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别跑邪魅总裁缠不休

主角:

作者:佩玖

发布时间:2019-09-27 18:56:50

娇妻别跑邪魅总裁缠不休小说(洛云遥秦厉)-娇妻别跑邪魅总裁缠不休在线阅读

娇妻别跑邪魅总裁缠不休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这里是酒吧一条街,人们在这里堕落,在黑暗中隐藏着自己白天的面貌,发泄着内心的愤怒与渴望。被毒品蚕食得只剩半条命的站街的**,身上裹着廉价的大衣,骨瘦如柴的手指夹着烟,在混沌沉醉的烟雾中眯眼看这个世界。雪花纷纷落下,却无人欣赏。

在这个污浊的地方,纯白,是被排斥的存在。

她穿着皮衣,沉默地跨过男人的尸体。她从不会被无关的事情所干扰,她的目标只有一个,也只能有一个。

她穿过小巷,转弯想要进入另一条暗巷,就在这时,背后突然有东西破风而来,她转过身——

“啊!”

洛云遥大叫一声从床上坐起身,神经质地用手乱摸自己身体想检查有没有伤口,直到看到身边熟悉的摆设才反应过来。

又做噩梦了。

洛云遥拿过床头桌上的水杯,喝下去才发现水酸的不行,“噗”得一口吐出,柳眉一皱,星眸一瞪,洛云遥的河东狮吼掀开了洛家一天的序幕:“洛思苦!!!!”

一个穿着卡通睡衣,约莫四岁的小男孩“扑通”一声沿着没关紧的房门摔了进来,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洛思苦精致的小脸上绽开一个讨好的笑容:

“嘿嘿,麻麻别生气嘛~”

洛云遥,女,二十四岁,单身,但有一个四岁的、极其顽劣的儿子,名叫洛思苦。

和所有单亲妈妈一样,这四年来,洛云遥每天都在为自己儿子闯的祸收拾烂摊子,事后还得一千遍一万遍怀疑自己儿子并不是她亲生的,而是仇人派来折磨她的。但是洛思苦顽劣归顽劣,平常时候还是挺贴心的,带给洛云遥的温暖更多。洛云遥和儿子相依为命四年,可以说,洛思苦就是她的命。

但送儿子去上幼儿园,依旧是她一天中最痛苦的时刻。

此刻,她正在拼命敲着自家儿子的门叫儿子起床,眼看着就快到上课时间了,洛思苦还没有起床,这下洛云遥顾不上什么“相互尊重”“留有空间”了,直接掏出备用钥匙把洛思苦的房门打开——

空空荡荡。

洛云遥无声笑了,心想洛思苦又在和她玩小把戏,对着小房间又喊了几声“思苦”,还象征性地翻找了一下,却不见那个小小的身躯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

“思苦,洛思苦,别玩了……”洛云遥终于开始慌了。

“思苦,思苦你快出来!”洛云遥在房间里疯狂翻找起来,床底下,柜子里,都找遍了,还是没有看见洛思苦的影子。

就在这时,一只纸飞机轻飘飘地从窗外飞进来。

洛云遥扑过去打开飞机一看——

歪歪扭扭几个报纸上剪下来的字 : 想要回你儿子,就来星运新村。

洛云遥颓然地瘫坐在地上,脸上满是绝望。

他终于,还是找来了。

洛云遥到达星运新村的时候,这座她曾经居住过的偌大的别墅并没有人。

洛云遥神色复杂地在密码锁上按下那几个印在她记忆深处的数字,只听“咔哒”一声,门开了。

深吸一口气,洛云遥熟门熟路地来到别墅正厅,四年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她还是记得这么清楚。

这是她觉得自己最可悲的地方。

“你回来了。”

一道清润的熟悉的男声突然在身后响起,洛云遥浑身都僵硬了,她没有转身,那灼热的目光却快要灼伤她。她拼尽全力才勉强控制住自己逃跑的渴望,不能跑,她告诉自己,跑了,思苦就会陷入危险。

“怎么不看我?”声音近了,语气里带着几分笑意。然后一只手搭上她的肩膀,把她转了过来。

被触碰的肩膀冰冻般发麻,洛云遥抬起头,熟悉的笑脸映入眼帘,像雷电般撞击她的心房,倏忽一阵发昏,洛云遥头脑一片空白。

那是一张惊为天人的脸,凌厉的浓眉下,是一双透着残忍的眸子,令人惊奇的是那一黑一褐的瞳孔。高挺得不像亚洲人的鼻子显示出主人的混血儿身份,薄唇如血般点缀在略显苍白的面容上,使其多了几分妖冶。

人们说浓眉的男人刚强傲慢,性格顽固。他们往往为自我中心主义者,自我意识也比较强。而薄唇的男人,更是薄情。

“怎么不说话?”男人嘴角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伸出手轻轻抚摸洛云遥的头发,动作轻的让洛云遥错以为自己是真的被爱惜着。

可是,只能是错觉。洛云遥看着男人,话尾的颤抖出卖了她的恐惧:

“秦厉。你想,干什么。”

听到洛云遥的话,秦厉笑了,今天的他笑的次数比前四年加起来都多,他深深地看着眼前这个他找寻了四年的女人,异色瞳孔里闪着奇异的光:

“云遥,我找了你四年,我终于找到你了。来,快坐下,我为你准备了你最爱吃的菜。”说着,秦厉引导着洛云遥来到餐厅坐下,洛云遥这才发现,餐桌上果然都是她爱吃的。但她丝毫没有食欲。

“怎么了?快吃啊。”秦厉催促道。

洛云遥看着秦厉这幅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又想到自己当初是怎样的痛苦,滔天的愤怒掩盖了她的理智。

“秦厉!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还想怎么样?!”

“叙旧。”秦厉语气不变,面对洛云遥扑面而来的怒气,眼皮都不曾掀动一下。

“……叙旧?”洛云遥冷笑一声,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波澜不惊的秦厉,话里是压抑的痛苦,“我不想和你叙旧,你把思苦还给我,我们就两清!”

“两清?”秦厉双手交握抵着下巴看着洛云遥,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你认为,我们的账能算清?”

“我已经被你害得够惨了,你还想怎样?”洛云遥从牙缝里蹦出这句话,死死地盯着秦厉,满眼怨毒。

“很简单,待在我身边。”秦厉悠闲一笑,云淡风轻的样子与洛云遥形成鲜明对比。

如果说之前的洛云遥还尚有理智的话,难么现在的她已经可以说是完全崩溃了。压制她理智的最后一根弦,终于在秦厉自私至极的要求下断裂——

“……做梦!”伴随着这两个字响起的是洛云遥掀翻餐桌的巨响!只听“嘭”地一声,洛云遥双手抬起餐桌,把餐桌硬生生给抬了起来,洛云遥双目欲裂,把餐桌朝对面的秦厉倾倒而去,秦厉躲闪不及,汤汤水水浇了一身,不可谓不狼狈。

也是在这一瞬间,从别墅各个角落走出众多黑衣人,其中一个带墨镜的男人从洛云遥身后接近她,反剪住她的双手,一脚把洛云遥踢得跪在地上。

待局面形成后,一个女人从二楼走下来,风姿绰约,妆容精致,和一身地摊货的洛云遥形成鲜明对比。

女人脸上倨傲的神情,也和洛云遥的狼狈截然相反。

“洛云遥?嗤。”女人摇曳多姿地走到洛云遥面前,一个保镖递来一个箱子,而抓着洛云遥的保镖适时地拽住她的头发,迫使她抬头看着女人。女人看着洛云遥的脸,嘲讽的嗤笑。

“你好好看着。”女人说着,打开了放在地上的那口行李箱。

洛云遥瞳孔放大,双目欲裂。

箱子里,箱子里——

还穿着小熊睡衣的小男孩,像个小婴儿一样双手抱腿蜷缩着,小小瘦瘦的身体,不知道受过什么折磨。洛云遥轻轻地唤着“思苦,思苦”,可箱子里的人再也不会回应她了。

再也不会偷偷在她水里加醋使坏,再也不会赖在她身上撒娇,再也不会在她绝望的时候用小小的身体抱住她,给她温暖。

洛云遥开始疯狂地挣扎,可抓着她的保镖力气大得惊人,让洛云遥只能跪在地上,绝望到麻木地流泪,她不敢相信,她不愿相信,她疯狂地大喊,想要叫醒那个沉睡的孩子。可是那个小小的身体确实是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了。

连呼吸的起伏都没有。

“吵死了。”女人捂住耳朵,对着洛云遥的腹部就是一脚,高跟鞋精准地践踏洛云遥腹部的脏器,让洛云遥疼痛欲死。洛云遥反射性挣扎,竟然真的从保镖手里挣扎了出来。保镖还想去抓她,被一个声音制止。

“等会。”坐在餐椅上的秦厉终于开口。他的脸已经擦干净,身上还是一片狼藉。但即便如此,秦厉身上的王者之气,还是没有减少半分。他只是坐在那里,便已成王。

洛云遥东倒西歪地站起来,捂着腹部,满脸泪水。她隔着众多保镖看他,隔着前尘往事看他,隔着千山万水看他。秦厉淡定自若地端坐在餐椅上,也看着她,眼里是洛云遥从始至终都读不懂的复杂。

“呵……”洛云遥垂眸冷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地上捡起一块盘碟碎片,深深地,深深地看了秦厉最后一眼:

“秦厉,你好狠。”扬起手,洛云遥把碎片尖锐的一头对准自己的脖颈,“我洛云遥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跟了你,秦厉,我恨你!我恨你!——”

“阻止她!”一向云淡风轻的秦厉终于变了脸色,从椅子上站起来。身后的保镖反应迅速地伸手想要阻止,却早已来不及……

天旋地转,这是洛云遥唯一的感觉。她固执地向洛思苦伸出手,却只抓到一片虚无。

“思苦……”

失去意识前,过去六年间的回忆像碎片一样纷纷涌入洛云遥的脑海。洛云遥闭上眼,仿佛看到了六年前,暗巷里狼狈的自己。

一个男人走到她面前,皮鞋油光发亮。

“跟我走吧。”

他这样说。

 

第二章

六年前,y市。

y市有一条街,叫做第九街。

这里是警察都不敢来的三不管地带。每天都会有人因为各种不明原因死去,但从不会有人去报警或是申冤,因为在这里生活的人,都是没有依靠独自生活的流浪人。人们称这里为,上帝遗忘的街道。

洛云遥穿着十三中的校服,站在第九街的街口,用破破烂烂的运动服把自己包裹好了,才往里面走。

随处可见的吸毒者,躺在地上飘飘欲仙,洛云遥面不改色目不斜视地往前走,一个狼狈的男人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救我……”男人捂着腹部,绝望的眼神直逼洛云遥。男人话还没说完,另一个男人就冲了过来,从他背后狠狠扎了一刀。

男人倒地,血,还溅在了洛云遥的鞋子上。

廖子轩知道今天的目的地是第九街的时候,其实是拒绝的。但他不敢反驳秦厉,还是开着车把秦厉带到了这条上帝遗忘的街道。

秦厉打开车门的时候,廖子轩已经在车下了,手里还拿着根拐杖,等着秦厉下车。

秦厉接过拐杖,撑在地上下来,踩到第九街的第一脚,就是一滩泥水。

“哎呀小心点啊,不是我说,找个保镖而已你至于这么亲自出动吗。”廖子轩略带抱怨地开口,秦厉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他就噤声了。

窄,破。

这是秦厉看到第九街的第一个想法。

这条街甚至不能过车,左右两边还开满了小店。五颜六色的理发店灯在不停地旋转,好像这样就能招揽客人似的;还有几家灯光暧昧没有店名的店,门口站着几个衣着暴露的女人,脸上是风尘味十足的暧昧笑容。

秦厉拄着拐杖向前走,拐杖每在地上“嗒”一声,秦厉身体就往右边微微一偏,但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有腿疾的他,步伐依旧很稳健。

西装革履一身贵气的秦厉,在这个街道显得是那么的突兀,几乎街道上的每一个人,都在打量他。

被众人眼光看得浑身不自在的廖子轩上前几步,对秦厉耳语道:“咱们还是走吧,这里不会有你想找的人的。”

秦厉微偏头,躲过了廖子轩的靠近,嘴角扬起一个玩味的笑容,薄唇轻启,一黑一褐的眸子闪着奇异的光:

“那可不一定。”

廖子轩顺着秦厉的目光往前看去。

街道不远处,洛云遥冷眼看着死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感觉。只是微微皱眉,用纸巾擦干净鞋上的血渍,然后毫不在意地继续往前走去。

“去查一下她。”

秦厉对廖子轩说道,他饶有兴趣地看着前方的洛云遥,第一次对一个女人产生这么大的兴趣。这个一看就是未成年的娇小女人,当有人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却比成年男人还冷静,丝毫不见惊慌,仿佛外界的一切都跟她无关,甚至还能气定神闲地弯腰擦干净自己的鞋。

真有趣。秦厉想。

洛云遥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即将改变,和往常一样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把裹在身上的运动服脱下。说是家,不过就是个小出租屋,还是个毛坯房,家徒四壁,算得上是家具的只有一张占了二分之一空间的双人床,然后还有一张破烂的书桌,其中一个桌脚还断了一截,下面垫上了厚厚的一叠纸。

但是桌子上却摆满了书,看书名是高二年级的理科课本。

就在这时,出租屋的门打开了,一个同样裹着运动衣,带着黑框眼镜的女孩子走了进来。她和洛云遥长得有几分相似,但神情比起洛云遥多了几分淡漠。

是洛云遥的妹妹,洛云隐。

“街上又死人了。”洛云隐脱下运动衣,好像讨论天气一样平常地说道。

洛云遥把板凳坐得“嘎吱嘎吱”响:“我看到了。”站起来,洛云遥把家里唯一的凳子让给洛云隐,“你先坐,我下去做饭。”说完,洛云遥往楼下公用的厨房走去,她得快点了,等其他租户回来了,她俩就只能吃泡面了。

和第九街截然相反的,是y市的市中心,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快节奏的生活逼得人无处遁形。如果你站在y市最高大厦的顶楼,可以看到全市的风貌。秦厉现在就站在顶楼,透过落地窗,看下面来来往往。

看街有百色,人有百样。

“喏,这是你要的资料。”

廖子轩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秦厉转过身,办公桌上,是一份资料。

“这么少?”秦厉拿起来看看,发现只有两三页,一个人的一生,都记录在这薄薄的几页纸上。

翻看了之后,秦厉才知道,原来真的有人的生活可以简单到,只要两三页就可以介绍得完。

洛云遥,女,十七岁,就读于十三中,现在高三。八岁丧母,十五岁丧父,亲人只剩下了一个读高二的妹妹,名洛云隐。洛云遥学习成绩极差,但她妹妹成绩很好,学校给资助了学费后,洛云遥平时就靠打零工来凑生活费。偶尔还会替人打架,以不要命著称,所以第九街一般的小混混是不敢惹她的。

秦厉看着照片里的洛云遥,小小年纪,却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皱眉看着镜头,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欠她一百万似的,眼神里是满满的倔强与对这个世界的不屑与嘲讽。

可是照片里的女孩,又长得出奇的好看。柳眉弯弯,双眸仿若星辰,鼻梁高挺,小嘴殷红。最重要的是,她有着现在的人所不有的鲜活的生命力,张牙舞爪的,像一只小兽,仿佛随时都会冲出照片扑上来咬你一口。

洛云遥姐妹俩每天都要用破旧的运动衣包裹住自己,是因为他们所住的第九街piaoke甚多。那些喝醉酒的醉汉甚至不会放过路过的女学生,运动衣,是洛云遥姐妹对这个“上帝遗忘的街道”最后的抵抗。

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今天晚上,洛云遥就着道了。

身后那个猥琐的男人不知道在后面跟了多久,左手摸着下巴,暧昧邪肆的眼神毫不掩饰地在洛云遥身上扫视。洛云遥在街道分出的巷子里穿来穿去——不能让那个男人知道自己住哪。

“小妞,这是什么情趣啊。”男人开口说道,带着轻视的嘲笑。

洛云遥目光触及到不远处的一个东西,一个计划浮上脑海。洛云遥回头朝那个男人一笑:“你追得上我,我就告诉你。”说着,洛云遥一个闪身进入了小巷,猥琐男人连忙跟上,却被洛云遥不知道从哪得来的一根铁棍当头一棒——

“啊!!!”男人抱头狂叫,血顺着他的指缝流下来,在黄昏的小巷透出诡异的颜色。洛云遥步步紧逼,男人节节败退,甚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今天就留你一条狗命,下次见到我,记得绕道走!”洛云遥手执铁棒如此说道,男人连连点头,嘴角却突然扬起一个诡异的笑容。

洛云遥直觉不对,手上的铁棒就被人打落在地上,然后手被人从背后反剪住, 一股腥臭的气息喷在她耳边:“小娘们还挺辣。”地上的男人也站了起来,凶神恶煞地说道:“要不是我这哥们,今天我还真着了你这个臭**的道,阿三,去我家,我们今天好好享受一下!”两人同时恶心的大笑起来。洛云遥勉强定住心神,告诉自己不能就此放弃,腿肚子还是诚实的害怕的打颤。

“放了她。”

一个清润的男声响起,洛云遥和男人都循声望去——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男人,背着光,看不清长相,衣着光鲜,西装革履。最明显的,是他手上的那根拐杖。可是即便如此,男人身上还是有着强烈的压迫感,让人只看一眼,就喘不上气来。

“什么嘛原来是个瘸子!哈哈哈瘸子就别想着英雄救美了,乖乖回家叫你老妈帮你洗澡吧——”男人们沉默几秒,就爆出一阵大笑,猥琐的笑戛然而止,巷口男人手上一把黑洞洞的枪,正对着他们。两个男人对视一眼,放开洛云遥,极有默契地撒腿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喊着:“饶命啊饶命啊!”

洛云遥活动活动自己刚刚被束缚住的手腕,抿抿嘴,对着前面的男人说:”谢谢你。“

男人没有说话,而是拄着拐杖朝她走来,越靠近,洛云遥就越发觉得呼吸困难。

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

天色已暗,丝毫没有将他的颜值拉低,反而越发显得神秘,男人面无表情,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贵族气质,仿佛他身处的不是y市最乱的街道,而是英国的古堡。最令人称奇的,是他那双异色双眸,一黑一褐,沉沉地看着你,就像一个漩涡一般让人沉醉。

“看完了吗?”男人突然开口,正看得入迷的洛云遥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 却踩到了地上的铁棍,脚一滑就一屁股摔到了地上。

天,已经彻底黑了。洛云遥双手撑地坐在地上,看着那张慢慢接近自己的惊为天人的脸,竟然忘了起身。

“我是秦厉。”

“……嗯。”

“洛云遥。跟我走吧。”

 

第三章

"洛云遥,跟我走吧。"

"什么?”洛云遥怀疑自己听错了。

一个长相清俊的男人从秦厉背后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把靠背椅。恭敬地请秦厉坐下后,男人才自我介绍叫廖子轩,接着秦厉刚刚的话说。

“我们这次来呢,就是想和你合作,正巧,还救了你。”廖子轩很有技巧地给洛云遥施了个救命恩人的压,递上厚厚一叠纸,洛云遥随意翻看了一下,是一份合同。

这个叫秦厉的神秘男人,要聘请她做他的保镖,聘请她一个还未成年的高中女生,做他的保镖?包吃包住就算了,一个月还有十万块钱工资?!

“签字吧。”廖子轩及时地递上一支笔。

“算了吧。”洛云遥把笔推开,“我不会答应的。”

“为什么?”廖子轩真的很不解,答应之后有的吃有的住,每个月还有巨额工资,是人都不会拒绝好吗?

“因为我坚信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洛云遥语气淡淡的,却很坚定。

“即使是为了你妹妹?”秦厉的声音响起。洛云遥这才转头去看那个坐着的男人。他一直看着前方,仿佛身边的事情都与他无关。但却时刻关注着这边的情况,所以才能一语点出洛云遥在意的东西。

“我妹妹的事,我自己会处理。”洛云遥看着秦厉,眸色变深,一字一顿地说道。

“听说你妹妹成绩很好,但学校,只赞助到高中毕业吧?就算你妹妹考上大学了,你用什么送她上学?姐姐已经堕落的没救了,妹妹总不该走老路吧。”秦厉的语气波澜不惊,却句句说中要害。洛云遥的神情也由一开始的淡然,变得有几分羞怒。没错,洛云隐,就是她洛云遥的命门。

洛云遥自认为自己是个很有骨气的人,她曾经帮人打架,被报复时被打得都吐血了愣是没有说出是谁雇的她。

但这一次,她还是屈服了。屈服于现实。屈服于,她所不能给的云隐的未来。

她想到那个只能放下一张床的小毛坯房,云隐每次在逼仄的空间里做作业,腿都伸不直。还有那个只能趁着大人们都还没回来时做饭的公共厨房,可是连自来水也不能保证干净。

她苦点累点无所谓,云隐不行。她的人生可以随便活,云隐不一样。她是第九街的渣滓,云隐不是。还有那天那两个男人,洛云遥一想起如果云隐遭受了那样的事情,心就抽搐般疼。

洛云遥看了看肯定已经掌握了她全部信息的秦厉,又想起刚刚他的出手相助,要是他不救她,她肯定早就被……咬咬嘴唇,洛云遥心下一凛,接过廖子轩手里的笔,刷刷刷几下,“洛云遥”三个字完笔。洛云遥叹一口气,从此以后,她就要过上用命讨生活的日子了。

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了洛云隐一番后,俩姐妹搬离了那条他们生活了四年的街道,搬到了离她俩的学校都比较近的一个公寓里。

从上帝遗忘的街道,搬回了人间。

秦厉有套房子离公寓挺近,要求洛云遥每天下课后都要到他的家里去训练,而在洛云隐那边的理由,是洛云遥找了个兼职。

一切都尘埃落定以后,已经是三天后了。洛云遥看着自己像模像样的小家,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真实活着。

熬夜收拾好东西,洛云遥头昏脑涨地来到学校,y市最差的高中,十三中。

“这是我爸爸从香港给我带来的香水,给你们看看。”

“哇塞,薰薰你爸爸好厉害啊,这个香水好好闻哦!”

才走到班门口,洛云遥就听到教室里传来一阵女孩子们的叫声,走进一看,果然是一大群女孩子围在一起,最中间的就是他们班的夏紫薰。名字取得很梦幻,本人也是个魔幻现实主义,家里挺有钱的,老是在班里炫耀她爸出差给她买的各种小玩意,成天幻想自己是小说里的女主角,最让洛云遥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夏紫薰幻想小说里的恶毒女配,竟然是她洛云遥?

夏紫薰每天各种找茬,洛云遥懒得跟这种被宠坏的小孩计较,跟她计较只是浪费时间,只有绕着她走,谁知道落到夏紫薰眼里就成了洛云遥心虚的证明,纠集着她的一帮小姐妹成天堵洛云遥。对于她,洛云遥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今天倒霉,一大早就被她碰到了,想到一会会发生的恶战,洛云遥一夜未睡的脑瓜子更疼了。

果然,夏紫薰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的她,拂拂自己刚做的头发,画着浓妆的脸扬起,像只胜利的小公鸡一样高傲地昂着脖子向她走过来。

“哎呀,这不是我们班的洛云遥嘛,第九街的洛云遥~”夏紫薰一开口就没好话,她的小姐妹们配合地嘲笑出声。洛云遥就像没听到一样,绕过夏紫薰回自己座位。夏紫薰不依不饶,又跟了上来。

“怎么?戳到你痛处了?你一个第九街的渣滓,还来上什么学,像你妈一样站街去吧!”夏紫薰小小年纪,揭人短处却很熟练,而且尤其快准狠。可洛云遥什么人?她要是这点都受不了还能好好活到现在,早就羞愧而死了。所以面对夏紫薰明显的挑衅,洛云遥还是予以不理睬政策。

“洛云遥,你说句话会死啊?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不理本小姐……”

“吵死了!”洛云遥的同桌,一直趴着睡觉的庄凛打断了夏紫薰的话,庄凛的爸爸是中央一个高官,夏紫薰忌惮庄凛,狠狠瞪了洛云遥一眼,心不甘情不愿地回了座位。

“你怎么惹到她了,怎么成天找你麻烦。”庄凛难得好奇,趴着含含糊糊说道。

洛云遥白眼一翻:“我他妈也想知道。”

睡了整整一天,洛云遥终于恢复了点精神,琢磨着放了学该走哪条路去秦厉的家,又被阴魂不散的夏紫薰挡住了去路。

“夏紫薰,你是大小姐,我是小喽喽,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你老是咬着我有什么意思吗?”深叹口气,洛云遥终于不再闷声不吭,颇为无奈地说道。

“谁咬着你了,你自己人品有问题,我这是帮同学做好事!”夏紫薰把自己描述成了一个拯救世界的天使。

“请问我人品哪有问题了?你说出来我改还不行吗?”洛云遥有心想要在今天把问题解决。夏紫薰却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了。最后破罐子破摔似的骂了一句:“反正你爸爸是杀人犯,你妈妈是**,你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闭嘴。”洛云遥冷着脸说道。见洛云遥终于被她气变脸了,夏紫薰很兴奋似的继续说道:“怎么啊。说你妈妈无所谓,说你爸就可以了?看来你自己也看不起……”“我叫你闭嘴!”洛云遥脸色奇差,沉郁地快要滴出水来,右手拽住夏紫薰的衣领,洛云遥无比凶狠地说:“夏紫薰,你再说,我就撕烂你的嘴!我说到做到。”

夏紫薰呆愣地点点头,她是真的被洛云遥吓到了,平时看起来很好欺负,说什么也不会还嘴的人,此刻竟然这么凶狠,好像只要她一摇头,下一秒就真的会扑上来撕烂自己的嘴一样。

洛云遥放开夏紫薰,往校门口走去。却发现校门口聚集了不少人,大家还在小声议论着什么。洛云遥没什么兴趣,她是被身后的夏紫薰吓到了——

“秦厉哥哥~”夏紫薰娇声娇气地大叫道,其声音的甜腻程度让洛云遥觉得自己和她比起来简直就是个男人。夏紫薰整个人像个炮弹一样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到人群中间的那辆兰博基尼旁边,双眼冒着红心捧脸看着坐在副驾驶的秦厉:“秦立哥哥,你是来找薰薰的吗?”

秦厉却是不理她,像没听到似的,向一旁站着的廖子轩点点头,廖子轩便朝着人群外围的洛云遥大喊道:“洛——云——遥——,秦厉说请——你——吃——饭——!”

这个白痴!洛云遥扶额,企图遮挡住众人看过来的目光,尤其是夏紫薰,简直可以在她身上烧出个洞来了。遮遮掩掩地走到车旁,洛云遥有点埋怨地说:“来我学校干嘛啊,我直接过去就行啦!”

秦厉转头看向洛云遥,心想我的人怎么能这么让一个小姑娘欺负,嘴角微微却上扬:“走吧。餐厅已经订好了。为你,开个庆祝会。"

洛云遥点头上车,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秦厉的笑容,心跳就有点不正常。

走之前,一直被忽略的夏紫薰终于靠着自己尖利的嗓子引起了秦厉的注意:“秦厉哥哥,那我呢那我呢!”夏紫薰睁圆眼睛,双颊粉红,少女气息扑面而来。

秦厉面不改色掀掀眼皮:

“你是谁?”

“啊!啊啊啊啊!!!你参加过我的生日会的啊!洛云遥你这个丑女人都怪你!啊啊啊!”飞驰而去的兰博基尼留下漂亮的背影,夏紫薰被甩在校门口,在路人嘲笑声中失去了理智,只差没把鞋子扔出去。

娇妻别跑邪魅总裁缠不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娇妻别跑邪魅总裁缠不休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娇妻别跑邪魅总裁缠不休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