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凡兵王

主角:

作者:三杯不醉

发布时间:2019-09-12 11:57:24

《不凡兵王》(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陈不凡林雪瑶

不凡兵王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 龙王回归

“下面插播一则寻人启事,明珠集团总裁林雪瑶于三日前失踪,望知情人士积极寻找,提供有用线索可获得五百万现金奖励……”

啪!

一辆略微破旧的二手帕萨特上,陈不凡伸手关掉了广播,顺手点燃一支香烟,放在嘴边吸了一口,车里顿时烟雾缭绕。

“这么大个总裁,还能自己走丢了不成?真是小题大做。”

一边抽着香烟,陈不凡一边注视着窗外灯红酒绿的景象,这里是滨海最著名的酒吧一条街,一到夜晚就人满为患,无数荷尔蒙无处释放的男男女女勾肩搭背的走在一起,同时也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

正走神着,旁边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他看都不看一眼便是接通了电话,开门见山的问道:“有线索了吗?”

“老大,还是没有找到……”手机里传来歉意的声音。

似乎对这个结果早已经有所预料,陈不凡神色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但如果仔细看的话,依旧可以察觉到他那双坚毅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失望。

还是没找到么?

“我明白了,辛苦你了,休息吧。”陈不凡点点头,就欲挂断电话。

“老大,您为什么还执意要找凶手?凶手不是已经被您杀了吗?”手机里传来疑惑的声音。

陈不凡轻笑摇头,道:“那只是一个小喽啰而已,真正的幕后主使,另有其人,我一定会找到他的。”

说完,陈不凡挂断电话,目光移到了他挂在窗前的那张照片上。

照片上是一个笑颜如花的短发女孩儿,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美丽动人。

陈不凡顿时浑身一颤,那张年轻却又带着几分沧桑味道的面庞上浮现出一抹痛苦。

“小婉,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

他并非只是一个普通的专车司机,而是来自华夏最神秘的特种组织天龙,是天龙现任队长,被人称为华夏“龙王”。

而照片上的女子,名叫宁婉,是陈不凡曾经的恋人,在他因为决策失误陷入险境的时候,是宁婉舍弃性命救了他。

看着照片上宁婉的动人笑容,陈不凡神色痛苦不已,下意识的伸手握住了胸前的项链,吊坠很奇特,是一颗刻有黑色骷髅头的子弹。

正是这颗子弹,无情的打穿了宁婉的心脏。

他眼中寒芒闪过,紧握子弹,心里暗暗发誓:“宁婉,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找到他们,为你报仇!”

事实上,为了寻找这颗子弹的来历,陈不凡已经找遍了整个欧洲大陆,依旧没有任何线索,此次回到华夏,也是为了寻找这颗子弹的线索。

只可惜,他回到滨海已经过去两个月,依旧没有半点线索。

无奈的轻叹一声,陈不凡正打算驱车离开,忽然目光一扫,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漂亮女人从酒吧里快步走了出来,闯入了陈不凡的视线。

“小婉?!”

陈不凡顿时浑身一颤,瞳孔骤然睁大,情不自禁的念出了这个让他无数次深夜辗转难眠的名字。

作为天龙队长,勘察力是陈不凡最基本的能力,哪怕隔着好几十米的距离,他还是一眼就看清楚了那个白裙女人的容貌,竟是和宁婉有着几分相似,以至于他第一时间直接将她认成了宁婉。

不过很快陈不凡就苦笑着摇了摇头,小婉已经走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她。

砰砰。

正当陈不凡微微恍惚之时,一阵敲击车门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他打开车窗一看,那个白裙女人不知何时来到了车旁。

“美女,有事?”看着那张和宁婉有着几分相似的脸颊,陈不凡心头泛起涟漪,问道。

“快开门,带我走!”白裙女人语气焦急的道。

“带你走?”

陈不凡愣了一下,本来还想多问几句,见到女人神色焦急,他似是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后方,有几个身形魁梧、气势汹汹的背心壮汉从酒吧跑了出来,看他们的方向,分明就是冲着眼前这个白裙女人来的。

“原来是遇到事儿了。”

陈不凡喃喃一声,他本来是不打算多管闲事的,可看着女人那张和宁婉相似的脸颊,就仿佛宁婉正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一样,他实在是生不出任何拒绝的心思。

“上车吧。”

陈不凡点点头,打开车门,白裙女人俏脸上喜色浮现,赶紧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不好,别让她跑了!”

那几个魁梧壮汉见到女人上车,脸色一变,急忙冲了过来。

“一群白痴。”

陈不凡眼神不屑的扫了他们一眼,待他们即将接近之时,他猛地一踩油门。

轰隆!

帕萨特顿时如同咆哮的野兽般狂奔而出,卷起一阵阵灰尘,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哎哟!”

一个飞扑过来打算拦住这辆车的背心壮汉扑了个空,和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顿时惨叫出声。

“妈的!快追!要是让林雪瑶跑了,王少饶不了我们!”

领头的壮汉看着那辆帕萨特的尾灯消失在视野中,顿时忍不住大骂一声,赶紧带人开车追了上去。

……

“呼,好险……”

副驾驶座上,林雪瑶看了一眼身后,见到那群人不见了踪影,重重的松了口气,拍了拍起伏不定的胸口,如释重负。

陈不凡一边开车,一边忍不住时不时偏过头瞥了林雪瑶几眼。

女人身姿窈窕,一袭白色的连衣长裙,脚下踩着一双黑色高跟鞋,柔顺的长发如瀑布般垂落下来,气质高贵,犹如高高在上的女神一般,尤其是她的那张脸蛋儿,更是倾国倾城,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而陈不凡每次在见到后者的那张脸蛋儿时,他都会心跳一滞,产生一种错觉。

这个坐在他身边的女人,就是他曾经的恋人,宁婉。

他甚至怀疑这个女人和宁婉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你干嘛盯着我看?”

察觉到陈不凡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林雪瑶那因为喝了点酒本就有些微红的脸蛋儿,更是浮现出一抹羞红之色,看上去极为动人,让人忍不住心生爱怜。

“你是不是姓宁?”陈不凡鬼使神差的问出了这个问题,眼神期待的望着林雪瑶,恨不得她立刻点头。

“姓宁?”

林雪瑶愣了愣,摇摇头,“我姓林。”

陈不凡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姓宁和姓林听起来只有一点差别,但对于陈不凡来说,却有着天壤之别。

线索又断了。

“你不认识我?”林雪瑶见到陈不凡一脸失望的样子,微微疑惑,问道。

“你是明星?”

“不是。”

“你是我女朋友?”

“不是啊。”

林雪瑶有些莫名其妙,这家伙都问的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

陈不凡瞥了林雪瑶一眼,道:“美女,虽然你挺漂亮的,但你既不是明星也不是我女朋友,我为什么要认识你?”

“……”

林雪瑶顿时无语,像是看外星人似的看着陈不凡,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你应该不是滨海人吧?”

“不是,我刚从国外回来,在滨海只待了两个月。”陈不凡摇摇头。

“难怪呢。”

林雪瑶这才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她就说以她的身份,这个家伙怎么可能不认识她呢,原来是刚才国外回来的。

要知道,林雪瑶作为滨海最著名的商界女神,滨海顶尖家族林家的千金大小姐,年仅二十二岁就坐上了家族企业明珠集团总裁的位置,并且拥有着出色的商业才能,明珠集团在她的带领下,短短一年时间,利润比起去年同期上涨足足翻了一倍,堪称滨海的商业奇迹。

也正因为如此,林雪瑶被滨海无数人冠以‘商界女神’的称号,在滨海可以说是家喻户晓的人物,比起那些所谓的当红明星也丝毫不弱。

想到陈不凡不认识自己,林雪瑶心里微微松了口气,她刚才还在担心这会不会是一个圈套,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万一这个家伙也是仇家派来的,那她岂不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不过现在看来,是她多虑了。

“你叫什么名字?”

心里微微松了口气,林雪瑶问道,这个男人救了她,她有必要知道他的名字。

“我吗?陈不凡。”

“陈不凡?”

林雪瑶念了念这个颇有些新奇的名字,美眸打量了陈不凡一眼,轻轻点头,“倒的确有些不普通。”

陈不凡淡淡一笑,没有说话,只有他才知道这个名字的真正含义。

“你怎么都不问问我叫什么?”

林雪瑶柳眉轻挑,作为滨海最有名的商界女神,林雪瑶对自己的容貌和气质还是有一定信心的,可自从她上车之后,陈不凡除了问她是不是姓宁的时候表现得很期待之外,其余时候都是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

她的魅力什么时候下降到这种程度了?

“萍水相逢而已,名字不重要。”陈不凡轻轻摇头,面庞上闪过一抹落寞。

是的,在他心里,只要不是那个名字,其他的都不重要。

林雪瑶愣了一下,透过昏暗的灯光,她看见了陈不凡脸上的落寞之色。

就好像,一个失其所爱的人,对一切都再也提不起任何兴趣。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他们跟上来了。”正在林雪瑶思索之时,陈不凡的声音响起。

“什么?”

林雪瑶俏脸一变,赶紧转过身看了一眼后面,果然见到一辆黑色的奔驰迅速跟了上来,这么下去要不了几分钟就会被追上。

“那我们怎么办?”林雪瑶急忙问道。

陈不凡没有回答,而是问了一句,“安全带系好了吗?”

“系好了,怎么了?”林雪瑶微微疑惑。

陈不凡淡淡一笑,道:“我带你飞。”

轰隆!

话音落下,不等林雪瑶做出任何的反应,陈不凡狠狠地一踩油门,顿时轰隆声响起,帕萨特如同黑夜中的幽灵一般狂奔出去,迅速穿梭在车流之中,眨眼间便是将那辆黑色奔驰甩得不见了踪影。

“跟丢了!”

开车的西装男人见到那辆帕萨特消失不仅,顿时双手猛地一拍方向盘,忍不住怒骂一声,停下了车子,犹豫片刻,拨通了一个号码。

“王少,我们跟丢了。”

 

第2章 带回家

将那辆黑色奔驰甩开一段距离之后,陈不凡方才渐渐的放缓了速度,帕萨特逐渐恢复到平常的速度,缓慢的行驶在道路上。

 

“嘿嘿,美女,怎么样,速度与激情的感觉还可以吧?”陈不凡转身看去,只见得林雪瑶此时俏脸发白,脸蛋儿上带着浓浓的惊恐之色,仿佛刚刚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她眼神凶狠的瞪了陈不凡一眼,冷声问道:“陈不凡,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什么吗?”

 

“下车。”

 

“和你同归于尽!”林雪瑶咬牙切齿的道,她刚才甚至感觉自己快要飞起来似的,这个混蛋……他到底是开车还是开飞机啊。

 

陈不凡笑了笑,耸耸肩,道:“美女,我这可是为了你好,万一咱们被那群人给追上了,可都没好果子吃,我可不想因为你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就丢掉了一条小命。”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还要救我?”林雪瑶柳眉一簇,问道。

 

“这不是一时间见色起意吗?早知道你处境这么危险,我就不来淌这滩浑水了。”陈不凡笑道。

 

林雪瑶美眸注视着陈不凡,心里愈发的疑惑起来,如果是普通人,遇到今天这样的事情,肯定会有些害怕,可这个男人虽然表面显得很不情愿,但她却看得出来,陈不凡实际上压根就没有把这些事放在心上。

 

就好像,被人追踪对于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不足挂齿。

 

“你究竟是什么人?”林雪瑶忍不住问道。

 

“我吗?”

 

陈不凡神色忽然变得无比肃穆起来,缓缓开口,“我曾经是一个王者……”

 

“滚!”

 

“不信就算了。”

 

陈不凡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眼神饶有兴致的看了林雪瑶一眼,问道:“林大美女,你对我这么感兴趣,你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

 

林雪瑶听到这话,顿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冷声道:“我看上你,你是喝多了么?”

 

“嘿嘿,我是老司机,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反倒是林总你喝得好像有点多,一个女人跑那种地方喝酒,你这不是等着别人来找麻烦吗?”

 

“我……”

 

林雪瑶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她作为明珠集团这种大企业的总裁,平常基本上都是待在公司里,就连逛街的次数都少得可怜,更别说去酒吧这种地方了。

 

可是在三天前,她的家族突然宣布,要将她嫁给滨海另外一个大家族的少爷,那是一个林雪瑶不喜欢甚至极为厌恶的男人,她自然不愿意接受这门婚约,便独自逃出了家族。

 

林家发现此事,立即派人四处寻找,林雪瑶东躲西藏了许久,实在是无路可走,谁知道林家的人穷追不舍,她只好赶紧藏进了酒吧。

 

没想到最后居然又被另外一波人给盯上了,要不是陈不凡的及时出现,她现在恐怕已经落进了那群人手中。

 

想想都觉得后怕。

 

“我这是有原因的。”林雪瑶小声的嘀咕一句。

 

“什么原因?”

 

“啊?”

 

林雪瑶一怔,诧异的望着陈不凡,心想自己的声音这么小,这家伙是怎么听见的,他是顺风耳吗?

 

她哪里知道,以陈不凡的感知力,别说同在车里了,就是几十米开外,只要他想,也都可以将一切听得清清楚楚。

 

“我凭什么告诉你?”林雪瑶没好气的道,她和这家伙又不熟,和他扯这么多干嘛,反正等下车之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陈不凡无所谓的笑了笑,“不说就不说吧,不过你总得告诉我你家在哪儿吧,我总不能一直载着你在街上闲逛,毕竟现在油钱很贵的。”

 

林雪瑶闻言,轻轻摇头,俏脸上闪过一丝挣扎,“我现在不能回去……”

 

“为什么?”

 

“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反正不能回去。”林雪瑶摇摇头。

 

“那我送你去酒店?”

 

“不行!”

 

林雪瑶一口否认,道:“我的信用卡消费有记录,一旦被发现,我还是会被带回去。”

 

陈不凡顿时无语,问道:“那你到底要去哪儿?”

 

“我……”

 

林雪瑶犹豫片刻,美眸注视着陈不凡,俏脸上浮现出一抹绯红,咬咬银牙,道:“我可以去你家吗?”

 

“啥?”

 

陈不凡顿时吓了一大跳,差点没有双手一抖把车开进坑里去,惊讶万分的看着林雪瑶,连忙摇头说道:“那可不成,我还是一个黄花大处男呢,深更半夜带一个陌生女人回家,有伤风化,不妥不妥……”

 

“我叫林雪瑶。”

 

“什么意思?”陈不凡一怔,心里却生出一丝疑惑,怎么感觉在哪儿听过这名字?

 

“现在你知道我的名字,我也知道你叫陈不凡,我们不算陌生人了吧?”林雪瑶问道。

 

陈不凡一愣,还带这样的?

 

“那也不行,我住的地方太破旧了,一看你就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我可不敢委屈了你。”陈不凡再次摇头。

 

“我不在乎。”

 

林雪瑶摇摇头,她现在只要被人发现,就会被立刻带回家里,去和那个他很不喜欢的男人订婚,或许未来一辈子都会生活在痛苦之中。

 

相比之下,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

 

“还是不行……”

 

“你是不是一个男人?眼睁睁看着我被人带走都不愿意收留我一晚上吗?”

 

不等陈不凡说完,林雪瑶实在是忍不住了,美眸中水雾弥漫,要哭出来似的。

 

她都已经这么低声下气了,这家伙居然还无动于衷,简直太可恶了!

 

见到林雪瑶眼眸中的雾水,陈不凡浑身颤抖了一下,仿佛是宁婉在哭诉一般,让他心疼。

 

“好吧,我带你回去。”

 

陈不凡无奈的点了点头,这个女人无论从外貌还是一些表现来看,都和宁婉有着几分相似,如果不是知道宁婉早就已经死了,而且还是死在他的怀里,他恐怕真的会将林雪瑶错认成宁婉。

 

“真的吗?谢谢你。”

 

见到陈不凡答应下来,林雪瑶俏脸上顿时喜色浮现,心里长舒一口气,今天总算是安全了。

 

陈不凡点点头,目光停留在林雪瑶身上,道:“林大美女……”

 

“换个称呼。”

 

“好的,林小姐。”

 

“我不是小姐。”

 

“……”

 

陈不凡脑袋上黑线直冒,这女人哪儿来这么多事?

 

“那我怎么称呼你?”陈不凡问道。

 

林雪瑶想了想,也实在是想不出来什么别的称呼,道:“就叫我名字吧。”

 

“好,那个,雪瑶啊。”陈不凡微微一笑,问道:“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听到“雪瑶”这个称呼,林雪瑶柳眉蹙了蹙,但却出奇的没有制止,淡淡的道:“说。”

 

“你有没有失散多年的亲生姐妹什么的?”陈不凡眼神注视着林雪瑶的双眼,想要从里面看出些什么。

 

只可惜,林雪瑶表现得很自然,有些惊讶的看了陈不凡一眼,问道:“失散多年的姐妹?没有啊,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也没什么,就是我一个朋友和你长得挺像的,所以就问问。”陈不凡微微摇头,倒也不感到失望,要是这么容易就查出来宁婉的身世,那未免也太巧合了一些。

 

“只是朋友吗?”

 

林雪瑶却是忽然开口问了一句,脑海中浮现出刚才陈不凡神情落寞的一幕,想来他口中这个和她很像的朋友,对他应该很重要吧。

 

陈不凡笑了笑,不再说话,开车朝着自己住的地方赶去。

 

林雪瑶见到陈不凡沉默下来,也没有多问,美眸投向窗外,看着不断倒退的风景,那张绝美的脸蛋儿上浮现出一抹惆怅。

 

过了今晚,明天她还躲得掉吗?

第3章 照片上的女人

滨海,一家高档私人会所。

豪华包房内,一个身穿昂贵休闲装,手上戴着一块劳力士腕表的年轻男人坐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怀中搂着一个穿着火辣,下身只有着一条白色短裙的浓妆女人。

他手掌握着一支高脚杯,轻轻的摇晃着,颇有一种贵族的风范,只是脸色却显得有些阴沉。

“你们说,有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子,开车将林雪瑶救走了?”半晌后,年轻男人缓缓开口问道,语气中带着一丝怒意。

在他面前,赫然站着几个身穿黑西装的保镖,正是之前那群追踪林雪瑶,结果被陈不凡甩丟的保镖。

几个保镖此时都是低着头,神色紧张不已,身躯都是有些微微发抖。

“是,是的,王少,那个小子的车技高超,我们已经全力追赶了,还是被甩丢了。”面对年轻男人的询问,领头保镖语气颤抖的回答道。

“真是一群没用的东西!”

年轻男人顿时怒骂一声,将手中的高脚杯陡然摔在地上,啪的一声破碎开来。

“王少息怒!”

那群保镖更是吓得脸色一白,连忙恭敬道。

被搂着的浓妆女人也是娇躯颤抖了一下,只是面对这年轻男人的发怒,她不敢有任何的举动,感受到男人放在她大腿上的手掌愈发的用力,她也不敢多说什么。

只因为,这个男人,来自滨海王家。

“呵呵,有趣,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遇到敢跟我王昊作对的家伙,真是有趣……”

震怒过后,王昊脸上的怒意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冷笑,看向面前的几个保镖,道:“你们几个废物,赶紧下去给我查清楚那个家伙的来历,明天一早,一定要给我狠狠的收拾他一顿,否则就等着滚蛋吧!”

“是,王少!”

几个保镖不敢反驳,连连点头,急忙转身离开了。

待他们离开,王昊的脸色变得愈发阴沉起来,重新拿起一个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轻抿一口,嘴角掀起一抹贪婪的弧度。

“林雪瑶,你是我的,谁也夺不走!”

……

陈不凡开车载着林雪瑶回到他五百块一个月租的老旧小区,将车子停在楼下,和林雪瑶一同回到了自己房间。

打开房门,房间里的状况一览无余。

房间很小,大概只有二三十平米,周围的设施也极为的破旧了,但房间里的环境却是出奇的干净,没有任何意味,甚至连杯子和枕头都叠得整整齐齐,完全不像是一个单身男人住的地方。

“雪瑶,我之前说过了,我这地方很简陋,你先将就一晚上。”陈不凡领着林雪瑶走进房间,轻笑道,

林雪瑶打量了四周一眼,虽然环境的确很普通,和她所住的别墅豪宅比起来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但好在比较干净,她也不是很介意。

“没事,只要你不嫌麻烦就好。”林雪瑶轻轻摇头。

“嘿嘿,小事,能够有你这种大美女来光临,我高兴还来不及呢。”陈不凡贱兮兮的笑道。

“是吗?”

林雪瑶美眸扫了陈不凡一眼,道:“可刚刚在车上你好像还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这么快就改主意了?”

“初次见面,那不是得稍微矜持一下吗?”陈不凡佯装出一副纯情小少年的模样,害羞道。

“矜持……”

林雪瑶顿时无语,这家伙还能再无耻点吗?

“你先随便坐,我去给你倒杯水。”作为主人,陈不凡还是要稍微客气一下的。

“谢谢。”

林雪瑶点点头,来到床头坐下,目光被柜子上的一张照片吸引。

照片上是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在夕阳下做了一个标准的敬礼动作,那张年轻而沧桑的脸庞上带着一抹坚毅。

这个男人,赫然就是陈不凡。

“他是军人?”

林雪瑶微微一怔,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旁边走过来的陈不凡,俏脸上布满惊讶,显然没有想到,这个男人背后还有这样的一层身份。

“雪瑶,我知道我长得帅,你也不用这么看着我吧。”陈不凡端着两杯水走了过来,递给林雪瑶,微笑道。

“噗。”

林雪瑶顿时忍不住笑出声来,没好气的道:“见过不要脸的,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不要脸的。”

“什么意思,难道我不帅吗?”

陈不凡看了一眼旁边的镜子,里面映出他那张轮廓分明的面庞,虽然算不上太帅,但因为曾经的种种经历,他的脸上有一种沧桑感,这对于许多年轻女孩儿来说,可谓是一种致命毒药。

看着一脸自恋的陈不凡,林雪瑶无奈的摇摇头,目光落到那张照片上,问道:“你以前是军人?”

陈不凡微微一怔,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起来,下意识的看了过去,暗道自己也太粗心了,居然忘记把照片收起来。

沉默片刻,陈不凡点了点头,“在部队待过几年。”

“那你应该很厉害吧?”

林雪瑶好奇的问道,毕竟军人的世界离他们普通人实在是太遥远了,她心里也很好奇。

“一般般吧,我就是个小兵而已。”陈不凡喝了一口水,轻笑着摇摇头。

若是让了解陈不凡的人听到这话,肯定会气得吐血,心想大哥你开什么玩笑?如果你也算是小兵的话,那恐怕整个华夏都没有什么出色的军人了。

陈不凡,十四岁进入军营,十六岁通过考核,进入天龙预选队,十八岁成功加入天龙特战队,短短两年,抛头颅洒热血,为捍卫华夏尊严立下了无数汗马功劳,军功显赫,二十岁全票当选为天龙特战队队长,成为华夏百年以来最年轻的‘龙王’!

在敌人眼中,陈不凡就仿佛一台杀人如麻的机器一般,有谁胆敢犯华夏边疆者,杀无赦,敢犯天龙威严者,杀无赦!

陈不凡是整个华夏特种部队中的传奇人物,可以说是百年难得一见。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只是一个小兵?

他是王者!

林雪瑶美眸注视着陈不凡,对后者愈发的好奇起来,虽然陈不凡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兵,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陈不凡的身份不会这么简单。

更何况,即便陈不凡真的只是一个小兵,但他在军队待了这么多年,身手也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相比的。

忽然,林雪瑶似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你现在有工作没有?”

“无业游民。”

“真的?”林雪瑶神色一喜。

陈不凡顿时无语,道:“雪瑶,怎么我没有工作,你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我不是这个意思。”

林雪瑶摇摇头,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给你现在工资的两倍,你来当我的保镖,怎么样?”

“保镖?”

陈不凡神色一惊,连连摇头,道:“还是算了吧,保镖可是一个危险活儿,而且麻烦,我这人一天悠闲自在惯了,不喜欢被束缚。”

“其实当保镖也没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做……”

“得了吧,雪瑶,我今天第一次见到你就被这么夺人跟踪,恐怕你身上的麻烦还不止这点,要真当了你的保镖,我以后恐怕有的苦头吃了。”陈不凡一脸不相信的道,

“你,你怎么这样?”

“我哪样了?”

“你就不能绅士一点吗?”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有性命危险的,绅士跟小命比起来算个毛啊。”

林雪瑶顿时泄气了,要知道以她的身份背景,只要放出话去,不知道有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想来当她的私人保镖,可这家伙居然还这么不情愿,真是太可恶了!

“不行,我还不信我连这家伙都说服不了!”

林雪瑶心里暗暗想着,如果是平常,她倒也不会这么着急让陈不凡当自己的保镖,只不过现在情况紧急,谁也不知道那群人什么时候会再出现,她也有必要找一个保镖来保护自己了。

“陈不凡,你刚才不是说你有个朋友和我很像吗?我可以帮你查她的身世。”林雪瑶灵机一动,说道。

“你帮我?”

陈不凡微微一怔,问道:“你打算怎么帮我?”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反正你只需要知道,在整个中海,还没有我做不到的事就行。”林雪瑶俏脸上浮现出一抹傲娇之色,得意的道。

陈不凡看她也不像是在吹牛,犹豫片刻,还是点了点头,“好,如果你能帮我查到她的身世,我可以考虑保护你一段时间。”

“那一言为定。”林雪瑶俏脸一喜,向陈不凡伸出了右手。

“做什么?”

“合作愉快。”

“……”

陈不凡顿时无语,不过还是伸手和林雪瑶握了一下手,顿时一股细腻柔软的感觉传来。

林雪瑶则是微微诧异,因为她感受到,陈不凡的手掌极为的宽厚,上面布满了老茧。

足以说明陈不凡以前的经历的确很辛苦。

“好了,你跟我说说你那位朋友长什么样子,我回去之后好派人去查。”收敛起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林雪瑶说道。

陈不凡点点头,拿出了他仅存的一张宁婉的照片,递给了林雪瑶。

“我倒要看看,谁和我长得这么像?”

林雪瑶心里喃喃一声,接过照片一看,顿时定住了,美眸微微睁大,眼中闪过一丝难以置信。

因为照片上的女人,和她真的有几分相像。

最让林雪瑶感到奇怪的是,不知为何,在看到这张照片的一瞬间,她心里生出一种很奇怪的熟悉感。

 

第4章 我的五百万

“你怎么了?”

 

见到林雪瑶的脸色不对劲,陈不凡当即问道。

 

“没什么。”

 

林雪瑶轻轻摇头,目光一直停留在那张照片上,沉默片刻,道:“她和我,真的很像。”

 

陈不凡点点头,如果不是因为两人太过相像的话,他也不至于第一眼就认错了人。

 

“她叫什么名字?”

 

“宁婉。”

 

“宁婉……”

 

林雪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怪不得你一开口就问我是不是姓宁,原来是因为她。”

 

陈不凡苦涩一笑,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好吧,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回去之后会派人去查她的身世的。”

 

林雪瑶点点头,将照片还给陈不凡,那张清冷的面颊上浮现出一抹浅浅笑容,道:“既然你都同意当我保镖了,我就帮你一把。”

 

“等等。”

 

陈不凡却是摇了摇头,道:“我还没说要当你保镖。”

 

“你什么意思?”林雪瑶俏脸上的笑容瞬间荡然无存,这家伙在耍她?

 

“这个我还得考虑一下,毕竟关乎我的性命安全。”

 

陈不凡一脸深思熟虑的道,要是当一个普通人的保镖也就罢了,可这林雪瑶一看就不简单,当她的保镖以后指不定会遇到多少麻烦。

 

虽然身为华夏龙王,陈不凡对这些小麻烦并不放在心上,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还是需要好好考虑一下的。

 

“你要考虑多久?”林雪瑶抑制住心里想把陈不凡揍一顿的冲动,问道。

 

陈不凡想了想,道:“今天太晚了,该休息了,明天我再给你答复。”

 

“好,明天就明天。”

 

林雪瑶当即点头,道:“那你出去吧。”

 

“出去?”

 

陈不凡一愣,看了看周围,问道:“那个雪瑶啊,这儿一共就一个房间,你让我去哪儿?”

 

“随便啊,厨房卫生间都可以,实在不行冰箱也可以将就一下啊。”林雪瑶无所谓的道。

 

“……”

 

陈不凡脑袋上黑线直冒,有一种把林雪瑶扑倒在身下狠狠教训一顿的冲动,这小妞还真是一点儿也不客气啊。

 

“雪瑶,我好歹是主人,你让我一个主人睡那些地方,是不是不太合适?”

 

“那你让我一个客人睡外面合适吗?”

 

“好像是有点不合适。”

 

陈不凡想了想,一本正经的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谁也别委屈谁,反正就一张床,一起睡就行了。”

 

说完,陈不凡麻溜儿的脱掉外套,就打算躺下去。

 

“你要是敢躺,我就马上喊人了。”林雪瑶忽然幽幽的说了一句。

 

“我勒个擦!”

 

陈不凡顿时吓了一跳,心想这小妞搞什么,分明是她自己死皮赖脸的要跟来,现在居然还要喊人,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林雪瑶一脸得意的看着陈不凡,那眼神好像是在说,小样儿,跟我斗,你还差得远呢。

 

“算你狠……”

 

咬咬牙,陈不凡还是只好妥协了,拿起外套走到一旁的沙发上躺了下来,为了自己的名誉,他只好在沙发上将就一晚上了。

 

“哼,这还差不多。”

 

林雪瑶娇哼一声,像是抢到糖果的小女孩儿,轻轻的躺到床榻上,俏脸上不由自主的爬上一抹绯红。

 

这还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睡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房间,