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缱绻情深四爷谋妻已久小说(苏缱南骁)-缱绻情深四爷谋妻已久完整版阅读

    缱绻情深四爷谋妻已久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缱绻情深四爷谋妻已久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缱绻情深四爷谋妻已久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八岁,她阴差阳错救下坐在轮椅上的南四爷;十八岁,被母亲送给南四爷,成为南家四太太…“四爷,他们都说你站不起来!”南四爷将苏缱抵在墙上,邪魅一笑,“能不能站起来,你不知道?”当晚苏缱哭了,“你这个扭曲词义的混蛋!”

    缱绻情深四爷谋妻已久小说(苏缱南骁)-缱绻情深四爷谋妻已久完整版阅读

    苏缱南骁小说缱绻情深四爷谋妻已久推荐章节

    第6章 你不是想还钱?

    南家大院是全市最大的宅子,不仅位置得天独厚,连建筑都透着经久不衰的豪门风范,光是自带园林设计的草地就有一个高尔夫球场那么大。

    不远处的独栋别墅,极具欧洲风格,在岁月的冲刷下,复古韵味更浓。

    封易带着苏缱从前院逛到后院,再回到亭子时,已经不见乔振良的踪影。

    在他离开后,好长一段时间,南姑奶奶都黑着脸不开口,见到苏缱回来,这才开口让佣人重新换一壶茶水。

    “刚才让你看笑话了。”

    南姑奶奶叹了口气,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关于乔振良的为人,苏缱早就有所耳闻,据说当年是他婚内出轨,见利忘义,抛弃了原配入赘南家,人品确实不好。

    只是她没想到,外界宣扬的父慈子孝,压根就不存在。

    想到这,苏缱悄悄瞄一眼南骁,然而,某人就跟局外人似的,端起茶杯递到嘴边时,察觉到她的眼神,还转手将茶杯递到她跟前。

    “白毫银针,有兴趣?”

    这时,收音机传出一曲熟悉的管弦乐前奏,南姑奶奶特意调高了音量。

    苏缱看向南姑奶奶,“《风筝误》?”

    “你还知道昆曲?”

    南姑奶奶眼神一亮,“这《风筝误》是我最喜欢的曲儿之一,没想到你小小年纪你能一下子听出来。”

    “没有,前段时间我接到一个翻译的单子,就是要求翻译《风筝误》。”

    南姑奶奶笑了起来,面露赞赏,“没想到缱缱还有这本事。”

    “一点小兴趣,当时这段昆曲可把我折磨惨了,才会这么印象深刻。”

    苏缱解释完,南姑奶奶还是不由分说地一顿夸奖,捧得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耳根微微发烫。

    南骁侧眸,视线落到苏缱的耳垂上,粉里透红,像极了小蜜桃,一个危险的想法掠过脑海,喉咙莫名一紧。

    随即,他收回视线,低头喝下一大口茶,烫!

    南姑奶奶看见南骁急忙放下茶杯的狼狈样,笑得眼睛眯成缝,再看向苏缱时,眼角眉梢都是满意。

    ……

    话题从《风筝误》开始,南姑奶奶就追着苏缱问了很多问题,直到佣人来提醒可以吃晚饭了,她还有些恋恋不舍。

    吃过晚饭,苏缱找个借口出来散步,这才摆脱南姑奶奶的“魔爪”。

    晚风习习,月光透过枝叶落在草地上,分割成斑驳光影,刚喷灌过的草木间满是潮湿的泥土腥味。

    一整天都是兵荒马乱,这会才终于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

    苏缱长长地舒一口气,沿着鹅卵石小路往亭子走去,走近了才看见隐在昏暗处的背影。

    晚饭前,南骁接了个电话就离开饭厅,没想到他坐着轮椅还能避到这种地方接电话。

    显然那个电话很重要,他到现在都没有讲完,还能隐约听见他偶尔冒出来的几个英文单词。

    苏缱忽然想起今天的南骁,比起昨晚,他似乎敛起锋芒,更像是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少爷,连眉眼间都笼上清贵气息。

    尽管他沉默地坐在那里,却还是个让人无法忽略的存在……

    “过来。”

    低沉的男声传来。

    苏缱微微一愣,回过神时,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挂断电话,正好整以暇地望着她。

    这下真的走不掉了。

    苏缱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你忙完了?”

    “嗯。”

    南骁见她还保持着距离,眸色微微一沉,“再近一点。”

    “有什么话,这样就可以说了……啊……”

    苏缱还没看不清南骁的动作,就被他扣住手腕拽了过去,一个踉跄直接跌坐在他的腿上,她下意识要逃,反被他紧紧地禁锢住。

    “别动,疼。”

    南骁轻声说完,苏缱果真就安分下来,急切地询问:“你的腿疼吗?”

    “嗯。”

    “好吧。”

    苏缱妥协后,转念一想,本来他们就是未婚夫妻的关系,这样抱一抱也不算过分吧?

    然而,就算这么安慰自己,她还是觉得如坐针毡,等了半晌南骁没开口,只好主动打破这暧昧的气氛。

    “谢谢你那笔钱,以后苏家挣了钱,我一定会还给你。”

    “你喜欢霍祈川多久了?”

    南骁不按常理出牌,苏缱怔了怔才回话,“我以后会学着不去喜欢他,我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

    “在我面前你可以说真话。”

    南骁抬手撩起苏缱的长发,露出那双漆黑水灵的眼睛,一字一顿道:“还有,别逃避我的问题。”

    苏缱看向他,落进映着月光的眸底,漂亮得足以蛊惑人心。

    “三年。”

    “嗯。”

    不算太久,他还有胜算。

    南骁没有再深究,手滑到她的脸侧,肌肤有些凉,“山里昼夜温差大,你应该多穿一点。”

    说着,他很自然地拿下薄毯披到苏缱身上,还带有他的体温,一下子暖和不少。

    “那你呢?”苏缱问。

    “我不冷。”

    南骁望着她,“这个周末,我需要你陪我去一趟丝绸厂。”

    “丝绸厂?”

    “嗯,在桑城北郊。”

    见她还一脸疑惑,南骁接着补充:“最近丝绸厂在跟国外一个牌子谈合作,周末会有专员到访,我需要一个口译。”

    “我……不太行吧?”

    身为英语专业的学生,苏缱心里还是十分没底,之前的字幕组工作都是在幕后,南骁要的可是能上得了台面的口译啊……

    “我知道你不行。”

    南骁很是淡然地开口,苏缱顿觉心头扎了一箭。

    能不能委婉一点啊,亲!

    “所以,我会帮你。”

    苏缱低着眉迟疑一番,还是摇头,“你请专业的吧,我不想耽误你的事情。”

    “比外界高出三倍的价格。”

    “这不是钱的问题!”

    “你不是想还那五千万?”

    “……”

    到底是这家伙反射弧长,还是早有预谋?

    怎么才相处一天,她就有种逃不出他手掌心的感觉?

    这样下去不太妙啊!

    苏缱看着他好一会,咬咬牙,“行,成交!”

    南骁见她一脸壮士断腕的悲壮神色,只觉得好玩,唇边不自觉地抿起一丝笑。

    他的生活孤寂太久,这会有个小丫头折腾,倒也是添了不少乐趣。

    很快,他敛了笑意,“走吧,该离开大院了。

    第7章 一定要注意“安全”

    本来南姑奶奶还因为他们两人不过夜,心情有些不美丽,下一秒听到他们两人周末要出差,脸上顿时由阴转晴。

    “这感情好,出差是好事啊!还能带缱缱去见见我们南家的根基!”

    “缱缱赶紧回家准备去,别到时候还丢三落四的,对,还得先跟你爸妈说一声!”

    南姑奶奶独自兴奋,苏缱却是一头雾水,不就是出个差吗?

    “缱缱,你先去车上等着,我还有点话要跟骁儿交代。”

    南姑奶奶示意管家,让他先领着苏缱离开,等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南姑奶奶才神秘兮兮地靠近南骁。

    她手上动作很快,从自己兜里掏出来,径直塞进南骁的衬衫口袋里。

    “这本来是给你今晚上准备的,但是没想到你小子比我想的还有情趣!”

    南姑奶奶挤眉弄眼地笑着,“去外面出差,也一定要注意‘安全’,毕竟缱缱年纪还小,我们不着急哈!”

    南骁当即反应过来,不禁有些无奈。

    安不安全他不知道,倒是更想知道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兜里怎么会有这东西……

    南姑奶奶目送封易推着南骁出门,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虽然她孙侄子站不起来,但是那方面还挺给力啊!

    回到车边,封易照常搀扶南骁,弯腰送他进后车座时,外套口袋突然一沉。

    觉察到南骁似乎往里面放了什么东西,封易疑惑地看过去,只看到他面无表情的侧脸。

    坐上副驾驶座位后,封易掏出口袋的东西,借着灯光看清“Durex”这个单词,又急忙塞回去。

    冷静如他,还是被两个小袋子吓出一身汗。

    封易咽了下口水,看一眼后视镜里的南骁,忍不住深思:四爷该不会……是有什么暗示吧?

    南家大院到苏家,需要穿过大半个临滨城。

    车外霓虹灯流光溢彩,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苏缱得到南骁的默许后,让司机将车窗降下来。

    晚风带着热气灌进车内,苏缱靠在窗边,舒服得微眯着眼睛,像极了慵懒的小猫。

    不知不觉,迈巴赫缓缓靠近苏家所在的高档小区。

    没一会,车子停在苏家门口,苏缱刚准备打开车门,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覆在手背上。

    南骁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如果在苏家受到欺负,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苏缱一怔,轻声说:“没有,我挺好的,他们对我挺好的。”

    “你是想告诉我,你脸上的伤是自己摔的?”

    他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戏谑,显然是早就发现了。

    苏缱知道避无可避,只好转头看向南骁,“这巴掌是我应该挨的,是我没事先跟我爸商量。”

    “他很反对你跟我在一起?”

    “嗯。”

    苏缱垂眸,“我能理解他。”

    南骁轻皱眉头,语气变得有些怪,“也是,没有父母能接受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残废。”

    “不是。”

    苏缱急着想解释,抬头就对上南骁的视线,只觉得他的眼神像是能一眼看见她的灵魂深处。

    “他现在只是有些固执,以后他会想明白的,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已经是我的未婚夫,我不会后悔,他也迟早会接受。”

    生怕南骁动怒,苏缱接着认真地强调:“是我选择了你,而且,这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

    车窗外有一盏路灯,落下柔和的光,映着她的眼睛,像是无比耀眼的星辰。

    南骁恍然,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吻她吧,别犹豫。

    干燥温暖的大手绕到后颈,将苏缱压向他的唇。

    缠绵而强势的吻,来得措手不及。

    南骁松开手时,苏缱一把将他推开,张口想骂他混蛋,想到轮椅,又硬生生吞了回去。

    不能骂弱势群体!更何况还是她未婚夫!

    “你……你……以后不能这么耍流氓!”

    丢下这句话后,苏缱转身推开车门,落荒而逃。

    南骁看着她跑进苏家的背影,抬手支着额角,唇边始终勾着浅笑。

    ……

    苏家很安静,二楼几个房门都关着。

    苏缱顶着一张红扑扑的脸,也不愿意见人,直接回到房间洗澡。

    浴室里热气氤氲,苏缱站在花洒底下冲了许久,才将胸腔里扑通直跳的小心脏安抚下来。

    随后,她关了花洒,穿好衣服,伸手拉开玻璃门,一眼看到靠在墙边的苏昴,吓得差点尖叫出声。

    “你怎么在我房间里!”

    “听妈说……你帮我把钱还上了……”

    苏昴打了个饱嗝,晃晃悠悠地往前走,夹杂着烟草味和香水味的酒气扑面而来,苏缱厌恶地拧起眉头,往后退开好几步。

    “我不是帮你还钱,是在帮苏家,跟你没关系。”

    “不不不……整个苏家迟早都是我的……”

    苏昴咧开嘴笑,垂涎欲滴的眼神上下打量着苏缱,脑子里还是刚才磨砂玻璃那一幕,玲珑有致的身材看得他脑袋发热,一股子邪火在体内乱窜。

    他用力咽下口水,“你帮苏家,就是在帮我,是吧?”

    苏缱板起脸,伸手指向门口,“你给我出去,我不想跟你讨论这个问题。”

    “这么着急请我走干嘛?你这次可是帮我的大忙,身为哥哥,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这个好妹妹……”

    苏昴大跨步靠近,苏缱心里暗叫不好,刚要跑就被他从背后抱住。

    “你跑什么?我有那么可怕吗?”

    “你放开我!你……呜……”

    苏昴抬手捂住她的嘴,“嘘,别太大声,这么晚了,不要吵到爸妈,知道吗?”

    说着,他低头狠狠地吸了一口香气,如痴如醉地感叹:“好妹妹,你都能为了哥哥去找那废物,今天要不要满足下哥哥?”

    苏缱顿时慌了,拼了命要挣开苏昴的束缚,却反被他一步步推着往床边走去。

    床铺深深地陷下,苏昴将她的两只手扭到背后,单手就能轻松囚住。

    他贴近苏缱的耳朵呵着热气,“不要怕,你是我的好妹妹,我不会伤到你的……”

    一瞬间,苏缱浑身都冷了,身体止不住地颤抖,因为恐惧,更因为羞辱!

    第8章 我不可能勾引他!

    一瞬间,苏缱浑身都冷了,身体止不住地颤抖,因为恐惧,更因为羞辱!

    -----------------------

    苏昴见苏缱似乎是安静下来,一边松手一边咬着牙警告:“你不准出声,不然以后别想回苏家!”

    “苏昴,你还是个人吗?我可是你的亲妹妹!”

    苏缱狠狠地骂了一句后,再次尝试挣脱,无奈力量过于悬殊,喝了酒的苏昴连吃奶劲儿都用上,她的手腕疼得要断掉一般。

    从小苏昴就不待见她,这么多年来,他甚至连正眼都没瞧过她。

    苏缱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的哥哥会压在她身上企图用强!

    “亲妹妹?你还真以为你是我爸的种?”

    苏昴阴阳怪气地说完,看着那张因为愤怒而涨红的小脸,直觉得活色生香,平常苏缱都穿得土里土气,还带着眼镜,一看就让人倒胃口。

    没想到,藏着这么一张惹人怜爱的小脸。

    “苏缱,你跟那个废物睡过了?”

    苏昴贴近她的脸颊,声音故意压低,浓浓的酒味熏得苏缱快要吐了。

    “你敢动我,就是跟南家人过不去,苏昴,最好别给自己找事!”

    “啧,跟南家人过不去,你以为你嫁了个什么好东西?就南骁那个样子,南家跟他有半毛钱关系?”

    苏昴冷笑几声,“迟早有一天,南骁会被当成垃圾一样扫出南家,而你呢?我的好妹妹,你还觉得你有所依仗吗?”

    苏缱见苏昴压根就不拿南骁当回事,一颗心直直掉入谷底。

    苏缱噤了声,苏昴还以为她已经妥协,迫不及待地掀起她的上衣,却不料力道一松,苏缱跟疯了似的大喊大叫起来。

    这一叫,吓得苏昴酒醒了大半。

    “闭嘴!”

    他抓起苏缱的头发,用力地扇了她一巴掌,警告道:“你敢胡说八道,我让你的日子不好过!”

    说完,苏昴急忙翻下床。

    苏缱嘴角渗出血丝,眼前一阵发黑,勉强在耳鸣声中,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和推门声。

    苏青岩进门看到这一幕,顿时脸都黑了,跨步冲过去,一脚踹在苏昴的小腿上,“你这个畜生!”

    “爸,不关我事啊,是她让我来她房间的!”

    苏昴双手护着脑袋,“我喝了酒,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受了她的诱惑,她……”

    “闭嘴!”

    苏青岩气得一脚又一脚地踢在苏昴身上,疼得他哇哇直叫,“对自己的妹妹下手,你就是个畜生!”

    “苏青岩!”

    沈秋尖叫着跑进来,慌忙护住苏昴,“你再打我儿子,你就连我都打死算了!我也不活了!”

    “你给我走开!”

    苏青岩磨着后槽牙,“你的好儿子连畜生都不如,你还护着他!信不信我今天连你也不放过!”

    “我信!我信!”

    沈秋扯着嗓子喊,“你为了苏缱那个野丫头,你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你要真有本事,就找把刀,把我们母子都给杀了!你也清静!”

    “你!”

    苏青岩攥紧了拳头,“你给我让开!”

    “我不让开!”

    沈秋直勾勾地瞪着苏青岩,“昴儿刚才说了,就是苏缱勾引他,这也要怪到昴儿身上吗?”

    “不是,不是我!”

    因着愤怒,苏缱的声音有些沙哑,“是苏昴在撒谎!我不可能勾引他!”

    她怎么也没想到,连沈秋都在睁眼说瞎话,帮着苏昴颠倒黑白!

    “苏缱,你少特么胡说!老子才不会看上你这个不干净的货色!”

    苏昴心急,一时口无遮拦,刚骂完,脸上就挨了一个耳光。

    苏青岩用力扯开沈秋,“今天我不打死这个逆子,都没脸下去见我爸妈!”

    见苏青岩真的火了,沈秋也豁出去,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哭喊道:“苏青岩,你要是敢伤害我儿子,我就跟你离婚!”

    结婚这么多年,两夫妻吵过不少回,就“离婚”这个词谁也没提起过。

    苏青岩不由得动作一顿,脸色十分难看。

    气氛一度僵持住,苏缱看见苏昴冲她丢过来得意的眼神,不禁气得收紧拳头,指甲嵌入掌心。

    可她只能退让,错的是苏昴,不能连累了苏青岩。

    而且,她能看出来,苏青岩已经退却了,他的双手无力地垂在身侧。

    明明受伤害的是她,现在却有种尴尬的感觉,仿佛她才是那个无理取闹的人。

    连向来宠她的爸爸都不护着她了,她还在这里干嘛?

    苏缱下床,沉默地朝着门口走去,遭受了这些,她说不出原谅苏昴的话,唯一的选择就是离开。

    “你要去哪里?”

    苏青岩没有得到回应,眼睁睁看着苏缱走出房间,回头再看见沈秋和苏昴,满是怒火的眼神像是要吞了他们。

    他狠狠地推开沈秋,“这下你满意了吧!”

    ……

    第二天早上。

    天刚蒙蒙亮,封易准备出门办事,刚把门拉开,就有一团不知名物体倒在他的脚边。

    封易本能地往后跳开,看清苏缱的脸时,才连忙蹲下身,“苏小姐,苏小姐……”

    连着喊了几声都不见动弹,封易伸出手摸了下她的额头,体温异常地烫。

    他拧起眉头,弯腰将苏缱打横抱起来,转身朝着二楼走去。

    房间里,南骁刚起来,听到敲门声,顺手拿起休闲服套上,朝门口应了一声:“进来吧。”

    “四爷,我在门外发现了苏小姐。”

    封易走进来,先行汇报:“我刚刚把她安置在客房,苏小姐体温很高,我想她可能需要医生。”

    闻言,南骁急忙站起身,径直绕过封易,“那还不快去喊!”

    “是!”

    南骁快步走进开着门的客房,到了床边,一眼就看到苏缱那张苍白的小脸,衬得脸颊上肿起的掌印格外触目惊心。

    他眼神一沉,好啊,他好端端送回去的人,从苏家出来,就成了这副模样!

    封易领着于医生匆匆赶来时,南骁就坐在床边,整个人的气场就像是随时要爆发的猛兽,站在门口都能感受到迫人的压力。

    南骁回国这些年,都是于医生在他身边帮忙调养身体,为此,南骁还特意送了他一套房子,就在这别墅隔壁。

    说起来,于医生也算是看着南骁长大,记忆里,南骁不是容易动怒的人,这会看起来却远比动怒还要可怕。

    于医生不由得停下脚步,“床上那人是四爷什么人?我不会把小命交代在这里吧?”

    “那个女孩是四爷的未婚妻,你只能自己看着办。

    缱绻情深四爷谋妻已久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缱绻情深四爷谋妻已久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缱绻情深四爷谋妻已久全部精彩内容

    缱绻情深四爷谋妻已久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