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病娇女友》全文免费阅读(那一抹气运)-《我的病娇女友》最新章节目录

    我的病娇女友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那一抹气运小说我的病娇女友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我的病娇女友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每个人的人生都会做出一个有一个的选择,很多人曾经后悔,但是在这一切明明白白的放在眼前时,人们又该如何抉择?大三学生陈默,偶然获得选择系统,通过一次又一次的选择,成功走上人生巅峰。

    《我的病娇女友》全文免费阅读(那一抹气运)-《我的病娇女友》最新章节目录

    我的病娇女友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选择

    "新鲜出炉,新鲜出炉哟"

    梧桐树下,推着小车的商贩正在叫卖。

    身穿秋衣,脖系围巾。

    陈默瞥着腾腾热气的红薯,神色越发紧张。

    在他面前有一个选择题。

    一,选择购买,你将认识一名会对你造成生命危险的人物。

    二,就地离开,在过马路时,你会被汽车撞上,腿部骨折。

    半个月前,陈默获得了系统。

    一个名为抉择人生的金手指。

    它只会在恰当的事情中出现,生成一道选择题。

    并说出,行为,与后果。

    "我选一。"

    陈默眼带犹豫,轻声喃喃。

    伸手接过纸袋包裹的红薯。

    在一声慢走中。

    陈默顺着人行道,向着校园方向走去。

    "噗通。"

    突然一声巨响,二辆私家车在前方不远位置相撞。

    车头变形,前框散架,玻璃碎了一地。

    所幸里面的人员相安无事。

    陈默多看了一眼,挤过人群,忐忑不安的抱着怀中纸袋。

    如果刚才选择二的话,车辆撞上的便会是他。

    现在要考虑的就是那个危险的人。

    想到这,陈默苦起脸。

    和系统相处了半个月。

    所有的选择都灵验了。

    这次,也不会是假的。

    一路思考,走进燕京大学。

    直到进入多媒体教室,陈默才想起自己怀中夹带着零食。

    寻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很快,讲师带着教具,走了进来。

    有着选修的学生,也陆陆续续的坐下。

    秃着半边头的讲师,拿起案板,点起了名。

    "李欢,陈默。。。"

    "到。"陈默举起手应诺了一声。

    讲师点点头,又瞄了一眼案板。

    "秦婉茹。"

    没有人回应。

    皱起半白的眉头,讲师又报了一遍。

    正准备在名册上记下标注时。

    门口边,跑来一个满脸通红的女子。

    穿着干净,身姿苗条。

    但此时却累的气喘吁吁。

    "教,教授,我是!"

    "找个位置坐下。"讲师不耐的看了她一眼,将提起的圆珠笔放下。

    抬起头,目光扫过教室,座无缺席。

    只有陈默那还有一处空位。

    没有犹豫,秦婉茹向着这边走来。

    坐在教室一角,陈默抬起头,看着款款走来的少女。

    目光微动。

    穿着保守,面容清秀,未施粉黛,却眉眼如画。

    只是一面,心中便生出好感。

    但在此时,脑海中突然响起系统音。

    一刹那间,一切都停止了下来。

    "轻松的校园生活,危险却骤然而至。"

    "请在下方二个行为中选择。"

    "不选或者选择不作为,宿主将死亡。"

    "一,坐到座位最外侧,并拒绝她入座的请求。"

    "你将会被盯上,并时刻有可能成为报复对象。"

    "二,顺其自然。"

    "将会触发接下来的剧情,而你可能会成为她的目标。"

    这个秦婉茹,就是之前选择中出现的危险人物?

    心中生起惊讶。

    陈默诧异的看了几眼。

    却并未发现危险的地方。

    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娇弱女孩。

    难道,有什么误会在里面?

    目光闪烁,没有多想,陈默选择了二。

    做出抉择后,一切恢复了原样。

    "我可以坐在这边吗?"

    秦婉茹轻启朱唇。

    清脆的声音伴随着一阵香风而来。

    陈默没有说话,上下看了一眼,伸手拦过桌上纸袋。

    意思不言而喻。

    错愕之后,女孩展颜一笑,大大方方的落下。

    一时无语,二人都将目光正对了讲台。

    秃头的讲师正唾沫横飞。

    专业对口,陈默听的津津有味。

    "咕。。。"

    但在这时,身边传来响声。

    思绪打断,陈默转头看向了旁边。

    女孩满脸通红,望着身边的纸袋,红唇抿起,欲言又止。

    陈默目光一凝,心中已是明白,顺过纸袋,一言不发的抛到女孩怀中。

    而这时,时空停滞,选择出现了。

    "君子赠物,手有余香。"

    "请在下方三个行为中选择。"

    "不选或者选择不作为,宿主将死亡。"

    "一,默不作声,不理睬对方接下来的言行,好感度略微提升,获得积分一百。"

    "二,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口表白,好感度变为负数,杀意骤至,获得积分一千。"

    "三,委婉的表达自己的心意,并提出约会的请求,好感度大幅提升,但危险随之而来,获得积分二百。"

    "第一。"陈默想都没想,直接开口。

    中间明显送命,最下面的危险又让陈默有所顾虑。

    东西扔出,陈默撇过脸,神情冷漠了下来。

    秦婉茹小脸通红的盯着陈默。

    拔开纸袋。

    红薯的香气四溢而出。

    小口吃完,将纸袋整理好。

    女孩腼着脸轻声道谢。

    下课,学生们络绎而出。

    陈默整理着用具,眼睛却瞄向了旁边。

    位置靠墙,要出去,必须从身边过。

    二人免不了会"交流"。

    这是陈默想要避免的。

    但女孩磨蹭了半天,硬是没离开座位半点。

    陈默一时头大,但也没其他法子,继续装模作样的收拾东西。

    "那个,我叫秦婉茹,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先开了口,满脸羞涩。

    陈默冷淡的看了她几眼,正要开口。

    时间线一停。

    "从送红薯的那一刻起,你的生命便被死神盯上。"

    "请在下方做出选择。"

    "不选或者选择不作为,宿主将死亡。"

    "一,将真实姓名告诉她,触发后续剧情,女孩将邀请你回家做客。"

    "二,随口胡诌,触发后续剧情,女孩将邀请你回家做客,危险度提高。"

    选项几乎一致,后面增加了危险度。

    "选一。"陈默冷静的说道。

    时间开始流动。

    对着目光柔和的少女,陈默犹豫片刻伸出手。

    "我叫陈默,很高兴认识。"

    嘴上这么说,但心底里陈默并不高兴。

    对面可是一个能活动的危险。

    "哦,嗯,刚才迟到。。。往这边赶,没来得及吃饭。。。"

    绯红着脸面,女孩开口解释。

    陈默点点头,默不作声。

    二人大眼瞪着小眼,尴尬了一会。

    终于还是秦婉茹,先忍不住开口,"能请你吃晚饭吗?"

    "好的。"

    像是在等着这句话一般,陈默站起身。

    二人若即若离的走出校园。

    一路无语。

    因为系统的话,陈默心中有些戒备。

    而秦婉茹也像装着什么心事,只是时不时望一下陈默。

    学校外,夜色渐袭,小吃摊已经撑起。

    拐进一家麻辣烫,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点好食材,很快送上桌。

    相视一笑,秦婉茹递过一双筷子。

    "我是学医的,陈默你是什么专业?"

    顺手接过,将筷子撕开,陈默目光闪动,"法律专业。"

    "哎,法律学起来挺累的吧。"

    秦婉茹皓碗依着筷子,满是好奇。

    "不累,都是些死知识,记下就行。"翻动着碗中菜肴,陈默随口道,"相反,学姐的专业才是辛苦,不仅要背,还要临床的经验。"

    秦婉茹不置可否,"一点而已,昨日只是解剖了三具大体老师。"

    "噗。"

    到嘴的吃食,差点喷出。

    愣了愣,陈默目光惊恐,"学姐是学解剖的?"

    小巧的嘴巴扬起,秦婉茹点点头。

    一副骄傲的模样。

    猛然想起之前的事,陈默心底冰凉一片。

    被解剖学的人盯上,不是开玩笑的。

    陈默故作镇定,坐正了身子,"学姐辛苦了。"

    秦婉茹笑了笑,撩过耳边发丝,正欲再说什么,桌上,手机响起。

    眉头紧皱,面容变的不耐。

    歉意的看了陈默一眼,秦婉茹转过身。

    "喂,你怎么知道我住哪!什么?你别欺人太甚。"

    腾的一下站起,合上手机,秦婉茹心绪不宁的望向陈默。

     

     

    第二章家境

    "没事,你有事情的话就先走。"

    神色一动,陈默开口道。

    "嗯,抱歉了,有时间再聊,我的联系号码是..."

    瞄着远去的背影。

    陈默心底一片轻松,至于电话号码,他压根就没记。

    怕她都来不及,主动寻找?活得不耐烦了?

    夹起豆芽,陈默准备吃完饭,回宿舍休息。

    但就在这时,整个时空,骤然停止。

    "佳人失约,意欲何为?"

    "请在下面进行选择。"

    "不选或者选择不作为,宿主将死亡。"

    "一,跟踪秦婉茹,触发后续事件。积分增加一百。"

    "二,不管不顾,在进入宿舍的路上,被陨石击中,你将死亡。"

    "靠!"这还有的选!?

    吐槽一句,陈默起身追赶。

    秦婉茹接电话的时候。

    陈默就已经察觉到她有些不自然。

    但碍着不是太熟的缘故,他没有问。

    跟着倩影,左拐右拐。

    走进一片小区。

    刚到门口陈默就听见楼上一声娇骂。

    "你到底想怎样?!再不走我报警了。"

    陈默静静的听了一会,走上楼梯,在门口,站着一个男人。

    满身酒气,穿着裤衩,趿着拖鞋,流气流气。

    "嗝,谁叫劳资是你爸,谁叫你妈没生个带把子的出来,这父债只能你来还。"

    打了个酒嗝,男人瞥见了陈默。

    立刻伸出手,嚷嚷道,"谁家的娃,滚远点,没你的事!"

    陈默一皱眉,冷哼一声,"你嘴巴放干净点,我来找秦婉茹!"

    "陈默?你着么来了。"屋内,秦婉茹红着眼伸出头,目光诧异。

    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哟,几个日子不见,你还找了个小白脸?"男人垫着个酒瓶,目光不善。

    秦婉茹狠狠瞪了他一眼,"你别胡说,我跟他只是同学。"

    "行,我不胡说。"灌下一口酒,男人眯着眼,"只要这小子能把债还了,你们的事我不管!"

    "要不然,你就算给劳资出去卖,也得把债还上。"

    "你做梦!"秦婉茹面如秋霜,冷冷的看着他。

    "哼哼,做梦?劳资是你爹,这点主都做不到?"

    男人啤酒肚一挺,竖起手指,"怎么着,小子你家里有钱吗?三百万,我把女儿给你。"

    陈默目光一凝,"你想把女儿卖给我?"

    卖鸡卖鸭陈默见过不少,但卖女儿他还是头一回见。

    "不是我想卖,是放高利贷的那帮孙子逼得太紧!"男人说的有些洋洋得意,"借钱的身份证是拿我女儿的,就算我不过来催,钱也得她还!"

    "你买了我女儿也不亏,她这个人挺能干的,一个人能打三四份工。"

    "又是大学生,年轻貌美,看你是个熟人,才给你这个价。"

    男人嚷嚷的说道,似乎是觉得卖女儿时一件理所应当的小事。

    "我没有那么多钱,而且你只是我名义上的父亲,我跟你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秦婉茹眉头一横冷冷说道。

    "给劳资闭嘴!"男人挥起左手,抽到秦婉茹的脸上。

    但却被陈默伸手接下。

    "你他吗也算男人?"陈默瞅了他一眼。

    "呦呵,你还跟老子横?"男人腿脚不稳的靠着墙,四处看了看,拿起空酒瓶,脸庞凑近,"来,再给劳资说一声!"

    就在陈默火冒三丈的时刻。

    时间停止,所有的一切都留在原先的轨道。

    陈默甚至能看见挂在,秦婉茹眼眶上的泪珠。

    嗯?等等,她手上拿着什么?

    还没有看清,系统的选择出现了。

    "是陷入麻烦的漩涡,还是一走了之?"

    "请在下方选择。"

    "不选或者选择不作为,宿主将死亡。"

    "一,驱逐秦婉茹的父亲,给他一个教训,背负三百万债务,积分增加一千,好感度大幅提升。"

    "二,忍气吞声,一言不发的走掉......你的未来将会变得平凡无趣。"

    "选一!"

    压根就没多想,陈默右手抡起,一个冲拳狠狠的砸在正脸上。

    咚的一声闷响,男人全身后昂,重重的向墙上撞去。

    酒瓶跌地,甩的粉碎。

    男人滚在地上,抱着脸,嚎了起来,"打人了,打人了,大家快来看,我女儿带人打劳资了!家门不幸啊!"

    "闭嘴!"

    陈默抬起一脚,踹在男人胸口上。

    男人疼得说不出话,一个翻身起来,死死的看着陈默。

    "三百万,我替她还。你一个星期后来拿!现在给我滚。"陈默伸手指着楼梯口。

    "你他吗的.."男人刚想骂下去,却被陈默一瞪,吓得连忙将话吞了下去。

    "行,行,臭小子你要还是吧,三天,我只给你三天!过了期限劳资就找人把她卖到窑子里,顺便打断你狗腿。"

    "你麻痹,信不信,劳资现在弄死你?"陈默攥起拳头。

    男人吓的一激灵,赶忙顺着楼梯跑了出去。

    "狗东西!"陈默暗骂一声,走到秦婉茹身边。

    抽泣几声,女孩抬起头,闪着泪光,"陈默,谢谢你,我们以后再聊好吗,现在我想静一静。"

    陈默点头,正欲说点什么,系统音响起。

    "佳人落泪,勇士怎能胆怯。"

    "请在以下行为中选择。"

    "不选或者选择不作为,宿主将死亡。"

    "一,转头离开,对于债务的事闭口不言。"

    "好感度小幅上涨,但秦婉茹将在三天后死去!"

    "二,给她一个拥抱,承担起诺言。"

    "好感度极具上涨,但如果债务没有解决,秦婉茹将在三天后死去。"

    "这,还用选的吗?"

    陈默淡然一笑,伸手挡住门,在女孩错愕的目光下,紧紧的抱了上去。

    淡淡的衣皂萦绕在鼻尖。

    时间仿佛停留在了这一刻。

    "你身上还有多少钱?"

    房间里,陈默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向女孩问道。

    "你别动。"秦婉茹轻正一声,重新在他手背涂上药水,"大概一千多点吧。"

    "全转给我。"单手敲着键盘,陈默开口道。

    女孩没有说话,拿出手机。

    完成好转账后。

    凑了过来,头歪在陈默肩膀上。

    "陈默,你有这个心意我已经很满足了,但是三百万..."

    "你闭嘴。"打开股票,陈默不耐的说道。

    "我自己面对就行了,毕竟我们才认识不久,你没必要这样。"

    秦婉茹仍旧固执的说道。

    "你拿什么面对!"陈默转身,正色道。

    如果有办法,三天后,女孩就不会死亡。

    "我...我..."支吾了半天,女孩眼神黯淡了下去。

    "三天时间不是没可能的。"看着电脑上的股票,陈默沉声道。

    "明天你去帮我请三天假,你的那几份工作也先辞了。"

    秦婉茹点点头,而后有些不放心,"没工作的话我们吃什么啊。"

    她所有钱都交给了陈默。

    "这些事不用你考虑。"陈默目光坚定。

    "嗯。"挽住胳膊,在陈默身边,秦婉茹睡了下去。

    在她看来,三百万是没有办法聚齐的,陈默也只是在安慰自己罢了。

    但就算这样,秦婉茹也心满意足了。

    陈默打开了系统商场。

    一块虚拟屏幕浮现在脑海中。

    淡蓝色的面板分为三个区域。

    学识,道具,与选择。

    所有物品的购买,都要使用积分。

    学识是各行各业的经验与技巧。

    道具是一些有着特殊能力的物品。

    选择是区别于普通,可以主动的机会。

    点开知识,拖到下方,花费一千积分,陈默购买了金融学识。

    一大股数据传来。

    脑中清明起来,电脑上隐晦的符号,也顿时明白。

    查看着股票。

    陈默不停的向后拖动。

    最后将目光锁定在刚上市的千伏电池上。

    通过脑中的知识,和市场讯息。

    陈默可以肯定这只股票,在短时间内会大幅上涨。

    但在上涨到最高点后就会抛盘。

     

     

    第三章股票

    迅速的购买完。

    陈默又寻找起下一支潜力股票。

    不停的买入抛出。

    很快,天空翻起鱼肚白。

    一晚上的忙碌,本金翻了几滚。

    一部分钱打入秦婉茹支付宝中。

    陈默将女孩抱到床上。

    丢下纸条,关上门。

    凌晨七点。

    华安证券门口,扎满了人群。

    终于,卷闸门,拉开。

    人们鱼贯而入,抢夺着位置。

    中央处的电子屏适时亮起,各种股票,浮现而出。

    "老牛,推个旺的,前些日正好藏了点钱。"

    被称呼老牛的汉子嘿嘿一笑。

    "哪有旺的,现在整个行情都不好,你那点私房钱还是藏好,别折了。"

    老牛不姓牛,入了股市,图吉利将姓改成牛。

    "哪能啊你,还有咱牛哥看不出的票?"

    "话不能这么说,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正说着,门口边走进一位二十出头的青年。

    陈默抬着头,看着电子板。

    红涨绿跌,是股市的基本知识。

    只是一会,陈默走到交易处。

    有好事的看了一眼选股。

    满脸震惊。

    随后一个消息在交易市里扩散开来。

    "喂,刚才那小子居然买了一万块绿的,还是个偏股!"

    "买绿的?没搞错,菜鸡一个?"

    "没搞错,我还问了交易员,是一只绿了几天的股!"

    "看他那样子也就是个学生,估计被忽悠了二句就跑来买。"

    "真当这是彩票?花钱买买智商吧,年轻人。"

    "哈,重在参与嘛,说不定人家能爆出个牛股呢。"

    "这股要能爆,我直播吃翔!"

    老牛看着一切,淡淡一笑,做出一副老成的样子。

    "这就是经验不足,任何一个新手都会..."

    话语刚说到一半,老牛就看见屏幕上。

    一只股票变红,然后迅速飙升。

    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牛股一支啊!

    满屋子的人都震惊的看着。

    "这,不是那个年轻人买的绿股吗?"

    不知是谁开了这么一句。

    随后整个交易厅,掀起了轩然大波。

    "靠,这绿股怎么跟吃了春药一样,火箭也没这么快啊。"

    "有人控盘?"

    "他吗的,这是怎么回事?运气好误打误撞?"

    "卧槽!!!这也可以?说直播吃翔的呢。"

    "本以为是青铜菜鸡,没想到是最强王者,这打脸真是啪啪啪的!"

    "别整这些没有的,趁没有停,赶紧买些!"

    交易市顿时乱成一团。

    短短的时间,涨了半倍有余。

    老牛嘴巴张得大大的,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

    一定是蒙的,这个年轻人运气好而已。

    他也只能猜对这一次。

    但就在这时,人群中又传来声音。

    "他卖了,居然把这么牛的股都卖了!"

    "这支股票形式大好,现在卖,失心疯?"

    "卧槽,这人的行为看不懂啊!"

    "有卖有买,你管人家呢,全压这股上,是下海是嫩模就看今天了。"

    "这要还能反转,我他吗真的吃翔给你们看!"

    看着少年匪夷所思的操作。

    老牛心中一阵鄙夷,姜还是老的辣,这个新手也只能止步于...

    嗯,怎么感觉屏幕上又绿了一块?!

    "操,这他吗的是什么情况!牛股他吗的绿了!"

    "快抛出去啊!他娘的有人在控盘!"

    "卧槽,这速度降的,完了..."

    "这...咱们不会遇到大神了吧!"

    "快盯着他买什么股,找人盯着!跟着他买卖。"

    "跟着这个年轻人,他吃肉咱们喝点汤。"

    很快所有人,在惊愕后反应过了。

    先是小笔小笔的跟投。

    在尝到百买白涨的甜头后,交易厅沸腾了。

    人们疯狂的涌向陈默身边。

    一上午的时间过去。

    陈默收了手。

    本金涨到二十多万。

    很多人意犹未尽的跟在身后。

    有请吃饭的。

    有询问什么时候再来的。

    陈默冷淡的一一拒绝。

    坐上出租车,才摆脱了这些人。

    "去哪?"司机转过头询问。

    "白蝎子舞厅。"

    没有多问,司机踩下油门。

    打了电话给秦婉茹后,陈默深吸了口气。

    靠着股票,三天是赚不到三百万。

    这其中还要算上买错的偏差。

    所以,得到本金后。

    陈默选择了另一条路走。

    白蝎子是燕京最为豪华的舞厅。

    车马如流水,一直是名流绅仕的光顾对象。

    但只有少数人知道,舞厅的地下室,掩藏着一个赌厅。

    陈默也是意外听见的。

    很快,到达舞厅。

    陈默下车,来到吧台,拿出银行卡。

    "二十万。"

    没有一点的不自在。

    吧台小哥眼神怪异的看了陈默几眼。

    拿出poss机。

    刷卡,取走筹码。

    陈默从打开的后门走了进去。

    明亮宽敞,各种机器,赌桌布置在其中。

    身穿女郎服的荷官,发牌摇骰。

    动作标准流利。

    立刻有一位身穿西服的应侍,走到陈默身边。

    上下一眼,心中寒酸起陈默打扮,侍者面上还是扬起笑容。

    "您好,先生,这里是白蝎子赌场,请出示您的筹码,并佩戴上面具。"

    展示筹码后,陈默将面具佩戴上。

    跟随侍者绕了一圈。

    陈默大致明白赌场的玩法。

    结束后,侍者旁推测敲的索要小费。

    陈默装作没有明白的样子离开。

    不是陈默小气,买下筹码后,身上只有一点零碎票子。

    掏出来,更显得自己小气。

    "穷狗一个,快点输光滚蛋吧!"

    盯着背影,侍者恶狠狠的想到。

    走上赌桌,时间停止。

    "技巧,判断,冷静,其他的交给命运吧!"

    "请在以下行为中选取。"

    "不选或者选择不作为,宿主将死亡。"

    "一,在猜骰子的赌桌前,连续猜测七次豹子,最后一盘梭哈,获得大笔金钱。但小心,将会有人盯上你!"

    "二,在二十一点的赌桌前,每次抽三牌,连续二十七轮,获得小笔金钱。积分加一百。"

    "选一。"

    走上赌桌,荷官相视一笑,做了个请的姿势,摇起骰子。

    猜骰子顾名思义猜的是大小。

    或大或小,定下金额。

    赌场坐庄,一赔一的比列。

    但除了大小之外,还有第三个押注点。

    那就是三个六的豹子,一赔十二。

    概率小到可怜,几乎没有人压。

    但陈默丢了一块。

    周围人只是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每天都有那么几个人不死心,将最后筹码,投在豹子上。

    妄图翻盘,但每次的结果都不会例外。

    "开盘,三,一,五,小。"

    "我刚才还想压小的,你乱跟我起什么哄!"

    桌前,一个肥胖男子看到结果后,立马翻了脸,但刚想动手时。

    走来二个黑衣保安,面容不善的看着他,

    讪讪一笑,肥胖男回到了桌前。

    只是他翻遍衣兜,也找不到半个筹码。

    结算完赌注,第二局开始。

    陈默照旧投个豹子。

    "二,六,三,小。"

    "四,五,五,大。"

    "..."

    连续五局下来陈默都投了豹子。

    赌桌,已经有人注意到了他。

    "投豹子的我见过,但这么投的还是第一回,这是打算一路走死咯?"

    身材高挑的人看了一眼陈默身前的筹码。

    "一个筹码一万,看他穷学生的样也玩不了几下。"

    胖子接过嘴,碎碎道。

    "我就没见过这赌场开过豹子!"

    就连荷官也诧异的看了陈默几眼。

    若是平常人输了几万块钱,不说大呼小叫,最起码也顿足捶胸。

    但这个少年,从进场到现在,压根就没什么动作。

    每一局都干净利落的投出一块筹码。

    第六局开始。

    和众人预料的一样。

    陈默还是押注了也还是豹子。

    "傻子吧,这个人,还压豹子。"胖子伸着头使劲的看着。

    "啧啧啧,六万块钱就这么打水漂了,给我还能听个响!"

    "智障吧,看这样子怕是哪个富二代?"

    "富二代穿这样你别穷酸我了,撤二代还差不多。"

    "三,五,二,大。"

    看到结果荷官舒了一口气。

     

    我的病娇女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我的病娇女友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我的病娇女友小说全文

    我的病娇女友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