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宠入骨

主角:

作者:慕溪

发布时间:2019-09-27 18:19:46

二婚宠入骨小说(宋迦音)-二婚宠入骨在线阅读

二婚宠入骨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我怀孕了,你什么时候离婚?”

老公的手机在床头柜上振动,我拿起来,就看到这条信息。

我心里咯噔一下,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是什么意思,孙海洋他,在外面有人了?

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这里面有一个刚刚八周的小生命。

和孙海洋结婚后,我生了一个女儿,孙海洋和他妈非常不满意,整天吵着让我再生一个儿子。

前几天他托关系找人做了血液鉴定,结果出来,又是个女孩子,从那天开始他就一直黑着脸,对我爱搭不理的。

我犹豫再三,还是推醒了他,“老公,别睡了,我有事问你。”

“什么事明天再说,困死了。”孙海洋不耐烦地挥挥手,抱着头翻了个身。

我用力扳过他的身子,“有人发信息说怀了你的孩子,你给我解释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孙海洋陡然睁开眼睛坐了起来,脸上睡意全无。

“什么信息?”他一把夺过手机,打开看了一眼,脸色变了几变,最终又归于平静,“别理它,肯定是发错了。”

孙海洋的解释我半点都不信,一看他又往床上躺,就气愤地踹了他一脚。

孙海洋毛了,爬起来给了我一巴掌,“都说发错了,你没完没了是吧?”

这一巴掌把我打懵了,我捂着脸,怎么都不相信孙海洋会对我动手。

我和孙海洋是大学同学,他家是农村的,我是单亲家庭的孩子,我妈一开始很反对,怕我嫁给他受苦。

但我觉得他纯朴憨厚,没有花花肠子,凭自己努力也能挣个锦绣前程。

事实证明我的决定很正确,结婚四年,我们凭着自己的努力在市中心繁华地段开了一家高档男装品牌店,也算是衣食无忧。

可是眼下,孙海洋这一巴掌却把我从云端打入谷底,我的心开始有了一丝动摇。

孙海洋自己也愣了,收回手,讪讪道,“我不是故意的,大半夜的你闹这出,我一下没控制住,快睡吧,明天还得去店里盘点呢!”

“不行,这事不说清楚,谁也别想睡。”我倔脾气上来,誓要问出个一二三。

孙海洋面对我的纠缠,最后的耐心也没有了,扯着嗓子大喊一声,“宋迦音,你特么是不是找死!”然后抓起枕头向我劈头盖脸抽过来。

枕头虽软,但他的力道很大,我的脸被抽的生疼。

我被他激怒,不管不顾地和他撕扯起来。

他人高马大的,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后来他一脚踹在我肚子上,我疼的发出一声尖叫,感觉下面有热热的液体流了出来。

旁边小床上的女儿被惊醒,吓的哇哇大哭。

“哭哭哭,大的嚎小的哭,真特么烦人!”孙海洋暴躁地跳下床,摔门而去。

巨大的声响把女儿吓了一跳,她更大声地哭起来。

我腹痛难忍,想要过去安慰她,却一头从床上栽了下来,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我悠悠醒来,发现自己是在医院的病房,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乌黑的小脑袋趴在我床头,是我的妞妞,她睡着了,脸上还带着未干的泪痕。

我一阵心酸,眼泪瞬间奔涌而出,强忍着浑身的酸痛下了床,把她抱起来放在床上。

这时,有个护士进来,看我醒了,笑着说道,“你可算醒了,感觉怎么样,要不是你女儿机灵打了120,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我无比震惊地看向妞妞,不敢想象,她一个小小的人儿是怎样哭着打电话求救。

“那护士小姐,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了?”我忐忑不安地问道。

“很遗憾,孩子没保住,好在你没事,想开点,以后还有机会。”护士劝慰道。

我捂着心口,泪如雨下。

“你刚流完产,不能哭,对身体不好。”护士说道,“你女儿把你的钱包也带来了,为了防止丢失,我放到缴费处了,你去拿吧,顺便把该交的费用交了!”

我点点头,强行把眼泪咽回肚里,拜托她帮我看着孩子,自己去往缴费处。

路过产科诊室的时候,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夫,胎儿一切都正常吧?”

我愣了一下,倒回两步往里看,就看到孙海洋正小心翼翼地扶着一个女孩往椅子上坐,那女孩竟然是我们店的营业员小柳。

我如遭电击,呆立在原地,脑子一片空白。

路过的人撞了我一下,我清醒过来,仓皇逃离。

我躲进楼道,心扑通扑通跳,根本没办法相信这是真的。

这时,脚步声响起,孙海洋和小柳说着话往这边走来。

“亲爱的,你到底什么时候离婚呀,我可不想儿子生下来没名没份。”

“小调皮,结果还没出来,你就敢肯定是个男孩?”

“那当然,我调理了那么久,不就是为了给你生个大胖小子吗?”

“其实吧,我倒还好,关键是我妈太想要孙子,迦音她肚子不争气,生不出男孩……”

“所以你就要让别人给你生吗?”我再也听不下去,从楼道走了出来。

 

第二章

小柳乍一看到我,吓的脸都白了。

“迦音,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是个误会……”孙海洋慌乱地说道。

“误会,你搞大了她的肚子,却把我打的流产,还有脸告诉我是误会?”我气的笑起来,“孙海洋,我在你眼里到底是有多好骗?”

“你说什么,你流产了?”孙海洋吃惊地问道,脸色变幻莫测。

“是,我流产了,你一定很高兴吧?”我咬着牙说道,“既然你为了要儿子,连良心都不要了,这日子也没必要再过下去,明天我们就去民政局离婚,我成全你们!”

我说完,转身大步离开,连头都没回。

我不敢回,因为不想让他们看到我夺眶而出的泪水。

我交完钱,回到病房,妞妞还在睡,我给她掖了掖被角,独自坐在床边发呆。

我妈年纪大了,心脏特别不好,如果她知道自己心爱的女儿被出轨,肯定会大受打击。

还有妞妞,她才三岁,难道就要跟我一样,成为单亲家庭的孩子吗?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不敢跟我妈说,唯一的好朋友陈蔓前几天带着两岁的儿子回东北老家了,我想找个人商量一下都找不到。

妞妞醒后,我拒绝了医生让我留院观察的建议,把妞妞送去幼儿园,决定自己回家找孙海洋谈谈。

等我失魂落魄的回到家,却意外发现我妈来了,孙海洋正陪着她说话。

“老婆,你回来啦?”孙海洋一看到我,百般殷勤地跑过来迎接我。

我没理他,直接过去跟我妈打招呼,“妈,你怎么来了?”

我妈脸一沉,在我脑门上戳了一下,“你又跟海洋闹什么脾气呢?”

我愣了一下,意识到孙海洋这是恶人先告状了。

“他都和你说了什么?”我问我妈。

“说什么呀,还不是你小心眼。”我妈嗔怪我,“大半夜的为了一条骚扰信息把他撵出去,你家的营业员病了,他开车送人家去趟医院,你追到医院里大吵大闹,又是第三者又是离婚的,哪有个大人样?”

听我妈这么说,我气的肺都要炸了,孙海洋个王八蛋,肯定是算准了我不敢刺激我妈,所以才把我妈叫来压我,这个人渣,真是太卑鄙了!

可是他不是想离婚吗,不是要给小柳的孩子一个名份吗,为什么还要费心维持我们的关系?

我最终没敢告诉我妈真相,反倒是她把我训了一顿,走时还告诉我这几天妞妞她负责接送,晚上住她那里,说是给我们单独的空间缓和一下。

我妈一走,孙海洋立刻赔着笑过来拉我。

“老婆,我错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你放心,我一定不会离开你的,咱们不离婚,哈。”

“滚开!”我一把甩掉他的手,“你说不离就不离呀,那你准备怎么处理你的小情人?”

“我让她打胎,然后给她钱,让她回老家。”孙海洋非常坚定地说道。

我怀疑我的耳朵出了毛病,怔怔地看着他,“你不是想要儿子吗?”

“我那是一时糊涂,我过后想想,咱们走到一起不容易,这几年你陪着我风风雨雨的,妞妞那么小,我不能让她没爸爸。”孙海洋无比真诚地说道。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可是他的每一句话都无比精准地戳在我泪点上,我忍不住眼泪哗哗往下淌。

“孙海洋,你现在才明白,不觉得晚了吗?”

孙海洋抬手扇了自己一巴掌,“我错了,我混蛋,我不是人,我以后会好好补偿你们母女的。老婆,你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还能怎样,一个好好的家,像孙海洋说的,我总得给他一个机会,争取一下吧!

“呸!”我啐他,“孙海洋,这回我给你留着脸,限你三天之内,把你的破事处理好,听见没。”

“听见了老婆。”孙海洋略显为难地说道,“就是三天有点仓促了,老婆你给我一个星期,我保证一个星期之后,你再也见不到她,好不好?”

说实话,我真不是赶尽杀绝的人,想着人家一个未婚女孩子,打胎这么大的事,也就默许了孙海洋说的一个星期。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就因为我一时的心软,给自己带来了毁灭性的伤害。

 

第三章

第二天,孙海洋当着我的面打电话约小柳出去谈,表情严肃,语气生硬,我觉得他态度还行,就让他去了。

下午的时候,他打电话向我汇报,说小柳一下子不能接受,又哭又闹,他还得接着做她的思想工作。

我也没说什么,只让他尽快解决。

后来每每回忆起这段时间,我都深深的悔恨,鄙视自己,我的心是有多大,多粗糙,才会这么放心的让他自己去解决。

隔天,因为下雨客少,我提前关了店回家。

刚拐进楼道,就看到几个房产中介的人从我家出来,孙海洋在和他们道别。

擦肩而过时,有个男人吸引了我的注意。

他眉眼冷峻,身材颀长,步履从容优雅,烟灰色的衬衫,扣子松开两粒,露出性感的喉结和锁骨,严谨冷寂。

我一时看住了,直到他们进了电梯,才想起问孙海洋,“这些人是干什么的?”

孙海洋转了转眼珠,说道,“楼上的邻居要卖房子,中介带买主来看,不巧人不在家,咱家和他家的户型一样,他们就进来看了看。”

在小区里面,这种事情很常见。

我再想想刚才那男人,觉得他有可能是买主。

后来证明我猜想的一点没错,他确实是买主,但他买的不是楼上邻居的房子,而是我们家的房子。

小柳闹腾几天后终于妥协了,同意打胎。

孙海洋说她出血过多,医生让留院观察一晚,他在医院里陪着,当天晚上也没有回家。

我一个人清清静静地睡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了。

我以为是孙海洋忘带钥匙,就穿着宽大的睡衣,蓬头垢面地出来开门。

门打开,却发现又是上次那几个中介。

那个男人也在,他今天穿了件烟灰色的风衣,整个人风度翩翩。

他看了看我邋遢的样子,皱起眉头,问中介,“怎么还没搬走?”

“是啊,大姐,你怎么还没搬走?”中介的小伙子不满地问我。

我一脸蒙圈地看着他们,“你们走错门了吧,是楼上要卖,不是我家。”

“怎么可能,就是1903呀!”中介的小伙拿出一份合同递给我,“上次我们不是来过吗,你家大哥说三天之内搬完的。”

我脑子轰的一声,一把抓过合同,打开一看,上面白纸黑字签着孙海洋的名字,还有手印。

那鲜红的手印刺得我眼睛生疼,我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大姐,大姐,你怎么了?”中介的小伙过来扶我,被我用力推开。

“走开,你们都走开,这是我家,谁敢进来我就报警!”我歇斯底里地喊道。

“不是,大姐你什么意思,人家这位大哥全款都给你们了,合同明明白白在这,你怎么能赖帐呢?”中介小伙说道。

“我不管,我没同意。”我喊道,“我们当初买房子就是夫妻两个签的字,现在凭什么不通过我就能卖掉,你不要欺负我不懂,你们这是违法的,我要报警!”

“那就报吧,我来报!”那个男人不紧不慢地说道,掏出手机打了110。

警察来的很快,我一身睡衣披散着头发被带到了警察局。

警察经过询问调查,最后告诉我合同有效,还找出婚姻法给我讲。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剩下哭的份。

我想破脑袋都想不到,孙海洋居然会给我来这么一手。

我哭到不能自抑,谁都劝不住我,最后还是那个男人提醒了我,“如果你还有疑问,不如我们现在去见你老公,当面说清楚。”

他这么一说,我才醒悟过来,我当务之急就是要去找孙海洋,让他把钱给我拿出来,我要买回我的房子,我的家。

我站起来就往外冲,披头散发地到路口拦车。

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停在我面前,那个男人下车为我打开副驾门,“上车,我和你一起去找你老公说清楚。”

我哭着不肯上车,他强制性的把我抱起来塞进车里,关上车门。

二婚宠入骨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二婚宠入骨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二婚宠入骨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