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吾爱深藏心底》免费阅读 bl作者大浪淘沙小说全文

    吾爱深藏心底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吾爱深藏心底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吾爱深藏心底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18岁的俞惜并非骁家人。不,准确来说,她算是半个骁家人。因为,她是骁家收的童养媳。

    《吾爱深藏心底》免费阅读 bl作者大浪淘沙小说全文

    俞惜骁锋擎小说吾爱深藏心底推荐章节

    吾爱深藏心底 第4章 我都要独立生活

    没再看她,沉声吩咐服务生,“把门带上,外面闹腾。”

    俞惜打定了主意今晚要和他谈志愿的事,现在不过是临门一脚,怎么能让他真把自己关在门外?

    这么一想,提步,进去了。

    顺手把门给带上。

    骁锋擎眉眼松动了些。

    胡雨深看着牌面,笑,“三爷这手牌打得漂亮。

    ‘欲擒故纵’这招在牌桌上玩得炉火纯青啊。”

    骁锋擎自是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没往下接,目光幽幽转向郦司楷,“把烟灭了。”

    郦司楷就不是个能忍得了烟瘾的人,“抽一晚上的烟了你也没吱声,这会儿让我灭烟,会死人的。”

    骁锋擎没和他废话,干脆掐了他的烟头,摁灭在水晶烟灰缸内。

    郦司楷吐槽,“怪人,平时也没见你少抽。”

    沈思泽和胡雨深两人互看一眼。

    三爷这莫不是为了某位青少年身体健康作贡献?

    怪!

    怪极了。

    骁三爷什么时候对哪个人有这心思过?

    两人的目光,含着探究,不约而同的投向俞惜。

    俞惜根本没听骁锋擎和郦司楷那些对话,径自走到骁锋擎身边,站定。

    “三叔,我想和你谈谈。

    ”强制压下往日面对他时的害怕,此刻的她,郝然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嗯。

    ”骁锋擎只从鼻腔里‘嗯’出一声,不咸不淡。

    她深吸口气,垂目看着他。

    这个男人,哪怕是坐着,她站着,那份气魄也足够慑人。

    她做足了心理建设,开口,“我想重新填志愿。

    拜托您和教育署打声招呼。”

    骁锋擎捏着一张七万不耐烦的扔出去,目光不偏不移,“非念B大不可?”

    “非B大不可。

    ”她目光坚定。

    “如果,我说,非A大不行呢?”

    骁锋擎是个非常难揣摩心思的人,所以俞惜根本不费力气去猜测他心底到底什么想法。

    只坚持自己的想法,“三叔,您是长辈,对我一直有养育之恩。

    若是平时,您对我有什么要求,我一定一口答应。

    可是……”

    骁锋擎刚毅的面部线条绷紧。

    只听到少女紧接着道:“这次,不可以!”

    “就为了明川?”

    每一个字,都冷硬,像石头一样。

    俞惜颔首,“B大一直是我的梦想。”

    停顿,她补了一句:“明川也是。”

    最后四个字,瞬间让房间里的温度陡降到冰点。

    骁锋擎眉宇间都是渗人的寒意,“从现在开始,把你的梦想收回去。

    A大,你想去也得去,不想去硬着头皮也得去!”

    语气强硬,连一丝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莫名其妙,梦想就被砸得粉碎,俞惜心有不甘,“三叔,您不可以这样蛮不讲理。”

    骁锋擎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

    很好!

    这小丫头以前在他面前就和只怯懦的小兔子一样,大气不敢喘。

    现在,为了和明川念一所学校,竟胆敢教训起他来了!

    “梦想是我的,人生也是我的。

    我知道您有只有遮天的能力,也知道寄人篱下,我本不该有任何怨言,可是,我希望您可以不左右我的人生。”

    好一句‘寄人篱下’!好似比林黛玉还委屈。

    可他又什么时候让她受过委屈了?

    “我花钱是供你念书,还是供你去学校谈恋爱的?”骁锋擎第一次正眼看她,慑人的目光幽冷得让人通体发寒,“在我发火前,你最好收起你的不知好歹!”

    ‘不知好歹’四个字,刺到俞惜敏感的心。

    她咬唇。

    “高考完,我会立刻出去打工挣钱。

    以后念书,我都自己供自己,不会让三叔再操心的。

    我也已经打算好从三叔的房子里搬出去,等未来挣足够了钱,这几年您养我的恩情,我一定原数奉还。”

    骁锋擎眉眼一跳。

    手里的牌被扔在桌面上,发出‘砰——’一声巨响,惊得其他六人脸色皆变。

    待俞惜晃过神来,眼底已经被骁锋擎高大的身影笼罩。

    他高大的身子立在那,双目冷盯着她,“刚刚的话,你再说一遍试试!”

    通体,都是冷厉的低气压。

    俞惜心下一凛,看着他,心底生出几分怯意来。

    若是往常,她也许此刻就已经退缩了。

    在骁锋擎面前大小声,是要足够的勇气的。

    可是,现在……

    她舔了舔唇,“三叔,我已经满了18岁。

    以后,我都要独立生活……”

    话,还没说完。

    下颔,蓦地被一双长指扣住。

    吾爱深藏心底 第5章 胆子不小

    话,还没说完。

    下颔,蓦地被一双长指扣住。

    --------------------

    他力气很大,像是要将她整个人捏碎一样。

    痛得她细眉都攒成了一团。

    独立生活?刚领她回来的那年,他是想顺她的意,放任她独立生活,可是结果呢?

    结果趁他不在,她居然擅自和骁家订了婚约!简直,不可饶恕!

    “才成年,翅膀就硬了,迫不及待想要和我撇清关系?”

    骁锋擎嗓音是低沉的,不怒而威。

    这么多年,第一次和他靠得如此近,俞惜甚至能闻到他身上一股的淡淡烟草味,混杂着古龙水的味道。

    这个男人,危险异常。

    俞惜紧张的噎了口口水,凝着男人冷肃的俊颜,好不容易平顺了呼吸,才开口:“我只是个无家可归的孤女,总有一天要离开骁家。

    三叔……刚不也说我不知好歹么?我要是再厚着脸皮留下来,那就当真是不知好歹了。”

    这女人,就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自己?真那么喜欢明川?

    骁锋擎眼神一暗,手上的力道,不由得加重了几分。

    一时间,她痛得脸都发了白,呼吸加重。

    “什么时候主动权竟在你手上了?”骁锋擎眼神冰冷得像一把寒箭,抬起她的下颔,让她直视自己,“俞惜,哪天我厌恶你了,你立刻收拾东西给我滚蛋!但是,在我没赶你之前,你最好乖乖的给我待在骁家!别惹恼我!”

    “三叔,你太不讲理了!”俞惜气恼,小脸涨得通红。

    骁锋擎面色更冷,“和宠物讲什么理?俞惜,你有资格吗?”

    ‘宠物’二字,刺伤俞惜的骄傲。

    他骁锋擎永远那样高高在上。

    是天、是王、是主宰。

    而她俞惜就是匍匐在他脚下的卑微奴仆。

    “原来三叔一直把我当宠物。

    ”她嗤笑。

    骁锋擎冷眼盯着她,并没有接话。

    “在你眼里,我其实不过是你养的一条狗,所以,你可以丝毫不尊重我的梦想,擅自更改我的志愿!所以,你觉得我就应该像条狗一样,任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因为太生气,她的声音越扬越高。

    骁锋擎的眉心,突突的跳。

    在他眼里,他觉得她更似他养的一只小猫儿。

    外表看起来温顺无害,伸出的爪子却是锋利得很!这么多年,有谁敢在他面前如此大小声的!

    她俞惜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

    “三叔,不,是骁先生!”

    俞惜改口。

    受伤的挺直背脊,面上是不容侵犯的执拗,她咬牙:“从现在起,我再不会给你当宠物!我今晚就走!”

    说罢,她气恼的瞪他一眼,转身就走。

    一旁的六个人,都看得傻眼。

    这……

    哪里冒出来个不怕死的小丫头,居然当众挑战骁三爷的权威?若不是骁三爷此刻的脸色实在太难看,真想替这小丫头的勇气鼓鼓掌。

    可是……

    俞惜才迈出去一步,下一瞬……

    手肘被一只烙铁一样的大掌蓦地扣住。

    她警惕的回头,下一瞬,还未回神,整个人已经被粗暴的抛到了房间里的大床上。

    床,非常柔软。

    她身子下陷几分。

    等回神,几乎是立刻爬起来。

    可是,一抹深重的黑影笼罩下来。

    骁锋擎从上而下的俯身,单手撑在她身侧,逼迫着她。

    气场太强。

    仅一个眼神,杀伤值就100%!

    而且,现在,她竟然和三叔在床上……甚至,是这样暧昧的姿势……

    彼此的脸,离得好近好近。

    近到他的呼吸,全部散落在她脸上。

    俞惜睫毛抖得厉害,呼吸都绷住了。

    对于这样的靠近,她心跳完全乱了,惶然不安。

    要知道,她和骁明川虽然订婚这么多年,但是,两个人都没有这样躺在床上,离得这么近过……

    “你让开。

    ”俞惜回神,捏着拳头推他。

    眸光闪烁不定的偏开,不敢和他的目光对上。

    这情况……太诡异了……

    可是,她的力气,哪能左右得了这个男人?

    他不但没退开,反倒是俯身,更近的贴过去。

    她甚至能感受到男人如擂鼓般的心跳,还有……

    拳头下,他强劲有力的胸肌……

    俞惜身子僵硬,紧张得手指掐进了肉里去。

    只听到他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俞惜,别再不知天高地厚的挑战我。

    否则……我怕,结果你会承受不起。”

    他的声音很轻。

    甚至,是柔和的。

    外人看来,不见一丝愠怒。

    可是,此刻俞惜听在耳里,却只觉得背脊发凉,手心直冒冷汗。

    如果,自己惹恼了他,那会是什么后果?

    对上他染着邪肆的深瞳,她呼吸一重,惊恐的闭上眼,突然不敢想像。

    唇动了动,想大声的反驳他,和他作对。

    可是,受了惊,喉咙竟是干涩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骁锋擎冷盯她两眼,最终,直起身。

    高大的身子站直,从容不迫的理了理稍有凌乱的衬衫,幽幽的撂下话,“如果好奇,你大可以试试看看!”

    骁锋擎甩下俞惜,率先走了。

    房间内,气氛一下子恢复正常。

    余下其他人,统统不约而同松口气。

    俞惜好一会儿才从受惊中抽回神。

    爬起来,仓皇的理了理头发,还仍旧不敢去想骁锋擎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后果?他能把自己怎么样?是煮了吃了,还是砍了煎炸?

    “不错嘛,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胆子倒是不小!”沈思泽临走前,拍她的肩,语气里满是赞许。

    俞惜不明所以。

    胡雨深出去前也给她比了个赞的手势。

    吾爱深藏心底 第6章 和死党一块儿

    郦司楷呲牙:“敢和三爷呛声的人总算出现了,以后,再接再厉啊!看起来简直太爽了!”

    “……”俞惜无语。

    再接再厉个头!

    他倒是爽了,她却不知道要被骁锋擎怎么对付!

    最终,俞惜耷拉着脑袋,讪讪的出了‘云端’会所。

    一想到自己是来和他谈更改志愿的事,到最后竟然演变成大吵一架,就觉得烦闷。

    冯染打电话过来问情况。

    她耷拉着脑袋,“没改成。”

    “不会吧,你三叔这么不好说话?”

    “……嗯。

    ”俞惜闷闷的点头。

    冯染说:“你也别气馁。

    反正离录取还有这么长时间,你这几天一直缠着你三叔,讨好讨好他,说不定他还会回心转意。”

    讨好骁锋擎?

    俞惜有些头痛。

    “你是不知道我三叔是什么人,要讨好也是需要勇气的。”

    “啧,有你说的那么恐怖吗?再怎么样,也是普通人吧。”

    俞惜想起刚刚他恐吓自己的画面,冷哼,“普通什么呀,简直就是阎罗王。”

    “如果是阎罗王的话,那你说高三毕业后搬出来和我租房子这事儿,还靠谱么?”

    俞惜踢着街上的石子,吐口郁气,“不知道。”

    如果搬出去,可能会惹到三叔。

    可是,如果不搬出去,和他一直住在一个屋檐下,也是非常痛苦的。

    简直度日如年。

    再说,现在,就把她的梦想击了个粉碎,以后,还不知道要怎么管束她。

    “没出息,什么都得听你三叔的。

    他又不是你爹。

    再说,你亲爹都鼓励我出去独立呢!”

    俞惜唉声叹气。

    仰头,望着漫无边际的夜空,想到自己的志愿,心里越渐难受。

    如果爸爸妈妈还在,一定会毫无条件的支持她的梦想……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她努力三年的结果,被人毫不尊重的践踏……

    想到这些,眼,微微发酸。

    挂了电话,她郁闷的骂:“骁锋擎,你个自大狂!讨厌鬼!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讨厌,这么霸道,这么蛮不讲理!”

    另一边。

    宾利车内。

    骁锋擎坐在后排,打了个喷嚏。

    前座,开车的是任以森。

    “骁总,前面是俞小姐,要带她一程吗?”

    骁锋擎深重的目光,越过玻璃窗,一眼就看到了她。

    晕黄的夜灯笼罩着她娇小的身影。

    许是夜已深的缘故,她拉长的身影越显得细瘦黯淡。

    低着的侧颜,满是苦恼。

    她还在为不能念B大,不能和明川在一起而耿耿于怀?

    骁锋擎的目光,一时间变得更重。

    “不必了。”

    语气幽凉。

    撤开视线,不再看。

    晚上,十点。

    别墅内。

    骁锋擎再次看时间,那小丫头竟然还没有回来。

    刚刚在街上遇见她的时候,才8点多,不管是用什么方式回来,哪怕是走,现在她都已经该到家了!

    “先生,俞小姐还是没接电话。

    ”柳妈面色忧心的道。

    骁锋擎坐在沙发上,岿然不动,只幽冷的吐出两个字,“再打!”

    “是。”

    柳妈只得继续拨俞惜的号码。

    可是,那边,始终都无人接听。

    0点。

    骁锋擎已经耐心失尽,黑着脸坐在厅内,让任以森出去找。

    很好!

    那小丫头,居然敢将他的话当了耳旁风,当晚就给他翘家!看来,以前他是真的太放任她了!

    “先生!先生!电话!”

    柳妈突然扬声。

    骁锋擎脸色一变,起身,“俞惜?”

    “是……是警察局的电话。

    说是和俞小姐有关。”

    警察局?

    俞惜现在在哪?

    警察局。

    和死党冯染一块儿。

    先前,和冯染挂了电话后,又觉得就那么回去总是心有不甘。

    索性又把冯染叫了出来,想趁着周末两天,两个人打火车北上去B大找骁明川。

    一来,是让自大狂骁锋擎找不着她人;二来,也是希望骁明川能帮自己劝劝骁锋擎,帮她更改志愿。

    可是,没想到,还没上火车,两个人就出事了。

    “年纪轻轻的两个女孩子,好的不学,学人打架。

    还是学生,简直丢了‘学生’两个字的脸!”两个人耷拉着脑袋坐在角落里,警察正严辞教育。

    “警察叔叔,我都说了那只是场误会。

    ”冯染不耐烦的解释。

    人,是她动手打的,因为钱包被偷,哪知结果找错了人。

    她是跆拳道黑段,所以出手猛了些,一出手,直接给人踢晕了过去。

    连带着俞惜还被误伤了手,但还好不是重伤。

    “再大的误会,你们出手也不该那么狠。

    现在人家嚷嚷着要告你们!看你们都还是学生,所以已经通知你们监护人了!”

    一直没出声的俞惜,听到这话,脸色不太好看的皱眉,“你通知了我的监护人?哪个监护人?”

    吾爱深藏心底 第7章 热闹的派出所

    “当然是你资料上显示的监护人。”

    “骁锋擎?”俞惜声音不由得扬高些。

    “是谁我就不清楚了,其他警务员负责通知。

    总之,一会儿到了你自然知道。”

    俞惜一脸菜色。

    起初还淡定,可是,现在一想到他们通知的可能是骁锋擎,整个人就坐立难安。

    时不时瞅一眼门口,担惊受怕。

    冯染安抚的拍了拍她,“行了,你别那么担心。

    说起来我们只是自保,家里人肯定不会怪我们的。”

    “你爸妈肯定不会,但是我三叔可就不一定了。

    而且……”俞惜想起几个小时前她和骁锋擎那么倔强的对峙,就越发郁闷,“我才说不给他找麻烦了,现在又让他来帮我摆平这事,他肯定更生气。

    而且,要是知道我偷偷跑去坐火车,说不定直接把我撕了。”

    冯染见她那副样子,不似开玩笑。

    目有同情,“你三叔真这么恐怖啊?”

    “一会你见了就晓得了。

    ”俞惜没劲的趴在桌上,心情沉重得好似死囚上断头台的感觉。

    ……

    20分钟后。

    俞惜几乎要睡着的时候,派出所里一阵热闹。

    “骁先生,这么晚您怎么来了?里面请!里面请!”

    说话的是所长,非常殷切的语气。

    俞惜一听到‘骁先生’三个字,一下子就清醒了。

    整个人坐直,双手紧张的压在膝盖上。

    冯染也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你三叔来了?一会儿让他也一并把我保出去啊,我家里人这会儿都不在国内,肯定联系不上。

    呜,我可不想被关两天。”

    俞惜还没应声,警务人员已经过来了,一改先前那冷肃的语气,客气得不得了,“俞小姐,冯小姐,两位请跟我出来。

    骁先生在等你们。”

    俞惜不说话,起身,硬着头皮跟出去。

    冯染‘啧’了一声,“这态度简直180°大转弯啊,你三叔什么人啊?”

    两人一起走出去。

    冯染脑海里还在努力勾勒着俞惜三叔的模样。

    以俞惜的描述来说,那应该是个大腹便便、猪脑肥肠,又凶巴巴的中年男人。

    ……

    一路,俞惜心里都七上八下。

    远远的,就看到骁锋擎正负手而立在窗边。

    他没有回身,派出所晕黄的灯光笼罩下,即使是一个背影,都让俞惜呼吸绷紧。

    深吸口气,鼓起勇气走上前,“三叔。”

    冯染想,她三叔看来并不是猪脑肥肠的男人,而后也跟着叫了声‘三叔’。

    骁锋擎缓缓转身。

    视线,停在少女的脸上,半晌,性感的薄唇紧抿着,不出一声。

    目光黑沉得让俞惜心里发虚。

    不管什么理由,高中生进派出所绝对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一旁,冯染仰首看到骁锋擎这张脸,一双眼都差点给瞪了下来。

    两手拼命的扯俞惜的衣角,“俞惜,这真是你三叔?”

    “……”俞惜无奈。

    至于这么激动吗?

    “你不是说他老是倚老卖老,可他哪里老了?这么年轻,还这么……”‘帅’字还没说出口,被俞惜轻恼的打断:“你赶紧闭嘴吧!”

    “他看起来也不像你说的那种凶巴巴的恶魔啊!”

    冯染已经尽力压低了声音。

    可是,以她的激动,这些字眼多多少少还是钻进了骁锋擎耳里去。

    骁锋擎越发黑沉的目光让俞惜不敢直视。

    想死!

    她心里哀怨,简直恨不能立刻就把冯染这张不停歇的嘴封上。

    “带冯小姐去签字,保冯小姐离开。

    ”没有立刻发难。

    骁锋擎终于开口,是和一旁的任以森说的,语气幽凉。

    任以森应了一句,和冯染比了个手势。

    冯染给俞惜递了个眼色,便跟着任助助走了。

    这一下。

    房间内,只剩下骁锋擎和俞惜两个人。

    俞惜越发紧张。

    “原来,在你眼里,我是恶魔。

    ”他双手负在背后,开口。

    那话里听不出半点儿喜怒。

    越是这样,越让俞惜心里发毛。

    “不是的,三叔。

    你……其实是,她误会了我的意思。

    ”俞惜解释,可是,语无伦次的话简直没有任何说服力。

    骁锋擎亦不知道是信了还是没信,目光加重,长腿侵略性的迈开一步,逼近了她,“俞惜,是不是我太不了解你了?以前竟不知道你还能打架。”

    俞惜是理亏,低着头,“我以前不这样的,今天……是个意外。”

    意外?

    骁锋擎皱眉,视线往下移,一下子就看到她手上的伤。

    伤得不轻。

    从食指到手背,一直拉开一道口子,手上的血凝固了。

    但映在他眼里,依旧是触目惊心。

    眉心,跳跃了下。

    记得上次她受伤是一年多以前,在家里一脚踩空,从楼上摔下去。

    正出差的他,当晚从外地飞回来,勃然大怒,将大部分佣人全开了,只余下像柳妈这种常年驻于骁家的人。

    从那之后,整个屋子里的佣人都知道,这小丫头是骁先生捧在手里的宝贝。

    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着,不敢再让她受丁点儿的伤。

    唯独身为当事人的她,浑然不觉。

    骁锋擎面部线条绷紧,“手,伸过来!”

    吾爱深藏心底 第8章 绝世大坏蛋

    骁锋擎面部线条绷紧,“手,伸过来!”

    -----------------------

    俞惜怕被训,摇头,轻描淡写,“不要看了。

    没事儿,只是小伤。”

    骁锋擎没耐心和她多废半句话。

    瞪她一眼,直接把她的手抓了过去。

    力气不轻,俞惜疼得倒呲牙,浅皱着细眉,“痛的。”

    骁锋擎凶巴巴的冷斥,“既然是小伤,还嚷什么痛?”

    俞惜吓得缩了下脖子,咬着唇,硬是连哼都不敢哼一声。

    也不知道骁锋擎在想什么,看着那伤口,面色越发难看。

    “怎么弄的?”他沉着声音问。

    “不小心。”

    “怎么个不小心?”

    “……就是打架的时候,不小心。”

    “为什么打架?”

    “我和染染上火车的时候,被人扒了钱包,以为那人是小偷……”

    “上火车?去哪?”骁锋擎的语气里已含危险。

    她居然敢一声不吭的跑出去,而且,还是这样的晚上!她是不知道外面人世险恶?还是根本不知道分寸?

    俞惜微愣。

    下一瞬,意识到自己给自己挖了个洞,懊恼得恨不能扇自己两下。

    咬着唇,不说话了。

    骁锋擎眼神厉起来,“要我去查口供?”

    俞惜知道怎么都躲不过,还不如坦白从宽,“我是打算趁着周末去一趟B城……”

    他眉心一跳,“找明川?”

    “……嗯。

    ”她心虚的点头。

    他手上的力道,不由得加重了些。

    俞惜额上都冒冷汗了,忍无可忍的掰他的手,“三叔,你捏到我伤口了……好痛的!”

    “骁先生,冯小姐的手续已经办好了,现在该办俞小姐的手续了。

    ”任以森就在此刻进来。

    “不必了!”骁锋擎将俞惜的手一把扔开,瞪她一眼,严厉的出声,“就让她关在这!”

    “这……”任以森惊讶。

    连冯小姐都保了,还不保俞小姐?这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

    俞惜错愕之后,捏着疼痛不堪的手,站在那委屈的瞪他。

    “瞪什么?难道不该关你?”骁锋擎始终无动于衷,面部线条绷着,出口的每一个字都渗着凉意,“不是扬言不再依赖我。

    今天晚上刚和我说过那么硬气的话,现在就给忘了?”

    无情无义!心硬如石!绝世大坏蛋!

    俞惜气恼的暗骂。

    本来手伤就让她难受,现在被他这样一刺,心里更是又酸又气。

    什么也顾不得,梗着脖子,负气的和他呛声:“没忘。

    关就关,我不靠你!原本我就不想靠你,是他们多此一举的要给你打电话!关一天也好,关十天也罢,我根本不在乎,那都好过求你帮忙!”

    骁锋擎垂在身侧的手,绷紧。

    这小丫头,总有让他气上加气的本事!

    “既然不屑找我,那就好好在这呆着!”没有半分心软,留下话,他转身就走。

    一步,都不曾停顿,更不曾回头。

    看着那绝情的背影,俞惜所有的气恼瞬间化作了委屈。

    一整天不如意的事,让她鼻尖一酸,眼泪一下子就滑出了眼眶。

    而后,她又咬唇,重重的将眼泪擦掉。

    俞惜!不准这么不争气!就是不靠他!不靠这讨厌鬼!

    ……

    骁锋擎离开的时候,冯染已经被人送回去了。

    整个所里的人都出动来相送。

    他带走了与他毫不相干的冯染,却留下了自己的侄女,这让整个所里的人都非常头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临走前,骁锋擎和所长道:“晚点会有医生过来替她处理伤口,还希望王长能通融……”

    “那是自然。

    骁先生的事就是我自己的事。”

    “还有……”骁锋擎停顿了下,抬目,目光深远的看了眼派出所里面。

    那张倔强的、惹恼他的小脸仿佛就在眼前,他道:“就说医生是你们所里叫来的。”

    “……好。

    ”所长狐疑后,也是立刻答应。

    骁锋擎没再说什么,上了宾利车。

    全程,坐在后座的他,视线始终落在窗外的夜色里。

    神色深沉。

    任以森从后视镜里看了boss一眼,“俞小姐这次怕是真生气了。”

    boss性子很闷。

    多做却是少说。

    明明对俞小姐挂心得不得了,但从不会表达。

    当然,念于两人相差颇大的年纪和彼此的身份来说,boss更担心自己那份心思会吓到胆小怕事的她。

    “由着她。

    ”骁锋擎摁了摁眉心,“不给点教训,这种错误下次她还犯。”

    气她那么心心念念着明川,是必然的。

    但是,更气她胆敢一声不吭,大半夜的跑去另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城市。

    这最不可忍!

    只是小伤,已是万幸。

    若是出了什么别的事,他更饶不了她!

    骁锋擎忽然想起最后她和自己呛声的那些话,目光暗下,若有所思的开口:“阿森。”

    “嗯?”

    任以森从后视镜里看了boss一眼。

    “我对她是不是太过严厉,所以让她那么怕我,甚至,现在是……抵触我?”

    一想到她在自己面前的惶然不安,再到现在的抵触,他涩然苦笑。

    他的性格,一向如此。

    对她,已经算是多了很多耐心。

    吾爱深藏心底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