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全文免费阅读(考拉是猫)-《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最新章节目录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考拉是猫小说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热】林夕暖戛纳封后【热】林夕暖戛纳封后被爆隐婚【爆】林夕暖隐婚的对象竟然是他……燕骁满意的看着热搜一脸无辜的拍拍床榻:老婆,我们来睡睡平安。事后,有人问林夕暖被自家老公曝出隐婚作何感想?新晋影后叹了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全文免费阅读(考拉是猫)-《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最新章节目录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重生

    热,如同被火焰灼烧般的热……

    顾颜艰难的睁开眼睛,她不是被人追杀跌落了悬崖吗?这里是何处?她身上,像是被人下了药?

    "小美人,别着急,哥哥马上来疼你~"顾颜眼见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向她扑过来,顾颜艰难的伸脚一踹,将毫无防备的男人踹翻在一旁。她迅速起身,无心去打量现在究竟身在何处,她知道现在的状况很糟糕,她身上绝对是烈性的女眉药,有个男人对她正虎视眈眈。

    她必须马上离开这地方!

    "林夕暖你好大的胆子,你居然敢踹我,角色你不想要了啊,你今天敢走出这个门,明天我就让你在圈里混不下去!"满脸油腻的中年男人疼得龇牙咧嘴的,还不忘叫嚷恐吓。

    顾颜靠着门看着那个刚才对她欲行不轨的男人,很好,她会记住这个人,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敢欺负她堂堂神医谷的少谷主,她会让他后悔的!

    "怕了吧,怕了就赶紧回来将我伺候好,哥哥一高兴就不追究你了,角色也照给你。"顾颜眼中的恨意落在男人的眼里可不是那么回事。这肥头大耳的男人笑得狰狞,一步步向顾颜靠近,眼神赤倮的像是将她的衣服一层层的扒开般。

    可她的头,她的头疼得好像要炸裂般,无数的东西涌进了她的脑海里,灼热也在她身体中肆掠,她快要站不住了。

    "别挣扎了,这可是我的好药,你今天是肯定逃不过的。"男人坏笑着朝着顾颜扑来,她这性子虽然是烈了点,但是吃了他这药的女人还没有一个能够逃得过的。而且她这张脸,在娱乐圈里也是不可多得的。"你今天乖乖的跟了我,今后肯定是不会少了你的。"

    顾颜往旁躲开了,喉咙干渴的难受艰难的吐出了一个字。"滚!"可这声音娇娇媚媚的分外勾人,丝毫没有她少谷主的气势。在她刚才发现她用不了内功之时,而且身体里毫无内功之气时,她就知道这具身体不是她的。

    "你叫我滚,好啊,咱们一起去床上滚啊。"他要不是看在林夕暖这张漂亮的脸蛋的份上,早就动手了,哪还和她玩这个。

    顾颜朝着再向她扑来的那个男人朝着他的关键部位奋力一踹,同时终于将这该死的门给打开了。看着躺在地上哀嚎的男人,滚你娘的滚!要不是现在不清楚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不清楚敌情,她绝对要这个男人的这条狗命!上一个敢挑衅她的男人,坟头草都有人高了!

    "来人啊,抓住那个小女表子,不要让她给跑了。"

    顾颜凭借着这具身体的记忆摸索着艰难的往外走去,可这不是她的原本的身体,对于这样烈性的女眉药没有抵抗的能力,身体难受的不成样子。

    "站住。"顾颜瞧见身后有几个穿着黑衣凶神恶煞的男人追了出来,扶着墙加快了脚下的速度,她一定不能够被抓住,这还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顾颜没看前面的路,一个拐角处迎头撞上了一个坚硬又有点弹性的东西,顾颜抬头一看,嗬,好俊的一张脸。

    这到底是张怎样的鬼斧神工的脸,肌肤如白玉,眉如墨画,薄唇色如桃粉,一双桃花眼自带了三分邪气深不可测,他的目光,没有来由的让人不敢直视,只想臣服。他的眼神里还有几分复杂……

    "你是什么人!"何易见自家boss脸上露出的神情立刻将顾颜给拉开,想朝着他们家boss投怀送抱的女人多得很,这个女人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找来的消息,居然在这里来堵boss。

    "我……"顾颜从燕骁的美色中醒来,眼前这个俊美的男人虽然穿着和那些人差不多的衣服,但是一看就不是一路货色且也绝对不是什么好招惹的货色,她现在只能够寄希望于这个男人身上了。

    而且她身上的药……

    与其被那个肥头大耳的油腻男人的手下抓回去糟蹋,她还不如搭上这个男人,至少,他长得好。

    顾颜咬着唇保持着最后一点清醒,伸手抱住了燕骁,在他耳边声音娇软诱人说:"求求你,救救我。"

    燕骁拧着眉头冷声说:"滚。"他见过不少贴上来的女人,但是如此大胆的还是头一回。

    "江湖救急啊。"顾颜感觉药劲正在她身上一阵阵的翻涌,咬着舌尖保持最后一分清醒,她真的快要受不了了。

    "你个溅人怎么不跑了。"赵生被保镖扶着追了过来,他今天一定要将这个小女表子抓回去好生折磨一顿,居然敢踹他!

    燕骁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肯定是被人下了药,这样的招数那些女人也没有少玩,但是今天这个女人居然让他有了反应,不过她这张脸……

    燕骁伸手将顾颜抱住,冲着身旁的何易道:"何易。"

    赵生怒冲冲对着燕骁吼:"你们最好别管这闲事,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过眼前这个男人长得也不错,只可惜他不好这一口。

    何易叫出了在宁城让人闻之一震的称呼:"骁爷要处理了吗?"

    "骁爷?"赵生闻之一颤瞪大了眼睛,这居然是骁爷,没想到这个小女表子居然搭上了骁爷。

    整个宁城谁不知道骁爷的人和他的名字一样嚣张跋扈,手段狠厉,狂傲不羁,宁城最大的酒店和娱乐公司都是他旗下的产业。

    赵生一改刚才的凶狠笑得谄媚:"骁爷……"

    "让他的嘴长点记性。"燕骁目光幽深懒得理会,抱着这个有意无意往他身上蹭的女人朝房间走去。

    "是。"

    热,她的灵魂和理智都在被灼烧着。

    她听见耳边有哗哗的水声,顾颜挣扎着起来,这该死的女眉药,她渴,需要水。顾颜循着水声找过去,用力一推浴室的门,燕骁措不及防,顾颜也呆了。

    眼前的燕骁赤条条的站着,不着一物,水滴从他俊美的脸庞上滑落至胸膛腹部然后……

    顾颜被眼前的男色冲击冲昏了头,她身为一个医者,没有少见过男子的身体,可是都不及眼前的一半诱人。舔了舔嘴唇,感觉自己好像更渴了,大胆的向前迈进了几步。

     

     

    第二章洗干净脖子等着被宰吗

    饶是燕骁这等见过各种场面的人,这也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看的如此彻底,而且他此刻还可恶的有反应了。

    燕骁一贯强势,习惯了主导,化被动为主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顾颜,步步向顾颜逼近,他还第一次见如此厚颜无耻不知廉耻的女人,但他身体的却告诉他他想要这个女人。

    他步步的靠近,身上的男性气息如麝如兰,让顾颜身体里的药性一阵阵快速翻涌,她快受不了了。

    "既然你等不及了,我就现在满足你!"顾颜失去理智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一室春色。

    清晨的阳光洒进屋内,照亮了一室凌乱。顾颜习惯性的睁开眼,不,她此刻已经不是顾颜,而是一个叫做林夕暖的女孩了,现在所在的这个时代,也是一个和她之前生活的世界截然不同的世界。

    这个叫做林夕暖的女孩是一个刚入行的小明星,昨晚被一个她所谓的好朋友骗去参加了一个聚会,那个聚会里都是些和她一样刚刚入行的新人和不少手里略有权势的男人。

    昨晚林夕暖被骗去参加了这样的一个聚会,发现不对,本想要离开,却被人以一个刚拿下的角色做威胁,只能小心翼翼的继续待着,但是再小心也是个初出社会的小姑娘,根本不是那些老谋深算的老油条的对手,最后还是中了招,再醒来就变成了她顾颜。

    顾颜也不知道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去了哪里,是不是她们之间灵魂交换她去了她的身体中,若是这样,那她还真是可怜,那么高个悬崖她掉下去,就算勉强不死,也是个残废。

    相比之下,她这刚过来遇见被下药,掉了清白是小事了。

    她自幼学医,对于贞洁什么的也没有别的女子那么看重,昨晚也就当被狗咬了顿。

    但从今日起她就是林夕暖了。

    林夕暖忽略身上宛如被狗啃的痕迹,和仿佛被车黏过的疼痛爬起来。

    她得赶紧离开这里,昨晚她借那个男人摆脱了困境,但是那个男人一看就不是个好惹的角色,对于她昨晚的利用,还不知道他会不会找她麻烦,她还是赶紧离开为上。

    ……

    "芋圆,你在公寓吗?"林夕暖借司机的手机给原身的助理打电话。

    "在,暖姐你现在在哪?"芋圆知道林夕暖昨晚去参加了那个宴会,她害怕林夕暖出事,昨天晚上一个晚上没有睡好。

    "我现在在公寓楼下,我的钱包和手机都丢了,你下来替我付个车费。"林夕暖凭借着原身的记忆中的东西说,这个世界和她的世界太不相同了,但还好她有这具身体原本的记忆。

    "好,暖姐你等着。"芋圆挂了电话拿了钱急忙下楼。

    林夕暖将手机还给了司机,不多时芋圆就下来付了车费。看着林夕暖身上皱巴巴的衣服,欲言又止。

    "暖姐,昨晚你……"

    "什么事情回家再说吧。"这不是说话的地方。

    "好。"

    林夕暖回到了原身的住处,公寓不大,但五脏俱全。

    根据原身的记忆,这里是公司给她安排的地方,芋圆作为她的助理陪她一起住在这间公寓里。

    进了门,芋圆再次问了出来,一脸担忧:"暖姐,昨晚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给你打电话一直都无法接听,我都急的给莉莉姐打了好几个电话,莉莉姐也是急疯了,莉莉姐已经在回来的飞机上了。"

    原身的记忆告诉林夕暖,莉莉姐是她的经纪人。

    但是她手下同时有几个艺人,昨天她去赴宴时,莉莉姐正好陪着手下一个当红小生参加活动。那个路娜也是正好乘着莉莉姐不在的时候将林夕暖给骗了过去,发生了后来的事情。

    "暖姐,我听莉莉姐说,昨晚那几位老总也都不是什么好人,所以你,暖姐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跟我说说……"芋圆带着忧虑和关切的看着林夕暖,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害怕会再次伤害到林夕暖。

    原身的记忆也告诉她,芋圆和莉莉姐都是可以值得信赖的人,顾颜于是还是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大致的告诉了芋圆。

    芋圆听后陷入了沉思后又问:"那暖姐,你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吗?"

    "不知道,不过我倒是听人叫他骁爷。"林夕暖迷迷糊糊的回想了,她记得那个男人身边的随从是这样叫他的。

    "暖姐,你睡了骁爷欸!"芋圆的神色带着些兴奋,一点都没有方才脸上的小心翼翼,取而代之的一脸难以言说的兴奋。

    整个宁城的女人都想要睡了骁爷,但是没有这个机会也没有这个本事,居然被他们家暖姐睡到了,要是说出去,不,还是别说出去了。

    "可是暖姐,你就这样跑回来了,骁爷会不会生气?"芋圆忽然想到这个问题,咽了咽口水。

    "我不走干什么?难不成还在那等着他回来洗干净脖子等着被宰吗?"林夕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喝了一口茶舒服的眯起眼睛。

    活着真好,她又不傻。

    毕竟说起来昨晚是她利用了燕骁,睡完了还不赶紧跑,等着他秋后算账,那她这小命可不定会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她又恍然想起一件事情,她要喝避子汤药,不过这个世界好像有个更方便的东西,叫做避yun药,她得趁早吃。

    "芋圆,你替我出去买个东西吧。"林夕暖吃过简单的早餐后朝芋圆说。

    "暖姐,什么东西?"

    顾颜一脸正色:"避yun药!"

    "啊…好。"芋圆脸一红点点头,拿着钥匙钱包出门,出门前还不放心的看了一眼林夕暖,林夕暖对她挥挥手"快去吧。"

    她方才着急忙慌的回来没有来得及洗澡,此刻身上到处都不舒服,林夕暖按照原身的记忆进了房间拿衣服洗澡。

    林夕暖在浴室镜子前脱下衣服打开淋浴,忽然瞪大了眼睛。

    她的胸口上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都是痕迹,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她的胸口出现了一个繁复的金色花纹,这个花纹不像是普通的刺青纹身刺上去的,而像是从她的皮肉中生长出来的一般。

    这和她上一世一模一样!

    上一世这个花纹也是与生俱来,连她见多识广的爹也没见过也没研究出来原因,而这一世同样的位置同样的花纹,怎么会有这样的巧合?

    难不成就是因为同样的纹身,她才会重生在林夕暖的身上?

     

     

    第三章无意闯入

    燕骁回到酒店房间,房间里一片凌乱,只是原本还在床上熟睡的人不见了。

    燕骁眼神玩味的勾起了嘴角,想起了昨天晚上的可口的滋味,对何易吩咐:"去查查昨晚那个女人。"

    "是。"何易瞧了一眼燕骁,似乎经过昨晚骁爷的精神都好不少,不像之前每到这两天身体会分外的虚弱。

    何易觉得奇怪,但想了想没有多嘴。

    燕骁瞟了一眼凌乱的床,走出去。女人,敢利用完他就跑,是要付出代价的。

    ……

    莉莉姐回来之后,将林夕暖给痛批了一顿:"这个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以后别再傻乎乎的跟着去参加这种局了,别毁了自己。"

    "莉莉姐,我知道了。"林夕暖一派老实的模样。

    原身也是年少无知不懂事才会着了别人的道,换做是她可不会就这般轻易吃亏的。

    莉莉姐瞧着林夕暖这吹弹可破嫩白的小脸蛋抬手拍了拍林夕暖的肩:"有野心是好事,但别傻乎乎的毁了自己,下次有合适的局我带你参加,我还有事回公司了,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我没这想法……"林夕暖翻了个漂亮的白眼一脸无奈。

    在家休养了两天的林夕暖顶着烈日出门,打了辆车去往位于宁城北边的清云山。

    两年前,清云山被纵横集团拿下修建宁城周边最大的风景旅游区和最大的度假酒店,近期已经竣工,准备投入使用。

    今天早上她看新闻时无意中听见了这个地方,这清云山,就是她被人追杀跳下山崖的地方,她想趁着人少过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回去的办法。

    这个世界虽然新奇,但没得她之前逍遥自在。

    林夕暖从公寓到清云山走了近两个小时,烈日灼灼,就算是车里有空调,林夕暖也能感受得到外面的热浪。不过进入到清云山脚下,树荫挡了大部分的烈日显得分外的清凉,耳边响起的都是蝉鸣的声音,是这个世界难得的一个静谧之处。

    清云山庄内燕骁坐在巨大的落地窗前节骨分明的手指摇晃着WATERFORD手工制水晶杯中的酒,酒红色的衬衣解开了几粒扣子露出他结实的胸膛,俊美到几乎妖冶的脸上带着些许玩味,何易在距离燕骁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俯身:"boss,鱼已经上钩了,我已经安排好……"

    燕骁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将酒杯朝何易一抛勾起嘴角说:"我已经许久没有好好活动活动筋骨了,看这次我的好哥哥的又派了些什么人来。"

    "boss。"何易的语气里含着担忧。

    燕骁脸上带着狂傲不羁:"这是我自己的地盘,我还能在这出什么大事?去安排。"

    何易知道燕骁的性子,决定了的事无人能改变,只能听从下去安排。

    ……

    林夕暖被司机送上了半山腰,接下来的地方上不去车,林夕暖只能下车步行,她再三向司机保证自己不是上山来寻死的司机才放心的离开。

    让林夕暖惊讶的是,这刚刚竣工偌大的一个清云山庄,好像没有一个人,如此的安静让林夕暖感觉到奇怪。不过奇怪归奇怪,这没有人就更方便她的行动,正如她的意。

    林夕暖朝着密林深处走去,耳边是蝉鸣和风吹拂树叶的声音,隐隐约约还有些什么别的声响。林夕暖心生警惕,从随身的挎包里拿出她在林夕暖房间里发现的金针,随时准备自保,脚步却未曾停下。

    突然山风大作,林夕暖闻到空气中浓郁新鲜的血腥味,她的心跳在不可抑制的加速,林夕暖捏紧了手中的针,好奇心驱使着她走向这条道路的尽头。

    "呵,居然还有漏网之鱼,出来吧。"燕骁一只手捂住自己腹部,语气露出狠厉,手中的木仓直指林夕暖来的方向。

    林夕暖从密林中走了出来,在一块凸起的山崖旁,地上七横八竖躺着几具尸体,而一个身着酒红色衬衣年轻俊美的男子逆着光站在那里像是暗夜修罗,手上拿着一个黑黝黝的武器,林夕暖的记忆中告诉她那是木仓,一种极具杀伤力的武器。

    识时务者为俊杰,林夕暖举起手来说:"我和他们没有关系,我……"

    燕骁看清来人先是惊讶,但又闪着寒光:"是你,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受伤了?"林夕暖这才注意到燕骁手捂着的腹部,虽然他穿着酒红色的衣服不明显,但林夕暖却也看出他腹部的伤,出于一颗医者心,林夕暖还是问了一句。

    燕骁对于林夕暖表现出的镇定更是惊讶,他记得何易给他的资料里说林夕暖出生于一个中医世家,她本人现在也宁城大学就读中医专业,但是却也不至于见到尸体见到木仓如此的镇定吧,难道何易给他的信息有误?那她身后到底什么人?居然可以给何易制造这样的假消息。

    燕骁的眸子更寒了三分:"说吧,你到底什么人派来的,有什么目的。"

    林夕暖眨巴了一下眼睛,露出一脸无辜,继续举起手来:"我说我是无意之中闯进来的,你信吗?"

    燕骁的话语里透着不耐烦:"我今天的耐心不足了,如果你还是不肯说实话,那我也只能让你和他们一样了。"

    "那我说我今天是过来看风景的,你信吗?"林夕暖一脸诚恳。

    "看风景?还不愿意说实话。"燕骁用手捂着伤口,语气依然狠厉强硬,但林夕暖还是听出了故作中气的虚弱。

    林夕暖朝着燕骁说:"要不你还是别说话了吧,伤口失血会越来越严重的,我真的只是无意间闯入的,我向天发誓。"

    林夕暖举手发誓,心中满是懊悔。她就说为什么这刚竣工的庄园里一个人都没有,敢情人家在这"钓鱼"呢,她这个时候闯入真的有理也说不清了。

    "我杀你不需要耗费什么力气,一颗子弹的事情。"燕骁的眼中带着嗜血的杀意。

    "要怎样你才愿意相信我只是无意闯入的。"

    "如果你真只是无意闯入,看见这些血和死人你会如此之淡定?"

    燕骁越发觉得林夕暖不简单,可能那晚之事也不是意外而是早有预谋。燕骁眼中杀意更浓,他最讨厌的就是被人算计。

    林夕暖哑口无言,她怎么忘记了,这个世界可不是他们那个血雨腥风的江湖,这里正常的女生见到死人和鲜血都是会惊慌失措的,她这应该如何解释,现在尖叫还来得及吗。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小说全文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