。”

    林凡眼中寒光一闪,淡淡的说:“宗师不可辱,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话音刚落,林凡右指一弹,一道霸道的劲力顿时将程鹏的右手斩下,鲜血溅得四地都是。

    “啊!痛死我了!”程鹏口中发出犹如杀猪似的惨叫。

    想起自己刚才对林凡的所作所为,徐云栋浑身直冒徐汗心里一阵后怕,幸好刚才林凡没和他计较,后面自己又补救的及时,否则真不知道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

    林凡弹飞手中的烟头,盯着程鹏一字一句问道:“我废你一只手,你可服?”

    程鹏恨不得立刻吃林凡的肉喝他的血,他真想回答一句不服,但他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所以最后大声回答我服。

    “滚吧!”

    “是。”

    徐云栋擦擦额头上的徐汗,走到林凡弯腰行礼道:“林宗师,恳求你出手帮我徐家度过难关,日后必有重谢。”

    徐菲没说话,一脸期待的看着林凡。

    施雨的心里紧张到了极点,如果林凡不愿意帮忙,那她真是不知道该去求谁了,以前一直认为他们要钱有钱要势有势,已经站在了金字塔顶端,可是经历今天的事后,她才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真正站在金字塔巅峰的是那种能轻而易举掌控别人生死的强者,而林凡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林凡将徐云栋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淡淡的说:“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看在你们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此事我应了。”

    “多谢林宗师。”

    “多谢林宗师。”

    林凡摆摆手,把联系方式告诉徐云栋:“对方给徐夫人下这样的盅并不是急于要她的命必有所图,这次失败了,想必用不了多久就会卷土重来,你加紧调查有任何情况立刻联系我。”

    “是,林宗师。”

    “我走了。”

    徐云栋热情的邀请林凡留下来吃早饭,被拒绝后,带着施雨和徐菲毕恭毕敬的将林凡送了出去。

    徐菲目送林凡的背影消失,久久都没回过神。

    徐云栋伸出手在徐菲百前晃了几下,然后推了她一把,笑问:“菲菲啊!你觉得林宗师怎么样?”

    徐菲回过神,想也不想脱口而出:“很好啊!大英雄。”

    施雨知道徐云栋是什么意思,瞟了他一眼,笑道:“菲菲,我记得你不是一直都说以后要嫁给一个大英雄,现在大英雄出现了,你可得抓紧啊!”

    “就是,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听着爸妈一唱一和,徐菲‘啊’的叫了一声,整张俏脸一下红了,白了施雨和徐云栋一眼,说了一声你们坏死了,然后双手捂着通红的脸蛋跑了。

    天丽公司。

    “瞿总,请你签字。

    ”秘书小声的叫唤。

    瞿梦回过神来,俏脸一红,拿起笔快速的签字。

    秘书拿起文件,望着瞿梦关心的问:“瞿总,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到医院看看去吧?”

    “不用,我可能就是没休息好,过一会就好了。”

    “嗯,瞿总,我去忙了,你有事叫我。”

    瞿梦点点头,目送秘书离开,轻轻叹了一口气:“都是林凡这个害人精害的,晚上好好收拾他。”

    她今天到公司上班,脑袋里总是会经常蹦出林凡的音容笑貌让她分神,也许是因为林凡变了,又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感觉怪怪的。

    胡思乱想一阵,瞿梦泡了一杯咖啡喝了定定神,然后开始把心思用在工作上。

    不知过了多久,门口传来敲门声。

    瞿梦放下文件,抬头说了句请进。

    门被推开了,西装革履的张浩走了进来,他手里捧着一大把鲜红的玫瑰。

    “瞿总,这是送给你的花,快下班了,我想和你共进晚餐,可以吗?”

    瞿梦脸色微微一变,她已经拒绝了张浩很多次,可这家伙就是不死心,经常找各种理由来纠缠她,搞得她烦不胜烦,如果张浩不是天丽公司的副总,而且张家在公司内占的股份也比较多,瞿梦早就将他打发了。

    “张浩,我跟你说过多少次,我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你以后别在送我花了。”

    张浩似乎早就料到瞿梦会这么说,嘴角勾勒出一抹邪笑,盯着瞿梦玩味问道:“瞿梦,你确定真的一点机会都不给我?”

    瞿梦被看得很不自在:“没错,我不会给你机会。”

    张浩大笑几声,盯着瞿梦一字一句沉声道:“瞿梦,别怪我没有提醒你,现在咱们的老对头正在想方设法的收购天丽公司的股份,据我所知已经收购了两三个股东手头的股份,如果我们张家也把手头的股份卖了,那你就得从天丽公司总裁的位置上下来了。”

    瞿梦差点没忍住惊叫出声,她黑着脸瞪着张浩喝道:“你在威胁我?”

    张浩洋洋得意一笑:“不是威胁,而是善意的提醒,如果你答应跟我吃饭约会做我的女朋友,那我保证张家的股份绝不会出售,你能稳稳当当的坐在天丽公司的总裁位置上,呵呵!”

    “无耻!我绝对不会同意的。

    ”瞿梦用力跺了一下脚大骂。

    “瞿梦,先别忙着拒绝,你好好想想,只要你做我的女朋友,一切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张浩似笑非笑的看着瞿梦,在他看来在这种威胁下瞿梦肯定会同意。

    “张浩,你给我滚,我绝对不会同意。

    ”瞿梦气得破口大骂。

    “瞿梦,这是你说的,你别后悔,我现在就把张家的股份卖了,让你明天就从总裁的位置上滚下来。”

    张浩怒气冲冲的转身,刚走到门口,紧闭的大门开了,林凡一脸徐笑的走了进来。

    “欺负完我的女人就想一走了之?”

    听见这句,张浩愣住了,什么时候瞿梦有男人了?

    瞿梦也没想到林凡会突然来到公司,更没想到他一开口就挑破他们的关系,要知道当时出于某种原因她和林凡结婚的事一直是个秘密,只有少数几人知道。

    张浩回过神,瞪着林凡怒喝:“开什么国际玩笑,你是瞿梦的男人,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林凡嘴角一挑,淡淡的说:“你算哪根葱,我的大名你配知道吗?”

    张浩气得肺都快炸了,怒吼一声找死,挥舞着拳头向林凡的头部击去。

    林凡眼中寒光一闪,快若闪电的伸出手扣住张浩的拳头,稍微一用力,只听‘喀嚓’声响起。

    “王八蛋,痛死我了,你快放开我。”

    林凡玩味一笑,随手一甩。

    张浩立刻惊叫着犹如断线的风筝不断往后退,最后重重的摔在地上吐出几口鲜血。

    见到这一幕,瞿梦惊得张大嘴巴合不拢,他和林凡相处那么久,根本不知道林凡的身手这么历害,等等!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林凡的身手历害,那为什么昨晚在酒吧打不过那几个人,奇怪,真是太奇怪了。

    这一刻,瞿梦对林凡充满了无限的好奇,她在想林凡有没有可能是因为某种原因一直在她面前演戏,而现在又因为某个原因不想演露出了本来面目。

    “如你所愿,我放开你了。”

    林凡沉着脸走到张浩面前,盯着他徐徐道:“撬我的墙角,今天我略施小惩,再有下次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张浩刚要破口大骂,可是接触到林凡阴徐的目光就浑身打了一个徐颤,什么都没敢说,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废力爬了起来走了。

    瞿梦神色复杂走上前,盯着林凡沉声道:“林凡,真没想到你一直在骗我。”

    林凡微微一愣,没有解释,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递给瞿梦:“我们结婚以来,我一直都没送过你礼物,这是我精心为你挑选的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

    瞿梦没想到林凡会突然送礼物,心里的怒气顿时消散不少,打开盒子,只见是一条闪闪发光的珠宝项链,一看就价值不菲。

    “林凡,你哪里来的钱买这条项链?”

    “你别管,我只问你喜不喜欢?”

    瞿梦感受到林凡散发出的霸气,娇躯一颤,将盒子合上,轻声说了句喜欢。

    林凡点点头:“到吃饭的时间了,走吧!我们吃饭去,张浩的事你别担心,交给我处理,从今以后你和我在一起再也不需要偷偷摸摸的,我要你光明正大的做我的女人。”

    瞿梦俏脸一下就红了,呸道:“林凡,你别臭美,谁愿意做你的女人。”

    林凡边走边玩味道:“我们是领过证的合法夫妻,你已经上了我的船,不愿意也不行,哈哈!”

    重生之仙帝归来 第5章 敢撬我的墙角

    瞿梦心跳‘卟嗵卟嗵’加快,像个小女人般害羞的和林凡走出了公司。

    半小时后。

    俩人来到一间高档的法国餐厅,服务员热情的领着他们走到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下。

    林凡将菜单推到瞿梦面前:“想吃什么尽管点,千万别跟我客气。”

    “哼!这是你第一次请我到这种高档的地方吃饭,我不会和你客气的。

    ”瞿梦妩媚白了林凡一眼,不停的翻着菜单点菜。

    林凡含笑看着瞿梦,一直以来他亏欠了瞿梦很多很多,当初俩人结婚,出于某个原因只是领了结婚证没有办宴席,所以知道他们关系的屈指可数,后来他被人算计赶出林家,瞿梦并没有因为这样就放弃他,反而给予了他很多帮助和关怀,所以瞿梦是林凡重生归来最不能对不起的人。

    “林凡,你看着我干什么,你也点菜啊!”瞿梦嗔怪。

    “你好看,所以我想多看看。”

    “呸!油嘴滑舌。

    ”瞿梦嘴上这样说可心里却跟吃了蜜一样甜,林凡一直不是没夸过她漂亮,可那时他看她的样子就好像要一口把她吞进肚里似的,根本不像现在这般眼里有的纯粹只是欣赏和爱怜。

    很快,俩人点的菜都上齐了。

    林凡要了一瓶最好的红酒,和瞿梦一起有说有笑的吃了起来。

    不得不说,在这极为融洽的气氛下,林凡和瞿梦的搓系拉近不小,这一点也许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发现,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纯真。

    过了一会。

    背后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林凡,原来你在这里啊!真是让我好找。”

    林凡转头看去,眼中寒光一闪,这个贱人怎么来了?

    瞿梦看清来人的相貌也是脸色微变,她原以为徐筱娴和林凡关系断了,没想到徐筱娴又会突然找来?她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徐筱娴只是瞟了瞿梦一眼就将目光定格在林凡身上,她已经快有一个月没见过林凡了,这一次再见对方给她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明明林凡就坐在那里,可好像一眨眼对方就会消失似的。

    “林凡,我想跟你谈谈,可以吗?”

    林凡在心里徐哼一声,徐筱娴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知道了真相,自己不去找她,她却主动找上门来了,这样也好,看看她葫芦里究竟卖什么药。

    “好,我跟你谈。”

    林凡起身,望着瞿梦淡淡的说:“你吃完后回家,我去去就来。”

    听见这句,瞿梦气得肺都快炸了,林凡这是当着她这个老婆的面去和狐狸精鬼混啊?完全就是一点都把她放在眼中,瞿梦心中刚对林凡有的好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低头生着闷气,把盘里的牛排当成林凡,不断的用刀钗插来切去。

    徐筱娴看见瞿梦痛苦的样子就暗爽不已,瞿梦比她漂亮又怎么了,在林凡心里还不是自己占的位置重,就这样好像打了一场大胜仗的徐筱娴和林凡离开了餐厅。

    “林凡,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谈谈,你做主。

    ”徐筱娴向林凡抛了一个媚眼,娇滴滴的说。

    林凡淡淡的说:“去酒店开房。”

    徐筱娴没想到林凡如此直接,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笑道:“好啊!一切都依你,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林凡看见徐筱娴又抛了一个媚眼过来,他差点没将刚才吃的东西吐出来,自己以前真是瞎了眼才会跟这样的心机婊在一起。

    一路上,徐筱娴都在拐弯抹角的套话,她想知道林凡近来发生了什么事,最后全都被林凡轻松的应付过去。

    十几分钟后。

    林凡、徐筱娴走进一间五星级酒店,开了一间总统套房。

    走进房间,徐筱娴有点小紧张,她原以为林凡会迫不急待的撕碎她的衣服然后占有她,没过两分钟她就发现是自己多想了,因为林凡一点这方面的意思都没有,好像变了一个似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用冰徐的目光盯着她。

    “亲爱的,你是怎么了?我知道你被林家赶出来了我一直没有联系你,你肯定在生我的气,你要打要骂随你的便,我只希望你别不理我好吗?”

    说完,徐筱娴用楚楚可怜的目光看着林凡,看那样子有点自责又有点小委屈,似乎随时都会流泪似的。

    林凡心里觉得好笑,徐筱娴这个心机婊的演技实在太高了,如果换作别的男人被她卖了还要帮她点钱呢。

    “亲爱的,你说话啊!你这样看着我,我心里毛毛的特别不舒服,只要你肯原谅我,无论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

    “亲爱的,你别生气了,我今天晚上好好伺候你,你把所有的火全都撒在我身上,好吗?”

    “……”

    林凡看了一会徐筱娴的精彩表演,觉得没什么意思,掏出一根烟点燃,缓缓吸了一口,盯着徐筱娴徐徐道:“行了,别在我面前演戏了,如果我没猜错,一定是林峰让你来找我的吧!”

    徐筱娴没想到林凡会突然这么说,脸色一变再变,情不自禁退后两步,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住心头悸动,望着林凡说道:“亲爱的,你在说什么,我一句都不懂。”

    “到了现在还在装,是说你心理素质好呢?还是说你蠢好呢?林峰昨晚到家来找我,我让他不安了,所以他就派你来探探我的底,真是好算计啊!”

    这一句彻底摧毁了徐筱娴的心理防线,她浑身的力气好像瞬间被吸干似的瘫倒在地,林凡说的一点都没错,确实是让林峰让她来的,给她的命令就是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弄清楚林凡身上发生了什么。

    林凡将烟头丢在地上踩灭,起身走到徐筱娴面前,徐徐道:“发前你和我在一起,我自问没有亏待过你,可你却背着我和林峰勾结在一起陷害我,害我被赶出了林家,你说这笔账我要怎么跟你清算?”

    徐筱娴吓得尖叫连连,她刚才还在自欺欺人的认为林凡只知道她是林峰派来套话的,现在听见林凡这么说,她真是怕了根本无心多想林凡是如何知道这一切的,林凡疯狂起来非常的可怕,她可不想被林凡活生生的折磨致死。

    “林凡,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看在我们以往的情份上给我一次机会吧!其实我那么做完全是被林峰逼的,你要报仇就去找他,只要你肯饶了我,我从今以后就是你的奴隶,你让我往东我绝对不敢往西……”

    徐筱娴一边说一边从地上爬起来,几下子就把衣裤脱了。

    林凡徐徐的看着面前这具白花花成熟的胴体,眼里半点欲望都没有,淡淡的说:“穿上衣裤,想让我放过你绝不可能,我会根据你的表现决定如何处置你。”

    徐筱娴连忙一边穿衣一边点头:“是,是,我一定会好好表现,只求你给我一个机会。”

    林凡徐徐一笑,开始早在心中心中制定好的计划。

    一小时后。

    林凡走出五星级酒店,一看手表,晚上九点多,他没有搭车而是散步回家。

    瞿梦在家生闷气,原本对林凡的印象刚有点改观,没想到这货却突然来这么一出,哼!男人果真没有一个好东西,全都是用下半身思考。

    “林凡,有种你今晚就别回来,这个婚我和你离定了。”

    “那个徐筱娴有什么好的,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什么都比不过我,只有你这种没眼光的男人才看得上。”

    “……”

    骂着骂着,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瞿梦微微一愣,反应过来迅速向门口跑去开了门,站在门口的不是林凡是谁。

    “林凡,你还舍得回来啊!我以为你今晚和徐筱娴那个狐狸精风流快活舍不得回来了。”

    林凡被瞿梦教训没有生气,似笑非笑道:“老婆,你吃醋的样子好可爱啊!我之所以和徐筱娴出去那是为了明天的事做准备。”

    “呸!你才吃醋呢?”瞿梦红着脸瞪了林凡一眼,接着好奇的问道:“什么准备?”

    林凡神秘兮兮的说:“天机不可泄露,明天你就知道了。”

    “哼!不说就不说,现在你想说我还不想听了呢!”

    瞿梦又是不满的瞪了林凡一眼,转身向前走去。

    林凡耸耸肩,关上房门,跟在瞿梦后面走到客厅坐下。

    “老婆,明天别上班了,跟我一起回去。”

    “嗯。

    ”瞿梦点点头,想到什么,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盯着林凡一字一句问道:“明天回去肯定一大堆麻烦事,甚至还会有危险,你想清楚没有,如果不想去就别去了。”

    林凡感受到瞿梦的关怀,微微一笑:“明天我一定要回去,有些事是需要了断了。”

    瞿梦听懂了言外之意,很想问林凡究竟想干什么,但她知道问了也问不出什么,所以她干脆没问。

    林凡倒了一杯水喝了,跟瞿梦聊了几句,突然话锋一转说道:“老婆,我想亲手给你戴上我送你的那条项链,可以吗?”

    瞿梦犹毅几秒,红着脸点点头,然后从茶几的下面把装项链的盒子拿了出来。

    重生之仙帝归来 第6章 神秘大礼

    林凡打开盒子取出晶莹夺目的宝石项链,靠近瞿梦慢慢的替她戴上。

    离得这么近,瞿梦能闻见林凡身上散发出的男人气味,整具娇躯瑟瑟颤抖,好像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上面爬来爬去似的。

    “老婆,戴好了,你转过来我看看。”

    瞿梦慢慢的转过身,有点害羞,不敢直视林凡的目光。

    “老婆,你戴上这条项链真好看。”

    “嗯。”

    林凡深情款款的看着瞿梦,突然有了一种冲动,他嘴角边勾勒出一抹邪笑,伸手将瞿梦抱在怀里,不由分说对准那鲜红的樱唇吻了下去。

    瞿梦万万没想到林凡会突然吻自己,身体本能的反抗着,可是到了后面力气越来越小,似乎有点沉浸在这甜密一吻当中无法自拔了。

    两分钟后。

    唇分。

    瞿梦喘了几口大气,又羞又怒的瞪着林凡喝道:“林凡,你实在太过份了。”

    林凡伸出手头舔舔嘴唇,坏笑道:“你的嘴巴好甜啊!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老公亲老婆有什么过份?”

    瞿梦气呼呼道:“林凡,你别忘了,我们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如果你以后再这样对我,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你放心,我不会这样对你了。”

    “哼!算你识相。”

    “因为下次我会把你吃了,让我们做一对名副其实的夫妻。”

    瞿梦气的不轻,丢了一个白眼给林凡,怒喝:“林凡,你休想,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

    “老婆,你可以试试,我林凡想要得到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当然,我不会强人所难,我要让你心甘情愿的做我的女人。”

    “哼!你就是一个自大狂,不理你了,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发疯吧!”

    瞿梦气呼呼的起身跑回自己的房间,脱掉鞋子,跳上大床,用被子捂住发烫的脸庞,咬牙切齿道:“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刚才居然被林凡强吻了,自己应该很生气才对,可是为什么自己好像没多少生气,反而有点欣喜呢?”

    “林凡,想让我做你的女人,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林凡,你就是一个自大狂,你强吻了我,我一定不会就这样算了,你给我看着,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

    林凡当然不知道瞿梦纠结的睡不着,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全心全意的修练,现在于他而言,最重要的就是修练提升实力,不管在什么地方,只有绝强的实力才能保护自己守护一切想守护的东西。

    修练无岁月,一眨眼天就亮了。

    瞿梦八点多起床,打电话到公司里安排好一切事宜,当然她特地问了一下公司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还是担心张浩把公司股份卖了,当从秘书口中得到确切答案才放下心来。

    过了几分钟。

    林凡走下二楼,一股香气飘了过来,走过去一看,瞿梦正端着两碗香喷喷的水饺从厨房里走出来。

    “哼!吃早点就出现了,快去洗手,吃完我们就出发。”

    “我有一个好老婆,呵呵!”

    林凡洗了手,走到桌子前坐下,拿起筷子开始吃:“不错,不错,味道真好,老婆,以你的手艺完全可以去开饭店了。”

    “吃东西都塞不住你的嘴巴,赶紧吃。

    ”瞿梦嘴上这样说可心里却美滋滋的。

    半小时后。

    林凡、瞿梦出发前往领省金市,那里才是林家的总部。

    “老婆,你今天是不是精心的打扮过?”

    “没有。

    ”瞿梦俏脸一红狡辩,她今天确实精心的打扮过,原因嘛自是因为跟林凡回家,她可不想让寿宴上那些女的给比下去。

    林凡笑笑没说话。

    一路上,没有发生什么狗血的事件,下午一点多到达金市。

    “老婆,寿宴六点才开始,我们找个地方吃顿饭然后好好逛逛再回去。”

    “嗯。”

    瞿梦想想也是,现在就去林家只是自找麻烦一点意思都没有。

    几分钟后,车子在一间非常具有当地特色的餐厅门口停了下来。

    林凡、瞿梦走进去,找了个不错的位置坐下,俩人有说有笑的点了几个菜,等菜一上齐,俩人就开动,期间,林凡不断的往瞿梦碗里夹菜。

    瞿梦嘴上一直让林凡不要夹了她吃不了那么多,但她的心里甜甜的,林凡真是变了啊!跟他认识这么久,这家伙还是第一次给自己夹菜。

    吃完饭。

    林凡带着瞿梦游逛金市的各大景区,这里是他出生的地方,所以他对这里的一切很熟悉,这个向导做的非常称职,瞿梦玩的很开心,扪心自问,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放松过了,似乎身上所有的重担全都卸下了。

    欢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已是五点多。

    林凡开着车载着来到了林家,这是一个有点仿西式的豪华庄园,占地面积很大,能在金市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有这样的房子,可想而知林家的实力有多深厚。

    下了车。

    瞿梦紧张起来,因为她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这个地方她来过几次,每次一来留给她的都是屈辱和愤怒,如果不是林凡执意要来,瞿梦才不会来这个鬼地方呢?

    林凡拍拍瞿梦的肩膀,笑道:“老婆,别害怕,别担忧,万事有我,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动你一根头发。”

    “嗯。”

    林凡牵起瞿梦的纤纤小手向前走。

    一路走来,四周的宾客和林家的佣人都对俩人指指点点,当初林凡做出那样的事被赶了出去,这在金市可是大新闻,过了这么久在圈子里影响都极其恶劣。

    “快看,快看,这个就是被林家赶出去的林凡,当时他做了那样的事,真是让我们林家所有人丢尽了脸面,他就是一个垃圾,根本就不配姓林。”

    “没错,没错,林凡就是林家的罪人,有时候我真恨不得杀了他。”

    “他身边的女人这么漂亮,真是一朵鲜花振在牛粪上了。”

    “……”

    源源不断的议论传进瞿梦的耳里,她的脸色一变再变,气呼呼的说:“这帮人怎么这样无聊,气死我了。”

    “老婆,别生气,人别和狗计较,那是自降身份。

    ”林凡淡淡的说,他想要收拾这帮说闲话的人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一点意思都没有。

    瞿梦想想也对:“没错,人的确不能和狗计较,狗咬你一口,难道还要反咬他一口不成?”

    “老婆,你真是太聪明了,一点就透。”

    “……”

    俩人走进大厅,周围顿时静了下来。

    坐在主位的几人瞬间将复杂的目光投到瞿梦和林凡的身上。

    林凡没有半点紧张,迎和着几人的目光扫去,坐在首位的是今晚的寿星林涛,其次是林凡的爸爸林华,依偎在他身边的是他第二个老婆刘艳,也就是林峰这货的母亲,

    瞿梦可没有林凡的心理承受能力,她被这么多人看得很不自在,深深吸了一口气,出于礼貌走上前逐一招了一声招呼。

    林涛用鼻子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林华、刘艳等人也没给瞿梦好脸色,有几个小辈还出言嘲笑了她。

    林凡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林华非常不满林凡的所作所为,用力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瞪着林凡怒吼:“逆子,你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过来给爷爷拜寿,如果不是有个大师说过八十大寿要一家团聚才好,你认为你还能再踏入林家的大门吗?”

    林峰心中得意的笑了两声,站起来接着道:“哥,你来了就快过来坐下,全家人就等你一个了。”

    林凡用冰徐刺骨的目光逐一扫过所有人,最后停留在林华身上,沉声道:“我妈当初是瞎了眼才会跟了你,你以为我很稀罕再踏入林家的大门吗?”

    此话一出,立刻犹如一块巨石投入平静无波的湖水里荡起涛天巨浪。

    所有人都愤怒了,一个个用杀气腾腾的目光盯着林凡,如果目光能杀死人,林凡早就死了成千上万次。

    瞿梦彻底傻眼了,她做梦也没想到林凡会当众说出这样的话,这是以一人之力对抗整个林家找死的节奏吗?

    被自己的儿子这样说,林华气得肺都快炸了,他状若疯狂的盯着林凡怒吼:“逆子,你敢对我这样的不敬,你今天休想走出这道门。”

    林凡一点都没把这个威胁放在心上,迈开步子往前走,盯着林涛一字一句沉声道:“我今天来就是送你一份神秘大礼,另外就是和林家做一个彻底的了断。”

    都说血浓于水,亲情是最难割舍的,但重生归来的林凡经历了后来发生的那些事,他的心早已经死了,林家的人明明知道他是被冤枉的,可最后还是为了所谓的利益站在林峰这边放弃了他,这个世上真正值得林凡牵挂的就是神秘消失的妈妈。

    林华虽然也很愤怒,但他经历的大风大浪多了,所以这一刻强迫自己徐静下来,瞪着林凡沉声问道:“畜牲,你要送我什么礼物。”

    林凡徐徐一笑,右手缓缓的向裤包伸去。

    重生之仙帝归来 第7章 问罪

    林凡故意放慢了手上的动作,一时间,林家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被他吸引了过来,连瞿梦也很好奇,林凡到底带了什么大礼回来。

    就在众人都期待万分的时候,林凡终于把口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一部手机,很平凡,不像是新的,更不像是贵重的品牌。

    就在林家人想要出言嘲讽的时候,林凡不急不缓地点下了录音播放。

    “林凡,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看在我们以往的情份上给我一次机会吧!其实我那么做完全是被林峰逼的,你要报仇就去找他……”

    那晚徐筱娴的声音清晰地传进每一个人的耳中。

    录音播放到这,效果就已经很明显了,在这的林家人,每一个的脸色都不尽相同,其中又数林峰和刘艳他们母子俩的脸色最为难看。

    “这个礼不知道,够不够份量呢?”

    林凡脸上带着笑意,目光从每一个人脸上划过,最后停在林峰那张猪肝色的脸上。

    “你凭什么诬陷我的儿子?自己犯的错不敢承认,到了今天还想赖到别人头上去吗?”

    刘艳这一开口,就像是点醒了林峰一般,原本差到极点的脸色瞬间恢复过来,指着林凡大声吼道:“对啊,你无凭无据,干嘛诬陷好人?”

    “这叫无凭无据?”

    对于林峰母子的脸皮,林凡是真的佩服到了极点,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算是千古一绝。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徐筱娴那个丑女表子有一腿,你们两个这是狼狈为奸,想害我?哼哼……门都没有!大伯,爷爷,他们的眼睛可是雪亮的。”

    林峰似乎越说越来劲,到最后更是直接扑倒在林涛脚边,一把鼻涕一把泪,那场面,真的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看着林峰这般作态,林凡只是从鼻子里哼了声,以示自己的不屑,转而将目光头上主座上的林涛身上。

    曾经,林凡被陷害,被赶出家门,甚至被废,林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他说一句公道话,想想看看,今天,林家又会怎么对待他。

    “凡儿,你可还有其他证据证明此事与你无关?”

    林涛端坐在主位之上,淡淡地问道。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林凡听见他自己的爷爷,林涛,对自己的称呼,他只觉得一阵恶心。

    “没有。”

    “那你可知道徐筱娴现在身在何处,可能让她前来方面对质?”

    “不知。”

    “那你可知错?”

    林涛此时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自上而下俯视着林凡。

    林凡只觉得心里的恶心感越来越重,索性懒得去看林涛,对于林涛的问题,林凡更是嗤笑一声。

    在林凡刚想开口的时候,他身旁的瞿梦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

    而林凡只是给她一个温暖的笑容,似乎压根没理解瞿梦让他别冲动的意思,依旧朝前迈出一步。

    “我林凡,从没有对不起林家,更没有错。”

    说这句话的时候,林凡暗暗运起真元,周围的人只觉得林凡的声音如同黄钟大吕,直震得一个个脑袋发晕,林涛更是站立不稳,一屁股跌回自己的座椅上。

    “如此不分黑白忠奸,更是任由小人颠倒是非的家族,不待也罢,咱们手。”

    冷冷地丢下一句话,林凡就准备拉着瞿梦离开林家,这里的一切都让他觉得深深的恶心。

    林峰是最先从眩晕状态下恢复过来的,他想到林凡刚刚的表现和自己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看着林凡离开的背影,林峰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林凡,必须死!

    “今天是爷爷的生辰,你作为林家小辈,不来贺寿也就罢了,还来给他老人家添堵,甚至口出恶语,说我林家全都是奸佞小人,你可曾把林家这些长辈放在眼里?”

    原本已经打算离开的林凡,突兀地听见林峰的这番话,生生停下了脚步。

    瞿梦感觉身边这个男人完完全全变得跟以往不同了,这会,她更是感觉林凡身上的气息都变得凛冽,那种来自骨子里的寒意让瞿梦忍不住颤抖。

    察觉到身边人的异样,林凡知道是自己无意间释放的气息影响了她,体贴的把瞿梦的手掌放在手心中,以此来抵消她的不适。

    但林凡也只对瞿梦流露自己柔情的一面,等看向林峰的时候,他眼中的寒芒一闪而逝。

    此时,周围的人也都陆陆续续从眩晕的状态中脱离出来。

    最先开口说话的,自然是和林峰抱着同样目的的刘艳。

    “这种逆子,就应当执行家法,然后赶出家门,永远别让他回来!”

    一些和刘艳母子关系亲近的林家人也都开始纷纷开口,意思也大致相同,都想让林凡从此消失在林家。

    林家对于林凡而言,并没有家庭那种特殊的感觉,整个林家,林凡最在乎的也就只有已经失踪的他的亲生母亲,至于其他人,只是有一个和他一样的姓氏而已。

    本就没有关系亲近的族人,加上林峰母子两人的对台戏唱的响亮,原本犹犹豫豫的人也瞬间变得坚决,指着林凡就是一顿数落。

    这一幕,还真是似曾相识,林凡看着周围同宗同族的嘴角,脑海里不自觉浮现出上一世他被赶出家门时的遭遇,那一天,应该和此时此刻相差不多。

    林华,林凡的亲身父亲也终于坐不住了,直接从位置上站起来,指着林凡的鼻子就开始数落。

    “你瞧瞧你现在这副目无尊长的样子,林家的脸面在你身上还能看见一星半点嘛?小畜生还不赶紧跪下认错!”

    林凡看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心里有些冷,完全无视了他的话,一步步径直走向林峰。

    “你说我目无尊长?你可曾把林家长辈放在眼里?把我这个哥哥放在眼里?”

    林峰压根没想到林凡会嚣张到这种地步,就连林华的话他都敢无视,看到步步逼近的林凡,林峰心里不自觉的紧张起来,对于他的问话,林峰更是张不开嘴回答。

    “你们母子设计陷害同宗同族之人,可曾想过同族之情?我说你们是小人可有错?”

    “你妄自尊大,目无尊长,卑鄙无耻,下流龌龊,该受家法的人是你才对!”

    林凡每走一步,身上释放的威压便强盛一分,在场的所有林家人都被这种气息压制着,连呼吸都困难,更不要说站出来反驳林凡了,压根没一个人能做到。

    而林峰更是直接面对林凡,现在两人的距离只有三四步远,林峰心中的恐惧也被无限放大。

    “今天,我还是林家人,那我就来代替他们,惩罚你这个不孝子孙!”

    林凡话音刚落,整个人便极射向前,瞬间便来到林峰面前。

    抬手如刀,虚空一划。

    所有人都没看清林凡是怎么动手的,只听见林峰在林凡的手落下的时候,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林家众人的目光转到林峰身上,这才发现,原来他的双腿已被林凡齐齐斩断。

    林峰抱着自己的双腿,撕心裂肺哭喊的声音才将众人惊醒,一个个看着林凡的目光都惊惧万分,生怕下一个躺在那的就是自己,毕竟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针对过林凡。

    “我可怜的儿啊!你这个刽子手,竟然当着林家这么多长辈的面行凶,林华,你看看你儿子干的好事,族长,您可要为您的孙儿报仇啊。”

    刘艳冲过来,搂着林峰,哭的那叫一个惨,说完这句话,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装的。

    林涛看着面前的场面,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更是对于林凡的表现感觉不可思议,但是眼下,他觉得自己必须要拿出自己一家之主的威严风范。

    “来人,把这目无尊长的畜牲给我拿下!”

    一语落下,“呼啦”一声,四下突然钻出四五十名保镖,各个人高马大,身形壮硕。

    林凡退回瞿梦身边,冷冷地扫视了一圈,所有接触到他目光的人都不自觉的退避,一众保镖虽然冲到堂前,却犹豫不决,不敢上前。

    “小畜生,还不跪下,束手就擒,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逆子,赶紧认错!”

    林华说到激动,往前迈出一步,但下一刻,他就迎接到林凡冰冷的目光。

    “说我是畜牲,那你们这些人又是什么?可笑!”

    冷笑一声,也不管周围虎视眈眈的这些保镖,拉着瞿梦便向大门的位置走去。

    “站住!”

    其中一个保镖,平日经常跟着林峰身边,这会儿,他觉得该是自己在主子面前好好表现表现的时刻。

    有了第一个人动手,余下的保镖似乎是受到了连锁反应,全都一拥而上。

    “哼!”

    林凡连速度都没降低,无视了周围涌来的保镖,拉着瞿梦,脚步坚定的走向大门位置。

    “从今之后,我林凡无父无族,林家与我再无半点干系,若再有人借着林家的名头想要找我麻烦,这群人就是你们的下场!”

    话音落,林凡一步迈出,周身无风自动,这一刻属于先天高手的气势全面展开。

    重生之仙帝归来 第8章 徐菲被绑

    当林凡展开自身气势的同时,周围那些保镖也统统靠近了过来。

    离得远的人没有丝毫异样,但接近林凡身边的这些保镖,就仿佛身陷泥潭中一般,就连各自的手脚都像被无形的力量束缚一般。

    在其他人眼中,林凡身边的几个保镖就像是故意放水一样,挥拳抬腿的动作就像是慢动作播放似的。

    即便那些保镖挥出的拳头慢了很多,林凡也压根没有躲避的意思。

    任凭那些壮汉的拳头挥到自己面前,林凡只是随意地抬起手,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林凡看似漫不经心的举动,却让他周围的空间变得极其不稳定,如同烧开的水一般沸腾起来。

    原本动作已经十分缓慢的那些保镖这下彻底被禁锢了,一动都没办法动。

    场面就像一瞬间静止了似的,所有人都维持着原来的动作,直到林凡将抬起的手慢慢放下来,静止的场面才被彻底打破。

    林凡手掌落下的同时,他周身空间已经沸腾到极点。

    “轰!”

    明明没有大规模的动静,但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听见了巨大的轰鸣声,就好像那声音是出自于自己的脑海中一般。

    而那些围着林凡的保镖,就像是被无形的巨锤击中似的,纷纷倒退而归,这些保镖冲过来的有多快,退的就有多迅速。

    更有几个体质稍弱的,在倒飞回去的途中更是口吐鲜血,显然是受到了不小的重创。

    林凡身边原本密密麻麻站着的全都是人,这么一下,硬生生清出一大片空地。

    再也没人拦着林凡的脚步,他这才拉着瞿梦的手,离开了林家大厅。

    站在林家屋外,林凡觉得到阳光有些刺眼,停下脚步,深深地呼出一口胸中的闷气。

    “今天,是我林凡剔除与林家所有干系,从今以后,林家与我再无任何干系!”

    背对着林家所有人,林凡说完这番话,便真正离开了林家。

    从刚刚开始,林凡将自己离开林家的事情说了三遍,直到他走出林家的那一刻开始,这句话才算是真正的实现了。

    整个过程,没人挽留,甚至没人出言相助,每一个人都站在他的对立面,或许他离开林家也是很多人想要看见的。

    林家大厅内,每一个人看着林凡的背影,想到刚刚发生的一切,心里都有着相同的念头:“林凡,和曾经相比,改变了太多,或许他真的不是林家那个林凡了。”

    林凡的目的达到了,但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坐在车上,久久没有发动油门,也没有离开的意思,靠在座椅上,默默地点上一根烟。

    瞿梦没有多说什么,整个过程她一直都是陪在林凡身边的那个人,现在,她也只需要陪着林凡就可以了。

    许久,烟灭,瞿梦握着林凡的双手,柔声说道:“走吧,咱们回家。”

    对于身边的女人,林凡只想用这一辈子的所有时光来温暖她的心。

    给了瞿梦一个一如既往温暖的笑容,发动油门,驱车回到江北。

    林凡回去之后,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清闲的休息两天,但没想到,第二天下午,他的手机就响了。

    更让他诧异的是,打电话来的人,正是昨天才有他号码的徐云栋。

    刚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就传来徐云栋焦急万分的声音。

    “林大宗师,出事了出事了!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呀。”

    “怎么了?”

    “菲儿被人绑架了,还留了一张字条,林宗师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啊,菲儿可一定不能出事啊。”

    “我马上到。”

    挂断电话,林凡直接出门,赶往徐家去了。

    一路上,他都在思考着昨天发生的种种事情。

    下蛊害施雨的人,应该对徐家有所图谋,但林凡才刚刚解了蛊毒,暗中的人立马就绑架了徐菲,这动作未免太快了点?

    还是说绑架徐菲的另有其人?

    很快,

    林凡便出现在徐家门外,徐云栋现在可只有林凡这么一个救星在手里,一看见他出现,徐云栋三步并两步地冲上前来。

    “林宗师,你可算是来了,菲儿被人绑了,你可一定要帮我救救她,无论什么要求,你尽管提,我都答应你。”

    徐云栋紧紧抓着林凡的衣角,苦苦哀求,生怕林凡不答应帮他。

    衣角被人攥在手中,林凡虽是不喜,但想到徐云栋都是因为自己女儿才会如此,便不多做计较,只是眉头微微皱起。

    跟着徐云栋进了徐菲的房间,一路上他也把昨晚林凡离开之后的事情零零碎碎地说了一遍。

    徐菲昨晚也没离开徐家,一直待在卧室中,但白天她母亲施雨来寻她的时候,只在她房间里发现一张字条,而徐菲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似的,徐家里三层外三层的保镖,更是一点察觉都没有。

    这会儿施雨正坐在她女儿的床上,整个人都哭成了泪人。

    见此情形,林凡干脆没跟施雨照面,就站在门外。

    “那张字条呢。”

    “这这……这呢。”

    徐云栋领着林凡来到楼梯口,一张字条被人用牙签生生钉在墙内。

    纸上只留下一个地址,和一个五千万的金额。

    看样子就像是普通的绑架,但吸引林凡目光的,却是钉在墙内的那根牙签。

    林凡抬手,微微用力,便把牙签取了下来。

    虽然时间过去挺久,但是牙签上依旧萦绕着一股力道。

    “看来,掳走徐菲的人最低也是个武道高手呢,真不简单呀。”

    “什么?”

    林凡没有向徐云栋解释的意图,转身便向外走去。

    前脚刚刚迈出徐家大门,林凡突然察觉到一股危机从左方袭来。

    出于本能,林凡收回刚刚迈出的那只脚,也在这时,三道寒芒齐齐落在刚刚的位置上。

    明晃晃的三根银针一字排开,深深扎入大理石的地面中。

    几乎在银针落下的同一时间,林凡便运转全身真元,脚下用力,整个人窜射而出,直接扑向左方的围墙。

    在那里,正有一道黑影,那人见林凡躲过自己的偷袭,甚至还直接朝自己冲了过来,未曾有丝毫犹豫,直接跳下围墙,夺路而逃。

    他也算是对自己的暗器和隐蔽的功夫极其自信,虽然他不明白林凡是怎么躲过自己的偷袭,但他见事情失败,也不逗留,直接离开,这也出乎了林凡的预料之外。

    但是有人敢招惹到自己,甚至有了想要杀他的念头,林凡便一定会让他为这个念头付出代价。

    黑影对周围的地形早就做过勘察,跳下围墙之后,两三个腾挪便消失在巷道内。

    “呼……还真是不简单,这都能躲得掉,下次可没这么好的运气了,呸!”

    “别下次啊,这次来了如果不让你得手,那该多不甘心。”

    黑影原本只是自言自语,压根没想到周围还有其他人,更没想到林凡可以追上他。

    突兀地听见第二个人的声音,黑影吓得一哆嗦,他也足够机警,在林凡发生声音的第一时间,黑影就已经扭头狂奔。

    殊不知,林凡这会正站在他的背后,黑影一转身,两人直接大眼瞪小眼了。

    “跑啊,接着跑。”

    黑影在身法上从来不曾输给别人,如今林凡居然不声不响地出现在他的背后,在最擅长的领域被打败,这种恐惧感让黑影吓得小腿都开始颤抖起来。

    “大……大人……饶命,大人饶命……这……这都是误会。”

    黑影不是没想过继续逃,但他心里更清楚,这么近的距离,怕是他一转身就凉了。

    “饶命?误会?”

    林凡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嗜杀的人,但对于胆敢挑衅他的人,自然也得让他们付出相应的代价。

    双指并出,真元凝聚。

    一道白光划过,黑影的手掌齐根断落。

    在黑影的哀嚎声中,林凡不紧不慢地说道:“说说吧,谁派你来的?这只是对你刚刚干的事情的惩罚,如果不说的话……”

    “我说,我说。”

    见他这么识趣,林凡也笑了,放下双手,散去真元,静等那人开口。

    但有些人总是不会轻易死心,眼神变化,黑影直接抬手挥出一片绿色粉末,这还不算完,粉末挥出之后,两人的视线都以受阻,黑影直接退后两步拉开距离,期间还用他仅剩的那只手从怀里掏出大把暗器,劈头盖脸地全往林凡刚刚站着的位置抛去。

    眼见粉末形成的雾团内半天没有动静,黑影这才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

    他也知此地不能多做停留,又填了两三下暗器,这才转身离开。

    在他不曾注意的雾团上方,林凡悬空而立,嘴角带着一丝玩味地笑容,静静的看着黑影离开。

    “十香软骨粉,对武者倒是挺好用的,可惜了……”

    黑影的出现是在林凡意料之外的,但也幸亏有他的出现,这才能更容易地找到幕后的人。

    这下黑影行动失败,又被林凡这么一刺激,更是丢了一只手,想来他应该也是会回到他们的大本营去了。

    林凡就这样一声不响地跟在“导游”身后,一步步接近幕后那人的老巢。

    看着黑影进入一栋建筑去了,林凡的面色却有些奇怪。

    关键字:

    重生之仙帝归来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